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五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三百五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五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五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六

 兵部八十七

  甲下   兠鍪   楯上

     甲下

吳越春秋曰勾踐使大夫種於吳曰𥨸聞大王興大義誅

彊救弱越使賤臣種以先人藏噐及甲二十領以賀君

又曰公子光㐲甲士於𥝠室具酒而請王僚王僚乃𬒳

夷之甲三重使兵衛至光家之門夾陛帶甲左右皆王僚

之親戚也專諸置魚膓劒炙魚腹中而進之刺王僚貫逹

背王僚立死

獻帝春秋曰越𮪍挍尉伍孚以董卓無道欲身自殺之內

貫小鎧拔佩刀詣卓卓送岀閤執手告別孚引刀刺卓卓

多力卻不中即殺孚夷其族

董卓傳曰卓孫年七歳愛以爲己子爲作小鎧胄使𮪍駃

馬與玉甲一具俱出入以爲麟駒鳯鶵至殺人之

子如蚤虱耳

晉建武故事曰王敦死秘不發䘮賊於水南北渡攻官壘

柵皆重鎧浴鐵都督應詹等岀精銳距之

宋元嘉起居注曰御史中丞劉損奏前廣州刺史韋㓪於

廣州所部作犀皮鎧六領請免㓪官也

鄴中記曰石季龍左右置直衛萬人皆五色細鎧光曜奪目

伏侯古今注曰章帝建𥘉三年丹陽宛陵民掘地得甲一

述異記曰乹羅者慕容廆之十一丗祖也着金銀𥜗鎧乗

白馬金銀鞍勒自天而墜鮮卑神之推爲君長

家語曰孔子言於定公曰家不藏甲古之制也今三家過

制請皆損之

管子曰葛盧之山發而得黃金蚩尤受之制以爲劒鎧

孟子曰矢人豈不仁於函人哉矢人唯恐不傷人函人唯

恐傷人巫匠亦然故術不可不慎也趙岐章句曰矢箭也函鎧也

孫卿子曰楚人鮫革犀兕以爲甲堅如金石

慎子曰藏甲之國必有兵道

鹽鐵論曰強楚勁鄭有犀兕之甲

呂氏春秋曰田賛𥙷衣而見荊王王曰先生之衣何其惡也賛

曰衣又有惡於此者王曰可得而聞乎對曰甲惡於此王

曰何謂也對曰甲冬日則寒夏日則暑衣無惡乎惡乎甲者

也貧貧故衣惡今大王萬乗之主冨厚無敵而好衣民以

甲臣弗得也意者爲其義也甲之事兵之事也刈人之頸

刳人之腹墮人之城郭刑人之父子其名又甚不榮也

呂氏春秋曰邾之故爲甲裳以帛以帛綴甲公息忌謂邾君曰

(⿱艹石)以組凡甲之所以爲固者以滿竅也今竅滿矣而任

力者半組則不然竅滿則盡任力矣邾君以爲然曰將何

所得組公息忌對曰上用之則民爲之矣邾君曰善下令

令官爲甲必以組公息忌知說之行也因令其家皆爲組

人有傷之者曰公息忌之所以欲用組者其家多爲組也

邾君不說於是乎止官無以組邾君有所尤也爲甲以

組而便公息忌雖多爲組何損以組不便公息忌雖無爲

組亦何益爲組與不爲組不足以累公息忌之說用組之

心不可不察

又曰趙攻中山中山有多力者曰丘鳩衣 鐵甲操杖擊

無不碎衝無不䧟以車投車以人投人

說苑曰孔子之匡簡子殺陽虎孔子似之甲士以圍孔子

之舎子路怒𡚒㦸將下𨶜孔子止之曰何仁義之不免俗

也夫詩書之不習禮樂之不脩是吾之過也(⿱艹石)非陽虎而

以爲陽虎則非丘之罪也夫由歌方和汝子路歌孔子和

之三終而甲罷

崔寔政論曰貪饕之吏𥪰納財用狡猾之工復盜竊之至

以麻枲𬒳弓弩鐵焠醘中令脆易治鎧孔又𥚹小不足容

入凢漢所以能制胡者徒𥜗鎧弩之利也今鎧則不堅弩

則不勁永失所恃矣

抱朴子曰屠犀爲甲給乎專征之服裂翆爲華集乎后妃

之首雖出於幽谷遷於喬木然爲二物之計未(⿱艹石)棲竄於

林薄攝生乎榛藪

文選曰介冑𬒳霑汗

又曰金練照海浦注練甲也

又曰玄甲耀日

陳林武庫賦曰鎧則東胡闕鞏百錬精剛函師震推韋人

製縫𤣥羽縹甲灼爚流光

孔融寘刑論曰古聖作犀兕革鎧今盆領鐵鎧絶聖甚逺

魏武軍䇿令曰𡊮夲𥘉鎧萬領吾大鎧二十領夲𥘉馬鎧

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見其少遂不施也吾遂出竒破之

是時士卒精練不與今時等也

曹植表曰先帝賜臣鎧黒光明光各一具兩當鎧一領環

鏁鎧一領馬鎧一領今丗以昇平兵革無事乞悉以付鎧

殷仲堪相王牋曰奉所賜馬鎧旣足以奬厲懦心又以光

華逺任

𢈔翼與燕王書曰今致𥜗鎧一領兠鍪一副

又曰鄧百山昔送此犀皮兩當鎧一領雖不能精好復是

異物故復致之

李尤鎧銘曰甲鎧之施扞禦鋒矢尚其堅剛或用犀兕內

以存身外不傷害有似仁人厥道廣大好德者寧好戰者

危專智恃力君子不爲

     兠鍪

廣雅曰兠鍪謂之胄錏鍜謂之鏂鍭上音歐下音侯

說文曰胄兠鍪首鎧也

易曰離爲甲冑

詩曰公徒三萬貝胄朱綅毛萇曰貝胄具飾也朱綅以朱綅綴之綅子林切

禮記曰獻甲者執胃獻杖者執末

又曰臨哀則必有哀色執紼甫勿不𥬇臨樂不歎甲胃則

必有不可犯之色貌與事冝相配也

又曰車則梚綏執以將命甲(⿱艹石)有以前之則執以將命無

以前之則𥘵櫜奉胄鄭玄注曰袒其衣出兠鍪以致命櫜鎧衣也

左傳曰公及邾師戰於井陘我師敗績邾人獲公胄懸諸

魚門杜預曰胄兠鍪也魚門邾城門

又曰𥘿師襲鄭過周北門左右免胄而下

又曰晉侯敗狄於箕先𨋎曰匹夫逞志於君而無討敢不

自討乎免胄入狄師死焉狄人歸其元面如生

又曰晉楚戰於鄢陵郄至見楚子必下免胄而趨風疾如風也

楚子使工尹襄問之以弓問遺郄至見客免胄承命曰君

之外臣從寡君之戎事以君之靈間蒙甲冑間尢近也不敢拜

介者不拜三肅使者而退

又曰楚白公亂葉公亦至及北門或遇之曰君胡不胄國

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盜賊之矢(⿱艹石)傷君是絶民望也(⿱艹石)

之何不胄乃胄而進又遇人曰君胡胄國人望君如望歳

焉冐日以兾(⿱艹石)見君面是得艾也艾安而又掩面以絶民

望不亦甚乎乃免胄而進言葉公得民心也

榖梁傳曰古者𬒳甲嬰胄非以興國也則以征無道豈曰

以報其恥哉

漢書曰王莽傳雲元始五年䇿王莽加九命之錫於是稽

首拜受甲冑一具

後漢書曰劉虞積忿公孫瓉不巳自率兵十萬攻瓉將出

從事代郡程緒免胄而前曰公孫瓉雖有過惡而罪名未

正明公不先告曉使得改行以武臨之瓉必悔禍謝罪所謂

不戰而服人也虞以緒臨事沮議斬之以徇戒軍士曰無

傷餘人殺一伯珪而巳虞遂大敗斬虞於薊市

東觀漢記曰𥙊遵薨䘮至河南愽士范升上䟽曰遵爲將

軍雖在軍旅心存王室不忘爼豆可謂守死善道者也乃

贈將軍給侯印綬遣校尉發𮪍士四百人𬒳玄甲兠鍪兵

車軍陣送葬

又曰建武六年馬武與衆將上隴擊隗囂身𬒳甲兠鍪持

㦸犇擊殺數十人囂追兵盡還武中矢傷

又曰上 征彭寵朱浮上䟽切諌曰連年距守吏士疲勞

甲冑生蟣虱弓弩不得㢮上下相率焦心大兵兾𮐃救護

生活之恩陛下輟忘之於河北誠不知所以然

獻帝春秋曰孫䇿獲太史慈謂曰孤昔與卿神亭之役(⿱艹石)

爲卿先如何慈謂曰不敢面欺(⿱艹石)兠鍪帶不斷未可量也

吳志曰太史慈與孫䇿戰於䄂亭䇿得慈兠鍪

吳暦曰諸葛恪作東關遏魏軍距之時寒雪恪使丁奉等

皆解鎧但着兠鍪持刀縁遏上北軍見祼身縁遏皆大𥬇

不即嚴兵便亂斫遂破北軍

晉書天文志曰魏文帝黃𥘉六年十月有星孛於少微歷

軒轅占曰兵䘮除舊布新之象時帝軍廣陵辛丑帝親御

甲冑觀兵

沈約宋書曰元嘉二十七年北討至陜虜多縱突𮪍衆軍

患之薛安都怒甚乃脫兠鍪解所帶鎧唯着絳納兩當械

馬亦具裝馳奔以入賊陣猛氣咆哱所向無前當其鋒者

應刄而倒賊忿之夾射不能中如是者數四每一入衆無

不披靡

王琰宋書曰晉康太守劉思道攻廣州殺刺史羊希龍驤

將軍陳伯紹討之思道迎擊之殺傷甚衆㑹紹髻解兠鍪

墜地退走見禽

車頻秦書曰符登堅族曾孫堅死登自立皆刻兠鍪作死

休字示士以必死爲度故戰所向無前

崔鴻前𥘿録曰符堅末慕容沖率衆登城堅身貫甲冑飛

矢滿身

後周書曰突屈之先臣於茹茹居金山之陽爲茹茹鐵工

金山形似兠鍪其俗謂兠鍪爲突厥因以爲號

春秋繁露服制象曰夫執介冑而後能距敵者固非人之

所貴也

孝經威嬉拒曰欲去惡鬼五刑具五人皆持大斧着鐵兠

鍪將之常使去四五十歩不可令近人也

戰國䇿曰蘇𥘿說韓王曰韓之劒當敵則斬甲楯鞮鍪

國語曰靡笄之役郄獻子傷曰余病矣張御曰受命於廟

受脤於社甲冑而效死戎之政也

又晉語曰郄至甲冑而見客免胄而聽命

樂資春秋後傳曰吳越令魏武侯厲衆五年𥘿人興師而

臨西河魏士聞之介冑不待令而𡚒擊殺𥘿人者萬數

英雄記曰𡊮紹爲公孫瓉所圍別駕田豐扶紹入空垣紹

脫兠鍪抵地雲丈夫當前𨶜死而返逃入牆間豈可得活

一雲入匿牆間

盧綝晉四王起事曰建武元年天子還洛陽右將軍張方

啓曰陛下自鄴來還冝謁宗廟天子出因便刦居鄴啓移都

其夜方悉引兵從西明廣陽諸城門入自領五千𮪍皆捉

SKchar2矟擊兠鍪燋茸皆用涼州白鶡毛望之(⿱艹石)

周遷輿服𮦀事曰刺校者挍人之執刺兵者也首戴虎皮

胄〇傳曰蒙臯𧴀以犯陳蔡因是有虎皮胄焉蜀隊戴貝

𬒳犀角此古制也詩云貝胄朱綅謂以貝齒飾胄朱縷

綴之也胄挿以翟尾垂以紅絮朱綅之象也

晉令曰軍列營歩𮪍士以下皆着兠鍪

郭義恭廣志曰獠在䍧柯興古鬱林交阯蒼梧皆以朱

⿰氵𭝠皮爲兠鍪

家語曰孔子對魯哀公曰介冑執戈者無退懦之氣非體

純猛服使之然

孔叢子曰陳王曰將居軍之禮勝敗之變如之何太師曰

介冑在身執銳在列雖君父不拜

又曰子髙曰夫儒者居德行道則袞冕之服統師旅則有

介冑之服

韓子曰天下無道攻戰不巳甲冑生蟣虱燕雀處帷幄

虞喜志林曰宋𥙊酒雲可以扞禦者爲械謂鎧甲兠鍪也

抱朴子曰夫德教者黼黻𥙊服也刑罰者杆刄之甲冑也

(⿱艹石)以德教治狡𭧂猶以黼黻禦剡𨦟也以刑罰施平丗

是以甲冑升廟堂也

又曰忍痛苦之藥石者所以除伐命之疾嬰甲冑之重冷

者所以扞鋒鏑之集

又曰盤旋揖讓非禦寇之容摜甲纓胄非廟堂之飾

曹植表曰兩當鎧二十領兠鍪自副鎧百領兠鍪自副

陶侃荅溫嶠書曰奉所送帳下得⿱⺾⿰𩵋禾峻兠牟兠牟作之巧

劼用功殊多戰噐不事湏此也意謂不如三甲者逆賊身

所服此是凶噐古人惡其名得此兠牟者猶以有功今賞

其細葛一端

魏武帝上事曰臣前上言逆賊𡊮尚還即厲精銳討之今

尚人徒震蕩部曲喪守引兵遁亡臣陳軍𬒳堅執銳朱旗

震燿虎士雷譟望旗眩精聞聲䘮氣投戈解甲翕然沮壞

尚單𮪍迸走捐 --捐棄僞節龯鈇大將軍邥郷侯印各一枚兠

鍪萬九千六百二十枚其矛楯弓㦸不可勝數苦浪切又古

於寳百志詩曰壯士稟傑姿氣烈有自然俯仰羣衆中胡

能救丗艱閱鞏代縫掖兠鍪易進賢

楊雄長楊賦曰髙祖奉命順斗極運天𨵿橫鉅海漂崑崙

提劒而叱之所過麾城摲邑下將降旗一日之戰不可殫

記當此之勤鞮鍪生蟣虱介冑𬒳霑汗

文選曰朝食不免胄夕息常負

又曰貝胄星離以貝飾之

     楯上

釋名曰楯遯也跪其下避刄以隱遯也大而平者曰呉魁

夲出於吳爲魁師者所持也隆者曰滇盾夲出於蜀蜀滇

所持也或曰羗盾言出於羗也約脅而鄒者曰䧟虜言可䧟

破虜敵今謂之曰露是也狹而長者曰歩盾歩兵所持與

刀相配者也狹而短者曰夾子盾車上所持者也子小稱

也以䩼編板者謂之木絡盾以犀皮作之曰犀盾以木

作之曰木盾皆因所用爲名也

許慎說文曰楯也所以杆身蔽目象形聲也樐大

楯也樐音

楊雄方言曰楯自𨵿而東或謂之或謂之干干者杆也𨵿西

謂之楯

張揖埤蒼曰盾也

廣雅曰果科於𢲸㦸盾也

龍魚河圗曰楯名自障

禮記曰仲夏之月命樂師脩鞀鞞皷均琴瑟管簫執干

戚戈羽

又曰春夏學干戈秋冬學羽籥皆於東序

又曰季夏以禘禮祀周公於太廟朱干三戚冕而舞大武

鄭玄曰朱干亦大楯也

周禮曰旅賁氏掌執戈楯夾王車而趨䘮紀則衰葛執戈

又曰方相氏掌蒙熊皮黃金四目衣朱裳執戈楊楯帥百

⿰𥘈糴而時儺

又曰司兵掌五兵五楯各辯其物與之等以待軍事鄭玄曰五

楯干櫓之屬其名未盡聞也

又曰司戈楯掌戈楯之物而頒之

又曰魯及齊戰於炊鼻杜預曰炊鼻魯地齊子泉捷從泄聲子

魯大夫也射之中楯瓦瓦楯SKchar繇𨊵汰輈匕入者三寸入楯瓦也繇過

汰矢激也

又曰宋樂祁獻趙簡子楊楯六十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