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说之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 张说之文集 卷第二十一
唐 张说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二十二

张说之文集卷第二十一

 碑

  和丽妃神道碑  鄎公主神道碑

  薛氏神道碑   郑夫人神道碑

  颖川夫人碑   昭容上官氏碑铭

   和丽妃神道碑铭  奉敕撰

旧史云轩辕帝宫次星具黄龙之体郊媒神妃次妃

成玄鸟之命非圣也莫能法天非天也莫能感圣则

有相乎坤而母乎震齐乎古而合乎天迹虽秘绝犹

可则而言焉丽妃赵氏天水人也丽者以华羙为贵

妃者以配合为尊易云日月丽天传称星辰合度丽

加妃号自我为𥘉原夫八骏勒周肇有封姓三军霸

晋乃蕃卿族设宝符而开国曵珠履而承家果验成

宣之后不乏文忠之庆尧门昭殿何代无人曁乎紫

气上通瑶䑓独立楚宫选羙纳良𬒮于神明汉掖求

才进团扇扵明月故坐而论教则位比三司动而具

瞻则仪刑六列者矣将军以恩泽授职太夫人以有

礼封郑流车跃马岂无甲观之亲湫宅闲门不有椒

房之𫝑探凮揆化SKchar国如家故圣人有以尚其徳也

躬亲茧馆义形熊槛退席以爱礼穋木以广恩望古

艰臻之地必为常践之域故圣人有以嘉其志也悬

𧰼告沴经时𥨊(“爿”换为“丬”)族在蒙𬒳之辰答还辇之问生可捐

于浮假心独系扵玄贞神往上清愿承恩而入道形

归下𡈽期去礼而薄葬慈颜同气奚敢为言皇上闵

而许之咨嗟不巳开元十四年春秋三十有四七月

十四日薨扵春华殿殡于龙兴𮗚之精屋示以出家

从道例也命河南尹监护河南令副焉䘮葬务约成

遗语也二十六日定于故都之后印山之阳孺慕承

华栖凉薄室列薤露扵东路回容冲于北山寿堂一

闭𠔃凡圣等人代同悲𠔃脩短问月帔云衣禭以神

仙之服上房陶篮旋于造化之𥘉此皆圣主之曲成

贤妃之本忘何必云阳山下别赴通灵之䑓未央宫

中虗立致神之帐(⿱艹石)夫易名兴考行是存帝 曰和

礼之贵也气之和者天地生万物声之和者上下无

怨魂知后命感圣恩乎有诏史臣恭铭内职事出彤

管辞无华𩛙写乐池之永伤𭔃瑶山之罔极铭曰

帝妃佐后实掌阴教八月选才千金聘貌礼献丝茧

诗脩浣濯妇政可尊嫔凬须效皎皎汉女为皇降灵

娥娥邦媛顺道之经结以印绶华光后庭带之弓䪅

明润前星退述潜运夙承嘉奖谦苦中京﨑岖上党

金镜间目明珠耀掌心方乐扵时㤗魂往悲扵化往

紫云衣𠔃霓裳送羙人𠔃北邙曰坏宫𠔃青松苑去

君恩𠔃日逺秋凬急𠔃霜天草木黄𠔃野田㓕香容

于空椁留尽像于甘泉春秋以䴡和之二字独褒羙

于千年

   鄎国长公主神道碑

臣闻尧有娥英致九族之敦序舜有霄烛动百里之

光耀大圣之后天必纵之积善之家神所庆矣岂惟

上帝之女云汉为灵平王之孙粛雍其徳连华前志

世有其人皇唐鄎国长公主者SKchar宗之第七女也母

曰崔母妃构累圣而成门合济羙而为室蕴轧坤之

纯粹演日月之清明神媛诞灵常言所绝免懐之岁

天夺圣善不食三日哀比成人文母流胎教之慈曽

子淂生知之孝由是宫闱延瞩邦国逺闻及乎玉笄

辉首油骈在驭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之羙地邑以荆山求之令族嫔于

薛氏尔其居玩图史动修礼法服其浣濯恭俭之教

兴鼓其琴瑟敬譲之凬𬒳其行巳也安亲惠下之谓

仁敬宗合好之谓义降贵接卑之谓礼恕情周物之

谓智推心行罔不该备其理家也待膳饔𫗧之均和

主馈醴𨠑之品齐𢇁竹五音之㣲靡纂组九华之缛

䴡经目所渉莫不精记毎至三元上贺五日中叅进

对精华折旋舒婉故以式赡贵里仪范通门如千花

之㲹蕙风百卉之㴠膏露窈窕之仪克举衍蕃之福

大来有男子四女子五朱碧生階芝兰满室也习礼

明诗日渐庭闱之调银章艾绶地连恩泽之侯目先

朝彻扆之辰迄今主成笄之日外降过制内疾馀哀

手写金字𣑽经三部躬繍彩线佛像二铺贝叶真偈

现心相相银𬬱莲花妙容呈意生扵玉捎孝思惟则

道逺乎㢤𨳩元继明推恩由巳进封鄎国长公主食

邑一千百户田赋广而弥俭礼秩尊而恭益其后君

子晨歌夫人昼哭未亡为穪生意尽矣抚视遗孤将

守柏舟之誓志其剃落永从柰苑之逰朝制断恩改

降郑氏陵谷可移萌和之徳不昧寒暑有迁松筠之

性如一均养大子庥荫二宗汾阴之室忘亡荥阳之

党相庆既而善福虗应𥨊(“爿”换为“丬”)疾弥𭻍尽国医之伎逺方

毕至供御府之乐中使相望命之必至可不信也堂

邑山林忽焉瘁𮎛平阳歌舞适足愁人𨳩元十三年

二月庚午薨扵河南县之修业里春秋三十有七震

悼紫庭哀伤朱邸倾家(⿱艹石)坠举国同悲有诏光禄卿

孟温礼监护䘮葬京兆尹能廷休副焉窀穸之礼一

如凉国公主故事夏四月恩㫖陪葬扵桥陵不祔不

从古之道也上念同气之致羙感阅川之永谢恨棣

华之半缺悲瑶草之先化乃命国史昭铭懿迹降恩

礼于云露冩哀词扵金石水非湘渚还起帝子之祠

山是洛阳即封天妹之塜铭曰

帝系白云 仙源紫气 涨家成国 承天作贵

赫赫圣祖 曰文曰武 皇皇睿宗 一变万邦

 挺生淑媛 慈和孝恭 清胪如坤 娥眉无𩀱

 邸弟立官 汤沐建封 爰及笄总 礼施环佩

 鸣鳯献祥 乘龙峄对 帝唐𨹓女 天乙归妹

  珠玉过庭  𬞟蘩正内 蛟门早閴 龙湖忽上

  无地何载 无天何邤 金经书经 华丝绣像

  𣣔报之德 昊天罔极 孰是言归 良人永违

  银炉斵烟  罗幕霜飞 恳愿毁形 说身坏衣

  不谅人只 改嫔他士  禀命曰从 从人曰顺

  息妫绳楚 懐嬴霸晋 反经合𫞐 与道同韵

  燠休二室 均欢等润 四海谧清 九族和平

  万物向荣 众雏未成 心恋盛明 形随落英

  祖载鼎城  归穸咸京 挽歌剔声 卤薄㐫行

  哀哀圣情 恻恻同生 桥山片石 千秋令名

   延州豆卢使君万泉县主薛氏神道碑

或称逹性命者齐生死之域违SKchar吝者一脩短之数

斯盖无心之论耳焉足与议于情㢤何则云虹㓕影

词人于是咏谣华秀从凮君子为之叹息岂不以对

仙丽之景懐变化而遗恋在韶蕊之节悼零落而偏

愤吾见卢氏之子于其伉俪有焉县主讳字姓薛氏

河东汾阴人大父附马都尉奉宸将军讳SKchar尚城阳

公主考附马都尉散𮪍常侍讳绍尚镇国太平公主

其在昔也夏有车正先封周有薛侯争长其在今也

五宗𡛸扵帝里重叶母扵王SKchar河水经天上积星辰

之气霍山震地下多珠玉之休县主𢆲而敏惠长而

洵淑贞义孝烈之传吉㐫宾𥙊之仪一闻成诵䊵𫄧

绚组之制湆毛醖差之品一见悬解至乃鹤回清溟

蚕聚崩云月韵政砧花秾彩𣗳妇人能事咸臻妙焉

大圣天后錬石𥙷天有王母之神器分茅列土启弄

孙之羙邑封犹有礼义引而亲上简乘龙疋举和鳯

为难络八纮以选门奄千官以求俊夫以龙图帝宝

祈歩揺之华源虎㦸侯门袭京燕之雄胃人之信羙

帝用嘉焉以万岁登封元年仲春既望归于豆卢氏

六官送行百僚供事迓以鸾辂遣以翟车环佩冕旒

璆然在驭黼藻未黛烂其盈门诏婚之礼扵焉为盛

尔乃移其爱敬以事舅姑伸其友恭以谐公妹举宗

洽比如鼓瑟琴每至婚𡛸㑹同少长咸集珩璜节歩

金翠耀首有婉嫓之心无骄矜之色晞眄睐者(⿱艹石)

日之映涟漪瞻词气者犹光风之转蘅蕙加以引纳

懐和馈分周赈踈属自附穷归忘窘故兰行彰信扵

闺门而蕙凬满盈扵邦国谅惟琬琰之性自羙抑亦

劬劳之训致焉中宗孝和皇帝云回南土龙见东京

二仪更辟九族咸叙望我兄𠔃公王赞陶钧之力曰

吾甥也县主𨳩井邑之赋神龙元年春加实封三百

戸县主既通籍门阑奉御又尚司殿省天子巡逰宫

观觞乐池䑓我有周亲无时不从主家外幸此齐后

而聮恩子婿中叅与赵王而均礼SKchar醉饱无度寒燠

未平何尝不御药在门王人接路当时厚泽莫之尚

景龙四年二月以奉御出为丹延二州刺史保传

下堂随朱轓而同去轖軿入郡与皂盖而齐飞辞宫

阙而歳阑恋庭闱而日逺肥泉永叹衰气攻哀楚祝

招而不来秦医来而不及景云元年八月二十一日

倾逝扵延州之𪠘舎春秋二十有四羙玉禠颜明珠

晦色平阳旧宇遂无望于归宁聿懐新文空𭻍连扵

水逝有子三人西华南容东里等或齓或岐呱呱而

泣天何以罚神其思之冬十有一月五日归葬于长

安洪渎原窀穸营护有命加等器服祖遣率由旧章

生之也荣葬之也礼(⿱艹石)夫柔嘉好合善之原也粛雍

降贵谦之道也山河其徳容(⿰氵閠)广也熊罴其祥祚胤

大也揔众羙扵脩嫭驰落晖扵小年此所以哀中之

又哀也昔𡊮亡马氏蔡笔斯𡚒郑䘮曹SKchar潘文亦作

矧兹内范事华无愧砥望夫之石以表灵丘缉㓜妇

之词将传终古铭曰

 薛之重祖 胃轩国禹 相殷侯周 氏其土宇

 英英白云 郁彼河汾 公门蕃衍 铭𪔂氛氲

 则仁则义 则戚则动 馀庆分祉 诞灵女士

 中宗之甥 镇国之子 皎如霜雪 华如桃李

 舜族爰序 尧封咸秩 万泉𨳩源 三百其实

 守盛以俭 居冲不溢 亦既鸣雁 宜尔家人

 谦㳟下下 抚纳亲亲 倾财致客 对馌如宾

 我有邸第 前临黄道 我有池塘 𨚫望靑草

 汉辇停暮 秦箫拂早 岁月易忘 𭭕愉难保

 良人出守 将命北徂 与子偕往 饮别东都

 望母肠断 辞家泪枯 露萎劲草 霜酸众鶵

 魂𠔃何归 京兆之野 葬扵何处 杜陵之下

岩岩双阙 列列行槚勒是徽音 以观来者

   郑国夫人神道碑  奉敕撰

国夫人者弘农杨氏之女也𨳩元神武皇帝惠妃

之母曽祖讳谌以礼乐习文为越州司马祖行以折

冲学武为㳺击将军父宏以门才入仕为雍县丞而

早卒𥘉则天之代夫人言归武氏曰恒安郡王生恵

妃及家令忠仆信𨳩元十年三月终扵通化里其四

月卜宅于少陵原哀子衘恤号旻仰诉怨报徳而本

待托思齐扵永慕皇帝悒鸾殿之内忧怅鹤池之外

𢡖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淑声而金石刻掲高行而天地感国史司文命

为郑志若夫清明下济岳渎上升祥㑹徳门庆育邦

媛神授孝理之性天启聪逹之心加以(⿰氵閠)泽诗书友

玩图传伯宗好直预戒将亡重耳羁逰先称必羁岂

真汉庭章奏假借仲长之才周官礼仪咨禀宣文之

学昌言嘉论有如此者螓首蛴领修眉横波既工嚬

𥬇易为容止肃㳟而不跼舒和而不倨商周革命遇

屯有怡怿之颜桑霍儆予在贵无骄矜之色端容一

貌有如此者纮𫄧𥙊服阙 朝衣纂组入神剪制惊

国雕胡之饼露蔡之羙五齐六淸三臡七⿰酉𬐚咸一见

而洞理SKchar不习而知和女工中馈有如此者惠妃载

设皇子在者四人骊泉多龙丹穴皆鳯克岐克嶷预

见元凯之才实覃实详早闻霄烛之𧰟亦𨵿阴徳之

濳袭胎教之宻传乎又名子以义成家以礼忠者以

令徳为忠信者以不欺为信传云去食去信信而有

徴经云移孝为忠孝则不匮周宗咸覆纪季独存至

徳深图有如此者壁司徒之妻邑其合礼南城侯之

妇封其旧功况夫SKchar徽四徳四徳咸举经纶二义二

义克从匿武收⿰纟⿱𢆶匹赵之勲产姚承配夏之庆吹凯凬

于椒掖外王母扵梧宫盛德大业穷光极荣启国

西郑不亦宜乎十数年间二子荣立毎至四时令节

六叅嘉㑹鱼轩照门龟艾交室为寿则珠月山积宥

币则锦绮霞飞白玉满堂聚𡛸亲而同有黄金作穴

散邻里而无馀君子钦其布义圣人嘉其宝俭故𥨊(“爿”换为“丬”)

疾则饮食天厨汤药御府匪曰伊夕上宫络绎于闺

庭送终则戚仪倾都车𮪍曀目自宫祖野申使相望

于道路哀荣之盛书记罕闻 所谓小君之遗羙矣

圣善之高烈者也如使后代考南史议西陵披简牍

而叹息临山源而茫昧旌贲之道不其阙而然则外

孙之碑武檐之石非明淑之垄其何设焉辞成进御

帝称曰善顾谓上扎我其书之于是洒翰黄缣缕字

青琬波横 蹙神变𧰟烂于山门鹤𠋣鸾翔生气𡨚

延扵松路礼尊事绝恩崇迹逺斯又玄徳动天幽诚

还日之奇致也谁昔未睹名言莫逮系曰

 代有丹徳 厥氏杨𠔃 祖考为士 夫为王𠔃

 圣后中叶 总万方𠔃 天命未改 复归唐𠔃

 贤淑启佑 ⿰纟⿱𢆶匹绝工𠔃 宗周虽㓕 神女昌𠔃

 建号西郑 荣旧郷𠔃 鱼轩翟茀 盛龙光𠔃

 二子𩀱飞 华绶连𠔃 岀入轮奂 庭靴煌𠔃

 去此昭昭 即茫茫𠔃 何处诏葬 少陵阜𠔃

 贵妃慈亲 ■王舅𠔃 寒暑流易 山川乆𠔃

 古坟坡陁 老𣗳朽𠔃 寿宫灵庆 百代守𠔃

 颂石光华 千载后𠔃

   颖川夫人陈氏碑

颖川郡太夫人者讳某雷州大首领陈玄之女罗州

大首领杨暦之妻骠𮪍大将军兼左骁卫虢国公思

朂之母陈氏家富兵甲世首峤外夫人诞灵豪右淑

问幽闲六行天至不因师氏之学四徳生知无待公

宫之教原夫陈本妫水杨承赤泉九真为郡良史岀

乎中国五马浮江侨人占乎南海两州接畛二门齐

望卜妻鸣鳯择对乘龙杨公有聘玉之祥应妪𫉬探

金石之庆SKchar公弱冠升仕鞠躬禁闼正性本乎胎教

刚肠形乎义色神龙三年六月五日北军作难西华

失守𮪍入宫壸兵SKchar2御楼公孤剑凌𨦟群𠒋夺气仓

卒之际安危是属既立殊常之勲遂蒙超次之命授

银靑光禄大夫柱国弘农郡公行内侍其后改拜将

军太夫人是加爵邑高光九仞重禄万锺朝SKchar羙其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名州党尊其逺聴夫人富而好俭贵而能动身𨚫

锦绣乎亲纺绩公毎昏定晨省夫人必诫之忠孝𭄿

学文武尝谓汝称思朂当心念其义父母名之欲汝

三思而朂励也故SKchar公便习干戈渔猎书史致命伐

罪擒叛獠于百越写诚誓众破狂蛮扵五溪閗子弟

如使手足请凬雷若应期契圣朝答高秩扵骠𮪍酬

大封于SKchar略岂非以辞茅之恳忠成断织之明训臣

节立矣君恩厚矣子孝成矣母慈著矣备此四者善

孰加焉抑神道祐心而人伦兴行诗曰母氏圣善又

曰宜尔子孙斯实颖川太君之有也享年(⿱艹石)干𨳩元

九年四月八日薨于长安之翊善里先公早世兵坟

故城古无合葬礼有从宜夫以体归下地万里岂殊

平子黄壌魂何不之双棺幸同扵玄室以其年十一

月十六日招魂祔葬于万年县龙首郷神鹿里申孝

子不忍隔亲之情也恩𠡠赐钱十万绢布皆百假日

䃅忠厚汉武知其母教冯勤宠贵世祖称其母徳克

轸天情颇为连𩔖SKchar公生尽其礼没尽其哀嗟阅水

之日逝惧藏山之夜徒追镂碑板逺贻图传蒸蒸至

意有足感人悾悾信言固无愧色铭曰陈公舜后杨

侯周裔去国何人南迁㡬世酃绿嶂表珠崖海际两

族相京财雄兵锐猗欤邦媛𠐚兹国士友若琴瑟华

如桃李心契法度容和愠喜资敬从夫移忠训子嘉

此令子南溟北归于天鹤唳 湔鸿飞朱宫退敌铜

柱来威国安家宠鱼轩翟衣子封SKchar国五公前宇母

邑颖川二君旧土感激荣庆踟蹰万古高堂夜空吊

客朝聚龙首山前前临㶚川招魂五岭合葬三泉山

山丘墓𣗳𣗳凬𤇆孝碑不㓕慈坟永传

   昭容上官氏碑铭  齐公叙不录

天𨹓时雨山川出云乃生灵媛祚我圣君精㣲其道

焕炳其文三光错行昭容纲纪百揆繁㑹昭容条理

外图邦政内谂𠀘子SKchar在进贤思求多士忠孝心感

𠀘焉报之吉凶感应有𢾗丘焉祷之如彼九日羿焉

慕之如彼王良秦焉悼之汉宫选才班氏其特楚史

书霜樊妹之力或穆齐公叙其明德嗴尔彤管是鉴

是则







说之文集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