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正义 (四部丛刊本)/卷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卷十三 尚书正义 卷十四
唐 孔颖达 等奉敕撰 日本覆印宋本
卷十五

尚书正义卷第十四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孔颖达奉

    敕撰

  周书

    召诰第十四

    洛诰第十五

召诰第十四

成王至召诰

正义曰成王于时在丰欲居洛邑以为王都使召公先往相其

所居之地因卜而营之王与周公从后而往召公于庶殷大作

之时乃以王命取币以赐周公因告王冝以夏殷兴亡为戒史

叙其事作召诰

传武王至居焉

正义曰桓二年左传云昔武王克商迁九鼎于洛邑服䖍注云

今河南有鼎中观云九鼎者案宣三年左传王孙满云昔夏之

方有德也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然则九牧贡金为鼎故称九鼎

其实一鼎案战国䇿颜率说齐王云昔武王克商迁九鼎鼎用

九万人则以为其鼎有九但游说之辞事多虚诞不可信用然

鼎之上备载九州山川异物亦又可疑未知孰是故两解之

传相所至陈戒

正义曰孔以序言相宅于经意不尽故为传以助成之召公相

所居而⺊之及其经营大作遂以陈戒史录陈戒为篇其意不

在相宅序以经具故略之耳言先相宅者明于时周公摄政居

洛邑是周公之意周公使召公先行故言先以见周公自后往也

传召公至作诰

正义曰武王既崩周公即摄王政至此巳积七年将归政成王

故经营洛邑待此邑成使王即政召公以成王将新即政恐王

不顺周公之意或将惰于政事故因相宅以作诰也作诰之时

王未即政周公作洛诰为反政于成王召公陈戒为即政后事

故传言新即政也

惟二月至位成

正义曰惟周公摄政七年二月十六日其日为庚寅既日月相

望矣于巳望后六日乙未为二月二十一日王以此日之朝行

自周之镐京则至于丰以迁都之事告文王之庙此日王惟命

太保召公先周公往洛水之旁相视所居之处太保即行其月

小二十九日癸卯晦于二月之后顺来三月惟三日丙午朏而

月生明于朏三日戊申即三月五日太保乃以此朝旦至于洛

即⺊宅其巳得吉⺊则经营之规度其城郭郊庙朝市之位处

于戊申三日庚戍为三月七日太保乃以众所受于殷之民治

都邑之位于洛水之汭谓洛水北也于庚戍五日为三月十一

日甲寅而所治之位皆成矣

传周公至纪之

正义曰洛诰云周公诞保文武受命惟七年洛诰是摄政七年

事也洛诰周公云予惟乙卯朝至于洛师此篇云乙卯周公朝

至于洛正是一事知此二月是周公摄政七年之二月也望者

于月之半月当日冲日光照月光圎满面向相当犹人之相望

故名望也治历者必先正望朔故史官因纪之将言望后之事

必以望纪之将言朏后之事则以朏纪之犹今人将言日必先

言朔也望之在月十六日为多大率十六日者四分之三十五

日者四分之一耳此年入戊午蔀五十六岁二月小乙亥朔孔

云十五日即为望是已丑为望言已望者谓庚寅十六日也且

孔云望与生魄死魄皆举大略而言之不必恰依历数又算术

前月大者后月二日月见可十五日望也顾氏亦云十五日望

日月正相望也

传于巳至见考

正义曰于已望后六日是为二十一日也步行也此云王朝行

下太保与周公言朝至者君子举事贵早朝故皆言朝也宗周

者为天下所宗止谓王都也武王巳都于镐故知宗周是镐京

也文王居丰武王未迁之时于丰立文王之庙迁都而庙不毁

故成王居镐京则至于丰以迁都之事告文王庙也大事告祖

必告于考此经不言告武王以告文至则告武王可知以告祖

见考也告庙当先祖后考此必于丰告文王于镐京告武王也

传朏明至所居

正义曰说文云朏月未盛之明故为明也周书月令云三日粤

朏朏字从月出是入月三日明生之名也于顺来者于二月之

后依顺而来次三月也二月乙未而发丰历三月丙午朏又于

朏三日是三月五日凡发丰至洛为十四日也召公早朝至于

洛邑相⺊所居当以至洛之日即⺊也

传其巳至位处

正义曰经营者考工记所云匠人营国方九里左祖右社面朝

后市是也下有丁巳郊故知规度城郭郊庙朝市之位处也匠

人不言郊以不在国内也匠人王城方九里如典命文又以公

城方九里天子城十二里郑玄两说孔无明解未知从何文也

郊者司马法百里为郊郑注周礼云近郊五十里礼记祭天于

南郊祭地于北郊皆谓近郊也其庙案小宗伯云建国之神位

右社稷左宗庙郑注朝士职云库门内之左右其朝者郑云外

朝一在库门之外皋门之内是询众庶之朝内朝二者其一在

路门外王每日所视谓之治朝其一在路门内路寝之朝王每

日视讫退适路寝谓之燕朝或与宗人图私事顾氏云市处王

城之北朝为阳故在南市为阴故处北今案周礼内宰职佐后

立市然则后既主阴故立市也

传于戊至由来

正义曰于戊申后三日庚戍为三月七日也水内曰汭盖以人

南面望水则北为内故洛汭为洛水之北郑云隈曲中也汉书

地理志河南郡治在洛阳县河南城别为河南县治都邑之位

于洛北今于汉河南城是也所治之位皆成布置处所定也治

位乃是周人而言众殷者本其所由来言本是殷民今来为我

周家役也庄二十九年左传发例云凡土功水昏正而栽日至

而毕此以周之三月农时役众者彼言寻常土功此则迁都事

大不可拘以常制也

若翼至若公

正义曰顺位成之明日乙卯三月十二日也周公以此朝旦至

于洛则通逹而遍观于新邑所经营其位处皆无所改易于乙

卯三日丁巳三月十四日也用牲于郊告立祭天之位牛二天

与后稷所配各用一牛于丁巳明日戊午乃祭社于新邑用太

牢牛一羊一豕一于戊午七日甲子二十一日也周公乃以此

朝旦用䇿书命众殷在侯甸男服之内诸国之长谓命州牧使

告诸国就功作其巳命殷众众殷皆劝乐勤事而大作矣太保

召公乃以众国大君诸侯出取币乃复入称成王命以赐周公

曰我敢拜手稽首以戒王陈说王所冝顺周公之事

传周公至洛汭

正义曰周公以顺位成之明日而朝至则是三月十二日也其

到洛汭在召公之后七日不知初发镐京以何日也成王盖与

周公俱来郑云史不书王往者王于相宅无事也

传于乙至可知

正义曰知此用牲是告立郊位于天者此郊与社于攻位之时

巳经营之今非常祭之月而特用牲祭天知是郊位既定告天

使知而今后常以此处祭天也礼郊用特牲不应用二牛以后

稷配故二牛也郊特牲及公羊传皆云养牲必养二帝牛不吉

以为稷牛言用彼为稷牛者以之祭帝其稷牛随时取用不在

涤养是帝稷各用牛一故二牛也先儒皆云天神尊祭天明用

犊贵诚之义稷是人神祭用太牢贬于天神法有羊豕因天用

牛遂云牛二举其大者从天言之羊豕不见可知也诗颂我将

祀文王于明堂云惟羊惟牛又月令云以太牢祠于高禖皆据

配者有羊豕也

传告立至共牢

正义曰经有社无稷稷是社类知其同告之告立社稷之位其

祭用太牢故牛羊豕各一也句龙能平水土祀以为社后稷能

殖百糓祀以为稷左传鲁语祭法皆有此文汉丗儒者说社稷

有二左氏说社稷惟句龙后稷人神而巳是孔之所用孝经说

社为土神稷为糓神句龙后稷配食者是郑之所从而武成篇

云告于皇天后土孔以后土为地言后土社也者以泰誓云类

于上帝冝于冢土故以后土为社也小刘云后土与皇天相对

以后土为地(⿱艹石)然左传云句龙为后土岂句龙为地乎社亦名

后土地名后土名同而义异也社稷共牢经无明说郊特牲云

社稷太牢二神共言太牢故传言社稷共牢也此经上句言于

郊此不言于社此言社于新邑上句不言郊于新邑上句言用

牲此言牛羊豕不言用告天不言告地告社不言告稷皆互相

足从省文也洛诰云王在新邑烝祭王入太室祼则洛邑亦立

宗庙此不云告庙亦从省文也

传于戊至牧也

正义曰康诰云周公初基作新大邑于东国洛四方民大和会

侯甸男邦采卫百工播民和见士于周与此一事也故知是时

诸侯皆会故周公乃昧爽以赋功属役书命众殷在侯甸男服

之邦伯使就筑作功也康诰五服此惟三服者立文有详略耳

昭三十二年晋合诸侯城成周左传称命役书于诸侯属役赋

文此传言赋功属役其意出于彼也赋功谓赋敛诸侯之功科

其人夫多少属役谓付属役之处使知得地之尺丈也邦伯诸

国之长故为方伯州牧王制云千里之外设方伯方伯即州牧

也周公命州牧使州牧各命其所部

传诸侯至周公

正义曰上云周公朝用书命庶殷者周公自命之其事不由王

也庶殷既以大作诸侯公卿乃并觐于王其时盖有行官王在

位而诸侯公卿并觐之既入见王乃出取币初不言入而经言

出者下云乃复入则上以入可知从省文也下赐周公言旅王

若公明此出入是觐王之事而经文不见王至故传辩之王与

周公俱至自此巳上于王无事故不见也正以经文不见王至

知与周公俱至也周公居摄功成将归政于成王召公与诸侯

出取币欲因大会显周公之功既成将令王自知政因赐周公

遂以戒王故出取币复入以待王命其币盖玄𫄸束帛也郑玄

云所赐之币盖璋以皮及宝玉大弓此时所赐案郑注周礼云

璋以皮二王之后享后所用宁当以赐臣也宝玉大弓鲁公之

分伯禽封鲁乃可赐之不得以此时赐周公也

传召公至之事

正义曰太保以庶邦冢君出取币者以上太保之意非王命币

既入即云赐周公者下言召公不得赐周公知召公既以币入

乃称成王命以赐周公于时政在周公成王未得赐周公也但

召公见周公功成作邑将反王政欲尊王而显周公故称成王

之命以赐周公郑玄云召公见众殷之民大作周公德隆功成

有反政之期而欲显之因大戒天下故与诸侯出取币使戒成

王立于位以其命赐周公王肃云为戒成王锡周公是也曰拜

手稽首者召公自言已与冢君等敢拜手稽首陈王所冝顺周

公之事冝顺之事自此以下皆是也

诰告至弗敬

正义曰召公所陈戒王冝顺周公之事云我为言诰以告汝庶

殷之诸侯下自汝御事欲令君臣皆听之其实指以戒王诸侯

皆在托以为言也乃曰呜呼有皇天上帝改去其太子所受者

即此大国殷之王命也以其无道故改命有德惟王受得此命

乃无穷惟美亦无穷惟当忧之既忧之无穷呜呼何其奈何不

敬乎欲其长行敬也告庶殷者告诸侯也庶殷通尊卑之辞故

民与诸侯同云庶殷皆谓所受于殷之众也

传叹皇至不慎

正义曰释诂云皇君也天地尊之大故皇天后土皆以君言之

也改其太子谓改天子之位与他姓即此大国殷之命谓纣也

言纣虽为天所太子无道犹改之不可不慎也以托戒诸侯故

言天子虽大犹改之况巳下乎释诂云元首也首是体之大故

传言太子郑云言首子者凡人皆云天之子天子为之首耳

天既至用懋

正义曰更述改殷之事天既远终大国殷之王命矣此殷多有

先智之王精神在天不能救纣以纣不行敬故也于其智王之

后人谓继丗之君乃其时之人皆服行其君之命由其亦能行

敬故得不忝其先祖其此后王之终谓纣之时贤智者隐藏𤸄

病者在位言其时无良臣多行无礼暴虐于时之民困于虐政

夫知保抱携持其妇子以哀号呼天告𡨚枉无辜往其逃亡出

见执杀言无地自容以穷困也天亦哀矜于四方之民其眷顾

天下选择贤圣命用勉力行敬者以为民主故王今得之也

传言天至敬故

正义曰天既远终殷命言其去而不复反也说天终殷之命而

言智王在天者言先智王虽精神在天而不能救纣者以纣不

行敬故也戒王使行敬

传于其至不忝

正义曰先智王之后继丗君臣谓智王之后纣巳前能守位不

失者经言后王后民传言君臣者见民内有臣民于此皆服行

君之命言不忝辱父祖也

传其终至良臣

正义曰既言后王又复言其终知是后王之终谓纣也以𤸄从

病类故言𤸄病也郑玉皆以𤸄为病小人在位残暴在下故以

病言之

传言困至以穷

正义曰言困于虐政抱子𢹂妻欲去之夫犹人人言天下尽然

也保训安也王肃云匹夫知欲安其室抱其子𢹂其妻以悲呼

天也

王其至自天

正义曰既言皇天眷顾命用勉敬者为人主故戒主言其疾行

敬德视古先民有夏之君取大禹以为法戒禹以能敬之故天

道从而子安之禹能面考天心而顺以行敬今是桀弃禹之道

巳坠失其王命矣更复视有殷之君取成汤以为法戒汤以能

敬之故天亦从而子安之天道所以至于保安汤者亦以汤面

考天心而顺以行敬也今是纣弃汤之道巳坠失其王命矣夏

殷二代能敬则得之不敬则失之今童子为王嗣位治政则无

遗弃寿考成人冝用老成人之言法古人为治曰王其考行古

人之德则巳善矣况曰其有能考行所谋以从顺天道乎若能

从顺天道则与禹汤同功言其善不可加也

传夏禹至王命

正义曰劝王疾行敬德乃言天道安夏知夏禹能行敬德天道

从而子安之天既子爱禹禹亦顺天心郑云面犹回向也则面

为向义禹亦志意向天考天心而顺安之言能同于天心也禹

兴夏而桀灭之知天道子保者是禹也既坠厥命者是桀也今

桀废禹之道巳坠失其王命矣

传言天至如禹

正义曰此说二代兴亡其意同也于禹言从而子安之则天于

汤亦子安之故于汤因上略文直言格保格至也言至于保安

汤者亦如禹也

传童子至法之

正义曰嗣位治政谓周公归政之后此时王未莅政而言今冲

子嗣者召公此戒戒其即政之后故也寿谓长命者是老称无

遗弃长命之老人欲其取老人之言而法效之老人之言即下

云古人之德也

呜呼至民碞

正义曰召公叹以戒王呜呼今所有之王惟今虽复少小而大

为天所子爱哉言任大也(⿱艹石)其大能和同于天下小民则成今

之美以勉之故王当不敢后其能用之士必任以为先又当顾

念畏于下民僭差礼义能此二者则德化立美道成矣

传王为至道成

正义曰王者为政任贤使能有能有用冝先任之故王者为政

当不敢后其能用之士必任之为先也碞即岩也参差不齐之

意故为僭也既任能人复忧下民故又当顾畏于下民僭差礼

义畏其僭差当治之使合礼义也能此二者则德化立美道成

美道成即今休是也

王来至今休

正义曰周公之作洛邑将以反政于王故召公述其迁洛之意

今王来居洛邑继上天为治躬自服行教化于土地正中之处

故周公旦言曰其作大邑于土中其令成王用是大邑配大天

而为治为治之道当事神训民谨慎祭祀上下神祇其用是土

中大致治也既能治则王其有天之成命治理下民今获太平

之美矣

传言王至正中

正义曰传言躬自服行则不训自也郑王皆以自为用

传称周至为治

正义曰王肃云旦周公名也礼君前臣名故称周公之言为旦

曰王者为天所子代天治民天有其意天子继天使成谓之绍

上帝也天子设法其理合于天道是为配皇天也天子将欲配

天必冝治居土中故称周公之言其为大邑于土之中其当令

此成王用是大邑行化配上天而为治也说周公之意然戒成

王使顺公也周礼大司徒云以土圭之法测土深正日影以求

地中日南则影短多暑日北则影长多寒日东则影夕多风日

西则影朝多阴日至之影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

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和也然则百物阜安

乃建王国焉马融云王国东都王城今河南县是也

传为治至致治

正义曰祭法云有天下者祭百神天地为大上下即天地也故

为治当慎祀于天地举天地则百神之祀皆慎之也能事神训

民则其用是土中大致治也

传用是至之美

正义曰用是土中致治当于天心则王其有天之成命降福与

之使多历年岁治民今获太平之美自旦曰至此述周公之意也

王先至敬德

正义曰召公既述周公所言又自陈已意戒王今为政先服治

殷家御治事之臣使之比近于我有周治事之臣令新旧和协

政乃可一和比殷周之臣时节其性命令不失其中则王之道

化惟日其行矣王当敬为所不可不敬之德其德为下所敬则

下敬奉其上命则化必行矣化在下者常若命之不行故以此

为戒

传召公至可一

正义曰自今休以上文义相连知皆是称周公言也此一句意

异于上知是召公自陈已意以终其戒殷家治事之臣谓殷朝

旧人常被殷家任使者也周家治事之臣谓西土新来翼赞周

家初基者也周臣恃功或加陵殷士殷人失势或踈忌周臣新

旧不和政必乖戾故召公戒王当先治殷臣使比近周臣必和

协政乃可一也不使周臣比殷而令殷臣比周臣者周臣奉周

之法当使殷臣从之故治殷臣使比周臣也

传和比至其行

正义曰文承比周之下故知和比殷周之臣人各有性嗜好不

同各恣所欲必或反道故以礼义时节其性命示之限分令不

失中皆得中道则各奉王化故王之道化惟日其行言日日当

行之日益远也顾氏云和协殷周新旧之臣制其性命勿使怠

慢也

传敬为至命矣

正义曰圣王为政当使易从而难犯故令行如流水民从如顺

(⿱艹石)使设难从之教为易犯之令虽迫以严刑而终不用命故

为其德不可敬也王必敬为此不可不敬之德则下民无不敬

奉其命矣民奉其王命是化行也

我不至(⿱艹石)

正义曰言王所以须慎敬所为不可不敬之德者以我不可不

监视于有夏亦不可不监视于有殷皆有历年长与不长由敬

与不敬故也王当法其历年戒其不长更说冝监之意我不敢

独知亦王所知曰有夏之君服行天命以敬德之故惟有多历


年数谓桀父巳前也其末亦我不敢独知亦王所知曰有夏桀

不其长久惟不敬其德乃早坠失其王命是为敬者长不敬者

短所以我不可不监夏也我不敢独知亦王所知曰有殷之君

受天命以敬德之故惟有多历年数谓纣父巳前也其末亦我

不敢独知亦王所知曰殷纣不其长久惟不敬其德乃早坠失

其王命亦是为敬者长不敬者短所以我不可不监殷也夏殷

短长既如此矣今王继受其命我亦惟当用此二国夏殷长短

之命以为监戒继顺其功德者而法则之劝正为敬也

传言王至不长

正义曰相监俱训为视上言相有夏相有殷今复重言监有夏

监有殷者上言顺天则兴弃命则灭此言敬则历年不敬则短

故重言视夏殷欲令王法其历年戒其不长故也

传以能至所知

正义曰下云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知其以能敬德者故多历

年数也上言相夏相殷皆云天迪从子保面稽天若言上天以

道安人人主考天顺之非创业之君不能如是故传以禹汤当

之此言敬德历年则继体贤君亦能如此所言历年非独禹汤

而巳下传云殷之贤王犹夏之贤王则此多历年数者夏则桀

前之贤王殷则纣前之贤王不失位者皆是也召公此诰指以

告王故知言我不敢独知者其意言亦是王所知也王说亦然

王乃至王显

正义曰既言当法则贤王又戒王为政之要王乃初始即政服

行教化呜呼王行教化当如初生之子子之善恶无不在其初

(⿱艹石)习行善道此乃自遗智命智命谓身有贤智命由已来是

自遗也为政之道亦犹是矣为政初则能善天必遗王多福使

王有智则常吉历年长久也今天观人所为以授之命其命者

智与愚也其命吉与凶也其命历年与不长也若能敬德则有

智常吉历年长久也(⿱艹石)不敬德则愚凶不长也天巳知我王今

初始服政居此新邑观王善恶欲授之命故惟王其当疾行敬

德王其德之用言为行当用德则能求天长命以历年也其惟

王勿妄役小人过用非常之事亦当果敢绝刑戮之道以治下

民顺行禹汤所有成功则惟王居天子之位在德行之首矣王

能如是小民乃惟法则于王行用王德于天下如是则于王道

亦有光明也

传言王至犹是

正义曰以此新即政始行教化比子之初生始欲学习为善则

善矣(⿱艹石)能为善天必授之以贤智之命是此贤智之命由已行

善而来是自遗智命也初习为恶则恶矣若其为恶天必授之

以顽愚之命亦是自遗愚命也方欲劝王慕善故惟举智命而

不言愚命者愚智由学习而至是无不在其初生此初生谓年

长以解习学非初始生也为政之道亦犹是为善政得福为恶

政得祸亦如初生之子习善恶也

传今天至在人

正义曰命由天授远举天心故言今天制此三命有哲当有愚

有历年当有不长文不备者以吉凶相反言命吉凶则哲对愚

历年对不长可知矣天制此三命善恶由人惟人所修皆也此

篇所云惟劝修敬德故云修敬德则有智则常吉则历年为不

敬德则愚凶不长也愚智夭寿之外而别言吉凶于凡人则康

强为吉病患为凶于王者则太平为吉祸乱为凶三者虽以托

天说之其实行之在人人行之有善恶天随以善恶授之耳此

是立教诱人之辞不可以贤智夭枉为难也

传言王至历年

正义曰其德之用言为行当用德用德与疾敬德为一事也故

上传云王其当疾行敬德则此文是也

传勿用至秉常

正义曰勿用小民非常役用为非常之义戒王当使民以时莫

为非常劳役欲其重民秉常也

传亦当至慎罚

正义曰圣人作法以刑山刑以杀止杀若直犯罪之人亦当果

敢致罪之以此绝刑戮之道用治民谓狱事无疑决断得理则

果敢为绝刑戮之道(⿱艹石)其狱情疑惑枉滥者多是为不能果敢

绝刑杀之道也上戒王以明德此戒王以慎罚故言亦也

传顺行至之首

正义曰若有功必顺前丗有功者也上文所云相夏相殷谓禹

汤之功故知此顺行禹汤所有成功能顺禹汤之功则惟王居

位在德之首禹汤为有德之首故王亦为首

传王在至光明

正义曰诗称民之秉彝好是懿德故王在德元则小民乃惟法

则于王行王政于天下王之为政民尽行之是言治政于王道

有光明也

上下至永命

正义曰上既劝王敬德又言臣当助君言君臣上下勤忧敬德

所以勤者其言曰我周家既受天命当大顺有夏之多历年岁

用勿废有殷之多历年岁夏殷勤行敬德故多历年长久我君

臣亦当行敬德庶几兼之如此者我欲令王用小民受天长命

言爱下民则历年多也召公既言此乃拜手稽首尽礼致敬欲


王纳用其言既拜而又曰我小臣敢以王之匹配于民众百君

子于友爱民者共安受王之威命明德敬奉行之是上下勤恤

也臣下安受王命则王终有天之成命于王亦为昭著也我非

敢独勤而巳众百君子皆然言我与众百君子惟恭敬奉其币

帛用供待王能求天长命将以此庆王受天多福也

传言当至兼之

正义曰王者不独治必当以臣助之上句惟指劝王故此又言

臣助君上下谓君臣故言当君臣共勤忧敬德不独使王勤也

我周王承夏殷之后受天明命欲其年过二代既言大顺有夏

历年又言勿废有殷历年庶几兼彼二代历年长久勤行敬德

即是大顺勿废也

传拜手至匹之

正义曰拜手头至手稽首头至地谓既为拜当头至手又申头

以至地故拜手稽首重言之诸言拜手稽首者义皆然也就此

文详而解之周礼太祝辨九拜一曰稽首施之于极尊召公为


此拜者恐王忽而不听尽礼致敬以入其言于王此拜手稽首

一句史录其事非召公语也召公设言未尽为此拜乃更言郑

云拜手稽首者召公既拜兴曰我小臣以下言召公拜讫而复

言也王肃云我小臣召公自谓是小臣为召公之谦辞仇训为

匹敢以王之匹民百君子百者举其成数言治民者非一人郑

玄云王之诸侯与群吏是非一人也嫌匹为齐等故云民在下

自上匹之

传言我至永命

正义曰我非敢勤召公自道言我非敢独勤而已必上下勤恤

言与众百君子皆勤也礼执贽必用币帛惟恭敬奉其币帛用

供待王能求天长命将以执贽庆王多福王能爱养小民即是

求天长命待王能爱小民即欲庆之

洛诰第十五

召公至洛诰

正义曰序自上下相顾为文上篇序云召公先相宅此承其下


故云召公既相宅召公以三月戊申相宅而⺊周公自后而往

以乙卯日至经营成周之邑周公即遣使人来告成王以召公

所⺊之吉兆及周公将欲归政于成王乃陈本营洛邑之事以

告成王王因请教诲之言周公与王更相报荅史叙其事作洛

诰史录此篇录周公与王相对之言以为后法非独相宅告⺊

而巳但周公因致政本说往前告⺊经文既具故序略其事直

举其发言之端耳

传召公至成王

正义曰上篇云三月戊申太保朝至于洛⺊宅厥既得⺊则经

营是召公先相宅即⺊之又云乙卯周公朝至于洛则逹观于

新邑营是周公自后至经营作之召公相洛邑亦相成周周公

营成周亦营洛邑各举其一互以相明⺊者召公⺊也周公既

至洛邑案行所营之处遣使以所⺊吉兆逆告成王也案上篇

传云王与周公俱至何得周公至洛逆告王者王与周公虽相

与俱行欲至洛之时必周公先到行处所故得逆告也顾氏云

周公既至洛邑乃遣以所⺊吉兆来告于王是也经称成王言

公既定宅伻来来视予⺊休恒吉是以得吉兆告成王也上篇

召公以戊申至周公乙卯至周公在召公后七日也至洛较七

日其发镐京或亦较七日

传既成至之义

正义曰周公摄政七年三月经营洛邑既成洛邑又归向西都

其年冬将致政成王告以居洛之义故名之曰洛诰言以居洛

之事告王也篇末乃云戊辰王在新邑明戊辰巳上皆是西都

时所诰也

周公至明辟

正义曰周公将反归政陈成王将居其位周公拜手稽首尽礼

致敬于王既拜乃兴而言曰我今复还子明君之政言王往日

幼少其志意未成不敢及知天之始命我周家安定天下之命

故我摄王之位代王为治我乃继文王武王安定天下之道以

此故大视东土洛邑之居其始欲王居之为民明君之治言欲

为民明君必当治于土中故为王营洛邑也

传周公至退老

正义曰周公还政而巳明暗在于人君而云复还明君之政者

其意欲令王明故称复子明辟也正以此年还政者以成王年

巳二十成人故必归政而退老也传说成王之年惟此而巳王

肃于金縢篇末云武王年九十三而巳冬十一月崩其明年称

元年周公摄政遭流言作大诰而东征二年克殷杀管叔三年

归制礼作乐出入四年六年而成七年营洛邑作康诰召诰洛

诰致政成王然则武王崩时成王年巳十三矣周公摄政七年

成王适满二十孔于此言成王年二十则其义如王肃也又家

语云武王崩时成王年十三是孔之所据也

传如往至已摄

正义曰如往释诂文及训与也言王往日幼少志意未成不敢

与知上天始命我周家安定天下之命故已摄也天命周家安

定天下者必令天下太平乃为安定成王幼少未能使之安定

故不敢与知之周公所以摄也

传我乃至之治

正义曰胤训继也文王受命武王伐纣意在安定天下天下未

得安定故周公言我乃继续文武安定天下之道大相洛邑之

地其处可行教化始营此都为民明君之政治言欲为民明君

其意当在此

予惟至献⺊

正义曰周公追述立东都之事我惟以七年三月乙卯之日朝

至于洛邑众作之处经营此都其未往之前我使人⺊河北黎

水之上不得吉兆乃⺊㵎水东瀍水西惟近洛而其兆得吉依

规食墨我亦使人⺊瀍水东亦惟近洛其兆亦吉依规食墨我

以乙卯至洛我即使人来以所⺊地图及献所⺊吉兆于王言

⺊吉立此都王冝居之为治也

传致政至之意

正义曰下文揔结周公摄政之事云在十有二月是致政在冬

也在冬发言嫌此事是冬故辨之云本其春来至洛众追说始

⺊定都之意也周公至洛之时庶殷巳集于洛邑故云至于洛师

正义曰嫌周公自⺊故云我使人谓使召公也案上篇召公至

洛其日即⺊而得⺊河朔黎水者以地合龟非就地内此言所

⺊三处皆一时事也黎水之下不言吉凶者我乃是改⺊之辞

明其不吉乃改故知⺊河北黎水之上不吉也武王定鼎于郏

鄏巳有迁都之意而先⺊黎水上者以帝王所都不常厥邑夏

殷皆在河北所以博求吉地故令先⺊河北不吉乃⺊河南也

其⺊㵎瀍之闲南近洛吉今河南城也基趾仍在可验而知所

⺊黎水之上其处不可知矣凡⺊之者必先以墨画龟要坼依

此墨然后灼之求其兆顺食此墨画之处故云惟洛食顾氏云

先⺊河北黎水者近于纣都为其怀土重迁故先⺊近以悦之

用郑康成之说义或然也

传今洛至成王

正义曰洛阳即成周敬王自王城迁而都之春秋昭三十二年

城成周是也周公虑此顽民未从周化故既营洛邑将定下都

以迁殷之顽民故命召公即并⺊之周公既至即遣使以所⺊

地图及献所⺊吉兆来告于成王言巳重其事并献⺊兆者使

王观兆知其审吉也

王拜至诲言

正义曰成王尊敬周公故亦尽礼致敬拜手稽首乃受公之语

述公之美曰不敢不敬天之美来至洛相宅其意欲作周家配

天之美故也公既定洛邑即使人来告亦来视我以所⺊之美

常吉之居我当与公二人共正其美公定此宅其当用我万亿

年敬天之美故也王既言此又拜手稽首于周公求教诲之言

传成王至之美

正义曰拜手稽首施于极敬哀十七年左传云非天子寡君无

所稽首诸侯小事大 尚不稽首况于臣乎成王尊敬周公故

荅其拜手稽首而受其言又述而美之天命文武使王天下是

天之美事言公不敢不敬天之美来相洛邑之宅

传言公至其美

正义曰周公追述往前遣使献⺊故成王复述公言言公前巳

定宅遣使来来视我所⺊之吉兆常吉之居自言前巳知其⺊

既有此美我当与公二人共正其美意欲留公辅巳共公正此

美事来来重文者上来言使来下来为视我⺊也郑云伻来来

者使二人也与孔意异

传公其至久远

正义曰言居洛为治可以永久公意其当用我使万亿年敬天

之美言公欲令巳祚胤久远美公意之深也王制云方百里者

为方十里者百为田九十亿𠭇方里者万则是为田九百万𠭇

今记乃云九十亿𠭇是名十万为亿也楚语云百姓千品万官

亿丑每数相十是古十万曰亿今之算术乃万万为亿也

传成王至之言

正义曰此一段史官所录非王言也王求教诲之言必有求教

诲之辞史略取其意故直云诲言为求诲言而拜故言成王尽

礼致敬于周公求教诲之言也

周公至有辞

正义曰王求教诲之言公乃诲之周公曰王居此洛邑当始举

殷家祭祀以为礼典祀于洛之新邑皆次秩在礼无文法应祀

者亦次秩而祀之我虽致政为王整齐百官使从王于周行其

礼典(⿱艹石)能如此我惟曰庶几有善政事今王就行王命于洛邑

曰王当记人之功尊人亦当用功大小为次叙有大功者则列

为大祀又申述所以祀神记臣功者政事由臣而立惟天命我

周邦之故曰汝受天命厚矣当辅大天命故须视群臣有功者

记载之君知臣功则臣皆尽力欲令群臣尽力冝于初即教之

乃汝新始即政其当尽自教诲众官令王躬自化之使之立功

又以朋党害政尤冝禁绝故丁宁戒之少子慎其朋党少子慎

其朋党戒其自今巳往令常慎此朋党之事若欲绝止禁其未

犯无令(⿱艹石)火始然𦦨𦦨尚微火既然𦦨其火所及将灼然有次

序矣不其复可绝也汝成王其当顺此常道及抚循国事如我

摄政所为惟当用我此事在周之百官则当畏服各立功矣汝

当以此往行政化于新邑当使臣下百官各向就有官明为有

功厚大成宽𥙿之德则汝长有叹誉之辞于后丗此周公诲王

之言也

传言王至祀之

正义曰于时制礼巳讫而云殷礼者此殷礼即周公所制礼也

虽有损益以其从殷而来故称殷礼犹上篇云庶殷本其所由

来孔于上传巳具故于此不言必知殷礼即周礼者以此云祀

于新邑即下文烝祭岁也既用骍牛明用周礼云始者谓于新

邑始为此祭顾氏云举行殷家旧祭祀用周之常法言周礼即

殷家之旧礼也郑玄云王者未制礼乐恒用先王之礼乐是言

伐纣以来皆用殷之礼乐非始成王用之也周公制礼乐既成

不使成王即用周礼仍令用殷礼者欲待明年即政告神受职

然后班行周礼班讫始得用周礼故告神且用殷礼也孔义或

然故复存之神数多而礼文少应祭之神名有不在礼文者故

令皆次秩不在礼文而应祀者皆举而祀之

传我整至政事

正义曰时成王未有留公之意公以成王初始即政自虑百官

不齐故虽即致政犹欲整齐百官使从王于周谓从至新邑行

其典礼周公以成王贤君今复成长故言我惟曰庶几有善政

事言已私为此言兾王为政善也

传今王至民者

正义曰记臣功者是人主之事故言今王就行王命于洛邑谓

正位为王临察臣下知其有功以否恐王轻忽此事故曰当记

人之功更言曰者所以致殷勤也尊人必当用功大小为次序

令功大者居上位功小者处下位也有大功则列为大祀谓有

殊功堪载祀典者祭法云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

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

患则祀之是为大祀谓功施于民者也或时立其祀配享庙庭

亦是也

传惟天至化之

正义曰惟天命我周邦谓天命我文武故及汝成王复受天命

为天子是天之恩德深厚矣天以厚德被汝汝当辅大天命任

贤使能行合天意是辅大天也汝当辅大天命故冝视群臣有

功者记载之覆上记功宗以功言之也欲令群臣有功必须躬

自教化之在于初始故言乃汝新即政其当尽自教众官欲令

王躬化之者正已之身使群臣法之非谓以辞化之也言尽自

教者政有大小恐王轻大略小令王尽自亲化之言惟命曰亦

是致殷勤乃者缓辞也义异上句故言乃耳王肃云此其尽自

教百官谓正身以先之

传少子至巳往

正义曰郑云孺子幼少之称谓成王也此上皆云成王此句特

言少子者以明朋党败俗为害尤大恐年少所忽故特言孺子

也朋党谓臣相朋党慎其朋党令禁绝之戒其自今巳往谓从

即政以后常以此事为戒也

传言朋至以初

正义曰无令(⿱艹石)火始然以喻无令朋党始发(⿱艹石)火既然初虽焰

焰尚微其火所及灼然有次序不其复可绝也以喻朋党(⿱艹石)

渐渐益大群党既成不可复禁止也事从微至著防之冝以初

谓朋党未发之前防之使不发

传其顺至百官

正义曰考古依法为顺常道号令治民为抚国事周公大圣动

成𮜿则如我所为谓如摄政之时事所施为也惟当用我所为

在周之百官令其行周公之道法于百官也

传往行至后丗

正义曰此时在西都戒王故云往行政化于新邑当使臣下各

向就所有之官令其各守其职思不出其位自当陈力就列明

为有功在官者当以褊小急躁为累故令臣下厚大成宽裕之

德臣下既贤君必明圣则汝长有叹誉之辞于后丗矣今周颂

所歌即叹誉成王之辞也

公曰至爽侮

正义曰周公复诲王曰呜呼前言巳是矣更复教诲汝惟童子

嗣父祖之位惟当终其美业天子居百官诸侯之上须知臣下

恭之与慢奉上谓之享汝为天子其当恭敬记识百君诸侯奉

上者亦当记识其有不奉上者奉上之道多威仪威仪不及礼

物则人惟曰不奉上之道矣所以须记之者百官诸侯为下民

之君惟为政教不肯役用其志于此奉上之事则凡民化之亦

惟曰不奉上矣百官不奉天子民复不奉百君上下相畏敬惟

政事其皆差错侮慢不可治理矣故天子须知百官奉上与否也

传巳乎至美业

正义曰周公止而复言故更言公曰巳乎者道前言巳如是矣

为后言发端也童子者言其年幼而任重嗣父祖之位当终其

美业能致太平是终之也

传奉上至奉上

正义曰享训献也献是奉上之辞故奉上谓之享百官诸侯上

事天子凡所恭承皆是奉上非独朝觐贡献乃为奉上郑玄专

以朝聘说之理未尽也言汝为王当敬识百官诸侯之奉上者

亦识其有违上者察其恭承王命如法以否奉上违上皆须记

之奉上者当以礼接之违上者当以刑威之所谓赏庆刑威为

君之道奉上之道其事非一故云多威仪威仪既多皆须合礼

其威仪不及礼物惟曰不奉上矣谓旁人观之亦言其不奉上

也郑云朝聘之礼至大其礼之仪不及物谓所贡篚多而威仪

简也威仪既𥳑亦是不享也

乃惟至用戾

正义曰又曰已居摄之时为政常(⿱艹石)不暇汝惟小子当分取我

之不暇而施行之又听我教汝于辅民之常而用之汝乃于是

事不勉力为政则汝是惟不可长久哉必须勉力为之乃可长

久此所言皆是汝父所行汝欲勉之但厚次序汝正父之道而

行之无不顺我所为则天下不敢废弃汝命必常奉而行之汝

往居新邑敬行教化哉如此我其退老明教农人以义哉汝若

能使彼天下之民被宽裕之政则我天下之民无问远近者悉

皆用来归汝矣

传我为至用之

正义曰为政常若不暇谓居摄时也圣人为政务在和人虽复

治致太平犹恨意之不尽故谦言已所不暇若言犹有美事未

得施者然故戒之成王汝惟小子当分取我之不暇而行之言

已所不暇行者欲令成王勉行之郑玄云成王之才周公倍之

犹未而言分者诱掖之言也生民之为业虽复志有经营不能

独自成就须王者设教以辅助之听我教汝辅民之常法而用

之谓用善政以安民说文云颁分也

传汝乃至可长

正义曰成王言公其以子万亿年言欲己长久也故周公于此

戒之汝乃于是不勉力为政汝惟不可长哉欲其必勉力勤行

政教为可长久之道然后可至万亿年耳蘉之为勉相传训也

郑王皆以为勉

传厚次至奉之

正义曰正父谓武王言其德正故称正父厚次序汝正父之道

而行之令其为武王之政也武王周公俱是大圣无不顺我所

为又令法周公之道既言法武王又法周公则天下不敢弃汝

命常奉行之

传汝往至皆来

正义曰归其王政令汝往居新邑敬行教化哉公既归政则身

当无事如此我其退老于州里明教农久以义哉又令成王行

宽裕之政以治下民民被宽裕之政则我天下之民无问远近

者用来归王言远处皆来也上文使之惇大成裕故此言裕政

来民结上事也伏生书传称礼致仕之臣教于州里大夫为父

师士为少师朝夕坐于门塾而教出入之子弟是教农人以义也

王若至毖祀

正义曰王以周公将退因诲之而请留公王顺周公之意而言

曰公当留住而明安我童子不可去也所以不可去者当举行

大明之德用使我小子褒扬文武之业而奉当天命以和常四

方之民居处其众故也其厚尊大礼谓举秩大祀皆次秩礼所

无文有而皆祀之凡此皆待公而行非我能也更述居摄时事

惟公明德光于天地勤政施于四方使四方旁来为敬敬之道

以迎太平之政下民皆不复迷惑于文武所勤之教言公化洽

使如此也今(⿱艹石)留辅我童子惟当早起夜寐慎其祭祀而巳言

政化由公而立我无所能也

传成王至去之

正义曰成王以周公诲已为善顺周公之意示已欲行善政而

请留之自辅王以公若舍我而去则已政暗而治危故云公当

明安我童子不可去也

传言公至顺天

正义曰文武受命功德盛隆成王自量已身不能继业言公当

留举大明德以佐助我用我小子褒扬文武之业而奉顺天者

下句奉荅天命是也孔分经为传故探取下句以申之

传又当至其众

正义曰天命周家欲令民治故又当奉当天命以和常四方之

民居处其众也奉当者尊天意使允当天心和协民心使常行

善也居处其众使之安土乐业也

传厚尊至而行

正义曰释诂云将大也厚尊大礼谓𥙊祀之礼祭统云礼有五

经莫重于祭是祭礼最尊大公诲成王令肈称殷礼祀于新邑

咸秩无文欲荅公诲己之事还述公辞举秩大祀皆次秩无礼

文而冝在祀典者其祀事非我所为凡此皆待公而行者也言

公不可舍我以去也

传言公至化之

正义曰此与下经皆追述居摄时事尧典训光为充此光亦为

充也言公之明德充满天地即尧典格于上下勤政施于四方

即尧典光被四表也意言万邦四夷皆服仰公德而化之上言

待公乃行之此言公有是德言其将来说其巳然所以深美公也

传四方至化洽

正义曰上言施化在公此言民化公德四方旁来为敬敬之道

民皆敬向公以迎太平之政言迎者公政从上而下民皆自下

迎之言其慕化速也文武勤行教化欲以教训利民民蒙公化

识文武之心不复迷惑文武所勤之教言公居摄之时政化巳

洽于民也

传言政至所能

正义曰此述留公之意陈自今已后之事言公若留住政化由

公而立我童子徒早起夜寐慎其祭祀而已于政事无所能欲

惟典祭祀以政事委公襄二十六年左传云卫献公使与𡩋喜

言曰苟得反国政由𡩋氏祭则寡人亦犹是也

王曰公功至若时

正义曰王又重述前言还说居摄时事也曰公之功辅道我已

厚矣天下无有不顺而是公之功者公所以须留也

传公之至之功

正义曰王意言公之居摄天下若为非则可舍我而去公之居

摄天下无不顺而是公之功不可舍我去

王曰公予至四辅

正义曰王呼周公曰我小子其退此坐就为君于周谓顺公之

言行天子之政于洛邑也至洛邑当命公后立公之丗子为国

君公当留辅我也公之摄政四方虽巳道治理犹自未能定于

尊礼是亦未能抚顺公之大功公当待其定大礼顺公之大功

此时未可去也公当留教道将助我其今已后之政监笃我政


事众官以此大安文武所受之民而治之为我四维之辅助明

已当依倚公也

传我小至佐我

正义曰退者退朝也周公于时令成王坐王位而以政归之成

王顺周公言受其政也言我小子退坐之后便就君位于周周

谓洛邑许其从公言适洛邑而行新政也古者臣有大功必封

为国君今周公将欲退老故命立公后使公子伯禽为国君公

当留佐我王肃云成王前春亦俱至洛邑是顾无事既会而还

宗周周公往营成周还来致政成王也

传言四至以去

正义曰王意恐公意以四方既定不须更留故谓公云四方虽

巳道治而犹未能定于尊大之礼言其礼乐未能彰明也礼既

未彰是天下之民亦未能抚安顺行公之大功公当待其礼法

明公功顺乃可去耳明今不可以去

传大安至倚公

正义曰文武受人之于天下今大安文武所受之民助我治之

为我四维之辅明已当依倚公也维者为之纲纪犹如用绳维

持之文王丗子云设四辅谓设众官为四方辅助周公一人事

无不统故一人为四辅管子云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传取管子

之意故言四维之辅也

王曰公定至丗享

正义曰王又呼公公留以安定我我从公言往至洛邑巳矣公

功巳进且大矣天下皆乐公之功敬而欢乐公必留无去以困

我哉公留助我我惟无猒其安天下之事公勿去以废法则四

方之民其丗丗享公之德矣

传公留至公功

正义曰读文以公定为句王称定者言定已也故传言公留以

安定我我字传加之我从公言是经之予也往至洛邑巳矣言

巳顺从公命受归政也公功巳进大天下咸敬乐公之功亦谓


居摄时也释诂云肃进也

传公必至之德

正义曰王言己才智浅短公去则困故请公无去以困我哉我

意欲致大平惟无猒倦其安天下之事是以留公公勿去以废

治国之法则天下四方之民蒙公之恩其丗丗享公之德享谓

荷负之

周公至孚先

正义曰周公拜手稽首尽礼致敬许王之留乃兴而为言曰王

今命我来居臣位承安汝文德之祖文王所受命之民令我继

文祖大业我所以不得去也又于汝大业父武王大使我恭奉

其道王意以此留我其事甚大我所以为王留也公呼成王云

少子今所以来相宅于洛邑者欲其大厚行常道于殷贤人王

当治理天下新其政化为四方之新君为周家后丗见恭敬之

王所推先也重诲王曰其当用是土中为治使万国皆被美德

如此惟王乃有成功也公自称名曰若王居洛邑则我旦以多

众君子卿大夫等及于御治事之臣厚率行前人先王成业使

当其众心为周家后丗人臣立信者之所推先言我留辅王使

君臣皆为后丗所推先期于上下其显也

传拜而至得去

正义曰拜是从命之事故云拜而后言许成王留也以退为去

以留为来故言王命我来来居臣位为太师也承安汝文德之

祖文王所受命之民天命文王使为民主天以民命文王故民

是文王所受命之民承安者承文王之意安定此民言王之留

已乃为此事其事既大是所以不得去也

传于汝至己意

正义曰于汝成王大功业之父武王王意大使我恭奉其道叙

成王留已之意也王于文王武王皆欲令周公奉其道安其民

其意一也周公分言之耳承安其文王之民恭奉其武王之道

互相通也

传少子至贤人

正义曰少子者呼成王之辞言我今所以来相宅于洛邑者欲

令王居洛其大厚行典常于殷贤人而据洛为政故言来训典

为常故连言典常言其行常道也周受于殷故继之于殷人有

贤性故称贤人

传言当至推先

正义曰易称日新之谓盛德虽旧有美政令王更复新之言当

治理天下新其政化为四方之新君与后人为轨训为周家见

恭敬之王后丗所推先也谓周家后丗子孙有德之王被人恭

敬推先已戒成王使为善政令后王崇重之

传曰其至成功

正义曰重以诲王成其上事故言曰以起之

传我旦至推先

正义曰旦是周公之名故自称我旦也子者有德之称大夫皆

称子故以多子为众卿大夫同欲令成王行善政为后丗贤王

所推先公与群臣尽诚节为后丗贤臣所推先故欲以众卿大

夫及于御治事之臣深厚率行先王之业使当其人众之心为

周家后丗贤臣立信者之所推先也传于此不言后丗从上省

文也于君言见恭敬于臣言立信者以君尊言人敬臣卑言自

立信因其所冝以设文也

考朕至怀德

正义曰周公又说制礼授王使王奉之我所成明子之法乃尽

是汝文祖之德言用文王之道制礼其事大不可轻也又言所

以须善治殷献民者文武使已来居士中慎教殷民乃是见命

于文武而安之故也制典当待太平我以时既太平即以秬黍

鬯酒盛于二卣樽内我言曰当以此酒须明絜致敬于文武我

则拜手稽首告文武以美享告云今太平即速告庙我不敢经

宿则禋告文王武王以致太平之事汝王为政当顺典常厚行

之使有次序则诸为政者无云有遇用患疾之道苦毒下民则

天下万年猒饱于汝王之德殷乃长成为周王使殷民上下相

承有次序则万年之道下民其长观我子孙而归其德矣劝王

使终之皆是诲王之言也

传我所至安之

正义曰典礼治国事资圣人前圣后圣其终一揆故言所欲成

明子之法乃尽是汝祖文王之德也子开成王言用文王之道

制为典法以明成王行之为明君也特举文祖不言武王下句

并告文武兼用武王可知又述居洛邑之意所以居土中者是

文武使已来居此地周公自言非已意也文武令我营此洛邑

欲使居土中慎教殷民乃是见命于文武而安殷民也顾氏云

文武使我来慎教殷民我今受文武之命以安民也

传周公至说之

正义曰康诰之作事在七年云四方民大和会和会即太平之

验是周公摄政七年致太平也释草云秬黒黍释器云卣中樽

也以黒黍为酒煮郁金之草筑而和之使芬香调畅谓之秬鬯

鬯酒二器明絜致敬告文王武王以美享谓以太平之美事享

祭也国语称精意以享谓之禋释诂云禋敬也是明禋为明絜

致敬也太平是王之美事故太平告庙是以美享祭也公既告

太平而致政成王成王留之故本而说之此事者欲令成王重

其事厚行之周礼郁鬯之酒实之于彝此言在卣者诗大雅江

汉及文侯之命皆言秬鬯一卣告于文人则未祭实之于卣祭

时实之于彝彼一卣此二卣者此一告文王一告武王彼王赐

臣使告其太祖故惟一卣耳此经卣下言曰者说本盛酒于樽

乃为此辞故言曰也

传言我至经宿

正义曰此申述上明禋之事言我见天下太平则絜告文武不

敢经宿示䖍恭之意也此三月营洛邑民巳和会则三月之时

巳太平矣既告而致政则告在岁末而云不经宿者盖周公营

洛邑至冬始成得还镐京即文武是为不经宿也且太平非一

日之事公云不经宿者示䖍恭之意耳未必旦见太平即此日

告也郑玄以文祖为明堂日明禋者六典成祭于明堂告五帝

太暭之属也既告明堂则复禋于文武之庙告成洛邑

传汝为至为周

正义曰释言云惠顺也此经述上惇典故言汝为政当顺典常

厚行之使有次序释诂云遘遇也患疾之道谓虐政使人患疾

之厚行典常使有次序则百官诸侯凡为政者皆无有遇用患

疾之政以害下民则经历万年猒饱于汝德则殷国乃长成为周

传王使至终之

正义曰上言天下民万年猒饱王德此教为王德使万年令民

猒饱王德也能使殷民上下有次序则王德堪至万年之道王

之子孙当行不怠则民其长观我子孙知其有德而归其德矣

此则长成为周劝勉王使终之

戊辰至七年

正义曰自此以下史终述之周公归政成王既受言诰之王即

东行赴洛邑其年十二月晦戊辰日王在新邑后月是夏之仲

冬为冬节烝祭其月节是周之岁首特异常祭加文王骍牛一

武王骍牛一王命有司作䇿书乃使史官名逸者祝读此䇿惟

告文武之神言周公有功冝立其后为国君也其时王尊异周

公以为賔杀牲享祭文王武王皆亲至其庙王入庙之太室行

祼鬯之礼言其尊异周公而礼敬深也于此祭时王命周公后

令作䇿书使逸读此䇿辞以告伯禽言封之于鲁命为周公后

也又揔述之在十有二月惟周公大安文武受命之事于此时

惟摄政七年矣

传成王至晦到

正义曰周公诰成王令居洛邑为治王既受周公之诰遂东行

就居洛邑以十二月戊辰晦日到洛指言戊辰王在新邑知其

晦日始到者此岁入戊午蔀五十六年三月云丙午朏以算术

计之三月甲辰朔大四月甲戌朔小五月癸卯朔大六月癸酉

朔小七月壬寅朔大八月壬申朔小九月辛丑朔大又有闰九

月辛未朔小十月庚子朔大十一月庚午朔小十二月己亥朔

大计十二月三十日戊辰晦到洛也

传明月至鲁侯

正义曰下云在十有二月者周之十二月建亥之月也戊辰是

其晦日故明日即是夏之仲冬建子之月也言明月者此烝祭

非朔日故言月也自作新邑巳来未尝于此祭祀此岁始于新

邑烝祭故曰烝祭岁也周礼大司马仲冬教大阅遂以享烝是

也王者冬祭必用仲月此是周之岁首故言岁耳王既戊辰晦

到又须戒日致齐不得以朔日即祭之祭统云古者明君爵有

德而禄有功必赐爵禄于太庙示不敢专也故云古者褒德赏

功必于祭日示不专也因封之特设祭烝之礼宗庙用太牢此

文武皆言牛一知于太牢之外特加一牛告白文武之神言为

尊周公立其后为鲁侯鲁颂所云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

鲁是此时也王命作䇿者命有司作䇿书也读䇿告神谓之祝

逸祝䇿者使史逸读䇿书也郑玄以烝祭上属岁文王骍牛一

者岁是成王元年正月朔日特告文武封周公也案周颂烈文

序云成王即政诸侯助祭郑笺云新王即政必以朝享之礼祭

于祖考告嗣位也则郑意以朝享之后特以二牛告文武封周

公之后与孔义不同

传王賔至告神

正义曰王賔异周公者王尊周公为賔异于其臣王肃云成王

尊周公不敢臣之以为賔故封其子是也周语云精意以享谓

之禋既杀二牲精诚其意以享祭文武咸皆也格至也皆至其

庙言王重其事亲告之也太室室之大者故为清庙庙有五室

中央曰太室王肃云太室清庙中央之室清庙神之所在故王

入太室祼献鬯酒以告神也祼者灌也王以圭瓉酌郁鬯之酒

以献尸尸受祭而灌于地因奠不饮谓之祼效特牲云既灌然

后迎牲则杀在祼后此经先言杀后言祼者杀者咸格表王敬

公之意非行事之次也其王入太室祼乃是祭时行事耳周人

尚臭祭礼以祼为重故言王祼其封伯禽乃是祭之将末非祼

时也祭统赐臣爵禄之法云祭之日一献君降立于阼阶之南

南向所命者北面史由君右执䇿命之郑云一献一酳尸也礼

酳尸尸献而祭毕是祭末乃命之以祼为重故特言之

传王为至拜后

正义曰王为䇿书亦命有司为之也上云作䇿作告神之䇿此

言作䇿诰伯禽之䇿祭于神谓之祝于人谓之诰故云使史逸

诰伯禽封命之书封康叔谓之康诰此命伯禽当云伯禽之诰

定四年左传云命以伯禽即史逸所读之䇿也上言逸祝䇿此

诰下不言䇿者祝是读书之名故上云祝䇿此诰是诰伯禽使

知虽复读书以诰之不得言诰䇿也上告周公其后已言告神

封周公嫌此逸诰以他日告之故云皆同在烝祭日以祭统言

一献命之知此亦祭日也文十三年公羊传曰封鲁公以为周

公也周公拜乎前鲁公拜乎后曰生以养周公死以为周公主

传言周至终述

正义曰自戊辰巳上周公与成王相对语未有致政年月故史

于此揔结之自戊辰巳下非是王与周公之辞故辨之云史所

终述也


尚书正义卷第十四


             计一万七千四百五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