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五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五十二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五十三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五十四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五十三

 兵部八十四

  㦸下

  殳

  矛

     㦸下

说曰旧制三公领兵入见皆交㦸义颈而前𥘉曹公将

讨张绣入觐天子时始复此制公自是不敢朝见一出郭颁丗语

孙盛异同难语曰太祖尝私入中常侍张让室让觉之乃

舞手㦸于庭前逾垣而出材力绝人莫之能害

于宝捜神记曰汉武帝时张寛为杨州刺史先是有二老

翁争山地诣州讼疆界连年不决寛视事复来寛视二翁

状非人令卒持㦸将入问汝何等精翁欲走寛呵格之

化为巨蛇

又曰成都王之攻长沙也反军于邺内外陈兵是夜㦸锋

皆有火遥望如悬烛就则亡焉三十国春秋又载

刘敬叔异苑曰彭城刘黄雅以太元中为京口府佐𬒳使

还都路经竹里亭多虎刘极自防卫牛马系于户前手㦸

布于地上宵中士庶同睡虎乘间跳入跨越人畜独取刘

而去

刘义庆幽明录曰项县姚牛十馀歳父为郷人所杀牛常

卖衣物市刀㦸图欲报仇后在县门前相遇手刄之于众

东阳无疑齐谐记曰东阳郡朱子之有一鬼𢘆来其家子

之儿病心痛鬼语之我为汝寻方云烧虎丸饮即差汝觅

大㦸与我我为汝取也其家便持㦸与鬼鬼持㦸去湏㬰

还放㦸中庭掷虎丸着地犹尚暖

束晢发蒙记曰师子五色而食虎于巨木之岫一噬则百

人仆唯畏钩㦸

顾恺启蒙记曰玉精名委似美女而靑衣见以桃㦸刺之

以其名呼之可得也

周处风土记曰㦸长一丈三尺𡚒杨俯仰乍跪乍立兼五

兵而能乃谓名人

又曰教学讲武戒逺虑戎首玄戈𡚒长雄迎来送往斫截

横从扶强顿弱唯敌所从首先也玄戈北斗杓端招摇之内贯索之外独星也㦸为五兵

雄盖取威𡚒振也凡用㦸法必先小振动之陵上摄下收功于中𢘆在首烦之间来迎去送顺而不逆也植则

虎龙交牙神变无常去者厚饯来者不攘言用双㦸之法相向左手

为龙右手为虎更出更入更上更下上下无常随变而改顚倒入怀转如回风敌毙孤胜摄㦸徐反可谓上下无常

非为邪也进退无𢘆非离群也盖乃进足𡚒手欲及机也如敌来轻去疾进而送之来重进疾开而待之

南州八郡志曰宋昌郡西南三千里有剽国以金为刀㦸

焦贛易林曰桃弓苇㦸除残去恶

又曰𠋣锋据㦸伤我胸臆

春秋考异邮曰刘子单子折猛入城天王奔走尹氏立朝

国有三王天下两主周分为二莫能救讨强弩张于前楴

㦸拔于后

管子曰黄帝问于伯髙伯髙曰雍狐之山发水出金蚩

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㦸

晏子春秋曰景公饮酒移于晏子前驱款门曰君至晏子

立于门曰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

愿与夫子乐之晏子曰夫铺荐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

与焉又移司马穰苴介胄操㦸立于门曰铺荐席陈簠簋

者有人臣不敢与焉

又曰崔杼杀庄公盟诸大夫令有敢不盟者㦸钩其颈

孙卿子曰虽有戈矛之㦸不如恭俭之利与人善言暖于布

帛伤人以言深于矛㦸

又曰狐父戈以钃牛愚莫甚焉钃徐玉切

又曰锄扰𣗥矜非锬于句㦸长如淳曰长刄矛也又曰矛刄下有铁

上句然而成败异变功业相反也

尉缭子曰夫杀之五十歩之内者谁也曰矛㦸也

韩子曰譬如剑㦸愚人行忿则祸生圣人诛暴则福成

淮南子曰孟夏之月南宫御女赤色衣赤采吹竽笙其兵

髙诱曰有披干象阳布散也

刘向新序曰赵简子上羊肠之坂群臣皆偏𥘵推车而席

会独担㦸行歌简子曰寡人上坂会独不推车而侮其主

者其罪何(⿱艹石)会曰为人臣侮其主者其罪死而又死简子

曰何谓死而又死席会对曰身死妻子为戮谓之死而又

又曰齐景公游海上乐之六月不归令左右敢言归者死

颜歜諌曰君乐治海上不乐治国傥有治国者君且安得

乐此海也公据㦸将斫之歜抚衣而侍之曰君奚不斫也

昔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君奚不斫以臣叅此二人

不亦可乎公遂归

枹朴子曰太阿临项长㦸指心而操不可夺也

又曰拙者得工输之斤斧不能以成云梯怯者得冯妇之

刀㦸不能以格兕虎

蒋子曰士有一飡而倒㦸义所驱也

应璩诗曰丈夫要雄㦸更来𪧐紫庭今者宅四海谁复有

不并

又曰郡国贪慕将驰骋习弓㦸虽妙未更事难用应卒迫

司马相如上林赋曰曳明月之珠旗建干将之雄㦸干将韩王剑师

雄㦸干将所造也

左思吴都赋曰吴钩越𣗥越铁利故称越𣗥也

又曰羽旄杨雄㦸耀芒

繁钦撰征赋曰左𮪍雄㦸右攅干将

两都赋曰郎将司阶虎㦸交煞音金杀

又曰周庐千列陛㦸百重

陶侃表曰伏惟武库倾荡𪧐卫有阙辄简选其差可者奉

献金铃大㦸五十张

孙盛奏事曰诸违令私作铠一领角弩力七石以上一张

㦸十枚以上皆弃市

张载剑阁铭曰 人荷㦸万夫趑趄难行貌也

李尤㦸铭曰鼓㦸之设以戒非常秉执操持邪暴是防湏

㬰之忿终日为殃山陵之祸起于豪芒

张恊手㦸铭曰锬锬雄㦸清金练钢名配越𣗥用过于

将严锋劲枝摛锷耀芒

魏文帝书曰汉中地形实为险固四岳三涂皆不及也张

鲁有精钾数万临髙守要一夫挥㦸千人不得进而我军

过之(⿱艹石)骇鲸之决网𦊙奔兕之触鲁缟未足以喻其易

应㻛表曰长㦸百万胡马千群

应贞华览曰强弩连城长㦸指塞

𫝊玄朝会赋曰流苏粲粲华盖重阴羽林虎旅长㦸㩋操

上音萧下音参

贾谊过𥘿论曰陈渉以戍卒散乱之众数百𡚒臂大呼不

用弓㦸之兵锄扰白挺横行天下秦人长㦸不刺强弩

不射楚师深入战于鸿门曾无藩篱之艰

     殳

释名曰殳殊也长丈二尺而无刄有所撞直降陟降

车上使殊离也

说文曰殳以杖殊人也礼殳以积竹八觚长丈二尺建于

兵车旅贲以先驱也

诗曰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又曰彼候人兮荷戈与祋候人道路送迎賔客者也荷揭也祋殳也祋丁外切

周礼曰车六等之数殳长四尺崇于人四尺谓之四等

左传曰宋张匂与子皮臼任郑翩杀华多僚子皮华䝙也任翩䝙家臣

华氏居卢门以南里叛公子成以𣈆师至成前奔晋今还救宋也

晋齐卫救宋与华氏战于赭立公子城射华豹殪张匂抽

殳而下殳长丈二在车边

又曰莒子庚舆将出奔闻乌存执殳而立于道左惧将止

苑羊牧之曰君过之乌存以力闻可矣何必弑君成名遂

奔齐

韩子曰楚国法太子不得乘车至弟门时天雨王急召太

子庭中有水太子遂驱车至弟门廷尉举殳击马遂败其

焦贛易林曰大过之讼秉𨱆执殳挑战先驱

萧子良古今蒙⿰𥘈籴文体曰殳书者伯氏之职也古者文既

记笏武亦书殳也

司马兵法曰兵𮦀则不利长兵以卫短兵以守太长则犯

太短则不及太轻则阅阅则易乱太犯则不济季氏曰兵长短相为

卫守合同为用太长太短太轻皆不如法度者也犯者触推故不济不及者不还于利阅者不固则破败故奔北走

扰乱烦也故𥘉列即㦸间焉一弓一㦸相间也次列殳矛间焉一殳一矛相间

又曰周左执黄𨱆右执白旄所以 不进者审察斩杀之

威也有司皆执殳戈示诸鞭朴之辱欧使不行不进者也

又曰弓矢圉殳矛守戈㦸助五兵长短各有所冝因事而施凡五兵当长

以卫短短以救长以㦸则乆皆战则疆

淮南子曰武王执戈秉𨱆以胜殷搢笏杖殳以临朝

魏文帝诗曰行行游且猎且猎路南隅弯我乌号弓骋我

纎骊驹走者贯𨦟镝伏者饥戈殳白日未及移手获三十

王粲七释曰流锋四射罼罕撗厉𡚒千殳而捎击㢮鹰犬

搏罼音

夏侯湛猎兔赋曰拟以锐殳规以良弓都毫末而放镞兮

殪之于窟中

左思吴都赋曰于卤殳鋋赐夷勃卢殳鋋皆矛也

谢惠连从军行曰赵𮪍驰四牡吴舟浮三翼弓矛有恒用

殳鋋无暂息

太公六韬曰方凶两枝铁义柄长三丈以上三百枝

     矛

释名曰矛冒也刄下冒矜也下头曰𨱔徂闷𨱔入地也松

椟长三丈其矜冝径以松作之椟速也前速之言也矛长

丈八尺曰矟马上所持言其矟矟便杀也

又曰缴矛缴也可以缴截敌阵之矛也仇矛头为三义言

以讨仇敌之矛也矛㦸㦸常也其矝丈六尺不言常而云

夷者言可夷灭敌也亦车上所持也务矛长九尺务霍也

所中霍然即破裂也

方言曰五湖之间矛谓之鍦或谓之鋋或谓之𫓩

柄谓之矝

又曰矛骹细如鸖胫者谓之鸖膝

丗夲曰杼作矛

太公兵法曰矛之神名趺跄

书曰鍜乃戈矛砺乃锋刃

又曰门之内一人冕执锐锐矛立于阶侧周成王崩士卫殡也

诗曰清人在彭驷介旁旁笺云清者髙克所军之邑也驷介四马也二矛重英

河上乎翺翔重英矛之英饰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笺云二矛酋矛夷矛也

又曰厹矛鋈镦三隅矛也鋈音沃镦音队蒙伐有苑蒙郭羽也伐干也苑文貌也

礼记曰进矛㦸者前其镦后其刃

大戴礼曰武王践祚矛之铭曰造予少闻弗忍终身之羞

予一人所闻以戒后丗子孙

左传曰齐伐鲁冉有用矛于齐师故能入其军

史记曰武王牧野誓曰立尓矛

汉书曰姑句家矛端生火光其妻曰矛端生火光此兵器

魏志曰公孙瓉手执两头矛杀鲜卑数十人

魏书曰议者多言关中兵强习长矛非精选前锋则不可

以当也曹公谓诸将战在我非在贼虽习长矛将使不得

以刺诸君但观之

魏略曰阎行金城人后名艶字彦明少有徤名始为小将

随韩约建安𥘉约与马腾相攻击腾子超亦号为徤行尝

刺超矛折因以矛挝超几杀之

吴书曰孙䇿讨山越斩其渠帅悉令左右分行逐贼𮪍与

虞翻相随翻喜用矛谓在前得平地劝䇿乘马䇿曰卿无

马奈何答曰翻能歩日可行三百里

三国异同传曰公孙瓉为辽东属国长史尝从数十𮪍出

行塞卒遇鲜卑百𮪍以矛击杀伤数十人鲜卑由是畏之

蜀志曰先主为曹公所逐弃妻子走令张飞将二十𮪍拒

后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我张益德也可来决死无敢进

晋书载记曰蜀李雄无事小出丞相杨裒于后持矛驰马

过雄雄怪问之对曰夫统天下之重者如乘恶马持矛也

急之则虑自伤缓之则惧其失是以马驰而不制也雄寤

即还

晋太康起居注诏曰诸王中尉及诸军皆典兵以备不虞

乃有着中战衣木履持长矛者此为儿戏而无相弹慑也

赵书曰刘曜讨陈安于陇城城䧟安死乃谣曰陇上徤儿曰

陈安爱飬将士同心肝𫘧騘马铁镂鞍丈八蛇矛左右盘

百𮪍俱出如云浮追者十万𮪍脩脩战始三交失蛇矛十

𮪍俱荡九𮪍留

呉越春秋曰越屈卢之矛越绝书云勃卢之矛歩光之剑献吴王

六韬曰纣之卒握炭流汤者十八人绾矛杀百歩之外者

千人

韩子曰人有鬻矛楯者誉之曰吾楯之坚物莫能䧟也又

誉其矛曰吾矛之利于物无不䧟也或曰以予之矛䧟子

之楯何如其人弗能应也

刘向说苑曰𥘿急围邯郸邯郸传舎吏子李谈谓平原曰

邯郸之民炊骨易子而食之而君之后宫婢妾荷绮縠馀

梁肉士民兵尽或剡木为矛㦸而君之器物钟磬自恣

吕氏春秋曰齐晋相与战平阿馀子亡㦸得矛退而不自

决谓路人曰亡㦸得矛可以归乎路人曰㦸亦兵也矛亦

兵也亡兵得兵何为不可以归心犹不决遇高唐之孤

无孙当其马前曰今者战亡㦸得矛可以归乎叔无孙曰

矛非㦸也㦸非矛也亡㦸得矛岂无责乎阿馀子曰嘻还

反战死之

神仙传曰左慈见孙讨逆讨逆使慈着马前欲手刺杀之

讨逆着鞭驱马操矛逐慈慈着木履䇿杖徐歩终不能及

乃止

列女传曰巴赵娥者赵万之妻郡县遭乱万得足疾不能

行为贼所杀贼欲杀娥娥守丧不去贼举矛指娥欲以怖

之娥知贼必劫略乃以身赴矛贯心逹背而死

刘敬叔异苑曰河间沐坚字壁强石勒时监作水田御下

苛虐百姓怨毒为坚形以刄矛斫刺咒令速毙坚寻得病

(⿱艹石)𬒳捶割于是遂殒

梦书曰矛㦸为相待期蚤晚也梦得矛㦸者忧相敕也持

矛待交友见人持矛待于巳也持矛来倒却中止也

魏文帝诗曰戈矛成山林玄甲曜日光

乐府左延年𥘿女休行曰始出上西门遥望𥘿氏庐𥘿氏

有好女自名为女休女休十四五为宗行报仇左执白阳

刀右执宛景矛

张奂与崔子真书曰仆以元年到任有见兵二百马如羖

羊矛如锥𫓧楯如榆叶

诸葛亮集曰敕作部皆作五折刚铠十折矛以给之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