先撥志始/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先撥志始
←上一章 第六章 卷下三 全書終

欽定逆案[編輯]

  吏部、都察院接出聖諭:

  「朕惟帝王憲天出治,首辨忠邪;臣子致身事君,先明逆順。經凜人臣無將之戒,律嚴近侍交結之條。邦有常刑,法網攸赦。逆豎魏忠賢,猥狡下才,備員給使,傾回巧智,黨藉保阿。初不過窺顰笑以市陰陽,席寵靈而饕富貴,使庶位莫假其羽冀,何蠢爾敢肆其毒癰?乃一時外廷諸臣,朋奸誤國,實繁有徒。或締好宗盟,或呈身入幕。或陰謀指授,肆羅織以屠善良;或秘策合圖,握利權而管兵柄。甚且廣興祠頌,明效首功,倡和已極於三封,稱謂浸擬於無等。誰成逆節,致長燎原?及朕大寶嗣登,嚴綸屢霈,元兇逆孽,次第芟除。尚有飾罪邀功,倒身竄正,以望氣占風之面目,誇發奸指佞之封章。跡其矯誣,烏容稍貸!朕鑒察既審,特命內閣、部院大臣,將發下祠頌紅本,參以先後論劾奏章,臚列擁戴、諂附、建祠、稱頌、贊導諸款,據律推情,再三訂擬:首正奸逆之案,麗於五刑;稍寬脅從之誅,及茲三褫。其情罪輕減者,另疏處分,姑開一面。此外原心宥過,縱有漏遺,亦赦不究。自今懲治之後,爾大小臣工,宜洗滌肺腸,恪修職業,共遵王路,悉斬葛藤。無曠官守而假事譸張,無急恩仇而借題參舉。朕執是非以衡論奏,程功實以課官方。有一於斯,必罪不宥。尚各懲毖,乃亦有終。欽哉!故諭。」

  大學士韓爌等一本:

  「為遵奉聖諭事。崇禎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大學士韓爌、李標、錢龍錫,吏部尚書王永光,都察院左都御史曹於汴,蒙召見文華殿,恭領聖諭:『朕覽吏部文書,見塚臣欲定附逆諸人項款。然必先正魏忠賢、崔呈秀、客氏首逆之罪,次及附逆之人。欲分附逆等次,又須有所憑據。今發下建祠稱頌諸疏,卿等密與王永光、曹於汴,在閣詳閱。如事本為公而勢不得已,或素有才力而隨人點綴,須當原其初心,或可責其後效。惟是首開諂附,傾心擁戴,及頻頻頌美,津津不置,並雖未祠頌而陰行贊導者,據法依律,無枉無徇,期服天下後世之心。此番懲治之後,縱有漏遺,俱赦而不究。務斷葛藤,並不許借題參舉。卿等只在數日內確定來奏,不許中書參預,不可延緩露泄。特諭,欽此。』二月初九日,臣等再奉聖諭:『據卿等奏,准召刑部尚書喬允升同卿等參定,欽此。』臣等仰遵諭旨,先將發下祠頌等本逐一看詳,續據部、院二臣開進各官姓名事跡互相參對。謹以聖諭分款奏為提衡並陰行贊導在祠頌諸款外者,分款書名,酌量擬議。再向喬允升據依律例,各附本款具本上請候旨間,本月二十六日蒙皇上召對平台,發下臣等原本並前紅本未入各官六十五人。又欽定:謀大逆『凌遲』;首犯、首逆、同謀、黨孽,『斬犯』;逆孽『軍犯』;頌美『為民』四款。仍奉面諭:『在外各官,輕者至為民止;其原不列名者不妨酌定。』臣等遵照前聖諭及欽定續款,通將在外紅本及部院開來各官,並昨南計附逆,奉旨候議。各官各滿情罪重輕,俱依交結近侍律,並引名例,加減罪例減等分款,勛武內臣逐款附後,並當具奏(按:此可證南北二察為逆案之藍本)。臣等切惟尊無二上,人臣首戒無將;國有常刑,天討用彰有罪。《祖訓》:內官,不許干預政事。律重交結近侍,官員於以防內外而肅宮府,杜奸萌而窒亂源,法至嚴矣。逆璫魏忠賢,狡譎多端,兇頑無忌。始焉小忠小信,祗便身圖。繼而作福作威,漸幹國政。內則妖姆客氏,窺覘禁密,結為腹心。外則逆臣崔呈秀,逗露機情,助其羽翼。戕官妃而戮忠直,盜帑藏而弄兵權,己徼無等之三封,洊議偪尊之九錫。亟開藩邸,迫遠宗城。建生祠以卜人心,遣內鎮而連邊將。陰謀叵測,僭勢顯成。磔辟已服上刑,爰書具列逆狀。誠如聖諭所謂首逆之罪,當先正者也。賴宗社有靈,聖明御世,乾坤旋轉,雷廷合章。屬元兇已就誅夷,凡黨附宜嚴區別。若乃官聯蹻跖,人類豺狼,懷私慾借凶鋒,拱手隨蠲魁柄。或首發大難,禍始教猱。或倒身怙終,勢成騎虎。有如動搖母后,倡和逆封。鐵券金草,覆題恐後。朕田甲第,請給爭先。或引聖經以慫勇中傳,或攘史職而抹煞直筆。墨縗朝襘,忍比罪魁;緹騎鋃鐺,大興詔獄。修睚眥以殘軀命,不難殺人媚奸;供頻笑而效爪牙,總是酬恩報怨。至於一人而創祠幾地,一事而諛頌連章。祠省直,祠邊鎮,祠京都未已也,而且祠之國學。頌碑文,頌奏章,頌鄉錄未已也,而且頌以絲綸。此則聖論所謂首開諂附,傾心擁戴,及頻頻頌美,津津不置者也。而又有徑竇旁通,網羅密布。腹藏鱗甲,鉤青蠅貝錦之讒;意慘鏌鋣,釀白馬清流之禍。即占風望氣,莫可端倪;而覆雨翻雲,難逃指視。斯又潛施鬼蜮之毒而更巧避虎彪之名,聖諭所謂雖未祠頌,則陰行贊導者也。以上諸人,罪案各殊,法銓亦異。或已經褫逐,不盡厥辜;或謬附摧傷,當追始禍。遵明聖諭:『據法依律,無枉無徇,期服後世之心。』三尺無私,天誅不貸;四凶畢竄,國憲用申。惟是大憝既罹不赦之條,而群小宜開自新之路。臣等簡詞頌及部院開來諸臣,或事關題覆,公牘列名;或身在封疆,委蛇濟事;或城守全於捍禦,或編摩效有劑調,而又或生平才具自優,揚歷猷勞早著。聖諭所謂:『事本為公而勢不得已,素有才力而隨人點綴,須當原其初心,或可責其後效。』咸與昭灑,免臚姓名,固明罰敕法之嚴條,兼赦過宥罪之寬政也。臣等祗奉諭辭,其矢公慎。就事論事,參畫一之刑書;以人治人,消本來之面目。中涓衿弁,畢麗於科;商販兵民,姑置之外。倘幸無掛漏,可永示誡懲,寒亂臣賊子之心,抒正氣幽魂之鬱。三章既約,金石不渝。一面宏開,葛藤永斷。閉奸謀而安反側,明刑政而襄治平,端在是矣。若夫加銜加癊,濫被恩施,殿功邊功,尚需嚴核。最可恨者,先帝當彌留之日,多官邀橫拜之恩。其天啟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大工謝恩並寧錦敘捷,鹵薄告成,三藩之國,所有敘勞秩癊,悉宜聽部削除,尚寬矯旨之推求,用廣原情之德意。並用附用及,以俟宸裁。所有前項款分名姓及應得罪名,開具於後,統惟鑒奪敕下遵行。為此具本,謹具奏聞。

  〔一〕首逆:

  魏忠賢,兇殘禍國,僭肆逼尊,罪惡貫盈,神人共憤。逆形已著,寸磔允宜。

  客氏,乳保恃恩,凶渠朋結,凌尊竊勢,納賄盜珍,陰逆首奸,死不盡罪。

  以上依謀大逆律,不分首從,皆凌遲處死,已經正法。

  〔一〕首逆同謀:

  崔呈秀,負國忘親,通內竊柄,凶謀立贊黨禍,首開佐逆罪魁,戳屍猶幸。

  李永貞,主謀代筆,盜帑淫刑,佐逆興謀,上刑正法。

  李朝欽,附奸久與逆謀,殉縊未盡其罪。

  魏良卿,濟惡首孽,偽冒三封,盜帑竊權,罪浮於辟。

  侯國興,妖種盜庫,同謀逆孽,駢誅允當。

  劉若愚,刀筆深文,朋奸害眾,辟刑次等,具載爰書。

  以上依謀大逆,但其謀者不分首從皆凌遲處死律,減等擬斬。

  〔一〕交結近侍:

  劉志選,諂附擁戴。傾搖母后,驅逐戚臣,罵母之律尚寬,通內之誅難逭。

  梁夢環,諂附擁戴。與劉志選並力合謀,情罪維均,律法宜正。

  倪文煥,諂附擁戴。拜逆為父,嫉忠若仇,奸黨無辭,上刑非枉。

  田吉,諂附擁戴。璫姻內轉,躐加尚書,竊勢鬻官,擬辟允協。

  劉詔,諂附擁戴。媚首凶疊建生祠,參道臣幾至死地,跡昭附逆,罪蔽冠軍。

  孫如冽,諂附擁戴。京祠首建,諂頌不倫,朋奸騙贓,辟刑允當。

  許志吉,諂附擁戴。矯旨派贓,附逆流毒,黃山一案,重辟何辭!

  薛貞,諂附擁戴。執法無聞,媚奸有跡,劉鐸一案,已足抵償。

  曹欽程,諂附擁戴。媚逆竊權,張威納賄,報復代參正類,削奪竟致殞生,佐使殺人,情法允協。

  吳淳夫,諂附擁戴。媚奸遷秩,附逆建祠,推債帥分賄酬恩,縱姻弁喪師貽患,九遷稔惡,一辟明刑。

  李夔龍,諂附擁戴。夤緣線索,起據銓衡附奸;伐異黨同,媚逆望風承旨。幾釀清流之禍,何辭兩觀之誅!

  陸萬齡,諂附擁戴。倡祠國學,侮聖媚奸,名教罪魁,極刑莫貸。

  李承祚,諂附擁戴。勛爵黨奸,稱頌無等,兩公再請,三尺難容。

  田爾耕,諂附擁戴。侍衛近臣,朋比首逆,冤斃多命,死有餘辜。

  許顯純,諂附擁戴。詔獄酷刑,逆奸授意,冤斃忠諫,宜正辟刑。

  崔應元,諂附擁戴。北司貼刑,迎合逆璫,索贓戕命,擬辟無苛。

  張體乾,諂附擁戴。獻諛邏人,駢殺五命,劉鐸冤對,大辟宜償。

  孫雲鶴,諂附擁戴。理刑阿逆,驟列官銜,冤命宜償,大辟非枉。

  楊寰,諂附擁戴。用刑酷烈,殺害多人,應正典刑,戍死為幸。

  以上依諸衙門官吏與內官互相交結洩漏事情夤緣作弊而扶同奏啟者律,斬秋後處決。

  〔一〕交結近侍次等:

  魏廣微,首開諂附,陰行贊導。失儀忿劾,因合內謀,小票潛通中,借矯旨害正,因而禍國委柄,至於不收。

  徐大化,傾心擁戴,陰行贊導。陰拱元兇,顯為戎首。魏廣微始禍原與密謀,楊漣等慘冤更多主使。

  霍維華,諂附擁戴。主持三案,羅織多人。覆魏忠賢敘功,疏雲『茅土尚覺其輕;』覆魏良卿加九級,至太師尚餘一級。助逆顯著,閃爍何為!

  張訥,諂附贊導。首參趙南星戍死,善類株連;即推兄張樸巡撫,用示酬報。桐封迫遣。似贊陰謀。

  閆鳴泰,頌美。畿輔三鎮,請建七祠,即雲會題,何不少避形跡?人心依歸,天心向順,輒形章奏,豈得盡委呈詳?

  周應秋,頌美。稱頌三十九本,題請公侯伯誥,改武廕為文廕,借推人以處人,逆孽封公本有『廠臣心存浴日,志切補天,宜進尚公之典,永堅帶礪之盟』等語。

  李魯生,諂附贊導。倡執中宅中之說為二魏解嘲,凡殺人媚人之凶皆一言流毒。至攻周起元一著,尤勝頌首惡十本。

  楊維垣,擁戴贊導。王紀參客、魏,徐大化出疏擠排;大化殺周朝瑞,顧大章嗾使代劾。至參崔奸疏中,猶為魏逆稱頌,欲更別局,兼示酬恩。

  潘汝禎,首開諂附。交結織監,潛通內廷,首建逆祠,尤為始禍,俯順輿情本有『廠臣心勤國恤,念切民隱』等語。

  郭欽,諂附。首逆姻親躐推戎帥,夤緣不避,罪累何辭!

  李之才,頌美。建祠孝陵前主使有人,代奏宜罪。

  以上依交結近侍官員引名例律,減等充軍,仍敕下法司行各該撫按官招擬具奏。如有贓私情節,一並看明奏請,候部覆發落。

  〔一〕逆孽軍犯:

  魏志德、魏良棟、魏鵬翼、魏撫民、魏希孔、魏希舜、魏希堯、魏希孟、魏鵬程、傅應星、楊六奇、客光先、徐應元、劉應坤、王朝輔、塗文輔、孫進、王國泰、石元雅、趙秉彝、高欽、王朝用、葛九思、司雲禮、陶文、紀用、李應江、胡明佐。(按:此即《明史.奄黨傳》所謂親屬內官之附黨者,合下李實以下十六人,共四十四人,《明史》作五十餘人。)

  〔一〕交結近侍又次等:

  馮銓,諂附、贊導。父雖向與內通,到閣因而協贊,門生密友,代嗾噬人,《要典》主持,尤為罪案。傳聞揭救周宗建等,又分遣中使時曾有阻止,積愆莫贖,末減可需。

  顧秉謙,諂附。天啟四年十二月至六年九月主票中間,止遣內鎮,微有規陳;乃刑賞僭濫,一無匡正,褒綸輕褻,阿逆何辭!聖明有『頑鈍依阿,有負先帝付託之旨』。允是定評。

  張瑞圖,頌美。逆祠坊額碑文,人言多其繕寫,已達天聽,豈是風聞?

  來宗道,頌美。為崔呈秀請恤,有『在天之靈』語,雖由司呈,何無駁正?仰聆聖諭,鑒察凜然。

  郭允厚,頌美。題覆稱頌四十疏,請給逆封莊田祿米六本,頌有『達聰明目,居高聽卑。』(按:此二語見《剝復錄》南察疏中)及『安即安社稷之安,平非平一方之平』等語。

  薛鳳翔,諂附頌美。題覆稱頌四十七本,請給逆封第宅鐵券四疏首頌廠臣偉績本,有『勞著大工,勛高社稷,既錫通侯之爵,允膺第宅之封』等語。

  李蕃,建祠贊導。師友朋比合謀,參劾多其代草,望門投拜,人傳為四姓奴;建祠諛稱,至呼為九千歲。

  孫杰,贊導。首劾劉一燝,再劾周嘉謨,給事召還,尚書躐級。剪忌已見楊漣疏內(語見《明史》本傳),附璫遂與崔逆齊名。

  張我續,諂附頌美。軍餉中止開銷,緣夤薦起戶侍,助工逾萬,餽內有徵。頌本有『心膂重臣,公忠謀國,嫉邪扶正,世宙清明』等語。罪有定評,餉宜嚴勘。

  朱童蒙,諂附頌美。建祠佐逆,母死奪情,頌本有『廠臣赤心報君,訐謨定國,俎豆兼軍旅之學,墨衰治征討之任』等語。

  楊夢袞,諂附。結事三年,宮保八座,管工結納,不避嫌疑,大工侵牟,見於劾奏。

  李春茂,頌美。宣武門建茂勛祠,給助庫銀三千兩,祠成傳帖,慶賀叩拜。建祠本有『至德莫可名言,下情惟有祝釐』等語。

  李春煜,頌美。例轉給事,躐升尚書,辭恩本有『皇極鼎建,內則廠臣監臣竭力抒忠,外則閣臣工臣宣力分猷』等語,又先為『移宮』事疏救罪璫,為終始通內之證。

  王紹徵,頌美贊導。造《點將錄》佐中旨處分,劾馮從吾致抑鬱憤死。

  徐兆魁,贊導。惠世揚、顧大章誣案,其在刑部時所成,詛咒一招,璫名並列。

  劉廷元,贊導。『梃擊』一案,黨禍開先,參張差誤主瘋癲,王之宷竟以慘死。

  謝啟光,贊導。纂修《要典》,動稱中旨恐哧詞林,稍有異同,徑自塗改,斥南厚餽璫奸(按:《剝復錄》三卷:啟光以北吏侍改南兵侍。證之此疏,蓋貶之也),緝獲彌縫閒住。

  徐紹吉,贊導。竄身史局,纂修《要典》,斥廢慘殺諸臣,各欲留一罪案,呵叱詞臣,塗更原稿。

  邵輔忠,頌美贊導。府丞驟躐尚書,攻擊多其指吏,送藩封本有雲『監體悉廠臣節制,俾臣得行其事』等語。

  楊所修,頌美贊導。吏都不駁封爵轉南微及奪情三事,定案一疏又為《要典》張本,頌本有『廠臣身事視君,家事視國』等語。

  賈繼春,贊導。保護選侍,藉發難端,四罪一疏,得罪公論,出處占望,反覆無恆。

  范濟世,頌美。頌疏自敘,一歲五遷,搜括助工錢糧數十萬(按:《剝復錄》搜括助建之語本此)捐貲助餉本有『勞在封疆,慶貽宗社』等語。

  李養德,頌美。郎署加銜,尚書奪情,忽同敗類,頌本有『禁地元忠,密勿贊襄,主持在內』等語。

  阮大鋮,頌美、贊導。因楊漣有叩馬獻策之語(語見《明史》本傳),報復有魏大中、楊、左之參,至合算七年一疏,尤為璫逆巧護解嘲。

  姚宗文,頌美。湖廣建隆仁祠,頌本有『東廠魏上公,間出名世,以澄清世道為任,翊戴聖明為心』等語。

  陳九疇,贊導。借謝應祥一事,傾趙南星、高攀龍等受嗾,得報乙榜亞卿。

  亓詩教,贊導。諫垣專政璫諭,起官主盟,俄而建牙失職,依然耽視。

  趙興邦,贊導。兵垣賄聞失職,吏都營起復仇,趙太宰力致譴贓,五御史一疏駢斥。

  傅櫆,贊導。結同宗潛通內廷,持異見顯開始禍。

  安伸,頌美。按差已滿,留金助祠,頌本有『天眷聖明,賚心膂以贊內,外臣衙門已有公疏,不能自陳芹曝之忱』等語(按:此本北察疏,見《剝復錄》六卷中)

  孫國楨,頌美。撫登稱頌二疏有『聖主中興,明良會合,廠臣忠誠貫天地,勇略震華夏』等語。又『廠臣擎天巨手,翼運真才。』並有『一腔忠義,四應才鋒』等語。

  郭鞏,贊導。為魏忠賢報首參之仇,致周宗建有逮死之慘,亞卿躐轉,通內可知。

  馮嘉會,頌美。部務請屬多徇,稱頌十有六疏,覆劉應坤本有『廠臣精忠體國,矢志籌邊,既荷特達之知,必蒙破格之眷』等語。

  曹思誠,頌美。河間醵金建祠,要津摧折善類,辭恩本有『赤心報國,殫力圖度,費省功倍之親臣』云云。

  孟紹虞,頌美。署禮部九天,輪奐一新,本有『心膂元老,篤生應運』等語。

  張樸,頌美。建四祠,頌十二本,有『皇天開億萬載靈長之祚,上公特應五百年名世之期。』又『天啟明良。』又『內鎮清忠,元臣指授』等語。

  李恆茂,贊導。薦起崔呈秀等,為三李中一人,入幕參謀,朋比害正。

  郭尚友,頌美贊導。畿撫報南星恨,總漕建瞻德祠,『神功參天地』本有『廠臣掃逆如雷如霆,翼正為雨為露,宏德無涯,大功無並』等語。

  李精白,頌美。東省三祠,諛頌六疏,『元輔功高普被』本有『廠臣孤貞報主,殫力匡時,挈魁柄以還至尊,掃浮雲而開九照。』傳聞頌聯有『至聖至神,多福多壽』等語。

  秦士文,諂附頌美。祠頌七疏,餽器鏤名(按:餽器鏤名,即《剝復錄》所謂將金杯姓名查究者),頌本有『業赫聖明之世,昭上公之功』等語。葛九思薦士文忠誠,天授『敏捷飈飛』。

  張文熙,頌美贊導。逆黨姻親,群邪契好,嗾倪文煥,誣周順昌(按:《剝復錄》仗逆璫之姻及文熙誤我之語,即此定案之所本),巡視光祿,有頌璫疏。

  楊惟和,贊導。主事加銜副都(按:《剝復錄》五卷,削去憲秩,即此副都銜也),昵奸曲盡諂媚。

  何廷樞,頌美。封爵已定,『給賜宜優』本有『查撥額地七百頃,銀二千兩』及『查參違例逋欠』等語。

  陳朝輔,頌美。平安莊田,催撥各屬,先報田數,那解錢糧。

  許宗禮,贊導。戶部吏垣,吏調管察,考選曲徇要路,躋升同卿比黨。

  卓邁,頌美。二祠一頌,璫敗反攻,代崔呈秀報仇,參夏之令逮死,『廟算制勝』本有『廠臣知人善任,樽俎折衝』等語。

  盧承欽,頌美。諛頌二疏,又請刻黨籍榜示海內,建祠本有『股肱良弼,社稷元勳,扶聖主於中興,煥宸居於大壯』等語。

  陳爾翼,頌美。頌逆有『內外諸臣,心廠臣之心』等語。薦崔呈秀為本兵,請五城邏東林餘孽。

  石三畏,贊導。王官夤緣考選,噬劾生死遭誣。

  郭興治,贊導。攻道學例轉,因中旨復還,參方震孺逮問,薦吳淳夫京堂(按:此二事俱詳《剝復錄》二卷中)

  劉徽,頌美贊導,稱頌十一本,誣房可壯、樊尚燝鹽贓,參熊廷弼,懸贓百萬(按:此詳《剝復錄》四卷中)。頌本有『廠臣干國精忠,盡心籌畫,三戰三捷,奏此膚功』等語。

  智鋌,頌美。通內得選北道,嗾傷善類多人,參解學龍、侯恪削奪(按:此詳《剝復錄》二卷中)。頌本有『運籌帷幄,付託得人』等語。

  何宗聖,頌美。房山建顯德祠,祠成買香火地,題祠本有『廠臣睿算參微,精誠格天』等語。

  王珙,頌美贊導。參方大任,問徒追贓(按:此詳《剝復錄》二三兩卷中)。祠頌疏中,不名廠臣,謝恩本有『廠臣志慮精勤,經營得法,俾三朝之闕典克行』等語。

  汪若極,頌美。阿逆璫兩疏諛頌,羅王贊化一獄(按:此詳《剝復錄》三卷中)媚奸,『天心助順』頌美本有『廠臣緝奸助餉,中外感激精忠』等語。

  陳維新,頌美。參王允成,薦張我續疏云:『無奸不照』,又雲『清明再辟』。

  門克新,贊導。羅織孫文豸、顧同寅,冤斬。詞連文震孟、陳仁賜、鄭鄤,除名。

  游鳳翔,贊導。假參高攀龍,自辨復原職,借糾宮秉忠,連劾惠世揚。

  田景新,贊導。始在師門竊柄,用事殿工,疏薦崔呈秀侍郎兼右僉都御史。

  呂純如,頌美。惠藩監隨掠斃夫役,覆命疏薦歸美廠臣(按:此本南察疏,見《剝復錄》)

  吳殿邦,贊導。媚璫劾樊王家追贓,通參改尚寶卿破例。

  黃運泰,頌美。建祠,守祠,稱頌十本有『廠臣志切恢復,知人善任,運籌帷幄,文武承受方略』等語。

  李從心,頌美。祠頌五疏,河道敘勞本,頌有『廠臣本擎天捧日之赤心,連旋乾轉坤之妙用,獨居首功,當膺特典』等語。

  楊邦憲,頌美。江西建祠,『元勳功德甚隆』本有『廠臣魏上公,光岳元精,扶輿正氣』等語。

  郭增光,頌美。河南會建戴德祠,有『廠臣德隆』,乞請額名本有『體國精誠,感民傾慕』等語。

  單明詡,諂附。主事三年,躐躋巡撫,肅寧城工得力,畿輔籌邊未聞。

  王點,頌美。巡撫大同,會建嘉猷祠助工本有『廠臣純忠,為國默助,自天邊疆末吏,敢不體廠臣以體宸衷』等語。

  李嵩,頌美。登、萊二祠,稱頌七疏,有『廠臣神謀秘算,授計籌邊,赫聲濯靈,揚威各鎮』等語。

  牟志夔,頌美。建祠派銀,屬員稍遲,立斃解役。

  張三傑,頌美。巡撫甘鎮稱頌五本有『廠臣與閣部和衷籌畫,遠燭邊陲,紀綱振肅』等語。臬司驟躋開府,夤緣攀附有徵。

  曹爾禎,頌美。撫晉建祠三本有『心膂重臣,早夜經營,細大拮据』等語。

  毛一鷺,頌美。蘇州同王珙建祠,被逮周順昌激變。

  張文鬱,諂附。主事驟躐侍郎(按:此本魏炤乘參疏之語,詳《剝復錄》五卷中),督工夤緣媚逆。

  周維持,贊導。疏請刻黨籍,拆書院;論劉一燝、周嘉謨等削籍。

  徐復陽,贊導。誣郝土膏追贓,參方逢年等削奪,持局結案二疏(按:此本南察疏),護奸害正有徵。

  黃憲卿,頌美。中城山東,二祠二頌,『元勳萬古為烈』本有『廠臣赤心中天日月,熱腸特地乾坤,成兩朝大慈大孝,佐九重允文允武』等語。

  許其孝,頌美。揚州會建瞻恩祠頌本有『督廠魏上公天付英姿,靈鍾名世,功高社稷,德被商民』等語。

  張素養,頌美。薦邪被劾,復官巡方,二祠一頌,『王師屢捷』本有『賴廠臣以安社稷之心,定製勝之畫,方略密授,機宜悉符』等語。

  王裕,頌美。建祠守祠,諛頌七疏,『元臣功德天崇』本有『魏忠賢丹淵浴日,靈腕補天,德耀乾坤,勛在社稷』等語。

  梁克順,贊導。受人意指,橫肆劾彈,蒙恩本有『東廠元兇大憝,立為逮詰削奪,海宇共睹清醒』等語。

  劉宏光,頌美。兩院會稿,建報功祠;屢疏抨彈,多屬善類。

  溫臯謨,頌美。湖廣建隆仁祠本有『廠臣翼贊朝廷,計安社稷,懋德崇功,藏在盟府』等語。

  鮑奇謨,頌美。河南會建戴德祠,頌與郭增光同。

  陳以瑞,諂附。叩逆像長揖佛前,致璫疑旋被斥遂(按:揖佛事,並見《剝復錄》四卷中)

  莊謙,頌美。會建祝恩祠並頌二本有『廠臣德著廟堂,中外享有道之福;內扶社稷,遐邇承無疆之休』等語。

  龔萃肅,頌美。鹽差建祠本有『東廠魏上公顒然柱國元勳,卓爾清朝碩輔』等語。

  李應薦,頌美。薦潘汝禎(按:應薦薦潘汝禎,見《剝復錄》二卷,校證疑其脫去薦字,此可證也)監試,中崔鐸招嫌。

  何可及,頌美。頌疏五本,先帝逆璫並稱。

  李時馨,頌美。改折本內有『火災修省,天心仁愛,內有竭忠之臣,外有調元之相,何難消弭?此真堯有九年之水,益成其為聖帝』等語。

  劉渼,頌美。兩疏媚逆,科參可憑。

  王大年,頌美。巡城建祠,雖由合疏;中台執法,憲紀何存?

  佘合中,頌美。『恭陳聞見』本有『臣跧伏田裡,台臣崔吳秀等交章薦拔。』又『潔己急公之廠臣保護於內,鳳至麟生』等語。

  徐吉,頌美。建祠本有『廠臣澤被海隅」等語。祠成,仍疏敘效勞官,有『廠臣功德不朽』等語。

  宋禎漢,頌美。淮南建瞻德祠,會疏同祠諛頌。

  張汝懋,贊導。誣參樊尚燝、房可壯、楊嘉祚,追贓(按:此並見《剝復錄》三卷中)

  許可徵,頌美。兵垣以邊事頌,加銜至左副都,『捷音俘解』本有『廠臣先機運籌,閣部沈心謀贊,內鎮督撫道將鷹揚閫外』等語。

  劉述祖,頌美。撫院會稿建祠,諛頌無所規正。

  李燦然,頌美。河東會建褒勛祠本有『魏上公帝簡篤生,佐興間出,允九五之元臣,洵五百之名世』等語。

  劉之待,頌美。會潘汝禎疏到稍遲,後以例推被削。

  孫之獬,贊導。中崔鐸嘖有人言,哭《要典》大貽嗤笑。

  吳孔嘉,贊導。登第即工通內,黃山慘殺多人。

  李寓庸,贊導。奸黨薦入銓司,鑽營見於參劾。

  潘士聞,頌美。閩中試錄序文有『聖主當陽,帝賚良弼。』策問有『廟堂之上,帷幄之中,勝算密謀,出奇授略』等語。

  王應泰,贊導。試錄列內監督撫前(按:試錄列璫銜,並見《剝復錄》三卷中),序文有『心膂股肱』等語。

  張元芳,贊導。逆樞至戚,薦入銓司(按:此本北察疏)

  阮鼎鉉,頌美。誣參呂坤並鄭三俊三案,『元兇』一疏頌璫,備極稱揚。

  李若琳,頌美。上林官民建祠,列名不能堅拒。

  張永祚,頌美。建良牧署存仁祠,嘉蔭署洽恩祠,林衡署永愛祠。

  周良材,贊導。璫孽逆封,案呈題覆。

  曾國禎,頌美。建蘆溝橋隆恩祠本有『廠臣精神格天,睿算通微』等語。

  張化愚,頌美。建崇文門廣仁祠,『元功德業普施』本有『精忠貫日』等語。

  李桂芳,頌美。大工諛頌,又『守令怠緩』本參賀仲軾、胡敬辰(按:參賀、胡事,並見《剝復錄》四卷中)有『廠臣急工之念,可容草莽委之』等語。

  張一經,頌美。軍國大計本有『天眷聖明,篤生廠臣安內,功高千古』等語。

  陳殷,贊導。主事僕卿,奪情視事。

  夏敬承,頌美。拜祠首倡諛言,上公高懸榜諭。

  周宇,諂附。附胡監鄉親厚善,誇魏祖神道通靈(按:此本南察疏)

  魏豸,諂附。自認議孫,逆祠朔望謁拜(按:此本南察疏)

  郭希禹,頌美。輸田二百頃,為生祠祭田。

  頡鵬,頌美。逆祠倡拜題額,廾郡稱建專祠(按:此並見南察疏)

  李際明,諂附。劣轉賄奸升官,逆祠治品供獻(按:此本南察疏)

  魏宏政,諂附。借胡監分金薦揚,而拜逆祠繞門引水(按:此見南察疏中,惟彼作皇陵引水,此作繞門引水,不可考)

  岳駿聲,贊導。誣王之宷受贓,竟至逮死;梃擊誣案已毀,肆辨不休。

  郭士望,贊導。『直陳東林陷害』本(按:此即《剝復錄》四卷自請起用之疏)有『廠臣魏上公轉陰霾日月,為光明乾坤,臣何幸遭逢明良盛世』等語。參南居益、魏大中等又自稱『曾經崔呈秀特薦』。

  張聚垣,諂附。准貢附璫躐轉,管差貪累萬金(按:此本南察疏)

  周鏘,頌美。河南督修戴德祠,毀王府民房二千餘間,起宮殿九楹。

  徐四岳,頌美。任子工部,加銜卿貳。頌本有『臣蒞任以來,木稅一節,倍意釐剔,一念微衷,莫非仰體廠臣德意』等語(按:四岳奉旨看議及北察參疏,並見《剝復錄》五、六兩卷中)

  辛思齊,頌美。諛頌二本,憑忄寺攘官(按:思齊革職在前,見《剝復錄》五卷中)

  胡芳桂,諂附。憑恃奧援,復仇害正。

  以上依交結近侍官員律,引名例律,減二等,坐徒三年,納贖為民。

  〔一〕諂附擁戴:

  李實、李希哲、胡良輔、崔文昇、李明道、劉敬、徐進、馮玉、楊朝、胡賓、孟進寶、劉鎮、王體乾、梁棟、張守成、商承德。

  以上一款十六人,並前一款徐應元等十六人,中有見任閒住的,並放回原籍的,都著革去冠帶,為民當差。奉聖旨:『覽卿等奏,這逆謀黨附諸人,罪狀各殊,刑章宜正,除重辟、正法、監候、逮問見擬外,其充戍、招遣及贖徒、為民,行該撫按照款結正具奏。朕遵明國憲,敕法除奸,申儆官刑,昭布中外。還同敕諭,一並通行。該部院知道。欽此。」(按:此合上逆孽軍犯分為二款,詳上。)

  大學士韓爌等奏:

  「為遵奉聖諭事。臣等欽承皇上屢諭,參定附逆一案,反覆商酌。除將頌美、贊導諸臣,分別重罪擬戍以至削籍為民,開列款項,具疏奏聞。及聖諭『事本為公而勢不得已,或素有才力而隨人點綴』。如封疆遼、黔及素任無過諸臣,俱置弗議外,若稱頌內稍次前款諸臣,或居位鮮匡維之略而指縱亦無奸謀,或濫竽備疇彩之員而線索初非自主,或徑本岐邪,播璫惡非為戎首,或階因驟躐,稽職掌尚未全隳,以逮專閫建牙,品原庸碌,散僚冗吏,識昧挺持者,臣等欲再擬減等,則恐前重而後輕,非聖明畫一彰法之意;欲概擬削籍,又慮罪輕而法重,乖治朝酌量宥過之仁。謹依考功法不謹例一款,將諸臣並擬閒住,另請上裁。如蒙皇上俯允,彼重處者知媚逆之不可為,即寬政尚從褫削;此量懲者幸身名之未盡辱,縱槁項亦荷恩波。其於振惕人心,培養元氣,未必不均有藉矣。至內中軍民商匠數本,臣等初擬行撫按查究。既復思之,此輩麼麼末品,見縉紳尚且風靡,彼效尤何足深怪。又聞上本時,多奸棍捏名,希榮竊潤,今名雖在而人半非。必行追究,恐有桃僵李代之虞。其真正倡謀罔利者,地方官執而治之有餘,可無重煩宸斷為也。再照此舉,臣等凜奉聖謨,臚分二案,考據不敢不核,程量不敢不平,秉心不敢不虛,持議不敢不正。年來目睹耳聞,收括略盡,即更有溢出或存疑者,決無元惡大憝,得竄逃於指示之外。聖諭謂:『縱有漏遺,亦赦而不究。』大哉王言,真與覆載同量!從此靜戢元黃,各修職業,養世道平康之福,慰聖明宵旰之憂。臣等願與大小諸臣共勉之矣。臣等不勝激切冒昧之至。為此謹具奏聞。

  計開:

  黃立極,代言秉軸,碌碌徇人。出鎮璫封,唯唯聽命。

  施鳳來,票擬不聞力,諍趨諾,亦未當先。

  楊景辰,掌院曾有頌疏,人直未聞顯過。

  房壯麗,涇渭漫無主裁,線索隨人指授。

  董可威,在工一味恭謹,幸猶見機去早。

  李思誠,王家棟居間一事,雖賄非自受,然昵比匪人,遭璫削奪。頌璫有『純忠體國,大業匡時』等語。

  王之臣,操守多議,亦有頌疏,年來涉歷邊疆,稍寬一黜。

  胡廷宴,才本庸憒,濫竽建牙,致盜賊充斥,人謂夤緣貽禍。

  張九德,素無節鉞之望,乘時幸躐,諒非無因。

  馮三元,躐躋副院,人望不孚。

  喬應甲,撫奏滋議,追贓候結。

  楊維新,蠲助之國二疏稱頌。

  朱國盛,挽漕二載,勞議相半。加銜躐躋,速化何辭?

  馮時行,逆璫同里,以破甑營改京堂。

  呂鵬雲,年例告病,與孫杰等破例復官,未幾乞差,猶能自遠。

  董懋中,察處借題辨復,改升京堂。

  周昌晉,持議每多依傍,循資未見躐遷。

  虞廷陛,參趙南星等,薦李夔龍等,不協公諭。最後遭璫削奪,差能晚蓋。

  楊春茂,素無大過,二疏涉頌。

  徐景濂,昏璫潦倒,持論舛僻。

  陳保泰,例轉中旨復官,璫敗曲疏文飾。

  郭興言,浮沈依附,亦有頌疏,從參郭守仁等一疏可原。

  周維京,為南京兆,嘖嘖人言,兼有頌疏。

  徐揚先,顧大章、惠世揚獄,依違文致(按:會審世揚獄,並見《剝復錄》三卷中)。薦譽亦多匪人,後遭璫削,情稍可原。

  陳序,誣孫居相,參梅之煥,聽人指使(按:陳序劾孫梅,並見《剝復錄》二卷中)

  曹谷,以報藩舟出境頌,又疏論《要典》不可毀。

  朱慎鑒,頌止一疏,揄揚太甚。

  郭如闇,生平操守無疵,寧錦賀捷,頌美已過(按:此本南察疏)

  何早,兩疏稱頌,趨向不端。後為李明道論劾,姑從寬議。

  虞大復,揮霍有餘,操持多議,至稱頌形之辨揭。

  葉天陛,遊玩逆祠,遂致屈膝,雖傳汗頰,何逭愧心?

  邸存性,外計不謹,起補原官,旋躐兵曹,人多異議(按:以上四人勘語並本南察疏)

  葛大同,與胡良輔交好(按:此本南察疏)旗幟鼓吹,迎送江乾。

  歐陽充材,始因任性觸璫,後以彌縫毀節(按:此本南察疏)

  夏之鼎,兩任縣官,原無善績,制扁送祠,有乾清議(按:此本南察疏)

  張九賢,外察不謹,自疏復官。

  李宜培,在銓滋議,亦有頌疏。

  譚謙益,堂官參處,自辨復官。

  吳士俊,疏頌。

  徐溶,疏頌。

  潘舜歷,疏頌。

  李三楚,疏頌。

  董舜臣,疏頌。

  陳守瓚,疏頌。

  以上俱照考察不謹例,擬冠帶閒住。奉旨:『這次款所列量懲各官,擬議允協,都著照不謹例閒住。該部知道。』

  附逆案漏網:

  張樞,道。疏請枚卜,有『少年學士英妙亦未可少』之語,專為馮銓推轂,又參陳伯友、蕭毅中,削奪。

  趙胤昌,道。擁戴涿州,特參貴池,又參李瑾、劉懋,削奪(按:此並見《剝復錄》二卷)

  袁鯨,道。朋謀推戴崔呈秀,疏請枚卜,與劉徽同,又疏參王紹徽、韓策、江先岸,削奪(按:此並見《剝復錄》二卷中。江先岸,《明史》及《剝復錄》俱作汪,此誤)

  王業浩,道。同劉徽、袁鯨,朋謀推轂崔呈秀,枚卜。又參馬孟禎、韓萬象、方有度,削奪(按:此並見《剝復錄》二卷)

  張惟一,科。已有旨降謫,崔呈秀特疏留用,遂參武之望、萬邦孚等。又希附呈秀意,陷害侯恂、侯恪。

  薛國觀,科。疏參蕭近高、喬允升,閒住。游士任,始問。熊明遇,革職。聽勘劉永基,削奪。

  葉有聲,科。疏薦阮大鋮,又參劾馬調律、翟學程,削奪(按:馬調律誤,證之《剝復錄》、《從信錄》皆作歐陽調律)

  李應公,道。疏參王洽為民,例轉孫杰、李嵩(按:參王洽,並見《剝復錄》二卷中)

  陳睿謨,道。疏參劉廷諫、孫必顯、韋蕃,削奪(按:事詳《剝復錄》二卷中)

  曾應瑞,道。疏參范鳳翼、姜習孔、孫紹統,削奪(按:事詳《剝復錄》三卷中)。岳元聲,回籍聽勘。

  黃承昊,科。疏參南居益,削奪。荊養喬、惠承芳,閒住。承芳,世揚父(按:事詳《剝復錄》二卷中)

  楊維岳,科。疏參段然,削奪(按:參段然,見《剝復錄》二卷中),又參喬允升、蕭雲舉。

  蘇兆先,科。疏參周希聖、蔣允儀、趙廷慶,削奪(按:事見《剝復錄》二卷中。惟周希聖與《剝復錄》同,而與《從信錄》異)

  王時英,道。疏參唐暉、程注、樊王家、劉可法、胡世賞,削奪(按:事並見《剝復錄》二卷中)

  丘兆麟,道。疏參趙秉忠、劉芳,削奪(按:事見《剝復錄》二卷中)

  王際逵,道。疏參畢懋芳、李騰芳,削奪(按:事見《剝復錄》二卷,畢懋芳,芳當作康)

  陳世竣,道。疏參郝名宦、羅汝先,削奪(按:事並見《剝復錄》二卷中)

  蔡國用,道。疏參趙興邦,曲詆葉向高、孫承宗、趙南星等。

  邢紹德,道。疏參韓策、江先岸,削奪(按:江當作汪)

  李光春,道。疏參葉向高,備極詆毀。

  呂下問,部。黃山一案,同許志吉激成徽州民變。

  以上二十一人,俱應補入贊導,從重擬罪。

  田一甲,道。疏辨孫瑋、塗一榛、李樸、胡忻等,因得罪門戶,以致外轉。有旨:俱著升京堂用(按:語詳《剝復錄》二卷中)

  朱之俊,任司業署監事,榜示通衢,有『魏上公之功,在禹之下,孟子之上』等語。

  徐時泰,與孫之獬僅四年簡編,躐升侍講,主試順天,中崔逆子鐸。

  陳其慶,與張士范,亦由簡編躐升侍講,主試應天,中應秋子周錄。

  張士范,應天鄉試題,出『見而民莫不敬……』五句。以至聖頌逆奄,侮聖極矣。(按:以上四條,並見《剝復錄》五卷中。)

  陳盟,浙江試題,出『巍巍乎……』三句。『文王以民力……』四句。既頌逆賢以堯,又頌逆祠以靈台、靈沼,諂諛極矣。

  曾楚卿,纂修《三朝要典》。

  姜逢元,同前。

  余煌,同前。

  朱繼祚,同前。

  華琪芳,同前。

  張翀,同前。

  楊世芳,同前。

  吳士元,同前。

  (按:以上八人並見《剝復錄》三卷中。)

  李光祚,侯。擒武長春案,頌美逆賢,請封魏良卿肅寧侯。

  李起元,同前。

  王永光,本兵。同前。

  張惟賢,公。寧遠奏捷,頌美逆賢,請加封魏良卿等公侯伯爵。

  王在晉,尚書。同前。

  林宗載,科。同前。

  吳宏業,科。同前。

  段國璋,侯。同前。

  常允緒,侯。三殿工成,頌美逆賢功勳。

  李覺斯,三殿工成,頌美逆賢功勳。

  莊起元,以遼船順風,頌美逆賢。

  李國𣚴,以殿工辭恩,頌美逆賢。

  蘇茂相,同前。

  湯國祚,侯。捐貲助祠,祝頌有詞。

  李守𣚴,伯。同前。

  袁爌,乙丑進士,丙寅躐升少卿,非附璫黨何由速化(按:爌,《剝復錄》作熿,未知孰是)

  以上三十人,俱應補入諂附定罪。史永安、張鳳翼、梁應澤、袁宗煥、李誠銘、梁世勛。

  以上六人,亦俱建祠,但與諸奸宜減等論。」

  定逆案者,輔臣韓爌、李標、錢龍賜、周道登,塚臣王永光,憲臣曹於汴也。當大憝斬除之後,自應窮治其黨。上以副聖天子錯枉之權,下以昭千萬世人臣之戒。《春秋》之義,首嚴亂臣賊子,而必先治亂臣賊子之黨,法至嚴也。王永光業已本兵頌美矣,以頌璫之人為定肘璫之案,謬孰甚焉。且也,楊世芳為蒲州公也戚,薛國觀為沈惟炳也友,俱邀恩一面之網。於是同事者皆援例而□□,議操法紀,以佐聖天子者,固若是耶!即就案中論之,亦實多可商者。人臣非有大功,不許封公侯,此祖制也。所司朦朧奏請,當該官吏及受封之人,皆斬律也。今逆孽魏良卿斬矣,而奏請三封之周應秋,何以不辟?交結內官近侍人員者斬,謀殺人造意者斬,律也。而顯行通內之霍維華、孫杰、馮銓、邵輔忠,羅織熊案之徐大化、楊維垣,何以末減也?又律:上言大臣德政者斬,何況閹寺?而首建生祠之潘安禎,何以倖免也?又律:子孫罵父母者絞。此就愚氓言也。劉志選、梁夢環,甘作鷹犬,直攻懿安,忍下華歆之毒手,顯行成濟之操戈,懷奸如此,駢斬何疑?而僅擬一絞,何以平人心也?《三朝要典》,明為逆賢爰書矣,而纂修之曾楚卿、朱繼祚等,何以竟格外也?捐助之楚藩勳臣,建祠之梁世勛、李誠銘、郭振明,捐貲之李守錡、湯國祚,頌美之張惟賢、常允緒,獨不可奏請處分乎?黃立極等,身入綸扉,而滿朝頌德,遍地生祠,不聞諍正,焉用彼相!顧秉謙位居首輔,而播惡成禍,皆出其手,區區贖徒,遂足蔽其辜乎?至閒住一款,為居官不職者設耳。諸人既屬逆賢私黨,豈容復廁衣冠之末?而猶以不職之例列之乎?草莽放論,竊謂劉志選、梁夢環,應照崔呈秀決不待時,妻孥沒入,家產籍官。其通內顯著孫杰等,熊案主謀徐大化等,與首開禍始之顧秉謙,請題三封之周應秋,首建生祠之潘汝禎,應照吳淳夫等監候處決。其僭諛在天之來宗道,叩首九千歲之黃運泰,堯天帝德之李精白,哭爭《要典》之孫之獬,與原擬充軍之閻鳴泰等,俱應改發邊外為民,仿古投諸四夷,以御魑魅之議。其原擬贖徒張我續、郭尚友等,應改充軍。王點上樑不出,猶知羞惡,應仍入為民一項。其贊導漏網張樞、袁鯨等,纂修《要典》曾楚卿、朱維祚等,試題頌美張士范、陳盟等,建祠頌美史永安、張鳳翼、梁應澤等,頌美漏網王永光、蘇茂相等,申詳生祠司道張維世、寧三翰等,與原擬閒住黃立極、房壯麗等,俱應改為民。其楚藩與勳臣郭振明等,應題請停爵革祿,用是示懲,袁崇煥爾時雖雲邊功,亦應題明請旨定奪。內呂鵬雲雖中旨京堂,而即乞差自遠;姜逢元閣筆一歎。隨遭斥逐。二人應與開釋,許其自新。蔡善繼、梁廷棟、王堯民、曾櫻、石萬程,應加優擢,為守正不屈者勸。夫如是,庶乎得刑罰之平矣。

Arrow l.svg上一章 全書終
先撥志始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