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库全书本)/卷04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七 山堂肆考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钦定四库全书
  山堂肆考卷四十八   明 彭大翼 撰臣职
  司封郎中 附员外
  历代沿革旧主爵郎也北齐与隋并置主爵郎中唐龙朔二年改司封大夫光宅元年改司封郎中开元二十四年复为司封掌邦之封爵凡有九等宋设司封判司事一人凡封爵之制一出于中书本司但掌定谥先期戒本部赴集而已元丰官制行郎中员外始实行本司事
  执秩
  左僖二十七年晋文公作执秩以正其官注云执秩主爵秩之官也
  典封
  东汉冯勤为郎中给事尚书使典诸侯封事
  号三列宿
  见总郎中
  掌九等爵
  唐百官志司封郎中掌封命朝会赐予之级爵凡九等
  心正 已下员外
  唐柳公权为司封员外郎入奏帝曰见卿笔迹乆矣因问用笔法权对曰心正则笔正乃可法矣上改容知其笔諌也
  声闻
  唐杨凝为司封员外郎直声彰闻
  司勲郎中
  历代沿革周官有司勲上士二人凡有功者司勲诏之后周有司勲一人掌功勲之赏隋文帝司勲侍郎二人炀帝改为司勲郎唐武徳初为司勲郎中龙朔元年改司勲大夫咸亨二年复旧掌邦国官人之勲级凡十有二等宋设司书无所掌元丰官制行郎中员外始实行本司事
  主赏
  周礼夏官司勲注云此官主封赏
  等功
  周礼司勲掌六卿赏地之法以等其功王功曰勲国功曰功民功曰庸事功曰劳治功曰力战功曰多凡赏无常轻重视功
  请族蔡京
  言行录宋赵鼎为司勲郎中言自王安石用事肆为纷更祖宗之法扫地而生民始病蔡京托名绍述尽祖安石之政以致大患今安石犹配享庙廷而京党未族何以收人心而召和气哉
  不附秦桧
  宋陈文正康伯字长卿自公为司勲郎中秦桧方擅事公乃澹然其中桧虽称公静重常超用他人而公独不以介意在省五年始为军器监
  考功郎中 附员外
  历代沿革汉元帝时京房作考功课吏之法始有考功之名光武改尚书三公曹主岁书考课以课诸州郡至魏始有考功郎中宋齐并置功论郎中隋文帝置考功侍郎炀帝改为考功郎唐武徳初复为考功郎中龙朔改为司绩大夫咸亨初复旧掌内外文武官吏之考课有四善二十七最宋设考功判司事一人凡考课之法分隶他司本司但掌覆太常拟谥及幕府州县官流外较考之事而已元丰官制行郎中员外始实行本司事又唐考功员外㕔事有薛稷画鹤宋之问为赞故谓为鹤㕔
  行赏先大劳
  唐以陆贽为考功郎中辞曰行罚先贵近而后卑逺则令不犯行赏先卑逺而后贵近则功不遗望先录大劳次遍群品则臣亦不敢独辞上不许
  挟印赴行在
  唐裴谞字士眀迁考功郎中代宗幸陕谞徒步挟考功南曹印赴行在上曰疾风知劲草果信
  进绌清明 已下员外
  唐席豫迁考功员外郎进绌清明拜吏部侍郎𤣥宗曰卿在考功职详事允故有今授
  奏议详雅
  唐王仲舒字𢎞中有文名迁考功员外郎奏议详雅省中服其能
  首选之问
  唐宋之问善为五言诗当时无出其右者景龙中为考功郎中中宗増置修文馆学择其中文学之士宋之问与薛稷等皆首膺其选
  遂拜苏颋
  唐韩休作苏颋集序属考功员外郎阙时中书令李峤执笔曰考功郎非苏君不可遂拜颋为考功员外郎
  不责细节
  中兴系年录考功员外郎魏矼字邦逹时郎选案牍不存吏縁为奸凡川陕官到部者多以㣲文沮抑往返辄经年矼请细节不圆处悉先放行人以为便
  恐伤雅道
  唐贞观中冀州进士张昌龄与王公瑾皆善属文名振京师考功员外郎王师旦知贡举黜之及奏第上甚怪之师旦曰二人虽有辞华然其体性轻薄终不成令器若置之髙第恐后进效之伤陛下雅道帝以为名言
  请考簿不用朱
  唐王徽转考功员外郎时考簿上中下字俱朱书岁乆易漫吏縁为奸多有洗改徽白仆射请以墨奸欺遂绝
  论赐谥不应法
  东都事略宋刘敞判尚书考功仁宗赐夏竦谥曰文正敞言谥者有司之事也竦行邪而陛下谥之以正不应法䟽三上仁宗为更竦谥曰文庄
  探刺史情
  职官分纪郑浣为考功员外郎刺史有驱迫人吏上言政绩请刋石纪功者浣探得其情因以奏闻使巧迹尽露人服其敏识
  定京官考
  唐穆宗即位召李渤为考功员外郎校定京官考不避权幸皆行黜陟
  务核实才
  唐王丘开元初迁考功员外郎时多请托进者冒滥岁至数百人丘务核实才议者谓自武后以来数十年采录精明无丘比
  皆取名士
  唐孙逖改考功员外郎取颜真卿李华萧颖士赵骅等皆海内名士
  户部尚书
  历代沿革周礼地官大司徒之职即其任也汉成帝置尚书五人其三曰民曹主凡吏上书事魏文帝置度支尚书寺吴有户部晋有度支皆主算也宋齐度支尚书领度支金部仓部起部四曹后周置大司徒卿一人如周礼之制隋开皇初改为民部唐永徽中以庙讳改为户部龙朔三年改为司元太常伯初户部居礼部之后自武后改置天地四时之官以户部为地官遂居礼部之前宋朝户部判司事一人以两制已上充凡田产钱糓之政令皆归三司使本曹但受天下之土贡元㑹陈于庭而已至元丰改官制罢三司归户部左右曹而三司之名始泯矣三司者谓盐铁户部度支是也
  敷教
  虞书帝曰契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寛
  掌图
  周礼大司徒之职掌建邦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教以佐王安扰邦国
  辨物
  周礼以㑹土之法辨五地之物生
  扰民
  周礼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扰兆民
  父子并为
  诗本序郑武公父子并为司徒善于其职
  兄弟素笃
  梁书刘洽为御史中丞兄溉为左民尚书旧中丞不得入尚书下舎洽引服亲不应有碍到省评决乃许入溉省亦以兄弟素笃不能相别也溉美风仪善容止所至以清白自修不好声色
  隠之清俭
  晋吴隠之为度支尚书以竹篷为屏风坐无毡席后迁中领军清俭不改每月所得俸禄才留身粮馀悉分赈亲族
  韩滉廉勤
  唐代宗大历六年以韩滉判度支自兵兴以来所在赋敛无度仓库出入无法国用虚耗滉为人廉勤精于簿领作赋出入之法御下严急吏不敢欺
  崔从风望
  唐崔从字子乂为户部尚书为人严伟立朝棱棱有风望
  善果风绩
  唐郑善果兼民部尚书奉法持正风绩显于公卿间毎奏事及侍立并令升殿与从兄元璹在其数时以为荣
  利人救边
  晋杜预为度支尚书内以利人外以救边脩物置济当时之急者五十馀条
  陈图挂籍
  唐张𬸦文集设九土之纲维成四方之管辖班固申犬牙之制疆场绮分应璩论马齿之规井田鳞次户标九等具陈万国之图人有十伦并挂三年之籍
  国计专掌
  魏文帝置度支尚书専掌军国支计明帝嗣位欲用安平王孚为度支尚书顾问左右曰有兄风否答曰似兄帝曰吾得司马懿兄弟二人复何忧遂转孚为度支
  财用并归
  宋初除安寿为户部尚书元祐元年门下侍郎司马光奏令户部尚书兼领左右曹而旧三司财用事有在五曹寺监者并归户部则利权归一
  何𦙍固辞
  梁何𦙍为左民尚书后辞官归隠于若邪山云门寺敕给白衣尚书禄𦙍固辞不受
  景历早拜
  南史蔡景历拜度支尚书旧式拜官在日午后景历拜日适逢舆驾幸𤣥武观在位皆侍宴帝恐景历不与特今早拜其见重如此
  杜预武库
  晋杜预为度支尚书在位七年损益万几不可胜计号曰杜武库言其无所不有也
  长孙义仓
  隋长孙平开皇三年为度支尚书见天下州县多罹水灾百姓不给奏令民间毎秋家出粟麦一石以下贫为差等储之闾里以偹凶年名曰义仓
  王琚内相
  唐王琚佐明皇平内难为户部尚书帝于琚眷委特异预大政事号曰内宰相
  徳𤣥旧臣
  唐髙宗以窦徳𤣥旧臣自殿中少监为御史大夫一岁中迁司元太常伯
  杜暹展足
  唐景云中卢从愿为吏部侍郎注杜暹为郑县尉后暹为户部尚书卢自益州长史入朝杜立于上乃谓卢曰选人定何如卢曰亦由仆藻鉴遂使明公展千里之足
  李纬好须
  唐太宗幸翠微宫授司农卿李纬为民部尚书房𤣥龄时在京城留守会有自京师来者太宗问曰𤣥龄闻李纬拜尚书如何对曰但云李纬好须更无他语太宗遽改授洛州刺史或云改授太子詹事
  已让版使
  佳话唐韦燠辞判户郎归谓甥侄曰已让版使矣版使谓户部也
  自谓忠臣
  齐褚渊为司徒入朝以腰扇障面功曹刘祥曰作如此举止羞面见人太子宴朝臣右卫率沈文季与渊语相失文季怒曰渊自谓忠臣不知死之日何面目见宋明帝
  作会稽录
  宋李常为户部尚书作元祐会稽录三十卷
  置裁省局
  宋韩忠彦字师朴谥文定召为户部尚书时元祐会计录初成入狭而用广忠彦忧之因言敛节财用遂裁省冗费置局于户部
  户部侍郎
  历代沿革周官小司徒之职即其任也隋炀帝始置民部侍郎唐因之后改为户部侍郎龙朔二年改为司元少常伯咸亨元年复为户部侍郎宋制见下右曹
  宋户部侍郎之职皆归三司元丰官制行户部始总邦计置侍郎二员左曹五案谓户口案赋税案农田案检法案知杂案也右曹五案谓常平案免役案坑场案检法案知杂案也左曹除陈安石右曹除李定绍兴四年七月诏户部侍郎二员通治左右曹职事苏辙再谢除户部侍郎表右曹之政本专赋役之烦近岁以来复益金仓之旧下闗民力上计邦储
  左户
  唐户部侍郎二员判使案者别为一署谓之左户元和后选举华重宰相多由此进崔群既相孟简代为侍郎
  纲条甚张
  唐白居易除张平叔户部侍郎制张平叔国之材臣也计能析秋毫吏畏如夏日司㑹逾月纲条甚张况师旅未息调食方急倚成取济非尔而谁
  誉望大䘮
  唐潘孟阳权知户部侍郎诏驰驿江淮视财赋孟阳恃气豪倨所至招金钱多补吏誉望大䘮又孟阳为户部年未四十其母谓曰以尔之才而位丞郎使吾忧之
  素无学术
  唐李林甫引萧炅为户部侍郎炅素无学尝与严挺之言穪伏腊为伏猎挺之言于张九龄曰省中岂容有伏猎侍郎乎乃出炅刺岐州
  独无进献
  唐李绛为户部侍郎宪宗问曰户部比有进献至卿独无何也绛曰将户部钱进入内藏是用官物以求结私恩也上嘉其直
  叙户口多少
  唐太宗问侍郎卢承庆历代户口多少之数承庆叙夏已后迄于周隋皆有依据
  议户版利病
  唐杨玚为户部侍郎帝召大臣议户版玚言利病甚详帝叹赏之
  选从人望
  唐韩愈除崔群为户部制地官之职邦教是先必选国华以从人望具官崔群体道履仁外和内敏清而容物善不近名从容礼乐之间特逹圭璋之表
  喜见风仪
  唐刘禹锡奉送李户部侍郎自河南尹再除本官诗昔年内署振雄辞今日东都结去思宫女犹传洞箫赋国人先录衮衣诗华星却复文昌位别鹤重归太乙池想到金门侍通籍一时惊喜见风仪
  师文姻家
  宋徽宗崇宁间蔡京当国始求羡馀以供侈费于是以其姻家胡师文为发运使以籴本数百万缗充贡入为户部侍郎自是继者效尤时有进献而本钱竭矣
  赵瞻旧徳
  宋苏轼作太常少卿赵瞻可户部侍郎诰具官赵瞻明于吏事辅以经术忠义之节白首不衰今日秩宗擢贰邦计将使四方之人知予以耆老旧徳居此官者盖有盍彻之意焉
  所献精英
  唐天宝中杨贵妃有宠每乘马髙力士执辔授鞭织绣之工専供贵妃院者七百人中外争献珍玩岭南经略使张九章与王翼所献精英九章加三品翼为户部侍郎
  北除平缓
  宋元祐初用治平故事命大臣荐士试馆职一时名士在馆率论资考次迁转未有越次进用者皆有滞留之叹张文潜晁无咎俱在其间一日二人阅朝报见苏子由自中书舎人除户部侍郎无咎以为平缓曰子由此除不离核谓如果之粘核者文潜曰岂不胜汝枝干乎闻者大笑按东北方有果如李毎熟不待摘辄便槁土人因取藏之故谓之枝头干
  贿赂不受
  唐牛僧孺拜户部侍郎初韩𢎞入朝父子俱卒诸孤㓜小穆宗命中使阅其宅簿以付家老而簿中具纳赂之事唯于僧孺官侧朱书曰某月日送牛侍郎物若干不受穆宗按簿甚悦居无何议命相帝首可僧孺之名
  经总非长
  王彦威开成初为户部侍郎判度支威于儒术该邃亦善吏事但经总财用出入米盐非所长也
  条奏利害
  唐李元纮历工兵吏三侍上令宰臣及公卿以上精择堪为户部者多有荐元纮者及拜户部侍郎元纮因条奏人间利害及时议得失上大悦因赐衣一副
  执奏宣索
  宋柳约字元礼权户部侍郎感激奋励悉力尽言凡例外宣索皆执奏以进
  諌罢河议
  宋元祐五年主议者执开河减水之䇿户部侍郎苏辙上䟽諌曰臣为右曹户部休戚计在此河若复缄黙谁当言者惟断在圣心尽罢其议
  务均财用
  朱晦庵与锺户部侍郎书比来同安跧伏簿书尘土中乃闻执事复为天子出使巴蜀弛去逋负缗钱之在官者以数百巨万计弭节来还天子嘉之下所议奏于四方擢执事摄贰版曹务以均节财用便安元元为职除目既闻四方幽显无不喜悦
  户部郎中 附员外
  历代沿革周官司徒之属有下大夫即户部郎中之任也汉尚书郎一人主户口恳田吴有户曹郎魏有左民部郎曹晋兼右民郎曹东晋而下有民部郎曹梁陈为左右郎后魏为左户曹郎北齐有左右民曹郎隋初置侍郎二人炀帝除侍字改民部郎唐为郎中龙朔中改为司元大夫后复改郎中员外郎各二人掌户口土田赋役贡献优复婚姻继嗣之事又周官大司徒之属有上士盖今户部员外郎之任隋开皇中置民部员外郎炀帝改民曹承务郎唐改户部员外郎贞观咸亨龙朔光宅神龙并随曹改复员外郎二人掌领天下州县户口之事
  词理惬当
  隋书髙构转民部郎中时有叔侄争嫡尚书省不能断朝臣之议不决构断而合理上以为能劳之曰我闻尚书郎上应列宿观卿才识方之古人信矣嫡庶者礼义之所重我读卿判数遍词理惬当意所不能及也赐米百石由是知名
  气岸髙雅
  唐武儒衡迁户部郎中气岸髙雅论事有风采时皇甫鏄以宰相领度支剥下益上儒衡上䟽论列
  为考堂
  唐张博济为户部郎中部有考堂乃天下岁会计处博济废为郎中员外㕔事别取都水监地为考堂
  修牢盆
  刘禹锡作崔公倕碑公检校户部郎中干池盐于蒲修牢盆谨衡石煎和既精饴散乃盈商通而荐至吏惧而循法民不絓网而国用益饶诏褒其能
  韦维裁剖
  唐韦维字文纪为户部郎中善裁剖时员外郎宋之问善诗故称户部二妙又维为郎中尝莳柳于庭及虚心兄弟居郎省对之敛容按虚心字元逸维之子也
  王质方雅
  唐刘禹锡撰神道碑王质字华卿为户部郎中以方雅特立除谏议大夫
  世尚儒学
  宋淳化中户部郎中张郁父正仕至户部侍郎世尚儒学号书楼张家
  夙有诗名
  唐卢纶字允言河中人为户部郎中夙有诗名贞元中与李端司空曙之徒名为十才子形于图画以美其名
  赏其俊拔 已下员外
  唐新语户部与吏部邻司时吏部移牒令户部于墙宇列棘以防令史交通吕太乙为户部员外郎答曰眷彼吏部铨总之司当须简要清通何必设篱种棘省中赏其俊拔
  闻其理行
  唐裴向为滑南县令奏议第一朝廷闻其理行擢为户部员外郎
  度支郎中 附员外
  历代沿革汉有度支侍郎即郎中之任也魏晋宋齐后魏北齐并有度支郎中唐龙朔二年改为司度大夫咸亨元年复旧掌支度国用租赋多寡之数物产丰约之宜毎岁计其所出而支其所用宋设度支判司事一人列六案以无职事朝官充本司无所掌元丰官制行郎中员外郎始实行本事
  梁公自职
  唐职林狄梁公以度支之司系天下利害部常阙人求之未得乃自职之
  陈向叅掌
  宋朝凡度支之政皆归三司本司无所掌元丰官制行郎中员外郎始实行本司事初除陈向叅掌计度天下之经费以贡赋租税之入而为之出小事则拟画大事则咨其长
  位叅职绾
  唐张𬸦集位叅计㑹职绾度支
  称奇播美
  张𬸦集鸣鹤登朝含鸡伏省转筋之敏未见称奇聚米之能无闻播美张苍之善算国用讵肯留情冯勤之力计军储曽何介意西京杂记曹元理善算回筋知二国之粟不差升斗也
  副知首立
  唐苏弁授度支郎中副知度支事仍命立于正郎之首户有副知之名自苏弁始也
  对唱无差
  唐崔仁师为度支郎中尝奏度支财物数千言手不执本太宗怪之令杜正伦赍本与仁师对唱一无差殊帝大奇之
  理冤
  张仲方少朗秀父友高郢见而奇之曰此子非常必为国器后为金州刺史郡人有田产为中人所夺仲方三䟽奏闻竟理其冤入为度支郎中
  责贡
  唐贞观中敕下度支求杜若省郎以谢脁诗芳洲采杜若乃责方州贡之本曹官云州不出杜若应由谢脁诗误耳华省名郎乃如此判事岂不畏二十八宿笑人耶
  献饵 已下员外
  唐张浚累转度支员外郎黄巢将通闗轴浚托疾请告侍其母挈族避乱商州贼犯京师僖宗出幸逾年供须卫军不得食浚阴令李康献糗饵数百劳军士始得食僖宗召康问曰卿为县令安操心至此康对曰臣为尘吏敢有此进献张浚员外指臣也帝异之急召至行在拜兵部郎中
  判案
  唐故事度支案郎中判入员外判出侍郎总领押案而已
  金部郎中
  历代沿革汉尚书郎四人其一主财帛委输盖金部郎中之任也历魏晋宋齐后魏北齐并有金部郎梁陈隋为侍郎炀帝但曰郎唐武徳中加中字龙朔中为司珍大夫咸亨复旧天宝改司金郎中至徳复旧宋设判金部司事一人以无职事朝官充凡库藏出纳皆归三司而权衡度量主于府寺本司无所掌元丰官制行郎中员外始实行本司事
  职金
  周礼职金掌凡金玉锡石丹青之戒令
  司珍
  见沿革
  无愧幽明
  隋卢昌衡为祖孝徴所荐迁金部郎孝徴曰吾荐卢子均为尚书郎自谓无愧幽眀矣
  通知盈缩
  中兴系年录宋徐宗说在度支㑹右曹金部皆阙官因令兼领三曹宗说素有心计于天下经费出入盈缩之数莫不通知老吏为之敛手
  令条治道
  宋王师愈召除金部郎中数言事孝宗赐书曰比来奏对颇及治道之具而未详也尚有可禆政体而宜于今者亟复条奏其眷待之渥一时在廷之臣莫敢望焉
  止督缗钱
  金部尚书杨倓取诸郡积逋缗钱七百万付金部郎王师愈使督之公曰此钱徒有其名耳督之未必得而文移一下所扰者不知㡬何人且中外一体若邦计未裕不若归诚君父以幸寛免岂宜举此虚籍以罔上而病民耶持其事不下
  仓部郎中
  历代沿革周廪人仓人之职也魏晋而下有仓部郎中梁陈为侍郎宋齐以度支尚书领之后魏有太仓尚书后周有司仓下大夫隋初制仓部侍郎炀帝止曰仓部郎唐武徳三年加中字龙朔二年改司庾大夫咸亨复旧天宝为司储郎中宋设仓部判司事一人以无职事官充凡受纳租税出给禄廪之事皆归三司而别置提㸃仓场官以督察本司
  掌出纳
  唐仓部郎中掌天储库出纳租税禄粮仓廪之事
  掌给受
  宋仓部叅掌国之仓场储积及其给受之事列案有六
  恬然无言
  唐毕𫍯字存之为李徳裕所忌累官驾部员外仓部郎中故事要家势人多以仓驾二部为辱毕𫍯恬然无言如处美官宰相知之迁职方郎中兼侍御史知杂
  疑然不附
  唐孟简为仓部员外郎王叔文为户部侍郎简为其属正色中立凝然不附


  山堂肆考卷四十八
<子部,类书类,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