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七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七十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七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七十二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七十一

 人事部十二

   胸   膈   乳   腹   背

   脊   胁   肋   脐   腰

     胸

说文曰膺𦙄也臆胸骨也

广雅曰臆膺胸也

释名曰胸犹啌啌气所冲啌许江切

左传僖下曰魏犨𬋖僖负羁氏魏犨伤于胸公欲杀之而

爱其材使问且视之病将杀之魏犨束胸见使者曰以君

之灵不有宁也距跃三百曲踊三百乃舎之

论语摘辅象曰孔子胸应矩是谓仪古

春秋演孔图曰孔胸文曰制作定世符运

春秋后语曰荆轲谓樊於期曰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王

秦王必喜而见臣臣左手把其䄂右手揕其胸

汉书曰髙祖与项羽对军数羽十罪羽伏弩射汉王中胸

髙祖诈扪足曰虏中吾指

又曰王莽好反膺髙视

京房易妖占曰人生子有二胸民谋其主

帝王世纪曰禹母吞神珠胸坼而生禹

淮南子曰文王洿膺许慎注曰洿卢也

南州异物志曰獠民亦谓文身国刻其胸前作华文以为

山海经曰结胸国为人结胸郭璞注曰臆前出如人结喉贯胸国为人

胸有窍

说曰王孝伯问王大忱阮籍何如司马相如王大忱曰

阮籍胸中垒块故湏酒浇之言同相如唯有酒异大忱小字

录异传曰汉武帝时苍梧贾雍为豫章太守有神术出界

计贼为贼所杀失头雍上马还营营中咸走来视雍雍胸

语曰有头为佳吏涕泣曰有头佳雍曰无亦佳言毕遂死

志怪集曰石季伦母䘮洛下豪俊赴殡者倾都王戎亦入

临殡便见鬼攘臂打捶凿甚惶惶有一人当棺立此鬼

胸䧟之此人即应凿而倒人便舁去得病半日死故世间相

传不冝当棺由戎所见

     膈

说文曰胸心上膈也

释名曰膈塞也膈塞上下使不与糓气相乱

说曰桓公有主簿善别酒辄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

恶者谓平原督邮青州有齐郡平原有膈县从事言至脐

督邮言至膈上住

     乳

广雅曰湩谓之乳

说文曰湩乳汁也湩音冻又竹仲切

通俗文曰乳病曰丁故

河图曰苍帝井乳宋均日法房星也

春秋元命苞曰文王四乳是为含良盖法酒旗布恩舒明

宋均曰乳酒也

汉书曰张苍免相后口中无齿食乳以女子为乳母也

谢承后汉书曰南阳李善夲济阳李元家奴元遭病死唯

孤孙续有赀千万奴婢欲谋杀续分其财产善夜抱续

逃瑕丘界亲自哺养乳为生湩遂至成长

吴书曰颍川冯熙使魏辞意不屈魏留之熙惧见迫乃引

刀刺中乳房上闻嘉之赐盐米复其门

后魏书曰朱循之为刘义隆司徒从事中郎守滑台安颉

围之其母在家乳汁忽出母号恸告家人曰我年老非复

有乳汁之时今忽如此儿必没矣果以其日为颉所擒

又曰昭成皇帝讳什翼卧则乳至席

齐书曰太祖母陈皇后生太祖二年乳人乏乳后梦人以

两瓯麻粥与之𮗜乳遂大出

淮南子曰文王四乳是谓太仁天下所归百姓所亲

山海经曰形夭与帝争神帝断其首罪葬之常羊山乃以

乳为目齐为口

益部𦒿旧传曰蜀郡张寛字叔文汉武帝时为侍中从祀

甘泉至渭桥有女子浴于渭水乳长七尺上怪问之女曰

帝后第七车者知我所来时寛在第七车对曰天星主祭

祀者斋戒不严时则女人见

刘欣期交州记曰赵妪者九真军安县女子也乳长数尺

不嫁入山聚群盗遂攻郡常着金㩉踪屐战退辄张帷幕

与少男通数十侍侧刺史吴郡陆胤平之

王子年拾遗录曰无老国其人皆千歳百歳一老齿落发

秃又年少妪者乳养还复(⿱艹石)㓜稚

神仙服食经曰仙药有阳丹阴丹阴丹妇人乳汁也妇人

十五巳上下为月客有身月客绝上为乳汁

养性经曰乳者意之府也

说曰王武子蒸肫肥美异常味武帝怪问何由乃尔云以

人乳饮之武帝色甚不平所以饮食未毕便去

异苑曰贾充妻郭氏为人凶妒生儿𥠖民年始二歳充外

入就乳母抱中呜撮郭遥见谓充爱乳妪即杀之儿𢘆啼

泣不饮他乳经日遂死郭于是终身无子

唐新语曰韩思彦以侍御史巡察于蜀成都有冨啇兄弟

三人分资不平争诉累年不决思彦推案数日令厨者奉

乳自饮以其馀赐争者𥨸相语遂号𡘜攀援不解俱言曰

侍御岂不以兄弟同乳母耶悲号不自胜请同居如𥘉

相书许负曰乳间阔尺冨贵足寿乳黒如墨公侯之相

     腹

说文曰腹厚也

释名曰腹复也冨也腹胃之属已自裹盛复于外复之其

中多品似冨者也自齐巳下曰水腹水汋所聚也

又曰少腹少小也比齐巳上为小也

说卦曰坤为腹离其于人也为大腹

尚书盘庚曰今予其敷心腹肾肠历告尔百姓于朕志

左传宣十三年传曰楚子围萧司马卯言号申叔展曰有

麦麹乎曰无有山芎䓖乎曰无河鱼腹疾柰何曰目于眢

井而出之

国语曰叔鱼牛腹其母叹曰必以贿死

史记曰薄SKchar曰昨夜梦苍龙据妾腹帝曰此贵徴也吾为

汝成之一幸生男是为代王

史记曰范睢说秦昭王曰伍子胥橐载而出昭门夜行昼

伏至于陵水无以糊其口膝行匍匐稽首肉𥘵鼓腹吹箫

乞食于吴市卒兴吴国阖闾为伯

东观汉记曰光武降铜马诸将未能信贼贼亦两心上敕

贼各归勒兵上轻𮪍入贼营贼曰萧王推赤心置人腹中

安得不投死

又曰帝问东平王苍在家何等最乐对曰为善最乐后诏

与诸国述之曰王言甚大副其腰腹矣

谢承后汉书曰济阴戎良字子恭年十八为郡门下干良

仪容佳丽太守诸葛礼使冩书从者诬良与婢通良刳腹

引出肝肠示礼赤心

后汉书曰边韶字孝先教授数百人韶口辩曽昼眠卧弟

子嘲曰边孝先腹便便懒读书但欲眠韶潜闻之应之曰

吾以边为姓先为字腹便便五经笥但欲眠思经义寐与

周公通梦静与孔子同意师而可嘲出何典记嘲者大惭

魏志曰管辂弟展谓辂曰大将军待君意厚兾当冨贵

辂长叹曰天与我明才不与我年寿恐四十七八间不见

女嫁男娶吾背无三甲腹无三壬此皆不寿之验明年四

十八卒

吴录曰丁固梦腹上生松赵逹谓之曰松字十八公后果

梦门巳具

齐书曰髙帝为领军苍梧王深相猜忌屡欲害帝常帅数

十人直入领军府时暑热帝昼卧祼𥘵苍梧立帝于室内

𦘕腹为射的自引满将射之帝神色不动敛𬒮曰老臣无

罪苍梧左右王天恩諌曰领军腹大是佳射堋而一箭便

死后无可复射不如𩩉射之乃取𩩉箭一发即中帝脐苍

梧投弓于地大𥬇曰此手如何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赵录曰佛图澄腹傍有一孔常以絮

塞之每夜书则拔絮孔中出光照于一室又当斋时平旦

至流水侧复腹傍孔中引出五藏六腑洗之讫还内腹中

老子曰虚其心实其腹

又曰圣人为腹不为目

庄子曰夫赫胥氏之时民含𫗦而熙鼓腹而游

唐子曰人君以江海为腹山为面如此则下不知其量畏

而怀之

帝王世纪曰纣刳孕妇之腹中以观其胎

吴越春秋曰子胥鞭平王尸三百右手决其目左手践其

京房易占曰人生有二腹其国分

王子年拾遗录曰孙䇿母梦肠出委地有神女夜来为其

收内腹里云必生才雄之子方兴吴国神女负䇿母绕吴

昌门三匝曰当锡尓此土鼎足于天下

谈薮曰杨玠娶博陵崔季让女崔家冨图籍殆将万卷成

婚之后颇亦游其书斋既而告人曰崔氏书𬒳人盗尽曽

不之𮗜崔遽令检之玠扪腹曰巳藏之经笥矣

说曰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曰我晒

腹中书耳

又曰张华既贵有少时賔客来候之华与共饮九醖为酣

畅其夜醉眠张常饮此酒眠辄使人左右转倒其夜客卧

忘敕左右而左右依常为张公转侧至明起友人犹不起

视之酒果穿腹流床下滂沲

又曰刘真长始见王丞相时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弹棋

局曰何乃訋吴人以冷为訋或作渹音与郑相近刘既出人问见王公如何

刘曰未见他异唯作吴语耳

又曰郄太尉在京日遣门生与王丞相书求女婿丞相语

郄信曰君往东廊下任意选之门生归白郄云王家诸郎

皆可喜闻某来觅女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东床坦腹

而食如不闻郄云正好比访之乃是逸少因嫁女与之

说曰有人指周伯仁腹曰此中何有答此中洪洞容卿

等数百人

     背

说文曰背脊也

释名曰背陪也在后称也

广雅曰背谓之骶背北也

左传庄公曰齐襄公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

也公怒曰彭生敢见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坠于车伤足

丧屦反诛屦于徒人费弗得鞭之见血走出遇贼于门劫

而束之费曰我奚御哉祖而示之背信之费请先入伏公

而出𨷖死于门中

史记曰娄敬说髙祖曰夫与人闘不扼其亢张晏曰亢喉咙也

其背未能全胜也今陛下入𨵿而都𥘿之故地此亦扼天

下之亢而拊其背

又曰蒯通知天下权在韩信说之曰相君之面不过封侯

相君之背贵乃不可言

汉书曰吴王濞髙帝兄仲之子上患吴㑹轻悍无壮王镇

之乃立濞为吴王王三郡五十二城髙祖召濞相之曰尓

状有反相因拊其背曰汉帝后五十年东南有乱岂非若

耶天下一家愼无反濞顿首曰不敢

又曰武帝过平阳主既饮讴者进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

轩中得幸还坐忻甚赐平阳主金千斤主因奉子夫送入

宫子夫上车主拊其背曰行矣强飰勉之即贵愿无相志

元朔元年生男据遂立为皇后

后汉书曰越𮪍校尉伍子孚怒董卓凶毒乃朝服怀刃见

卓语毕辞去卓送至阁以手抚其背孚因出刀刺之不中

卓自𡚒得免呼左右执杀孚

魏略曰孟逹降文帝乘小辇执手拊其背戏之曰卿得无

为刘备刺客耶

又曰太祖丁夫人养刘夫人子脩脩士于穰下常言将我

儿杀之遂𡘜泣无节太祖忿之遣归家后太祖就见之夫

人方织踞机如故太祖拊其背曰顾我共载归乎夫人不

应太祖却行户外遂不应太祖曰真决矣遂与之绝

吴志曰鲁肃代周瑜之当陆口过吕蒙屯下肃常轻蒙蒙

问肃君受重任与关羽为邻将何计略以备不虞肃造次

应曰临时施冝𫎇曰今东西虽一家而𨵿羽实熊虎因为

画五䇿肃于是越席就之拊其背曰吕子明吾不知卿才

略所及于此子明蒙之字也

车频𥘿书曰苻坚生肩背赤色隠起状(⿱艹石)篆文付因为苻

又曰坚背文曰草付之祥因为苻氏

唐书曰贞观四年制决罪人不得鞭背以明堂孔穴针灸

之所

又曰吕温者以小吏事崔汉衡贞元𥘉吐蕃背盟汉衡为

吐蕃所虏将杀之温趋往以背受刃吐蕃义之由是与汉

衡俱免

尸子曰医者𥘿之良医为宣王割痤为惠王治痔皆愈

张子之背肿谓曰背非吾背也子制焉医竘善治疾张

子委制焉夫为身与国亦犹此必有所要制然后治矣

叩又

孔丛子曰仲尼龟背

帝王世纪曰简翟浴𤣥丘之水燕遗卯吞之剖背生契

白虎通曰传称周公背偻是谓强后成就周道辅相㓜主

又孙卿子曰周公伛背不伸也

博物志曰宋有田夫自曝背于日其妻曰负日之暄今献

必蒙重赏田夫曰昔人有美戎菽甘芹子献之郷豪尝苦

于口𥬇而弃之

论衡曰书言齐桓公负妇人以朝诸侯管仲曰吾君背疽

疮不得妇人疮不愈此虚也桓公设庭燎夜坐以致贤士

岂反以白日负妇人于背乎

幽明录曰王子猷先有背疾子敬疾笃𢘆禁来往闻子敬

亡抚心悲惋都不一声背即溃裂

     脊

说文曰脊背𦛗也

释名曰脊积也积续骨节终上下也

春秋元命苞曰阳立于三故人脊三寸而结宋均曰结节结也

孝经钩命决曰仲尼龟脊

墨子曰周宣王杀其臣杜伯不辜后三年王田于圃田车

徒满野杜伯乘白马素车衣朱衣朱冠弓矢射王车上中

心折脊王殪车中伏韔而死韔音

     胁

说文曰骿并胁也膀两胁旁也从内胁声

通俗文曰腋下谓之胁

释名曰胁挟也在两旁臂所挟也

春秋元命苞曰阴极于八故人旁八干长八寸

又曰颛顼骈干上法月叅集成纪以理阴阳

左传僖中曰晋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闻其骈胁欲观其

裸浴薄而观之

公羊传曰齐公子彭生送鲁庄公拉干而杀之也

史记曰范睢先事魏中大夫湏贾贾使齐雎从齐王闻雎

辩赐金及牛湏贾以为雎持阴事告齐既归以告魏相魏

大怒使人笞击雎折胁折齿雎佯死弃于厕

吴志曰曹仁攻围甘宁周瑜救宁围解乃渡屯北岸克期

大战瑜跨马略阵㑹流矢中右胁疮甚便还后仁闻瑜卧

疮未起勒兵就阵瑜乃自舆按行激扬吏士仁遂退

晋书曰周𫖮在中朝时能饮一石及过江虽醉每称无对

偶有旧对从北来𫖮亦出二石酒共饮各大醉及𫖮醒使

视客巳腐胁而死

世本曰陆终娶于鬼方氏之妹谓之女嬇生六子孕而

不育三年启其左胁三人出焉启其右胁三人出焉

王充论衡曰张仪骈胁卒相秦魏

外国图曰大秦国人长胁

     肋

释名曰肋勒也检肋五藏也

广雅曰干谓之肋

竹林七贤论曰刘伶尝醉与俗人相忤其人攘𬒮而往必

欲欧之伶顾而𥬇曰鸡肋不足以安尊拳

     脐

说文曰脐肚脐也

释名曰齐剂也肠端之所限剂也

春秋元命苞曰齐者下流并㑹合为齐腹宋均曰齐中也四方并凑者也

左传庄公曰楚文王过邓邓祁侯享之三甥曰亡邓国者

必此人也(⿱艹石)不早图后君噬脐(⿱艹石)啮腹齐喻不可及

后汉书曰董卓既诛乃尸于市天时始热卓充肥脂流于

地守尸吏燃火置卓脐中光明达曙如是积日

汉晋阳秋曰齐王冏之方盛也有妇人诣大司马门求𭔃

产吏诘之妇人曰我截齐罢便去耳有识者闻而恶其言

南燕录曰慕容德其母梦日入脐中昼寝而生德

庄子曰支离䟽頥隠于脐

𥬇林曰赵伯翁肥大夏日醉卧孙儿縁其肚上戏因以李

八九枚内脐中至后日李大烂汁出乃泣谓家人曰我肠

烂将死明日李核出乃知孙儿所内李子也

     腰

说文曰腰身中也

释名曰腰约也在体之中约继大而小也

春秋元命苞曰腰而上者为天尊髙阳之状腰而下者为

阴丰厚地之重数合于四故腰周四尺

后汉书曰东平宪王苍腰带八围显宗甚重之诏曰日者

问东平王处家何等最乐王曰为善最乐其言甚大副是

腰腹矣

又曰梁兾妻能作折𦝫歩

晋书曰陶潜曰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于郷里小人

干宝晋纪曰中书令李丰谋废大将军世宗使舎人王羡

请之丰来辞不逊左右以刀环筑腰死

南史曰羊侃有妓张静琬腰一尺六寸能掌中舞孙荆玉

能反腰帖地衘得地上簪

二石伪事曰石虎攻中山得郑略之妹生二男更娶崔为妻至相敬待无

儿郑复生男崔求养郑不许一月卒病死郑䜛崔谓妾多

养胡子虎时踞胡床于庭中大怒索弓箭崔闻欲杀之徒

跣至虎前曰公勿枉杀妾乞听妾言虎不听但言促还坐

无预卿崔便去 未至虎于后射之中腰而覆

墨子曰楚灵王好士细腰故其臣皆三饭为节胁息然后

带扶墙然后起

韩子曰楚灵王好细𦝫国有饿死人

尹子曰楚庄王好细𦝫一国皆有饥色

西京杂记曰赵后体腰柔弱善行歩进止女弟昭仪不能

及也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