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九十九 太平御览 卷之一千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太平御览卷第一千

 百卉部七

   萍   苔    䔷   莞

   荔挺  雕胡   苕    薕

   薍   雚苇  芦荻  蘩𧃒

  纶组  帛布  离南  地榆

     萍

尔雅曰苹萍水中浮萍江东谓之音瓢其大者𬞟

毛诗采𬞟曰采𬞟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则可以

承先祖供𥙊祀矣于以采𬞟南涧之濵于以盛之维筐及

筥于以湘之维锜及釡相烹

又鹿鸣曰SKcharSKchar鹿鸣食野之苹苹萍

诗义䟽曰萍麄大者为𬞟季春生可𤍜蒸为茹

周礼秋官下萍氏曰萍氏掌禁川游者郑玄曰萍草无根取不沉其名溺也

礼记月令曰季春之月萍始生

左传桓公曰𬞟蘩蕰藻之菜可羞于王公

周书曰榖雨一日萍始生萍不生阴气愤SKchar

家语曰楚昭王渡江江中有一物大如斗圎而赤直触王

舟舟人取之王问群臣莫能识使问孔子孔子曰是谓萍

实可剖而食之𠮷祥也唯霸者能𫉬焉王遂食大美又遣

问孔子何以知之子曰吾尝过陈之野闻童谣曰楚王渡

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日割而食之甜如蜜吾是以知之

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昆仑之萍焉

淮南子曰萍于水木树根于土

淮南万毕术曰老血为萍聚血之精至黄泉也

许慎说文曰苹萍也无根浮水而生

周处风土记曰萍𬞟芹菜之别名也

范子计然曰水萍出三辅色青者善

吴氏夲草曰水萍一名水廉生池泽水上叶圎小一茎一

叶根入水五月华白三月采日干之

夲草经曰水萍一名水华味辛寒生池泽水上疗𭧂𤍠

痒下水汽胜酒长𩯭发乆服轻身

郭子曰萍之依水犹卉植地靡见其布漠尔鳞𬒳物有常

托孰知所自

杜恕笃论曰夫萍之浮与菱之浮相似菱植萍随波是以

尧舜恶巧言之乱德仲尼恶紫之夺朱

刘伶酒德颂曰俯观万物扰扰焉如 汉之载浮萍言随

楚辞曰白萍兮聘望与佳期兮夕

又曰靡萍九衢枲华安居

又曰窃哀兮浮萍汎摇无根

    苔

尔雅曰藫徒南石衣也水苔也一名石髪江东食之或曰藫似䪥而大生水底亦可食䪥胡

说文曰苔水衣也

齐书曰宋时㑹稽剡县有山名刻石父老相传云虽名刻

石而不知文字所在升明末县人倪袭祖行猎忽见石上

有文字凡三处苔生其上字不可识乃去苔视之其大石

文曰黄天星姓萧字道成得贤师天下太平小石文曰刻

石者绍㑹稽南山李斯刻𥘿望之风也

三国典略曰侯景围台城既急时诸军于德阳堂前杀马

鬻贩杂以人SKchar甘露厨中所有干苔悉分给军士

唐书曰㧞野古国东北五六日行至鞠国有树无草但有

地苔无羊马豕畜有鹿如中国牛马使鹿牵车可胜三四

人衣鹿皮食地苔其人聚木枝为屋尊卑共居其中

淮南子曰穷谷之污生青苔青苔水垢

广雅曰石发石衣也

风土记曰石发水衣也青绿色皆生于石也

游名山志曰石箦山绿崖而上髙百许丈里悉青苔无别

草木

古今注曰苔藓空空无人行生苔或紫或青一名贠癣一

名绿钱一名绿癣一名绿苔

广志曰室无人行生藓

拾遗记曰晋武帝时祖梨国献蔓苔亦曰金苔亦曰夜明

博物志曰晋武帝欲观书司空张华撰博物志进武帝帝

嫌烦令削之赐侧理𥿄万张王子年云侧陟厘也此𥿄以

水苔为之溪人语讹谓之侧理今名苔𥿄取水中苔造𥿄

青黄色体涩其苔水中石上生如毛绿色

述异记曰苔钱亦谓之泽葵又名重钱草亦呼为宣癣南

人呼为垢草

异物志曰石髪海草在海中石上藂生长尺馀大小如韭

叶似席莞而株茎无枝以SKchar杂而蒸之味极美食之近不

知足

夲草曰海藻一名海罗生东海中或生河泽茎似乱髪

南越志曰海藻一名海菭或曰海罗

王智𭰹宋记曰王微字景玄太保𢎞之弟子也吏部尚书

江湛爱其才用举为吏部郎陈病笃不受因与湛书告绝

足不逾阈十有馀载栖遟于环堵之室苔草没阶

沈约青苔诗曰縁階何漠漠沉水复绵绵微根如欲断轻

𢇁似更聮

谢庄月赋云陈王𥘉丧应刘端忧多暇绿苔生阁芳鹿凝

谢玄晖直中书省诗云红药当阶翻苍苔依砌上

     䔷

抱朴子曰䔷根化为鳝

字林曰䔷草生水中根可縁器

     莞

尔雅曰方寐䑕莞郭璞注曰䑕莞织细似龙须可以为席蜀中出好者

广雅曰䓗蒲莞也纂文

说文曰莞草可以为席从草完声

     荔挺

礼记月令曰仲冬大雪后五日荔挺出

淮南子曰仲冬荔挺出

颜氏家训曰月令荔挺出郑玄注云荔挺马薤也

说文云荔似蒲而小根可为刷○广雅云马薤荔也通俗

文而又名马蔺

易统验玄图云荔挺不出则国多火灾

蔡邕月令章句云荔以挺出

髙诱注吕氏春秋云荔草挺出也然则月令之注荔挺为

草名误矣河北平泽率生之江东颇有此物种于階庭但

呼为早蒲故不识马薤讲礼者乃以为马苋堪食亦名豚

耳俗曰马齿江陵尝一僧面形上广下狭刘缓㓜子民誉

年始数歳隽晤善体物见此僧云面似马苋其伯父刘绦

因呼为荔挺法师绦亲讲礼名儒尚误如此

列仙传曰冠先生者宋人也以钓鱼为业居涯水旁百有

馀年鱼或放或留或卖或自食之常着冠帻好种荔食其

葩实焉宋景公问其道不告即杀之后数十年踞宋城门

上鼓琴数日乃去宋人家家奉祀之

     雕胡

西京𮦀记曰㑹稽人顾翱少失父事母孝母好食雕胡饭

常帅子女躬采撷还家导水川供养母有SKchar储家近大

湖湖中生雕胡无复𮦀草虫鸟不敢至焉遂得以为养郡

县表其闾舎

又曰蒲菰菰有米者长安谓为雕胡葭芦之未解叶者谓

之紫菰菰有首者谓之菉节

     苕

尔雅曰苕陵苕一名陵时黄华蔈必遥白华菱孙炎曰苕华色异名亦不同者

广曰苕草色青黄紫华十一月稻下种之𦽦延盛茂可

以羙田叶可食

毛诗防有鹊巢曰卭有𭥍苕

诗义䟽曰苕饶也幽州谓之翘饶蔓生茎如劳豆而细叶

似蒺䔧而青其华细绿色可食味如小豆藿叶也

诗义䟽曰本草曰陵苕一名陵时一名䑕毛似玉刍生下

湿水七月八月华紫似今紫草可以染帛煮沐头髪即黒

叶青如蓝而多华

史记曰赵武灵王夣见处女鼓琴而歌曰羙人荧荧兮颜

(⿱艹石)苕之华

    薕

尔雅曰蒹薕似雚而细髙数天江东呼为薕

毛诗车辚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蒹薕也葭芦也苍苍盛也

     薍五患

尔雅曰菼他敢薍也似苇而小实中江东呼为乌蓲蓲音丘

毛诗淇奥硕人曰葭菼掲掲毛曰葭芦菼𦯠也

     雚苇

毛诗𡺳七月曰七月流火八月雚苇𦯠为雚葭为苇预畜雚苇以可为箔也

又生民行苇曰敦彼行苇羊牛勿践履方苞方体维叶泥

又河广曰谁谓河广一苇航之

礼记月令孟秋曰命有司纳材苇蒲苇之属此时柔脆可取作器物

吴志曰孙亮𥘉谣云诸葛恪何(⿱艹石)(⿱艹石)芦苇单衣篾钩络于

何相求常子阁常子阁者反语石子岗也钓络带也及诸

葛恪为孙峻所杀以苇席褁尸而篾束之

孙卿子曰南方有鸟名䝉鸠以羽编发为巢系之以苇苕

风至苕折子死𡖉破所慿者弱也

吕氏春秋曰季夏之月乃命虞人入材苇虞人掌池泽官材苇供国羽

又曰汤始得伊尹抜之于庙煄以雚苇

南夷志曰泸河在弄栋北今谓之南泸两岸葭苇大如臂

楚辞曰咸播耜𮮐黄雚是营咸阶也耜黒泰也雚草名营耕也言禹平水土万民皆得

布种黒𮮐于雚蒲之地尽为良田也

    芦荻

尔雅曰葭华即令葭芦

毛诗曰蒹葭萋萋白露未晞蒹葭采采白露未巳葭芦

毛诗义䟽曰薍或谓之荻至秋坚成则谓之雚

焦贛易林剥之坤曰从风纵火荻芝俱死

汉书曰蕫偃见宠馆陶公主安陵𡊮叔谓偃曰頋成庙逺

无𪧐宫人又有荻竹籍田足下何不白主献长门园于上

此上所欲也

晋中兴书徴祥说曰义兴𥘉童谣曰官家养芦化作荻芦

生不止自成积是时卢循𥨸据广州国未能讨因而用之

是官养芦也荻犹敌也

春秋后语曰赵襄子欲保晋阳曰奈何无箭张孟谈曰臣

闻董子之治晋阳公宫之垣皆以荻蒿莒禁墙之髙基髙

至于丈馀君发而用之于是发其坚则箘簬之劲不能过也

隋书曰张威拜青州緫管在青州颇治产业遣家奴于民

间鬻芦荻根其奴縁此侵扰百姓上𭰹加谴责坐废于家

吴越春秋曰伍子胥至大江江中有渔父子胥请渡时旁

多人渔父歌令止芦中至夕渡之于滏之之津见其有饥

色归取夌饭鲍鱼之羹子胥疑没芦中渔父呼芦中子胥

应与食渡之

晏子春秋曰公猎休坐地晏子灭葭而坐公问其故

晏子曰臣闻介胄不席狱讼不席尸在堂不席三者皆忧

也臣不敢以忧示君公令人不席

淮南子曰雁衘芦以避矰缴

又曰藡苗𩔖絮而不可以为絮藡苗萑秀也藡徒历切

抱朴子曰吴丗有姚光者有火术吴主躬临试之积荻千

束光坐其上又以数千束荻累之因猛风燔之火尽光端

坐灰 -- 灰 中振衣而起

说文曰葭灰 -- 灰 以候律管

释名曰大曰芦次曰苇荻芦笋苦荻笋甘

说曰魏明帝使后弟毛曽与夏侯玄共坐时人谓蒹葭

𠋣玉树

论衡曰上古之人有荼郁垒者昆弟二人生而执鬼居东

海度朔山上立桃树下简阅百鬼鬼道理妄兴人祸荼与

郁累缚以芦索执以食虎

通语曰诸葛亮见殷礼而叹曰东吴菰芦中乃有奇伟如

此人与兄瑾书云殷往嗣秀才金之侨朌者也

    蘩𧃒

尔雅曰蔜𧃒今蘩𧃒也或曰鸡肠草

范汪治淋方曰取蘩𧃒草蒲两手以水煮之亦可常饮

     纶组

尔雅曰纶古顽似纶组似组东海有之纶今有秩啬夫所带纯青𢇁纶组绶

也海中草生彩理有象之者因以名云

左思吴都赋曰纶组紫绛

     帛布

尔雅曰帛似帛布华山有之草叶有象布帛者因以名云

    离南

尔雅曰离南活莌也草生江南髙丈许大叶茎中者有瓤正自零陵人祖曰贯之为树莌咅

     地榆

夲草经曰地榆止汗气消酒明目

广志曰地榆可生食

神农夲草经曰地榆苦寒主消酒生𡨚句




太平御览卷第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