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三十六 北山小集 卷三十七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十八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七

           信安程 俱

    狀劄三

     十月五日車駕經由上殿劄子

 臣昨備貟禮部自三月初震駭憂憤即以病告連乞

 外任又乞宮廟乃蒙除太常少卿臣以分義難安皇

 恐臥家三具狀上省乞寢除命力伸前懇遂蒙除知

 秀州至四月十日被受勑差不敢復辭黽勉赴任到

 官巳來竭盡疲駑幸無曠敗近臣僚論臣優扵學問

 而劣扵權術長扵撫綏而短扵控禦恐海道有不測

之虞臣不能當閏八月十二日奉聖旨程某與閑慢

州軍兩易臣㝷具狀申尚書省乞早賜施行又准省

劄備奉九月十二日聖㫖程某治郡人頗安之可依

舊知秀州更不對移臣䟽逺小官才力綿薄誠如論

者所言聖朝仁厚愛惜士𩔖不使坐疲輭不勝任之

誅量能因任許易閑郡而又繼蒙知察復賜奬與令

復故常非臣糜隕所能報塞然臣竊有誠悃非敢爲

身實繫社稷朝廷安危利害不得不陳竊以浙西臨

江五州軍自鎮江至秀州五郡用人及戍兵皆當如

一仍各向前捍禦方能不使虜㓂渡江如四郡備禦

 甚堅一郡稍弱使彼諜知虛實止從弱處渡江則四

 郡之功一時皆廢二浙之禍何可勝言今鎮江常州

 平江等郡皆擇強能之守又戍以宿將重兵而秀州

 既無重兵捍禦江海而臣綿薄軍旅之事素未更甞

 又況如論者所言劣扵權術而短扵控禦萬一敵人

 諜知緊慢止循北岸抺過鎮江常蘇等界直犯秀州

 㳂江海岸若土軍弓手用命奮擊尚可支梧但彼既

 至下流即是置之死地蓋向下則憚扵洋海欲返則

 難遡逆流以彼悍強仍致死命如臣孤弱必誤使令

 不過率衆嬰城萬死無益伏望聖慈察臣危懇皆出

 悃誠特賜指揮檢㑹閏八月十二日臣僚所論與所

 降聖㫖兩易閑慢州軍指揮施行臣敢不量力所能

 安輯民伍仰報聖恩仍乞亟命大臣精擇秀州守臣

 及分宿將重兵屯戍邊岸庶幾五州協力或保無它

 利害不輕非敢為臣私計臣不勝激切俟罪之至取

 進止

 臣輙有管見上瀆聖聦今者車駕雖暫駐吳越如臨

 江諸將當時遣有名望才實清要之官往來軍前問

 勞督趣責以守禦江津一則務令諸屯聲援聮屬二

 則行在近臣人使常到軍前將士之心有所歸係如

 唐武宗征澤潞時諸宿將在屯亦遣御史中丞李回

 督戰今雖事勢不同彼時但問勞督責使之聲援相

 接心有係屬庶幾稍有固志亦一助焉取進止

 臣竊以古人臨事圗功必皆先有定計今茲禦捍江

 海戡定㓂戎睿筭廟謨諒有長計臣愚不揆冒獻甽

 畒之忠以為目今事勢當作兩叚商量一則禦之江

 岸使之決不得度當如何處置二則不幸彼既扵一

 處渡江即當如何處置何處設伏何處把截何處堰

 閘當決何處道路當斷何處備禦令不能深入江南

 西浙決能為行在後拒此二叚須先有定計譬如善

 奕之人先圗取勝不幸局勢既敗則扵既敗之中料

 理収拾不至狼狽其後叚亟當議定願先作蠟彈付

 之左右僕射及宣撫近臣萬一不幸彼扵荊楚以至

 秀州忽扵一處渡江逺郡未反知覺即各用蠟彈行

 與諸將諸州按以施行尚能捄急不至失措臣願陛

 下試採愚言付之廟論或有可取早賜施行天下幸

 甚取進止

     乞免秀州和買絹奏狀

 臣邇者伏遇聖駕廵幸道由本郡臣以守臣蒙恩賜

 對親𫯠玉音以謂守臣六職當以恤民為務所以固

 邦本而寧國家者訓飭甚備令臣訪察疾苦咸以上

 聞此以見陛下愛民澤物至誠之心出扵天縱實社

 稷之福天下之幸臣時到郡曾未浹日退即訪問耆

 老以謂秀州近年和買紬絹最為民害蓋祖宗以來

 以秀州不産桑蠶故雖夏稅紬絹尚止令上戶送納

 本色第三等以下人戶皆折錢入官轉運司卻扵出

 産𢇁蠶處置場収買以足歳額豈聞稅絹之外更加

 和買蓋以⿱⺾⿰𩵋禾秀州出米至多逐年和糴既巳甲扵他

 郡而杭湖等州屬縣多以桑蠶為業故和買紬絹比

 他郡為多自靖康元年獻議大臣不知祖宗朝立法

之旨與夫諸州土産之冝但見杭湖等州和買絹數

頗多而⿱⺾⿰𩵋禾秀不及因以為不均扵是分撥八萬匹與

平江府而秀州管認四萬匹自是秀州之民扵常稅

之餘和糴之外又加此一項和買紬絹扵是民力益

困為害浸深後來扵建炎三年十一月中因轉運司

狀以平江秀州不産蠶桑減秀州和買為二萬疋然

終是創添此項責以所無輸納之時逺扵他州貴價

収買而官給價直不過八百貧弱下戶未必得錢撗

被誅求急扵常賦秀民疾苦莫此為大伏望聖慈深

賜詳察特賜蠲免和買紬絹則一州之民受惠不細

 臣謹檢坐皇祐五年許下戶折納稅絹指揮節文如

 後

     皇祐五年七月十二日州准轉運司牒准

     三司戶部牒准中書批狀指揮節文兩浙

     轉運司奏體訪得⿱⺾⿰𩵋禾秀兩州郷村自前例

     種水田不栽桑柘每年人戶輸納夏稅物

    帛為無所産多被行販之人預扵起納日

    前先徃出産處杭湖州郷莊賤價㩆攬百

    姓合納稅物擡價貨賣人戶要趂限了納

    費耗甚多官中又不納得堪好物帛𧇊損

    官私頗為不便當司昨扵皇祐元年內曽

    體問得⿱⺾⿰𩵋禾秀州不産蠶𢇁人戶送納夏稅

    紬絹不便事理遂擘畫牒⿱⺾⿰𩵋禾秀州除第一

    等第二等人戶各依常年例送納本色外

    所是第三等巳下百姓戶內稅物即告示

    取便折納見錢遂便敷與出産杭湖睦州

    差官置場依市價買得上等堪好匹帛數

    目充備起發上京迭納即無遺闕彼時官

    司極𫉬濟辦至皇祐二年准三司戶部牒

    請依舊例施行不得更令人戶折納見錢

    當司看詳逐州不産蠶𢇁難得紬絹送納

    不免依前扵販易人邊髙價買納下戶轉

    成困㢢又值疊年災傷人民轉更不易今

    本司巳認定逐年⿱⺾⿰𩵋禾秀州合上供匹帛管

    在不虧失元額只乞許令本司將納到見

    錢扵出産杭越湖睦州收買奉

    聖旨送三司依所奏施行

     論本州冗貟及權官等事㝷准尚書省箚 子奉聖㫖塩倉監宮減三貟

竊見朝廷減省冗官而監司州郡未能上體朝廷之

意冗濫尚多無復法制以本州觀之可以㮣見今具

如後一本州鹽倉乃有監官五貟若減罷三貟未為

闕事一依條唯繁難縣分知縣及廵檢縣尉課利場

務許差權官今本州録事叅軍司理縣丞主簿皆是

權官又有未出官人將仕登仕郎亦權監當或簿尉

皆不應法一通惠鎮舊名青龍兼煙火公事最為大

鎮自來係京朝官窠闕今來監鎮二貟內一貟是舊

宰執家指使冨人初任小使臣便得上件差遣若係

吏部差不知用何格法若係舉辟何由舉辟得行顯

見㢢幸第一二項如蒙采擇乞作訪聞施行第三項

或恐廟堂要知推此措置

    乞差陳沔充將領

契勘前知本州葉煥在任日奏乞武翼郎宋恩充本

州准備將領統領四縣弓手一千三百餘人今來宋

恩就差充東南第四將其秀州准備將領不可闕官

訓練統轄伏見忠訓郎陳沔在宣和間係處州劒川

縣監當時方賊作過連陥婺睦衢處等州至諸縣皆

被殘破而沔獨率縣人捍禦劒川相持累月賊不能

入不唯保全一縣倉庫生靈而又障蔽福建之衝使

無侵軼之患某不識其人然稔聞其事觀其巳試可

見其才某今欲乞特差陳沔充本州准備將領填宋

恩闕庶㡬緩急可以𠋣仗聖旨依

    論撥還平江府定慧院官田

契勘平江府定慧院昨改充神霄官日依寳赦撥賜

田十頃縁本院常住止有田三百一十六畒遂撥過

崑山縣及本州華亭縣沒官田揍足十頃之數近縁

神霄宮廢罷續准聖旨將平江府神霄宮元管田産

並撥與定慧院切詳當時指揮必謂元初撥過田産

盡是定慧院常住所以依舊撥還本院不知當來為

要滿足十頃扵別州縣摽撥官田充數所有撥過本

州華亭縣官田二百五十畒二角三十歩恐難以撥

 與定慧院本州巳具狀申尚書省乞賜鈞㫖施行

     小貼子契勘天下神霄宮多是僧寺改充

     一例撥田十頃後來改還寺院竊恐似此

     帶𨚫官田不少方今兵食為急財用無餘

     朝廷不應以官田𨚫與僧徒坐食浮費

      乞留鄧根通判秀州

 竊見報狀都省劄子備坐六月十六日 聖旨指揮秀

 州通判朱原係先差下待闕人鄧根係明受元年

 月十四日差合行改正令朱原赴任鄧根別與差遣

 某輙有誠懇上干朝廷契勘本州通判鄧根先任崇

德縣令方陳通之變親部弓手召募射生等人至杭

州城下追奔𫉬級及措置把隘壍掘來路以制奔衝

後來本縣土軍結集為亂根率所領人兵夜半掩擊

手殺數人衆乃爭奮賊以殄平扼杭賊奔突之衝弭

一縣塗炭之禍故吏部劉侍郎珏採扵公論應詔薦

根初不相識及召至行在適在三月崇德之政人人

知之故廟堂除根通判秀州以從公論今秀經去年

殘破之後軍兵闕少廩藏空竭又防秋不逺訓練新

舊弓手措置城池除治噐甲某雖竭力盡心以圗微

効當得強佐相與維持庶無敗事今朱原甞歷寺監

朝廷選用之人必亦甚有才力但根巳試之効州人

備知緩急易以率衆又甞經戰𨶜奮不顧身取勝擒

姦根亦自信某觀其人既不避事畏縮又不恱衆市恩

似肯向前恊力圗濟若令因任遇事應猝功必倍差

伏望鈞慈留根終任如原才能揚歴何所不堪某素

不識根同官𦆵踰月本無情好何苦為根㳺說以㒺

朝廷但為凋瘵之郡相次防秋措畫經營理須強佐

不獨在某有助實欲頼其巳試共保一州少分憂𭔃

真切之情仰幸省察僭易陳叩伏深皇恐

    根上捨出身乃有材武巳試之効秀人所

    安乞賜鈞察某竊以方今州郡全藉僚吏

    協力向前庶扵艱危之時可望全濟故某

    昨因賜對乞差保守劒川使臣陳沔充准

    備將領巳𮐃朝廷矜允某不識其人亦無

    𨵿節但欲得實材以備緩急今者僭易復

    從朝廷乞一鄧根且留在任蓋非私請伏

    乞矜察如朱原指揮不可復回或依平江

    添差一貟𠋫春暖無事日罷更取鈞裁

     辟官奏狀

臣昨蒙恩差權發遣秀州軍州事即具申陳去年秀

州軍兵作過撫定之初係差葉煥知本州事縁殘破

州郡本官節次申請辟官等事皆蒙朝廷施行今本

州事務繁重又甚昔時欲乞許𠋫到任檢具葉煥巳

得指揮申請施行㝷准建炎三年四月四日都省劄

子依所乞今檢㑹建炎二年九月日准尚書省劄子

節文葉煥劉子乞將本州見闕廵尉添差尉應帥司

未曽奏差去䖏許臣奏差一次仍先次赴任九月二

日三省同奉聖旨依所乞臣契勘本州海鹽縣澉浦

廵檢𡊮序在任過滿蒙差到敦武郎⿱⺾⿰𩵋禾敏中承替其

⿱⺾⿰𩵋禾敏中昏耄行歩艱難眼目不明見准提刑司牒體

量其澉浦是海口把隘緊要去䖏委是難以放令在

任竊見忠翊郎毛磻孺頗有心力乞差充澉浦廵檢

又華亭縣尉見闕未曽差人竊見迪功郎新宣州旌

徳縣尉石茂良雖是書生甞㳺西北亦有心力乞差

充華亭縣尉並填見闕伏望聖慈特降睿旨與差所

貴防秋之時不致闕事奉聖旨依

    申呈兩府劄子

本州近依朝㫖扵見管禁軍內抽差一半計七十三

人前去鎭江府防秋把隘仍那融搜刷噐甲應副前

去各支盤SKchar2犒設借請家糧外又發一季錢米徃鎮

江府交納訖至今月五日忽准浙西安撫都緫管司

牒揀退四十三人就令軍貟張雅管押歸州仍指揮

別㨂禁軍四十三人令本州都監王本管押前去仍

各要黒皮笠子衲襖衣甲弓弩箭鏃鎗刀等本州除

巳依應別行㨂選上件人數發遣所有器甲並係今

年三月內韓太尉勤王盡數般取前去昨來巳是那

融搜刷器甲前去一畨今來若又要四十三副如黒

皮笠子等實無從出所有衲襖見製造朝廷拋降二

干領尚未了及本州都監二貟內一貟趙子震乆患

瘦病自五月內在假至今只有一貟王本部押幹當

 近安撫司揀退四十三人止令軍貟管押歸州今來

 人數一般竊意不須兵官管押除巳牒都監王本不

 須前去仍開析回申安撫都緫管司去訖

     小貼子契勘所換人數壯怯事藝相去不

    逺徒又費一畨盤SKchar2犒設借請等止是徒

     欲本州困扵應副如軍貟既押兵士四十

     三人回州豈有換去人數一般𨚫須兵官

     管押蓋縁安撫葉待制近作發運使日因

     隨行兵士借支口劵數少及廵𦍒事務所

     牒閣住逃走兵士倪榮等名糧等事甞蒙

    恠責其家子弟至今

     申御營使司乞先次勒停使臣宋卸狀

臣本州見今措置防秋事務依准近降指揮誘諭人

戶修築城壁某日逐帶領州事扵城上簽書決遣仍

令官屬分頭管幹有本州指使承信郎宋卸帖委本

人往來檢察人夫媮惰其宋卸自承差使後更不前

來管幹因某廵行城上㸃檢不見遣人追呼至夜不

伏前來至次日追到傲慢不遜某縁見興衆役理當

彈壓兼防秋急切若皆似此違犯指揮不伏驅使切

恐緩急難以使人某巳枷送司理院勘兼本人近管

押隨軍米至鎮江府有欠米斛方行取問遂就令根

勘㝷巳招承自盜情罪除𠋫結案依條施行外謹具

申御營使司伏乞鈞慈特賜敷奏乞先次勒停庶㡬

軍興之際緩急使人不至違慢伏𠋫鈞㫖奉聖旨宋卸先次勒停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