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绎史/勘本/卷0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南疆绎史勘本
←上一卷 卷五 粤中纪略第五 永明王 下一卷→
霅川温氏原本 古高阳氏勘定

目录[编辑]

  纪略五

  永明王

  右粤中纪略第五。

  ○永明王之于粤中也,地日以削、势日以逼,流离奔窜,已无复人君之望。然当其未入安龙时,合外内而言之,凡大臣之忠贞直亮者,犹大有人也:何忠烈、瞿文忠,皆天下后世所共见闻者也。王顾不得谓其无知人之明,实不能有自强之智。文忠定策元勋,一心王室;乃遽以翻覆无成之李成栋浸润数言,亟予内召,几几误乃公。为不获已,而自请留守,则元勋因之以丧。方其五虎横行,贤者已弗能并立;第不早为之所,而遂使聚讼朝堂。洎至孙可望之凶顽而倚之,则甚危矣;胁封肆毒,劫杀辅臣,旋又兴十八先生之狱。王固知李晋王之贤也,而独于奸险龌■〈齿局〉之马吉翔,去之不能、割之不绝,诚不可解。呜呼!当是时,问天厨之玉食,则犵酱藤醪也;问尚方之衮服,则桂布賨幪也;问法乘之钧驷,则露犬纨牛也;问上林之春色,则犵鸟蛮花也。虎落𧉮乡,茍延喘息;君惟臣命,极此凌夷。然必曰皇帝一员、皇后一口而笔诸岁销银米册中,直是上下三千年于史籍外创一书法。吁!

纪略五[编辑]

永明王[编辑]

  大清顺治八年辛卯春正月己卯朔,永明王在南宁,称永历五年。二月,柳州破,移驻田州。

  三月,使编修刘𦶜封孙可望为冀王;至平越,不得入。

  夏四月戊午,太妃王氏崩于田州。五月,葬南宁;上尊谥曰孝正、庄翼、康圣皇太后。

  可望使贺九仪、张胜、张明志等将兵入卫,戕杀大学士严起恒、兵部尚书杨鼎和、给事中刘尧珍、吴霖、张载述等,皆主不予“秦”封者也;投起恒尸于江。于是,真封可望为秦王。

  秋八月,赠瞿式耜吴国公、张同敞江陵伯。

  九月,陈邦傅叛,诱杀宣国公焦琏;率浔州郡县以降。报闻,王发南宁。冬十月,次新宁。上生母马氏徽号曰昭圣仁寿皇太后,册慈烜为太子。

  十二月甲辰朔,大清兵破滨州;庚午,破南宁。赵印选、胡一青战败奔还,同马吉翔请王速行;急由水道走土司。抵濑湍,二将报大兵逼近,相距止百里;上下失色,从官多散去;更请弃舟从陆,尽焚龙舟重器而行。已次罗江,追骑相距止一舍。会日晡,引去;乃稍安。径由安平、下雷、归顺一路进发,诸蛮各供粮饷并从官夫役。可望以既受“秦”封,乃遣其将狄三品、陈国能、高文贵等率兵三千来迎;并致书从官曰:‘当驻安隆。’从之。是时,可望已据有东、西两川矣。

  大清顺治九年壬辰春正月癸酉朔,王行次龙英,称永历六年。留九日,发。戊子,次广南;孙可望遣总兵王爱秀奉表请居安隆。

  二月戊申,王至安隆,改名安龙府。可望岁以银八千两、米六百石上供,从官取给焉。

  大清命定南王孔有德统兵入川,可望守将白文选走回云南。有德以大兵驻柳州,自从广西以七百骑出河池州向黔。可望乃使李定国与冯双礼等围桂林,步骑八万人;刘文秀等围成都,步骑五万人。疏闻安隆,封定国西宁王、文秀南康王,馀各加公侯;从可望请也。

  三月壬申朔,建行在太庙。

  夏五月,定国等进攻靖、沅、武冈,皆不下;疾趋广西。

  秋七月癸酉,遂复桂林,定南王有德自焚死;获陈邦傅并其子曾禹,送贵州诛之。

  杜永和以琼州北降。南阳侯李元胤及弟安肃伯李建捷见执;不屈,被杀。

  文秀等陷叙州、重庆;大兵出击,大破之,全军俱杀。

  秋九月,定国北取衡州。可望亦自至沅州,攻辰州府;陷之。

  冬十一月辛未,大兵遇定国于衡州城下,大战竟日;定国不能支,遂败走。会我主帅敬谨亲王遇伏殒,定国乃得收兵退屯武冈。

  是年,凡宗藩之在贵州者,可望皆以计敛杀之。

  大清顺治十年癸巳春正月戊辰朔,王在安龙,称永历七年。

  李定国自桂林胜后,不复受可望约束。可望恶之,使人召赴沅州议事,将杀之;定国辞不行,径回广西,可望自追之。大兵进宝庆,与可望战于花子街,杀伤相当;可望急退,诸营遂溃,大兵亦不进,各引还,以武、庆之间为界。

  王在安龙,日益穷促。闻定国得广西,且与可望有隙;乃与大学士吴贞毓、中官张福禄、全为国等十八人定谋,召定国入卫。密使员外郎林青阳驰往谕之;定国感泣,许以身报。而马吉翔谄附可望,私告之。

  大清顺治十一年甲午春正月壬辰朔,王在安龙,称永历八年。

  二月,开科取士四十名。以四川熊渭为第一,授庶吉士;馀授知县、教职有差。

  孙可望既闻密敕召李定国,怨甚。三月,使其部将郑国至安龙,杀与谋大学士吴贞毓、员外郎蔡演、蒋干昌及中官张福禄、全为国等十八人;以贞毓为大臣,勒自尽。憾定国益深。

  定国亦防可望来袭,因举兵出掠廉、雷。夏五月,陷高州,进围新会。冬十二月,我兵大帅尚可喜、耿继茂至,合击之;定国遂败走。

  大清顺治十二年乙未春正月丙戌朔,王在安龙,称永历九年。孙可望遣兵攻常德,复败归。

  王在安龙,涂苇薄以处,日食脱粟。守将承可望意,更相凌逼,挟弹骑马直入其门;文吏乘舆呵殿过之,不复下。仍改安龙府为安隆。岁造开销银米册报可望,称皇帝一员,月支若干;皇后一口,月支若干。隐忍之,茍延喘息而已。

  李定国既解新会之围,由高州退守南宁。十二月,可望闻其势不振,遣兵袭之。

  大清顺治十三年丙申春正月丙戌朔,王在安隆,称永历十年。李定国败可望兵于田州,率兵将袭安隆,迎王入滇;可望侦知之,先使白文选来促王移黔。太妃闻之哭,从官亦哭;文选见之心动,因以情告曰:‘姑迟行。且俟西府至’西府者,定国也。遂以舆徒不集报可望,阴留候之。数日,定国至,遂奉王由安南卫西走云南。可望复遣兵来邀,定国已抵曲靖。时刘文秀守滇,亦素怨可望;闻定国至,即纳之。黔国公沐天波迎王于马龙驿。

  三月,王入云南,居可望第中。加赐李定国晋王册宝,封刘文秀为蜀王、白文选巩国公,馀俱为侯伯。又以定国记室金维新为吏部侍郎兼左都御史、龚铭为兵部侍郎,加天波柱国少师。马吉翎复谄附定国,仍以文安侯入阁办事如故。遣文选还黔慰可望;可望恨甚,以文选有二心,尽撤其所部而复羁之。然以妻子在滇,犹未敢公然为逆也。

  大清顺治十四年丁酉春正月甲辰朔,王在云南,称永历十一年

  二月甲申,王子出阁讲学。

  夏四月癸酉朔,上福王庙号曰安宗简皇帝、后曰简皇后,唐王庙号曰绍宗襄皇帝、后曰襄皇后,皇考庙号曰礼宗端皇帝、嫡母王氏曰端皇后。下诏大赦。

  五月,使张虎送可望妻孥还黔。可望既无内顾,遂于秋七月举兵反;诏削其王爵。时可望所部至众,定国兵不过数千,文秀将留镇兵亦少;然人心不直可望,部下皆愿归定国。兵至交水三岔口,其大将白文选、马进忠、马维兴、马宝等皆叛之,遂大败走。还至贵州,守将冯双礼绐言追兵至;可望知人心已涣,乃挈妻子赴长沙投大清降。

  论功,封冯双礼庆阳王、马进忠汉阳王、马维兴叙国公、贺九仪广国公,馀将封侯伯者十五人。其党附可望者,程源、郑逢元等皆降级。

  十月,遣使周金汤间道赴海,封郑成功为延平郡王。

  十一月,追赠吴贞毓以下十八人谥荫有差;遣官谕祭,立庙安隆。

  大清顺治十五年戊戌春正月戊戌朔,王在云南,称永历十二年。

  二月,王师从蜀、楚、粤三路入黔。李定国遣其将刘正国、杨武等分守三陂、红关诸险要以防蜀,使马进忠等驻贵州。

  夏四月庚寅,刘文秀卒。可望旧将王士奇、关有才叛,定国讨平之;内乱靖,而贵州已不守矣。

  是时,蜀师抵三陂,刘正国由水西奔回;晦日,克遵义。楚师自镇远抵黔,马进忠等亦走。

  五月,蜀师击走杨武于开州之倒流水。

  秋七月丙申朔,命李定国为招讨大元帅,赐黄钺。

  粤师抵独山州。

  冬十月,二路兵俱集,信郡王自北至,会于杨老堡,戒期入滇。定国与冯双礼等扼鸡公背,图复贵州。别遣白文选将四万兵守七星关;抵生界,立营示攻遵义,以牵制蜀师。

  十二月,蜀师出遵义,由水西趋天生桥,入乌撒;文选惧,弃七星关走回沾益。泗城州土官岑继禄道粤师入安隆,定国使怀仁侯吴子圣御之,败绩;定国由盘江还兵拒战,连败于安隆之罗炎凉水井,遂撤寨遁回。丁丑,报至,王发云南。

  大清顺治十六年己亥春正月癸巳朔,称永历十三年。王次永平。

  乙未,大兵入云南。公侯伯文武吏多迎降。

  丙申,王至永昌,下诏罪己;李定国还黄钺待罪,自请削秩;不许。

  二月,白文选败于玉龙关。初,文选自沾益追及定国,留之断后。

  是月癸亥朔,大兵出云南;辛未,追败王国勋于普洱。丙子,至大理玉龙关。文选与张先璧、陈胜等俱战败,由沙木和走镇康,出木邦土司;总兵吕三桂被杀。永昌闻之,使沐天波、马吉翔等随行。

  己卯,王至腾越;李定国伏兵潞江之高黎贡山中。大兵抵永昌;辛巳,次潞江。中书卢桂投大营降,泄其谋。定国乃出战竟日,窦名望、王玺皆没于■〈阜覃〉。定国不能支,退兵;复遁出腾越,走孟艮。

  时李国泰、马吉翔辎重甚厚,闻报,趣王乘夜走南甸;平阳侯崇雅邀劫之,资装尽失。定国令总兵靳统武以兵四千人为卫;火光烛天,中夜疾驰迷道,互相惊扰,群臣妻子不及顾,叛卒乘机剽掠。及天明,仍在故处也;贵人宫嫔已失去过半。戊子,抵囊木河;是为缅境。庚寅,至铜壁关。统武去,仍归定国。王命沐天波入谕,缅人始启关;勒从官尽弃所携兵器而后入。晦日,至蛮漠;土官思绵迎入土司城。蛮漠旧为寅抚司,属永昌府,自万历中始为缅有。

  三月三日甲午,缅酋以四舟来迎,止足供王用;从官自觅江舟,得后者六百四十六人。故岷王子及总兵潘世荣、内监江国泰等九百馀人、马九百四十馀匹,俱由陆迂道入,期会于缅。中途遭缅人劫杀者:通政使朱蕴金、中军姜承德、副总兵高升、戚臣马九功、千户谢安祚、向鼎忠、范有礼、温如珍、李胜、刘兴隆、段忠等,皆死难。王自丁酉开舟,己酉至井亘。缅人禁勿进,遂止其地。

  李定国驻孟艮、白文选驻木邦;已而,文选以兵入缅,缅使人至井亘求檄止兵。文选战不胜,走回孟艮。

  夏四月,祁三升兵至蛮漠;复使丁调鼎、杨生芳往止之。沐天波、蒲缨、王启龙等谋奉王乘间走户腊二河,不许。

  五月四日甲子,缅复以舟迎。乙丑,发井亘。丁卯,至阿瓦城;距河止焉阿瓦者,缅酋所居城也。戊寅,从旱道五、六里进赭硁,始知陆行者多遇害。初,潘世荣等先入缅,缅酋疑之;曰:‘此非避乱来者,将为内应耳。’围之以兵,杀之。仅存者掠给土人为奴,亦多自杀;惟岷王子等八十人流入暹罗云。缅人于赭硁构台以栖车马,置草屋十间以居王。编木为城,每日以兵士百馀人护之。从官各结茅篷散处,蛮男妇自来贸易。初至馈献颇丰,后渐薄。

  秋九月,缅进新稻;命分给从官之窘者。

  冬十月戊子朔,颁历于缅。

  李定国入居孟艮;内有女土官,定国往擒之,遂据其城。十一月,白文选至,乃与定国合军。

  十二月,文选移营猛𡒄。

  大清顺治十七年庚子春正月丁巳朔,王在赭硁,称永历十四年。

  三月,李定国部将贺九仪欲出降,定国杖杀之;其卒多溃,还云南。

  夏四月,白文选移军景湶。李定国遣使往约会兵攻缅,欲迎王,不得;败缅兵于瑞羊堡。

  从官资用尽竭,有数日不举火者。王出“皇帝之宝”,吉翔就地碎之分给,人各数钱。

  秋九月,太白经天,凡十有五旬。

  大清顺治十八年辛丑春正月辛亥朔,王在缅甸,称永历十五年。

  缅发兵守隘,筑木城,防守甚严。李定国与缅战于垌𡊚,白文选助之,复败缅兵;缅终不肯出王。

  先是,定国军垌𡊚,去缅城八十里;文选军象寨,去缅城一百十里:皆缅东南境也。定国遣人密奏曰:‘臣等兵不敢深入,恐生内变;宜与缅人约送何地。诸臣在内何泄泄不以为意也?’文选旋驾浮梁将济师;缅人断之,不克济。定国乃遣都督丁仲柳、副将董朝用、高三允于阿瓦上流造舟,缅人夺之;仲柳等弃舟投大营以降。

  五月,缅酋弟莽猛白弑兄自立;来索贺礼。秋七月,又言三月供给之劳,索报礼。俱无以应。于是,咒水之祸作。

  是月丁亥,缅使人来绐言蛮俗贵诅盟,请与天朝诸公饮咒水;马吉翔与李国泰邀百官尽过河。既济,围以兵,戕之;自松滋王而下,勋臣黔国公沐天波、武臣马吉翔、王维恭、魏豹、马雄飞、王启龙、蒲缨、王自京、龚勋、陈谦、吴承爵、安朝柱、任子信、张拱极、刘相、宋宗宰、刘广寅、宋国柱、丁调鼎、文臣邓士廉、杨在、邬昌琦、邓居诏、任国玺、王祖望、裴廷谟、杨生芳、潘璜、齐应巽、郭璘、张宗伯、内监李国泰、李茂芳、杨宗华、杨强益、李崇贵、沉由龙、周某、卢某、曹某等凡四十二人,俱被害。惟都督同知邓凯以病足得免,生还;为人述其状。缅杀诸臣后,即以兵三千围王所,搜刮金帛,诸王妃及贵人、百官妻女多自尽;其未乱而先病故、遇乱而即毕命者,至不可胜数。俄有驰呼而来者曰:‘勿害皇帝及黔国公!’盖欲留之以献也。而天波已先死;乃复治天波所居之室,移王及宫眷二十五人居之;并进衣食。

  八月,李定国振兵以十六舟攻缅,复为所败,覆其五舟;遂引还。

  冬十二月丙子朔,大清兵临缅;白文选以本部兵自木邦降。

  戊申,缅人送王与王子至军前。明年三月丙戌,至云南府。夏四月望日戊午,王终,年三十又八;妃与王子俱从死。王丰颐伟干,貌似神宗,而性恶繁华亦颇类之。素不饮酒,无声色玩好。虽不甚学,而喜闻讲论忠义;事两宫俱克尽孝。蒙难时,有暴风雷雨之异;士卒皆涕出。丛葬于云南郡城北门外。太妃及馀宫眷俱北去。

  《勘本》曰:康熙元年壬寅,奉诏恩免献俘;故永明得终于滇。时李晋王定国犹乞师车里、暹罗诸国;既闻王信,乃恸哭却食,旁皇于交址境上,呼天祈死。即以是夏发病,卒。其子旋出降。

  古高阳氏曰:定国虽起家扰攘,而能辟党奉王,始终无间,百折不降。洎至天鉴其诚,祈死得死,可谓贤矣。推其晚节,惟不能杀一马吉翔为有馀憾;若欲其挽邓林之落日,以一隅而抗天兵,则太苛也。全氏曰:‘屈翁山大均题李献武王祠云:“从来赐姓者,只有晋王贤”;谓定国也。《明史》“桂王传”于王死后,大书曰“李定国卒,其子以所部降”;而后终卷。然则定国之卒,关于王者大矣。定国亦可以瞑目矣。’呜呼!李晋王之于永明,犹之黄靖南之于赧王、张司马之于鲁监国也。温氏于靖南则略,于晋王、于司马则阙;故“勘本”南都下,以靖南之殁大书爵位。此粤中、浙东二纪,则于“书后”特表出之,是不背乎载笔者之旌善云尔。

  温氏原文之沿讹脱失处,虽校勘轃益过半矣。而续有所征者,随事订明,犹复不少。是卷殆以梨洲黄先生《桂藩纪年》为蓝本。当时传闻之殊,全氏亦详言之;兹更列数则以证:

  桐城方密之以智之从亡梧江也,是年丁亥,永明王以阁衔召之入直。密之知事不可为,力辞;十召不至。及王走武冈,乃入天雷苗中,犹未为僧。庚寅,粤事再溃,叹曰:‘南荒尽矣,舍西竺安归!’遂祝髪。

  陈邦傅驻浔州,焦琏驻平乐。从前焦最跋扈、陈最恭顺;其后陈叛焦死,两人判然不同。

  孙可望争封,首辅严起恒力主不与;遂为所害,投尸于江。一夕,虎负之登岸。是滇中最大奇文、最大节目,盖王自起恒死而始入安隆也。原本太略;今起恒传列《摭遗》。

  庚寅十一月初五日甲寅,桂林城破。越日乙卯,瞿留守与张少司马被执;至闰十一月十七日正命。案明金陵历、闽中历及会稽、长垣、舟山诸历,概与新历不符。此粤中历以庚寅十一月置闰,而国朝则顺治八年辛卯闰二月也;温氏于粤《纪略》中失之。

  《岭表纪年》载:‘尚书鲁元藻本史作可藻于己丑冬疏请召录诸贤。时杨廷枢已殉节,乃赠侍读;而召张自烈为简讨,且以沉寿民、刘城、康范三为给事,杜如兰、金光豸为礼兵二部郎,张之升、金光闵为行人。’当此匆匆而以收罗遗逸为事,亦见有明三百年养士善政未替也。《明史》,杨廷枢失载。案鲁可藻《明史》不为立传。全民曰:‘可藻仕桂王,盖章旷之亚,出堵胤锡上。事去不辱,亦难能者也。’

  《纪年》又载:‘己丑,首辅瞿式耜同族人瞿共美到粤,亦海上来也。明年,题授行人。’考诸史皆无其美名;惟《天南逸史》,全氏谓是留守族人所著。卷中称留守为先太师、为稼轩,述留守之语呼之为弟。其自言在幕府司钱局事,是亦曾仕于粤。又云:是年图入蜀不果,往来恭城,颇与永国公曹志建善。又言:乙酉几死于詹世勋。则亦尝预于太湖集师之役者也。杨氏跋语云:‘共美为瞿纯仁元初子。见钱东涧“元初墓志”。’

  温氏讹以《天南逸史》为瞿昌文作。昌文乃文忠公孙,自有《粤中纪事》、《粤行纪》,方简讨密之以长歌题其后;自序:‘戊子腊月,自吴赴粤;己丑徂暑,始抵桂林。’与其美到粤,亦海上来,书年相符。

  右《粤中纪略》上、下两卷,多所勘补。孙可望之作孽、马吉翔之肆奸、大狱迭兴、缅人造祸,俱详列《摭遗》诸传。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南疆绎史/勘本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