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七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七百七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七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七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七十五

 車部四

   指南車    軺車    𦘕輪車

   四望車    𦘕雲車   雲母車

   通幰車    象車    騾車

   犢車     羊車    鹿車

   露車     乗輿雜車  轅

   輪      𮜿

    指南車

崔豹古今注曰指南車起於黃帝與蚩尤戰涿漉之野

蚩尤作大霧士皆迷路故作指南車

鹵簿令曰指南車駕四馬正道匠一人駕士十四人皆平

巾幘緋衫大口袴

洪範五行傳曰(⿱艹石)晉獻公雖與指南車終不覺矣齊桓公

中才矣指南得悟失之則惑管仲桓公指南車也

魏書馬鈞曰馬先生與髙堂隆𥘿朗爭言及指南車二子

謂古典無記言之虛也先生曰古有之明帝乃召先生作

之指南車成也

崔鴻後趙録曰尚方令解飛機巧言(⿱艹石)神妙思竒發造指

南車就賜爵𨵿內侯

鬼穀子曰肅愼氏獻白雉於文王還恐迷路問周公作指

南車以送之

又曰鄭人之取王也必載司南之車爲其不惑也

述征記曰去端門百餘歩道南得方尚北門中有指南車

車上有木仙人持信幡車東西人𢘆指南

左思呉都賦曰俞𮪍騁路指南司方岀車檻檻𬒳練鏘鏘

    軺車

釋名曰軺遙逺也四向逺望之車也

說文曰軺車小車也

謝承漢書曰許慶字子伯家貧爲督郵乗牛車鄉里號曰

軺車督郵

晉書曰李矩假爲滎陽太守矩招懷離散逺近多附之石

勒親率大衆襲矩矩遣老弱入山令所在散牛馬因設伏

以待之賊爭取牛馬伏發齊呼聲動山谷遂大破之斫獲

甚衆勒乃退加矩冠軍將軍軺車幢蓋

傅子曰漢丗賤人乗軺則貴人

李尤軺車銘曰輪以伐歩屏以蔽容

    𦘕輪車

晉起居注曰穆帝永和六年皇太后嘗與帝俱出拜陵剋

日尚書 啓太后乗𦘕輪車以輦爲副詔曰故當乗輦車

至建平陵門外易載

東宮舊事曰皇太子𥘉拜有盡輪四望車

    四望車

魏漢與楊彪書曰今贈足下四望通幰七香車二乗青牸

牛二頭

晉陽秋曰魏舒子亡詔曰唯有一息足堪負荷思所以散

其哀懷給陽遂車四望

晉諸公讃曰文淑破虜之後名聞天下當爲東夷校尉入

辭丗祖見而惡之恐居邊不信宻諷監司奏淑作陽遂四望

車僣飾過制免官

    𦘕雲車

漢書曰武帝作𦘕雲車

曹子建洛神賦曰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容𧜟

    雲母車

呉百官名曰劉蜀主得賜雲母車一乗

晉書曰惠帝自鄴還洛殿中官屬備雲母輦及雲母車奉迎

晉太康起居注曰齊王岀鎮詔贈清油雲母犢車

傅子曰以雲母飾車謂之雲母車臣下不得乗時賜王公

    通幰車

傅子曰有追鋒車施通幰車幰許偃切

    象車

晉諸公讃曰平呉後南越獻馴象作大車駕之載黃門鼔

吹數十人

晉中朝散大駕鹵簿曰象車鼔吹一部十三人

    騾車

蜀志曰後主劉禪乗騾車降鄧艾

晉令曰乗傳出使曹朞䘮以上即自表聞聽德白服騾車

副使攝事

    犢車

釋名曰祥車祥善也善飾之車也犢車是也

謝承後漢書曰潁陽劉詡好賑貧乏陳國張季扎吊師䘮

值氷寒車毀牛病不能進詡逢之推所乗車強牛與之季

札後知是詡還其車𨳲門不受

頋譚別傳曰譚時爲太常録尚書事後徙交阯𥘉呉以罪

徙者皆収家財入官及君下獄簿其資唯有犢車一乗牛

數頭奴婢不滿十人無尺帛珠金之寳上聞而嘉之皆以

君財付叔父穆

晉書曰武帝賜汝南王亮追鋒皂車犢車

又曰太傅王導妻曹氏導甚憚之乃宻營別館以處衆妾

曹氏知將徃焉道恐妾𬒳辱遽令命駕猶遟之以所執麈

尾柄驅牛以進司徒蔡謨聞之戱導曰朝廷欲加公九錫

導弗之𮗜但謙退而已謨曰不聞餘物唯有短轅犢車長

柄麈尾導大怒

晉令曰百工不得服大綘紫SKchar2假髻真珠璫珥文犀瑇

瑁越疊以飾路張乗犢車

    羊車

釋名曰羊車以羊所駕名車也

晉書曰武帝平呉之後復納孫皓宮人數千自此掖庭殆

將萬人而並寵者甚衆帝莫知所⿺辶商常乗羊車恣其所之

至便宴寢宮人乃取竹葉挿戶以塩汁灑地以引帝車

又曰衛玠字叔寳五𡻕風神秀異惣角乗羊車入市見者

以爲玉人觀者傾都

晉太元起居注曰司𨽻校尉劉毅𥘿護軍羊琇私角弩四

張又乗羊車請免官罪詔曰羊雖無制非素所乗者可如

所奏

    鹿車

後漢書曰更始拜趙憙爲五威偏將軍使諸將於昆陽憙

𬒳瘡有戰勞還拜中郎將更始敗憙爲赤眉所圍迫急乃

踰屋亡走與所友善韓仲伯等數十人攜小弱越山阻僅

出武𨵿仲伯以婦色羙慮爲強暴者所欲棄之於道憙責怒

不聽因以泥塗仲伯婦靣載以鹿車身推之或前逢賊

憙輒言其病狀以得免

東觀漢記曰杜林𭔃隗囂終不降志辱身乃岀令曰杜伯

山天子所不能臣至簮蒿蓆草不食其粟諸侯所不能支

蓋伯夷叔齊恥食周粟令且從師友之位湏道開通使順

其志林雖拘於SKchar而終不屈節建武六年第成物故SKchar

聽林持喪東歸旣遣而悔追令刺客楊賢於隴厎遮殺之

覧見林身推鹿車載致弟䘮乃歎曰當今之丗誰能行義

我雖小人何忍殺義士因亡去

列女傳曰渤海鮑宣妻者桓氏之女也字少君宣嘗就少

君父學父竒其清苦故以女妻之裝送資賄甚盛宣不說

謂妻曰少君生尊寵習羙飾而吾貧賤不敢當禮妻曰大

人以先生修德守約故使妾侍執巾櫛唯命是從宣𥬇曰

然如是吾志也妻乃悉歸車馬侍御服飾更着短衣裳挽

鹿車歸郷里拜姑禮畢提瓶出汲循行婦道禮節恭備郷

邦稱之宣哀帝時爲司𨽻挍尉子永中興𥘉爲魯郡太守

永之子昱嘗從容問曰太夫人寜復識挽車時不曰先姑

有言存不亡安安不忘危吾焉敢忘乎

晉書曰劉伶不以家産有無介意常乗鹿車攜一壼酒使

人荷鍤而隨之謂曰死便埋我其遺形骸如此

風俗通曰鹿車窄小裁容一鹿也或雲樂車乗牛馬者剉軒

飲飼逹曙今乗此雖爲勞極然入傳舎偃臥無憂故曰樂

車無牛馬而能行者獨一人所致耳

    露車

晉陽秋曰平原幹隂雨則犢車而內露車或問其故曰露

者宜內也

晉中興書曰王尼洛陽傾覆避亂江夏王澄時爲荊州刺

史見尼欣然厚供給之尼常歎滄海橫流無安處早喪婦

止有一息不用居宅唯畜露車牛一乗毎行輒使SKchar御詣

人暮則𪧐車上無有定處少時澄卒荊土飢荒居求食不

能得乃殺車牛煑之遂父子餧死

晉王公百官志曰蜀劉主得賜露車七十乗孫主賜露車

三十乗

道元與天公牋曰有露車一乗轅復摧折以犁續之左

﨑右𡿖五結彊弱相負傍行斫轅

    乗輿雜車

鹵簿令曰記里曰白鷺鸞旗等三車並駕四馬正道匠各

一人駕士各十四人皆平巾幘緋衫大口袴

又曰辟惡車太卜令一人在車執弩箭平巾幘緋裲襠大

口袴皮軒車左右金吾隊正一人在車執弩服同太卜其

令行正道駕馬數駕士服色人數儀並同記里等車

又曰安車四望車並駕四馬駕士各二十四人服同上

又曰羊車駕果下馬一小吏十四人並青絲布褶紫碧腰

𬓛青耳屩辨髮

又曰屬車十二乗並駕牛駕士各八人服同記里等車

又曰王鉞車或曰金龯車在武衛隊正一人在車次豹尾

車右武衛隊正一人在車皆執武弁朱衣革帶並駕三馬

駕士各十二人服同上

     轅

周禮曰輈轅人爲輈輈車轅也輈有三度國馬之輈深四尺有

七寸田馬之輈深四尺駑馬之輈深三尺有三寸唯轅直

且無橈也

左傳宣下曰軍行右轅左追蓐

又曰改乗轅而北之

又曰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輈以走子都拔𣗥

以逐之弗及

又曰師及齊師戰於次臯齊子淵捷從洩聲子射之中楯

瓦繇朐汰輈七入者三寸

東觀漢記曰江革母年八十革不欲搖動之常自居轅輓

車不用牛馬

晉儀注曰皇后乗油𦘕雲母安車駕SKchar馬油𦘕雲母安兩

趙書曰後石造獵車千乗轅長三丈

韓子曰呉起爲西河守𥘿有小亭臨境欲攻之不足以徴

卒乃取車轅𠋣於北門外令曰有能徙至南門外者賜上

宅民莫之徙也有徙者賜之如令又置一石亦令曰有能

徙者賜之如𥘉民爭徙之乃令曰明旦攻城有先登者賜

之上田上宅民爭上一朝而拔之

夢書曰賈人夢車轅折敗者憂亡遺衣物何以言之轅字

去衣故知亡衣物

方言曰楚衛之間轅謂之輈

司馬長卿諫曰獵書曰轝不及還轅人不暇施功

潘正叔迎大駕傳雲狐狸夾兩轅豺狼當路立

    輪

釋名曰輪彌綸也周匠之言或曰較言揔入輻中也

易曰旣濟𥘉九曵其輪濡其尾無咎

禮曰古者貴賤皆杖叔孫武叔朝見輪人以其杖𨵿轂而

輪者於是有爵而後杖也記庻人失禮所由始也叔孫武叔魯大夫叔孫州仇

也輪人作車輪之官也

又曰御婦車而壻授綏御輪三周先俟於門外

周禮曰凢察車之道必自載於地者始也是故察車自輪

始凢察車之道欲其樸屬而微至不樸屬無以爲完乆

又曰輪人爲輪斬三材必以其時三材可以爲轂牙也斬之時以材在陽則中

冬斬之在隂則中夏斬之三材旣具巧者和之凢爲輪行澤者欲杼行

山者欲侔杼謂削薄其賤地者侔上下等杼以行澤則是力以割塗也是

故塗不附侔以行山則是搏以行石也是故輪雖敞不甐

於鑿搏園厚也鄭司農雲不甐於鑿謂不動於鑿中也𤣥謂甐亦敞也以輪之厚石錐鑿齧之不能敞其鑿傍

使之

又曰軫之方也以象地也蓋之圎也以象天也輪輻三十

以象日月也

左傳曰余折以御左輪朱殷豈敢言病吾子忍之

糓梁傳曰晉人與姜戎要而擊之殺疋馬竒輪無反者

史記曰古封禪爲蒲輪惡傷土石草木

續漢書曰張綱文紀與杜喬等八人受詔行天下號曰八

俊七人皆奉命唯綱獨埋車於洛陽都亭不去也或問之

曰豺狼當路安問狐狸遂奏梁兾等罪京師震悚

莊子曰桓公讀書輪扁斵輪釋槌鑿問曰公所讀者何言

曰聖人之言曰在乎曰已死矣然讀之者古人之糟粕也

公曰寡人讀書輪人安得議有說則可無說則死輪扁曰

以臣之事觀之斵輪徐則甘而不固疾則苦而不入不徐

不疾得之於手應之於心口不能言有數在間而不能諭

臣之子子亦不能受之於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斵輪古

之人與其不傳者死矣君之所讀者是古人之糟粕今士不同

變化異時故冝絶學任惟之

張衡思𤣥賦曰魂眷眷而屢頋𠔃馬𠋣輈而俳SKchar雲霏霏

𠔃繞余輪風眇眇𠔃振余旟

張恊洛禊賦曰權戚之家豪侈之族綵綺停鏕華輪方轂

集乎長州之浦曜乎洛川之曲

曹子建七啓曰飛軒電遊獸隨輪轉

又應制詩云輪不輟運鸞無廢聲

應吉甫華林集曰備言錫 --(右上『日』字下一橫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命羽蓋朱輪銘曰失名奚氏夲

造後裔飾雍輪以代歩屏以從容輪軿併合出入道同追

仁赴義惟禮是恭

梁昭明太子文選序曰椎直追輪爲大輅之始大輅寧有

椎輪之質

    𮜿

禮曰國中以䇿彗卹勿驅塵不出𮜿卹蘇沒切勿者沒卹沒搔摩也

又曰今天下車同𮜿書同丈行同輪

莊子曰𮜿結於千里之外輪不跡於地

張平子南都賦曰暮春之禊元巳之辰方𮜿齊軫祓

陽濵

張平子東京賦曰同衡律而一䡄量齊急舒於寒燠

呉李重與太子牋白其皆克復舊職追㝷前𮜿今獨不然

曹子建七啓曰當䡄見藉值足遇踐飛軒電 獸逐輪轉

謝靈運祖德詩曰𥘿趙欣來蘇燕魏遟文䡄

陸士龍荅兄機詩曰衡䡄各殊跡牽牛非服箱

王僧逹荅顔延年詩曰君子聳髙駕塵䡄實爲林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