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丛刊本)/卷三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六 北山小集 卷三十七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景宋钞本
卷三十八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七

           信安程 俱

    状札三

     十月五日车驾经由上殿札子

 臣昨备贠礼部自三月初震骇忧愤即以病告连乞

 外任又乞宫庙乃蒙除太常少卿臣以分义难安皇

 恐卧家三具状上省乞寝除命力伸前恳遂蒙除知

 秀州至四月十日被受敕差不敢复辞黾勉赴任到

 官巳来竭尽疲驽幸无旷败近臣僚论臣优扵学问

 而劣扵权术长扵抚绥而短扵控御恐海道有不测

之虞臣不能当闰八月十二日奉圣旨程某与闲慢

州军两易臣寻具状申尚书省乞早赐施行又准省

札备奉九月十二日圣㫖程某治郡人颇安之可依

旧知秀州更不对移臣䟽逺小官才力绵薄诚如论

者所言圣朝仁厚爱惜士𩔖不使坐疲软不胜任之

诛量能因任许易闲郡而又继蒙知察复赐奖与令

复故常非臣糜陨所能报塞然臣窃有诚悃非敢为

身实系社稷朝廷安危利害不得不陈窃以浙西临

江五州军自镇江至秀州五郡用人及戍兵皆当如

一仍各向前捍御方能不使虏寇渡江如四郡备御

 甚坚一郡稍弱使彼谍知虚实止从弱处渡江则四

 郡之功一时皆废二浙之祸何可胜言今镇江常州

 平江等郡皆择强能之守又戍以宿将重兵而秀州

 既无重兵捍御江海而臣绵薄军旅之事素未更尝

 又况如论者所言劣扵权术而短扵控御万一敌人

 谍知紧慢止循北岸抺过镇江常苏等界直犯秀州

 沿江海岸若土军弓手用命奋击尚可支梧但彼既

 至下流即是置之死地盖向下则惮扵洋海欲返则

 难溯逆流以彼悍强仍致死命如臣孤弱必误使令

 不过率众婴城万死无益伏望圣慈察臣危恳皆出

 悃诚特赐指挥检㑹闰八月十二日臣僚所论与所

 降圣㫖两易闲慢州军指挥施行臣敢不量力所能

 安辑民伍仰报圣恩仍乞亟命大臣精择秀州守臣

 及分宿将重兵屯戍边岸庶几五州协力或保无它

 利害不轻非敢为臣私计臣不胜激切俟罪之至取

 进止

 臣辄有管见上渎圣聦今者车驾虽暂驻吴越如临

 江诸将当时遣有名望才实清要之官往来军前问

 劳督趣责以守御江津一则务令诸屯声援聮属二

 则行在近臣人使常到军前将士之心有所归系如

 唐武宗征泽潞时诸宿将在屯亦遣御史中丞李回

 督战今虽事势不同彼时但问劳督责使之声援相

 接心有系属庶几稍有固志亦一助焉取进止

 臣窃以古人临事圗功必皆先有定计今兹御捍江

 海戡定寇戎睿算庙谟谅有长计臣愚不揆冒献圳

 畒之忠以为目今事势当作两假商量一则御之江

 岸使之决不得度当如何处置二则不幸彼既扵一

 处渡江即当如何处置何处设伏何处把截何处堰

 闸当决何处道路当断何处备御令不能深入江南

 西浙决能为行在后拒此二假须先有定计譬如善

 奕之人先圗取胜不幸局势既败则扵既败之中料

 理收拾不至狼狈其后假亟当议定愿先作蜡弹付

 之左右仆射及宣抚近臣万一不幸彼扵荆楚以至

 秀州忽扵一处渡江逺郡未反知觉即各用蜡弹行

 与诸将诸州按以施行尚能救急不至失措臣愿陛

 下试采愚言付之庙论或有可取早赐施行天下幸

 甚取进止

     乞免秀州和买绢奏状

 臣迩者伏遇圣驾巡幸道由本郡臣以守臣蒙恩赐

 对亲𫯠玉音以谓守臣六职当以恤民为务所以固

 邦本而宁国家者训饬甚备令臣访察疾苦咸以上

 闻此以见陛下爱民泽物至诚之心出扵天纵实社

 稷之福天下之幸臣时到郡曾未浃日退即访问耆

 老以谓秀州近年和买䌷绢最为民害盖祖宗以来

 以秀州不产桑蚕故虽夏税䌷绢尚止令上户送纳

 本色第三等以下人户皆折钱入官转运司却扵出

 产𢇁蚕处置场收买以足歳额岂闻税绢之外更加

 和买盖以⿱⺾⿰𩵋禾秀州出米至多逐年和籴既巳甲扵他

 郡而杭湖等州属县多以桑蚕为业故和买䌷绢比

 他郡为多自靖康元年献议大臣不知祖宗朝立法

之旨与夫诸州土产之冝但见杭湖等州和买绢数

颇多而⿱⺾⿰𩵋禾秀不及因以为不均扵是分拨八万匹与

平江府而秀州管认四万匹自是秀州之民扵常税

之馀和籴之外又加此一项和买䌷绢扵是民力益

困为害浸深后来扵建炎三年十一月中因转运司

状以平江秀州不产蚕桑减秀州和买为二万疋然

终是创添此项责以所无输纳之时逺扵他州贵价

收买而官给价直不过八百贫弱下户未必得钱撗

被诛求急扵常赋秀民疾苦莫此为大伏望圣慈深

赐详察特赐蠲免和买䌷绢则一州之民受惠不细

 臣谨检坐皇祐五年许下户折纳税绢指挥节文如

 后

     皇祐五年七月十二日州准转运司牒准

     三司户部牒准中书批状指挥节文两浙

     转运司奏体访得⿱⺾⿰𩵋禾秀两州郷村自前例

     种水田不栽桑柘每年人户输纳夏税物

    帛为无所产多被行贩之人预扵起纳日

    前先往出产处杭湖州郷庄贱价㩆揽百

    姓合纳税物抬价货卖人户要趁限了纳

    费耗甚多官中又不纳得堪好物帛𧇊损

    官私颇为不便当司昨扵皇祐元年内曽

    体问得⿱⺾⿰𩵋禾秀州不产蚕𢇁人户送纳夏税

    䌷绢不便事理遂擘画牒⿱⺾⿰𩵋禾秀州除第一

    等第二等人户各依常年例送纳本色外

    所是第三等巳下百姓户内税物即告示

    取便折纳见钱遂便敷与出产杭湖睦州

    差官置场依市价买得上等堪好匹帛数

    目充备起发上京迭纳即无遗阙彼时官

    司极𫉬济办至皇祐二年准三司户部牒

    请依旧例施行不得更令人户折纳见钱

    当司看详逐州不产蚕𢇁难得䌷绢送纳

    不免依前扵贩易人边髙价买纳下户转

    成困㢢又值叠年灾伤人民转更不易今

    本司巳认定逐年⿱⺾⿰𩵋禾秀州合上供匹帛管

    在不亏失元额只乞许令本司将纳到见

    钱扵出产杭越湖睦州收买奉

    圣旨送三司依所奏施行

     论本州冗贠及权官等事寻准尚书省札 子奉圣㫖塩仓监宫减三贠

窃见朝廷减省冗官而监司州郡未能上体朝廷之

意冗滥尚多无复法制以本州观之可以㮣见今具

如后一本州盐仓乃有监官五贠若减罢三贠未为

阙事一依条唯繁难县分知县及巡检县尉课利场

务许差权官今本州录事叅军司理县丞主簿皆是

权官又有未出官人将仕登仕郎亦权监当或簿尉

皆不应法一通惠镇旧名青龙兼烟火公事最为大

镇自来系京朝官窠阙今来监镇二贠内一贠是旧

宰执家指使冨人初任小使臣便得上件差遣若系

吏部差不知用何格法若系举辟何由举辟得行显

见㢢幸第一二项如蒙采择乞作访闻施行第三项

或恐庙堂要知推此措置

    乞差陈沔充将领

契勘前知本州叶焕在任日奏乞武翼郎宋恩充本

州准备将领统领四县弓手一千三百馀人今来宋

恩就差充东南第四将其秀州准备将领不可阙官

训练统辖伏见忠训郎陈沔在宣和间系处州剑川

县监当时方贼作过连陥婺睦衢处等州至诸县皆

被残破而沔独率县人捍御剑川相持累月贼不能

入不唯保全一县仓库生灵而又障蔽福建之冲使

无侵轶之患某不识其人然稔闻其事观其巳试可

见其才某今欲乞特差陈沔充本州准备将领填宋

恩阙庶㡬缓急可以𠋣仗圣旨依

    论拨还平江府定慧院官田

契勘平江府定慧院昨改充神霄官日依宝赦拨赐

田十顷縁本院常住止有田三百一十六畒遂拨过

昆山县及本州华亭县没官田揍足十顷之数近縁

神霄宫废罢续准圣旨将平江府神霄宫元管田产

并拨与定慧院切详当时指挥必谓元初拨过田产

尽是定慧院常住所以依旧拨还本院不知当来为

要满足十顷扵别州县摽拨官田充数所有拨过本

州华亭县官田二百五十畒二角三十歩恐难以拨

 与定慧院本州巳具状申尚书省乞赐钧㫖施行

     小贴子契勘天下神霄宫多是僧寺改充

     一例拨田十顷后来改还寺院窃恐似此

     带𨚫官田不少方今兵食为急财用无馀

     朝廷不应以官田𨚫与僧徒坐食浮费

      乞留邓根通判秀州

 窃见报状都省札子备坐六月十六日 圣旨指挥秀

 州通判朱原系先差下待阙人邓根系明受元年

 月十四日差合行改正令朱原赴任邓根别与差遣

 某辄有诚恳上干朝廷契勘本州通判邓根先任崇

德县令方陈通之变亲部弓手召募射生等人至杭

州城下追奔𫉬级及措置把隘壍掘来路以制奔冲

后来本县土军结集为乱根率所领人兵夜半掩击

手杀数人众乃争奋贼以殄平扼杭贼奔突之冲弭

一县涂炭之祸故吏部刘侍郎珏采扵公论应诏荐

根初不相识及召至行在适在三月崇德之政人人

知之故庙堂除根通判秀州以从公论今秀经去年

残破之后军兵阙少廪藏空竭又防秋不逺训练新

旧弓手措置城池除治器甲某虽竭力尽心以圗微

效当得强佐相与维持庶无败事今朱原尝历寺监

朝廷选用之人必亦甚有才力但根巳试之效州人

备知缓急易以率众又尝经战𨶜奋不顾身取胜擒

奸根亦自信某观其人既不避事畏缩又不恱众市恩

似肯向前恊力圗济若令因任遇事应猝功必倍差

伏望钧慈留根终任如原才能扬历何所不堪某素

不识根同官𦆵逾月本无情好何苦为根㳺说以罔

朝廷但为凋瘵之郡相次防秋措画经营理须强佐

不独在某有助实欲赖其巳试共保一州少分忧𭔃

真切之情仰幸省察僭易陈叩伏深皇恐

    根上舍出身乃有材武巳试之效秀人所

    安乞赐钧察某窃以方今州郡全藉僚吏

    协力向前庶扵艰危之时可望全济故某

    昨因赐对乞差保守剑川使臣陈沔充准

    备将领巳𮐃朝廷矜允某不识其人亦无

    𨵿节但欲得实材以备缓急今者僭易复

    从朝廷乞一邓根且留在任盖非私请伏

    乞矜察如朱原指挥不可复回或依平江

    添差一贠𠋫春暖无事日罢更取钧裁

     辟官奏状

臣昨蒙恩差权发遣秀州军州事即具申陈去年秀

州军兵作过抚定之初系差叶焕知本州事縁残破

州郡本官节次申请辟官等事皆蒙朝廷施行今本

州事务繁重又甚昔时欲乞许𠋫到任检具叶焕巳

得指挥申请施行寻准建炎三年四月四日都省札

子依所乞今检㑹建炎二年九月日准尚书省札子

节文叶焕刘子乞将本州见阙巡尉添差尉应帅司

未曽奏差去处许臣奏差一次仍先次赴任九月二

日三省同奉圣旨依所乞臣契勘本州海盐县澉浦

巡检𡊮序在任过满蒙差到敦武郎⿱⺾⿰𩵋禾敏中承替其

⿱⺾⿰𩵋禾敏中昏耄行歩艰难眼目不明见准提刑司牒体

量其澉浦是海口把隘紧要去处委是难以放令在

任窃见忠翊郎毛磻孺颇有心力乞差充澉浦巡检

又华亭县尉见阙未曽差人窃见迪功郎新宣州旌

徳县尉石茂良虽是书生尝㳺西北亦有心力乞差

充华亭县尉并填见阙伏望圣慈特降睿旨与差所

贵防秋之时不致阙事奉圣旨依

    申呈两府札子

本州近依朝㫖扵见管禁军内抽差一半计七十三

人前去镇江府防秋把隘仍那融搜刷器甲应副前

去各支盘SKchar2犒设借请家粮外又发一季钱米往镇

江府交纳讫至今月五日忽准浙西安抚都緫管司

牒拣退四十三人就令军贠张雅管押归州仍指挥

别㨂禁军四十三人令本州都监王本管押前去仍

各要黒皮笠子衲袄衣甲弓弩箭镞枪刀等本州除

巳依应别行㨂选上件人数发遣所有器甲并系今

年三月内韩太尉勤王尽数般取前去昨来巳是那

融搜刷器甲前去一畨今来若又要四十三副如黒

皮笠子等实无从出所有衲袄见制造朝廷抛降二

干领尚未了及本州都监二贠内一贠赵子震乆患

瘦病自五月内在假至今只有一贠王本部押干当

 近安抚司拣退四十三人止令军贠管押归州今来

 人数一般窃意不须兵官管押除巳牒都监王本不

 须前去仍开析回申安抚都緫管司去讫

     小贴子契勘所换人数壮怯事艺相去不

    逺徒又费一畨盘SKchar2犒设借请等止是徒

     欲本州困扵应副如军贠既押兵士四十

     三人回州岂有换去人数一般𨚫须兵官

     管押盖縁安抚叶待制近作发运使日因

     随行兵士借支口劵数少及巡𦍒事务所

     牒阁住逃走兵士倪荣等名粮等事尝蒙

    怪责其家子弟至今

     申御营使司乞先次勒停使臣宋卸状

臣本州见今措置防秋事务依准近降指挥诱谕人

户修筑城壁某日逐带领州事扵城上签书决遣仍

令官属分头管干有本州指使承信郎宋卸帖委本

人往来检察人夫媮惰其宋卸自承差使后更不前

来管干因某巡行城上㸃检不见遣人追呼至夜不

伏前来至次日追到傲慢不逊某縁见兴众役理当

弹压兼防秋急切若皆似此违犯指挥不伏驱使切

恐缓急难以使人某巳枷送司理院勘兼本人近管

押随军米至镇江府有欠米斛方行取问遂就令根

勘寻巳招承自盗情罪除𠋫结案依条施行外谨具

申御营使司伏乞钧慈特赐敷奏乞先次勒停庶㡬

军兴之际缓急使人不至违慢伏𠋫钧㫖奉圣旨宋卸先次勒停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