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宫史/3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五•书籍十四[编辑]

校刊[编辑]

重刻十三经一部[编辑]

皇上嘉惠士林,式彰文治。乾隆十一年,特命开经史馆,选择词臣校正十三经注疏,刊为善本。每卷各附考证。凡三百二卷。

皇上御制序 班固氏曰:“六学者,王教之典籍,先圣所以明天道,正人伦,致至治之成法也。”汉代以来,儒者传授,或言五经,或言七经。暨唐分三礼、三传,则称九经已,又益孝经、论语、尔雅,刻石国子学。宋儒复进孟子,前明因之,而十三经之名始立。自宋易汉、唐石刻之旧五经,始有版本。及明南北监板行,而笺疏传义,胪列具备,学士家有其书,传习弥广。顾训诂繁则踳驳互见,卷帙重则豕亥易讹;或意晦于一言之舛,或理乖于一字之谬,校仇疏略,疑误滋多,承学之士无所取正。我朝列祖相承,右文稽古。皇祖圣祖仁皇帝研精至道,尊崇圣学,五经具有成书,颁布海内。朕披览十三经注疏,念其岁月经久,梨枣日就漫漶。爰敕词臣重加校正,其于经文误字以及传注笺疏之未协者,参互以求其是,各为考证,附于卷后,不紊旧观,刊成善本,匪徒备金匮石室之藏而已。书曰:“学于古训乃有获。”传曰: “经籍者,圣哲之能事,其教有适,其用无穷。”朕咨采敕几,实无审定之暇,亦无鉴古之识。而惟是缉熙逊志,日就月将,则有志焉而不敢不勉继。自今津逮既正,于以穷道德之阃奥,嘉与海内学者笃志研经,敦崇实学。庶几经义明而儒术正,儒术正而人才昌,恢先王之道,以赞治化而宏远猷,有厚望焉。

重刻二十二史一部[编辑]

皇上以经史并重,既校刊十三经注疏,复命校刻二十二史。每卷各附考证。凡二千七百三十一卷。

皇上御制序 七录之目,首列经史,四库因之。史者,辅经以垂训者也。尚书、春秋内外传尚矣。司马迁创为纪、表、书、传之体以成史记,班固以下因之。累朝载笔之人,类皆娴掌故,贯旧闻,旁罗博采,以成信史。后之述事考文者咸取征焉。朕既命校刊十三经注疏定本,复念史为经翼,监本亦日渐残阙,并敕校仇,以广刊布。其辨讹别异,是正为多。卷末考证,一视诸经之例。明史先经告竣,合之为二十二史,焕乎册府之大观矣。夫史以示劝惩,昭法戒,上下数千年,治乱安危之故,忠贤奸佞之实,是非得失,具可考见。居今而知古,鉴往以察来。扬子云曰:“多闻则守之以约,多见则守之以卓。”岂不在善读者之能自得师也哉。

性理大全一部[编辑]

康熙十二年,圣祖仁皇帝加意正学,命重刻性理大全,凡七十卷。

圣祖仁皇帝御制序 朕惟古昔圣王所以继天立极而君师万民者,不徒在乎治法之明备,而在乎心法道法之精微也。执中之训,肇自唐、虞,帝王之学莫不由之。言心,则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言性,则曰:“若有恒性,克绥厥猷惟后。”盖天性同然之理,人心固有之良,万善所从出焉。本之以建皂极,则为天德王道之纯;以牖下民,则为一道同风之治。欲修身而臻上理,舍斯道何由哉?朕荷太祖、太宗积累之休,缵承世祖章皇帝鸿业,夙夜祗惧,嘉与海内,期登隆平。每思二帝、三王之治本于道,二帝、三王之道本于心,辨析心性之理而羽翼六经、发挥圣道者,莫详于有宋诸儒。迨明永乐间,命儒臣纂集性理大全一书,朕常加翻阅,见其穷天地阴阳之蕴,明性命仁义之旨,揭主敬存诚之要,微而律数之精意,显而道统之源流,以至君德、圣学、政教、纪纲,靡不大小兼该而表里咸贯,洵道学之渊薮,致治之准绳也。岁月既久,版籍残缺,特命礼臣重加补订,以备观览,爰制序于卷端。朕方精思格言,探讨绪论,以遐稽乎古帝王心法道法之微,亦欲天下臣民究心兹编,思降衷之理,安物则之恒,庶几咸尽其性,以复臻乎唐、虞、三代熙皞之治云尔。

重刻通典一部[编辑]

重刻通志一部[编辑]

重刻文献通考一部[编辑]

乾隆十二年,皇上命经史馆诸臣校刊杜佑通典凡二百卷,郑樵通志凡二百卷,马端临文献通考凡三百四十八卷。卷首恭载皇上谕旨:汲古者并称三通,该学博闻之士所必资也。旧刻讹缺漫漶,且流布渐少,学者闵焉。今载籍既大备矣,十三经、二十二史工具告蒇,其于内府所藏通典、通志、文献通考善本,命经史馆翰林等详校而付劂氏,一仿新刻经史成式,以广册府之储。钦此。

皇上御制通典序 稽古帝王治天下之大经大法,以及累者,则亦不能为之讳也。夫博物洽闻之士,殚毕生之精力,从容几研,囊括贯串,勒为成书,宜其援据精而条理密。顾纪事纂言,尚不免于纰缪若此,岂非所谓多而不能无失?朝名物制度因革损益之详,纷纶浩博,散见典籍,未有统贯。唐宰相杜佑于为淮南节度书记时,始出己意,搜讨类次,勒成一书,名曰通典。为类八,为书二百卷。自唐肃、代间,上溯唐、虞,虽亦稍据刘秩政典及开元新礼诸书,要其网罗百代,兼综而条贯之,斯已勤矣。厥后郑樵广之作通志,马端临续之作通考,三书并行于世。朕以其历年久远,颇有残缺,特命重为校正刊刻,以广其传。通典实先告竣。朕惟三书各有意义。郑樵主于考订,故旁及细微。马端临意在精详,故间出论断。此书则佑自言:“征于人事,将施有政。故简而有要,核而不文。”观其分门起例,由食货以及边防,先养而后教,先礼而后刑,设官以治民,安内以驭外,本末次第,具有条理,亦恢恢乎经国之良模矣。书曰:“学于古训乃有获。”为国家者立纲陈纪,斟酌古今,将期与治同道而不泥其迹,则是书实考镜所必资,岂以供博览而已哉!爰揭之以告读是书者。

皇上御制通志序 宋郑樵氏以宏通之学,思欲极古今之变,会通于一,仿历代史例,采正史及百家杂录为纪传、为谱、为略。所撰二十略者,包罗天人,错综政典,该括名物,上下数千年,首尾相属,用功亦良勤矣。观其诋词司马迁、班固之失,高自称许,谓足以尽学者之能事,岂不卓然雄视著作之林!而后人复历举其疏漏,如马端临通考之所议者,则亦不能为之讳也。夫博物洽闻之士,殚毕生之精力,从容几研,囊括贯串,勒为成书,宜其援据精而条理密。顾纪事纂言,尚不免纰缪若此,岂非所谓多而不能无失者欤?而况设局分曹,成于众手,动淹岁序,举后忘前,亥豕鲁鱼,触目而是,任操觚者,其可不知所惧也乎?甚矣夫,著述之难也!好古者类矜三通,既重刻通典、通考工竣,爰出内府通志善本,校而付之剞劂,以广考索之助。而序之如此。

皇上御制文献通考序 朕允儒臣之请,校刊三通。通典既竣,即以文献通考付之剞劂。是书曾蒙皇祖圣祖仁皇帝命礼臣补订残缺,御制序文,梓行宇内。顾简帙繁重,年久不无漫漶。今悉仿十三经、二十二史成式刊订。盖于是家有其书矣。朕惟会通古今,该洽载籍,荟萃源流,综统同异,莫善于通考之书。其考核精审,持论平正,上下数千年,贯穿二十五代,于制度张弛之迹,是非得失之林,固已灿然具备矣。夫帝王之治天下也,有不敝之道,无不敝之法。纲常伦理,万世相因者也;忠敬质文,随时损益者也。法久则必变,所以通之者,必监于前代以为之折衷。大哉我圣祖之序曰:“有治人无治法。师古者,师其意不师其迹。”诚体此意,而因其可因,损益其所当革,因时以制宜,理得而事举。则是编也,诚考据之资,可以羽翼经史,裨益治道。岂浅鲜也哉。是为序。

《古香斋袖珍四书五经》一部

《古香斋袖珍史记》一部

《古香斋袖珍纲目三编》一部

《古香斋袖珍古文渊鉴》一部

《古香斋袖珍朱子全书》一部

《古香斋袖珍渊鉴类函》一部

《古香斋袖珍初学记》一部

《古香斋袖珍施注苏诗》一部

《古香斋袖珍春明梦馀录》一部

谨按:我朝文治覃敷,昌明正学,设书局于武英殿,凡纂修诸书告成,专司刊刻,颁行海内。乾隆十一年,皇上校镌经史,卷帙浩繁,梨枣馀材,不令遗弃。爰仿古人巾箱之式,命刻古香斋袖珍诸书,凡四书五经十三册,史记一百三十卷,纲目三编、二十卷,古文渊鉴正集六十四卷,朱子全书六十六卷,渊鉴类函四百五十卷,徐坚初学记三十卷,施宿注苏轼诗四十四卷,孙承泽春明梦馀录七十卷,谨类识于末。

 卷三十四 书籍十三 ↑返回顶部 卷三十六 书籍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