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二十 張說之文集 卷第二十一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二十二

張説之文集卷第二十一

 碑

  和麗妃神道碑  鄎公主神道碑

  薛氏神道碑   鄭夫人神道碑

  頴川夫人碑   昭容上官氏碑銘

   和麗妃神道碑銘  奉敕撰

舊史雲軒轅帝宮次星具黃龍之體郊媒神妃次妃

成玄鳥之命非聖也莫能法天非天也莫能感聖則

有相乎坤而母乎震齊乎古而合乎天跡雖秘絶猶

可則而言焉麗妃趙氏天水人也麗者以華羙為貴

妃者以配合為尊易雲日月麗天傳稱星辰合度麗

加妃號自我為𥘉原夫八駿勒周肇有封姓三軍覇

晉乃蕃卿族設寳符而開國曵珠履而承家果驗成

宣之後不乏文忠之慶堯門昭殿何代無人曁乎紫

氣上通瑤䑓獨立楚宮選羙納良𬒮於神明漢掖求

才進團扇扵明月故坐而論教則位比三司動而具

瞻則儀刑六列者矣將軍以恩澤授職太夫人以有

禮封鄭流車躍馬豈無甲觀之親湫宅閑門不有椒

房之𫝑探凮揆化SKchar國如家故聖人有以尚其徳也

躬親繭舘義形熊檻退席以愛禮穋木以廣恩望古

艱臻之地必爲常踐之域故聖人有以嘉其志也懸

𧰼告沴經時𥨊(「爿」換為「丬」)族在蒙𬒳之辰荅還輦之問生可捐

於浮假心獨係扵玄貞神徃上清願承恩而入道形

歸下𡈽期去禮而薄葬慈顔同氣奚敢為言皇上閔

而許之咨嗟不巳開元十四年春秋三十有四七月

十四日薨扵春華殿殯於龍興𮗚之精屋示以出家

從道例也命河南尹監護河南令副焉䘮葬務約成

遺語也二十六日定於故都之後印山之陽孺慕承

華棲涼薄室列薤露扵東路廻容衝於北山夀堂一

閉𠔃凢聖等人代同悲𠔃脩短問月帔雲衣禭以神

仙之服上房陶籃旋於造化之𥘉此皆聖主之曲成

賢妃之本忘何必雲陽山下別赴通靈之䑓未央宮

中虗立致神之帳(⿱艹石)夫易名興考行是存帝 曰和

禮之貴也氣之和者天地生萬物聲之和者上下無

怨魂知後命感聖恩乎有詔史臣恭銘內職事出彤

管辭無華𩛙寫樂池之永傷𭔃瑤山之罔極銘曰

帝妃佐後實掌隂教八月選才千金聘貌禮獻絲繭

詩脩澣濯婦政可尊嬪凬須效皎皎漢女為皇降靈

娥娥邦媛順道之經結以印綬華光後庭帶之弓䪅

明潤前星退述潛運夙承嘉奨謙苦中京﨑嶇上黨

金鏡間目明珠耀掌心方樂扵時㤗魂徃悲扵化徃

紫雲衣𠔃霓裳送羙人𠔃北邙曰壞宮𠔃青松苑去

君㤙𠔃日逺秋凬急𠔃霜天草木黃𠔃野田㓕香容

於空槨留盡像於甘泉春秋以䴡和之二字獨褒羙

於千年

   鄎國長公主神道碑

臣聞堯有娥英致九族之敦序舜有霄燭動百里之

光耀大聖之後天必縱之積善之家神所慶矣豈惟

上帝之女雲漢為靈平王之孫粛雍其徳連華前志

世有其人皇唐鄎國長公主者SKchar宗之第七女也母

曰崔母妃搆累聖而成門合濟羙而爲室藴軋坤之

純粹演日月之清明神媛誕靈常言所絶免懐之𡻕

天奪聖善不食三日哀比成人文母流胎教之慈曽

子淂生知之孝由是宮闈延矚邦國逺聞及乎玉笄

輝首油駢在馭錫 --(右上『日』字下一橫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羙地邑以荊山求之令族嬪於

薛氏爾其居玩圖史動修禮法服其澣濯恭儉之敎

興皷其琴瑟敬譲之凬𬒳其行巳也安親惠下之謂

仁敬宗合好之謂義降貴接卑之謂禮恕情周物之

謂智推心行罔不該備其理家也待膳饔餗之均和

主饋醴𨠑之品齊𢇁竹五音之㣲靡纂組九華之縟

䴡經目所渉莫不精記毎至三元上賀五日中叅進

對精華折旋舒婉故以式贍貴里儀範通門如千花

之㲹蕙風百卉之㴠膏露窈窕之儀克舉衍蕃之福

大來有男子四女子五朱碧生堦芝蘭滿室也習禮

明詩日漸庭闈之調銀章艾綬地連㤙澤之侯目先

朝徹扆之辰迄今主成笄之日外降過制內疾餘哀

手寫金字𣑽經三部躬繍綵線佛像二鋪貝葉真偈

現心相相銀釿蓮花妙容呈意生扵玉捎孝思惟則

道逺乎㢤𨳩元繼明推㤙由巳進封鄎國長公主食

邑一千百戶田賦廣而彌儉禮秩尊而恭益其後君

子晨歌夫人晝哭未亡為穪生意盡矣撫視遺孤將

守栢舟之誓志其剃落永從柰苑之逰朝制斷㤙改

降鄭氏陵谷可移萌和之徳不昧寒暑有遷松筠之

性如一均養大子庥廕二宗汾隂之室忘亡滎陽之

黨相慶既而善福虗應𥨊(「爿」換為「丬」)疾彌𭻍盡國醫之伎逺方

畢至供御府之樂中使相望命之必至可不信也堂

邑山林忽焉瘁𮎛平陽歌舞適足愁人𨳩元十三年

二月庚午薨扵河南縣之修業里春秋三十有七震

悼紫庭哀傷朱邸傾家(⿱艹石)墜舉國同悲有詔光祿卿

孟溫禮監護䘮葬京兆尹能廷休副焉窀穸之禮一

如涼國公主故事夏四月恩㫖陪塟扵橋陵不祔不

從古之道也上念同氣之致羙感閲川之永謝恨棣

華之半缺悲瑤草之先化乃命國史昭銘懿跡降恩

禮於雲露冩哀詞扵金石水非湘渚還起帝子之祠

山是洛陽即封天妹之塜銘曰

帝系白雲 仙源紫氣 漲家成國 承天作貴

赫赫聖祖 曰文曰武 皇皇睿宗 一變萬邦

 挺生淑媛 慈和孝恭 清臚如坤 娥眉無𩀱

 邸弟立官 湯沐建封 爰及笄總 禮施環珮

 鳴鳯獻祥 乗龍嶧對 帝唐𨹓女 天乙歸妹

  珠玉過庭  蘋蘩正內 蛟門早閴 龍湖忽上

  無地何載 無天何邤 金經書經 華絲繡像

  𣣔報之德 昊天罔極 孰是言歸 良人永違

  銀爐斵煙  羅幕霜飛 懇願毀形 說身壞衣

  不諒人只 改嬪他士  稟命曰從 從人曰順

  息嬀繩楚 懐嬴覇晉 反經合𫞐 與道同韻

  燠休二室 均懽等潤 四海謐清 九族和平

  萬物向榮 衆雛未成 心戀盛明 形隨落英

  祖載鼎城  歸穸咸京 輓歌剔聲 鹵薄㐫行

  哀哀聖情 惻惻同生 橋山片石 千秋令名

   延州豆盧使君萬泉縣主薛氏神道碑

或稱逹性命者齊生死之域違SKchar恡者一脩短之數

斯蓋無心之論耳焉足與議於情㢤何則雲虹㓕影

詞人於是詠謡華秀從凮君子為之歎息豈不以對

仙麗之景懐變化而遺戀在韶蕋之節悼零落而偏

憤吾見盧氏之子於其伉儷有焉縣主諱字姓薛氏

河東汾隂人大父附馬都尉奉宸將軍諱SKchar尚城陽

公主考附馬都尉散𮪍常侍諱紹尚鎮國太平公主

其在昔也夏有車正先封周有薛侯爭長其在今也

五宗𡛸扵帝里重葉母扵王SKchar河水經天上積星辰

之氣霍山震地下多珠玉之休縣主𢆲而敏惠長而

洵淑貞義孝烈之傳吉㐫賓𥙊之儀一聞成誦䊵綖

絢組之製湆毛醖差之品一見懸解至乃鶴廻清溟

蠶聚崩雲月韻政砧花穠綵𣗳婦人能事咸臻妙焉

大聖天后錬石𥙷天有王母之神噐分茅列土啓弄

孫之羙邑封猶有禮義引而親上簡乗龍疋舉和鳯

為難絡八紘以選門奄千官以求俊夫以龍圖帝寳

祈歩揺之華源虎㦸侯門襲京燕之雄胃人之信羙

帝用嘉焉以萬𡻕登封元年仲春既望歸於豆盧氏

六官送行百僚供事迓以鸞輅遣以翟車環珮冕旒

璆然在馭黼藻未黛爛其盈門詔婚之禮扵焉爲盛

爾乃移其愛敬以事舅姑伸其友恭以諧公妹舉宗

洽比如皷瑟琴每至婚𡛸㑹同少長咸集珩璜節歩

金翠耀首有婉嫓之心無驕矜之色晞眄睞者(⿱艹石)

日之映漣漪瞻詞氣者猶光風之轉蘅蕙加以引納

懐和饋分周賑踈屬自附窮歸忘窘故蘭行彰信扵

閨門而蕙凬滿盈扵邦國諒惟琬琰之性自羙抑亦

劬勞之訓致焉中宗孝和皇帝雲廻南土龍見東京

二儀更闢九族咸敘望我兄𠔃公王賛陶鈞之力曰

吾甥也縣主𨳩井邑之賦神龍元年春加實封三百

戸縣主既通籍門闌奉御又尚司殿省天子廵逰宮

觀觴樂池䑓我有周親無時不從主家外幸此齊後

而聮㤙子婿中叅與趙王而均禮SKchar醉飽無度寒燠

未平何嘗不御藥在門王人接路當時厚澤莫之尚

景龍四年二月以奉御出為丹延二州刺史保傳

下堂隨朱轓而同去轖軿入郡與皂蓋而齊飛辭宮

闕而歳闌戀庭闈而日逺肥泉永歎衰氣攻哀楚祝

招而不來秦醫來而不及景雲元年八月二十一日

傾逝扵延州之𪠘舎春秋二十有四羙玉禠顔明珠

晦色平陽舊宇遂無望於歸寕聿懐新文空𭻍連扵

水逝有子三人西華南容東里等或齓或岐呱呱而

泣天何以罰神其思之冬十有一月五日歸𦵏於長

安洪瀆原窀穸營護有命加等噐服祖遣率由舊章

生之也榮葬之也禮(⿱艹石)夫柔嘉好合善之原也粛雍

降貴謙之道也山河其徳容(⿰氵閠)廣也熊羆其祥祚胤

大也揔衆羙扵脩嫭馳落暉扵小年此所以哀中之

又哀也昔𡊮亡馬氏蔡筆斯𡚒鄭䘮曹SKchar潘文亦作

矧茲內範事華無媿砥望夫之石以表靈丘緝㓜婦

之詞將傳終古銘曰

 薛之重祖 胃軒國禹 相殷侯周 氏其土宇

 英英白雲 欝彼河汾 公門蕃衍 銘𪔂氛氳

 則仁則義 則戚則動 餘慶分祉 誕靈女士

 中宗之甥 鎮國之子 皎如霜雪 華如桃李

 舜族爰序 堯封咸秩 萬泉𨳩源 三百其實

 守盛以儉 居沖不溢 亦既鳴鴈 宜爾家人

 謙㳟下下 撫納親親 傾財致客 對饁如賓

 我有邸第 前臨黃道 我有池塘 𨚫望靑草

 漢輦停暮 秦簫拂早 𡻕月易忘 𭭕愉難保

 良人出守 將命北徂 與子偕徃 飲別東都

 望母膓斷 辭家淚枯 露萎勁草 霜酸衆鶵

 魂𠔃何歸 京兆之野 𦵏扵何䖏 杜陵之下

巖巖雙闕 列列行檟勒是徽音 以觀來者

   鄭國夫人神道碑  奉勅撰

國夫人者弘農楊氏之女也𨳩元神武皇帝惠妃

之母曽祖諱諶以禮樂習文為越州司馬祖行以折

衝學武為㳺擊將軍父宏以門才入仕為雍縣丞而

早卒𥘉則天之代夫人言歸武氏曰恆安郡王生恵

妃及家令忠僕信𨳩元十年三月終扵通化里其四

月卜宅於少陵原哀子衘恤號旻仰訴怨報徳而本

待託思齊扵永慕皇帝悒鸞殿之內憂悵鶴池之外

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淑聲而金石刻掲高行而天地感國史司文命

爲鄭志若夫清明下濟嶽瀆上昇祥㑹徳門慶育邦

媛神授孝理之性天啓聰逹之心加以(⿰氵閠)澤詩書友

玩圖傳伯宗好直預戒將亡重耳覊逰先稱必覊豈

真漢庭章奏假借仲長之才周官禮儀咨稟宣文之

學昌言嘉論有如此者螓首蠐領修眉橫波既工嚬

𥬇易為容止肅㳟而不跼舒和而不倨商周革命遇

屯有怡懌之顔桑霍儆予在貴無驕矜之色端容一

貌有如此者紘綖𥙊服闕 朝衣纂組入神剪制驚

國雕胡之餅露蔡之羙五齊六淸三臡七⿰酉𬐚咸一見

而洞理SKchar不習而知和女工中饋有如此者惠妃載

設皇子在者四人驪泉多龍丹穴皆鳯克岐克嶷預

見元凱之才實覃實詳早聞霄燭之𧰟亦𨵿隂徳之

濳襲胎敎之宻傳乎又名子以義成家以禮忠者以

令徳為忠信者以不欺為信傳雲去食去信信而有

徴經雲移孝為忠孝則不匱周宗咸覆紀季獨存至

徳深圖有如此者壁司徒之妻邑其合禮南城侯之

婦封其舊功況夫SKchar徽四徳四徳咸舉經綸二義二

義克從匿武收⿰糹⿱𢆶匹趙之勲産姚承配夏之慶吹凱凬

於椒掖外王母扵梧宮盛德大業窮光極榮啓國

西鄭不亦宜乎十數年間二子榮立毎至四時令節

六叅嘉㑹魚軒照門龜艾交室為夀則珠月山積宥

幣則錦綺霞飛白玉滿堂聚𡛸親而同有黃金作穴

散隣里而無餘君子欽其布義聖人嘉其寳儉故𥨊(「爿」換為「丬」)

疾則飲食天廚湯藥御府匪曰伊夕上宮絡繹於閨

庭送終則戚儀傾都車𮪍曀目自宮祖野申使相望

於道路哀榮之盛書記罕聞 所謂小君之遺羙矣

聖善之高烈者也如使後代考南史議西陵披簡牘

而嘆息臨山源而茫昧旌賁之道不其闕而然則外

孫之碑武檐之石非明淑之壟其何設焉辤成進御

帝稱曰善顧謂上扎我其書之於是灑翰黃縑縷字

青琬波橫 蹙神變𧰟爛於山門鶴𠋣鸞翔生氣𡨚

延扵松路禮尊事絶恩崇跡逺斯又玄徳動天幽誠

還日之竒致也誰昔未覩名言莫逮係曰

 代有丹徳 厥氏楊𠔃 祖考為士 夫為王𠔃

 聖后中葉 總萬方𠔃 天命未改 復歸唐𠔃

 賢淑啓佑 ⿰糹⿱𢆶匹絶工𠔃 宗周雖㓕 神女昌𠔃

 建號西鄭 榮舊郷𠔃 魚軒翟茀 盛龍光𠔃

 二子𩀱飛 華綬連𠔃 岀入輪奐 庭韡煌𠔃

 去此昭昭 即茫茫𠔃 何䖏詔𦵏 少陵阜𠔃

 貴妃慈親 ■王舅𠔃 寒暑流易 山川乆𠔃

 古墳坡陁 老𣗳朽𠔃 夀宮靈慶 百代守𠔃

 頌石光華 千載後𠔃

   頴川夫人陳氏碑

頴川郡太夫人者諱某雷州大首領陳玄之女羅州

大首領楊暦之妻驃𮪍大將軍兼左驍衞虢國公思

朂之母陳氏家富兵甲世首嶠外夫人誕靈豪右淑

問幽閑六行天至不因師氏之學四徳生知無待公

宮之敎原夫陳本嬀水楊承赤泉九真為郡良史岀

乎中國五馬浮江僑人占乎南海兩州接畛二門齊

望卜妻鳴鳯擇對乗龍楊公有聘玉之祥應嫗𫉬探

金石之慶SKchar公弱冠昇仕鞠躬禁闥正性本乎胎敎

剛膓形乎義色神龍三年六月五日北軍作難西華

失守𮪍入宮壼兵SKchar2御樓公孤劍凌𨦟群𠒋奪氣倉

卒之際安危是屬既立殊常之勲遂蒙超次之命授

銀靑光祿大夫柱國弘農郡公行內侍其後改拜將

軍太夫人是加爵邑高光九仞重祿萬鍾朝SKchar羙其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州黨尊其逺聴夫人富而好儉貴而能動身𨚫

錦繡乎親紡績公毎昏定晨省夫人必誡之忠孝𭄿

學文武嘗謂汝稱思朂當心念其義父母名之欲汝

三思而朂勵也故SKchar公便習干戈漁獵書史致命伐

罪擒叛獠於百越寫誠誓衆破狂蠻扵五溪閗子弟

如使手足請凬雷若應期契聖朝荅高秩扵驃𮪍酧

大封於SKchar畧豈非以辭茅之懇忠成斷織之明訓臣

節立矣君㤙厚矣子孝成矣母慈著矣備此四者善

孰加焉抑神道祐心而人倫興行詩曰母氏聖善又

曰宜爾子孫斯實頴川太君之有也享年(⿱艹石)干𨳩元

九年四月八日薨於長安之翊善里先公早世兵墳

故城古無合𦵏禮有從宜夫以體歸下地萬里豈殊

平子黃壌魂何不之雙棺幸同扵玄室以其年十一

月十六日招魂祔𦵏於萬年縣龍首郷神鹿里申孝

子不忍隔親之情也㤙𠡠賜錢十萬絹布皆百叚日

磾忠厚漢武知其母教馮勤寵貴世祖稱其母徳克

軫天情頗為連𩔖SKchar公生盡其禮沒盡其哀嗟閱水

之日逝懼藏山之夜徒追鏤碑板逺貽圖傳蒸蒸至

意有足感人悾悾信言固無媿色銘曰陳公舜後楊

侯周裔去國何人南遷㡬世酃緑嶂表珠崖海際兩

族相京財雄兵銳猗歟邦媛𠐚茲國士友若琴瑟華

如桃李心契法度容和慍喜資敬從夫移忠訓子嘉

此令子南溟北歸於天鶴唳 湔鴻飛朱宮退敵銅

柱來威國安家寵魚軒翟衣子封SKchar國五公前宇母

邑頴川二君舊土感激榮慶踟躕萬古高堂夜空吊

客朝聚龍首山前前臨㶚川招魂五嶺合𦵏三泉山

山丘墓𣗳𣗳凬𤇆孝碑不㓕慈墳永傳

   昭容上官氏碑銘  齊公敘不録

天𨹓時雨山川出雲乃生靈媛祚我聖君精㣲其道

煥炳其文三光錯行昭容綱紀百揆繁㑹昭容條理

外圖邦政內諗𠀘子SKchar在進賢思求多士忠孝心感

𠀘焉報之吉凶感應有𢾗丘焉禱之如彼九日羿焉

慕之如彼王良秦焉悼之漢宮選才班氏其特楚史

書霜樊妹之力或穆齊公敘其明德嗴爾彤管是鑒

是則







說之文集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