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话急就篇/散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散语[编辑]

家常[编辑]

天气很好 所是夏天了 天气没凖儿 天又阴上来了 光

景是要下雪了 有一个多月没下雨了 天燥得利害 干打

雷不下雨 今年雨水太大 这场雨下得好 天气闷热 现

在鄕下很盼雨 快入伏了 今年时令不正 早晩儿凉起来

了 这两天月亮正好 下了霜了怪不得冷哪 今儿热得出

圈儿 今儿是今年头一天的热了 一点儿风丝儿也没有

现在天短了、一会儿就黑了 今年还没打雷哪 今儿是三十

儿、没有月亮了 儞把窗戸开々透々风 现在天气热、路上多

小心 天凉了、得张罗衣裳了

打脸水来 倒嗽口水来 把铺盖铺上 把屋里快拾掇拾掇

 弄点儿火来 这盆里的水得换了 这个茶乏了、沏点儿酽

的来 洗澡水热了么 找一个干净手巾来 儞给我搓々澡

 ?抽的是什么烟 ?不吃水烟么 ?能吃辣的么 这个

烟太冲我吃不来 我不爱吃酸的 开饭罢 快摆台罢 把

这个汤再热々去 有什么现成儿的菜 ?两个鸡子儿来

我斟酒、儞端菜去罢 儞能吃生鱼片儿么 我要一碗清汤

我不爱太油腻的 这个太口沈了 儞炒肉这么点儿火不行

 拏一双筷子来 ?午错了 饭还没得么 剃头的来了

吃了饭我出门去 车是雇一送儿啊 来回是多儿钱 𠑓来

了好极了 𠑓在那儿遇见雨了 明天𠑓有事没有 明儿我

约他听戏去 嚄大街着了火了 是谁家起的火 激筒来了

不碍事了 𠑓怎么直打哈息 今儿来了一天的客 𠑓睡罢

咱们明天再谈 我所扎挣不住了 咱们轮流着办罢 他们

俩为什么打官司 咱们给他说合说合 明年𠑓一定转运

当时就把钱给了 我还没换季哪 钮子掉了儞给安上 拿

胰子洗就洗掉了 这件衣裳有兜儿没有 这个材料是半丝

半绵的 得叫米了 得打油了 卖豆腐的来了 怎么挑水

的还没来 茶叶完上来了 酒很多足彀十个人喝的 小铺

子卖的贵一点儿 贵也有限 贵不了多少

什么事都得在行 古玩的事情、我是外行 他会唱日本曲儿

 他是海量、越喝不醉 他花惯了钱了 从前上了好几回

档了 这个仇我总得报 赶明儿个我上满州开矿去 他陞

了官了 他得了儿子了 他放了道台了 他的媳妇儿、人很 

明白 他母亲上了岁数儿了、不愿意他出外去 他瘦的利

害 他比从前胖多了 明年他期满了 他原先出过洋么

 他明白洋务么 他现在是署钦差了 他是办外交的好

𠑓不舒服有几天了 𠑓发烧不发烧 𠑓大概󠄂是受点儿热

晩上咳嗽不咳嗽 我瞧々舌头 儞的胃口里不大好罢 𠑓

总得少吃点儿东西 𠑓得多活动活动 𠑓总得保养几天罢

 我给𠑓开个药方儿 这个药是一天分两回吃 早起吃两

粒、临睡的时候儿吃粒

来了信了、𠑓给打一个图书 家信来了 我姐々的信来了

这回有什么好消息 他老没给𠑓回信了 回电来了他明天

狗下了崽子了 这是郎猫是女猫 他饿得直叫唤 儞快喂

他 儞别捅蚂看螫了手 儞害他做什么 叫他活着罢、他

也是小姓命啊 家里养活的牲口就是猪脏

请𠑓再说一回 请𠑓慢着点儿说 我刚学话 贵国话这个

叫什么 我有一本话条子 我很盼望我快会说了 𠑓的口

音很好、腔调儿也不错 儞不认真学、怎么能成呢 儞不害臊

么 我不好意思 我实在过意不去 我真难受 太颔碜了

 讨厌极了 对不起人 别造孽了 太没良心 岂有此理

 我听着就脑袋疼 𠑓别着急 𠑓不用害怕 这有什么难

 难道他还能把儞吃了么

应酬[编辑]

这位是谁 𠑓给我引荐引荐 久仰大名 请教台甫 请随

便别拘泥 𠑓请宽坐 一向少见 一向短过去请安 这一

向𠑓好啊 改日到府上请安去 我要告假了 我失陪了

咱们改天见 没事可以常来 𠑓请治公罢 我在家里恭候

 咱们两便罢 我有一件事奉恳𠑓 我不好意思说 这有

什么呢 𠑓只管说 我必尽心 我必效劳的 前儿失迎得

很 昨儿𠑓赏东西谢谢 叫𠑓花钱费心 回家替我问太太

好 今儿给𠑓道喜来了 恕我来迟了 路上都好啊 行李

都到齐了么 海而上没什么耽误么 路上承𠑓照应 人地

生疏求𠑓照应 这是某人给𠑓介绍的信 我来实在冒昧

 底下求𠑓多指教、令尊大人精神很好 他的养法好 𠑓的

造化大 贵恙好了没有 时令不正、𠑓得多留神 𠑓这么费

心、我实在过意不去 今儿没豫备什么、请𠑓多用点儿罢 屡

次的讨扰、我实在不好意思

失陪失陪 承问承间 别送别送 恭喜恭喜 大喜大喜

讨扰讨扰 得罪得罪 叫𠑓费心 叫𠑓见笑 叫𠑓受累

叫𠑓多礼 承𠑓过奖 蒙𠑓厚赐 实在盛设 实在简慢

实在抱愧 对不起𠑓 简慢𠑓 请𠑓宽恕

买卖[编辑]

𠑓来了 𠑓用什么东西 我们不打价儿 东西好价钱便宜

 底下𠑓多照顾 掌柜的贵姓 实号是什么 这程子买卖

好啊 这是新到的货𠑓用点儿罢 不对路的可以退回来

价钱太贵、让一点儿罢 𠑓说𠑓给多少钱 这是照本儿卖给

𠑓的 一块钱一个少了不卖 𠑓不用驳价儿了 我们不能

多算𠑓的钱 𠑓不用给现钱了 给𠑓记上账罢 儞邀一邀

有多少斤 儞们零卖不零卖 𠑓要多少定银 今儿怎么个

行市 行市又起了一点儿了 这儿使的是什么钱 儞们使

洋钱不使 一块洋钱合多儿钱 给儞五吊票子 儞有样子

没有 这个花样儿太老、我要时兴的 山东绸子、用处最宽

一疋是有多少尺啊 这个合多儿钱一尺 我要素的 不要

带花儿的 𠑓不用别的了么 我给𠑓送到府上罢 这几年

洋货很兴时 这宗货销路广 他贩的货、很对中国人的路

他是做买卖的好手 今年丝的行市很微 市上有好些个货

没卖出去 那个银行是很靠得住的 怎么会亏空了 他全

赔在汇水上了 美国是日本的一个大销路

出外[编辑]

行李都齐了么 盘费彀不彀 上天津的船多咱开 这是直

行船么 是那个公司的船 下荡船是多咱开 二十九是末

荡船 现在快封河了 下月还有船没有 官舱是几块钱

儞赶紧的上船罢上晚了就没有地方儿了 咱们上舱顶上溜

达溜达去 船进口了 叫一个划子来 湾了船了 咱们上

岸去 这儿有海关么 行李都验过了没有 儞们的店在那

儿 一上岸就瞧得见 现在出了吴淞口了 到芜湖住船不

住 到那儿得起货 现在快到了汉口了 宜昌到重庆是二

千多里地 上水船走的慢、得一个月、下水船很快、不过几天就

到了 这是快车么 早车几点钟开呢 这就要开车了 𠑓

垫上毡子坐罢 儞不买点儿什么呀 儞带着洋火么 我下

去解手儿去 请𠑓照护点儿东西 到下站得倒车了 上下

火车的时候儿 得小心小绺 赶车的拉我到东交民

就是一个坐儿和行李 儞到过十三陵么 汤山的温泉𠑓洗

过么 直隶省城是保定不是天津 𠑓过过黄河么 𠑓看见

过万里长城么 现在还有黄鹤楼么 卧龙冈是武侯住的地

方儿 𠑓们上二闸逛去罢 𠑓们上十叉海看莲花去 𠑓在

西安几年了 𠑓拜过文王陵么 𠑓过过潼关么 巧嘴的八

哥也说不过潼关去 他在外年分最多 儞真是老江湖不吃

兵事[编辑]

这条路是上那儿去的 那条路可以走车么 那山险不险

这道河深不深 山上有水没有 上吉林有几条道儿 有抄

道儿没有 河里有船没有 有摆渡没有 往东到什么地方

 儞给我们带道儿罢 总得打那儿走么 打别处绕不过去

么 这儿到旅顺有多少里地 到海城通共过几道河 顺着

这道河往下去到○○ 到旅顺有小路没有

叫本地的地保来 儞认得字么 这个村儿里有多少家儿

 有几处大房子 房东姓什么 儞得照应点儿 有井水没

有 有柴火没有 这儿有铁匠没有 马得钉掌了 儞们腾

几间房子让我们住 我们决不能扰儞们的 这儿什么时候

儿下雪 儞给我们买东西去 我们都给儞们钱、不能白要

我给儞们公道价钱 儞别把东西藏起来 这个分量差一点

儿 儞们这儿、多少钱算一吊 给儞开个对条儿、儞底下再取

银子来

这些个都给送了去 一个人搬一件 儞们两个人分着搬

儞们轮流着挑着 快快儿的駄起来 装上东西赶紧的走

儞在头里走 来回得多大工夫 到了那儿、快快儿的回来

十辆车不彀用的 还得𣏾几个牲口来 把船靠在那边儿

把东西打船上卸下来 这是要紧的东西儞们小心着搬 快

把马备上、我这就要走 到那儿多给儞们几个酒钱

儞们得使劲儿拉 把这块石头挪开 把那个房子拆了去

修理的越快越好 儞们爷们、都得出来帮忙儿 带些个土、把

他垫平了 好好儿的快作、多给儞们酒钱

儞知道他们带兵官姓什么 儞们得说实话 儞站住、我要问

问儞 儞们是打那儿来的上那儿去 儞打开行李我瞧瞧

儞们一定是奸细、探听我们的事情来的罢 不用害怕说实话

我不杀儞 他们是步队啊、是马队呢 他们使的是什么枪呢

 他们的粮食都打那儿运来的

把疮口拏凉水洗一洗 把屋里弄暖和了 孥手巾勒紧着

好好的伺候他 给他熬点儿粥喝 把枕头还高一点儿 把

愈口拏白布儿纒上

儞们不是的仇敌、我们是替儞们打俄国来的

儞们不用害怕、可以照旧的过日子

若是有丢东西的事情、可以报我们

百姓若有逃跑的、儞们可以把他招回来

儞们得知道、这个事情、不竟是我们日本的事情、这真是咱们两

国的事情、若是日本的兵赢了、与儞们都有益处、若是日本的兵

败了、与咱们也有害处、所以咱们两国、总得同心协力才能成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