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得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刘梦得文集 卷第七
唐 刘禹锡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进董氏景宋刊本
卷第八

刘梦得文集卷第七

  送僧诗

   别君素上人  送深法师

   答宣广上人   送僧仲剬

   送僧元皓   送如智法师

   赠赞头陁    送慧则法师

   过鸿举法师  重送鸿举

   送僧方及    赠日夲僧

   赠眼医僧    别浩初师

   观棋歌送儇师 赠别约师

   送鸿举师   送宵韵上人

   送义舟师   送景𤣥师

   送元晓上人  送惟良上人

   送元𥳑上人  送宗密上人

  赠别君素上人并引

曩予习礼之中庸至不勉而中不思而得𢥠然

知圣人之德学以至于无学然而斯言也犹示

行者以室庐之奥尔求其径术而布武未易得

也晚读佛书见大雄念物之普级宝山而梯之

髙揭慧火巧镕恶见广踈便门旁束邪径其所

证入如舟沿川未始念于前而日逺矣夫何勉

而思之邪是余知穾奥于中庸启键𨵿于内

典㑹而归之犹初心也不知余者诮予因而后

援佛谓道有二焉夫悟不因人在心而巳其证

也犹喑人之享大牢信知其味而不能形于言

以闻于耳也口耳之闲兼寸耳尚不可使闻

他人之不吾知宜矣开士君素偶得予于所亲

一麻拪草千里来访素以道眼视予予以所视

视之不由陛级携手智地居数日告有得而行

乃为诗以见志云

穷巷唯秋草髙僧独扣门相欢如旧识问法到

无言水为风生浪珠非尘可昏去来皆是道此

别不销魂

  送深法师游南岳上人夲住资圣寺

师在白云郷名登善法堂十方传句偈八部㑹

坛场飞锡无定所宝书留旧房唯应衔草雁相

送至衡阳

  广宣上人𭔃在蜀与韦令公唱和诗卷因

  以令公手札答诗相示

碧云佳句乆传芳曾向成都住草堂振锡常过

长者宅披文犹带令公香一时风景添诗思八

部人天入道场(⿱艹石)许相期同结社吾家夲自有

柴桑

  送僧仲剬东游兼𭔃呈灵澈上人

释子道成神气间住持曾上清凉山晴空礼拜

见真像金毛五髻卿云闲西游长安隶僧籍夲

寺门前曲江碧松闲白月照宝书竹下香泉洒

瑶席前时学得经论成奔驰象马开禅扄髙筵

谈柄一麾拂讲下聴徒如醉醒旧闻南方多长

老次第来入荆门道荆州夲自重弥天南朝塔

庙犹依然宴坐东阳枯树下经行居此故台边

忽忆遗民社中客为我衡阳驻飞锡讲罢同寻

相鹤经间来共蜡登山屐一旦扬眉望沃洲自

言王谢与同游凭将杂拟三十首𭔃与江南汤

慧休

  送僧元皓南游并引

予策名二十年百虑而无一得然后知世所谓

道无非畏途唯出世闲法可尽心尔繇是在砚

席者多旁行山冈四句之书备将迎者皆赤髭

白足之侣深入智地静通还源客尘观尽妙气

来宅内视胸中犹煎链然开士元皓姓陶氏夲

丹阳居家世有人爵不藉其资于毗尼禅郍极

细牢之义于中后日习揔持之门妙音奋迅愿

力昭答雅闻予事佛而佞亟来相从或问师隳

形之自对曰少失怙恃推𣗥心以求上乘积四

十年馀羸老将至而不懈始悲浚泉之有洌今

痛防墓之未迁涂刍莫备薪火恐灭诸相皆离

此心长悬虽万姓归佛尽为释种如河入海无

复水名然具一切智者岂遗百行求无量义者

宁容断思今闻南诸侯雅多大士思扣以苦调

而希其末光无容至前有足悲者予闻是说巳

力不足而悲有馀因为诗以送之庶乎践霜露

者聆之有恻云

宝书翻译学初成振锡如飞白足轻彭泽因家

凡几世灵山预㑹是前生传灯巳悟无为理濡

露犹怀罔极情从此多逢大居士何人不愿解

珠璎

  送如智法师游辰州兼𭔃许评事

前日过萧寺看师上讲筵都人礼白足施者散

金钱方便无非教经行不废禅还知习居士发

论待弥天

  赠长沙赞头陁

外道邪山千万重真言一发尽摧峰有时明月

无人夜独向昭潭制恶龙

  送慧则法师归上都因呈广宣上人并引师精

  净名

佛示灭后大弟子演圣言而成经传心印曰法

承法而能专曰宗由宗而分教曰支坐而摄化

者胜义皆空之宗也行而宣教者摧破邪山之

友也释子慧则生于像季思济劫浊乃学于一

支开彼群迷以为尽妙理者莫如法门变凡夫

者莫如佛土悟无染者莫如散花故业于净名

深逹实相自京师渉汉沔历鄢郢登熊湘听徒

百千耳感心化法无住道行而归顾予有社内

之因故言别之日爱縁瞥起时也秋尽咏江淹

杂拟以送之前见宣上人为我多谢

昨日东林看讲时都人象马踏琉璃雪山童子

应前世金粟如来是夲师一锡言归九城路三

衣曾拂万年枝休公乆别如相问楚客逢秋心

更悲

  秋日过鸿举法师院便送归江陵并引

梵言沙门犹华言去欲也能离欲则方寸地虚

虚而万景入入必有所泄乃形乎词词妙而深

者必依于声律故自近古而降释子以诗闻于

世者相踵焉因定而得境故脩然以清由慧而

遣词故粹然以丽信禅林之花萼而诫河之珠

玑尔初鸿举学诗于荆郢闲私试切切咏发馀

习盖榛楛之翠羽弋者未之盼焉今年至武陵

二千石始奇之有起予之叹以方袍亲绛纱者

十有馀旬繇是名稍闻而艺愈变閠八月余歩

出城东门谒仁祠而鸿举在焉与之言移时因

告以将去且曰贫道雅闻东诸侯之工为诗者

(⿱艹石)武陵今幸承其话言如得法印宝山之下

宜有所持岂徒衣裓之中众花而巳余闻是说

乃叩商而吟成一章章八句郡守以坐啸馀咏

激清徴而应之师其行乎足以资一时之学矣

看画长廊遍寻僧一迳幽小池兼鹤净古木带

蝉秋客至茶烟起禽归讲席收浮杯明日去相

望水悠悠

  重送鸿举赴江陵谒马逢侍御

西北秋风凋蕙兰洞庭波上碧云寒茂陵才子

江陵住乞取新诗合掌看

  送僧方及南谒柳贠外并引

九江僧方及既出家依匡山一时中颇属诗以

摅思古诗人曁今号为能赋有辄求其词吟呻

之拳拳然多多益嗜愿不出山者十年尝登最

髙峰四望天海冲然有逺游之志顿锡而言曰

神驰而形阂者方内之徒及吾无方阂于何者

繇是耳得必目探之意行必身随之云游鸟屳

灵筵无迹而逺予为连州居无何而方及至岀

裓中诗一篇以贶予视其词甚富留一歳观其

行㓗矩如教益多之一旦以行日来告且曰雅

闻鸟咮之下有贤诸侯愿跻其门如蹈十地敢

乞词以抵之予唯然而赋顾其有重请之色起

于颜闲尔

昔事庐山逺精舎虎溪东朝阳照瀑水楼阁虹

霓中骋望羡游云振衣(⿱艹石)秋蓬旧房闭松月逺

思吟江风古寺历头陁奇峰攀祝融南登小桂

岭却望归塞鸿衣裓贮文章自言学雕虫枪榆

念凌厉覆籄图穹崇逺郡多暇日有时访禅宫

石门耸峭绝竹院含空濛幽响滴岩溜晴芳飘

野丛海云悬飓母山果属狙公忽忆呉兴郡白

𬞟正葱茏愿言挹风彩邈(⿱艹石)窥华嵩桂水夏澜

急火山宵熖红三衣濡菵露一锡飞烟空勿谓

翻译徒不为文雅雄古来赏音者樵爨得孤

按狙公宜斥赋茅者而越绝书有猿公张衡赋呉都有猿父哀吟之句古文士又云权父由是而言谓猿为父旧矣

  赠日夲僧智藏

深杯万里过沧溟遍礼名山适性灵深夜降龙

潭水黒新秋放鹤野田青身无彼我那怀土心

㑹真如不读经为问中华学道者几人雄猛得

寜馨

  赠眼医婆罗门僧

三秋伤望逺终日泣途穷两目今先暗中年巳

老翁看朱渐成碧羞日不禁风师有金箆术如

何为发蒙

  海阳湖别浩初师并引

潇湘闲无土山无浊水民乘是气往往清慧而

文长沙人浩初生既因地而清矣故去荤洗虑

剔顚毛而坏其衣居一都之殷易与士㑹得执

外教尽捐 --捐苛礼自公侯守相必赐其清问耳目

灌注习浮于性而里中儿贤适与浩初比者婴

冠带豢妻子吏得以乘凌之汩没天慧不得自

𡚒莫可望浩初之清光于侯门上坐第自吟羡

而巳浩初益自多其术尤勇于近逹者而归之

往年之临贺唁侍郎杨公留歳馀公遗以七言

诗手笔于素前年省柳仪曹于龙城又为赋三

篇皆章书今复来连山以前所得𩀱南金出于

裓亟请余赓之按师为诗颇清而弈棋至第三

品二道皆足以取幸于士大夫宜薫馀习以深

入也㑹吴郡以山水冠世海阳又以奇甲一州

师慕道于泉石宜为笃故携之以嬉及言旋复

引与共载于湖上弈于树石闲以植沃州之因

縁且赋诗具道其事

近郭有殊境独游常鲜欢逢君驻缁锡观貌称

林峦湖满景方霁野香春未阑爱泉移席近闻

石辍棋看风止松犹韵花繁露未干桥形出树

曲岩影落池寒湖东架险凡四桥山下出泉逗岩为池泓澄可爱者不可遍举故状其境以贻好事

别路千嶂里诗情暮云端他年买山处似此则

隳官

  观棋歌送儇师西游

长沙男子东林师间读艺经工弈棋有时凝思

如入定暗覆一𡱈谁能知今年访余来小桂方

袍袖中贮新𫝑山城无事秋日长白昼懵懵眠

匡床因君临𡱈看𨷖智不觉迟景沈西墙自从

山人遇樵子直到开元王长史前身后身付馀

习百变千化无穷巳初疑磊落曙天星次见搏

击三秋兵雁行布阵众未暁虎穴得子人皆惊

行尽三湘不逢敌终日饶人损机格自言台阁

有知音悠然逺起西游心商山夏木阴寂寂好

处徘徊驻飞锡忽思争道画平沙独𥬇无言心

有适蔼蔼京城在九天贵游豪士足华筵此时

一行出人意赌取声名不要钱

  赠别约师并引

荆州人文约市井生而云鹤性故去荤为浮图

生悟而证入南抵六祖始生之墟得遗教甚悉

今年访余于连州且曰贫道昔浮湘川㑹柳仪

曹谪零陵宅于佛寺幸聮栋而居者有年繇是

时人大士得落耳界夫闻为见因今日之来曩

时之因尔今仪曹牧柳州与八句赠别

师逢吴兴守相伴住禅扄春雨同栽树秋灯对

讲经庐山曾结社桂水逺扬舲话旧还惆怅天

南望柳星

  送鸿举师游江西并引

始余谪朗州尔时是师振麻衣裴然而前持文

篇以为僧贽唧唧而清如虫吟秋自然之响无

有假合有足佳者故为赋三章以声之距今年

遇于建平赤髭益蕃文思益深而内外学益富

既讯巳探裓中出前所与诗阅之𥿄劳墨瘁与

我同容因思夫苒苒之光浑浑之轮时而言有

初中后之分日而言有今昨明之称身而言有

幼壮艾之期至乃一謦欬一弹指中际皆具何

必求三生以异身邪然而视予之文昔与今有

筵楹之别视予之书昔与今有钧石之相悬视

予之仕昔与今唯阿之差尔岂有工拙之数存

乎其闲哉盖可勉而进者与日月而至矣彼傥

来外物虽日月无能至焉是歳师告予游江西

复为赋七言以为游地尔

禅客学禅兼学文岀山初似无心云从风卷舒

来处处缭绕巴山不得去山州古寺好间居读

尽龙王宫里书使君滩头拣石砚白帝城边寻

野𬞞忽然登髙心瞥起又欲浮杯信流水烟波

浩淼鱼鸟情东去三千二百里荆门峡断无盘

涡湘平汉阔清光多庐山雾开见瀑布江西月

净闻渔歌锺陵八郡多名守半是西方社中友

与师相见便谈空想得髙斋师子吼

  送宵韵上人游天台

曲江僧向松江见又道天台看石桥鹤恋故巢

云恋岫比君犹自不逍遥

  送义舟师却还黔南并引

黔之郷在秦楚为争地近世人多过言其幽荒

以谈𥬇闲者又从而张皇之犹夫束蕴逐原燎

或近乎语祅适有沙门义舟道黔江而来能画

地为山川及条其风俗纎悉可信且曰贫道以

一锡游他方众矣至黔而不知其逺始遇前节

使而闻今节度益贤而文故其佐多才士摩围

之下曵𥚑秉笔彬然与兔园同风贫僧以外学

SKchar篇章时或摄衣为末坐客其来也约主人乘

秋风而还今乞词以飏之如捧意珠行住坐卧

知相好尔予曰唯命笔以为七言以应之

黔江秋水浸云霓独泛慈航路不迷猿狖窥斋

林叶动蛟龙闻咒浪花低如莲半偈心常悟闻

菊新诗手自携常说摩围似灵鹫却将山屐上

丹梯

  送景𤣥师东归并引

庐山僧景𤣥袖诗一轴来谒往往有句轻而遒

如鹤雏襹褷未有六翮而歩舒视逺戛然一唳

乃非泥滓闲物献诗已敛裓而辞且曰其来也

与故山秋为期夫所者僧事也今无他请唯文

是求故赋一篇以代璎珞尔

东林寺里一沙弥心爱当时才予诗山下偶随

流水出秋来却赴白云期滩头蹑屐挑沙菜路

上停舟读古碑想到旧房抛锡杖小松应有过

檐枝

  送元晓上人归稽亭

重叠稽亭路山僧归独行逺峰斜日影夲寺旧

锺声徒侣问新事烟云含别情应夸乞食处踏

遍鳯凰城

  送惟良上人并引

以貌窥天者曰干然而健于然而髙以数逆天

者曰其用四十有九天果以有形而不能脱乎

数立象以推䇲既成而遗之古所谓神交造物

者非空言尔轩皇受天命其佐皆圣人故得之

惟唐继天德如黄帝有外臣一行亦圣之徒与

刋历考元书成化去今丹徒人惟良生而能知

非自外来以乾坤之䇲当十期之数凝神运指

上感𨇠次视𤣥黄溟涬无倪有常绝机泯知独

以神㑹数起于复之初九音生乎黄锺之宫积

微夲隐与言化合夫天人之数极而含变变而

靡不通神趋鬼慑不足骇也惟良得一行之道

故亦慕其为外臣谬谓余为世闲聦明孑孑来

访初以说合至于不言言息而理冥复申之以

嗟叹曰师其庶几乎信神与之而不能测神之

所以付信术通之而不能知术之所以至浅哉

余闻乎曾井蛙䤈鸡之不(⿱艹石)长庆四年冬十

一月甲子语至夜艾遂为诗以志焉

髙斋洒寒水是夕山僧至𤣥牝无𨵿鏁琼书舍

文字灯明香满室月午霜凝地语到不言时世

闲人尽睡

  送元简上人适越

孤云出岫夲无依胜景名山即是归乆向吴门

游好寺还思越水洗尘机浙江涛惊师子吼稽

岭峰疑灵鹫飞更入天台石桥路垂珠璀璨拂

三衣

  送宗密上人归南山草堂寺因诣河南尹

  白侍郎

宿习修来得慧根多闻第一却忘言自从七祖

传心印不要三乘入便门东泛沧江寻古迹西

归紫阁出尘喧河南白尹大檀越好把真经相

对翻

刘梦得文集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