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一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一十一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一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一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一十二

 职官部十

     揔叙尚书

韦昭辩释名曰尚上也言最在上揔领之也辩云尚犹奉

也百官言事当省案平处奉之故曰尚书尚食尚方亦然

周礼曰司㑹中大夫二人注司会主天下之大计计官之

(⿱艹石)今之尚书

汉书百官表曰成帝初置尚书贠五人如淳曰主天子书主天子物皆曰尚

如主婿曰尚主者也

东观汉记曰章帝东巡过任城乃幸郑均舎敕赐尚书禄

以终其身故时人号为白衣尚书

又曰章帝赐尚书剑各一手署姓名韩棱楚龙泉郅寿蜀

汉文剑陈宠济南鍜成一室丙两刄其馀皆平剑其时论

者以为棱渊深有谋故得龙泉寿明逹有文章故得蜀汉

文剑宠敦朴有善于内不见于外故得鍜成剑皆因名而

表意

后汉书曰杨乔为尚书容仪伟丽数上言政事桓帝爱其

才貌诏妻以公主乔固辞不听遂闭口不食七日而死

续汉书百官志曰尚书秩六百硕成帝建始四年罢中书

宦官置尚书贠五人一人为仆射分为四曹通掌图书秘

记章奏各有曹任常侍主丞相御史公卿事二千石曹主

刺史郡国事民曹主吏民上书事客曹主外国夷狄事而

成帝又置三公曹主断狱共为五曹丗祖又分增三公为

二曹其一曹主歳尽课州郡事改常侍曹为吏曹主选举

祠祀民曹主缮治攻作盐池𫟍囿客曹主护驾羌胡朝贺

二千石曹主辞讼中都官主水火盗贼与三公为六曹

又曰李固上䟽云陛下之有尚书犹天之有北斗北斗为

天喉舌尚书为陛下喉舌

谢承后汉书曰陈禁字子雅拜尚书公卿朝日晏无诏禁

问台上故事何时可罢对言巳食辄有诏罢今巳晏禁曰

宁可白耶尚书郎以上方宴乐不敢白禁使罢公卿既罢

上问左右今未有诏而罢朝何也尚书直对曰陈禁命罢

上曰勿复问也禁在台二年尝病令仆射数奏乆病满百

日请辄免有诏赐金帛医药

又曰张陵字处仲为尚书首歳朝梁兾带剑入省陵叱兾

令出敕虎贲夺其剑兾跪谢陵劾之诏以歳俸赎罪百寮

肃然兾弟不疑曾举陵后疾兾不疑谓曰昔举君所以自

罚也陵曰明府不以陵不肖误见擢序令申公宪非报私

恩耳不疑有惭色

又曰翟酺字子广为侍中时尚书有缺诏将军大夫六百

石以上试对政事天文道术以髙第者𥙷之由是酺对第

一拜尚书

又曰魏朗字少英入为尚书再升紫微謇谔禁省不屈豪

右为百寮所服以党事免朗性矜严闭门整法长吏希见

动有礼序室家相待如賔子孙如事严君焉

又曰蔡邕字伯喈以持书御史迁尚书三月之间周历三

又曰锺离意字子阿明帝徴为尚书交阯太守坐赃伏法

以资物簿入大司农诏颁赐群臣意得珠玑悉以委地而

不拜帝怪问其故对曰臣闻孔子忍渴于盗泉之水曾参

回车于胜母之郷恶其名也赃秽之宝不敢拜帝𥬇曰清

乎尚书赐钱三十万

又曰荀绲字伯条拜尚书绲性明亮敏于众职以勖群寮

秉机平正直而行之是时内外公卿大夫莫不敬惮焉

又曰韦彪上䟽曰欲急丗所务当先除其患其源在尚书

尚书典枢机天下事一决之不可不察

汉官解诂曰士之权贵不过尚书

又曰唐虞曰纳言周官为内史机事所揔号令攸发

汉官仪曰尚书唐虞官也书曰龙作纳言诗云仲山甫王

之喉舌𥘿改称尚书汉亦尊此官典机密也

应劭汉官曰汉明帝诏曰尚书盖古之纳言出纳朕命机

事不密则害成可不愼欤

张璠汉记曰朱穆党事禁固徴拜尚书正月百官朝驾毕

虎贲当陛置弓于地谓群僚曰此天子弓谁敢干越百僚

皆回避不敢当穆乃呵之曰天子弓当载之于肩首之上

乃敢置地大不谨不敬即收虎贲付诏狱治罪莫不肃然

服其忠烈

魏志曰陈群为尚书制九品为官人之法群所建也

又曰许混字子劭清淳有鉴识明帝时为尚书

又曰丁谧字彦静曹爽𪧐与相亲抜为散𮪍常侍转为尚

书在台阁数有所弹驳以势屈于爽爽亦敬之时谤书谓

台中有三狗二狗崖柴不可当一狗慿㸃作疽囊三狗谓

何邓丁也㸃者爽小字也意言三狗皆欲啮人而谧尤疽

囊也

又曰 孔礼字德逺为尚书明帝方修台署节气不和天

下少榖礼固争因罢役制曰敬纳谠言

魏略曰帝游宴在内选女子知书可付信者六人为女尚

书使典省外奏事处当书可云也

呉志曰尚书熊睦见孙皓酷虐微有諌皓使人以刄环撞

杀之身无完肌也

晋书曰杜预为尚书损益万机不可胜数朝野服焉号曰

杜武库言其无所不有

又曰山涛转尚书表辞年老诏曰方今多事嘉谋良图委

以老成也

又曰刘颂为尚书孙秀等推崇赵伦功冝加九锡百寮莫

敢异议颂独曰昔汉之锡魏魏之锡晋皆一时之用非可

通行今宗庙乂安虽嬖后𬒳退势臣受诛用周勃诛诸吕

而尊孝文霍光废昌邑而奉孝宣并无九锡之命乱旧典

而习权变非先王之制九锡之议谓无所施

晋康帝起居注诏曰尚书万事之夲朕所责成也而廪秩

俭薄甚非治体今虽军国多费不为元凯惜禄其依令仆

给尚书各亲信五十人廪(“㐭”换为“面”)

晋中兴书曰蔡谟为尚书上䟽曰八座之任非贤莫居前

后选用名资有常孔愉诸葛恢并以清节令才素有名望

昔愉为御史中丞臣尚为司徒长史恢为会稽太守臣为

尚书郎恢尹丹阳臣守小郡名辈不同阶级殊悬今猥以

轻鄙超逾等疋上乱圣朝贯鱼之次下违群士准平之论

岂唯微臣斯亡之诫实贻圣政维尘之累

宋书曰凡尚书官大罪则免小罪则出出者百日无代人

听还夲职

宋志曰今朝士诣三公尚书丞郎诣令仆射尚书并门外

下车履度门阃乃纳履

齐职仪曰尚书六人品第三秩六百户进贤两梁冠纳言

帻绛朝服佩水苍玉执笏负

梁书曰陆杲迁尚书殿中曹郎拜日八座丞郎并到上省

交礼而杲至晚不及时刻坐免官也

又曰周舍问刘杳尚书官著紫荷相传云挈囊竟何所出

答曰张安世传云持橐簪笔事孝武帝数十年注云橐囊

也近臣簪笔以待顾问也

后魏书曰肃宗灵太后曾宴于华林园举觞谓群臣曰𡊮

尚书朕之杜预欲以此杯敬属元凯今为尽之侍座者莫

不羡仰翻名位俱重当时贤逹咸推与之

隋书曰于仲文上以尚书文簿繁𮦀吏多奸计令仲文勘

录省中事其所发擿甚多上嘉其明断厚加劳赏焉

唐新语曰𤣥宗欲以牛仙客为尚书张九龄谏曰不可尚

书古之纳言有唐已来多用旧相居之不然历践内外清

贯之地妙有德望者充之仙客夲河湟一使典耳㧋升清

流齿班常伯此官邪也

益部𦒿旧传曰太尉李固荐杨淮累世服事台阁既闲练

旧典且有干用冝在机密特拜尚书固薨免官尚书令陈

蕃表行状复徴为尚书

会稽典录曰郑𢎞拜尚书旧典科郎满𥙷县长令史为丞

尉𢎞奏以为台职位尊而赏薄人无乐者请使郎𥙷县令

史为长上从其议自此为始

通典曰尚书出纳王命敷奏万机盖王政之所由宣选举之

所由定罪赏之所由正斯乃文昌天府众务泉薮内外所

折𠂻逺近所禀仰故李固云陛下之有尚书犹天之有北

斗斟酌元气运平四时是为喉舌

郭子曰王公有幸妾姓雷颇预政事纳货蔡公谓之雷尚

传子曰嘏字兰石为尚书大小无不揔

桓子新论曰昔尧试舜于大麓麓者领录天下事如今之

尚书官矣冝得大贤智乃可使处议持平

王昶考课事曰尚书侍中考课一曰掌建六材以考官人

二曰综理万机以考庶绩三曰进视惟允以考谠言四曰

出纳王命以考赋政五曰罚法以考典刑

应璩书曰知杨生翻然遂登纳言虽有所越亦其冝也傅

说弃板筑而为殷相吕望投渭竿而为周师卓茂起闾里而

为汉宰(⿱艹石)此翁者乃奇耳璅璅尚书执宪之吏SKchar以为异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一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