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戏曲史/第十五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四章
南戏之渊源及时代
宋元戏曲史
第十五章 元南戏之文章
作者:王国维
中华民国3年(1914年)3月1日
1914年3月1日
公布于东方杂志1913年10卷9期
第十六章
馀论

  元之南戏。以荆刘拜杀并称。得琵琶而五。此五本。尤以拜月琵琶为眉目。此明以来之定论也。元南戏之佳处。亦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申言之。则亦不过一言。曰有意境而已矣。故元代南北二戏。佳处略同。唯北剧悲壮沈雄。南戏淸柔曲折。此外殆无区别。此由地方之风气及曲之体制使然。而元曲之能事。则固未有间也。

  元人南戏。推拜月琵琶。明代如何元朗臧晋叔沈德符辈。皆谓拜月出琵琶之上。然拜月佳处。大都蹈袭关汉卿闺怨佳人拜月亭杂剧。但变其体制耳。明人罕睹关剧。又尚南曲。故盛称之。今举其例。资读者之比较焉。

  关剧第一折

  〔油葫芦〕分明是风雨催人辞故国。行一步一太息。两行愁泪脸边垂。一点雨间一行凄惶泪。一阵风对一声长吁气。百忙里一步一撒。索与他一步一提。这一对绣鞋儿分不得帮和底。稠紧紧粘 带着淤泥。

  南戏拜月亭第十三出

  〔剔银灯〕(老旦)迢迢路不知。是那里前途去。安身在何处。(旦)一点点雨间著一行行凄惶泪。一阵阵风对着一声声愁和气。(合)云低。天色向晚。子母命存亡兀自尚未知。

  〔摊破地锦花〕(旦)绣鞋儿分不得帮和底。一步步提。百忙里褪了跟儿。(老旦)冒雨冲风。带水拖泥。(合)步迟迟。全没些气和力。

  又如拜月南戏中第三十二出。实为全书中之杰作。然大抵本于关剧第三折。今先录关剧一段如下。

  旦做入房里科。小旦云了。夜深也。妹子你歇息去波。我也待睡也。小旦云了。梅香安排香桌儿去。我去烧炷夜香咱。梅香云了。

  〔伴读书〕你靠栏槛临台榭。我准备名香爇。心事悠悠凭谁说。只除向金鼎焚龙麝。与你殷勤参拜遥天月。此意也无别。

  〔笑和尚〕韵悠悠比及把角品绝。碧荧荧投至那镫儿灭。薄设设衾共枕空舒设。冷淸淸不恁迭。闲遥遥生枝节。闷恹恹怎捱他如年夜。梅香云了。做烧香科。

  〔倘秀才〕天那。这一炷香。则愿削减俺尊君狠切。这一炷香。则愿俺那抛闪下的男儿较些。那一个耶娘不间叠。不似俺忒唓嗻劣缺。

  做拜月科。云愿天下心厮爱的夫妻。永无分离。教俺两口儿早得团圆。小旦云了。做羞科。

  〔叨叨令〕元来你深深的花底将身儿遮。搽搽的背后把鞋儿捻。涩涩的轻把我裙儿拽。煴煴的羞得我腮儿热。小鬼头直到撞破我也末哥。直到撞破我也末哥。我一星星都索从头儿说。

  小旦云了。妹子。你不知我兵火中多得他本人气力来。我已此忘不下他。小旦云了。打悲科。恁姐夫姓蒋。名世隆。字彦通。如今二十三岁也。小旦打悲科。做猛问科。

  〔倘秀才〕来波。我怨感我合哽咽。不刺。你啼哭你为甚迭。小旦云了。你莫不元是俺男儿旧妻妾。阿。是是是。当时只争个字儿别。我错呵了应者。小旦云了。你两个是亲弟兄。小旦云了。做欢喜科。

  〔呆古朵〕似恁的呵。咱从今后越索著疼热。休想似在先时节。你又是我妹妹姑姑。我又是你嫂嫂姐姐。小旦云了。这般者。俺父母多宗派。您兄弟无枝叶。从今后休从俺耶娘家根脚排。只做俺儿夫家亲眷者。小旦云了。若说著俺那相别呵。话长。

  〔三煞〕他正天行汗病。换脉交阳。那其间被俺耶把我横拖倒拽在招商舍。硬厮强扶上走马车。谁想舞燕啼莺。翠鸾娇凤。撞著猛虎狞狼。蝠蝎顽蛇。又不敢号啕悲哭。又不敢嘱付丁宁。空则索感叹伤嗟。据着那凄凉惨切。一霎儿似痴呆。

  〔二煞〕则就里先肝肠眉黛千千结。烟水云山万万叠。他便似烈焰飘风。劣心卒性。怎禁他后拥前推。乱棒胡茄。阿。谁无个老父。谁无个尊君。谁无今亲耶。从头儿看来。都不似俺那狠爹爹。

  〔尾〕他把世间毒害收拾彻。我将天下忧愁结揽绝。小旦云了。没盘缠。在店舍。有谁人。厮抬贴。那萧疏。那凄切。生分离。厮抛撇。从相别。那时节。音书无。信音绝。我这些时眼跳腮红耳轮热。眠梦交杂不宁贴。您哥哥暑湿风寒纵较些。多被那烦恼忧愁上断送也。 下

  拜月南戏第三十二出。全从此出。而情事更明白曲尽。今亦录一段以比较之。

  (旦)呀。这丫头去了。天色已晚。只见半弯新月。斜挂柳梢。不免安排香案。对月祷告一番。争些误了。

  〔二郞神慢〕拜星月。宝鼎中明香满爇。(小旦潜上听科)(旦)上苍。这一炷香呵。愿我抛闪下的男儿疾效些。得再睹同欢同悦。(小旦)悄悄轻把衣袂拽。却不道小鬼头春心动也。(走科)(旦)妹子到那里去。(小旦)我也到父亲行去说。(旦扯科)(小旦)放手。我这回定要去。(旦跪科)妹子饶过姐姐罢。(小旦)姐姐请起。那娇怯。无言俛首。红晕满腮颊。

  〔莺集御林春〕恰才的乱掩胡遮。事到如今漏泄。姊妹心肠休见别。夫妻每是些周折。(旦)教我难推恁阻。罢。妹子我一星星对伊仔细从头说。(小旦)姐姐。他姓甚么。(旦)姓蒋。(小旦)呀。他也姓蒋。叫做甚么名字。(旦)世隆名。(小旦)呀。他家在那里。(旦)中都路是家。(小旦)呀。姐姐你怎么认得他。他是甚么样人。(旦)是我男儿受儒业。

  〔前腔〕(小旦悲科)听说罢姓名家鄕。这情苦意切。闷海愁山。将我心上撇。不由人不泪珠流血。(旦)我凄惶是正理。只合此愁休对愁人说。妹子。你啼哭为何因。莫非是我男儿旧妻妾。

  〔前腔〕(小旦)他须是瑞莲亲兄。(旦)呀。元来是令兄。为何失散了。(小旦)为军马犯阙。(旦)是。我晓得了。散失忙寻相应者。那时节只争个字儿差迭。妹子。和你比先前又亲。自今越更著疼热。你休随着我跟脚。久已后是我男儿那枝叶。

  〔前腔〕(小旦)我须是你妹妹姑姑。你是我嫂嫂又是姐姐。未审家兄和你因甚别。两分离是何时节。(旦)正遇寒冬冷月。恨爹爹将奴拆散在招商舍。(小旦)你如今还思量着他么。(旦)思量起痛心酸。那其间染病耽疾。(小旦)那时怎生割舍得撇了。(旦)是我男儿教我怎割舍。

  〔四犯黄莺儿〕(小旦)他直恁太情切。你十分忒软怯。眼睁睁怎忍相抛撇。(旦)枉自怨嗟。无可计设。当不过他抢来推去望前拽。(合)意似虺蛇。性似蝎螫。一言如何诉说。

  〔前腔〕(小旦)流水下似马和车。顷刻间途路賖。他在穷途逆旅应难舍。(旦)那时节呵。囊箧又竭。药食又缺。他那里闷恹恹捱不过如年夜。(合)宝镜分裂。玉钗断折。何日重圆再接。

  〔尾〕自从别后信音绝。这些时魂惊梦怯。莫不是烦恼忧愁将人断送也。

  细较南北二戏。则汉卿杂剧。固酣畅淋漓。而南戏中二人对唱。亦宛转详尽。情与词偕。非元人不办。然则拜月纵不出于施君美。亦必元代高手也。

  拜月亭南戏。前有所因。至琵琶则独铸伟词。其佳处殆兼南北之胜。今录其吃糠一节。可窥其一斑。

  (商调过曲)〔山坡羊〕(旦)乱荒荒不丰稔的年岁。远迢迢不回来的夫婿。急煎煎不耐烦的二亲。软怯怯不济事的孤身体。衣典尽寸丝不挂体。几番拼死了奴身己。争奈没主公婆教谁看取。思之。命飘飘命怎期。难捱。实丕丕灾共危。

  〔前腔〕滴溜溜难穷尽的珠泪。乱纷纷难宽解的愁緖。骨崖崖难扶持的病身。战兢兢难捱过的时和岁。这糠。我待不吃你呵。教奴怎忍饥。我待吃你呵。教奴怎生吃。思量起来不如奴先死。图得不知亲死时。思之。虚飘飘命怎期。难捱。实丕丕灾共危。奴家早上。安排些饭与公婆吃。岂不欲买些鲑菜。争奈无钱可买。不想公婆抵死埋怨。只道奴家背地自吃了甚么东西。不知奴家吃的是米膜糠秕。又不敢教他知道。便使他埋怨杀我。我也不敢分说。苦这些糠秕。怎生吃得下。(吃吐科)

  (双调过曲)〔孝顺歌〕(旦)呕得我肝肠痛。珠泪垂。喉咙尚兀自牢嗄住。糠那。你遭砻被桩杵。筛你簸扬你。吃尽控持。好似奴家身狼狈。千辛万苦皆经历。苦人吃著苦滋味。两苦相逢。可知道欲呑不去。(外净潜上觑科)

  〔前腔〕(旦)糠和米本是相依倚。被簸扬作两处飞。一贵与一贱。好似奴家与夫婿。终无见期。丈夫便是米呵。米在他方没处寻。奴家便似糠呵。怎的把糠来救得人饥馁。好似儿夫出去。怎的教奴供膳得公婆甘旨。(外净潜下科)

  〔前腔〕(旦)思量我生无益。死又値甚底。不如忍饥死了为怨鬼。只一件公婆老年纪。靠奴家相依倚。只得苟活片时。片时苟活虽容易。到底日久也难相聚。漫把糠来相比。这糠尚兀自有人吃。奴家的骨头。知他埋在何处。(外净上)(净云)媳妇。你在这里吃甚么。(旦云)奴家不曾吃甚么。(净搜夺科)(旦云)婆婆。你吃不得。(外云)咳。这是甚么东西。

  〔前腔〕(旦)这是谷中膜。米上皮。(外云)呀。这便是糠。要他何用。(旦)将来饆饠可疗饥。(净云)咦。这糠只好将去喂猪狗。如何把来自吃。(旦)尝闻古贤书狗彘食人食。也强如草根树皮。(外净云)恁的苦涩东西。怕不噎坏了你。(旦)啮雪呑毡。苏卿犹健。餐松食柏。到做得神仙侣。这糠呵。纵然吃些何虑。(净云)阿公。你休听他说谎这糠如何吃得。(旦)爹妈休疑。奴须是你孩儿的糟糠妻室。(外净看哭科)媳妇。我元来错埋怨了你。兀的不痛杀我也。

  此一出实为一篇之警策。竹垞静志居诗话。谓闻则诚填词。夜案烧双烛。填至吃糠一出。句云糠和米本一处飞。双烛花交为一。吴舒凫长生殿传奇序。亦谓则诚居栎社沈氏楼。淸夜案歌。几上蜡炬二枚。光交为一。因名其楼曰瑞光。此事固属附会。可知自昔皆以此出为神来之作。然记中笔意近此者。亦尚不乏。此种笔墨。明以后人全无能为役。故虽谓北剧南戏。限于元代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