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天论赦书事条状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奉天论赦书事条状
作者:陆贽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69

右。隐朝奉宣圣旨,并以中书所撰赦文示臣,令臣审看可否。“如有须改张处,及事宜不尽,条录奏来者”。

臣谨如诏旨,详省再三,犹惧所见不周,兼与诸学士等参考得失。佥以为纲条粗举,文理亦通,事多循常,辞不失旧,用于平昔,颇亦可行,旋之当今,则恐未称。何则?履非常之危者,不可以常道安;解非常之纷者,不可以常语谕。自陛下嗣承大宝,志壹中区,穷用甲兵,竭取财赋。庶未达于暂劳之旨,而怨咨已深;昊穹不假以悔祸之期,而患难继起。复以刑谪太峻,禁防伤严,上下不亲,情志多壅。乃至变生都辇,盗据宫闱,九庙鞠陷于匪人,六师出次于郊邑,奔逼忧厄,言之痛心,自古祸乱所钟,罕有若此之暴。今重围虽解,逋寇尚存,裂土假王者四凶,滔天僭帝者二竖,又有顾瞻怀贰,叛援党奸,其流实繁,不可悉数。皇舆未复,国柄未归,劳者未获休,功者未及赏,困穷者未暇恤,滞抑者未克伸,将欲纾多难而收群心,唯在赦令诚言而已。安危所属,其可忽诸!动人以言,所感已浅,言又不切,人谁肯怀?昔成汤遇灾而祷于桑野,躬自髡剔以为牺牲。古人所谓割发宜及肤,翦爪宜侵体,良以诚不至者物不感,损不极者益不臻。今兹德音,亦类于是,悔过之意,得不深,引咎之辞,不得不尽,招延不可以不广,润泽不可以不宏,宣畅郁堙,不可不洞开襟抱,洗刷疵垢,不可荡去瘢痕,使天下闻之,廓然一变,若披重昏而睹朗曜,人人得其所欲,则何有不从者乎?应须改革事条,谨具别状同进,除此之外,尚有所虞。窃以知过非难,改过为难;言善非难,行善为难。假使赦文至精,止于知过言善,犹愿圣虑,更思所难。《易》曰:“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夫感者,诚发于心,而形于事,人或未谕,而宣之以言,言必顾心,心必副事,三者符合,不相越逾,本于至诚,乃可求盛。事或未致,则如勿言,一亏其诚,终莫之信。伏惟陛下先断厥志,乃施于辞,其可行而宣之,其不可者措之,无苟于言,以重其悔,言克诚而人心必感,人心既感而天下必平。事何可不详,言何可不务?罄输愚恳,伏听圣裁。谨奏。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