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七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三百七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七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七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七十一

 人事部十二

   胷   膈   乳   腹   背

   脊   脅   肋   臍   腰

     胷

說文曰膺𦙄也臆胷骨也

廣雅曰臆膺胷也

釋名曰胷猶啌啌氣所衝啌許江切

左傳僖下曰魏犨𬋖僖負羈氏魏犨傷於胷公欲殺之而

愛其材使問且視之病將殺之魏犨束胷見使者曰以君

之靈不有寧也距躍三百曲踴三百乃舎之

論語摘輔象曰孔子胷應矩是謂儀古

春秋演孔圖曰孔胷文曰製作定世符運

春秋後語曰荊軻謂樊於期曰願得將軍之首以獻秦王

秦王必喜而見臣臣左手把其䄂右手揕其胷

漢書曰髙祖與項羽對軍數羽十罪羽伏弩射漢王中胷

髙祖詐捫足曰虜中吾指

又曰王莽好反膺髙視

京房易妖占曰人生子有二胷民謀其主

帝王世紀曰禹母吞神珠胷坼而生禹

淮南子曰文王洿膺許慎注曰洿盧也

南州異物志曰獠民亦謂文身國刻其胷前作華文以爲

山海經曰結胷國爲人結胷郭璞注曰臆前出如人結喉貫胷國爲人

胷有竅

說曰王孝伯問王大忱阮籍何如司馬相如王大忱曰

阮籍胷中壘塊故湏酒澆之言同相如唯有酒異大忱小字

録異傳曰漢武帝時蒼梧賈雍爲豫章太守有神術出界

計賊爲賊所殺失頭雍上馬還營營中咸走來視雍雍胷

語曰有頭爲佳吏涕泣曰有頭佳雍曰無亦佳言畢遂死

志怪集曰石季倫母䘮洛下豪俊赴殯者傾都王戎亦入

臨殯便見鬼攘臂打搥鑿甚惶惶有一人當棺立此鬼

胷䧟之此人即應鑿而倒人便舁去得病半日死故世間相

傳不冝當棺由戎所見

     膈

說文曰胷心上膈也

釋名曰膈塞也膈塞上下使不與糓氣相亂

說曰桓公有主簿善別酒輙令先甞好者謂青州從事

惡者謂平原督郵青州有齊郡平原有膈縣從事言至臍

督郵言至膈上住

     乳

廣雅曰湩謂之乳

說文曰湩乳汁也湩音凍又竹仲切

通俗文曰乳病曰丁故

河圖曰蒼帝井乳宋均日法房星也

春秋元命苞曰文王四乳是爲含良蓋法酒旗布恩舒明

宋均曰乳酒也

漢書曰張蒼免相後口中無齒食乳以女子爲乳母也

謝承後漢書曰南陽李善夲濟陽李元家奴元遭病死唯

孤孫續有貲千萬奴婢欲謀殺續分其財産善夜抱續

逃瑕丘界親自哺養乳爲生湩遂至成長

吳書曰潁川馮熈使魏辭意不屈魏留之熈懼見迫乃引

刀刺中乳房上聞嘉之賜鹽米復其門

後魏書曰朱循之爲劉義隆司徒從事中郎守滑臺安頡

圍之其母在家乳汁忽出母號慟告家人曰我年老非復

有乳汁之時今忽如此兒必沒矣果以其日爲頡所擒

又曰昭成皇帝諱什翼臥則乳至席

齊書曰太祖母陳皇后生太祖二年乳人乏乳後夢人以

兩甌麻粥與之𮗜乳遂大出

淮南子曰文王四乳是謂太仁天下所歸百姓所親

山海經曰形夭與帝爭神帝斷其首罪葬之常羊山乃以

乳爲目齊爲口

益部𦒿舊傳曰蜀郡張寛字叔文漢武帝時爲侍中從祀

甘泉至渭橋有女子浴於渭水乳長七尺上怪問之女曰

帝後第七車者知我所來時寛在第七車對曰天星主祭

祀者齋戒不嚴時則女人見

劉欣期交州記曰趙嫗者九眞軍安縣女子也乳長數尺

不嫁入山聚羣盜遂攻郡常着金㩉蹤屐戰退輙張帷幙

與少男通數十侍側刺史吳郡陸胤平之

王子年拾遺録曰無老國其人皆千歳百歳一老齒落髮

禿又年少嫗者乳養還復(⿱艹石)㓜稚

神仙服食經曰仙藥有陽丹隂丹隂丹婦人乳汁也婦人

十五巳上下爲月客有身月客絶上爲乳汁

養性經曰乳者意之府也

說曰王武子蒸肫肥美異常味武帝怪問何由乃爾雲以

人乳飲之武帝色甚不平所以飲食未畢便去

異苑曰賈充妻郭氏爲人凶妬生兒𥠖民年始二歳充外

入就乳母抱中嗚撮郭遙見謂充愛乳嫗即殺之兒𢘆啼

泣不飲他乳經日遂死郭於是終身無子

唐新語曰韓思彥以侍御史廵察於蜀成都有冨啇兄弟

三人分資不平爭訴累年不決思彥推案數日令廚者奉

乳自飲以其餘賜爭者𥨸相語遂號𡘜攀援不解俱言曰

侍御豈不以兄弟同乳母耶悲號不自勝請同居如𥘉

相書許負曰乳間闊尺冨貴足壽乳黒如墨公侯之相

     腹

說文曰腹厚也

釋名曰腹複也冨也腹胃之屬已自裹盛復於外複之其

中多品似冨者也自齊巳下曰水腹水汋所聚也

又曰少腹少小也比齊巳上爲小也

說卦曰坤爲腹離其於人也爲大腹

尚書盤庚曰今予其敷心腹腎膓歴告爾百姓於朕志

左傳宣十三年傳曰楚子圍蕭司馬卯言號申叔展曰有

麥麴乎曰無有山芎藭乎曰無河魚腹疾柰何曰目於眢

井而出之

國語曰叔魚牛腹其母歎曰必以賄死

史記曰薄SKchar曰昨夜夢蒼龍據妾腹帝曰此貴徴也吾爲

汝成之一幸生男是爲代王

史記曰范睢說秦昭王曰伍子胥橐載而出昭門夜行晝

伏至於陵水無以餬其口膝行匍匐稽首肉𥘵鼓腹吹簫

乞食於吳市卒興吳國闔閭爲伯

東觀漢記曰光武降銅馬諸將未能信賊賊亦兩心上勑

賊各歸勒兵上輕𮪍入賊營賊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

安得不投死

又曰帝問東平王蒼在家何等最樂對曰爲善最樂後詔

與諸國述之曰王言甚大副其腰腹矣

謝承後漢書曰濟隂戎良字子恭年十八爲郡門下幹良

儀容佳麗太守諸葛禮使冩書從者誣良與婢通良刳腹

引出肝膓示禮赤心

後漢書曰邊韶字孝先教授數百人韶口辯曽晝眠臥弟

子嘲曰邊孝先腹便便嬾讀書但欲眠韶潛聞之應之曰

吾以邊爲姓先爲字腹便便五經笥但欲眠思經義寐與

周公通夢靜與孔子同意師而可嘲出何典記嘲者大慙

魏志曰管輅弟展謂輅曰大將軍待君意厚兾當冨貴

輅長歎曰天與我明才不與我年壽恐四十七八間不見

女嫁男娶吾背無三甲腹無三壬此皆不壽之驗明年四

十八卒

吳録曰丁固夢腹上生松趙逹謂之曰松字十八公後果

夢門巳具

齊書曰髙帝爲領軍蒼梧王深相猜忌屢欲害帝常帥數

十人直入領軍府時暑熱帝晝臥祼𥘵蒼梧立帝於室內

𦘕腹爲射的自引滿將射之帝神色不動歛𬒮曰老臣無

罪蒼梧左右王天恩諌曰領軍腹大是佳射堋而一箭便

死後無可復射不如𩩉射之乃取𩩉箭一發即中帝臍蒼

梧投弓於地大𥬇曰此手如何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佛圖澄腹傍有一孔常以絮

塞之每夜書則拔絮孔中出光照於一室又當齋時平旦

至流水側復腹傍孔中引出五藏六腑洗之訖還內腹中

老子曰虛其心實其腹

又曰聖人爲腹不爲目

莊子曰夫赫胥氏之時民含餔而熈鼓腹而遊

唐子曰人君以江海爲腹山爲面如此則下不知其量畏

而懷之

帝王世紀曰紂刳孕婦之腹中以觀其胎

吳越春秋曰子胥鞭平王屍三百右手決其目左手踐其

京房易占曰人生有二腹其國分

王子年拾遺録曰孫䇿母夢膓出委地有神女夜來爲其

收內腹裏雲必生才雄之子方興吳國神女負䇿母繞吳

昌門三匝曰當錫尓此土鼎足於天下

談藪曰楊玠娶愽陵崔季讓女崔家冨圖籍殆將萬捲成

婚之後頗亦遊其書齋旣而告人曰崔氏書𬒳人盜盡曽

不之𮗜崔遽令檢之玠捫腹曰巳藏之經笥矣

說曰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臥人問其故荅曰我曬

腹中書耳

又曰張華旣貴有少時賔客來候之華與共飲九醖爲酣

暢其夜醉眠張常飲此酒眠輙使人左右轉倒其夜客臥

忘勑左右而左右依常爲張公轉側至明起友人猶不起

視之酒果穿腹流牀下滂沲

又曰劉眞長始見王丞相時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彈碁

局曰何乃訋吳人以冷爲訋或作渹音與鄭相近劉旣出人問見王公如何

劉曰未見他異唯作吳語耳

又曰郄太尉在京日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壻丞相語

郄信曰君徃東廊下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郄雲王家諸郎

皆可喜聞某來覔女壻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東床坦腹

而食如不聞郄雲正好比訪之乃是逸少因嫁女與之

說曰有人指周伯仁腹曰此中何有荅此中洪洞容卿

等數百人

     背

說文曰背脊也

釋名曰背陪也在後稱也

廣雅曰背謂之骶背北也

左傳莊公曰齊襄公田於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

也公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於車傷足

喪屨反誅屨於徒人費弗得鞭之見血走出遇賊於門刧

而束之費曰我奚御哉祖而示之背信之費請先入伏公

而出𨷖死於門中

史記曰婁敬說髙祖曰夫與人闘不搤其亢張晏曰亢喉嚨也

其背未能全勝也今陛下入𨵿而都𥘿之故地此亦搤天

下之亢而拊其背

又曰蒯通知天下權在韓信說之曰相君之面不過封侯

相君之背貴乃不可言

漢書曰吳王濞髙帝兄仲之子上患吳㑹輕悍無壯王鎮

之乃立濞爲吳王王三郡五十二城髙祖召濞相之曰尓

狀有反相因拊其背曰漢帝後五十年東南有亂豈非若

耶天下一家愼無反濞頓首曰不敢

又曰武帝過平陽主旣飲謳者進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

軒中得幸還坐忻甚賜平陽主金千斤主因奉子夫送入

宮子夫上車主拊其背曰行矣強飰勉之即貴願無相志

元朔元年生男據遂立爲皇后

後漢書曰越𮪍校尉伍子孚怒董卓兇毒乃朝服懷刃見

卓語畢辭去卓送至閤以手撫其背孚因出刀刺之不中

卓自𡚒得免呼左右執殺孚

魏略曰孟逹降文帝乗小輦執手拊其背戱之曰卿得無

爲劉備刺客耶

又曰太祖丁夫人養劉夫人子脩脩士於穰下常言將我

兒殺之遂𡘜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後太祖就見之夫

人方織踞機如故太祖拊其背曰顧我共載歸乎夫人不

應太祖卻行戶外遂不應太祖曰眞決矣遂與之絶

吳志曰魯肅代周瑜之當陸口過呂蒙屯下肅常輕蒙蒙

問肅君受重任與關羽爲鄰將何計略以備不虞肅造次

應曰臨時施冝𫎇曰今東西雖一家而𨵿羽實熊虎因爲

畫五䇿肅於是越席就之拊其背曰呂子明吾不知卿才

略所及於此子明蒙之字也

車頻𥘿書曰苻堅生肩背赤色隠起狀(⿱艹石)篆文付因爲苻

又曰堅背文曰草付之祥因爲苻氏

唐書曰貞觀四年制決罪人不得鞭背以明堂孔穴針灸

之所

又曰呂溫者以小吏事崔漢衡貞元𥘉吐蕃背盟漢衡爲

吐蕃所虜將殺之溫趨往以背受刃吐蕃義之由是與漢

衡俱免

尸子曰醫者𥘿之良醫爲宣王割痤爲惠王治痔皆愈

張子之背腫謂曰背非吾背也子製焉醫竘善治疾張

子委製焉夫爲身與國亦猶此必有所要製然後治矣

叩又

孔叢子曰仲尼龜背

帝王世紀曰簡翟浴𤣥丘之水燕遺夘吞之剖背生契

白虎通曰傳稱周公背僂是謂強後成就周道輔相㓜主

又孫卿子曰周公傴背不伸也

愽物志曰宋有田夫自曝背於日其妻曰負日之暄今獻

必蒙重賞田夫曰昔人有美戎菽甘芹子獻之郷豪甞苦

於口𥬇而棄之

論衡曰書言齊桓公負婦人以朝諸侯管仲曰吾君背疽

瘡不得婦人瘡不愈此虛也桓公設庭燎夜坐以致賢士

豈反以白日負婦人於背乎

幽明録曰王子猷先有背疾子敬疾篤𢘆禁來往聞子敬

亡撫心悲惋都不一聲背即潰裂

     脊

說文曰脊背𦛗也

釋名曰脊積也積續骨節終上下也

春秋元命苞曰陽立於三故人脊三寸而結宋均曰結節結也

孝經鈎命決曰仲尼龜脊

墨子曰周宣王殺其臣杜伯不辜後三年王田於圃田車

徒滿野杜伯乗白馬素車衣朱衣朱冠弓矢射王車上中

心折脊王殪車中伏韔而死韔音

     脅

說文曰骿並脅也膀兩脅旁也從內脅聲

通俗文曰腋下謂之脅

釋名曰脅挾也在兩旁臂所挾也

春秋元命苞曰隂極於八故人旁八幹長八寸

又曰顓頊駢幹上法月叅集成紀以理隂陽

左傳僖中曰晉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聞其駢脅欲觀其

躶浴薄而觀之

公羊傳曰齊公子彭生送魯莊公拉幹而殺之也

史記曰范睢先事魏中大夫湏賈賈使齊雎從齊王聞雎

辯賜金及牛湏賈以爲雎持隂事告齊旣歸以告魏相魏

大怒使人笞擊雎折脇摺齒雎佯死棄於厠

吳志曰曹仁攻圍甘寧周瑜救寧圍解乃渡屯北岸剋期

大戰瑜跨馬略陣㑹流矢中右脅瘡甚便還後仁聞瑜臥

瘡未起勒兵就陣瑜乃自輿按行激揚吏士仁遂退

晉書曰周顗在中朝時能飲一石及過江雖醉每稱無對

偶有舊對從北來顗亦出二石酒共飲各大醉及顗醒使

視客巳腐脅而死

世本曰陸終娶於鬼方氏之妹謂之女嬇生六子孕而

不育三年啓其左脅三人出焉啓其右脅三人出焉

王充論衡曰張儀駢脅卒相秦魏

外國圖曰大秦國人長脅

     肋

釋名曰肋勒也檢肋五藏也

廣雅曰幹謂之肋

竹林七賢論曰劉伶甞醉與俗人相忤其人攘𬒮而往必

欲歐之伶顧而𥬇曰鷄肋不足以安尊拳

     臍

說文曰臍肚臍也

釋名曰齊劑也膓端之所限劑也

春秋元命苞曰齊者下流並㑹合爲齊腹宋均曰齊中也四方並湊者也

左傳莊公曰楚文王過鄧鄧祁侯享之三甥曰亡鄧國者

必此人也(⿱艹石)不早圖後君噬臍(⿱艹石)齧腹齊喻不可及

後漢書曰董卓旣誅乃屍於市天時始熱卓充肥脂流於

地守屍吏燃火置卓臍中光明達曙如是積日

漢晉陽秋曰齊王冏之方盛也有婦人詣大司馬門求𭔃

産吏詰之婦人曰我截齊罷便去耳有識者聞而惡其言

南燕録曰慕容德其母夢日入臍中晝寑而生德

莊子曰支離䟽頥隠於臍

𥬇林曰趙伯翁肥大夏日醉臥孫兒縁其肚上戲因以李

八九枚內臍中至後日李大爛汁出乃泣謂家人曰我膓

爛將死明日李核出乃知孫兒所內李子也

     腰

說文曰腰身中也

釋名曰腰約也在體之中約繼大而小也

春秋元命苞曰腰而上者爲天尊髙陽之狀腰而下者爲

隂豐厚地之重數合於四故腰周四尺

後漢書曰東平憲王蒼腰帶八圍顯宗甚重之詔曰日者

問東平王處家何等最樂王曰爲善最樂其言甚大副是

腰腹矣

又曰梁兾妻能作折𦝫歩

晉書曰陶潛曰不能爲五斗米折腰於郷里小人

干寳晉紀曰中書令李豐謀廢大將軍世宗使舎人王羨

請之豐來辭不遜左右以刀環築腰死

南史曰羊偘有妓張靜琬腰一尺六寸能掌中舞孫荊玉

能反腰帖地衘得地上簮

二石僞事曰石虎攻中山得鄭略之妹生二男更娶崔爲妻至相敬待無

兒鄭復生男崔求養鄭不許一月卒病死鄭䜛崔謂妾多

養鬍子虎時踞胡牀於庭中大怒索弓箭崔聞欲殺之徒

跣至虎前曰公勿枉殺妾乞聽妾言虎不聽但言促還坐

無預卿崔便去 未至虎於後射之中腰而覆

墨子曰楚靈王好士細腰故其臣皆三飯爲節脇息然後

帶扶墻然後起

韓子曰楚靈王好細𦝫國有餓死人

尹子曰楚莊王好細𦝫一國皆有飢色

西京雜記曰趙後體腰柔弱善行歩進止女弟昭儀不能

及也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