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六百二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卷之六百二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六百二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二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六百二十四

 治道部五

     政治三

管子曰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

四维绝则灭倾可正危可安覆可起灭不可复措也四维

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

又曰政之所行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民恶忧劳

我佚乐之民恶贫贱我冨贵之民恶危坠我存安之民恶

㓕绝我生育之

又曰凡牧民者使士无邪行女无淫事士无邪行教也女

无淫事训也教训成俗而刑罚省也

又曰善为国者使民(⿱艹石)饥鱼之归饵渴马之走饮

又曰尧舜之民非生而治桀纣之民非生而乱乱在上

又曰圣人设度量置仪法如天地之坚如列星之固如日

月之明如四时之信然故令往而民从之

老子曰治大国(⿱艹石)烹小鲜烹小鲜不敢桡恐其縻也治国烦则乱治身烦则精神散

道莅天下者其鬼不神以道德治天下则鬼不敢见其精神以犯人也

又曰圣人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

欲使夫知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矣

又曰圣人无𢘆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

亦善之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欲善信者吾因而善信之不善信者吾亦

以善信教之圣人在天下惵惵为天下恽其心圣人治天下常惵惵心同恽用

心皆为天下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百姓顷注耳目以观听圣人圣人视

百姓如婴儿

又曰以政治国以竒用兵以无事取天下以政教治国以竒计用兵皆不

合道惟无事可以取天下吾何以知天下其然哉以此以此下文知之天下多

忌讳而民弥贫国多忌讳人失作业故贫人多𠆸巧竒物滋起法令滋

章盗贼多有法令益明𥨸盗为奸尽成盗贼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

我与事而民自冨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欲而民自朴

老子曰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𡙇𡙇

文子曰水浊则鱼险政苛则民乱

墨子曰叶公子高问政于仲尼曰善为政者(⿱艹石)何对曰善

为政者远者近之而旧者亲之墨子闻之曰叶公子高未

得其问也仲尼亦未得其对也

孟子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必因先王之

道〇孙卿子曰鲁有子讼父者康子曰杀之孔子曰不教而

诛之是虐杀不辜三军之败不可诛也狱犴不治不可刑

也上陈教而先服之则百姓从风矣先教而后刑则民知

罪矣夫一仞之墙民不能逾百仞之山童子𦫵而游焉陵

迟久矣能谓民弗逾乎讼者闻之乃请无讼

庄子曰至德之丗山无蹊隧泽无舟梁乌鹊之巢可攀援

而窥

又曰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在之者恐天下之淫其性

也宥之者恐天下之迁其德也天下不淫其性不迁其德

岂有治天下者哉不淫不迁无为守分性既正矣德又定焉人皆治道何劳布政有治天下者哉

昔尧之治天下也使天下欣欣焉人乐其性也是不恬也

桀之治天下也使天下瘁瘁焉人苦其性是不愉也夫不

恬不愉非德也非德而可长久者天下无之也

又曰黄帝将见大隗于具茨之山⿺辶商遇牧马童子问涂焉

(⿱艹石)知具茨之山乎曰然(⿱艹石)知大隗之存乎曰然黄帝曰

异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请问为天

下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哉亦去其害马

而已矣

又曰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崆峒

之上故往见之曰吾欲取天地之精以佐五榖以养民人

又欲官阴阳以遂群生为之柰何广成子曰而所欲问者

物之质也而所官者物之残也自而治天下云气不待族

而雨草木不待黄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而侫人之心

翦翦焉又奚足以语至道哉翦翦狭劣貌

尸子曰范献子泛于河大夫皆在君曰孰知栾氏之子大

夫莫荅舟人清㳙舍檝荅曰君奚问栾氏之子(⿱艹石)修晋国

之政内得大夫外不失百姓虽栾氏之子其(⿱艹石)君何(⿱艹石)

修晋国之政内不得大夫而外失百姓则舟中之人皆栾

氏子也君曰善〇申子曰明君治国而晦晦而行行而止

故一言正而天下定一言倚而天下靡啇君书曰善治者

使跖可信不能治者使伯夷可疑

韩子曰或曰景公不知用势师旷晏子不知除患夫猎者

托车舆之安用六马之足使王良左辔则身不劳而易及

轻兽国者君之车势者君之马不乘君之车不因马之利

释车而下走者也故曰景公不知用势之主师旷晏子不

知除患之臣也

又曰桓公谓管仲曰官少而索者众索求寡人忧之管仲

曰君无听左右之请因能而授禄因功而与官人莫敢索

君何忧焉

又曰夫尧舜在上位虽有十桀纣不能乱者势治也桀纣

在上位虽有十尧而不能治者势乱也

又曰故善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靣用脂泽粉黛则倍其

𥘉明法度必赏罚则国冨而治法度赏罚者国之脂泽粉

黛也

孔丛子曰夫子适齐晏子就其馆既燕而私焉曰齐其危

夫譬(⿱艹石)载无辖之车以临千仞之谿其不颠覆亦难兾也

子吾心也以齐为游息之馆当或可救子幸不吾隐也夫

子曰死病不可为医夫政令者人君之衔辔所以制下也

仐齐君失之巳久也子虽欲挟其辀而扶其轮良弗及也

抑犹可以没齐君及子身过此而往齐其田氏矣

又曰定公问曰周书所谓庸庸祇祇畏畏显民何谓也

孔子曰不失其道明之于民之谓也夫能用可用则政

治矣敬可敬则尚贤矣畏可畏则省刑矣人君审此三者

明以示民而国不兴未之有也

又曰哀公问书称夔曰于子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

谐何谓也孔子对曰此言善政之化乎物也古之帝王功

成作乐其功善者乐和乐和则天地且犹应之况百兽乎

䕫为帝舜乐正实能以乐尽治理之情公曰然则政之大

夲莫尚夔乎孔子曰夫乐所以歌其成功非政之本也众

官之长信既咸熙然后乐乃和焉

又曰孔子之卫卫将军文子问曰吾闻鲁公父氏不能听

狱信乎孔子荅曰不知其不能也夫公父氏之听狱有罪

者惧无罪者耻文子曰有罪者惧听之察刑之当也无罪

者耻耻何乎孔子曰齐之以礼则民耻矣刑以止刑则民

惧矣文子曰今齐之以刑刑犹弗胜何礼之齐孔子曰以

礼齐民譬之于御则辔也刑以齐民譬之于衔则鞭也执

辔于此而动于彼御之良也无辔而用䇿则马失道矣文

子曰以御言之左手执辔右手运用不亦速乎(⿱艹石)任辔无

䇿马何惧哉子曰吾闻古之善御者执辔如组两⿰马参 -- 骖如舞

非䇿之𦔳也是以先王盛于礼而薄于刑故民从命也废

礼而尚刑民弥𭧂矣

又曰子思问于夫子曰亟问夫子之诏正俗化民之政莫

善于礼乐也管子任法以治齐而天下称仁焉是法与礼

乐异用而同功也何必但礼乐哉子曰尭舜之化百丗不

辍仁爱之风远矣管仲之智足以定法材非管氏而专

终必乱成矣

又曰孟轲问子思曰尭舜文武之道可力而致乎子思曰

彼人也我人也称其言履其行夜思之昼行之滋滋焉汲

汲焉如农之趍时商之趍利恶有不致者乎

又曰穆公问子思曰吾国可兴乎子思曰可公曰为之柰

何对曰苟君与大夫慕周公伯禽之治行其政化开公家

之惠杜私门之利结恩百姓修礼邻国其兴也勃矣

又曰卫君问子思曰寡人之政何如荅曰无非君曰寡人

不知其不肖亦望其如此也子思曰希旨容媚则君亲之

中正弼非则君䟽之夫能使人冨贵贫贱者君也在朝之

士孰肯舎其所以见亲而取其所以见䟽乎是故竞求射

君之心而莫有非君之者此臣所谓无非也公曰然乎寡

人之过也今知改矣荅曰君弗能焉口顺而心不怿者临

事必痝君虽有命臣未敢受也

又曰信陵君问曰古之善为国至于无讼其道何由荅曰

由乎政善也上下勤德而和德无不化俗无不和众之所

誉政之所是也众之所毁政之所非也毁誉是非与政相

应所以无讼也

又曰子顺相魏改嬖宠之官以事贤才夺其不任之禄以

赐有功诸䘮职者不恱造谤言文咨以告且曰夫不善前

政而有成孰与变之而起谤哉子顺曰民之不可与虑始

久矣古之善为政者其𥘉不能无谤子产相郑三年而后

谤止吾先君之相鲁三月而后谤止今吾为政日新虽不

及圣贤庸知谤止独无时乎文咨曰子产之谤尝亦闻之

未识先君之谤何也子顺曰先君𥘉相鲁鲁人颂曰麛裘

而芾投之无戾芾而麛裘投之无邮及三月政化既行民

又作颂曰衮衣章甫实获我所章甫衮衣恵我无私文

咨喜曰乃今知先生不异乎圣贤矣

又曰新桓固谓子顺曰贤者所在必兴化致治今子相魏

未闻异政而即自退其身者志不得乎何去之速也荅曰

以无异政所以自退也且死病无良医今𥘿有呑食天下

之心以义事之故不获安救亡不暇何化之兴昔伊摰在

夏吕望在啇而二国不治岂伊吕之不欲哉势不可也

又曰尹鲁谓子鲁子之读先王之书将奚以为荅曰为治

丗丗治则𦔳之行道丗乱则独治其身治之至也

又曰建𥘉元年大旱天子忧之问群臣政教得失子豊乃

上䟽曰臣闻为不善而灾报得其应也为善而灾至遭时

运之会耳非政所治也昔成汤遭旱因自责省畋散积减

御损膳而大有年意者陛下未为成汤之事焉天子纳其

淮南子曰治国者(⿱艹石)耨田去害苗而已今沐者堕发而犹

为之不巳以其所去者少所利者多

又曰圣主之治也犹造父之御也和辑乎辔衘之际而缓

急乎唇吻之和正度乎胸臆之中而执节乎掌握之间内

得于中心而外合于马志是故能进能退履䋲而还曲中

䂓取道致远而气力有馀诚得其术也是权势者人主之

车舆也大臣者人主之四马也体离车舆之安而手失四

马之心能无危者古今未之闻也是故舆马不调王梁不

能以取道理君臣不和唐虞不能为治执术以御之则管

晏之知尽矣明分以视之则跖𫏋之奸止矣

又曰惠子为惠王为国法惠王梁惠王也惠子惠王师也已成而示之诸

先生示为国法先生皆善之奏之惠王惠王甚说之以示翟璜

曰善惠王曰善可行乎翟璜曰不可惠王曰善而不可行

何也翟璜对曰今夫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此举

重劝力之歌也岂无郑卫激楚之音哉然而不用者不(⿱艹石)

取是其冝也治国者礼不文辩故老子曰法令滋章盗贼

多有此之谓也

又曰田骈以道术说齐王齐王应曰寡人之治齐国也道

术难以除患愿闻国之政田骈对曰臣之言无政而可以为

政譬之(⿱艹石)林木无林而可以为林愿王察其所谓而自取

齐国之政焉已虽无除其患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可陶冶

而变化也齐国之政何足问哉

又曰昔者五帝三王之莅政施教必用参五何谓参五仰

取象于天俯取度于地中取法于人乃立明堂之朝行明

堂之令明堂布政之宫有十二月之政令以调阴阳之气而和四时之节

以辟疾病之蕃俯视地理以制度量察陵子泽肥墩高下

之冝立事生财巳除饥寒之患中之考乎德以制礼乐行

仁义之道以治人伦而除𭧂乱之祸乃澄列金木水火土之

故立父子之亲而成家别清浊五音六律相生之数

以立君臣之义而成国察四时季孟之序立长㓜之礼而

成官此之谓参制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妻之辩长㓜之

序朋友之际此之谓五乃裂地而州之分职而治之筑城

而君之割宅而异之分财而衣食之立太学而教诲之夙

兴衣寐而劳力之此治之纪纲也然得其人则举失其人

则废

又曰天地之生物也有夲末其养物也有先后人之于治

国也岂得无终始故仁义者治之本也今不知事修其夲

而务治其末是释其根而灌其枝也且法之生也以辅仁

义重法而弃义是贵其冠履而忘其头足也故仁义者为

厚定者也不益其基而张其广者毁不益其基而増其高

者覆赵政不増其德而累其高故㓕智伯不行仁义而务

广地故亡

国语曰不基其栋不能任重重莫(⿱艹石)国栋莫(⿱艹石)徳国主之

有民也犹城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即夲固基美则上寕

又曰禹以夏王桀以夏亡汤以殷王纣以殷亡非法度不

存也纪纲不张而风俗坏也三代之法不亡而丗不治者

无三代之智也六律具存而莫能听者无师旷之耳也故

法虽在必待圣而后治律虽具必待耳而后听故国之所

以存者非以有治也以有贤人也其所以亡者非以无法

也以无圣人也

又曰治国譬(⿱艹石)张瑟大弦絙絙急则小弦绝矣故急辔数

䇿者非千里之御也清声不过百里无声之声施于四海

是故禄过其功者损名过其实者蔽情行合而名副之祸

福不虚矣身丑夣不胜正行国有妖祥不胜善政



太平御览卷第六百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