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一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二百一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一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一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一十二

 職官部十

     揔敘尚書

韋昭辯釋名曰尚上也言最在上揔領之也辯雲尚猶奉

也百官言事當省案平處奉之故曰尚書尚食尚方亦然

周禮曰司㑹中大夫二人注司會主天下之大計計官之

(⿱艹石)今之尚書

漢書百官表曰成帝初置尚書貟五人如淳曰主天子書主天子物皆曰尚

如主壻曰尚主者也

東觀漢記曰章帝東廵過任城乃幸鄭均舎勑賜尚書祿

以終其身故時人號爲白衣尚書

又曰章帝賜尚書劒各一手署姓名韓稜楚龍泉郅壽蜀

漢文劒陳寵濟南鍜成一室丙兩刄其餘皆平劒其時論

者以爲稜淵深有謀故得龍泉壽明逹有文章故得蜀漢

文劒寵敦樸有善於內不見於外故得鍜成劒皆因名而

表意

後漢書曰楊喬爲尚書容儀偉麗數上言政事桓帝愛其

才貌詔妻以公主喬固辭不聽遂閉口不食七日而死

續漢書百官志曰尚書秩六百碩成帝建始四年罷中書

宦官置尚書貟五人一人爲僕射分爲四曹通掌圖書祕

記章奏各有曹任常侍主丞相御史公卿事二千石曹主

刺史郡國事民曹主吏民上書事客曹主外國夷狄事而

成帝又置三公曹主斷獄共爲五曹丗祖又分增三公爲

二曹其一曹主歳盡課州郡事改常侍曹爲吏曹主選舉

祠祀民曹主繕治攻作鹽池𫟍囿客曹主護駕羗胡朝賀

二千石曹主辭訟中都官主水火盜賊與三公爲六曹

又曰李固上䟽雲陛下之有尚書猶天之有北斗北斗爲

天喉舌尚書爲陛下喉舌

謝承後漢書曰陳禁字子雅拜尚書公卿朝日晏無詔禁

問臺上故事何時可罷對言巳食輙有詔罷今巳晏禁曰

寧可白耶尚書郎以上方宴樂不敢白禁使罷公卿旣罷

上問左右今未有詔而罷朝何也尚書直對曰陳禁命罷

上曰勿復問也禁在臺二年甞病令僕射數奏乆病滿百

日請輙免有詔賜金帛醫藥

又曰張陵字處仲爲尚書首歳朝梁兾帶劒入省陵叱兾

令出勑虎賁奪其劒兾跪謝陵劾之詔以歳俸贖罪百寮

肅然兾弟不疑曾舉陵後疾兾不疑謂曰昔舉君所以自

罰也陵曰明府不以陵不肖誤見擢序令申公憲非報私

恩耳不疑有慙色

又曰翟酺字子廣爲侍中時尚書有缺詔將軍大夫六百

石以上試對政事天文道術以髙第者𥙷之由是酺對第

一拜尚書

又曰魏朗字少英入爲尚書再升紫微謇諤禁省不屈豪

右爲百寮所服以黨事免朗性矜嚴閉門整法長吏希見

動有禮序室家相待如賔子孫如事嚴君焉

又曰蔡邕字伯喈以持書御史遷尚書三月之間周歷三

又曰鍾離意字子阿明帝徴爲尚書交阯太守坐贓伏法

以資物簿入大司農詔頒賜羣臣意得珠璣悉以委地而

不拜帝恠問其故對曰臣聞孔子忍渴於盜泉之水曾參

廻車於勝母之郷惡其名也贓穢之寳不敢拜帝𥬇曰清

乎尚書賜錢三十萬

又曰荀緄字伯條拜尚書緄性明亮敏於衆職以勗羣寮

秉機平正直而行之是時內外公卿大夫莫不敬憚焉

又曰韋彪上䟽曰欲急丗所務當先除其患其源在尚書

尚書典樞機天下事一決之不可不察

漢官解詁曰士之權貴不過尚書

又曰唐虞曰納言周官爲內史機事所揔號令攸發

漢官儀曰尚書唐虞官也書曰龍作納言詩云仲山甫王

之喉舌𥘿改稱尚書漢亦尊此官典機密也

應劭漢官曰漢明帝詔曰尚書蓋古之納言出納朕命機

事不密則害成可不愼歟

張璠漢記曰朱穆黨事禁固徴拜尚書正月百官朝駕畢

虎賁當陛置弓於地謂羣僚曰此天子弓誰敢幹越百僚

皆廻避不敢當穆乃呵之曰天子弓當載之於肩首之上

乃敢置地大不謹不敬即收虎賁付詔獄治罪莫不肅然

服其忠烈

魏志曰陳羣爲尚書制九品爲官人之法羣所建也

又曰許混字子劭清淳有鑒識明帝時爲尚書

又曰丁謐字彥靜曹爽𪧐與相親抜爲散𮪍常侍轉爲尚

書在臺閣數有所彈駮以勢屈於爽爽亦敬之時謗書謂

臺中有三狗二狗崖柴不可當一狗慿㸃作疽囊三狗謂

何鄧丁也㸃者爽小字也意言三狗皆欲嚙人而謐尤疽

囊也

又曰 孔禮字德逺爲尚書明帝方修臺署節氣不和天

下少榖禮固爭因罷役制曰敬納讜言

魏略曰帝遊宴在內選女子知書可付信者六人爲女尚

書使典省外奏事處當書可雲也

呉志曰尚書熊睦見孫皓酷虐微有諌皓使人以刄環撞

殺之身無完肌也

晉書曰杜預爲尚書損益萬機不可勝數朝野服焉號曰

杜武庫言其無所不有

又曰山濤轉尚書表辭年老詔曰方今多事嘉謀良圖委

以老成也

又曰劉頌爲尚書孫秀等推崇趙倫功冝加九錫百寮莫

敢異議頌獨曰昔漢之錫魏魏之錫晉皆一時之用非可

通行今宗廟乂安雖嬖後𬒳退勢臣受誅用周勃誅諸呂

而尊孝文霍光廢昌邑而奉孝宣並無九錫之命亂舊典

而習權變非先王之制九錫之議謂無所施

晉康帝起居注詔曰尚書萬事之夲朕所責成也而廩秩

儉薄甚非治體今雖軍國多費不爲元凱惜祿其依令僕

給尚書各親信五十人廩(「㐭」換為「面」)

晉中興書曰蔡謨爲尚書上䟽曰八座之任非賢莫居前

後選用名資有常孔愉諸葛恢並以清節令才素有名望

昔愉爲御史中丞臣尚爲司徒長史恢爲會稽太守臣爲

尚書郎恢尹丹陽臣守小郡名輩不同階級殊懸今猥以

輕鄙超踰等疋上亂聖朝貫魚之次下違羣士准平之論

豈唯微臣斯亡之誡實貽聖政維塵之累

宋書曰凡尚書官大罪則免小罪則出出者百日無代人

聽還夲職

宋志曰今朝士詣三公尚書丞郎詣令僕射尚書並門外

下車履度門閫乃納履

齊職儀曰尚書六人品第三秩六百戶進賢兩梁冠納言

幘絳朝服佩水蒼玉執笏負

梁書曰陸杲遷尚書殿中曹郎拜日八座丞郎並到上省

交禮而杲至晚不及時刻坐免官也

又曰周捨問劉杳尚書官著紫荷相傳雲挈囊竟何所出

荅曰張安世傳雲持橐簪筆事孝武帝數十年注云橐囊

也近臣簪筆以待顧問也

後魏書曰肅宗靈太后曾讌於華林園舉觴謂羣臣曰𡊮

尚書朕之杜預欲以此杯敬屬元凱今爲盡之侍座者莫

不羨仰翻名位俱重當時賢逹咸推與之

隋書曰于仲文上以尚書文簿繁𮦀吏多姦計令仲文勘

録省中事其所發擿甚多上嘉其明斷厚加勞賞焉

唐新語曰𤣥宗欲以牛仙客爲尚書張九齡諫曰不可尚

書古之納言有唐已來多用舊相居之不然歷踐內外清

貫之地妙有德望者充之仙客夲河湟一使典耳㧋昇清

流齒班常伯此官邪也

益部𦒿舊傳曰太尉李固薦楊淮累世服事臺閣旣閑練

舊典且有幹用冝在機密特拜尚書固薨免官尚書令陳

蕃表行狀復徴爲尚書

會稽典録曰鄭𢎞拜尚書舊典科郎滿𥙷縣長令史爲丞

尉𢎞奏以爲臺職位尊而賞薄人無樂者請使郎𥙷縣令

史為長上從其議自此爲始

通典曰尚書出納王命敷奏萬機蓋王政之所由宣選舉之

所由定罪賞之所由正斯乃文昌天府衆務泉藪內外所

折𠂻逺近所稟仰故李固雲陛下之有尚書猶天之有北

斗斟酌元氣運平四時是爲喉舌

郭子曰王公有幸妾姓雷頗預政事納貨蔡公謂之雷尚

傳子曰嘏字蘭石爲尚書大小無不揔

桓子新論曰昔堯試舜於大麓麓者領録天下事如今之

尚書官矣冝得大賢智乃可使處議持平

王昶考課事曰尚書侍中考課一曰掌建六材以考官人

二曰綜理萬機以考庶績三曰進視惟允以考讜言四曰

出納王命以考賦政五曰罰法以考典刑

應璩書曰知楊生翻然遂登納言雖有所越亦其冝也傅

說棄板築而爲殷相呂望投渭竿而爲周師卓茂起閭里而

爲漢宰(⿱艹石)此翁者乃竒耳璅璅尚書執憲之吏SKchar以爲異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一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