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卷0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十七 山堂肆考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四十八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司封郎中 附員外
  歴代沿革舊主爵郎也北齊與隋並置主爵郎中唐龍朔二年改司封大夫光宅元年改司封郎中開元二十四年復為司封掌邦之封爵凡有九等宋設司封判司事一人凡封爵之制一出於中書本司但掌定諡先期戒本部赴集而已元豐官制行郎中員外始實行本司事
  執秩
  左僖二十七年晉文公作執秩以正其官注云執秩主爵秩之官也
  典封
  東漢馮勤為郎中給事尚書使典諸侯封事
  號三列宿
  見總郎中
  掌九等爵
  唐百官志司封郎中掌封命朝會賜予之級爵凡九等
  心正 已下員外
  唐栁公權為司封員外郎入奏帝曰見卿筆跡乆矣因問用筆法權對曰心正則筆正乃可法矣上改容知其筆諌也
  聲聞
  唐楊凝為司封員外郎直聲彰聞
  司勲郎中
  歴代沿革周官有司勲上士二人凡有功者司勲詔之後周有司勲一人掌功勲之賞隋文帝司勲侍郎二人煬帝改為司勲郎唐武徳初為司勲郎中龍朔元年改司勲大夫咸亨二年復舊掌邦國官人之勲級凡十有二等宋設司書無所掌元豐官制行郎中員外始實行本司事
  主賞
  周禮夏官司勲注云此官主封賞
  等功
  周禮司勲掌六卿賞地之法以等其功王功曰勲國功曰功民功曰庸事功曰勞治功曰力戰功曰多凡賞無常輕重眡功
  請族蔡京
  言行録宋趙鼎為司勲郎中言自王安石用事肆為紛更祖宗之法掃地而生民始病蔡京託名紹述盡祖安石之政以致大患今安石猶配享廟廷而京黨未族何以收人心而召和氣哉
  不附秦檜
  宋陳文正康伯字長卿自公為司勲郎中秦檜方擅事公乃澹然其中檜雖稱公靜重常超用他人而公獨不以介意在省五年始為軍器監
  考功郎中 附員外
  歴代沿革漢元帝時京房作考功課吏之法始有考功之名光武改尚書三公曹主嵗書考課以課諸州郡至魏始有考功郎中宋齊並置功論郎中隋文帝置考功侍郎煬帝改為考功郎唐武徳初復為考功郎中龍朔改為司績大夫咸亨初復舊掌內外文武官吏之考課有四善二十七最宋設考功判司事一人凡考課之法分𨽻他司本司但掌覆太常擬諡及幕府州縣官流外較考之事而已元豐官制行郎中員外始實行本司事又唐考功員外㕔事有薛稷畫鶴宋之問為賛故謂為鶴㕔
  行賞先大勞
  唐以陸贄為考功郎中辭曰行罰先貴近而後卑逺則令不犯行賞先卑逺而後貴近則功不遺望先録大勞次徧羣品則臣亦不敢獨辭上不許
  挾印赴行在
  唐裴諝字士眀遷考功郎中代宗幸陜諝徒步挾考功南曹印赴行在上曰疾風知勁草果信
  進絀清明 已下員外
  唐席豫遷考功員外郎進絀清明拜吏部侍郎𤣥宗曰卿在考功職詳事允故有今授
  奏議詳雅
  唐王仲舒字𢎞中有文名遷考功員外郎奏議詳雅省中服其能
  首選之問
  唐宋之問善為五言詩當時無出其右者景龍中為考功郎中中宗増置修文舘學擇其中文學之士宋之問與薛稷等皆首膺其選
  遂拜蘇頲
  唐韓休作蘇頲集序屬考功員外郎闕時中書令李嶠執筆曰考功郎非蘇君不可遂拜頲為考功員外郎
  不責細節
  中興繫年録考功員外郎魏矼字邦逹時郎選案牘不存吏縁為奸凡川陜官到部者多以㣲文沮抑往返輙經年矼請細節不圓處悉先放行人以為便
  恐傷雅道
  唐貞觀中冀州進士張昌齡與王公瑾皆善屬文名振京師考功員外郎王師旦知貢舉黜之及奏第上甚恠之師旦曰二人雖有辭華然其體性輕薄終不成令器若置之髙第恐後進効之傷陛下雅道帝以為名言
  請考簿不用朱
  唐王徽轉考功員外郎時考簿上中下字俱朱書嵗乆易漫吏縁為奸多有洗改徽白僕射請以墨奸欺遂絶
  論賜謚不應法
  東都事畧宋劉敞判尚書考功仁宗賜夏竦諡曰文正敞言諡者有司之事也竦行邪而陛下諡之以正不應法䟽三上仁宗為更竦諡曰文莊
  探刺史情
  職官分紀鄭澣為考功員外郎刺史有驅廹人吏上言政績請刋石紀功者澣探得其情因以奏聞使巧跡盡露人服其敏識
  定京官考
  唐穆宗即位召李渤為考功員外郎校定京官考不避權倖皆行黜陟
  務覈實才
  唐王丘開元初遷考功員外郎時多請託進者冒濫嵗至數百人丘務覈實才議者謂自武后以來數十年采録精明無丘比
  皆取名士
  唐孫逖改考功員外郎取顔真卿李華蕭頴士趙驊等皆海內名士
  戶部尚書
  歴代沿革周禮地官大司徒之職即其任也漢成帝置尚書五人其三曰民曹主凡吏上書事魏文帝置度支尚書寺吳有戶部晉有度支皆主筭也宋齊度支尚書領度支金部倉部起部四曹後周置大司徒卿一人如周禮之制隋開皇初改為民部唐永徽中以廟諱改為戶部龍朔三年改為司元太常伯初戶部居禮部之後自武后改置天地四時之官以戶部為地官遂居禮部之前宋朝戶部判司事一人以兩制已上充凡田産錢糓之政令皆歸三司使本曹但受天下之土貢元㑹陳於庭而已至元豐改官制罷三司歸戶部左右曹而三司之名始冺矣三司者謂鹽鐵戶部度支是也
  敷教
  虞書帝曰契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寛
  掌圖
  周禮大司徒之職掌建邦土地之圖與其人民之教以佐王安擾邦國
  辨物
  周禮以㑹土之法辨五地之物生
  擾民
  周禮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擾兆民
  父子並為
  詩本序鄭武公父子並為司徒善於其職
  兄弟素篤
  梁書劉洽為御史中丞兄溉為左民尚書舊中丞不得入尚書下舎洽引服親不應有礙到省評決乃許入溉省亦以兄弟素篤不能相別也溉美風儀善容止所至以清白自修不好聲色
  隠之清儉
  晉吳隠之為度支尚書以竹篷為屏風坐無氊席後遷中領軍清儉不改每月所得俸祿纔留身糧餘悉分賑親族
  韓滉亷勤
  唐代宗大厯六年以韓滉判度支自兵興以來所在賦歛無度倉庫出入無法國用虛耗滉為人亷勤精於簿領作賦出入之法御下嚴急吏不敢欺
  崔從風望
  唐崔從字子乂為戶部尚書為人嚴偉立朝稜稜有風望
  善果風績
  唐鄭善果兼民部尚書奉法持正風績顯於公卿間毎奏事及侍立並令升殿與從兄元璹在其數時以為榮
  利人救邊
  晉杜預為度支尚書內以利人外以救邊脩物置濟當時之急者五十餘條
  陳圖掛籍
  唐張鷟文集設九土之綱維成四方之管轄班固申犬牙之制疆場綺分應璩論馬齒之規井田鱗次戶標九等具陳萬國之圖人有十倫並掛三年之籍
  國計專掌
  魏文帝置度支尚書専掌軍國支計明帝嗣位欲用安平王孚為度支尚書顧問左右曰有兄風否答曰似兄帝曰吾得司馬懿兄弟二人復何憂遂轉孚為度支
  財用並歸
  宋初除安夀為戶部尚書元祐元年門下侍郎司馬光奏令戶部尚書兼領左右曹而舊三司財用事有在五曹寺監者並歸戶部則利權歸一
  何𦙍固辭
  梁何𦙍為左民尚書後辭官歸隠於若邪山雲門寺勅給白衣尚書祿𦙍固辭不受
  景歴早拜
  南史蔡景歴拜度支尚書舊式拜官在日午後景歴拜日適逢輿駕幸𤣥武觀在位皆侍宴帝恐景歴不與特今早拜其見重如此
  杜預武庫
  晉杜預為度支尚書在位七年損益萬幾不可勝計號曰杜武庫言其無所不有也
  長孫義倉
  隋長孫平開皇三年為度支尚書見天下州縣多罹水災百姓不給奏令民間毎秋家出粟麥一石以下貧為差等儲之閭里以偹凶年名曰義倉
  王琚內相
  唐王琚佐明皇平內難為戶部尚書帝於琚眷委特異預大政事號曰內宰相
  徳𤣥舊臣
  唐髙宗以竇徳𤣥舊臣自殿中少監為御史大夫一嵗中遷司元太常伯
  杜暹展足
  唐景雲中盧從願為吏部侍郎注杜暹為鄭縣尉後暹為戶部尚書盧自益州長史入朝杜立於上乃謂盧曰選人定何如盧曰亦由僕藻鑑遂使明公展千里之足
  李緯好鬚
  唐太宗幸翠微宮授司農卿李緯為民部尚書房𤣥齡時在京城留守會有自京師來者太宗問曰𤣥齡聞李緯拜尚書如何對曰但云李緯好鬚更無他語太宗遽改授洛州刺史或雲改授太子詹事
  已讓版使
  佳話唐韋燠辭判戶郎歸謂甥姪曰已讓版使矣版使謂戶部也
  自謂忠臣
  齊褚淵為司徒入朝以腰扇障靣功曹劉祥曰作如此舉止羞靣見人太子宴朝臣右衛率沈文季與淵語相失文季怒曰淵自謂忠臣不知死之日何靣目見宋明帝
  作會稽録
  宋李常為戶部尚書作元祐會稽録三十卷
  置裁省局
  宋韓忠彥字師朴諡文定召為戶部尚書時元祐會計録初成入狹而用廣忠彥憂之因言歛節財用遂裁省冗費置局於戶部
  戶部侍郎
  歴代沿革周官小司徒之職即其任也隋煬帝始置民部侍郎唐因之後改為戶部侍郎龍朔二年改為司元少常伯咸亨元年復為戶部侍郎宋制見下右曹
  宋戶部侍郎之職皆歸三司元豐官制行戶部始總邦計置侍郎二員左曹五案謂戶口案賦稅案農田案檢法案知雜案也右曹五案謂常平案免役案坑塲案檢法案知雜案也左曹除陳安石右曹除李定紹興四年七月詔戶部侍郎二員通治左右曹職事蘇轍再謝除戶部侍郎表右曹之政本專賦役之煩近嵗以來復益金倉之舊下闗民力上計邦儲
  左戶
  唐戶部侍郎二員判使案者別為一署謂之左戶元和後選舉華重宰相多由此進崔羣既相孟簡代為侍郎
  綱條甚張
  唐白居易除張平叔戶部侍郎制張平叔國之材臣也計能析秋毫吏畏如夏日司㑹逾月綱條甚張況師旅未息調食方急倚成取濟非爾而誰
  譽望大䘮
  唐潘孟陽權知戶部侍郎詔馳驛江淮視財賦孟陽恃氣豪倨所至招金錢多補吏譽望大䘮又孟陽為戶部年未四十其母謂曰以爾之才而位丞郎使吾憂之
  素無學術
  唐李林甫引蕭炅為戶部侍郎炅素無學嘗與嚴挺之言穪伏臘為伏獵挺之言於張九齡曰省中豈容有伏獵侍郎乎乃出炅刺岐州
  獨無進獻
  唐李絳為戶部侍郎憲宗問曰戶部比有進獻至卿獨無何也絳曰將戶部錢進入內藏是用官物以求結私恩也上嘉其直
  敘戶口多少
  唐太宗問侍郎盧承慶歴代戶口多少之數承慶敘夏已後迄於周隋皆有依據
  議戶版利病
  唐楊瑒為戶部侍郎帝召大臣議戶版瑒言利病甚詳帝歎賞之
  選從人望
  唐韓愈除崔羣為戶部制地官之職邦教是先必選國華以從人望具官崔羣體道履仁外和內敏清而容物善不近名從容禮樂之間特逹珪璋之表
  喜見風儀
  唐劉禹錫奉送李戶部侍郎自河南尹再除本官詩昔年內署振雄辭今日東都結去思宮女猶傳洞簫賦國人先録袞衣詩華星卻復文昌位別鶴重歸太乙池想到金門侍通籍一時驚喜見風儀
  師文姻家
  宋徽宗崇寧間蔡京當國始求羨餘以供侈費於是以其姻家胡師文為發運使以糴本數百萬緡充貢入為戶部侍郎自是繼者效尤時有進獻而本錢竭矣
  趙瞻舊徳
  宋蘇軾作太常少卿趙瞻可戶部侍郎誥具官趙瞻明於吏事輔以經術忠義之節白首不衰今日秩宗擢貳邦計將使四方之人知予以耆老舊徳居此官者蓋有盍徹之意焉
  所獻精英
  唐天寶中楊貴妃有寵每乗馬髙力士執轡授鞭織繡之工専供貴妃院者七百人中外爭獻珍玩嶺南經略使張九章與王翼所獻精英九章加三品翼為戶部侍郎
  北除平緩
  宋元祐初用治平故事命大臣薦士試舘職一時名士在館率論資考次遷轉未有越次進用者皆有滯留之嘆張文潛晁無咎俱在其間一日二人閱朝報見蘇子由自中書舎人除戶部侍郎無咎以為平緩曰子由此除不離核謂如果之粘核者文潛曰豈不勝汝枝乾乎聞者大笑按東北方有果如李毎熟不待摘輙便槁土人因取藏之故謂之枝頭乾
  賄賂不受
  唐牛僧孺拜戶部侍郎初韓𢎞入朝父子俱卒諸孤㓜小穆宗命中使閱其宅簿以付家老而簿中具納賂之事唯於僧孺官側朱書曰某月日送牛侍郎物若干不受穆宗按簿甚悅居無何議命相帝首可僧孺之名
  經總非長
  王彥威開成初為戶部侍郎判度支威於儒術該邃亦善吏事但經總財用出入米鹽非所長也
  條奏利害
  唐李元紘歴工兵吏三侍上令宰臣及公卿以上精擇堪為戶部者多有薦元紘者及拜戶部侍郎元紘因條奏人間利害及時議得失上大悅因賜衣一副
  執奏宣索
  宋栁約字元禮權戶部侍郎感激奮勵悉力盡言凡例外宣索皆執奏以進
  諌罷河議
  宋元祐五年主議者執開河減水之䇿戶部侍郎蘇轍上䟽諌曰臣為右曹戶部休戚計在此河若復緘黙誰當言者惟斷在聖心盡罷其議
  務均財用
  朱晦庵與鍾戶部侍郎書比來同安跧伏簿書塵土中乃聞執事復為天子出使巴蜀弛去逋負緡錢之在官者以數百巨萬計弭節來還天子嘉之下所議奏於四方擢執事攝貳版曹務以均節財用便安元元為職除目既聞四方幽顯無不喜悅
  戶部郎中 附員外
  歴代沿革周官司徒之屬有下大夫即戶部郎中之任也漢尚書郎一人主戶口懇田吳有戶曹郎魏有左民部郎曹晉兼右民郎曹東晉而下有民部郎曹梁陳為左右郎後魏為左戶曹郎北齊有左右民曹郎隋初置侍郎二人煬帝除侍字改民部郎唐為郎中龍朔中改為司元大夫後復改郎中員外郎各二人掌戶口土田賦役貢獻優復婚姻繼嗣之事又周官大司徒之屬有上士蓋今戶部員外郎之任隋開皇中置民部員外郎煬帝改民曹承務郎唐改戶部員外郎貞觀咸亨龍朔光宅神龍並隨曹改復員外郎二人掌領天下州縣戶口之事
  詞理愜當
  隋書髙構轉民部郎中時有叔姪爭嫡尚書省不能斷朝臣之議不決構斷而合理上以為能勞之曰我聞尚書郎上應列宿觀卿才識方之古人信矣嫡庻者禮義之所重我讀卿判數遍詞理愜當意所不能及也賜米百石由是知名
  氣岸髙雅
  唐武儒衡遷戶部郎中氣岸髙雅論事有風采時皇甫鏄以宰相領度支剝下益上儒衡上䟽論列
  為考堂
  唐張愽濟為戶部郎中部有考堂乃天下嵗會計處愽濟廢為郎中員外㕔事別取都水監地為考堂
  修牢盆
  劉禹錫作崔公倕碑公檢校戶部郎中幹池鹽於蒲修牢盆謹衡石煎和既精飴散乃盈商通而薦至吏懼而循法民不絓網而國用益饒詔褒其能
  韋維裁剖
  唐韋維字文紀為戶部郎中善裁剖時員外郎宋之問善詩故稱戶部二妙又維為郎中嘗蒔栁於庭及虛心兄弟居郎省對之歛容按虛心字元逸維之子也
  王質方雅
  唐劉禹錫撰神道碑王質字華卿為戶部郎中以方雅特立除諫議大夫
  世尚儒學
  宋淳化中戶部郎中張郁父正仕至戶部侍郎世尚儒學號書樓張家
  夙有詩名
  唐盧綸字允言河中人為戶部郎中夙有詩名貞元中與李端司空曙之徒名為十才子形於圖畫以美其名
  賞其俊拔 已下員外
  唐新語戶部與吏部鄰司時吏部移牒令戶部於墻宇列棘以防令史交通呂太乙為戶部員外郎答曰眷彼吏部銓總之司當須簡要清通何必設籬種棘省中賞其俊拔
  聞其理行
  唐裴向為滑南縣令奏議第一朝廷聞其理行擢為戶部員外郎
  度支郎中 附員外
  歴代沿革漢有度支侍郎即郎中之任也魏晉宋齊後魏北齊並有度支郎中唐龍朔二年改為司度大夫咸亨元年復舊掌支度國用租賦多寡之數物産豐約之宜毎嵗計其所出而支其所用宋設度支判司事一人列六案以無職事朝官充本司無所掌元豐官制行郎中員外郎始實行本事
  梁公自職
  唐職林狄梁公以度支之司繫天下利害部常闕人求之未得乃自職之
  陳向叅掌
  宋朝凡度支之政皆歸三司本司無所掌元豐官制行郎中員外郎始實行本司事初除陳向叅掌計度天下之經費以貢賦租稅之入而為之出小事則擬畫大事則諮其長
  位叅職綰
  唐張鷟集位叅計㑹職綰度支
  稱竒播美
  張鷟集鳴鶴登朝含雞伏省轉筋之敏未見稱竒聚米之能無聞播美張蒼之善筭國用詎肯留情馮勤之力計軍儲曽何介意西京雜記曹元理善筭回筋知二國之粟不差升斗也
  副知首立
  唐蘇弁授度支郎中副知度支事仍命立於正郎之首戶有副知之名自蘇弁始也
  對唱無差
  唐崔仁師為度支郎中嘗奏度支財物數千言手不執本太宗恠之令杜正倫齎本與仁師對唱一無差殊帝大竒之
  理寃
  張仲方少朗秀父友高郢見而竒之曰此子非常必為國器後為金州刺史郡人有田產為中人所奪仲方三䟽奏聞竟理其寃入為度支郎中
  責貢
  唐貞觀中勅下度支求杜若省郎以謝脁詩芳洲采杜若乃責方州貢之本曹官雲州不出杜若應由謝脁詩誤耳華省名郎乃如此判事豈不畏二十八宿笑人耶
  獻餌 已下員外
  唐張濬累轉度支員外郎黃巢將通闗軸濬託疾請告侍其母挈族避亂商州賊犯京師僖宗出幸逾年供須衛軍不得食濬隂令李康獻糗餌數百勞軍士始得食僖宗召康問曰卿為縣令安操心至此康對曰臣為塵吏敢有此進獻張濬員外指臣也帝異之急召至行在拜兵部郎中
  判案
  唐故事度支案郎中判入員外判出侍郎總領押案而已
  金部郎中
  歴代沿革漢尚書郎四人其一主財帛委輸蓋金部郎中之任也歴魏晉宋齊後魏北齊並有金部郎梁陳隋為侍郎煬帝但曰郎唐武徳中加中字龍朔中為司珍大夫咸亨復舊天寶改司金郎中至徳復舊宋設判金部司事一人以無職事朝官充凡庫藏出納皆歸三司而權衡度量主於府寺本司無所掌元豐官制行郎中員外始實行本司事
  職金
  周禮職金掌凡金玉錫石丹青之戒令
  司珍
  見沿革
  無愧幽明
  隋盧昌衡為祖孝徴所薦遷金部郎孝徴曰吾薦盧子均為尚書郎自謂無愧幽眀矣
  通知盈縮
  中興繫年録宋徐宗說在度支㑹右曹金部皆闕官因令兼領三曹宗說素有心計於天下經費出入盈縮之數莫不通知老吏為之歛手
  令條治道
  宋王師愈召除金部郎中數言事孝宗賜書曰比來奏對頗及治道之具而未詳也尚有可禆政體而宜於今者亟復條奏其眷待之渥一時在廷之臣莫敢望焉
  止督緡錢
  金部尚書楊倓取諸郡積逋緡錢七百萬付金部郎王師愈使督之公曰此錢徒有其名耳督之未必得而文移一下所擾者不知㡬何人且中外一體若邦計未裕不若歸誠君父以幸寛免豈宜舉此虛籍以罔上而病民耶持其事不下
  倉部郎中
  歴代沿革周廩人倉人之職也魏晉而下有倉部郎中梁陳為侍郎宋齊以度支尚書領之後魏有太倉尚書後周有司倉下大夫隋初制倉部侍郎煬帝止曰倉部郎唐武徳三年加中字龍朔二年改司庾大夫咸亨復舊天寶為司儲郎中宋設倉部判司事一人以無職事官充凡受納租稅出給祿廩之事皆歸三司而別置提㸃倉場官以督察本司
  掌出納
  唐倉部郎中掌天儲庫出納租稅祿糧倉廩之事
  掌給受
  宋倉部叅掌國之倉場儲積及其給受之事列案有六
  恬然無言
  唐畢諴字存之為李徳裕所忌累官駕部員外倉部郎中故事要家勢人多以倉駕二部為辱畢諴恬然無言如處美官宰相知之遷職方郎中兼侍御史知雜
  疑然不附
  唐孟簡為倉部員外郎王叔文為戶部侍郎簡為其屬正色中立凝然不附


  山堂肆考卷四十八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