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宮史/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五•書籍十四[编辑]

校刊[编辑]

重刻十三經一部[编辑]

皇上嘉惠士林,式彰文治。乾隆十一年,特命開經史館,選擇詞臣校正十三經注疏,刊為善本。每卷各附考證。凡三百二卷。

皇上御製序 班固氏曰:「六學者,王教之典籍,先聖所以明天道,正人倫,致至治之成法也。」漢代以來,儒者傳授,或言五經,或言七經。暨唐分三禮、三傳,則稱九經已,又益孝經、論語、爾雅,刻石國子學。宋儒復進孟子,前明因之,而十三經之名始立。自宋易漢、唐石刻之舊五經,始有版本。及明南北監板行,而箋疏傳義,臚列具備,學士家有其書,傳習彌廣。顧訓詁繁則踳駮互見,卷帙重則豕亥易訛;或意晦於一言之舛,或理乖於一字之謬,校仇疏略,疑誤滋多,承學之士無所取正。我朝列祖相承,右文稽古。皇祖聖祖仁皇帝研精至道,尊崇聖學,五經具有成書,頒布海內。朕披覽十三經注疏,念其歲月經久,梨棗日就漫漶。爰敕詞臣重加校正,其於經文誤字以及傳注箋疏之未協者,參互以求其是,各為考證,附於卷後,不紊舊觀,刊成善本,匪徒備金匱石室之藏而已。書曰:「學於古訓乃有獲。」傳曰: 「經籍者,聖哲之能事,其教有適,其用無窮。」朕谘采敕幾,實無審定之暇,亦無鑒古之識。而惟是緝熙遜志,日就月將,則有志焉而不敢不勉繼。自今津逮既正,於以窮道德之閫奧,嘉與海內學者篤志研經,敦崇實學。庶幾經義明而儒術正,儒術正而人才昌,恢先王之道,以讚治化而宏遠猷,有厚望焉。

重刻二十二史一部[编辑]

皇上以經史並重,既校刊十三經注疏,復命校刻二十二史。每卷各附考證。凡二千七百三十一卷。

皇上御製序 七錄之目,首列經史,四庫因之。史者,輔經以垂訓者也。尚書、春秋內外傳尚矣。司馬遷創為紀、表、書、傳之體以成史記,班固以下因之。累朝載筆之人,類皆嫻掌故,貫舊聞,旁羅博采,以成信史。後之述事考文者咸取徵焉。朕既命校刊十三經注疏定本,復念史為經翼,監本亦日漸殘闕,並敕校仇,以廣刊布。其辨訛別異,是正為多。卷末考證,一視諸經之例。明史先經告竣,合之為二十二史,煥乎冊府之大觀矣。夫史以示勸懲,昭法戒,上下數千年,治亂安危之故,忠賢奸佞之實,是非得失,具可考見。居今而知古,鑒往以察來。揚子雲曰:「多聞則守之以約,多見則守之以卓。」豈不在善讀者之能自得師也哉。

性理大全一部[编辑]

康熙十二年,聖祖仁皇帝加意正學,命重刻性理大全,凡七十卷。

聖祖仁皇帝御製序 朕惟古昔聖王所以繼天立極而君師萬民者,不徒在乎治法之明備,而在乎心法道法之精微也。執中之訓,肇自唐、虞,帝王之學莫不由之。言心,則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言性,則曰:「若有恒性,克綏厥猷惟後。」蓋天性同然之理,人心固有之良,萬善所從出焉。本之以建皂極,則為天德王道之純;以牖下民,則為一道同風之治。欲修身而臻上理,舍斯道何由哉?朕荷太祖、太宗積累之休,纘承世祖章皇帝鴻業,夙夜祗懼,嘉與海內,期登隆平。每思二帝、三王之治本於道,二帝、三王之道本於心,辨析心性之理而羽翼六經、發揮聖道者,莫詳於有宋諸儒。迨明永樂間,命儒臣纂集性理大全一書,朕常加翻閱,見其窮天地陰陽之蘊,明性命仁義之旨,揭主敬存誠之要,微而律數之精意,顯而道統之源流,以至君德、聖學、政教、紀綱,靡不大小兼該而表裏咸貫,洵道學之淵藪,致治之準繩也。歲月既久,版籍殘缺,特命禮臣重加補訂,以備觀覽,爰製序於卷端。朕方精思格言,探討緒論,以遐稽乎古帝王心法道法之微,亦欲天下臣民究心茲編,思降衷之理,安物則之恒,庶幾咸盡其性,以復臻乎唐、虞、三代熙皞之治云爾。

重刻通典一部[编辑]

重刻通志一部[编辑]

重刻文獻通考一部[编辑]

乾隆十二年,皇上命經史館諸臣校刊杜佑通典凡二百卷,鄭樵通志凡二百卷,馬端臨文獻通考凡三百四十八卷。卷首恭載皇上諭旨:汲古者並稱三通,該學博聞之士所必資也。舊刻訛缺漫漶,且流布漸少,學者閔焉。今載籍既大備矣,十三經、二十二史工具告蕆,其於內府所藏通典、通志、文獻通考善本,命經史館翰林等詳校而付劂氏,一仿新刻經史成式,以廣冊府之儲。欽此。

皇上御製通典序 稽古帝王治天下之大經大法,以及累者,則亦不能為之諱也。夫博物洽聞之士,殫畢生之精力,從容幾研,囊括貫串,勒為成書,宜其援據精而條理密。顧紀事纂言,尚不免於紕繆若此,豈非所謂多而不能無失?朝名物制度因革損益之詳,紛綸浩博,散見典籍,未有統貫。唐宰相杜佑於為淮南節度書記時,始出己意,搜討類次,勒成一書,名曰通典。為類八,為書二百卷。自唐肅、代間,上溯唐、虞,雖亦稍據劉秩政典及開元新禮諸書,要其網羅百代,兼綜而條貫之,斯已勤矣。厥後鄭樵廣之作通志,馬端臨續之作通考,三書並行於世。朕以其曆年久遠,頗有殘缺,特命重為校正刊刻,以廣其傳。通典實先告竣。朕惟三書各有意義。鄭樵主於考訂,故旁及細微。馬端臨意在精詳,故間出論斷。此書則佑自言:「徵於人事,將施有政。故簡而有要,核而不文。」觀其分門起例,由食貨以及邊防,先養而後教,先禮而後刑,設官以治民,安內以馭外,本末次第,具有條理,亦恢恢乎經國之良模矣。書曰:「學於古訓乃有獲。」為國家者立綱陳紀,斟酌古今,將期與治同道而不泥其跡,則是書實考鏡所必資,豈以供博覽而已哉!爰揭之以告讀是書者。

皇上御製通志序 宋鄭樵氏以宏通之學,思欲極古今之變,會通於一,仿歷代史例,采正史及百家雜錄為紀傳、為譜、為略。所撰二十略者,包羅天人,錯綜政典,該括名物,上下數千年,首尾相屬,用功亦良勤矣。觀其詆詞司馬遷、班固之失,高自稱許,謂足以盡學者之能事,豈不卓然雄視著作之林!而後人復曆舉其疏漏,如馬端臨通考之所議者,則亦不能為之諱也。夫博物洽聞之士,殫畢生之精力,從容幾研,囊括貫串,勒為成書,宜其援據精而條理密。顧紀事纂言,尚不免紕繆若此,豈非所謂多而不能無失者歟?而況設局分曹,成於眾手,動淹歲序,舉後忘前,亥豕魯魚,觸目而是,任操觚者,其可不知所懼也乎?甚矣夫,著述之難也!好古者類矜三通,既重刻通典、通考工竣,爰出內府通志善本,校而付之剞劂,以廣考索之助。而序之如此。

皇上御製文獻通考序 朕允儒臣之請,校刊三通。通典既竣,即以文獻通考付之剞劂。是書曾蒙皇祖聖祖仁皇帝命禮臣補訂殘缺,御製序文,梓行宇內。顧簡帙繁重,年久不無漫漶。今悉仿十三經、二十二史成式刊訂。蓋於是家有其書矣。朕惟會通古今,該洽載籍,薈萃源流,綜統同異,莫善於通考之書。其考覈精審,持論平正,上下數千年,貫穿二十五代,於制度張弛之跡,是非得失之林,固已燦然具備矣。夫帝王之治天下也,有不敝之道,無不敝之法。綱常倫理,萬世相因者也;忠敬質文,隨時損益者也。法久則必變,所以通之者,必監於前代以為之折衷。大哉我聖祖之序曰:「有治人無治法。師古者,師其意不師其跡。」誠體此意,而因其可因,損益其所當革,因時以制宜,理得而事舉。則是編也,誠考據之資,可以羽翼經史,裨益治道。豈淺鮮也哉。是為序。

《古香齋袖珍四書五經》一部

《古香齋袖珍史記》一部

《古香齋袖珍綱目三編》一部

《古香齋袖珍古文淵鑒》一部

《古香齋袖珍朱子全書》一部

《古香齋袖珍淵鑒類函》一部

《古香齋袖珍初學記》一部

《古香齋袖珍施注蘇詩》一部

《古香齋袖珍春明夢餘錄》一部

謹按:我朝文治覃敷,昌明正學,設書局於武英殿,凡纂修諸書告成,專司刊刻,頒行海內。乾隆十一年,皇上校鐫經史,卷帙浩繁,梨棗餘材,不令遺棄。爰仿古人巾箱之式,命刻古香齋袖珍諸書,凡四書五經十三冊,史記一百三十卷,綱目三編、二十卷,古文淵鑒正集六十四卷,朱子全書六十六卷,淵鑒類函四百五十卷,徐堅初學記三十卷,施宿注蘇軾詩四十四卷,孫承澤春明夢餘錄七十卷,謹類識於末。

 卷三十四 書籍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三十六 書籍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