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十五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十四章
南戲之淵源及時代
宋元戲曲史
第十五章 元南戲之文章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3年(1914年)3月1日
1914年3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9期
第十六章
餘論

  元之南戲。以荊劉拜殺並稱。得琵琶而五。此五本。尤以拜月琵琶爲眉目。此明以來之定論也。元南戲之佳處。亦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申言之。則亦不過一言。曰有意境而已矣。故元代南北二戲。佳處略同。唯北劇悲壯沈雄。南戲淸柔曲折。此外殆無區別。此由地方之風氣及曲之體製使然。而元曲之能事。則固未有間也。

  元人南戲。推拜月琵琶。明代如何元朗臧晉叔沈德符輩。皆謂拜月出琵琶之上。然拜月佳處。大都蹈襲關漢卿閨怨佳人拜月亭雜劇。但變其體製耳。明人罕覩關劇。又尙南曲。故盛稱之。今舉其例。資讀者之比較焉。

  關劇第一折

  〔油葫蘆〕分明是風雨催人辭故國。行一步一太息。兩行愁淚臉邊垂。一點雨間一行悽惶淚。一陣風對一聲長吁氣。百忙裏一步一撒。索與他一步一提。這一對繡鞋兒分不得幫和底。稠緊緊粘 帶着淤泥。

  南戲拜月亭第十三齣

  〔剔銀燈〕(老旦)迢迢路不知。是那裏前途去。安身在何處。(旦)一點點雨間著一行行悽惶淚。一陣陣風對著一聲聲愁和氣。(合)雲低。天色向晚。子母命存亡兀自尙未知。

  〔攤破地錦花〕(旦)繡鞋兒分不得幫和底。一步步提。百忙裏褪了跟兒。(老旦)冒雨衝風。帶水拖泥。(合)步遲遲。全沒些氣和力。

  又如拜月南戲中第三十二齣。實爲全書中之傑作。然大抵本於關劇第三折。今先錄關劇一段如下。

  旦做入房裡科。小旦雲了。夜深也。妹子你歇息去波。我也待睡也。小旦雲了。梅香安排香桌兒去。我去燒炷夜香咱。梅香雲了。

  〔伴讀書〕你靠欄檻臨臺榭。我準備名香爇。心事悠悠憑誰說。只除向金鼎焚龍麝。與你殷勤參拜遙天月。此意也無別。

  〔笑和尙〕韻悠悠比及把角品絕。碧熒熒投至那鐙兒滅。薄設設衾共枕空舒設。冷淸淸不恁迭。閑遙遙生枝節。悶懨懨怎捱他如年夜。梅香雲了。做燒香科。

  〔倘秀才〕天那。這一炷香。則願削減俺尊君狠切。這一炷香。則願俺那拋閃下的男兒較些。那一個耶娘不間疊。不似俺忒唓嗻劣缺。

  做拜月科。雲願天下心廝愛的夫妻。永無分離。敎俺兩口兒早得團圓。小旦雲了。做羞科。

  〔叨叨令〕元來你深深的花底將身兒遮。搽搽的背後把鞋兒捻。澁澁的輕把我裙兒拽。熅熅的羞得我腮兒熱。小鬼頭直到撞破我也末哥。直到撞破我也末哥。我一星星都索從頭兒說。

  小旦雲了。妹子。你不知我兵火中多得他本人氣力來。我已此忘不下他。小旦雲了。打悲科。恁姐夫姓蔣。名世隆。字彥通。如今二十三歲也。小旦打悲科。做猛問科。

  〔倘秀才〕來波。我怨感我合哽咽。不刺。你啼哭你爲甚迭。小旦雲了。你莫不元是俺男兒舊妻妾。阿。是是是。當時只爭箇字兒別。我錯呵了應者。小旦雲了。你兩個是親弟兄。小旦雲了。做懽喜科。

  〔呆古朶〕似恁的呵。喒從今後越索著疼熱。休想似在先時節。你又是我妹妹姑姑。我又是你嫂嫂姐姐。小旦雲了。這般者。俺父母多宗派。您兄弟無枝葉。從今後休從俺耶娘家根腳排。只做俺兒夫家親眷者。小旦雲了。若說著俺那相別呵。話長。

  〔三煞〕他正天行汗病。換脈交陽。那其間被俺耶把我橫拖倒拽在招商舍。硬廝強扶上走馬車。誰想舞燕啼鶯。翠鸞嬌鳳。撞著猛虎獰狼。蝠蠍頑蛇。又不敢號咷悲哭。又不敢囑付丁寧。空則索感歎傷嗟。據著那淒涼慘切。一霎兒似癡呆。

  〔二煞〕則就裏先肝腸眉黛千千結。煙水雲山萬萬曡。他便似烈焰飄風。劣心卒性。怎禁他後擁前推。亂棒胡茄。阿。誰無個老父。誰無個尊君。誰無今親耶。從頭兒看來。都不似俺那狠爹爹。

  〔尾〕他把世間毒害收拾徹。我將天下憂愁結攬絕。小旦雲了。沒盤纏。在店舍。有誰人。廝擡貼。那蕭疎。那淒切。生分離。廝拋撇。從相別。那時節。音書無。信音絕。我這些時眼跳腮紅耳輪熱。眠夢交雜不寧貼。您哥哥暑濕風寒縱較些。多被那煩惱憂愁上斷送也。 下

  拜月南戲第三十二齣。全從此出。而情事更明白曲盡。今亦錄一段以比較之。

  (旦)呀。這丫頭去了。天色已晚。只見半彎新月。斜掛柳梢。不免安排香案。對月禱吿一番。爭些誤了。

  〔二郞神慢〕拜星月。寶鼎中明香滿爇。(小旦潛上聽科)(旦)上蒼。這一炷香呵。願我拋閃下的男兒疾效些。得再覩同歡同悅。(小旦)悄悄輕把衣袂拽。卻不道小鬼頭春心動也。(走科)(旦)妹子到那裏去。(小旦)我也到父親行去說。(旦扯科)(小旦)放手。我這回定要去。(旦跪科)妹子饒過姐姐罷。(小旦)姐姐請起。那嬌怯。無言俛首。紅暈滿腮頰。

  〔鶯集御林春〕恰纔的亂掩胡遮。事到如今漏泄。姊妹心腸休見別。夫妻每是些周折。(旦)敎我難推恁阻。罷。妹子我一星星對伊仔細從頭說。(小旦)姐姐。他姓甚麼。(旦)姓蔣。(小旦)呀。他也姓蔣。叫做甚麼名字。(旦)世隆名。(小旦)呀。他家在那裏。(旦)中都路是家。(小旦)呀。姐姐你怎麼認得他。他是甚麼樣人。(旦)是我男兒受儒業。

  〔前腔〕(小旦悲科)聽說罷姓名家鄕。這情苦意切。悶海愁山。將我心上撇。不由人不淚珠流血。(旦)我悽惶是正理。只合此愁休對愁人說。妹子。你啼哭爲何因。莫非是我男兒舊妻妾。

  〔前腔〕(小旦)他須是瑞蓮親兄。(旦)呀。元來是令兄。爲何失散了。(小旦)爲軍馬犯闕。(旦)是。我曉得了。散失忙尋相應者。那時節只爭個字兒差迭。妹子。和你比先前又親。自今越更著疼熱。你休隨著我跟腳。久已後是我男兒那枝葉。

  〔前腔〕(小旦)我須是你妹妹姑姑。你是我嫂嫂又是姐姐。未審家兄和你因甚別。兩分離是何時節。(旦)正遇寒冬冷月。恨爹爹將奴拆散在招商舍。(小旦)你如今還思量著他麼。(旦)思量起痛心酸。那其間染病耽疾。(小旦)那時怎生割捨得撇了。(旦)是我男兒敎我怎割捨。

  〔四犯黃鶯兒〕(小旦)他直恁太情切。你十分忒軟怯。眼睜睜怎忍相拋撇。(旦)枉自怨嗟。無可計設。當不過他搶來推去望前拽。(合)意似虺蛇。性似蠍螫。一言如何訴說。

  〔前腔〕(小旦)流水下似馬和車。頃刻間途路賖。他在窮途逆旅應難捨。(旦)那時節呵。囊篋又竭。藥食又缺。他那裏悶懨懨捱不過如年夜。(合)寶鏡分裂。玉釵斷折。何日重圓再接。

  〔尾〕自從別後信音絕。這些時魂驚夢怯。莫不是煩惱憂愁將人斷送也。

  細較南北二戲。則漢卿雜劇。固酣暢淋漓。而南戲中二人對唱。亦宛轉詳盡。情與詞偕。非元人不辦。然則拜月縱不出於施君美。亦必元代高手也。

  拜月亭南戲。前有所因。至琵琶則獨鑄偉詞。其佳處殆兼南北之勝。今錄其喫糠一節。可窺其一斑。

  (商調過曲)〔山坡羊〕(旦)亂荒荒不豐稔的年歲。遠迢迢不回來的夫壻。急煎煎不耐煩的二親。輭怯怯不濟事的孤身體。衣典盡寸絲不掛體。幾番拚死了奴身己。爭奈沒主公婆敎誰看取。思之。命飄飄命怎期。難捱。實丕丕災共危。

  〔前腔〕滴溜溜難窮盡的珠淚。亂紛紛難寬解的愁緖。骨崖崖難扶持的病身。戰兢兢難捱過的時和歲。這糠。我待不喫你呵。敎奴怎忍飢。我待喫你呵。敎奴怎生喫。思量起來不如奴先死。圖得不知親死時。思之。虛飄飄命怎期。難捱。實丕丕災共危。奴家早上。安排些飯與公婆喫。豈不欲買些鮭菜。爭奈無錢可買。不想公婆抵死埋怨。只道奴家背地自喫了甚麼東西。不知奴家喫的是米膜糠粃。又不敢敎他知道。便使他埋怨殺我。我也不敢分說。苦這些糠粃。怎生喫得下。(喫吐科)

  (雙調過曲)〔孝順歌〕(旦)嘔得我肝腸痛。珠淚垂。喉嚨尙兀自牢嗄住。糠那。你遭礱被樁杵。篩你簸揚你。喫盡控持。好似奴家身狼狽。千辛萬苦皆經歷。苦人喫著苦滋味。兩苦相逢。可知道欲呑不去。(外淨潛上覷科)

  〔前腔〕(旦)糠和米本是相依倚。被簸揚作兩處飛。一貴與一賤。好似奴家與夫壻。終無見期。丈夫便是米呵。米在他方沒處尋。奴家便似糠呵。怎的把糠來救得人飢餒。好似兒夫出去。怎的敎奴供膳得公婆甘旨。(外淨潛下科)

  〔前腔〕(旦)思量我生無益。死又値甚底。不如忍飢死了爲怨鬼。只一件公婆老年紀。靠奴家相依倚。只得苟活片時。片時苟活雖容易。到底日久也難相聚。漫把糠來相比。這糠尙兀自有人喫。奴家的骨頭。知他埋在何處。(外淨上)(淨雲)媳婦。你在這裏喫甚麼。(旦雲)奴家不曾喫甚麼。(淨搜奪科)(旦雲)婆婆。你喫不得。(外雲)咳。這是甚麼東西。

  〔前腔〕(旦)這是穀中膜。米上皮。(外雲)呀。這便是糠。要他何用。(旦)將來饆饠可療飢。(淨雲)咦。這糠只好將去餵豬狗。如何把來自喫。(旦)嘗聞古賢書狗彘食人食。也強如草根樹皮。(外淨雲)恁的苦澀東西。怕不噎壞了你。(旦)齧雪呑氈。蘇卿猶健。餐松食柏。到做得神仙侶。這糠呵。縱然喫些何慮。(淨雲)阿公。你休聽他說謊這糠如何喫得。(旦)爹媽休疑。奴須是你孩兒的糟糠妻室。(外淨看哭科)媳婦。我元來錯埋怨了你。兀的不痛殺我也。

  此一齣實爲一篇之警策。竹垞靜志居詩話。謂聞則誠塡詞。夜案燒雙燭。塡至喫糠一齣。句雲糠和米本一處飛。雙燭花交爲一。吳舒鳧長生殿傳奇序。亦謂則誠居櫟社沈氏樓。淸夜案歌。几上蠟炬二枚。光交爲一。因名其樓曰瑞光。此事固屬附會。可知自昔皆以此齣爲神來之作。然記中筆意近此者。亦尙不乏。此種筆墨。明以後人全無能爲役。故雖謂北劇南戲。限於元代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