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戏曲史/第十二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一章
元剧之结构
宋元戏曲史
第十二章 元剧之文章
作者:王国维
中华民国3年(1914年)2月1日
1914年2月1日
公布于东方杂志1913年10卷8期
第十三章
元院本

  元杂剧之为一代之绝作。元人未之知也。明之文人。始激赏之。至有以关汉卿比司马子长者。(韩文靖邦奇)三百年来。学者文人。大抵屏元剧不观。其见元剧者。无不加以倾倒。如焦里堂易馀龠录之说。可谓具眼矣。焦氏谓一代有一代之所胜。欲自楚骚以下撰为一集。汉则专取其赋。魏晋六朝至隋则专录其五言诗。唐则专录其律诗。宋专录其词。元专录其曲。余谓律诗与词。固莫盛于唐宋。然此二者果为二代文学中最佳之作否。尚属疑问。若元之文学。则固未有尚于其曲者也。元曲之佳处何在。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古今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著于元曲。盖元剧之作者。其人均非有名位学问也。其作剧也。非有藏之名山传之其人之意也。彼以意兴之所至为之。以自娱娱人。关目之拙劣。所不问也。思想之卑陋。所不讳也。人物之矛盾。所不顾也。彼但摹写其胸中之感想与时代之情状。而真挚之理与秀杰之气。时流露于其间。故谓元曲为中国最自然之文学。无不可也。若其文字之自然。则又为其必然之结果。抑其次也。

  明以后传奇无非喜剧。而元则有悲剧在其中。就其存者言之。如汉宫秋梧桐雨西蜀梦火烧介子推张千替杀妻等。初无所谓先离后合始困终亨之事也。其最有悲剧之性质者。则如关汉卿之窦娥冤。纪君祥之赵氏孤儿。剧中虽有恶人交构其间。而其蹈汤赴火者。仍出于其主人翁之意志。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

  元剧关目之拙。固不待言。此由当日未尝重视此事。故往往互相蹈袭。或草草为之。然如武汉臣之老生儿。关汉卿之救风尘。其布置结构。亦极意匠惨淡之致。宁较后世之传奇。有优无劣也。

  然元剧最佳之处。不在其思想结构而在其文章。其文章之妙。亦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而已矣。何以谓之有意境。曰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是也。古诗词之佳者。无不如是。元曲亦然。明以后其思想结构。尽有胜于前人者。唯意境则为元人所独擅。兹举数例以证之。其言情述事之佳者。如关汉卿谢天香第三折。

  〔正宫端正好〕我往常在风尘。为歌妓。不过多见了几个筵席。回家来仍作个自由鬼。今日倒落在无底磨牢笼内。

  马致远任风子第二折。

  〔正宫端正好〕添酒力晚风凉。助杀气秋云暮。尚兀自脚趔趄醉眼糢糊。他化的我一方之地都食素。单则俺杀生的无缘度。

  语语明白如画。而言外有无穷之意。又如窦娥冤第二折。

  〔斗虾蟆〕空悲戚。没理会。人生死。是轮回。感著这般病疾。値著这般时势。可是风寒暑湿。或是饥饱劳役。各人证候自知。人命关天关地。别人怎生替得。寿数非干一世。相守三朝五夕。说甚一家一计。又无羊酒缎匹。又无花红财礼。把手为活过目。撒手如同休弃。不是窦娥忤逆。生怕旁人论议。不如听咱劝你。认个自家悔气。割舍的一具棺材。停置几件布帛。收拾出了咱家门里。送入他家坟地。这不是你那从小儿年纪指脚的夫妻。我其实不关亲、无半点凄怆泪。休得要心如醉。意似痴。便这等嗟嗟怨怨。哭哭啼啼。

  此一曲直是宾白。令人忘其为曲。元初所谓当行家。大率如此。至中叶以后。已罕觏矣。其写男女离别之情者。如郑光祖倩女离魂第三折。

  〔醉春风〕空服遍 眩药不能痊。知他这腤臜病何日起。要好时直等的见他时。也只为这症候因他上得。得。一会家缥渺呵。忘了魂灵。一会家精细呵、使著躯壳。一会家混沌呵、不知天地。

  〔迎仙客〕日长也愁更长。红稀也信尤稀。春归也奄然人未归。我则道相别也数十年。我则道相隔着数万里。为数归期。则那竹院里刻遍琅玕翠。

  此种词如弹丸脱手。后人无能为役。唯南曲中拜月琵琶。差能近之。至写景之工者。则马致远之汉宫秋第三折。

  〔梅花酒〕呀。对着这迥野凄凉。草色已添黄。兔起早迎霜。犬褪得毛苍。人搠起缨枪。马负著行装。车运著糇粮。打猎起围场。他他他伤心辞汉主。我我我携手上河梁。他部从、入穷荒。我銮舆、返咸阳。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螀。泣寒螀。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

  〔收江南〕呀。不思量便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美人图今夜挂昭阳。我那里供养。便是我高烧银烛照红妆。

  〔尚书云〕陛下回銮罢娘娘去远了也〔驾唱〕。

  〔鸳鸯煞〕我煞大臣行。说一个推辞谎。又则怕笔尖儿那火编修讲。不见那花朵儿精神。怎趁那草地里风光。唱道。伫立多时。徘徊半晌。猛听的塞雁南翔。呀呀的声嘹亮。却原来满目牛羊。是兀那载离恨的毡车。半坡里响。

  以上数曲。真所谓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者。第一期之元剧。虽浅深大小不同。而莫不有此意境也。

  古代文学之形容事物也。率用古语。其用俗语者绝无。又所用之字数亦不甚多。独元曲以许用衬字故。故辄以许多俗语。或以自然之声音形容之。此自古文学上所未有也。兹举其例。如西厢记第四剧第四折。

  〔雁儿落〕绿依依墙高柳半遮。静悄悄门掩淸秋夜。疏剌剌林梢落叶风。昏惨惨云际穿窗月。

  〔得胜令〕惊觉我的是颤颤巍竹影走龙蛇。虚飘飘庄周梦蝴蝶。絮叨叨促织儿无休歇。韵悠悠砧声儿不断绝。痛煞煞伤别。急煎煎好梦儿应难舍。冷淸淸的咨嗟。娇滴滴玉人儿何处也。

  此犹仅用三字也。其用四字者。如马致远黄粱梦第四折。

  〔叨叨令〕我这里稳丕丕土坑上迷颩没腾的坐。那婆婆将粗剌剌陈米喜收希和的播。那蹇驴儿柳阴下舒著足乞留恶滥的卧。那汉子去脖项上婆娑没索的摸。你则早醒来了也么哥。你则早醒来了也么哥。可正是窗前弹指时光过。

  其更奇绝者。则如郑光祖倩女离魂第四折。

  (古水仙子)全不想这姻亲是旧盟。则待教袄庙火刮刮匝匝烈焰生。将水面上鸳鸯忒楞楞腾分开交颈。疏剌剌沙鞴雕鞍撒了锁鞋。厮琅琅汤偸香处喝号提铃。支楞楞争弦断了不续碧玉筝。吉丁丁珰精砖上摔破菱花镜。扑通通东井底坠银瓶。

  又无名氏货郞旦剧第三折。则所用叠字。其数更多。

  〔货郞儿六转〕我则见黯黯惨惨天涯云布。万万点点潇湘夜雨。正値著窄窄狭狭沟沟堑堑路崎岖。黑黑黯黯彤云布。赤留赤律潇潇洒洒断断续续。出出律律忽忽鲁鲁阴云开处。霍霍闪闪电光星注。正値著飕飕摔摔风。淋淋渌渌雨。高高下下凹凹答答一水糢糊。扑扑簌簌湿湿渌渌疏林人物。却便似一幅惨惨昏昏潇湘水墨图。

  由是观之。则元剧实于新文体中自由使用新言语。在我国文学中。于楚辞内典外。得此而三。然其源远在宋金二代。不过至元而大成。其写景抒情述事之美。所负于此者实不少也。

  元曲分三种。杂剧之外。尚有小令套数。小令只用一曲。与宋词略同。套数则合一宫调中诸曲为一套。与杂剧之一折略同。但杂剧以代言为事。而套数则以自叙为事。此其所以异也。元人小令套数之佳。亦不让于其杂剧。玆各录其最佳者一篇。以示其例。略可以见元人之能事也。

  小令

  天净沙(无名氏 此词庶斋老学丛谈及元刊乐府新声均不著名氏尧山堂外纪以为马致远撰朱竹坨词综仍之不知何据)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套数

  秋思(马致远 见元刊中原音韵乐府新声)

  〔双调夜行船〕百岁光阴如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昨日春来。今朝花谢。急罚盏夜阑灯灭。〔乔木查〕秦宫汉阙。做衰草牛羊野。不恁渔樵无话说。纵荒坟。横断碑。不辨龙蛇。(庆宣和)投至狐踪与兔穴。多少豪杰。鼎足三分半腰折。魏耶晋耶。〔落梅风〕天教富。不待奢。无多时好天良夜。看钱奴硬将心似铁。空辜负锦堂风月。〔风入松〕眼前红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车。晚来淸镜添白雪。上床与鞋履相别。莫笑鸠巢计拙。葫芦提一就装呆。〔拨不断〕利名竭。是非绝。红尘不向门前惹。绿树偏宜屋角遮。靑山正补墙东缺。竹篱茅舍。〔离亭宴煞〕蛩吟罢一枕才宁贴。鸡鸣后万事无休歇。算名利何年是彻。密匝匝蚁排兵。乱纷纷蜂酿蜜。闹穰穰蝇争血。裴公绿野堂。陶令白莲社。爱秋来那些。和露滴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人生有限杯。几个登高节。嘱付与顽童记者。便北海探吾来。道东篱醉了也。

  天净沙小令。纯是天籁。仿佛唐人绝句。马东篱秋思一套。周德淸评之以为万中无一。明王元美等亦推为套数中第一。诚定论也。此二体虽与元杂剧无涉。可知元人之于曲。天实纵之。非后世所能望其项背也。

  元代曲家。自明以来称关马郑白。然以其年代及造诣论之。宁称关白马郑为妥也。关汉卿一空倚傍。自铸伟词。而其言曲尽人情。字字本色。故当为元人第一。白仁甫马东篱高华雄浑。情深文明。郑德辉淸丽芊绵。自成馨逸。均不失为第一流。其馀曲家。均在四家范围内。唯宫大用瘦硬通神。独树一帜。以唐诗喩之。则汉卿似白乐天。仁甫似刘梦得。东篱似李义山。德辉似温飞卿。而大用则似韩昌黎。以宋词喩之。则汉卿似柳耆卿。仁甫似苏东坡。东篱似欧阳永叔。德辉似秦少游。大用似张子野。虽地位不必同。而品格则略相似也。明宁献王曲品跻马致远于第一。而抑汉卿于第十。盖元中叶以后。曲家多祖马郑。而祧汉卿。故宁王之评如是。其实非笃论也。

  元剧自文章上言之。优足以当一代之文学。又以其自然故。故能写当时政治及社会之情状。足以供史家论世之资者不少。又曲中多用俗语。故宋金元三朝遗语所有甚多。辑而存之。理而董之。自足为一专书。此又言语学上之事。而非此书之所有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