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四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十 太平御览 卷之四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四十二

太平御览卷第四十一

 地部六

  㑹稽山   天台山    茅山

  庐山    罗浮山   蒋山

  九疑山   玉笥山

     㑹稽山

呉越春秋曰禹巡天下归还越㑹稽脩国之道以㑹计名

又曰禹巡行天下归还大越登茅山以朝四方群臣观中

州诸侯防风后至斩以徇众示天下悉以臣属也乃大㑹

计治国之道更名茅山曰㑹稽越绝书亦载

传曰勾践以甲楯五千保于㑹稽

史记曰始皇本纪曰三十七年上㑹稽𥙊大禹望于南海

而立石刻颂秦徳

九土文括略曰禹禅此山有一石穴委曲黄帝藏书于此

禹得之

孔灵符㑹稽记曰㑹稽山在县东南其上石状似覆釡禹

梦𤣥夷仓水使者却𠋣覆釡之上是也今禹庙在下秦始

皇尝配食此庙

又曰山有石室云是仙人射堂东髙岩有射的石逺望的

的如射𠋫形圎视之如镜土人常以占糓食贵贱射的明

则米贱暗则米贵谚曰射的白斛一百射的𤣥斛一千

夏侯曽先志曰此山有石帆壁立临川涌石亘山遥望芃

芃有似张帆也下有悬岩名为射堂传云仙人常射于此

使白鹤取箭此是㑹稽东峰

郡国志曰山上有草茎赤叶青人死覆之便活

山海经曰㑹稽之山四方上多金玉下多碔砆上有禹冢

及井

     天台山

临海记曰天台山超然秀出山有八重视之如一帆髙一

万八千丈周廽八百里又有飞泉悬流千丈似布故登真

隐诀云此山有桐柏后四明东南三百里

启𮐃记注曰天台山去人不逺路经福溪溪水梁险清冷前

有石桥路迳不盈尺长数十丈下临绝𡨋之涧唯忘其身

然后能济济者梯岩壁扪萝葛之茎度得平路见天台山

蔚然绮秀列𩀱岭于青霄上有琼楼玉阁天堂碧林醴泉

仙物毕具晋隐士白道猷得过之获醴泉紫芝灵药

神异经曰馀姚人虞洪入山采茗遇一道士牵三青羊引

洪至天台瀑泉曰吾丹丘子也闻子善具饮常思见惠山

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瓯牺之馀不相遗也因

立奠祀后常与家人往山获大茗焉

晋书曰许迈与王羲之书云自山阴至临海多有金庭玉

堂仙人芝草

异苑白㑹稽天台山遐逺自非忽生忘形不能跻也赤城

阻其迳瀑布激其衢石有莓苔之崄渊有不测之深

幽明录曰汉明帝永平五年剡县刘晨阮肇共入天台山

糓皮迷不得返经十馀日粮食之尽饥馁殆死遥望山

上有一桃树大有子实而绝岩𮟏涧了无登路攀葛乃得

至啖数枚而饥止体充复下山持杯取水欲盥漱见芜菁

叶从山腹流岀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糁相谓曰此

必去人径不逺度山出一大溪溪边有二女子姿质妙绝

见二女人持杯岀便𥬇曰刘阮二郎捉向所失流杯来晨

肇既不识之二女便呼其姓如似有旧相见忻喜问来何

晚𫆀因要还家家筒瓦屋南壁及东壁下各有一大床皆

施绛罗帐角悬铃上金银交错床头各十侍婢便敕云刘

阮二郎经渉山阻向虽得琼实犹尚虚弊可速作食有胡

麻饭山羊脯甚羙食毕行酒有群女来各持三五桃子𥬇

而言贺汝婿来酒酣作乐刘阮忻怖交并至暮令各就一

帐宿女往就之言声清婉令人忘忧至十日后欲求还去

女云君巳来是宿福所牵何复欲还耶遂留半年气𠉀草

木是春时百鸟鸣呼更怀土求归甚苦女曰当如何遂呼

前来女子有三四十人集㑹奏乐共送刘阮指示还路既

出亲旧零落邑屋全异无复相识问得七丗孙𫝊闻上丗

入山迷不得归

孔灵符㑹稽记曰赤城山土色皆赤岩岫连沓状似云霞

悬溜千仞谓之瀑布飞流洒散冬夏不竭山谷绝涧峥嵘

无底长松蔓藟幽蔼其上

又曰赤城山内则有天台灵岳玉室璇台

又曰天台山旧居五县之馀地五县者馀姚鄞句章剡始

寜也

孙绰天台山赋曰济楢谿而直进落五界而迅征

启蒙记曰天台山石桥路径不盈尺长数十歩至滑下临

绝溟之涧

续捜神记曰㑹稽剡县民𡊮柏桹硕二人猎经深山重岭

甚多见一群山羊六七头遂经一石桥桥甚狭而峻羊玄

桹等亦随渡向绝崖崖正赤壁立名曰赤城上有水流下

广狭如疋布剡人谓之瀑布羊径有山穴如门豁然而过

既入内甚平敞草木皆香有一小屋二女子住中年皆十

五六容色甚羙着青衣一名莹珠见二人至忻然云早望

汝来遂为室家忽二女出行云复有得婿者往庆之曵SKchar

绝岩上行琅琅然二人思归潜去归路二女巳知追还

乃谓曰自可去乃以一腕囊与桹语曰愼勿开也于是得

归后出行家人开其囊囊如莲花一重去复一重至五尽

中有小青鸟飞去桹还知此怅然而巳后桹于田中耕家

依常饷之见在田中不动就视但有皮壳如蝉蜕也

     茅山

茅君内传曰句曲山𥘿时名为华阳之天三茅君居之因

而为名外有金山因坛为号矣周时名其源泽为句曲之

穴案山形曲折后人名为句曲之山山间有金陵之地四

十七八顷是金坛之地肺也居其地必得度丗

许迈别传曰延陵之茅山是洞庭西门潜通五岳茅山记

曰大茅山独髙处𤣥帝命东海神埋大铜鼎于山顶深八

尺上有盘石镇之颛顼水徳故号𤣥帝

又曰秦始皇三十七年游㑹稽还于此山北埋白壁一𩀱

深七尺李斯刻篆壁文云始皇圣德平章山河巡狩苍川

勒名素壁

又曰王莽地皇三年七月遣使者章邕陈献铜锺五口黄

金百镒赠之于三茅君

又曰中茅山其山独处司命君埋玉门丹砂六千斤镇于

此山深二丈上有盘石镇之其山左右泉流下皆小赤色

饮之延年益寿左真人就司命乞得一十二斤以合九华

丹山顶石坛石按香炉今存今三阳百姓闻多有长寿者

盖太阳北阳朱阳三材耳

又曰小茅山汉光武帝以建武元年三月遣使呉伦赍金

五十斤陈献三茅君今山顶有埋金处存焉上有聚石

又曰开成中髙修女真侯仙姑绝糓六十馀年寿逾百岁

常栖息此山入洞府获睹徴祥

又曰咸通中东海蓬莱观龚道者𥘉入此山断榖茹芝十

馀年后因正月朔旦焚香洞门恍惚之间得入洞中经由

一十三日备见洞府岩壁山川星辰日月灵异难详

又曰昔仙人捧一大石临崄峻是谓神设一人推之(⿱艹石)

崩坠百人推之亦复如故真诰曰中茅前一长岭直抵大

茅山后古多积金宝故因此著名贞白依东流水合神丹

遗坛灶存叠玉峰大茅山东南三山积叠亦有洞穴俗多

呼叠石石与玉犹为同𩔖山作三角又呼三角山殊无影

响今去葛仙翁坛相近

     庐山

庐山记曰山髙二千三百六十丈周回二千五十里东南

三十二里张僧鉴寻阳记云匡俗周武王时人屡逃徴聘

结庐此山后登仙空庐尚在弟子等呼为庐山又名匡山

盖称其姓又接豫章匡俗字君孝父共鄱阳令吴芮佐汉

定天下封俗鄱阳庐君兄弟七人皆好道术遂寓精爽于

洞庭之山故丗谓庐山汉武帝南巡亲见神灵封俗为文

明公一云匡俗汉人一云周武时人未知谁是

逺法师庐山记曰山海经曰庐江 天子都有匡俗先生

者出自殷周之际隐遁避丗潜居其下或云俗受道于仙

人而共游其岭遂记室悬岫即岩成馆故时人谓其所止

为神仙之庐西南有石门似𩀱阙壁立千馀仞而瀑布流

述异记曰庐山上有三石梁长数十丈广不盈尺俯眄杳

然无底咸康中江州刺史𢈔亮迎吴猛将弟子登山游观

因过此梁见一老公坐桂树下以玉杯承甘露与猛猛遍

与弟子又进至一处见崇台广厦玉宇金房琳琅焜耀辉

彩眩目多珍宝玉器不可识见数人与猛共言(⿱艹石)旧相识

周景式庐山记曰登庐山望九江以观禹之迹其兹峰乎

东南隐诸岭不得骈曯自庐山人迹所曁迥望无后出此

者毎雨其下成潦而上犹皎日

逺法师游山记曰自托此山二十二载凡再诣石门四游

南岭东望香炉秀绝众形北眺九流神览视四岩之内犹

观之掌焉传闻有石井方湖足所未践

张野庐山记曰庐山天将雨则有白云或冠峰岩或亘中

岭俗谓之山带不出三日必雨

寻阳记曰庐山顶上有一池水池中有三石雁霜落则飞

山北有五老峰于庐山最为峻极横隐苍穹积石岩巉迥

𡑅彭蠡其形势如河中虞郷县前五老之形故名之

又曰上霄峰在山东南秦皇登之与霄汉相接因名之髙

处有刻名之字大如掌背隐起焉仅百馀言

又曰王敦诛术士吴猛附舡日行千里追者但见龙附其

舡猛令舡人閇目人闻曳拨林木之声惧而开目龙知人

见遂委舟山顶今艑底在紫霄峰上

又曰陶潜栗里今有平石如砥纵广丈馀相传靖节先生

醉卧其上在庐山南

神仙传曰董奉字君异𠉀官人少有道术居此山多救人

疾苦种杏于此山十数年杏有十数万株结实奉乃多仓

廪宣言人买杏多少不须来报但一器糓一器杏多者则

为猛兽所害人惧无敢欺者得糓悉赈贫乏

     罗浮山

南越志曰此山夲名蓬莱山一峰在海中与罗山合因名

焉山有洞通句曲又有浚房瑶室七十二所

裴渊广州记曰罗浮二山隐天唯石楼一路是可登矣

晋中兴书曰葛洪上罗浮山中錬丹在山积年忽与广州

刺史邓岱书云当欲逺行岱得书狼狈而洪巳亡颜色如

平生体轻弱如空衣时咸以为神仙

茅君内传曰罗浮山之洞周五百里名朱明耀真之天

罗浮山记曰罗罗山也浮浮山也二山合体谓之罗浮在

层城博罗二县之境有罗水南流注于海旧说罗浮髙三

千丈长八百里有七十二石室七十二长溪神湖神禽玉

树朱草相传云浮山从㑹稽来今浮山上犹有东方草木

又曰鲍静字子玄上党人博究仙道为南海太守昼临民

政夜来罗浮山腾空往还

裴渊广州记曰罗山隐天唯石楼一路时有闲游者少得

至山际大树合抱极目视之如荠菜在地山之阳有一小

岭云蓬莱边山浮来着此因合号罗浮山

名山略记曰罗浮山有阿育王塔三十二所杂道书

南海郡传曰罗山诸仙人所游之山也恶人不得妄上恶

人上此山有兽即击之投于岩下

     蒋山

舆地志曰蒋山旧名金陵山因此山立名金陵徐爰释问

曰诸葛亮以为锺山龙盘即蒋山也

金陵图曰后汉末蒋子文为秣陵尉逐盗锺山北为贼伤

额而死常谓青骨死当为神至呉大帝下都子文乘白马

惨搔头执白羽见形故令史白呉王为立庙不尓当百姓大

疫大帝犹未信又翊日见于路当令飞虫入人耳后如其

言帝乃立庙锺山封子文为蒋侯改为蒋山即此是也

沈约宋书云萧思话领左卫常从太祖登锺山北岭石上

弹琴因赐以银锺酒谓曰相赏有松石间意焉

梁书曰武帝时旱甚诏于蒋山神求雨十旬不降帝怒命

载荻焚庙并其神影白日开㓪将起火当神上忽有云如

伞盖须㬰骤雨台中宫殿皆自震动帝诏使停

山谦之丹阳记曰京师南北并有连岭而蒋山独崖崫峻

异其形象龙实杨都之镇也孙权葬山南因为名号曰孙

又曰出建阳门望锺山之与覆舟似上东门首阳之与北

邙也

金陵地记曰秦始皇时望气者云金陵有天子气乃东巡

埋金玉杂宝于锺山仍断其地更名曰秣陵

又曰蒋山夲少林木东晋令刺史罢还都种松百株郡守

五十株

又曰周颙字彦伦隐居蒋山出为临海令还罢都欲游旧

居孔稚圭作北山移文以讥之曰锺山之英草堂之灵驰

烟驿雾勒移山庭

     九疑山

山海经曰九疑山舜所葬为永陵在长沙零陵界秦始皇

三十七年十一月行至云梦望祀虞舜于九疑山

汉书曰武帝元封五年南巡狩至于盛唐望祀虞舜于九

疑山

山海经曰南山苍桐之丘苍桐之渊其中有九渊焉舜之

所葬在长沙零陵界

湘中记曰九疑山在营道县九山相似行者疑惑因名九

盛弘之荆州记曰九疑山盘基数郡之界连峰接岫竞

髙含霞卷雾分天隔日

郡国志曰九疑山有九峰一曰丹朱峰二曰石城峰三曰

楼溪峰形如楼四曰娥皇峰峰下有舜池池傍春月百鸟

生𡖉人取之则迷路致本处可得还五曰舜源峰此峰最

髙上多紫兰六曰女英峰舜墓于此峰下七曰箫韶峰峰

下即象耕鸟耘之处八曰纪峰马明生遇安期生授金液

神丹之处九曰纪林峰周义山字秀通开石凾得李山经

读之得仙也有九水七则流归岭北二则翻注广南

淮南子曰九疑之南陆事寡而水事多

王歆之神境记曰九疑是舜之葬处也有青涧中有黄色

黄莲花芳气竟谷此山之表复有二峰望之乃似人形映

出云端如玉积髙于诸山顶有飞泉如带舜庙在山之阳

     玉笥山

福地记曰此山土地肥美冝糓辟兵又天监起居注云庐

陵太守王希聃于此山龙渊𫉬剑二口

大真白龟山经曰夲名群玉山胚浑𥘉分此山积五色气

而成形睹(⿱艹石)群玉之状皆虚无之貌浮焉至炰牺氏之时

山乃坚实委地变为五色遂号为群玉山至夏殷之丗人

多采其玉百灵虑损其山形遂化为五色土石而生 丛

木今溪涧之中五色碧赤之石皆古玉变也

玉笥山记曰汉武好仙察众山之迹知此山为灵感之司

遂于山顶致降真坛日夕祈祷天乃降白玉笥置坛上武

帝遣使取至其坛侧飘风大振卷玉笥而去因封为玉笥

山又汉武时邑民伐材于山为廨馆阙殿中梁一条邑民

相谓曰欲精仙馆在其梁栋未可以凡木为之经数旬未

获忽一衣震雷风烈天降白玉梁一条光彩莹目至今下

有玉梁观至魏武时遣人取之至其山门亭午之际雷霆

大震化为白龙擘烟雾而去晋永嘉中有人见在都木岩

下梁黄门侍郎萧子云聿来栖上兼撰立馆碑经五载忽

有一人来谓之曰馆之东北有洞曰都木坑水自东注可

以乆居矣子云遂徙家居之后全家隐洞中不知所之大

暦𥘉有道士谢修通者冝春人也此山不出凡四十年如

野人后遇一人引入溪源于溪中得一碑长三尺乃萧侍

郎清虚之馆碑更行行半里见宅基古砖瓦石皆异遂结

庵居之长庆𥘉入都木坑偶见一宅重扉湏㬰有一青衣

童子招修通入见一人紫绶峨冠佩剑立堂之左一人碧

绶素简立堂之右童子曰左者萧君右者梅君即梅福也

通乃叩头再拜求住修通好食小䔉二君子曰子乃荤腥之

人安能住此赐修通嘉禾五穗松叶半斤令顿服之服之中

半二君乃令归精神似不足眼目睢盱门人相谓曰师修

行不出凡七十年为邪气所乱大道何昧乎通至宝暦𥘉

梦人告曰造一精舎待君既寤曰旦日我当死矣七日而

卒门人求备棺榇空见衣冠而巳年九十八



太平御览卷第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