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七百七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七十四 太平御览 卷之七百七十五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七十六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七十五

 车部四

   指南车    轺车    𦘕轮车

   四望车    𦘕云车   云母车

   通幰车    象车    骡车

   犊车     羊车    鹿车

   露车     乘舆杂车  辕

   轮      𮜿

    指南车

崔豹古今注曰指南车起于黄帝与蚩尤战涿漉之野

蚩尤作大雾士皆迷路故作指南车

卤簿令曰指南车驾四马正道匠一人驾士十四人皆平

巾帻绯衫大口袴

洪范五行传曰(⿱艹石)晋献公虽与指南车终不觉矣齐桓公

中才矣指南得悟失之则惑管仲桓公指南车也

魏书马钧曰马先生与髙堂隆𥘿朗争言及指南车二子

谓古典无记言之虚也先生曰古有之明帝乃召先生作

之指南车成也

崔鸿后赵录曰尚方令解飞机巧言(⿱艹石)神妙思奇发造指

南车就赐爵𨵿内侯

鬼谷子曰肃愼氏献白雉于文王还恐迷路问周公作指

南车以送之

又曰郑人之取王也必载司南之车为其不惑也

述征记曰去端门百馀歩道南得方尚北门中有指南车

车上有木仙人持信幡车东西人𢘆指南

左思呉都赋曰俞𮪍骋路指南司方岀车槛槛𬒳练锵锵

    轺车

释名曰轺遥逺也四向逺望之车也

说文曰轺车小车也

谢承汉书曰许庆字子伯家贫为督邮乘牛车乡里号曰

轺车督邮

晋书曰李矩假为荥阳太守矩招怀离散逺近多附之石

勒亲率大众袭矩矩遣老弱入山令所在散牛马因设伏

以待之贼争取牛马伏发齐呼声动山谷遂大破之斫获

甚众勒乃退加矩冠军将军轺车幢盖

傅子曰汉丗贱人乘轺则贵人

李尤轺车铭曰轮以伐歩屏以蔽容

    𦘕轮车

晋起居注曰穆帝永和六年皇太后尝与帝俱出拜陵克

日尚书 启太后乘𦘕轮车以辇为副诏曰故当乘辇车

至建平陵门外易载

东宫旧事曰皇太子𥘉拜有尽轮四望车

    四望车

魏汉与杨彪书曰今赠足下四望通幰七香车二乘青牸

牛二头

晋阳秋曰魏舒子亡诏曰唯有一息足堪负荷思所以散

其哀怀给阳遂车四望

晋诸公讃曰文淑破虏之后名闻天下当为东夷校尉入

辞丗祖见而恶之恐居边不信宻讽监司奏淑作阳遂四望

车僣饰过制免官

    𦘕云车

汉书曰武帝作𦘕云车

曹子建洛神赋曰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𧜟

    云母车

呉百官名曰刘蜀主得赐云母车一乘

晋书曰惠帝自邺还洛殿中官属备云母辇及云母车奉迎

晋太康起居注曰齐王岀镇诏赠清油云母犊车

傅子曰以云母饰车谓之云母车臣下不得乘时赐王公

    通幰车

傅子曰有追锋车施通幰车幰许偃切

    象车

晋诸公讃曰平呉后南越献驯象作大车驾之载黄门鼔

吹数十人

晋中朝散大驾卤簿曰象车鼔吹一部十三人

    骡车

蜀志曰后主刘禅乘骡车降邓艾

晋令曰乘传出使曹期䘮以上即自表闻听德白服骡车

副使摄事

    犊车

释名曰祥车祥善也善饰之车也犊车是也

谢承后汉书曰颍阳刘诩好赈贫乏陈国张季扎吊师䘮

值冰寒车毁牛病不能进诩逢之推所乘车强牛与之季

札后知是诩还其车𨳲门不受

頋谭别传曰谭时为太常录尚书事后徙交阯𥘉呉以罪

徙者皆收家财入官及君下狱簿其资唯有犊车一乘牛

数头奴婢不满十人无尺帛珠金之宝上闻而嘉之皆以

君财付叔父穆

晋书曰武帝赐汝南王亮追锋皂车犊车

又曰太傅王导妻曹氏导甚惮之乃宻营别馆以处众妾

曹氏知将往焉道恐妾𬒳辱遽令命驾犹遟之以所执麈

尾柄驱牛以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

导弗之𮗜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唯有短辕犊车长

柄麈尾导大怒

晋令曰百工不得服大綘紫SKchar2假髻真珠珰珥文犀玳

瑁越叠以饰路张乘犊车

    羊车

释名曰羊车以羊所驾名车也

晋书曰武帝平呉之后复纳孙皓宫人数千自此掖庭殆

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所⿺辶商常乘羊车恣其所之

至便宴寝宫人乃取竹叶挿户以塩汁洒地以引帝车

又曰卫玠字叔宝五岁风神秀异惣角乘羊车入市见者

以为玉人观者倾都

晋太元起居注曰司隶校尉刘毅𥘿护军羊琇私角弩四

张又乘羊车请免官罪诏曰羊虽无制非素所乘者可如

所奏

    鹿车

后汉书曰更始拜赵憙为五威偏将军使诸将于昆阳憙

𬒳疮有战劳还拜中郎将更始败憙为赤眉所围迫急乃

逾屋亡走与所友善韩仲伯等数十人携小弱越山阻仅

出武𨵿仲伯以妇色羙虑为强暴者所欲弃之于道憙责怒

不听因以泥涂仲伯妇面载以鹿车身推之或前逢贼

憙辄言其病状以得免

东观汉记曰杜林𭔃隗嚣终不降志辱身乃岀令曰杜伯

山天子所不能臣至簪蒿席草不食其粟诸侯所不能支

盖伯夷叔齐耻食周粟令且从师友之位湏道开通使顺

其志林虽拘于SKchar而终不屈节建武六年第成物故SKchar

听林持丧东归既遣而悔追令刺客杨贤于陇厎遮杀之

覧见林身推鹿车载致弟䘮乃叹曰当今之丗谁能行义

我虽小人何忍杀义士因亡去

列女传曰渤海鲍宣妻者桓氏之女也字少君宣尝就少

君父学父奇其清苦故以女妻之装送资贿甚盛宣不说

谓妻曰少君生尊宠习羙饰而吾贫贱不敢当礼妻曰大

人以先生修德守约故使妾侍执巾栉唯命是从宣𥬇曰

然如是吾志也妻乃悉归车马侍御服饰更着短衣裳挽

鹿车归郷里拜姑礼毕提瓶出汲循行妇道礼节恭备郷

邦称之宣哀帝时为司隶挍尉子永中兴𥘉为鲁郡太守

永之子昱尝从容问曰太夫人寜复识挽车时不曰先姑

有言存不亡安安不忘危吾焉敢忘乎

晋书曰刘伶不以家产有无介意常乘鹿车携一壸酒使

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其遗形骸如此

风俗通曰鹿车窄小裁容一鹿也或云乐车乘牛马者锉轩

饮饲逹曙今乘此虽为劳极然入传舎偃卧无忧故曰乐

车无牛马而能行者独一人所致耳

    露车

晋阳秋曰平原干阴雨则犊车而内露车或问其故曰露

者宜内也

晋中兴书曰王尼洛阳倾覆避乱江夏王澄时为荆州刺

史见尼欣然厚供给之尼常叹沧海横流无安处早丧妇

止有一息不用居宅唯畜露车牛一乘毎行辄使SKchar御诣

人暮则𪧐车上无有定处少时澄卒荆土饥荒居求食不

能得乃杀车牛煮之遂父子喂死

晋王公百官志曰蜀刘主得赐露车七十乘孙主赐露车

三十乘

道元与天公笺曰有露车一乘辕复摧折以犁续之左

﨑右𡿖五结强弱相负傍行斫辕

    乘舆杂车

卤簿令曰记里曰白鹭鸾旗等三车并驾四马正道匠各

一人驾士各十四人皆平巾帻绯衫大口袴

又曰辟恶车太卜令一人在车执弩箭平巾帻绯裲裆大

口袴皮轩车左右金吾队正一人在车执弩服同太卜其

令行正道驾马数驾士服色人数仪并同记里等车

又曰安车四望车并驾四马驾士各二十四人服同上

又曰羊车驾果下马一小吏十四人并青丝布褶紫碧腰

𬓛青耳𪨗辨发

又曰属车十二乘并驾牛驾士各八人服同记里等车

又曰王钺车或曰金𨱆车在武卫队正一人在车次豹尾

车右武卫队正一人在车皆执武弁朱衣革带并驾三马

驾士各十二人服同上

     辕

周礼曰辀辕人为辀辀车辕也辀有三度国马之辀深四尺有

七寸田马之辀深四尺驽马之辀深三尺有三寸唯辕直

且无桡也

左传宣下曰军行右辕左追蓐

又曰改乘辕而北之

又曰公孙阏与颍考叔争车颍考叔挟辀以走子都拔𣗥

以逐之弗及

又曰师及齐师战于次皋齐子渊捷从泄声子射之中楯

瓦繇朐汰辀七入者三寸

东观汉记曰江革母年八十革不欲摇动之常自居辕挽

车不用牛马

晋仪注曰皇后乘油𦘕云母安车驾SKchar马油𦘕云母安两

赵书曰后石造猎车千乘辕长三丈

韩子曰呉起为西河守𥘿有小亭临境欲攻之不足以徴

卒乃取车辕𠋣于北门外令曰有能徙至南门外者赐上

宅民莫之徙也有徙者赐之如令又置一石亦令曰有能

徙者赐之如𥘉民争徙之乃令曰明旦攻城有先登者赐

之上田上宅民争上一朝而拔之

梦书曰贾人梦车辕折败者忧亡遗衣物何以言之辕字

去衣故知亡衣物

方言曰楚卫之间辕谓之辀

司马长卿谏曰猎书曰轝不及还辕人不暇施功

潘正叔迎大驾传云狐狸夹两辕豺狼当路立

    轮

释名曰轮弥纶也周匠之言或曰较言揔入辐中也

易曰既济𥘉九曵其轮濡其尾无咎

礼曰古者贵贱皆杖叔孙武叔朝见轮人以其杖𨵿毂而

轮者于是有爵而后杖也记庶人失礼所由始也叔孙武叔鲁大夫叔孙州仇

也轮人作车轮之官也

又曰御妇车而婿授绥御轮三周先俟于门外

周礼曰凡察车之道必自载于地者始也是故察车自轮

始凡察车之道欲其朴属而微至不朴属无以为完乆

又曰轮人为轮斩三材必以其时三材可以为毂牙也斩之时以材在阳则中

冬斩之在阴则中夏斩之三材既具巧者和之凡为轮行泽者欲杼行

山者欲侔杼谓削薄其贱地者侔上下等杼以行泽则是力以割涂也是

故涂不附侔以行山则是搏以行石也是故轮虽敞不甐

于凿搏园厚也郑司农云不甐于凿谓不动于凿中也𤣥谓甐亦敞也以轮之厚石锥凿啮之不能敞其凿傍

使之

又曰轸之方也以象地也盖之圎也以象天也轮辐三十

以象日月也

左传曰余折以御左轮朱殷岂敢言病吾子忍之

糓梁传曰晋人与姜戎要而击之杀疋马奇轮无反者

史记曰古封禅为蒲轮恶伤土石草木

续汉书曰张纲文纪与杜乔等八人受诏行天下号曰八

俊七人皆奉命唯纲独埋车于洛阳都亭不去也或问之

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奏梁兾等罪京师震悚

庄子曰桓公读书轮扁斵轮释槌凿问曰公所读者何言

曰圣人之言曰在乎曰已死矣然读之者古人之糟粕也

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轮扁曰

以臣之事观之斵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

不疾得之于手应之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在间而不能谕

臣之子子亦不能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斵轮古

之人与其不传者死矣君之所读者是古人之糟粕今士不同

变化异时故冝绝学任惟之

张衡思𤣥赋曰魂眷眷而屡頋𠔃马𠋣辀而俳SKchar云霏霏

𠔃绕余轮风眇眇𠔃振余旟

张恊洛禊赋曰权戚之家豪侈之族彩绮停鏕华轮方毂

集乎长州之浦曜乎洛川之曲

曹子建七启曰飞轩电游兽随轮转

又应制诗云轮不辍运鸾无废声

应吉甫华林集曰备言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命羽盖朱轮铭曰失名奚氏夲

造后裔饰雍轮以代歩屏以从容轮軿并合出入道同追

仁赴义惟礼是恭

梁昭明太子文选序曰椎直追轮为大辂之始大辂宁有

椎轮之质

    𮜿

礼曰国中以䇿彗恤勿驱尘不出𮜿恤苏没切勿者没恤没搔摩也

又曰今天下车同𮜿书同丈行同轮

庄子曰𮜿结于千里之外轮不迹于地

张平子南都赋曰暮春之禊元巳之辰方𮜿齐轸祓

阳濵

张平子东京赋曰同衡律而一䡄量齐急舒于寒燠

呉李重与太子笺白其皆克复旧职追寻前𮜿今独不然

曹子建七启曰当䡄见藉值足遇践飞轩电 兽逐轮转

谢灵运祖德诗曰𥘿赵欣来苏燕魏遟文䡄

陆士龙答兄机诗曰衡䡄各殊迹牵牛非服箱

王僧逹答颜延年诗曰君子耸髙驾尘䡄实为林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