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戏曲史/第十四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三章
元院本
宋元戏曲史
第十四章 南戏之渊源及时代
作者:王国维
中华民国3年(1914年)2月1日
1914年2月1日
公布于东方杂志1913年10卷8期
第十五章
元南戏之文章

  元剧进步之二大端。既于第八章述之矣。然元剧大都限于四折。且每折限一宫调。又限一人唱。其律至严。不容逾越。故庄严雄肆。是其所长。而于曲折详尽。犹其所短也。至除此限制。而一剧无一定之折数。一折(南戏中谓之一出)无一定之宫调。且不独以数色合唱一折。并有以数色合唱一曲。而各色皆有白有唱者。此则南戏之一大进步。而不得不大书特书以表之者也。

  南戏之渊源于宋。殆无可疑。至何时进步至此。则无可考。吾辈所知。但元季既有此种南戏耳。然其渊源所自。或反古于元杂剧。今试就其曲名分析之。则其出于古曲者。更较元北曲为多。今南曲谱录之存者。皆属明代之作。以吾人所见。则其最古者。唯沈璟之南九宫谱二十二卷耳。此书前有李维桢序。谓出于陈白二谱。然其注新增者不少。今除其中之犯曲(即集曲)不计。则仙吕宫曲凡六十九章。羽调九章。正宫四十六章。大石调十五章。中吕宫六十五章。般涉调一章。南吕宫八十四章。黄钟宫四十章。越调五十章。商调三十六章。双调八十八章。附录三十九章。都五百四十三章。而其中出于古曲者如左。出于大曲者二十四。

  剑器令(仙吕引子) 八声甘州(仙吕慢词) 梁州令 齐天乐(以上正宫引子) 普天乐(正宫过曲) 催拍 长寿仙(以上大石调过曲) 大胜乐(疑即大圣乐) 薄媚(以上南吕引子) 梁州序 大胜乐 薄媚衮(以上南吕过曲) 降黄龙(黄钟过曲) 入破 出破(以上越调近词) 新水令(双调引子) 六幺令(双调过曲) 薄媚曲破(附录过曲) 入破第一 破第二 衮第三 歇拍 中衮第五 煞尾 出破 (以上黄钟过曲见琵琶记)(七曲相连实大曲之七遍而亡其调名者也)

  其出于唐宋词者一百九十。

  卜算子 番卜算 探春令 醉落魄 天下乐 鹊桥仙 唐多令 似娘儿 鸪天(以上仙吕引子) 碧牡丹 望梅花 感庭秋 喜还京 桂枝香 河传序 惜黄花 春从天上来 (以上仙吕过曲) 河传 声声慢 杜韦娘 桂枝香 (以上仙吕慢词) 天下乐 喜还京(以上仙吕近词) 浪淘沙(羽调近词) 燕归梁 七娘子 破阵子 瑞鹤仙 喜迁莺 缑山月 新荷叶(以上正宫引子) 玉芙蓉 锦缠道 小桃红 三字令 倾杯序 满江红急 醉太平 双㶉𫛶 洞仙歌 丑奴儿近(以上正宫过曲) 安公子(正宫慢词) 东风第一枝 少年游 念奴娇 烛影摇红(以上大石引子) 沙塞子 沙塞子急 念奴娇序 人月圆(以上大石过曲) 蓦山溪 乌夜啼 丑奴儿(以上大石慢词) 插花三台(大石近词) 粉蝶儿 行香子 菊花新 靑玉案 尾犯 剔银灯引 金菊对芙蓉(以上中吕引子) 泣颜回(见太平广记有哭颜回曲) 好事近 驻马听 古轮台 渔家傲 尾犯序 丹凤吟 舞霓裳 山花子 千秋岁(以上中吕过曲) 醉春风 贺圣朝 沁园春 柳梢靑(以上中吕慢词) 迎仙客(中吕近词) 哨遍(般涉调慢词) 恋芳春 女冠子 临江仙 一翦梅 虞美人 意难忘 薄幸 生查子 于飞乐 步蟾宫 满江红 上林春 满园春(以上南吕引子) 贺新郞 贺新郞衮 女冠子 解连环 引驾行 竹马儿 绣带儿 琐窗寒 阮郞归 浣溪沙 五更转 满园春 八宝妆(以上南吕过曲) 贺新郞 木兰花 乌夜啼(以上南吕慢词) 绛都春 疏影 瑞云浓 女冠子 点绛唇 传言玉女 西地锦 玉漏迟(以上黄钟引子) 绛都春序 画眉序 滴滴金 双声子 归朝欢 春云怨 玉漏迟序 传言玉女 侍香金童天仙子(以上黄钟过曲) 浪淘沙 霜天晓角 金蕉叶 杏花天 祝英台近(以上越调引子) 小桃红 雁过南楼 亭前柳 绣停针 祝英台 忆多娇 江神子(以上越调过曲) 凤凰阁 高阳台 忆秦娥 逍遥乐 绕池游 三台令 二郞神慢 十二时(以上商调引子) 满园春 高阳台 击梧桐 二郞神 集贤宾 莺啼序 黄莺儿(以上商调过曲) 集贤宾 永遇乐 熙州三台 解连环(以上商调慢词) 骤雨打新荷 (小石调近词) 真珠帘 花心动 谒金门 惜奴娇 宝鼎现捣练子 风入松慢 海棠春 夜行船 贺圣朝 秋蕊香 梅花引(以上双调引子) 昼锦堂 红林檎 醉公子(以上双调过曲) 柳摇金 月上海棠 柳梢靑 夜行船序 惜奴娇 品令 豆叶黄 字字双 玉交枝 玉抱肚 川拨棹(以上仙吕入双调过曲) 红林檎 泛兰舟(以上双调慢词) 帝台春(附录引子) 鹤冲天 疏影(以上附录过曲)

  出于金诸宫调者十三。

  胜葫芦 美中美(以上仙吕过曲) 石榴花 古轮台 鹘打兔 麻婆子 荼蘼香傍拍(以上中吕过曲) 一枝花(南吕引子) 出队子 神仗儿 啄木儿 刮地风(以上黄钟过曲) 山麻秸(越调过曲)

  出于南宋唱赚者十。

  赚 薄媚赚(以上仙吕近词) 赚 黄钟赚(以上正宫过曲) 本宫赚(大石过曲) 本宫赚 梁州赚(以上南吕过曲) 赚(南吕近词) 本宫赚(越调过曲) 入赚(越调近词)

  同于元杂剧曲名者十有三。

  靑哥儿(仙吕过曲) 四边静(正宫过曲) 红绣鞋 红芍药(以上中吕过曲) 红衫儿(南吕过曲) 水仙子(黄钟过曲) 秃厮儿 梅花酒(以上越调过曲) 绵搭絮(越调近词) 梧叶儿(商调过曲) 五供养(双调过曲) 沈醉东风 雁儿落 步步娇(以上仙吕入双调过曲) 货郞儿(附录过曲)

  其有古词曲所未见。而可知其出于古者。如左。

  紫苏丸(仙吕过曲) 事物纪原(卷九)吟叫条。嘉祐末。仁宗上仙。四海遏密。故市井初有叫果子之戏。盖自至和嘉祐之间。叫紫苏丸。洎乐工杜人经十叫子始也。京师凡卖一物。必有声韵。其吟哦俱不同。故市人采其声调。间以词章。以为戏曲也。则紫苏丸乃北宋叫声之遗。南宋赚词中。犹有此曲。见第四章。

  好女儿 缕缕金 越恁好(均中吕过曲) 均见第四章所录南宋赚词。

  耍鲍老(中吕过曲) 又(黄钟过曲) 鲍老催(黄钟过曲) 见第八章鲍老儿条。

  合生(中吕过曲) 见第六章。

  杵歌(中吕过曲) 园林杵歌(越调过曲) 事物纪原(卷九)有杵歌一条。又武林旧事(卷二)舞队中有男女杵歌。

  大迓鼓(南吕过曲) 见第三章。

  刘衮(南吕过曲) 山东刘衮(仙吕入双调过曲)武林旧事(卷四)杂剧三甲。内中祗应一甲五人。内有次净刘衮。又(卷二)舞队中有刘衮。又金院本名目中。有调刘衮一本。

  太平歌(黄钟过曲) 南宋宫本杂剧段。钱手帕爨。下注小字太平歌

  蛮牌令(越调过曲) 见第八章六国朝条。

  四国朝(双调引子) 见第八章六国朝条。

  破金歌(仙吕入双调过曲) 此词云破金。必南宋所作也。

  中都俏(附录过曲) 案金以燕京为中都。元世祖至元元年。又改燕京为中都。九年改大都。则此为金人或元初遗曲也。

  以上十八章。其为古曲或自古曲出。盖无可疑。此外想尚不少。总而计之。则南曲五百四十三章中。出于古曲者凡二百六十章。几当全数之半。而北曲之出于古曲者。不过能举其三分之一。可知南曲渊源之古也。

  南戏之曲名。出于古曲者其多如此。至其配置之法。一出中不以一宫调之曲为限。颇似诸宫调。其有一出首尾。只用一曲。终而复始者。又颇似北宋之传踏。又琵琶记中第十六出。有大曲一段。凡七遍。虽失其曲名。且其各遍之次序。与宋大曲不尽合。要必有所出。可知南戏之曲。亦综合旧曲而成。并非出于一时之创造也。

  更以南戏之材质言之。则本于古者更多。今日所存最古之南戏。仅荆刘拜杀与琵琶记五种耳。荆谓荆钗。刘谓白兔。拜杀则谓拜月杀狗二记。此四本与琵琶。均出于元明之间。(见下)然其源颇古。施愚山矩斋杂记云。传奇荆钗记。丑诋孙汝权。按汝权宋名进士。有文集。尚气谊。王梅溪先生好友也。梅溪劾史浩八罪。汝权怂恿之。史氏切齿。故入传奇。谬其事以污之。温州周天锡字懋宠。尝辨其诬。见竹懒新著。施氏之说。信否不可知。要足备参考也。白兔记演李三娘事。然元刘唐卿已有李三娘麻地捧印杂剧。则亦非创作矣。杀狗则元萧德祥有王翛然断杀狗劝夫杂剧。拜月之先。已有关汉卿闺怨佳人拜月亭王实甫才子佳人拜月亭二剧。琵琶则陆放翁既有满村听唱蔡中郞之句。而金人院本名目。亦有蔡伯喈一本。又祝允明猥谈。谓南戏余见旧牒。其时有赵闲夫榜禁。颇述名目。如赵真女蔡二郞等。亦不甚多。余案元岳伯川吕洞宾度铁拐李岳杂剧第二折煞尾。云。你学那守三贞赵真女。罗裙包土将坟台建。则其事正与琵琶记中之赵五娘同。岳伯川元初人。则元初确有此南戏矣。且今日琵琶记传本第一出末。有四语。末二语云有贞有烈赵真女。全忠全孝蔡伯喈。此四语实与北剧之题目正名相同。则虽今本琵琶记。其初亦当名赵真女或蔡伯喈。而琵琶之名。乃由后人追改。则不徒用其事。且袭其名矣。然则今日所传最古之南戏。其故事关目。皆有所由来。视元杂剧对古剧之关系。更为亲密也

  南戏始于何时。未有定说。明祝允明猥谈(续说郛卷四十六)云。南戏出于宣和之后。南渡之际。谓之温州杂剧。予见旧牒。其时有赵闳夫榜禁。颇述名目。如赵真女蔡二郞等。亦不甚多云云。其言出于宣和之后。不知何据。以余所考。则南戏当出于南宋之戏文。与宋杂剧无涉。唯其与温州相关系。则不可诬也。戏文二字。未见于宋人书中。然其源则出于宋季。元周德淸中原音韵云。南宋都杭。吴兴与切邻。故其戏文如乐昌分镜等。唱念呼吸。皆如约韵。(谓沈约韵)此但浑言南宋。不著其为何时。刘一淸钱唐遗事。则云贾似道少时。佻𠉂尤甚。自入相后。犹微服闲行。或飮于伎家。至戊辰己已间。王焕戏文盛行于都下。始自太学有黄可道者为之。则戏文于度宗咸淳四五年间。既已盛行。尚不言其始于何时也。叶子奇草木子。则云俳优戏文。始于王魁。永嘉人作之。识者曰。若见永嘉人作相。国当亡。及宋将亡。乃永嘉陈宜中作相。其后元朝南戏盛行。及当乱北院本特盛。南戏遂绝。案宋官本杂剧中。有王魁三鄕题。其翻为戏文。不知始于何时。要在宋亡前百数十年间。至以戏文为永嘉人所作。亦非无据。案周密癸辛杂志别集上。纪温州乐淸县僧祖杰杨髡之党。(中略)旁观不平。乃撰为戏文以广其事。又撰琵琶记之高则诚。亦温州永嘉人。叶盛菉竹堂书目。有东嘉韫玉传奇。则宋元戏文。大都出于温州。然则叶氏永嘉始作之言。祝氏温州杂剧之说。其或信矣。元一统后。南戏与北杂剧并行。靑楼集云。龙楼景丹墀秀皆金门高之女。俱有姿色。专工南戏。录鬼簿谓南北调合腔。自沈和甫始。又云。萧德祥凡古文俱櫽括为南曲。街市盛行。又有南曲戏文等。以南曲戏文四字连称。则南戏出于宋末之戏文。固昭昭矣。

  然就现存之南戏言之。则时代稍后。后人称荆刘拜杀为元四大家。明无名氏亦以荆钗记为柯丹邱撰。世亦传有元刊本。(贵池刘氏有之余未见然闻缪蓺风秘监言中有制义数篇则为洪武后刊本明矣)然柯敬仲未闻以制曲称。想旧本当题丹邱子或丹邱先生撰。丹邱子者。明宁献王道号也。(千顷堂书目有丹邱子太和正音谱二卷谱中亦自称丹邱先生其实此书乃宁献王撰故书中着录讫于明初人也)后人不知。见丹邱二字。即以为敬仲耳。白兔记不知撰人。杀狗记据静志居诗话(卷四)则为徐 所作。 字仲由。淳安人。洪武初征秀才。至藩省辞归。则其人至明初尚存。其制作之时。在元在明。已不可考矣。拜月亭(其刻于六十种曲中者易名幽闺记)则明王元美何元朗臧晋叔等。皆以为元施君美(惠)所撰。君美杭人。卒于至顺至正间。然录鬼簿谓君美诗酒之暇。唯以填词和曲为事。有古今砌话编成一集。而无一语及拜月亭。虽录鬼簿但录杂剧。不录南戏。然其人苟有南戏或院本。亦必及之。如范居中屈彦英萧德祥等是也。则拜月是否出君美手。尚属疑问。唯就曲文观之。定为元人之作。当无大谬。而其撰人与时代确乎可知者。唯琵琶一记耳。

  作琵琶者。人人皆知其为高则诚。然其名则或以为高拭。或以为高明。其字则或以为则诚。或以为则成。蒋仲舒尧山堂外记。(卷七十六)高拭。字则成。作琵琶记者。或谓方谷真据庆元时。有高明者。避地鄞之栎社。以词曲自娱。(中略)案高明温州瑞安人。以春秋中至正乙酉第。其宗则诚。非则成也。或曰二人同时同郡。字又同音。遂误耳。以上皆蒋氏说。王元美艺苑卮言。亦云南曲高拭则诚。遂掩前后。朱竹坨静志居诗话。于高明条下。引外纪之说。复云涵虚子曲谱。有高拭而无高明。则蒋氏之言或有所据。云云。余案元刊本张小山北曲联乐府。前有海粟冯子振燕山高拭题词。此即涵虚子曲谱中之高拭。琵琶乃南曲戏文。则其作者自当为永嘉之高明。而非燕山之高拭。况明人中如姚福靑溪暇笔田艺衡留靑日札。皆以作琵琶者为高明。当不谬也。既为高明。则其字自当为则诚。而非则成。至其作琵琶记之时代。则据靑溪暇笔及留靑日札。均谓在寓居栎社之后。其寓居栎社。据留靑日札及列朝诗集。又在方国珍降元之后。按国珍降元者再。其初降时尚未据庆元。其再降则在至正十六年。则此记之作。亦在至正十六年以后矣。然留靑日札又谓高皇帝微时尝奇此戏。案明太祖起兵在至正十二年闰三月。若微时已有此戏。则当成于十二年以前。又日札引一说。谓初东嘉以伯喈为不忠不孝。梦伯喈谓之曰。公能易我为全忠全孝。当有以报公。遂以全忠全孝易之。东嘉后果发解。案则诚中进士第。在至正五年。则成书又当在五年以前。然明人小说所载。大抵无稽之说。宁从靑溪暇笔及留靑日札前说。谓成书于避地栎社之后。为较妥也。

  由是观之。则现存南戏。其最古者。大抵作于元明之间。而草木子反谓元朝南戏盛行。及当乱北院本(此谓元人杂剧)特盛。南戏遂绝者。果何说欤。曰叶氏所记。或金华一地之事。然元代南戏之盛。与其至明初而衰息。此亦事实。不可诬也。沈氏南九宫谱所选古传奇。如刘盼盼。王焕。韩寿。朱买臣。古西厢。王魁。孟姜女。冤家债主。玩江楼。李勉。燕子楼。郑孔目。墙头马上。司马相如。进梅谏。诈妮子。复落倡。崔护等。其名各与宋杂剧段数金院本名目元人杂剧相同。复与明代传奇不类。疑皆元人所作南戏。此外命名相类者。亦尚有二十馀种。亦当为同时之作也。而自明洪武至成宏间。则南戏反少。沈德苻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五)原明之南曲。谓四节连环绣襦之属。出于成宏间。始为时所称。则元明之间。南曲一时衰熄。事或然也。观明初曲家所作。杂剧多而传奇绝少。或足证此事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