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贼孙文/孙文之亡命时代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回 孙文之盗窃时代 国贼孙文
第三回 孙文之亡命时代
第四回 伪革命时代之孙文 

孙文自在伦敦遭囚,方才知道政治犯是很体面的。又在各处走了一遍,开了不少眼界,知道各国都有革命党。回到日本就自称中国革命党,到处鼓吹起来。日本的革命党宫崎寅藏、可儿长一、平山周等人都去会他,孙文竭力跟他们联络。横滨华侨最多,孙文就在横滨交通运动。华侨里头老成的,自然知道孙文靠不住,那年轻的就不免受他迷惑。也有入党的,也有出钱的。

到了庚子那年,听说菲律宾闹革命,菲律宾地方中国人最多,这回公举做总统的名叫阿军鸦度,便是中国福建人。孙文听了,自然羡慕。派人去联络说自己是中国革命党魁,愿意帮助粮饷、军器。那边倒信了,呆呆的等著,却始终没有来,反把正事误了。这年直隶省闹拳匪,孙文又打算起事,可是赤手空拳,如何起得?想想凭著三寸舌头,把各处土匪都说服了,叫他们推举自已做第一把交椅,学那《水浒》上宋江的故事。因为同党的毕永年是个江湖老手,就叫他到香港去跟他们接洽,说了半天,哥老会起来反对说:“孙文有甚本领,做得我们头领?”登时散去。孙文知道了,打算自己去说。到得香港,香港总督把他们拦住,不让登岸。孙文写信给港督说“自己是革命党,并非罪犯。革命成了,情愿迁都南京,把铁路,矿产等权利均分给外国人。”港督看了,知道是个无赖,一笑不理。

孙文无法,回到日本,想如此抛脸,如何支持得下?不如在广东地方做一场,也教人家知道知道。却又怕巡防统领的厉害,自己不敢出头,叫党里的郑弼臣去惠州起事。郑弼臣倒是个好汉,在惠州闹了,又在厦门举事。又有史坚如在省城里头放炸弹,关仁甫、王和顺在河口镇南关起事,都还轰轰烈烈的做一场。独孙文始终没有出头,起初打算在台湾做他们的指挥,台湾总督把他们逐了。又回到日本,拿着起事的名目向南洋群岛,横滨、神户等华侨募到军饷三十多万,都装入私囊,却打电给郑弼臣说:“形势变了,饷又没有,须得自己想法,谁也不能管谁了。”

郑弼臣等听了这信,气得跟甚么似的,可也没有法子,只得把军散去。官军乘势追杀,关仁甫、王和顺两处也都因军饷不济,在云南、广西败散。兄弟们死的伤的,剩不下百作名。回到星加坡,知道华侨接济不少军饷,都向管粮的何某查问。何某说:“是孙文管着银钱,他不发钱,如何有饷?”党里人大怒,为首的八人都争着问孙文,说我们九死一生,你却在此取利?孙文搪塞了半天。大家问他要帐看。孙文一面敷衍,一面暗暗的告诉星加坡管理华民的事务衙门,说“这八人都是著名匪党,在内地犯过事,该当拿捕。”中间有人透信才把八人放走。其馀一百多人,尽卖给人家做奴隶了。

当时党中有个梁秀春本是广西参将,后来投入革命党,瞧著孙文这种举动,老大的不自在,就在外边说他欺诈。孙文暗地嘱咐心腹用毒药谋害。幸亏心腹的哥哥把他救了。当时关仁甫、王和顺都在南洋养病,眼看着孙文做事,自己懊恼不该同他认识,却又气不过,打算跟他拼命。孙文知道众怒难犯,就跑回日本,从此党里头渐渐离心,势就渐渐衰起来了。

 第二回 孙文之盗窃时代 ↑返回顶部 第四回 伪革命时代之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