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正義 (四部叢刊本)/卷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十三 尚書正義 卷十四
唐 孔穎達 等奉勅撰 日本覆印宋本
卷十五

尙書正義卷第十四

    國子祭酒上護軍曲阜縣開國子孔穎達奉

    勑撰

  周書

    召誥第十四

    洛誥第十五

召誥第十四

成王至召誥

正義曰成王於時在豐欲居洛邑以爲王都使召公先往相其

所居之地因卜而營之王與周公從後而往召公於庶殷大作

之時乃以王命取幣以賜周公因告王冝以夏殷興亡爲戒史

敘其事作召誥

傳武王至居焉

正義曰桓二年左傳雲昔武王克商遷九鼎於洛邑服䖍注云

今河南有鼎中觀雲九鼎者案宣三年左傳王孫滿雲昔夏之

方有德也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然則九牧貢金爲鼎故稱九鼎

其實一鼎案戰國䇿顔率說齊王雲昔武王克商遷九鼎鼎用

九萬人則以爲其鼎有九但游說之辭事多虛誕不可信用然

鼎之上備載九州山川異物亦又可疑未知孰是故兩解之

傳相所至陳戒

正義曰孔以序言相宅於經意不盡故爲傳以助成之召公相

所居而⺊之及其經營大作遂以陳戒史録陳戒爲篇其意不

在相宅序以經具故略之耳言先相宅者明於時周公攝政居

洛邑是周公之意周公使召公先行故言先以見周公自後往也

傳召公至作誥

正義曰武王旣崩周公即攝王政至此巳積七年將歸政成王

故經營洛邑待此邑成使王即政召公以成王將新即政恐王

不順周公之意或將惰於政事故因相宅以作誥也作誥之時

王未即政周公作洛誥爲反政於成王召公陳戒爲即政後事

故傳言新即政也

惟二月至位成

正義曰惟周公攝政七年二月十六日其日爲庚寅旣日月相

望矣於巳望後六日乙未爲二月二十一日王以此日之朝行

自周之鎬京則至於豐以遷都之事告文王之廟此日王惟命

太保召公先周公往洛水之旁相視所居之處太保即行其月

小二十九日癸卯晦於二月之後順來三月惟三日丙午朏而

月生明於朏三日戊申即三月五日太保乃以此朝旦至於洛

即⺊宅其巳得吉⺊則經營之規度其城郭郊廟朝市之位處

於戊申三日庚戍爲三月七日太保乃以衆所受於殷之民治

都邑之位於洛水之汭謂洛水北也於庚戍五日爲三月十一

日甲寅而所治之位皆成矣

傳周公至紀之

正義曰洛誥雲周公誕保文武受命惟七年洛誥是攝政七年

事也洛誥周公雲予惟乙卯朝至於洛師此篇雲乙卯周公朝

至於洛正是一事知此二月是周公攝政七年之二月也望者

於月之半月當日衝日光照月光圎滿面嚮相當猶人之相望

故名望也治曆者必先正望朔故史官因紀之將言望後之事

必以望紀之將言朏後之事則以朏紀之猶今人將言日必先

言朔也望之在月十六日爲多大率十六日者四分之三十五

日者四分之一耳此年入戊午蔀五十六歳二月小乙亥朔孔

雲十五日即爲望是已丑爲望言已望者謂庚寅十六日也且

孔雲望與生魄死魄皆舉大略而言之不必恰依曆數又算術

前月大者後月二日月見可十五日望也顧氏亦云十五日望

日月正相望也

傳於巳至見考

正義曰於已望後六日是爲二十一日也步行也此雲王朝行

下太保與周公言朝至者君子舉事貴早朝故皆言朝也宗周

者爲天下所宗止謂王都也武王巳都於鎬故知宗周是鎬京

也文王居豐武王未遷之時於豐立文王之廟遷都而廟不毀

故成王居鎬京則至於豐以遷都之事告文王廟也大事告祖

必告於考此經不言告武王以告文至則告武王可知以告祖

見考也告廟當先祖後考此必於豐告文王於鎬京告武王也

傳朏明至所居

正義曰說文雲朏月未盛之明故爲明也周書月令雲三日粵

朏朏字從月出是入月三日明生之名也於順來者於二月之

後依順而來次三月也二月乙未而發豐歷三月丙午朏又於

朏三日是三月五日凡發豐至洛爲十四日也召公早朝至於

洛邑相⺊所居當以至洛之日即⺊也

傳其巳至位處

正義曰經營者考工記所云匠人營國方九里左祖右社面朝

後市是也下有丁巳郊故知規度城郭郊廟朝市之位處也匠

人不言郊以不在國內也匠人王城方九里如典命文又以公

城方九里天子城十二里鄭𤣥兩說孔無明解未知從何文也

郊者司馬法百里爲郊鄭注周禮雲近郊五十里禮記祭天於

南郊祭地於北郊皆謂近郊也其廟案小宗伯雲建國之神位

右社稷左宗廟鄭注朝士職雲庫門內之左右其朝者鄭雲外

朝一在庫門之外臯門之內是詢衆庶之朝內朝二者其一在

路門外王每日所視謂之治朝其一在路門內路寢之朝王每

日視訖退適路寢謂之燕朝或與宗人圖私事顧氏雲市處王

城之北朝爲陽故在南市爲隂故處北今案周禮內宰職佐後

立市然則後旣主隂故立市也

傳於戊至由來

正義曰於戊申後三日庚戍爲三月七日也水內曰汭蓋以人

南面望水則北爲內故洛汭爲洛水之北鄭雲隈曲中也漢書

地理志河南郡治在洛陽縣河南城別爲河南縣治都邑之位

於洛北今於漢河南城是也所治之位皆成布置處所定也治

位乃是周人而言衆殷者本其所由來言本是殷民今來爲我

周家役也莊二十九年左傳發例雲凡土功水昬正而栽日至

而畢此以周之三月農時役衆者彼言尋常土功此則遷都事

大不可拘以常制也

若翼至若公

正義曰順位成之明日乙卯三月十二日也周公以此朝旦至

於洛則通逹而徧觀於新邑所經營其位處皆無所改易於乙

卯三日丁巳三月十四日也用牲於郊告立祭天之位牛二天

與后稷所配各用一牛於丁巳明日戊午乃祭社於新邑用太

牢牛一羊一豕一於戊午七日甲子二十一日也周公乃以此

朝旦用䇿書命衆殷在侯甸男服之內諸國之長謂命州牧使

告諸國就功作其巳命殷衆衆殷皆勸樂勤事而大作矣太保

召公乃以衆國大君諸侯出取幣乃復入稱成王命以賜周公

曰我敢拜手稽首以戒王陳說王所冝順周公之事

傳周公至洛汭

正義曰周公以順位成之明日而朝至則是三月十二日也其

到洛汭在召公之後七日不知初發鎬京以何日也成王蓋與

周公俱來鄭雲史不書王往者王於相宅無事也

傳於乙至可知

正義曰知此用牲是告立郊位於天者此郊與社於攻位之時

巳經營之今非常祭之月而特用牲祭天知是郊位旣定告天

使知而今後常以此處祭天也禮郊用特牲不應用二牛以後

稷配故二牛也郊特牲及公羊傳皆云養牲必養二帝牛不吉

以爲稷牛言用彼爲稷牛者以之祭帝其稷牛隨時取用不在

滌養是帝稷各用牛一故二牛也先儒皆云天神尊祭天明用

犢貴誠之義稷是人神祭用太牢貶於天神法有羊豕因天用

牛遂雲牛二舉其大者從天言之羊豕不見可知也詩頌我將

祀文王於明堂雲惟羊惟牛又月令雲以太牢祠於髙禖皆據

配者有羊豕也

傳告立至共牢

正義曰經有社無稷稷是社𩔖知其同告之告立社稷之位其

祭用太牢故牛羊豕各一也句龍能平水土祀以爲社后稷能

殖百糓祀以爲稷左傳魯語祭法皆有此文漢丗儒者說社稷

有二左氏說社稷惟句龍后稷人神而巳是孔之所用孝經說

社爲土神稷爲糓神句龍后稷配食者是鄭之所從而武成篇

雲告於皇天后土孔以后土爲地言后土社也者以泰誓雲𩔖

於上帝冝於冢土故以后土爲社也小劉雲后土與皇天相對

以后土爲地(⿱艹石)然左傳雲句龍爲后土豈句龍爲地乎社亦名

后土地名后土名同而義異也社稷共牢經無明說郊特牲雲

社稷太牢二神共言太牢故傳言社稷共牢也此經上句言於

郊此不言於社此言社於新邑上句不言郊於新邑上句言用

牲此言牛羊豕不言用告天不言告地告社不言告稷皆互相

足從省文也洛誥雲王在新邑烝祭王入太室祼則洛邑亦立

宗廟此不雲告廟亦從省文也

傳於戊至牧也

正義曰康誥雲周公初基作新大邑於東國洛四方民大和㑹

侯甸男邦采衞百工播民和見士於周與此一事也故知是時

諸侯皆㑹故周公乃昧爽以賦功屬役書命衆殷在侯甸男服

之邦伯使就築作功也康誥五服此惟三服者立文有詳略耳

昭三十二年晉合諸侯城成周左傳稱命役書於諸侯屬役賦

文此傳言賦功屬役其意出於彼也賦功謂賦斂諸侯之功科

其人夫多少屬役謂付屬役之處使知得地之尺丈也邦伯諸

國之長故爲方伯州牧王制雲千里之外設方伯方伯即州牧

也周公命州牧使州牧各命其所部

傳諸侯至周公

正義曰上雲周公朝用書命庶殷者周公自命之其事不由王

也庶殷旣以大作諸侯公卿乃並覲於王其時蓋有行官王在

位而諸侯公卿並覲之旣入見王乃出取幣初不言入而經言

出者下雲乃復入則上以入可知從省文也下賜周公言旅王

若公明此出入是覲王之事而經文不見王至故傳辯之王與

周公俱至自此巳上於王無事故不見也正以經文不見王至

知與周公俱至也周公居攝功成將歸政於成王召公與諸侯

出取幣欲因大㑹顯周公之功旣成將令王自知政因賜周公

遂以戒王故出取幣復入以待王命其幣蓋𤣥纁束帛也鄭𤣥

雲所賜之幣蓋璋以皮及寶玉大弓此時所賜案鄭注周禮雲

璋以皮二王之後享後所用寧當以賜臣也寶玉大弓魯公之

分伯禽封魯乃可賜之不得以此時賜周公也

傳召公至之事

正義曰太保以庶邦冢君出取幣者以上太保之意非王命幣

旣入即雲賜周公者下言召公不得賜周公知召公旣以幣入

乃稱成王命以賜周公於時政在周公成王未得賜周公也但

召公見周公功成作邑將反王政欲尊王而顯周公故稱成王

之命以賜周公鄭𤣥雲召公見衆殷之民大作周公德隆功成

有反政之期而欲顯之因大戒天下故與諸侯出取幣使戒成

王立於位以其命賜周公王肅雲爲戒成王錫周公是也曰拜

手稽首者召公自言已與冢君等敢拜手稽首陳王所冝順周

公之事冝順之事自此以下皆是也

誥告至弗敬

正義曰召公所陳戒王冝順周公之事雲我爲言誥以告汝庶

殷之諸侯下自汝御事欲令君臣皆聽之其實指以戒王諸侯

皆在託以爲言也乃曰嗚呼有皇天上帝改去其太子所受者

即此大國殷之王命也以其無道故改命有德惟王受得此命

乃無窮惟美亦無窮惟當憂之旣憂之無窮嗚呼何其奈何不

敬乎欲其長行敬也告庶殷者告諸侯也庶殷通尊卑之辭故

民與諸侯同雲庶殷皆謂所受於殷之衆也

傳歎皇至不愼

正義曰釋詁雲皇君也天地尊之大故皇天后土皆以君言之

也改其太子謂改天子之位與他姓即此大國殷之命謂紂也

言紂雖爲天所太子無道猶改之不可不愼也以託戒諸侯故

言天子雖大猶改之況巳下乎釋詁雲元首也首是體之大故

傳言太子鄭雲言首子者凡人皆云天之子天子爲之首耳

天旣至用懋

正義曰更述改殷之事天旣逺終大國殷之王命矣此殷多有

先智之王精神在天不能救紂以紂不行敬故也於其智王之

後人謂繼丗之君乃其時之人皆服行其君之命由其亦能行

敬故得不忝其先祖其此後王之終謂紂之時賢智者隱藏𤸄

病者在位言其時無良臣多行無禮暴虐於時之民困於虐政

夫知保抱攜持其婦子以哀號呼天告𡨚枉無辜往其逃亡出

見執殺言無地自容以窮困也天亦哀矜於四方之民其眷顧

天下選擇賢聖命用勉力行敬者以爲民主故王今得之也

傳言天至敬故

正義曰天旣逺終殷命言其去而不復反也說天終殷之命而

言智王在天者言先智王雖精神在天而不能救紂者以紂不

行敬故也戒王使行敬

傳於其至不忝

正義曰先智王之後繼丗君臣謂智王之後紂巳前能守位不

失者經言後王後民傳言君臣者見民內有臣民於此皆服行

君之命言不忝辱父祖也

傳其終至良臣

正義曰旣言後王又復言其終知是後王之終謂紂也以𤸄從

病𩔖故言𤸄病也鄭玉皆以𤸄爲病小人在位殘暴在下故以

病言之

傳言困至以窮

正義曰言困於虐政抱子𢹂妻欲去之夫猶人人言天下盡然

也保訓安也王肅雲匹夫知欲安其室抱其子𢹂其妻以悲呼

天也

王其至自天

正義曰旣言皇天眷顧命用勉敬者爲人主故戒主言其疾行

敬德視古先民有夏之君取大禹以爲法戒禹以能敬之故天

道從而子安之禹能面考天心而順以行敬今是桀棄禹之道

巳墜失其王命矣更復視有殷之君取成湯以爲法戒湯以能

敬之故天亦從而子安之天道所以至於保安湯者亦以湯面

考天心而順以行敬也今是紂棄湯之道巳墜失其王命矣夏

殷二代能敬則得之不敬則失之今童子爲王嗣位治政則無

遺棄壽考成人冝用老成人之言法古人爲治曰王其考行古

人之德則巳善矣況曰其有能考行所謀以從順天道乎若能

從順天道則與禹湯同功言其善不可加也

傳夏禹至王命

正義曰勸王疾行敬德乃言天道安夏知夏禹能行敬德天道

從而子安之天旣子愛禹禹亦順天心鄭雲面猶廻向也則面

爲向義禹亦志意向天考天心而順安之言能同於天心也禹

興夏而桀滅之知天道子保者是禹也旣墜厥命者是桀也今

桀廢禹之道巳墜失其王命矣

傳言天至如禹

正義曰此說二代興亡其意同也於禹言從而子安之則天於

湯亦子安之故於湯因上略文直言格保格至也言至於保安

湯者亦如禹也

傳童子至法之

正義曰嗣位治政謂周公歸政之後此時王未蒞政而言今沖

子嗣者召公此戒戒其即政之後故也壽謂長命者是老稱無

遺棄長命之老人慾其取老人之言而法效之老人之言即下

雲古人之德也

嗚呼至民碞

正義曰召公歎以戒王嗚呼今所有之王惟今雖復少小而大

爲天所子愛哉言任大也(⿱艹石)其大能和同於天下小民則成今

之美以勉之故王當不敢後其能用之士必任以爲先又當顧

念畏於下民僭差禮義能此二者則德化立美道成矣

傳王爲至道成

正義曰王者爲政任賢使能有能有用冝先任之故王者爲政

當不敢後其能用之士必任之爲先也碞即巖也參差不齊之

意故爲僭也旣任能人復憂下民故又當顧畏於下民僭差禮

義畏其僭差當治之使合禮義也能此二者則德化立美道成

美道成即今休是也

王來至今休

正義曰周公之作洛邑將以反政於王故召公述其遷洛之意

今王來居洛邑繼上天爲治躬自服行敎化於土地正中之處

故周公旦言曰其作大邑於土中其令成王用是大邑配大天

而爲治爲治之道當事神訓民謹愼祭祀上下神祇其用是土

中大致治也旣能治則王其有天之成命治理下民今獲太平

之美矣

傳言王至正中

正義曰傳言躬自服行則不訓自也鄭王皆以自爲用

傳稱周至爲治

正義曰王肅雲旦周公名也禮君前臣名故稱周公之言爲旦

曰王者爲天所子代天治民天有其意天子繼天使成謂之紹

上帝也天子設法其理合於天道是爲配皇天也天子將欲配

天必冝治居土中故稱周公之言其爲大邑於土之中其當令

此成王用是大邑行化配上天而爲治也說周公之意然戒成

王使順公也周禮大司徒雲以土圭之法測土深正日影以求

地中日南則影短多暑日北則影長多寒日東則影夕多風日

西則影朝多隂日至之影尺有五寸謂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

四時之所交也風雨之所㑹也隂陽之所和也然則百物阜安

乃建王國焉馬融雲王國東都王城今河南縣是也

傳爲治至致治

正義曰祭法雲有天下者祭百神天地爲大上下即天地也故

爲治當愼祀於天地舉天地則百神之祀皆愼之也能事神訓

民則其用是土中大致治也

傳用是至之美

正義曰用是土中致治當於天心則王其有天之成命降福與

之使多歷年歳治民今獲太平之美自旦曰至此述周公之意也

王先至敬德

正義曰召公旣述周公所言又自陳已意戒王今爲政先服治

殷家御治事之臣使之比近於我有周治事之臣令新舊和協

政乃可一和比殷周之臣時節其性命令不失其中則王之道

化惟日其行矣王當敬爲所不可不敬之德其德爲下所敬則

下敬奉其上命則化必行矣化在下者常若命之不行故以此

爲戒

傳召公至可一

正義曰自今休以上文義相連知皆是稱周公言也此一句意

異於上知是召公自陳已意以終其戒殷家治事之臣謂殷朝

舊人常被殷家任使者也周家治事之臣謂西土新來翼賛周

家初基者也周臣恃功或加陵殷士殷人失勢或踈忌周臣新

舊不和政必乖戾故召公戒王當先治殷臣使比近周臣必和

協政乃可一也不使周臣比殷而令殷臣比周臣者周臣奉周

之法當使殷臣從之故治殷臣使比周臣也

傳和比至其行

正義曰文承比周之下故知和比殷周之臣人各有性嗜好不

同各恣所欲必或反道故以禮義時節其性命示之限分令不

失中皆得中道則各奉王化故王之道化惟日其行言日日當

行之日益逺也顧氏雲和協殷周新舊之臣制其性命勿使怠

慢也

傳敬爲至命矣

正義曰聖王爲政當使易從而難犯故令行如流水民從如順

(⿱艹石)使設難從之敎爲易犯之令雖迫以嚴刑而終不用命故

爲其德不可敬也王必敬爲此不可不敬之德則下民無不敬

奉其命矣民奉其王命是化行也

我不至(⿱艹石)

正義曰言王所以須愼敬所爲不可不敬之德者以我不可不

監視於有夏亦不可不監視於有殷皆有歷年長與不長由敬

與不敬故也王當法其歷年戒其不長更說冝監之意我不敢

獨知亦王所知曰有夏之君服行天命以敬德之故惟有多歷


年數謂桀父巳前也其末亦我不敢獨知亦王所知曰有夏桀

不其長乆惟不敬其德乃早墜失其王命是爲敬者長不敬者

短所以我不可不監夏也我不敢獨知亦王所知曰有殷之君

受天命以敬德之故惟有多歷年數謂紂父巳前也其末亦我

不敢獨知亦王所知曰殷紂不其長久惟不敬其德乃早墜失

其王命亦是爲敬者長不敬者短所以我不可不監殷也夏殷

短長旣如此矣今王繼受其命我亦惟當用此二國夏殷長短

之命以爲監戒繼順其功德者而法則之勸正爲敬也

傳言王至不長

正義曰相監俱訓爲視上言相有夏相有殷今復重言監有夏

監有殷者上言順天則興棄命則滅此言敬則歷年不敬則短

故重言視夏殷欲令王法其歷年戒其不長故也

傳以能至所知

正義曰下雲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知其以能敬德者故多歷

年數也上言相夏相殷皆云天迪從子保面稽天若言上天以

道安人人主考天順之非創業之君不能如是故傳以禹湯當

之此言敬德歷年則繼體賢君亦能如此所言歷年非獨禹湯

而巳下傳雲殷之賢王猶夏之賢王則此多歷年數者夏則桀

前之賢王殷則紂前之賢王不失位者皆是也召公此誥指以

告王故知言我不敢獨知者其意言亦是王所知也王說亦然

王乃至王顯

正義曰旣言當法則賢王又戒王爲政之要王乃初始即政服

行敎化嗚呼王行敎化當如初生之子子之善惡無不在其初

(⿱艹石)習行善道此乃自遺智命智命謂身有賢智命由已來是

自遺也爲政之道亦猶是矣爲政初則能善天必遺王多福使

王有智則常吉歷年長久也今天觀人所爲以授之命其命者

智與愚也其命吉與凶也其命歷年與不長也若能敬德則有

智常吉歷年長久也(⿱艹石)不敬德則愚凶不長也天巳知我王今

初始服政居此新邑觀王善惡欲授之命故惟王其當疾行敬

德王其德之用言爲行當用德則能求天長命以歷年也其惟

王勿妄役小人過用非常之事亦當果敢絶刑戮之道以治下

民順行禹湯所有成功則惟王居天子之位在德行之首矣王

能如是小民乃惟法則於王行用王德於天下如是則於王道

亦有光明也

傳言王至猶是

正義曰以此新即政始行敎化比子之初生始欲學習爲善則

善矣(⿱艹石)能爲善天必授之以賢智之命是此賢智之命由已行

善而來是自遺智命也初習爲惡則惡矣若其爲惡天必授之

以頑愚之命亦是自遺愚命也方欲勸王慕善故惟舉智命而

不言愚命者愚智由學習而至是無不在其初生此初生謂年

長以解習學非初始生也爲政之道亦猶是爲善政得福爲惡

政得禍亦如初生之子習善惡也

傳今天至在人

正義曰命由天授逺舉天心故言今天制此三命有哲當有愚

有歷年當有不長文不備者以吉兇相反言命吉凶則哲對愚

歷年對不長可知矣天制此三命善惡由人惟人所修皆也此

篇所云惟勸修敬德故云修敬德則有智則常吉則歷年爲不

敬德則愚凶不長也愚智夭壽之外而別言吉凶於凡人則康

強爲吉病患爲凶於王者則太平爲吉禍亂爲凶三者雖以託

天說之其實行之在人人行之有善惡天隨以善惡授之耳此

是立敎誘人之辭不可以賢智夭枉爲難也

傳言王至歷年

正義曰其德之用言爲行當用德用德與疾敬德爲一事也故

上傳雲王其當疾行敬德則此文是也

傳勿用至秉常

正義曰勿用小民非常役用爲非常之義戒王當使民以時莫

爲非常勞役欲其重民秉常也

傳亦當至愼罰

正義曰聖人作法以刑山刑以殺止殺若直犯罪之人亦當果

敢致罪之以此絶刑戮之道用治民謂獄事無疑決斷得理則

果敢爲絶刑戮之道(⿱艹石)其獄情疑惑枉濫者多是爲不能果敢

絶刑殺之道也上戒王以明德此戒王以愼罰故言亦也

傳順行至之首

正義曰若有功必順前丗有功者也上文所云相夏相殷謂禹

湯之功故知此順行禹湯所有成功能順禹湯之功則惟王居

位在德之首禹湯爲有德之首故王亦爲首

傳王在至光明

正義曰詩稱民之秉彞好是懿德故王在德元則小民乃惟法

則於王行王政於天下王之爲政民盡行之是言治政於王道

有光明也

上下至永命

正義曰上旣勸王敬德又言臣當助君言君臣上下勤憂敬德

所以勤者其言曰我周家旣受天命當大順有夏之多歷年歳

用勿廢有殷之多歷年歳夏殷勤行敬德故多歷年長久我君

臣亦當行敬德庶幾兼之如此者我欲令王用小民受天長命

言愛下民則歷年多也召公旣言此乃拜手稽首盡禮致敬欲


王納用其言旣拜而又曰我小臣敢以王之匹配於民衆百君

子於友愛民者共安受王之威命明德敬奉行之是上下勤恤

也臣下安受王命則王終有天之成命於王亦爲昭著也我非

敢獨勤而巳衆百君子皆然言我與衆百君子惟恭敬奉其幣

帛用供待王能求天長命將以此慶王受天多福也

傳言當至兼之

正義曰王者不獨治必當以臣助之上句惟指勸王故此又言

臣助君上下謂君臣故言當君臣共勤憂敬德不獨使王勤也

我周王承夏殷之後受天明命欲其年過二代旣言大順有夏

歷年又言勿廢有殷歷年庶幾兼彼二代歷年長久勤行敬德

即是大順勿廢也

傳拜手至匹之

正義曰拜手頭至手稽首頭至地謂旣爲拜當頭至手又申頭

以至地故拜手稽首重言之諸言拜手稽首者義皆然也就此

文詳而解之周禮太祝辨九拜一曰稽首施之於極尊召公爲


此拜者恐王忽而不聽盡禮致敬以入其言於王此拜手稽首

一句史録其事非召公語也召公設言未盡爲此拜乃更言鄭

雲拜手稽首者召公旣拜興曰我小臣以下言召公拜訖而復

言也王肅雲我小臣召公自謂是小臣爲召公之謙辭讎訓爲

匹敢以王之匹民百君子百者舉其成數言治民者非一人鄭

𤣥雲王之諸侯與羣吏是非一人也嫌匹爲齊等故云民在下

自上匹之

傳言我至永命

正義曰我非敢勤召公自道言我非敢獨勤而已必上下勤恤

言與衆百君子皆勤也禮執贄必用幣帛惟恭敬奉其幣帛用

供待王能求天長命將以執贄慶王多福王能愛養小民即是

求天長命待王能愛小民即欲慶之

洛誥第十五

召公至洛誥

正義曰序自上下相顧爲文上篇序雲召公先相宅此承其下


故云召公旣相宅召公以三月戊申相宅而⺊周公自後而往

以乙卯日至經營成周之邑周公即遣使人來告成王以召公

所⺊之吉兆及周公將欲歸政於成王乃陳本營洛邑之事以

告成王王因請敎誨之言周公與王更相報荅史敘其事作洛

誥史録此篇録周公與王相對之言以爲後法非獨相宅告⺊

而巳但周公因致政本說往前告⺊經文旣具故序略其事直

舉其發言之端耳

傳召公至成王

正義曰上篇雲三月戊申太保朝至於洛⺊宅厥旣得⺊則經

營是召公先相宅即⺊之又雲乙卯周公朝至於洛則逹觀於

新邑營是周公自後至經營作之召公相洛邑亦相成周周公

營成周亦營洛邑各舉其一互以相明⺊者召公⺊也周公旣

至洛邑案行所營之處遣使以所⺊吉兆逆告成王也案上篇

傳雲王與周公俱至何得周公至洛逆告王者王與周公雖相

與俱行欲至洛之時必周公先到行處所故得逆告也顧氏雲

周公旣至洛邑乃遣以所⺊吉兆來告於王是也經稱成王言

公旣定宅伻來來視予⺊休恆吉是以得吉兆告成王也上篇

召公以戊申至周公乙卯至周公在召公後七日也至洛較七

日其發鎬京或亦較七日

傳旣成至之義

正義曰周公攝政七年三月經營洛邑旣成洛邑又歸向西都

其年冬將致政成王告以居洛之義故名之曰洛誥言以居洛

之事告王也篇末乃雲戊辰王在新邑明戊辰巳上皆是西都

時所誥也

周公至明辟

正義曰周公將反歸政陳成王將居其位周公拜手稽首盡禮

致敬於王旣拜乃興而言曰我今復還子明君之政言王往日

幼少其志意未成不敢及知天之始命我周家安定天下之命

故我攝王之位代王爲治我乃繼文王武王安定天下之道以

此故大視東土洛邑之居其始欲王居之爲民明君之治言欲

爲民明君必當治於土中故爲王營洛邑也

傳周公至退老

正義曰周公還政而巳明闇在於人君而雲復還明君之政者

其意欲令王明故稱復子明辟也正以此年還政者以成王年

巳二十成人故必歸政而退老也傳說成王之年惟此而巳王

肅於金縢篇末雲武王年九十三而巳冬十一月崩其明年稱

元年周公攝政遭流言作大誥而東征二年克殷殺管叔三年

歸制禮作樂出入四年六年而成七年營洛邑作康誥召誥洛

誥致政成王然則武王崩時成王年巳十三矣周公攝政七年

成王適滿二十孔於此言成王年二十則其義如王肅也又家

語雲武王崩時成王年十三是孔之所據也

傳如往至已攝

正義曰如往釋詁文及訓與也言王往日幼少志意未成不敢

與知上天始命我周家安定天下之命故已攝也天命周家安

定天下者必令天下太平乃爲安定成王幼少未能使之安定

故不敢與知之周公所以攝也

傳我乃至之治

正義曰胤訓繼也文王受命武王伐紂意在安定天下天下未

得安定故周公言我乃繼續文武安定天下之道大相洛邑之

地其處可行敎化始營此都爲民明君之政治言欲爲民明君

其意當在此

予惟至獻⺊

正義曰周公追述立東都之事我惟以七年三月乙卯之日朝

至於洛邑衆作之處經營此都其未往之前我使人⺊河北黎

水之上不得吉兆乃⺊㵎水東瀍水西惟近洛而其兆得吉依

規食墨我亦使人⺊瀍水東亦惟近洛其兆亦吉依規食墨我

以乙卯至洛我即使人來以所⺊地圖及獻所⺊吉兆於王言

⺊吉立此都王冝居之爲治也

傳致政至之意

正義曰下文揔結周公攝政之事雲在十有二月是致政在冬

也在冬發言嫌此事是冬故辨之雲本其春來至洛衆追說始

⺊定都之意也周公至洛之時庶殷巳集於洛邑故云至於洛師

正義曰嫌周公自⺊故云我使人謂使召公也案上篇召公至

洛其日即⺊而得⺊河朔黎水者以地合龜非就地內此言所

⺊三處皆一時事也黎水之下不言吉凶者我乃是改⺊之辭

明其不吉乃改故知⺊河北黎水之上不吉也武王定鼎於郟

鄏巳有遷都之意而先⺊黎水上者以帝王所都不常厥邑夏

殷皆在河北所以博求吉地故令先⺊河北不吉乃⺊河南也

其⺊㵎瀍之閒南近洛吉今河南城也基趾仍在可驗而知所

⺊黎水之上其處不可知矣凡⺊之者必先以墨畫龜要坼依

此墨然後灼之求其兆順食此墨畫之處故云惟洛食顧氏雲

先⺊河北黎水者近於紂都爲其懷土重遷故先⺊近以悅之

用鄭康成之說義或然也

傳今洛至成王

正義曰洛陽即成周敬王自王城遷而都之春秋昭三十二年

城成周是也周公慮此頑民未從周化故旣營洛邑將定下都

以遷殷之頑民故命召公即並⺊之周公旣至即遣使以所⺊

地圖及獻所⺊吉兆來告於成王言巳重其事並獻⺊兆者使

王觀兆知其審吉也

王拜至誨言

正義曰成王尊敬周公故亦盡禮致敬拜手稽首乃受公之語

述公之美曰不敢不敬天之美來至洛相宅其意欲作周家配

天之美故也公旣定洛邑即使人來告亦來視我以所⺊之美

常吉之居我當與公二人共正其美公定此宅其當用我萬億

年敬天之美故也王旣言此又拜手稽首於周公求敎誨之言

傳成王至之美

正義曰拜手稽首施於極敬哀十七年左傳雲非天子寡君無

所稽首諸侯小事大 尚不稽首況於臣乎成王尊敬周公故

荅其拜手稽首而受其言又述而美之天命文武使王天下是

天之美事言公不敢不敬天之美來相洛邑之宅

傳言公至其美

正義曰周公追述往前遣使獻⺊故成王復述公言言公前巳

定宅遣使來來視我所⺊之吉兆常吉之居自言前巳知其⺊

旣有此美我當與公二人共正其美意欲留公輔巳共公正此

美事來來重文者上來言使來下來爲視我⺊也鄭雲伻來來

者使二人也與孔意異

傳公其至乆逺

正義曰言居洛爲治可以永乆公意其當用我使萬億年敬天

之美言公欲令巳祚胤乆遠美公意之深也王制雲方百里者

爲方十里者百爲田九十億𠭇方里者萬則是爲田九百萬𠭇

今記乃雲九十億𠭇是名十萬爲億也楚語雲百姓千品萬官

億醜每數相十是古十萬曰億今之算術乃萬萬爲億也

傳成王至之言

正義曰此一段史官所録非王言也王求敎誨之言必有求敎

誨之辭史略取其意故直雲誨言爲求誨言而拜故言成王盡

禮致敬於周公求敎誨之言也

周公至有辭

正義曰王求敎誨之言公乃誨之周公曰王居此洛邑當始舉

殷家祭祀以爲禮典祀於洛之新邑皆次秩在禮無文法應祀

者亦次秩而祀之我雖致政爲王整齊百官使從王於周行其

禮典(⿱艹石)能如此我惟曰庶幾有善政事今王就行王命於洛邑

曰王當記人之功尊人亦當用功大小爲次敘有大功者則列

爲大祀又申述所以祀神記臣功者政事由臣而立惟天命我

周邦之故曰汝受天命厚矣當輔大天命故須視羣臣有功者

記載之君知臣功則臣皆盡力欲令羣臣盡力冝於初即敎之

乃汝新始即政其當盡自敎誨衆官令王躬自化之使之立功

又以朋黨害政尤冝禁絶故丁寧戒之少子愼其朋黨少子愼

其朋黨戒其自今巳往令常愼此朋黨之事若欲絶止禁其未

犯無令(⿱艹石)火始然𦦨𦦨尚微火旣然𦦨其火所及將灼然有次

序矣不其復可絶也汝成王其當順此常道及撫循國事如我

攝政所爲惟當用我此事在周之百官則當畏服各立功矣汝

當以此往行政化於新邑當使臣下百官各嚮就有官明爲有

功厚大成寛𥙿之德則汝長有歎譽之辭於後丗此周公誨王

之言也

傳言王至祀之

正義曰於時制禮巳訖而雲殷禮者此殷禮即周公所制禮也

雖有損益以其從殷而來故稱殷禮猶上篇雲庶殷本其所由

來孔於上傳巳具故於此不言必知殷禮即周禮者以此雲祀

於新邑即下文烝祭歳也旣用騂牛明用周禮雲始者謂於新

邑始爲此祭顧氏雲舉行殷家舊祭祀用周之常法言周禮即

殷家之舊禮也鄭𤣥雲王者未制禮樂恆用先王之禮樂是言

伐紂以來皆用殷之禮樂非始成王用之也周公制禮樂旣成

不使成王即用周禮仍令用殷禮者欲待明年即政告神受職

然後班行周禮班訖始得用周禮故告神且用殷禮也孔義或

然故復存之神數多而禮文少應祭之神名有不在禮文者故

令皆次秩不在禮文而應祀者皆舉而祀之

傳我整至政事

正義曰時成王未有留公之意公以成王初始即政自慮百官

不齊故雖即致政猶欲整齊百官使從王於周謂從至新邑行

其典禮周公以成王賢君今復成長故言我惟曰庶幾有善政

事言已私爲此言兾王爲政善也

傳今王至民者

正義曰記臣功者是人主之事故言今王就行王命於洛邑謂

正位爲王臨察臣下知其有功以否恐王輕忽此事故曰當記

人之功更言曰者所以致殷勤也尊人必當用功大小爲次序

令功大者居上位功小者處下位也有大功則列爲大祀謂有

殊功堪載祀典者祭法雲聖王之制祭祀也法施於民則祀之

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災則祀之能捍大

患則祀之是爲大祀謂功施於民者也或時立其祀配享廟庭

亦是也

傳惟天至化之

正義曰惟天命我周邦謂天命我文武故及汝成王復受天命

爲天子是天之恩德深厚矣天以厚德被汝汝當輔大天命任

賢使能行合天意是輔大天也汝當輔大天命故冝視羣臣有

功者記載之覆上記功宗以功言之也欲令羣臣有功必須躬

自敎化之在於初始故言乃汝新即政其當盡自敎衆官欲令

王躬化之者正已之身使羣臣法之非謂以辭化之也言盡自

敎者政有大小恐王輕大略小令王盡自親化之言惟命曰亦

是致殷勤乃者緩辭也義異上句故言乃耳王肅雲此其盡自

敎百官謂正身以先之

傳少子至巳往

正義曰鄭雲孺子幼少之稱謂成王也此上皆云成王此句特

言少子者以明朋黨敗俗爲害尤大恐年少所忽故特言孺子

也朋黨謂臣相朋黨愼其朋黨令禁絶之戒其自今巳往謂從

即政以後常以此事爲戒也

傳言朋至以初

正義曰無令(⿱艹石)火始然以喻無令朋黨始發(⿱艹石)火旣然初雖燄

燄尚微其火所及灼然有次序不其復可絶也以喻朋黨(⿱艹石)

漸漸益大羣黨旣成不可復禁止也事從微至著防之冝以初

謂朋黨未發之前防之使不發

傳其順至百官

正義曰考古依法爲順常道號令治民爲撫國事周公大聖動

成𮜿則如我所爲謂如攝政之時事所施爲也惟當用我所爲

在周之百官令其行周公之道法於百官也

傳往行至後丗

正義曰此時在西都戒王故云往行政化於新邑當使臣下各

嚮就所有之官令其各守其職思不出其位自當陳力就列明

爲有功在官者當以褊小急躁爲累故令臣下厚大成寛裕之

德臣下旣賢君必明聖則汝長有歎譽之辭於後丗矣今周頌

所歌即歎譽成王之辭也

公曰至爽侮

正義曰周公復誨王曰嗚呼前言巳是矣更復敎誨汝惟童子

嗣父祖之位惟當終其美業天子居百官諸侯之上須知臣下

恭之與慢奉上謂之享汝爲天子其當恭敬記識百君諸侯奉

上者亦當記識其有不奉上者奉上之道多威儀威儀不及禮

物則人惟曰不奉上之道矣所以須記之者百官諸侯爲下民

之君惟爲政敎不肯役用其志於此奉上之事則凡民化之亦

惟曰不奉上矣百官不奉天子民復不奉百君上下相畏敬惟

政事其皆差錯侮慢不可治理矣故天子須知百官奉上與否也

傳巳乎至美業

正義曰周公止而復言故更言公曰巳乎者道前言巳如是矣

爲後言發端也童子者言其年幼而任重嗣父祖之位當終其

美業能致太平是終之也

傳奉上至奉上

正義曰享訓獻也獻是奉上之辭故奉上謂之享百官諸侯上

事天子凡所恭承皆是奉上非獨朝覲貢獻乃爲奉上鄭𤣥專

以朝聘說之理未盡也言汝爲王當敬識百官諸侯之奉上者

亦識其有違上者察其恭承王命如法以否奉上違上皆須記

之奉上者當以禮接之違上者當以刑威之所謂賞慶刑威爲

君之道奉上之道其事非一故云多威儀威儀旣多皆須合禮

其威儀不及禮物惟曰不奉上矣謂旁人觀之亦言其不奉上

也鄭雲朝聘之禮至大其禮之儀不及物謂所貢篚多而威儀

簡也威儀旣𥳑亦是不享也

乃惟至用戾

正義曰又曰已居攝之時爲政常(⿱艹石)不暇汝惟小子當分取我

之不暇而施行之又聽我敎汝於輔民之常而用之汝乃於是

事不勉力爲政則汝是惟不可長乆哉必須勉力爲之乃可長

乆此所言皆是汝父所行汝欲勉之但厚次序汝正父之道而

行之無不順我所爲則天下不敢廢棄汝命必常奉而行之汝

往居新邑敬行敎化哉如此我其退老明敎農人以義哉汝若

能使彼天下之民被寛裕之政則我天下之民無問遠近者悉

皆用來歸汝矣

傳我爲至用之

正義曰爲政常若不暇謂居攝時也聖人爲政務在和人雖復

治致太平猶恨意之不盡故謙言已所不暇若言猶有美事未

得施者然故戒之成王汝惟小子當分取我之不暇而行之言

已所不暇行者欲令成王勉行之鄭𤣥雲成王之才周公倍之

猶未而言分者誘掖之言也生民之爲業雖復志有經營不能

獨自成就須王者設敎以輔助之聽我敎汝輔民之常法而用

之謂用善政以安民說文雲頒分也

傳汝乃至可長

正義曰成王言公其以子萬億年言欲己長乆也故周公於此

戒之汝乃於是不勉力爲政汝惟不可長哉欲其必勉力勤行

政敎爲可長乆之道然後可至萬億年耳蘉之爲勉相傳訓也

鄭王皆以爲勉

傳厚次至奉之

正義曰正父謂武王言其德正故稱正父厚次序汝正父之道

而行之令其爲武王之政也武王周公俱是大聖無不順我所

爲又令法周公之道旣言法武王又法周公則天下不敢棄汝

命常奉行之

傳汝往至皆來

正義曰歸其王政令汝往居新邑敬行敎化哉公旣歸政則身

當無事如此我其退老於州里明敎農乆以義哉又令成王行

寛裕之政以治下民民被寛裕之政則我天下之民無問逺近

者用來歸王言逺處皆來也上文使之惇大成裕故此言裕政

來民結上事也伏生書傳稱禮致仕之臣敎於州里大夫爲父

師士爲少師朝夕坐於門塾而敎出入之子弟是敎農人以義也

王若至毖祀

正義曰王以周公將退因誨之而請留公王順周公之意而言

曰公當留住而明安我童子不可去也所以不可去者當舉行

大明之德用使我小子襃揚文武之業而奉當天命以和常四

方之民居處其衆故也其厚尊大禮謂舉秩大祀皆次秩禮所

無文有而皆祀之凡此皆待公而行非我能也更述居攝時事

惟公明德光於天地勤政施於四方使四方旁來爲敬敬之道

以迎太平之政下民皆不復迷惑於文武所勤之敎言公化洽

使如此也今(⿱艹石)留輔我童子惟當早起夜寐愼其祭祀而巳言

政化由公而立我無所能也

傳成王至去之

正義曰成王以周公誨已爲善順周公之意示已欲行善政而

請留之自輔王以公若捨我而去則已政闇而治危故云公當

明安我童子不可去也

傳言公至順天

正義曰文武受命功德盛隆成王自量已身不能繼業言公當

留舉大明德以佐助我用我小子襃揚文武之業而奉順天者

下句奉荅天命是也孔分經爲傳故探取下句以申之

傳又當至其衆

正義曰天命周家欲令民治故又當奉當天命以和常四方之

民居處其衆也奉當者尊天意使允當天心和協民心使常行

善也居處其衆使之安土樂業也

傳厚尊至而行

正義曰釋詁雲將大也厚尊大禮謂𥙊祀之禮祭統雲禮有五

經莫重於祭是祭禮最尊大公誨成王令肈稱殷禮祀於新邑

咸秩無文欲荅公誨己之事還述公辭舉秩大祀皆次秩無禮

文而冝在祀典者其祀事非我所爲凡此皆待公而行者也言

公不可捨我以去也

傳言公至化之

正義曰此與下經皆追述居攝時事堯典訓光爲充此光亦爲

充也言公之明德充滿天地即堯典格於上下勤政施於四方

即堯典光被四表也意言萬邦四夷皆服仰公德而化之上言

待公乃行之此言公有是德言其將來說其巳然所以深美公也

傳四方至化洽

正義曰上言施化在公此言民化公德四方旁來爲敬敬之道

民皆敬嚮公以迎太平之政言迎者公政從上而下民皆自下

迎之言其慕化速也文武勤行敎化欲以敎訓利民民蒙公化

識文武之心不復迷惑文武所勤之敎言公居攝之時政化巳

洽於民也

傳言政至所能

正義曰此述留公之意陳自今已後之事言公若留住政化由

公而立我童子徒早起夜寐愼其祭祀而已於政事無所能欲

惟典祭祀以政事委公襄二十六年左傳雲衞獻公使與𡩋喜

言曰苟得反國政由𡩋氏祭則寡人亦猶是也

王曰公功至若時

正義曰王又重述前言還說居攝時事也曰公之功輔道我已

厚矣天下無有不順而是公之功者公所以須留也

傳公之至之功

正義曰王意言公之居攝天下若爲非則可捨我而去公之居

攝天下無不順而是公之功不可捨我去

王曰公予至四輔

正義曰王呼周公曰我小子其退此坐就爲君於周謂順公之

言行天子之政於洛邑也至洛邑當命公後立公之丗子爲國

君公當留輔我也公之攝政四方雖巳道治理猶自未能定於

尊禮是亦未能撫順公之大功公當待其定大禮順公之大功

此時未可去也公當留敎道將助我其今已後之政監篤我政


事衆官以此大安文武所受之民而治之爲我四維之輔助明

已當依𠋣公也

傳我小至佐我

正義曰退者退朝也周公於時令成王坐王位而以政歸之成

王順周公言受其政也言我小子退坐之後便就君位於周周

謂洛邑許其從公言適洛邑而行新政也古者臣有大功必封

爲國君今周公將欲退老故命立公後使公子伯禽爲國君公

當留佐我王肅雲成王前春亦俱至洛邑是顧無事旣㑹而還

宗周周公往營成周還來致政成王也

傳言四至以去

正義曰王意恐公意以四方旣定不須更留故謂公雲四方雖

巳道治而猶未能定於尊大之禮言其禮樂未能彰明也禮旣

未彰是天下之民亦未能撫安順行公之大功公當待其禮法

明公功順乃可去耳明今不可以去

傳大安至𠋣公

正義曰文武受人之於天下今大安文武所受之民助我治之

爲我四維之輔明已當依𠋣公也維者爲之綱紀猶如用繩維

持之文王丗子云設四輔謂設衆官爲四方輔助周公一人事

無不統故一人爲四輔管子云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傳取管子

之意故言四維之輔也

王曰公定至丗享

正義曰王又呼公公留以安定我我從公言往至洛邑巳矣公

功巳進且大矣天下皆樂公之功敬而歡樂公必留無去以困

我哉公留助我我惟無猒其安天下之事公勿去以廢法則四

方之民其丗丗享公之德矣

傳公留至公功

正義曰讀文以公定爲句王稱定者言定已也故傳言公留以

安定我我字傳加之我從公言是經之予也往至洛邑巳矣言

巳順從公命受歸政也公功巳進大天下咸敬樂公之功亦謂


居攝時也釋詁雲肅進也

傳公必至之德

正義曰王言己才智淺短公去則困故請公無去以困我哉我

意欲致大平惟無猒倦其安天下之事是以留公公勿去以廢

治國之法則天下四方之民蒙公之恩其丗丗享公之德享謂

荷負之

周公至孚先

正義曰周公拜手稽首盡禮致敬許王之留乃興而爲言曰王

今命我來居臣位承安汝文德之祖文王所受命之民令我繼

文祖大業我所以不得去也又於汝大業父武王大使我恭奉

其道王意以此留我其事甚大我所以爲王留也公呼成王雲

少子今所以來相宅於洛邑者欲其大厚行常道於殷賢人王

當治理天下新其政化爲四方之新君爲周家後丗見恭敬之

王所推先也重誨王曰其當用是土中爲治使萬國皆被美德

如此惟王乃有成功也公自稱名曰若王居洛邑則我旦以多

衆君子卿大夫等及於御治事之臣厚率行前人先王成業使

當其衆心爲周家後丗人臣立信者之所推先言我留輔王使

君臣皆爲後丗所推先期於上下其顯也

傳拜而至得去

正義曰拜是從命之事故云拜而後言許成王留也以退爲去

以留爲來故言王命我來來居臣位爲太師也承安汝文德之

祖文王所受命之民天命文王使爲民主天以民命文王故民

是文王所受命之民承安者承文王之意安定此民言王之留

已乃爲此事其事旣大是所以不得去也

傳於汝至己意

正義曰於汝成王大功業之父武王王意大使我恭奉其道敘

成王留已之意也王於文王武王皆欲令周公奉其道安其民

其意一也周公分言之耳承安其文王之民恭奉其武王之道

互相通也

傳少子至賢人

正義曰少子者呼成王之辭言我今所以來相宅於洛邑者欲

令王居洛其大厚行典常於殷賢人而據洛爲政故言來訓典

爲常故連言典常言其行常道也周受於殷故繼之於殷人有

賢性故稱賢人

傳言當至推先

正義曰易稱日新之謂盛德雖舊有美政令王更復新之言當

治理天下新其政化爲四方之新君與後人爲軌訓爲周家見

恭敬之王後丗所推先也謂周家後丗子孫有德之王被人恭

敬推先已戒成王使爲善政令後王崇重之

傳曰其至成功

正義曰重以誨王成其上事故言曰以起之

傳我旦至推先

正義曰旦是周公之名故自稱我旦也子者有德之稱大夫皆

稱子故以多子爲衆卿大夫同欲令成王行善政爲後丗賢王

所推先公與羣臣盡誠節爲後丗賢臣所推先故欲以衆卿大

夫及於御治事之臣深厚率行先王之業使當其人衆之心爲

周家後丗賢臣立信者之所推先也傳於此不言後丗從上省

文也於君言見恭敬於臣言立信者以君尊言人敬臣卑言自

立信因其所冝以設文也

考朕至懷德

正義曰周公又說制禮授王使王奉之我所成明子之法乃盡

是汝文祖之德言用文王之道制禮其事大不可輕也又言所

以須善治殷獻民者文武使已來居士中愼敎殷民乃是見命

於文武而安之故也制典當待太平我以時旣太平即以秬黍

鬯酒盛於二卣罇內我言曰當以此酒須明絜致敬於文武我

則拜手稽首告文武以美享告雲今太平即速告廟我不敢經

宿則禋告文王武王以致太平之事汝王爲政當順典常厚行

之使有次序則諸爲政者無雲有遇用患疾之道苦毒下民則

天下萬年猒飽於汝王之德殷乃長成爲周王使殷民上下相

承有次序則萬年之道下民其長觀我子孫而歸其德矣勸王

使終之皆是誨王之言也

傳我所至安之

正義曰典禮治國事資聖人前聖後聖其終一揆故言所欲成

明子之法乃盡是汝祖文王之德也子開成王言用文王之道

制爲典法以明成王行之爲明君也特舉文祖不言武王下句

並告文武兼用武王可知又述居洛邑之意所以居土中者是

文武使已來居此地周公自言非已意也文武令我營此洛邑

欲使居土中愼敎殷民乃是見命於文武而安殷民也顧氏雲

文武使我來慎敎殷民我今受文武之命以安民也

傳周公至說之

正義曰康誥之作事在七年雲四方民大和㑹和㑹即太平之

驗是周公攝政七年致太平也釋草雲秬黒黍釋器雲卣中罇

也以黒黍爲酒煑鬱金之草築而和之使芬香調暢謂之秬鬯

鬯酒二器明絜致敬告文王武王以美享謂以太平之美事享

祭也國語稱精意以享謂之禋釋詁雲禋敬也是明禋爲明絜

致敬也太平是王之美事故太平告廟是以美享祭也公旣告

太平而致政成王成王留之故本而說之此事者欲令成王重

其事厚行之周禮鬱鬯之酒實之於彞此言在卣者詩大雅江

漢及文侯之命皆言秬鬯一卣告於文人則未祭實之於卣祭

時實之於彞彼一卣此二卣者此一告文王一告武王彼王賜

臣使告其太祖故惟一卣耳此經卣下言曰者說本盛酒於罇

乃爲此辭故言曰也

傳言我至經宿

正義曰此申述上明禋之事言我見天下太平則絜告文武不

敢經宿示䖍恭之意也此三月營洛邑民巳和㑹則三月之時

巳太平矣旣告而致政則告在歳末而雲不經宿者蓋周公營

洛邑至冬始成得還鎬京即文武是爲不經宿也且太平非一

日之事公雲不經宿者示䖍恭之意耳未必旦見太平即此日

告也鄭𤣥以文祖爲明堂日明禋者六典成祭於明堂告五帝

太暭之屬也旣告明堂則復禋於文武之廟告成洛邑

傳汝爲至爲周

正義曰釋言云惠順也此經述上惇典故言汝爲政當順典常

厚行之使有次序釋詁雲遘遇也患疾之道謂虐政使人患疾

之厚行典常使有次序則百官諸侯凡爲政者皆無有遇用患

疾之政以害下民則經歷萬年猒飽於汝德則殷國乃長成爲周

傳王使至終之

正義曰上言天下民萬年猒飽王德此敎爲王德使萬年令民

猒飽王德也能使殷民上下有次序則王德堪至萬年之道王

之子孫當行不怠則民其長觀我子孫知其有德而歸其德矣

此則長成爲周勸勉王使終之

戊辰至七年

正義曰自此以下史終述之周公歸政成王旣受言誥之王即

東行赴洛邑其年十二月晦戊辰日王在新邑後月是夏之仲

冬爲冬節烝祭其月節是周之歳首特異常祭加文王騂牛一

武王騂牛一王命有司作䇿書乃使史官名逸者祝讀此䇿惟

告文武之神言周公有功冝立其後爲國君也其時王尊異周

公以爲賔殺牲享祭文王武王皆親至其廟王入廟之太室行

祼鬯之禮言其尊異周公而禮敬深也於此祭時王命周公後

令作䇿書使逸讀此䇿辭以告伯禽言封之於魯命爲周公後

也又揔述之在十有二月惟周公大安文武受命之事於此時

惟攝政七年矣

傳成王至晦到

正義曰周公誥成王令居洛邑爲治王旣受周公之誥遂東行

就居洛邑以十二月戊辰晦日到洛指言戊辰王在新邑知其

晦日始到者此歳入戊午蔀五十六年三月雲丙午朏以算術

計之三月甲辰朔大四月甲戌朔小五月癸卯朔大六月癸酉

朔小七月壬寅朔大八月壬申朔小九月辛丑朔大又有閏九

月辛未朔小十月庚子朔大十一月庚午朔小十二月己亥朔

大計十二月三十日戊辰晦到洛也

傳明月至魯侯

正義曰下雲在十有二月者周之十二月建亥之月也戊辰是

其晦日故明日即是夏之仲冬建子之月也言明月者此烝祭

非朔日故言月也自作新邑巳來未甞於此祭祀此歳始於新

邑烝祭故曰烝祭歳也周禮大司馬仲冬敎大閱遂以享烝是

也王者冬祭必用仲月此是周之歳首故言歳耳王旣戊辰晦

到又須戒日致齊不得以朔日即祭之祭統雲古者明君爵有

德而祿有功必賜爵祿於太廟示不敢專也故云古者襃德賞

功必於祭日示不專也因封之特設祭烝之禮宗廟用太牢此

文武皆言牛一知於太牢之外特加一牛告白文武之神言爲

尊周公立其後爲魯侯魯頌所云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於

魯是此時也王命作䇿者命有司作䇿書也讀䇿告神謂之祝

逸祝䇿者使史逸讀䇿書也鄭𤣥以烝祭上屬歳文王騂牛一

者歳是成王元年正月朔日特告文武封周公也案周頌烈文

序雲成王即政諸侯助祭鄭箋雲新王即政必以朝享之禮祭

於祖考告嗣位也則鄭意以朝享之後特以二牛告文武封周

公之後與孔義不同

傳王賔至告神

正義曰王賔異周公者王尊周公爲賔異於其臣王肅雲成王

尊周公不敢臣之以爲賔故封其子是也周語雲精意以享謂

之禋旣殺二牲精誠其意以享祭文武咸皆也格至也皆至其

廟言王重其事親告之也太室室之大者故爲淸廟廟有五室

中央曰太室王肅雲太室淸廟中央之室淸廟神之所在故王

入太室祼獻鬯酒以告神也祼者灌也王以圭瓉酌鬱鬯之酒

以獻屍屍受祭而灌於地因奠不飲謂之祼效特牲雲旣灌然

後迎牲則殺在祼後此經先言殺後言祼者殺者咸格錶王敬

公之意非行事之次也其王入太室祼乃是祭時行事耳周人

尚臭祭禮以祼爲重故言王祼其封伯禽乃是祭之將末非祼

時也祭統賜臣爵祿之法雲祭之日一獻君降立於阼階之南

南嚮所命者北面史由君右執䇿命之鄭雲一獻一酳屍也禮

酳屍屍獻而祭畢是祭末乃命之以祼爲重故特言之

傳王爲至拜後

正義曰王爲䇿書亦命有司爲之也上雲作䇿作告神之䇿此

言作䇿誥伯禽之䇿祭於神謂之祝於人謂之誥故云使史逸

誥伯禽封命之書封康叔謂之康誥此命伯禽當雲伯禽之誥

定四年左傳雲命以伯禽即史逸所讀之䇿也上言逸祝䇿此

誥下不言䇿者祝是讀書之名故上雲祝䇿此誥是誥伯禽使

知雖復讀書以誥之不得言誥䇿也上告周公其後已言告神

封周公嫌此逸誥以他日告之故云皆同在烝祭日以祭統言

一獻命之知此亦祭日也文十三年公羊傳曰封魯公以爲周

公也周公拜乎前魯公拜乎後曰生以養周公死以爲周公主

傳言周至終述

正義曰自戊辰巳上周公與成王相對語未有致政年月故史

於此揔結之自戊辰巳下非是王與周公之辭故辨之雲史所

終述也


尚書正義卷第十四


             計一萬七千四百五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