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十二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十一章
元劇之結搆
宋元戲曲史
第十二章 元劇之文章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3年(1914年)2月1日
1914年2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8期
第十三章
元院本

  元雜劇之爲一代之絕作。元人未之知也。明之文人。始激賞之。至有以關漢卿比司馬子長者。(韓文靖邦奇)三百年來。學者文人。大抵屛元劇不觀。其見元劇者。無不加以傾倒。如焦里堂易餘籥錄之說。可謂具眼矣。焦氏謂一代有一代之所勝。欲自楚騷以下撰爲一集。漢則專取其賦。魏晉六朝至隋則專錄其五言詩。唐則專錄其律詩。宋專錄其詞。元專錄其曲。余謂律詩與詞。固莫盛於唐宋。然此二者果爲二代文學中最佳之作否。尙屬疑問。若元之文學。則固未有尙於其曲者也。元曲之佳處何在。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古今之大文學。無不以自然勝。而莫著於元曲。蓋元劇之作者。其人均非有名位學問也。其作劇也。非有藏之名山傳之其人之意也。彼以意興之所至爲之。以自娛娛人。關目之拙劣。所不問也。思想之卑陋。所不諱也。人物之矛盾。所不顧也。彼但摹寫其胸中之感想與時代之情狀。而眞摯之理與秀傑之氣。時流露於其間。故謂元曲爲中國最自然之文學。無不可也。若其文字之自然。則又爲其必然之結果。抑其次也。

  明以後傳奇無非喜劇。而元則有悲劇在其中。就其存者言之。如漢宮秋梧桐雨西蜀夢火燒介子推張千替殺妻等。初無所謂先離後合始困終亨之事也。其最有悲劇之性質者。則如關漢卿之竇娥寃。紀君祥之趙氏孤兒。劇中雖有惡人交搆其間。而其蹈湯赴火者。仍出於其主人翁之意志。卽列之於世界大悲劇中。亦無媿色也。

  元劇關目之拙。固不待言。此由當日未嘗重視此事。故往往互相蹈襲。或草草爲之。然如武漢臣之老生兒。關漢卿之救風塵。其布置結搆。亦極意匠慘淡之致。寧較後世之傳奇。有優無劣也。

  然元劇最佳之處。不在其思想結搆而在其文章。其文章之妙。亦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而已矣。何以謂之有意境。曰寫情則沁人心脾。寫景則在人耳目。述事則如其口出是也。古詩詞之佳者。無不如是。元曲亦然。明以後其思想結搆。儘有勝於前人者。唯意境則爲元人所獨擅。茲舉數例以證之。其言情述事之佳者。如關漢卿謝天香第三折。

  〔正宮端正好〕我往常在風塵。爲歌妓。不過多見了幾箇筵席。回家來仍作箇自由鬼。今日倒落在無底磨牢籠內。

  馬致遠任風子第二折。

  〔正宮端正好〕添酒力晚風涼。助殺氣秋雲暮。尙兀自腳趔趄醉眼糢糊。他化的我一方之地都食素。單則俺殺生的無緣度。

  語語明白如畫。而言外有無窮之意。又如竇娥寃第二折。

  〔鬭蝦蟆〕空悲戚。沒理會。人生死。是輪迴。感著這般病疾。値著這般時勢。可是風寒暑溼。或是飢飽勞役。各人證候自知。人命關天關地。別人怎生替得。壽數非干一世。相守三朝五夕。說甚一家一計。又無羊酒緞匹。又無花紅財禮。把手爲活過目。撒手如同休棄。不是竇娥忤逆。生怕旁人論議。不如聽咱勸你。認箇自家悔氣。割捨的一具棺材。停置幾件布帛。收拾出了咱家門裏。送入他家墳地。這不是你那從小兒年紀指腳的夫妻。我其實不關親、無半點悽愴淚。休得要心如醉。意似癡。便這等嗟嗟怨怨。哭哭啼啼。

  此一曲直是賓白。令人忘其爲曲。元初所謂當行家。大率如此。至中葉以後。已罕覯矣。其寫男女離別之情者。如鄭光祖倩女離魂第三折。

  〔醉春風〕空服徧 眩藥不能痊。知他這腤臢病何日起。要好時直等的見他時。也只爲這症候因他上得。得。一會家縹渺呵。忘了魂靈。一會家精細呵、使著軀殼。一會家混沌呵、不知天地。

  〔迎仙客〕日長也愁更長。紅稀也信尤稀。春歸也奄然人未歸。我則道相別也數十年。我則道相隔著數萬里。爲數歸期。則那竹院裏刻徧琅玕翠。

  此種詞如彈丸脫手。後人無能爲役。唯南曲中拜月琵琶。差能近之。至寫景之工者。則馬致遠之漢宮秋第三折。

  〔梅花酒〕呀。對著這迥野淒涼。草色已添黃。兔起早迎霜。犬褪得毛蒼。人搠起纓鎗。馬負著行裝。車運著餱糧。打獵起圍場。他他他傷心辭漢主。我我我攜手上河梁。他部從、入窮荒。我鑾輿、返咸陽。返咸陽。過宮牆。過宮牆。繞迴廊。繞迴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黃。月昏黃。夜生涼。夜生涼。泣寒螿。泣寒螿。綠紗窗。綠紗窗。不思量。

  〔收江南〕呀。不思量便是鐵心腸。鐵心腸也愁淚滴千行。美人圖今夜掛昭陽。我那裏供養。便是我高燒銀燭照紅妝。

  〔尙書雲〕陛下回鑾罷娘娘去遠了也〔駕唱〕。

  〔鴛鴦煞〕我煞大臣行。說一箇推辭謊。又則怕筆尖兒那火編修講。不見那花朶兒精神。怎趁那草地裏風光。唱道。竚立多時。徘徊半晌。猛聽的塞雁南翔。呀呀的聲嘹亮。卻原來滿目牛羊。是兀那載離恨的氈車。半坡裏響。

  以上數曲。眞所謂寫情則沁人心脾。寫景則在人耳目。述事則如其口出者。第一期之元劇。雖淺深大小不同。而莫不有此意境也。

  古代文學之形容事物也。率用古語。其用俗語者絕無。又所用之字數亦不甚多。獨元曲以許用襯字故。故輒以許多俗語。或以自然之聲音形容之。此自古文學上所未有也。茲舉其例。如西廂記第四劇第四折。

  〔雁兒落〕綠依依牆高柳半遮。靜悄悄門掩淸秋夜。疎剌剌林梢落葉風。昏慘慘雲際穿窗月。

  〔得勝令〕驚覺我的是顫顫巍竹影走龍蛇。虛飄飄莊周夢蝴蝶。絮叨叨促織兒無休歇。韻悠悠砧聲兒不斷絕。痛煞煞傷別。急煎煎好夢兒應難捨。冷淸淸的咨嗟。嬌滴滴玉人兒何處也。

  此猶僅用三字也。其用四字者。如馬致遠黃粱夢第四折。

  〔叨叨令〕我這裏穩丕丕土坑上迷颩沒騰的坐。那婆婆將粗剌剌陳米喜收希和的播。那蹇驢兒柳陰下舒著足乞留惡濫的臥。那漢子去脖項上婆娑沒索的摸。你則早醒來了也麼哥。你則早醒來了也麼哥。可正是窗前彈指時光過。

  其更奇絕者。則如鄭光祖倩女離魂第四折。

  (古水仙子)全不想這姻親是舊盟。則待敎襖廟火刮刮匝匝烈燄生。將水面上鴛鴦忒楞楞騰分開交頸。疎剌剌沙鞴雕鞍撒了鎖鞋。廝琅琅湯偸香處喝號提鈴。支楞楞爭絃斷了不續碧玉箏。吉丁丁璫精磚上摔破菱花鏡。撲通通東井底墜銀瓶。

  又無名氏貨郞旦劇第三折。則所用曡字。其數更多。

  〔貨郞兒六轉〕我則見黯黯慘慘天涯雲布。萬萬點點瀟湘夜雨。正値著窄窄狹狹溝溝塹塹路崎嶇。黑黑黯黯彤雲布。赤留赤律瀟瀟灑灑斷斷續續。出出律律忽忽魯魯陰雲開處。霍霍閃閃電光星注。正値著颼颼摔摔風。淋淋淥淥雨。高高下下凹凹答答一水糢糊。撲撲簌簌濕濕淥淥疎林人物。卻便似一幅慘慘昏昏瀟湘水墨圖。

  由是觀之。則元劇實於新文體中自由使用新言語。在我國文學中。於楚辭內典外。得此而三。然其源遠在宋金二代。不過至元而大成。其寫景抒情述事之美。所負於此者實不少也。

  元曲分三種。雜劇之外。尙有小令套數。小令只用一曲。與宋詞略同。套數則合一宮調中諸曲爲一套。與雜劇之一折略同。但雜劇以代言爲事。而套數則以自敍爲事。此其所以異也。元人小令套數之佳。亦不讓於其雜劇。玆各錄其最佳者一篇。以示其例。略可以見元人之能事也。

  小令

  天淨沙(無名氏 此詞庶齋老學叢談及元刊樂府新聲均不著名氏堯山堂外紀以爲馬致遠撰朱竹坨詞綜仍之不知何據)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套數

  秋思(馬致遠 見元刊中原音韻樂府新聲)

  〔雙調夜行船〕百歲光陰如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昨日春來。今朝花謝。急罰盞夜闌燈滅。〔喬木査〕秦宮漢闕。做衰草牛羊野。不恁漁樵無話說。縱荒墳。橫斷碑。不辨龍蛇。(慶宣和)投至狐蹤與兎穴。多少豪傑。鼎足三分半腰折。魏耶晉耶。〔落梅風〕天敎富。不待奢。無多時好天良夜。看錢奴硬將心似鐵。空辜負錦堂風月。〔風入松〕眼前紅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車。晚來淸鏡添白雪。上牀與鞋履相別。莫笑鳩巢計拙。葫蘆提一就裝呆。〔撥不斷〕利名竭。是非絕。紅塵不向門前惹。綠樹偏宜屋角遮。靑山正補牆東缺。竹籬茅舍。〔離亭宴煞〕蛩吟罷一枕纔寧貼。雞鳴後萬事無休歇。算名利何年是徹。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釀蜜。鬧穰穰蠅爭血。裴公綠野堂。陶令白蓮社。愛秋來那些。和露滴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人生有限杯。幾箇登高節。囑付與頑童記者。便北海探吾來。道東籬醉了也。

  天淨沙小令。純是天籟。彷彿唐人絕句。馬東籬秋思一套。周德淸評之以爲萬中無一。明王元美等亦推爲套數中第一。誠定論也。此二體雖與元雜劇無涉。可知元人之於曲。天實縱之。非後世所能望其項背也。

  元代曲家。自明以來稱關馬鄭白。然以其年代及造詣論之。寧稱關白馬鄭爲妥也。關漢卿一空倚傍。自鑄偉詞。而其言曲盡人情。字字本色。故當爲元人第一。白仁甫馬東籬高華雄渾。情深文明。鄭德輝淸麗芊緜。自成馨逸。均不失爲第一流。其餘曲家。均在四家範圍內。唯宮大用瘦硬通神。獨樹一幟。以唐詩喩之。則漢卿似白樂天。仁甫似劉夢得。東籬似李義山。德輝似溫飛卿。而大用則似韓昌黎。以宋詞喩之。則漢卿似柳耆卿。仁甫似蘇東坡。東籬似歐陽永叔。德輝似秦少游。大用似張子野。雖地位不必同。而品格則略相似也。明寧獻王曲品躋馬致遠於第一。而抑漢卿於第十。蓋元中葉以後。曲家多祖馬鄭。而祧漢卿。故寧王之評如是。其實非篤論也。

  元劇自文章上言之。優足以當一代之文學。又以其自然故。故能寫當時政治及社會之情狀。足以供史家論世之資者不少。又曲中多用俗語。故宋金元三朝遺語所有甚多。輯而存之。理而董之。自足爲一專書。此又言語學上之事。而非此書之所有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