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十四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十三章
元院本
宋元戲曲史
第十四章 南戲之淵源及時代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3年(1914年)2月1日
1914年2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8期
第十五章
元南戲之文章

  元劇進步之二大端。旣於第八章述之矣。然元劇大都限於四折。且每折限一宮調。又限一人唱。其律至嚴。不容踰越。故莊嚴雄肆。是其所長。而於曲折詳盡。猶其所短也。至除此限制。而一劇無一定之折數。一折(南戲中謂之一齣)無一定之宮調。且不獨以數色合唱一折。幷有以數色合唱一曲。而各色皆有白有唱者。此則南戲之一大進步。而不得不大書特書以表之者也。

  南戲之淵源於宋。殆無可疑。至何時進步至此。則無可攷。吾輩所知。但元季旣有此種南戲耳。然其淵源所自。或反古於元雜劇。今試就其曲名分析之。則其出於古曲者。更較元北曲爲多。今南曲譜錄之存者。皆屬明代之作。以吾人所見。則其最古者。唯沈璟之南九宮譜二十二卷耳。此書前有李維楨序。謂出於陳白二譜。然其註新增者不少。今除其中之犯曲(卽集曲)不計。則仙呂宮曲凡六十九章。羽調九章。正宮四十六章。大石調十五章。中呂宮六十五章。般涉調一章。南呂宮八十四章。黃鐘宮四十章。越調五十章。商調三十六章。雙調八十八章。附錄三十九章。都五百四十三章。而其中出於古曲者如左。出於大曲者二十四。

  劍器令(仙呂引子) 八聲甘州(仙呂慢詞) 梁州令 齊天樂(以上正宮引子) 普天樂(正宮過曲) 催拍 長壽仙(以上大石調過曲) 大勝樂(疑卽大聖樂) 薄媚(以上南呂引子) 梁州序 大勝樂 薄媚袞(以上南呂過曲) 降黃龍(黃鐘過曲) 入破 出破(以上越調近詞) 新水令(雙調引子) 六么令(雙調過曲) 薄媚曲破(附錄過曲) 入破第一 破第二 袞第三 歇拍 中袞第五 煞尾 出破 (以上黃鐘過曲見琵琶記)(七曲相連實大曲之七遍而亡其調名者也)

  其出於唐宋詞者一百九十。

  卜算子 番卜算 探春令 醉落魄 天下樂 鵲橋仙 唐多令 似娘兒 鴣天(以上仙呂引子) 碧牡丹 望梅花 感庭秋 喜還京 桂枝香 河傳序 惜黃花 春從天上來 (以上仙呂過曲) 河傳 聲聲慢 杜韋娘 桂枝香 (以上仙呂慢詞) 天下樂 喜還京(以上仙呂近詞) 浪淘沙(羽調近詞) 燕歸梁 七娘子 破陣子 瑞鶴仙 喜遷鶯 緱山月 新荷葉(以上正宮引子) 玉芙蓉 錦纏道 小桃紅 三字令 傾盃序 滿江紅急 醉太平 雙鸂鶒 洞仙歌 醜奴兒近(以上正宮過曲) 安公子(正宮慢詞) 東風第一枝 少年游 念奴嬌 燭影搖紅(以上大石引子) 沙塞子 沙塞子急 念奴嬌序 人月圓(以上大石過曲) 驀山溪 烏夜啼 醜奴兒(以上大石慢詞) 插花三臺(大石近詞) 粉蝶兒 行香子 菊花新 靑玉案 尾犯 剔銀燈引 金菊對芙蓉(以上中呂引子) 泣顏囘(見太平廣記有哭顏回曲) 好事近 駐馬聽 古輪臺 漁家傲 尾犯序 丹鳳吟 舞霓裳 山花子 千秋歲(以上中呂過曲) 醉春風 賀聖朝 沁園春 柳梢靑(以上中呂慢詞) 迎仙客(中呂近詞) 哨徧(般涉調慢詞) 戀芳春 女冠子 臨江仙 一翦梅 虞美人 意難忘 薄倖 生査子 於飛樂 步蟾宮 滿江紅 上林春 滿園春(以上南呂引子) 賀新郞 賀新郞袞 女冠子 解連環 引駕行 竹馬兒 繡帶兒 瑣窗寒 阮郞歸 浣溪沙 五更轉 滿園春 八寶妝(以上南呂過曲) 賀新郞 木蘭花 烏夜啼(以上南呂慢詞) 絳都春 疎影 瑞雲濃 女冠子 點絳脣 傳言玉女 西地錦 玉漏遲(以上黃鐘引子) 絳都春序 畫眉序 滴滴金 雙聲子 歸朝歡 春雲怨 玉漏遲序 傳言玉女 侍香金童天仙子(以上黃鐘過曲) 浪淘沙 霜天曉角 金蕉葉 杏花天 祝英臺近(以上越調引子) 小桃紅 雁過南樓 亭前柳 綉停針 祝英臺 憶多嬌 江神子(以上越調過曲) 鳳凰閣 高陽臺 憶秦娥 逍遙樂 遶池游 三臺令 二郞神慢 十二時(以上商調引子) 滿園春 高陽臺 擊梧桐 二郞神 集賢賓 鶯啼序 黃鶯兒(以上商調過曲) 集賢賓 永遇樂 熙州三臺 解連環(以上商調慢詞) 驟雨打新荷 (小石調近詞) 眞珠簾 花心動 謁金門 惜奴嬌 寶鼎現搗練子 風入松慢 海棠春 夜行船 賀聖朝 秋蕊香 梅花引(以上雙調引子) 晝錦堂 紅林檎 醉公子(以上雙調過曲) 柳搖金 月上海棠 柳梢靑 夜行船序 惜奴嬌 品令 豆葉黃 字字雙 玉交枝 玉抱肚 川撥棹(以上仙呂入雙調過曲) 紅林檎 泛蘭舟(以上雙調慢詞) 帝臺春(附錄引子) 鶴沖天 疎影(以上附錄過曲)

  出於金諸宮調者十三。

  勝葫蘆 美中美(以上仙呂過曲) 石榴花 古輪臺 鶻打兎 麻婆子 荼蘼香傍拍(以上中呂過曲) 一枝花(南呂引子) 出隊子 神仗兒 啄木兒 刮地風(以上黃鐘過曲) 山麻稭(越調過曲)

  出於南宋唱賺者十。

  賺 薄媚賺(以上仙呂近詞) 賺 黃鐘賺(以上正宮過曲) 本宮賺(大石過曲) 本宮賺 梁州賺(以上南呂過曲) 賺(南呂近詞) 本宮賺(越調過曲) 入賺(越調近詞)

  同於元雜劇曲名者十有三。

  靑哥兒(仙呂過曲) 四邊靜(正宮過曲) 紅繡鞋 紅芍藥(以上中呂過曲) 紅衫兒(南呂過曲) 水仙子(黃鐘過曲) 禿廝兒 梅花酒(以上越調過曲) 綿搭絮(越調近詞) 梧葉兒(商調過曲) 五供養(雙調過曲) 沈醉東風 雁兒落 步步嬌(以上仙呂入雙調過曲) 貨郞兒(附錄過曲)

  其有古詞曲所未見。而可知其出於古者。如左。

  紫蘇丸(仙呂過曲) 事物紀原(卷九)吟叫條。嘉祐末。仁宗上仙。四海遏密。故市井初有叫果子之戲。蓋自至和嘉祐之間。叫紫蘇丸。洎樂工杜人經十叫子始也。京師凡賣一物。必有聲韻。其吟哦俱不同。故市人採其聲調。間以詞章。以爲戲曲也。則紫蘇丸乃北宋叫聲之遺。南宋賺詞中。猶有此曲。見第四章。

  好女兒 縷縷金 越恁好(均中呂過曲) 均見第四章所錄南宋賺詞。

  耍鮑老(中呂過曲) 又(黃鐘過曲) 鮑老催(黃鐘過曲) 見第八章鮑老兒條。

  合生(中呂過曲) 見第六章。

  杵歌(中呂過曲) 園林杵歌(越調過曲) 事物紀原(卷九)有杵歌一條。又武林舊事(卷二)舞隊中有男女杵歌。

  大迓鼓(南呂過曲) 見第三章。

  劉袞(南呂過曲) 山東劉袞(仙呂入雙調過曲)武林舊事(卷四)雜劇三甲。內中祗應一甲五人。內有次淨劉袞。又(卷二)舞隊中有劉袞。又金院本名目中。有調劉袞一本。

  太平歌(黃鐘過曲) 南宋宮本雜劇段。錢手帕爨。下註小字太平歌

  蠻牌令(越調過曲) 見第八章六國朝條。

  四國朝(雙調引子) 見第八章六國朝條。

  破金歌(仙呂入雙調過曲) 此詞雲破金。必南宋所作也。

  中都俏(附錄過曲) 案金以燕京爲中都。元世祖至元元年。又改燕京爲中都。九年改大都。則此爲金人或元初遺曲也。

  以上十八章。其爲古曲或自古曲出。蓋無可疑。此外想尙不少。總而計之。則南曲五百四十三章中。出於古曲者凡二百六十章。幾當全數之半。而北曲之出於古曲者。不過能舉其三分之一。可知南曲淵源之古也。

  南戲之曲名。出於古曲者其多如此。至其配置之法。一齣中不以一宮調之曲爲限。頗似諸宮調。其有一齣首尾。只用一曲。終而復始者。又頗似北宋之傳踏。又琵琶記中第十六齣。有大曲一段。凡七遍。雖失其曲名。且其各遍之次序。與宋大曲不盡合。要必有所出。可知南戲之曲。亦綜合舊曲而成。並非出於一時之創造也。

  更以南戲之材質言之。則本於古者更多。今日所存最古之南戲。僅荊劉拜殺與琵琶記五種耳。荊謂荊釵。劉謂白兎。拜殺則謂拜月殺狗二記。此四本與琵琶。均出於元明之間。(見下)然其源頗古。施愚山矩齋雜記雲。傳奇荊釵記。醜詆孫汝權。按汝權宋名進士。有文集。尙氣誼。王梅溪先生好友也。梅溪劾史浩八罪。汝權慫慂之。史氏切齒。故入傳奇。謬其事以汚之。溫州周天錫字懋寵。嘗辨其誣。見竹懶新著。施氏之說。信否不可知。要足備參攷也。白兔記演李三娘事。然元劉唐卿已有李三娘麻地捧印雜劇。則亦非創作矣。殺狗則元蕭德祥有王翛然斷殺狗勸夫雜劇。拜月之先。已有關漢卿閨怨佳人拜月亭王實甫才子佳人拜月亭二劇。琵琶則陸放翁旣有滿村聽唱蔡中郞之句。而金人院本名目。亦有蔡伯喈一本。又祝允明猥談。謂南戲余見舊牒。其時有趙閑夫榜禁。頗述名目。如趙眞女蔡二郞等。亦不甚多。余案元岳伯川呂洞賓度鐵拐李岳雜劇第二折煞尾。雲。你學那守三貞趙眞女。羅裙包土將墳臺建。則其事正與琵琶記中之趙五娘同。岳伯川元初人。則元初確有此南戲矣。且今日琵琶記傳本第一齣末。有四語。末二語雲有貞有烈趙眞女。全忠全孝蔡伯喈。此四語實與北劇之題目正名相同。則雖今本琵琶記。其初亦當名趙眞女或蔡伯喈。而琵琶之名。乃由後人追改。則不徒用其事。且襲其名矣。然則今日所傳最古之南戲。其故事關目。皆有所由來。視元雜劇對古劇之關係。更爲親密也

  南戲始於何時。未有定說。明祝允明猥談(續說郛卷四十六)雲。南戲出於宣和之後。南渡之際。謂之溫州雜劇。予見舊牒。其時有趙閎夫榜禁。頗述名目。如趙眞女蔡二郞等。亦不甚多云云。其言出於宣和之後。不知何據。以余所攷。則南戲當出於南宋之戲文。與宋雜劇無涉。唯其與溫州相關係。則不可誣也。戲文二字。未見於宋人書中。然其源則出於宋季。元周德淸中原音韻雲。南宋都杭。吳興與切鄰。故其戲文如樂昌分鏡等。唱念呼吸。皆如約韻。(謂沈約韻)此但渾言南宋。不著其爲何時。劉一淸錢唐遺事。則雲賈似道少時。佻㒓尤甚。自入相後。猶微服閒行。或飮於伎家。至戊辰己已間。王煥戲文盛行於都下。始自太學有黃可道者爲之。則戲文於度宗咸淳四五年間。旣已盛行。尙不言其始於何時也。葉子奇草木子。則雲俳優戲文。始於王魁。永嘉人作之。識者曰。若見永嘉人作相。國當亡。及宋將亡。乃永嘉陳宜中作相。其後元朝南戲盛行。及當亂北院本特盛。南戲遂絕。案宋官本雜劇中。有王魁三鄕題。其翻爲戲文。不知始於何時。要在宋亡前百數十年間。至以戲文爲永嘉人所作。亦非無據。案周密癸辛雜志別集上。紀溫州樂淸縣僧祖傑楊髠之黨。(中略)旁觀不平。乃撰爲戲文以廣其事。又撰琵琶記之高則誠。亦溫州永嘉人。葉盛菉竹堂書目。有東嘉韞玉傳奇。則宋元戲文。大都出於溫州。然則葉氏永嘉始作之言。祝氏溫州雜劇之說。其或信矣。元一統後。南戲與北雜劇並行。靑樓集雲。龍樓景丹墀秀皆金門高之女。俱有姿色。專工南戲。錄鬼簿謂南北調合腔。自沈和甫始。又雲。蕭德祥凡古文俱櫽括爲南曲。街市盛行。又有南曲戲文等。以南曲戲文四字連稱。則南戲出於宋末之戲文。固昭昭矣。

  然就現存之南戲言之。則時代稍後。後人稱荊劉拜殺爲元四大家。明無名氏亦以荊釵記爲柯丹邱撰。世亦傳有元刊本。(貴池劉氏有之餘未見然聞繆蓺風祕監言中有制義數篇則爲洪武後刊本明矣)然柯敬仲未聞以製曲稱。想舊本當題丹邱子或丹邱先生撰。丹邱子者。明寧獻王道號也。(千頃堂書目有丹邱子太和正音譜二卷譜中亦自稱丹邱先生其實此書乃寧獻王撰故書中著錄訖於明初人也)後人不知。見丹邱二字。卽以爲敬仲耳。白兔記不知撰人。殺狗記據靜志居詩話(卷四)則爲徐 所作。 字仲由。淳安人。洪武初徵秀才。至藩省辭歸。則其人至明初尙存。其製作之時。在元在明。已不可考矣。拜月亭(其刻於六十種曲中者易名幽閨記)則明王元美何元朗臧晉叔等。皆以爲元施君美(惠)所撰。君美杭人。卒於至順至正間。然錄鬼簿謂君美詩酒之暇。唯以塡詞和曲爲事。有古今砌話編成一集。而無一語及拜月亭。雖錄鬼簿但錄雜劇。不錄南戲。然其人苟有南戲或院本。亦必及之。如范居中屈彥英蕭德祥等是也。則拜月是否出君美手。尙屬疑問。唯就曲文觀之。定爲元人之作。當無大謬。而其撰人與時代確乎可知者。唯琵琶一記耳。

  作琵琶者。人人皆知其爲高則誠。然其名則或以爲高拭。或以爲高明。其字則或以爲則誠。或以爲則成。蔣仲舒堯山堂外記。(卷七十六)高拭。字則成。作琵琶記者。或謂方谷眞據慶元時。有高明者。避地鄞之櫟社。以詞曲自娛。(中略)案高明溫州瑞安人。以春秋中至正乙酉第。其宗則誠。非則成也。或曰二人同時同郡。字又同音。遂誤耳。以上皆蔣氏說。王元美藝苑巵言。亦云南曲高拭則誠。遂掩前後。朱竹坨靜志居詩話。於高明條下。引外紀之說。復雲涵虛子曲譜。有高拭而無高明。則蔣氏之言或有所據。云云。余案元刊本張小山北曲聯樂府。前有海粟馮子振燕山高拭題詞。此卽涵虛子曲譜中之高拭。琵琶乃南曲戲文。則其作者自當爲永嘉之高明。而非燕山之高拭。況明人中如姚福靑溪暇筆田藝衡留靑日札。皆以作琵琶者爲高明。當不謬也。旣爲高明。則其字自當爲則誠。而非則成。至其作琵琶記之時代。則據靑溪暇筆及留靑日札。均謂在寓居櫟社之後。其寓居櫟社。據留靑日札及列朝詩集。又在方國珍降元之後。按國珍降元者再。其初降時尙未據慶元。其再降則在至正十六年。則此記之作。亦在至正十六年以後矣。然留靑日札又謂高皇帝微時嘗奇此戲。案明太祖起兵在至正十二年閏三月。若微時已有此戲。則當成於十二年以前。又日札引一說。謂初東嘉以伯喈爲不忠不孝。夢伯喈謂之曰。公能易我爲全忠全孝。當有以報公。遂以全忠全孝易之。東嘉後果發解。案則誠中進士第。在至正五年。則成書又當在五年以前。然明人小說所載。大抵無稽之說。寧從靑溪暇筆及留靑日札前說。謂成書於避地櫟社之後。爲較妥也。

  由是觀之。則現存南戲。其最古者。大抵作於元明之間。而草木子反謂元朝南戲盛行。及當亂北院本(此謂元人雜劇)特盛。南戲遂絕者。果何說歟。曰葉氏所記。或金華一地之事。然元代南戲之盛。與其至明初而衰息。此亦事實。不可誣也。沈氏南九宮譜所選古傳奇。如劉盼盼。王煥。韓壽。朱買臣。古西廂。王魁。孟姜女。寃家債主。玩江樓。李勉。燕子樓。鄭孔目。牆頭馬上。司馬相如。進梅諫。詐妮子。復落倡。崔護等。其名各與宋雜劇段數金院本名目元人雜劇相同。復與明代傳奇不類。疑皆元人所作南戲。此外命名相類者。亦尙有二十餘種。亦當爲同時之作也。而自明洪武至成宏間。則南戲反少。沈德苻萬歷野獲編(卷二十五)原明之南曲。謂四節連環繡襦之屬。出於成宏間。始爲時所稱。則元明之間。南曲一時衰熄。事或然也。觀明初曲家所作。雜劇多而傳奇絕少。或足證此事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