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五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三百五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五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五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三

 兵部八十四

  㦸下

  殳

  矛

     㦸下

說曰舊制三公領兵入見皆交㦸義頸而前𥘉曹公將

討張繡入覲天子時始復此制公自是不敢朝見一出郭頒丗語

孫盛異同難語曰太祖甞私入中常侍張讓室讓覺之乃

舞手㦸於庭前踰垣而出材力絶人莫之能害

於寳捜神記曰漢武帝時張寛爲楊州刺史先是有二老

翁爭山地詣州訟疆界連年不決寛視事復來寛視二翁

狀非人令卒持㦸將入問汝何等精翁欲走寛呵格之

化爲巨虵

又曰成都王之攻長沙也反軍於鄴內外陳兵是夜㦸鋒

皆有火遙望如懸燭就則亡焉三十國春秋又載

劉敬叔異苑曰彭城劉黃雅以太元中爲京口府佐𬒳使

還都路經竹里亭多虎劉極自防衛牛馬繫於戶前手㦸

布於地上宵中士庶同睡虎乗間跳入跨越人畜獨取劉

而去

劉義慶幽明録曰項縣姚牛十餘歳父爲郷人所殺牛常

賣衣物市刀㦸圖欲報讎後在縣門前相遇手刄之於衆

東陽無疑齊諧記曰東陽郡朱子之有一鬼𢘆來其家子

之兒病心痛鬼語之我爲汝尋方雲燒虎丸飲即差汝覔

大㦸與我我爲汝取也其家便持㦸與鬼鬼持㦸去湏㬰

還放㦸中庭擲虎丸着地猶尚暖

束晢發蒙記曰師子五色而食虎於巨木之岫一噬則百

人仆唯畏鈎㦸

顧愷啓蒙記曰玉精名委似美女而靑衣見以桃㦸刺之

以其名呼之可得也

周處風土記曰㦸長一丈三尺𡚒楊俯仰乍跪乍立兼五

兵而能乃謂名人

又曰教學講武戒逺慮戎首玄戈𡚒長雄迎來送徃斫截

橫從扶強頓弱唯敵所從首先也玄戈北斗杓端招搖之內貫索之外獨星也㦸爲五兵

雄蓋取威𡚒振也凢用㦸法必先小振動之陵上攝下收功於中𢘆在首煩之間來迎去送順而不逆也植則

虎龍交牙神變無常去者厚餞來者不攘言用雙㦸之法相向左手

爲龍右手爲虎更出更入更上更下上下無常隨變而改顚倒入懷轉如回風敵斃孤勝攝㦸徐反可謂上下無常

非爲邪也進退無𢘆非離羣也蓋乃進足𡚒手欲及機也如敵來輕去疾進而送之來重進疾開而待之

南州八郡志曰宋昌郡西南三千里有剽國以金爲刀㦸

焦贑易林曰桃弓葦㦸除殘去惡

又曰𠋣鋒據㦸傷我胷臆

春秋考異郵曰劉子單子折猛入城天王奔走尹氏立朝

國有三王天下兩主周分爲二莫能救討強弩張於前楴

㦸拔於後

管子曰黃帝問於伯髙伯髙曰雍狐之山發水出金蚩

受而制之以爲雍狐之㦸

晏子春秋曰景公飲酒移於晏子前驅欵門曰君至晏子

立於門曰君何爲非時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聲

願與夫子樂之晏子曰夫鋪薦席陳簠簋者有人臣不敢

與焉又移司馬穰苴介冑操㦸立於門曰鋪薦蓆陳簠簋

者有人臣不敢與焉

又曰崔杼殺莊公盟諸大夫令有敢不盟者㦸鈎其頸

孫卿子曰雖有戈矛之㦸不如恭儉之利與人善言煖於布

帛傷人以言深於矛㦸

又曰狐父戈以钃牛愚莫甚焉钃徐玉切

又曰鉏擾𣗥矜非錟於句㦸長如淳曰長刄矛也又曰矛刄下有鐵

上句然而成敗異變功業相反也

尉繚子曰夫殺之五十歩之內者誰也曰矛㦸也

韓子曰譬如劒㦸愚人行忿則禍生聖人誅暴則福成

淮南子曰孟夏之月南宮御女赤色衣赤采吹竽笙其兵

髙誘曰有披幹象陽布散也

劉向新序曰趙簡子上羊膓之坂群臣皆偏𥘵推車而席

會獨擔㦸行歌簡子曰寡人上坂會獨不推車而侮其主

者其罪何(⿱艹石)會曰爲人臣侮其主者其罪死而又死簡子

曰何謂死而又死席會對曰身死妻子爲戮謂之死而又

又曰齊景公遊海上樂之六月不歸令左右敢言歸者死

顔歜諌曰君樂治海上不樂治國儻有治國者君且安得

樂此海也公據㦸將斫之歜撫衣而侍之曰君奚不斫也

昔桀殺關龍逢紂殺王子比干君奚不斫以臣叅此二人

不亦可乎公遂歸

枹朴子曰太阿臨項長㦸指心而操不可奪也

又曰拙者得工輸之斤斧不能以成雲梯怯者得馮婦之

刀㦸不能以格兕虎

蔣子曰士有一飡而倒㦸義所驅也

應璩詩曰丈夫要雄㦸更來𪧐紫庭今者宅四海誰復有

不並

又曰郡國貪慕將馳騁習弓㦸雖妙未更事難用應卒迫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曳明月之珠旗建干將之雄㦸干將韓王劒師

雄㦸干將所造也

左思吳都賦曰吳鈎越𣗥越鐵利故稱越𣗥也

又曰羽旄楊雄㦸耀芒

繁欽撰征賦曰左𮪍雄㦸右攅干將

兩都賦曰郎將司階虎㦸交煞音金殺

又曰周廬千列陛㦸百重

陶侃表曰伏惟武庫傾蕩𪧐衛有闕輙簡選其差可者奉

獻金鈴大㦸五十張

孫盛奏事曰諸違令私作鎧一領角弩力七石以上一張

㦸十枚以上皆棄市

張載劒閣銘曰 人荷㦸萬夫趑趄難行皃也

李尤㦸銘曰皷㦸之設以戒非常秉執操持邪暴是防湏

㬰之忿終日爲殃山陵之禍起於豪芒

張恊手㦸銘曰錟錟雄㦸清金練鋼名配越𣗥用過於

將嚴鋒勁枝摛鍔耀芒

魏文帝書曰漢中地形實爲險固四嶽三塗皆不及也張

魯有精鉀數萬臨髙守要一夫揮㦸千人不得進而我軍

過之(⿱艹石)駭鯨之決網𦊙奔兕之觸魯縞未足以喻其易

應㻛表曰長㦸百萬胡馬千群

應貞華覽曰強弩連城長㦸指塞

𫝊玄朝會賦曰流蘇粲粲華蓋重隂羽林虎旅長㦸㩋撡

上音蕭下音參

賈誼過𥘿論曰陳渉以戍卒散亂之衆數百𡚒臂大呼不

用弓㦸之兵鉏擾白挺橫行天下秦人長㦸不刺強弩

不射楚師深入戰於鴻門曾無藩籬之艱

     殳

釋名曰殳殊也長丈二尺而無刄有所撞直降陟降

車上使殊離也

說文曰殳以杖殊人也禮殳以積竹八觚長丈二尺建於

兵車旅賁以先驅也

詩曰伯也執殳爲王前驅

又曰彼候人兮荷戈與祋候人道路送迎賔客者也荷揭也祋殳也祋丁外切

周禮曰車六等之數殳長四尺崇於人四尺謂之四等

左傳曰宋張匂與子皮臼任鄭翩殺華多僚子皮華貙也任翩貙家臣

華氏居盧門以南里叛公子成以𣈆師至成前奔晉今還救宋也

晉齊衛救宋與華氏戰於赭立公子城射華豹殪張匂抽

殳而下殳長丈二在車邊

又曰莒子庚輿將出奔聞烏存執殳而立於道左懼將止

苑羊牧之曰君過之烏存以力聞可矣何必弒君成名遂

奔齊

韓子曰楚國法太子不得乗車至弟門時天雨王急召太

子庭中有水太子遂驅車至弟門廷尉舉殳擊馬遂敗其

焦贑易林曰大過之訟秉龯執殳挑戰先驅

蕭子良古今蒙⿰𥘈糴文體曰殳書者伯氏之職也古者文旣

記笏武亦書殳也

司馬兵法曰兵𮦀則不利長兵以衛短兵以守太長則犯

太短則不及太輕則閱閱則易亂太犯則不濟季氏曰兵長短相爲

衛守合同爲用太長太短太輕皆不如法度者也犯者觸推故不濟不及者不還於利閱者不固則破敗故奔北走

擾亂煩也故𥘉列即㦸間焉一弓一㦸相間也次列殳矛間焉一殳一矛相間

又曰周左執黃龯右執白旄所以 不進者審察斬殺之

威也有司皆執殳戈示諸鞭朴之辱歐使不行不進者也

又曰弓矢圉殳矛守戈㦸助五兵長短各有所冝因事而施凡五兵當長

以衛短短以救長以㦸則乆皆戰則疆

淮南子曰武王執戈秉龯以勝殷搢笏杖殳以臨朝

魏文帝詩曰行行遊且獵且獵路南隅彎我烏號弓騁我

纎驪駒走者貫𨦟鏑伏者飢戈殳白日未及移手獲三十

王粲七釋曰流鋒四射罼罕撗厲𡚒千殳而捎擊㢮鷹犬

搏罼音

夏侯湛獵兎賦曰擬以銳殳規以良弓都毫末而放鏃兮

殪之於窟中

左思吳都賦曰於鹵殳鋋賜夷勃盧殳鋋皆矛也

謝惠連從軍行曰趙𮪍馳四牡吳舟浮三翼弓矛有恆用

殳鋋無蹔息

太公六韜曰方凶兩枝鐵義柄長三丈以上三百枝

     矛

釋名曰矛冒也刄下冒矜也下頭曰鐏徂悶鐏入地也松

櫝長三丈其矜冝徑以松作之櫝速也前速之言也矛長

丈八尺曰矟馬上所持言其矟矟便殺也

又曰繳矛繳也可以繳截敵陣之矛也仇矛頭爲三義言

以討仇敵之矛也矛㦸㦸常也其矝丈六尺不言常而雲

夷者言可夷滅敵也亦車上所持也務矛長九尺務霍也

所中霍然即破裂也

方言曰五湖之間矛謂之鍦或謂之鋋或謂之鏦

柄謂之矝

又曰矛骹細如鸖脛者謂之鸖膝

丗夲曰杼作矛

太公兵法曰矛之神名趺蹌

書曰鍜乃戈矛礪乃鋒刃

又曰門之內一人冕執銳銳矛立於階側周成王崩士衛殯也

詩曰清人在彭駟介旁旁箋雲清者髙克所軍之邑也駟介四馬也二矛重英

河上乎翺翔重英矛之英飾二矛重喬河上乎逍遙箋雲二矛酋矛夷矛也

又曰厹矛鋈鐓三隅矛也鋈音沃鐓音隊蒙伐有苑蒙郭羽也伐干也苑文貌也

禮記曰進矛㦸者前其鐓後其刃

大戴禮曰武王踐祚矛之銘曰造予少聞弗忍終身之羞

予一人所聞以戒後丗子孫

左傳曰齊伐魯冉有用矛於齊師故能入其軍

史記曰武王牧野誓曰立尓矛

漢書曰姑句家矛端生火光其妻曰矛端生火光此兵噐

魏志曰公孫瓉手執兩頭矛殺鮮卑數十人

魏書曰議者多言関中兵強習長矛非精選前鋒則不可

以當也曹公謂諸將戰在我非在賊雖習長矛將使不得

以刺諸君但觀之

魏略曰閻行金城人後名艶字彥明少有徤名始爲小將

隨韓約建安𥘉約與馬騰相攻擊騰子超亦號爲徤行甞

刺超矛折因以矛撾超幾殺之

吳書曰孫䇿討山越斬其渠帥悉令左右分行逐賊𮪍與

虞飜相隨飜喜用矛謂在前得平地勸䇿乗馬䇿曰卿無

馬奈何荅曰飜能歩日可行三百里

三國異同傳曰公孫瓉爲遼東屬國長史甞從數十𮪍出

行塞卒遇鮮卑百𮪍以矛擊殺傷數十人鮮卑由是畏之

蜀志曰先主爲曹公所逐棄妻子走令張飛將二十𮪍拒

後據水斷橋瞋目橫矛曰我張益德也可來決死無敢進

晉書載記曰蜀李雄無事小出丞相楊裒於後持矛馳馬

過雄雄恠問之對曰夫統天下之重者如乗惡馬持矛也

急之則慮自傷緩之則懼其失是以馬馳而不制也雄寤

即還

晉太康起居注詔曰諸王中尉及諸軍皆典兵以備不虞

乃有着中戰衣木履持長矛者此爲兒戲而無相彈懾也

趙書曰劉曜討陳安於隴城城䧟安死乃謡曰隴上徤兒曰

陳安愛飬將士同心肝騄騘馬鐵鏤鞍丈八蛇矛左右盤

百𮪍俱出如雲浮追者十萬𮪍脩脩戰始三交失蛇矛十

𮪍俱蕩九𮪍留

呉越春秋曰越屈盧之矛越絶書雲勃盧之矛歩光之劒獻吳王

六韜曰紂之卒握炭流湯者十八人綰矛殺百歩之外者

千人

韓子曰人有鬻矛楯者譽之曰吾楯之堅物莫能䧟也又

譽其矛曰吾矛之利於物無不䧟也或曰以予之矛䧟子

之楯何如其人弗能應也

劉向說苑曰𥘿急圍邯鄲邯鄲傳舎吏子李談謂平原曰

邯鄲之民炊骨易子而食之而君之後宮婢妾荷綺縠餘

梁肉士民兵盡或剡木爲矛㦸而君之噐物鐘磬自恣

呂氏春秋曰齊晉相與戰平阿餘子亡㦸得矛退而不自

決謂路人曰亡㦸得矛可以歸乎路人曰㦸亦兵也矛亦

兵也亡兵得兵何爲不可以歸心猶不決遇高唐之孤

無孫當其馬前曰今者戰亡㦸得矛可以歸乎叔無孫曰

矛非㦸也㦸非矛也亡㦸得矛豈無責乎阿餘子曰嘻還

反戰死之

神仙傳曰左慈見孫討逆討逆使慈着馬前欲手刺殺之

討逆着鞭駈馬操矛逐慈慈着木履䇿杖徐歩終不能及

乃止

列女傳曰巴趙娥者趙萬之妻郡縣遭亂萬得足疾不能

行爲賊所殺賊欲殺娥娥守喪不去賊舉矛指娥欲以怖

之娥知賊必刼略乃以身赴矛貫心逹背而死

劉敬叔異苑曰河間沐堅字壁強石勒時監作水田御下

苛虐百姓怨毒爲堅形以刄矛斫刺呪令速斃堅尋得病

(⿱艹石)𬒳捶割於是遂殞

夢書曰矛㦸爲相待期蚤晚也夢得矛㦸者憂相勑也持

矛待交友見人持矛待於巳也持矛來倒卻中止也

魏文帝詩曰戈矛成山林玄甲曜日光

樂府左延年𥘿女休行曰始出上西門遙望𥘿氏廬𥘿氏

有好女自名爲女休女休十四五爲宗行報讎左執白陽

刀右執宛景矛

張奐與崔子眞書曰僕以元年到任有見兵二百馬如羖

羊矛如錐鈇楯如榆葉

諸葛亮集曰勑作部皆作五折剛鎧十折矛以給之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