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五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五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五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五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五十六

 兵部八十七

  甲下   兜鍪   楯上

     甲下

吴越春秋曰勾践使大夫种于吴曰𥨸闻大王兴大义诛

强救弱越使贱臣种以先人藏器及甲二十领以贺君

又曰公子光㐲甲士于𥝠室具酒而请王僚王僚乃𬒳

夷之甲三重使兵卫至光家之门夹陛带甲左右皆王僚

之亲戚也专诸置鱼肠剑炙鱼腹中而进之刺王僚贯逹

背王僚立死

献帝春秋曰越𮪍挍尉伍孚以董卓无道欲身自杀之内

贯小铠拔佩刀诣卓卓送岀阁执手告别孚引刀刺卓卓

多力却不中即杀孚夷其族

董卓传曰卓孙年七歳爱以为己子为作小铠胄使𮪍𫘝

𫘨马与玉甲一具俱出入以为麟驹鳯鶵至杀人之

子如蚤虱耳

晋建武故事曰王敦死秘不发䘮贼于水南北渡攻官垒

栅皆重铠浴铁都督应詹等岀精锐距之

宋元嘉起居注曰御史中丞刘损奏前广州刺史韦㓪于

广州所部作犀皮铠六领请免㓪官也

邺中记曰石季龙左右置直卫万人皆五色细铠光曜夺目

伏侯古今注曰章帝建𥘉三年丹阳宛陵民掘地得甲一

述异记曰乾罗者慕容廆之十一丗祖也着金银𥜗铠乘

白马金银鞍勒自天而坠鲜卑神之推为君长

家语曰孔子言于定公曰家不藏甲古之制也今三家过

制请皆损之

管子曰葛卢之山发而得黄金蚩尤受之制以为剑铠

孟子曰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矢人唯恐不伤人函人唯

恐伤人巫匠亦然故术不可不慎也赵岐章句曰矢箭也函铠也

孙卿子曰楚人鲛革犀兕以为甲坚如金石

慎子曰藏甲之国必有兵道

盐铁论曰强楚劲郑有犀兕之甲

吕氏春秋曰田赞𥙷衣而见荆王王曰先生之衣何其恶也赞

曰衣又有恶于此者王曰可得而闻乎对曰甲恶于此王

曰何谓也对曰甲冬日则寒夏日则暑衣无恶乎恶乎甲者

也贫贫故衣恶今大王万乘之主冨厚无敌而好衣民以

甲臣弗得也意者为其义也甲之事兵之事也刈人之颈

刳人之腹堕人之城郭刑人之父子其名又甚不荣也

吕氏春秋曰邾之故为甲裳以帛以帛缀甲公息忌谓邾君曰

(⿱艹石)以组凡甲之所以为固者以满窍也今窍满矣而任

力者半组则不然窍满则尽任力矣邾君以为然曰将何

所得组公息忌对曰上用之则民为之矣邾君曰善下令

令官为甲必以组公息忌知说之行也因令其家皆为组

人有伤之者曰公息忌之所以欲用组者其家多为组也

邾君不说于是乎止官无以组邾君有所尤也为甲以

组而便公息忌虽多为组何损以组不便公息忌虽无为

组亦何益为组与不为组不足以累公息忌之说用组之

心不可不察

又曰赵攻中山中山有多力者曰丘鸠衣 铁甲操杖击

无不碎冲无不䧟以车投车以人投人

说苑曰孔子之匡简子杀阳虎孔子似之甲士以围孔子

之舎子路怒𡚒㦸将下𨶜孔子止之曰何仁义之不免俗

也夫诗书之不习礼乐之不脩是吾之过也(⿱艹石)非阳虎而

以为阳虎则非丘之罪也夫由歌方和汝子路歌孔子和

之三终而甲罢

崔寔政论曰贪饕之吏𥪰纳财用狡猾之工复盗窃之至

以麻枲𬒳弓弩铁焠醘中令脆易治铠孔又𥚹小不足容

入凡汉所以能制胡者徒𥜗铠弩之利也今铠则不坚弩

则不劲永失所恃矣

抱朴子曰屠犀为甲给乎专征之服裂翆为华集乎后妃

之首虽出于幽谷迁于乔木然为二物之计未(⿱艹石)栖窜于

林薄摄生乎榛薮

文选曰介胄𬒳霑汗

又曰金练照海浦注练甲也

又曰玄甲耀日

陈林武库赋曰铠则东胡阙巩百錬精刚函师震推韦人

制缝𤣥羽缥甲灼爚流光

孔融寘刑论曰古圣作犀兕革铠今盆领铁铠绝圣甚逺

魏武军䇿令曰𡊮夲𥘉铠万领吾大铠二十领夲𥘉马铠

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见其少遂不施也吾遂出奇破之

是时士卒精练不与今时等也

曹植表曰先帝赐臣铠黒光明光各一具两当铠一领环

鏁铠一领马铠一领今丗以升平兵革无事乞悉以付铠

殷仲堪相王笺曰奉所赐马铠既足以奖厉懦心又以光

华逺任

𢈔翼与燕王书曰今致𥜗铠一领兜鍪一副

又曰邓百山昔送此犀皮两当铠一领虽不能精好复是

异物故复致之

李尤铠铭曰甲铠之施捍御锋矢尚其坚刚或用犀兕内

以存身外不伤害有似仁人厥道广大好德者宁好战者

危专智恃力君子不为

     兜鍪

广雅曰兜鍪谓之胄铔鍜谓之鏂𬭤上音欧下音侯

说文曰胄兜鍪首铠也

易曰离为甲胄

诗曰公徒三万贝胄朱綅毛苌曰贝胄具饰也朱綅以朱綅缀之綅子林切

礼记曰献甲者执胃献杖者执末

又曰临哀则必有哀色执绋甫勿不𥬇临乐不叹甲胃则

必有不可犯之色貌与事冝相配也

又曰车则梚绥执以将命甲(⿱艹石)有以前之则执以将命无

以前之则𥘵櫜奉胄郑玄注曰袒其衣出兜鍪以致命櫜铠衣也

左传曰公及邾师战于井陉我师败绩邾人获公胄悬诸

鱼门杜预曰胄兜鍪也鱼门邾城门

又曰𥘿师袭郑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

又曰晋侯败狄于箕先𨋎曰匹夫逞志于君而无讨敢不

自讨乎免胄入狄师死焉狄人归其元面如生

又曰晋楚战于鄢陵郄至见楚子必下免胄而趋风疾如风也

楚子使工尹襄问之以弓问遗郄至见客免胄承命曰君

之外臣从寡君之戎事以君之灵间蒙甲胄间尢近也不敢拜

介者不拜三肃使者而退

又曰楚白公乱叶公亦至及北门或遇之曰君胡不胄国

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盗贼之矢(⿱艹石)伤君是绝民望也(⿱艹石)

之何不胄乃胄而进又遇人曰君胡胄国人望君如望歳

焉冒日以兾(⿱艹石)见君面是得艾也艾安而又掩面以绝民

望不亦甚乎乃免胄而进言叶公得民心也

榖梁传曰古者𬒳甲婴胄非以兴国也则以征无道岂曰

以报其耻哉

汉书曰王莽传云元始五年䇿王莽加九命之锡于是稽

首拜受甲胄一具

后汉书曰刘虞积忿公孙瓉不巳自率兵十万攻瓉将出

从事代郡程绪免胄而前曰公孙瓉虽有过恶而罪名未

正明公不先告晓使得改行以武临之瓉必悔祸谢罪所谓

不战而服人也虞以绪临事沮议斩之以徇戒军士曰无

伤馀人杀一伯圭而巳虞遂大败斩虞于蓟市

东观汉记曰𥙊遵薨䘮至河南博士范升上䟽曰遵为将

军虽在军旅心存王室不忘爼豆可谓守死善道者也乃

赠将军给侯印绶遣校尉发𮪍士四百人𬒳玄甲兜鍪兵

车军阵送葬

又曰建武六年马武与众将上陇击隗嚣身𬒳甲兜鍪持

㦸犇击杀数十人嚣追兵尽还武中矢伤

又曰上 征彭宠朱浮上䟽切諌曰连年距守吏士疲劳

甲胄生虮虱弓弩不得㢮上下相率焦心大兵兾𮐃救护

生活之恩陛下辍忘之于河北诚不知所以然

献帝春秋曰孙䇿获太史慈谓曰孤昔与卿神亭之役(⿱艹石)

为卿先如何慈谓曰不敢面欺(⿱艹石)兜鍪带不断未可量也

吴志曰太史慈与孙䇿战于䄂亭䇿得慈兜鍪

吴暦曰诸葛恪作东关遏魏军距之时寒雪恪使丁奉等

皆解铠但着兜鍪持刀縁遏上北军见祼身縁遏皆大𥬇

不即严兵便乱斫遂破北军

晋书天文志曰魏文帝黄𥘉六年十月有星孛于少微历

轩辕占曰兵䘮除旧布新之象时帝军广陵辛丑帝亲御

甲胄观兵

沈约宋书曰元嘉二十七年北讨至陕虏多纵突𮪍众军

患之薛安都怒甚乃脱兜鍪解所带铠唯着绛纳两当械

马亦具装驰奔以入贼阵猛气咆哱所向无前当其锋者

应刄而倒贼忿之夹射不能中如是者数四每一入众无

不披靡

王琰宋书曰晋康太守刘思道攻广州杀刺史羊希龙骧

将军陈伯绍讨之思道迎击之杀伤甚众㑹绍髻解兜鍪

坠地退走见禽

车频秦书曰符登坚族曾孙坚死登自立皆刻兜鍪作死

休字示士以必死为度故战所向无前

崔鸿前𥘿录曰符坚末慕容冲率众登城坚身贯甲胄飞

矢满身

后周书曰突屈之先臣于茹茹居金山之阳为茹茹铁工

金山形似兜鍪其俗谓兜鍪为突厥因以为号

春秋繁露服制象曰夫执介胄而后能距敌者固非人之

所贵也

孝经威嬉拒曰欲去恶鬼五刑具五人皆持大斧着铁兜

鍪将之常使去四五十歩不可令近人也

战国䇿曰苏𥘿说韩王曰韩之剑当敌则斩甲楯鞮鍪

国语曰靡笄之役郄献子伤曰余病矣张御曰受命于庙

受脤于社甲胄而效死戎之政也

又晋语曰郄至甲胄而见客免胄而听命

乐资春秋后传曰吴越令魏武侯厉众五年𥘿人兴师而

临西河魏士闻之介胄不待令而𡚒击杀𥘿人者万数

英雄记曰𡊮绍为公孙瓉所围别驾田丰扶绍入空垣绍

脱兜鍪抵地云丈夫当前𨶜死而返逃入墙间岂可得活

一云入匿墙间

卢𬘭晋四王起事曰建武元年天子还洛阳右将军张方

启曰陛下自邺来还冝谒宗庙天子出因便劫居邺启移都

其夜方悉引兵从西明广阳诸城门入自领五千𮪍皆捉

SKchar2矟击兜鍪燋茸皆用凉州白鹖毛望之(⿱艹石)

周迁舆服𮦀事曰刺校者挍人之执刺兵者也首戴虎皮

胄〇传曰蒙皋𧴀以犯陈蔡因是有虎皮胄焉蜀队戴贝

𬒳犀角此古制也诗云贝胄朱綅谓以贝齿饰胄朱缕

缀之也胄挿以翟尾垂以红絮朱綅之象也

晋令曰军列营歩𮪍士以下皆着兜鍪

郭义恭广志曰獠在䍧柯兴古郁林交阯苍梧皆以朱

⿰氵𭝠皮为兜鍪

家语曰孔子对鲁哀公曰介胄执戈者无退懦之气非体

纯猛服使之然

孔丛子曰陈王曰将居军之礼胜败之变如之何太师曰

介胄在身执锐在列虽君父不拜

又曰子髙曰夫儒者居德行道则衮冕之服统师旅则有

介胄之服

韩子曰天下无道攻战不巳甲胄生虮虱燕雀处帷幄

虞喜志林曰宋𥙊酒云可以捍御者为械谓铠甲兜鍪也

抱朴子曰夫德教者黼黻𥙊服也刑罚者杆刄之甲胄也

(⿱艹石)以德教治狡𭧂犹以黼黻御剡𨦟也以刑罚施平丗

是以甲胄升庙堂也

又曰忍痛苦之药石者所以除伐命之疾婴甲胄之重冷

者所以捍锋镝之集

又曰盘旋揖让非御寇之容掼甲缨胄非庙堂之饰

曹植表曰两当铠二十领兜鍪自副铠百领兜鍪自副

陶侃答温峤书曰奉所送帐下得⿱⺾⿰𩵋禾峻兜牟兜牟作之巧

劼用功殊多战器不事湏此也意谓不如三甲者逆贼身

所服此是凶器古人恶其名得此兜牟者犹以有功今赏

其细葛一端

魏武帝上事曰臣前上言逆贼𡊮尚还即厉精锐讨之今

尚人徒震荡部曲丧守引兵遁亡臣陈军𬒳坚执锐朱旗

震耀虎士雷噪望旗眩精闻声䘮气投戈解甲翕然沮坏

尚单𮪍迸走捐 --捐弃伪节𨱆𫓧大将军邥郷侯印各一枚兜

鍪万九千六百二十枚其矛楯弓㦸不可胜数苦浪切又古

于宝百志诗曰壮士禀杰姿气烈有自然俯仰群众中胡

能救丗艰阅巩代缝掖兜鍪易进贤

杨雄长杨赋曰髙祖奉命顺斗极运天𨵿横巨海漂昆仑

提剑而叱之所过麾城摲邑下将降旗一日之战不可殚

记当此之勤鞮鍪生虮虱介胄𬒳霑汗

文选曰朝食不免胄夕息常负

又曰贝胄星离以贝饰之

     楯上

释名曰楯遁也跪其下避刄以隐遁也大而平者曰呉魁

夲出于吴为魁师者所持也隆者曰滇盾夲出于蜀蜀滇

所持也或曰羌盾言出于羌也约胁而邹者曰䧟虏言可䧟

破虏敌今谓之曰露是也狭而长者曰歩盾歩兵所持与

刀相配者也狭而短者曰夹子盾车上所持者也子小称

也以䩼编板者谓之木络盾以犀皮作之曰犀盾以木

作之曰木盾皆因所用为名也

许慎说文曰楯也所以杆身蔽目象形声也橹大

楯也橹音

杨雄方言曰楯自𨵿而东或谓之或谓之干干者杆也𨵿西

谓之楯

张揖埤苍曰盾也

广雅曰果科于𢲸㦸盾也

龙鱼河圗曰楯名自障

礼记曰仲夏之月命乐师脩鼗鞞鼓均琴瑟管箫执干

戚戈羽

又曰春夏学干戈秋冬学羽龠皆于东序

又曰季夏以禘礼祀周公于太庙朱干三戚冕而舞大武

郑玄曰朱干亦大楯也

周礼曰旅贲氏掌执戈楯夹王车而趋䘮纪则衰葛执戈

又曰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衣朱裳执戈杨楯帅百

⿰𥘈籴而时傩

又曰司兵掌五兵五楯各辩其物与之等以待军事郑玄曰五

楯干橹之属其名未尽闻也

又曰司戈楯掌戈楯之物而颁之

又曰鲁及齐战于炊鼻杜预曰炊鼻鲁地齐子泉捷从泄声子

鲁大夫也射之中楯瓦瓦楯SKchar繇𨊵汰辀匕入者三寸入楯瓦也繇过

汰矢激也

又曰宋乐祁献赵简子杨楯六十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