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书与白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学界的三魂 古书与白话
作者:鲁迅
1926年2月2日
一点比喻
本作品收录于《华盖集续编》和《国民新报副刊

记得提倡白话那时,受了许多谣诼诬谤,而白话终于没有跌倒的时候,就有些人改口说:然而不读古书,白话是做不好的。我们自然应该曲谅这些保古家的苦心,但也不能不悯笑他们这祖传的成法。凡有读过一点古书的人都有这一种老手段:新起的思想,就是 “异端” ,必须歼灭的,待到它奋斗之后,自己站住了,这才寻出它原来与“圣教同源” ;外来的事物,都要“用夷变夏” ,必须排除的,但待到这 “夷” 入主中夏,却考订出来了,原来连这“夷” 也还是黄帝的子孙。这岂非出人意料之外的事呢?无论什么,在我们的“古” 里竟无不包函了!

用老手段的自然不会长进,到现在仍是说非“读破几百卷书者” 即做不出好白话文,于是硬拉吴稚晖先生为例。可是竟又会有“肉麻当有趣” ,述说得津津有味的,天下事真是千奇百怪。其实吴先生的“用讲话体为文” ,即“其貌” 也何尝与“黄口小儿所作若同” 。不是“纵笔所之,辄万数千言” 么?

其中自然有古典,为“黄口小儿” 所不知,尤有新典,为“束发小生” 所不晓。清光绪末,我初到日本东京时,这位吴稚晖先生已在和公使蔡钧大战了,其战史就有这么长,则见闻之多,自然非现在的“黄口小儿” 所能企及。所以他的遣辞用典,有许多地方是惟独熟于大小故事的人物才能够了然,从青年看来,第一是惊异于那文辞的滂沛。这或者就是名流学者们所认为长处的罢,但是,那生命却不在于此。甚至于竟和名流学者们所拉拢恭维的相反,而在自己并不故意显出长处,也无法灭去名流学者们的所谓长处;只将所说所写,作为改革道中的桥梁,或者竟并不想到作为改革道中的桥梁。

愈是无聊赖,没出息的脚色,愈想长寿,想不朽,愈喜欢多照自己的照相,愈要占据别人的心,愈善于摆臭架子。但是,似乎“下意识” 里,究竟也觉得自己之无聊的罢,便只好将还未朽尽的“古” 一口咬住,希图做着肠子里的寄生虫,一同传世;或者在白话文之类里找出一点古气,反过来替古董增加宠荣。如果 “不朽之大业” 不过这样,那未免太可怜了罢。而且,到了二九二五年,“黄口小儿” 们还要看什么《甲寅》之流,也未免过于可惨罢,即使它“自从孤桐先生下台之后,……也渐渐的有了生气了” 。

菲薄古书者,惟读过古书者最有力,这是的确的。因为他洞知弊病,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正如要说明吸雅片的弊害,大概惟吸过雅片者最为深知,最为痛切一般。但即使“束发小生” ,也何至于说,要做戒绝雅片的文章,也得先吸尽几百两雅片才好呢。

古文已经死掉了;白话文还是改革道上的桥梁,因为人类还在进化。便是文章,也未必独有万古不磨的典则。虽然据说美国的某处已经禁讲进化论了,但在实际上,恐怕也终于没有效的。

一月二十五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