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郯录 (四部丛刊本)/卷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愧郯录 卷一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二

愧郯录卷第一十一则

       相 台 岳 珂

    祖宗徽称

国初 亲庙谥皆二字 艺祖上賔李文正

昉 上初谥以六字而后 列圣皆遵用之

大中祥符初符贶洊臻登封降禅弥文具举

扵是始用开元增谥之制是年十一月甲申

躬谒 太庙二室各增八字为十四字五年

十月戊午 圣祖降 延恩殿告以 长发

之祥闰月乙亥复加二字 亲庙亦衍而四焉

真宗既谥 仁皇以澶渊之功不著 诏益

以武定为八字始用 天圣二年初郊奉册

因郊増谥盖昉于此 庆历七年十一月又

郊遂再增八字扵是十六字之制定为不刋

弗复可增益矣然 仁宗 英宗之谥增于

元丰六年屡郊之后 神宗之谥増扵 绍

圣二年大飨之馀 哲宗之谥増于 崇宁

三年再郊之际类皆因时制宜而初郊举典

礼犹未为永制也 徽祖以 绍兴五年

陟方之哀七年 讳问始至龙輴未还绵蕞

庙祔至十二年既安禹穴之栖其冬 诏加

谥明年正月戊戌奉𠕋己亥 上亲飨 太

庙盖清祏甫宁因山适毕遂躬𣢾谒追用

祥符典故固有不必俟郊报者从变礼也

孝宗以后始定用升祔后遇郊即前 诏议

徽号 诏书若曰 某庙冝加上十字为十六

字如 祖宗故事将郊摄太傅先以𠕋告本

室而后行躬祼率以为常至于今不废乃若

僖祖以 熙宁王安石之议正东向 大观

之元遂有 立道肇基积徳起功懿文献武

睿和至孝之号嫓之 亲庙増者十二焉盖一

时之制也

    五字定制

汉制宗庙必冠以孝唐特表一字而出之诸

帝类曰某宗某谥孝皇帝间有不尽然者不

多见也 国朝初定 艺祖谥止曰英武圣

文神德 太宗谥止曰神德圣功文武皆未

以孝为号 祥符始増之自后 列圣称天

之诔必以百行之首荐于 鸿名盖尝考之

徽号中所同称者又有四字文武功徳与孝

而五自初谥中即备其三曰文曰武曰孝

治平而降未之或改也惟 徽 钦初谥曰

圣文仁德显孝曰恭文顺徳仁孝当时盖张

忠献浚陈文正康伯当国 上议初非有他

盖用 太平 淳化 乾兴故事先摭 圣

徳之最盛者而表之如近岁 光考谥曰宪

仁圣哲慈孝不复称文武正其比也及増谥

则无不备者故 艺祖曰启运立极英武睿

文神徳圣功至明大孝 太宗曰至仁应道

神功圣徳文武睿烈大明广孝 真宗曰膺

符稽古成功让徳文明武定章圣元孝 仁

宗曰体天法道极功全徳神文圣武浚哲明

孝 英宗曰体干膺历隆功盛徳宪文肃武

睿神宣孝 神宗曰体元显道法古立宪帝

徳王功英文烈武钦仁圣孝 哲宗曰宪元

继道世徳扬功钦文睿武齐圣昭孝 髙宗

曰受命中兴全功至徳圣神武文昭仁宪孝

孝宗曰绍统同道冠徳昭功哲文神武明圣

成孝 光宗曰循道宪仁明功茂徳温文顺

武圣哲慈孝 钦既止仍六恵不复议増己

秩宗因循之失犹曰礼有未备而已一旦举

而行之可也惟 徽宗绍兴十二年之增谥

以权臣擅命辄于 徽称有所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遂去一

字而以烈代徳以徳代武曰 体神合道骏

烈逊功圣文仁徳宪慈显孝考之 艺祖

真宗之谥初亦偏于文徳矣既增则武功配

焉未闻臣子敢以是而寓意于 君父也是

年十二月户部尚书张澄等集议庚午宰臣

秦桧自以议 上而议文则桧之兄直学士

院梓实为之戊寅 诏桧撰册文则册文又

桧之作士之学典故每扵此不致详故至今

莫有议者揆情订迹何以慰 在天之灵乎

神宗初增谥曰绍天法古运徳建功 哲宗

曰显徳定功 崇宁三年 诏定 神宗今

谥 政和三年又以建立法度之意增

神宗为二十字而 哲宗易世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二字以见

绍述盖蔡京当 国用一时归美之论务极

尊崈虽非故事犹愈于桧之无君云

    崇政改谥

宗庙改谥𠕋告于礼为重 祥符五年以

圣祖讳因増谥而易 艺祖睿文圣功二字

实不得巳耳 崇宁 政和间始用 继述

友恭之论屡定 徽称 神宗凡一改再増

而溢于 祖宗者四字 哲宗凡一改一増

皆非旧章 章圣谥有 濮园讳 治平亲

政𥘉不敢更后但著于文书令曰诸 濮安

懿王讳其在 真宗皇帝谥号内者不避应

奏者以黄纸覆之如此而已岂非严重 宗

庙于体不得不然邪若 庆历以来 后谥

或更盖从 夫之义与此异也

    后谥因革

建隆元年二月壬戌 上 亲庙谥 僖祖

曰文献 后曰文懿 顺祖曰恵元 后曰

恵明 翼祖曰简恭 后曰简穆 宣祖曰

昭武其制皆判太常寺窦仪所定 帝 后

率联一字深得古意其后 杜太后上仙先

谥明宪继改曰昭盖亦配 帝以为称 大

中祥符增上 帝谥始各加睿和睿明睿徳

睿圣二字于 后无所损益 列圣相循遂

为故事故 太祖谥大孝 后曰孝恵孝明

孝章 太宗谥圣徳 后曰淑徳懿徳明徳

元徳 真宗谥章圣 后曰章懐章穆章献

明肃章懿章恵 仁宗谥圣武 后曰慈圣光

献 英宗谥宣孝 后曰宣仁圣烈 神宗

谥钦仁 后曰钦圣宪肃钦成钦慈 哲宗

谥昭孝 后曰昭慈圣献昭懐 徽宗谥显

孝 后曰显恭显肃显仁 钦宗谥仁孝

后曰仁懐 髙宗谥宪孝 后曰宪节宪圣

       据吴兴周氏言言斋藏淡生堂抄本补写

慈烈 孝宗谥成孝 后曰成穆成恭成肃

 光宗谥慈孝 后曰慈懿自 庆历四年

 章圣五后始改庄従章于是长秋或先升

驭者至因山之后复改而従之如 徽 高

 孝之后自惠懿安而显宪与成是也自

元祐八年 宣仁以 祖 宗之诔始摘

帝谥联孝者为称虽 建中靖国之元以神

祖圣孝之谥不可为冠姑循杂采故事越是

而后率以为常如 泰陵而下是也自 干

徳二年 孝惠 孝明上谥巳従孝字而

太祖初谥乃无之 大中祥符元年始加大

孝之号似出附合而亦有循之者如 慈懿

先谥而 崇陵继称慈孝是也第秩宗讨论

非出一手因时定制每失参稽易谥従夫礼

也 艺祖迁就姑以汉制帝谥必称孝为比

是犹有说至 光宗则徒屈 至尊以従

后谥所惮者改册耳果何说乎杂采以示有

従礼也 宣仁嫓宣称谥亦取其羙者耳

        据吴兴周氏言言斋藏淡生堂抄本补写

初非有意也是犹有说至 政和之谥昭怀

 绍兴之谥昭慈泥于联孝之称遂与 嫄

庙混而无别矣果何说乎圣不可以冠谥

建中避之礼也 慈圣以拥佑 定命之勲

举而従之是犹有说节以四惠而列于谥之

中上嫓 淑德则不在徽称之下下同 钦

圣则初无慈谥之従是亦无所従而巳 慈

懿之号又従而紊之果何说乎容台订礼名

儒后先宗庙重事汉律有禁晚晋下臣固莫

敢置喙特私表其臆说如此又按会要 仁

宗别 后温成初谥恭德言者以为不当同

 太宗诸后谥始改之 至和二年十一月

史馆修撰吕公绰奏 真宗五后庄皆为章

承旨丁度以为神道贵静乞不改既而公绰

复言遂于郊礼前上谥册此正故事之明证

 昭慈改谥于绍兴五年是岁五月辛未臣

僚亦尝建不当联昭字之议而 朝廷讫不

従 显恭后初谥靖和 大观四年改谥惠

恭 绍兴七年 祐陵复土始例従显其中

盖亦混恵明谥明逹明节又紊昭宪已改之

称云

    隆祐寿康宫

元祐太后既正东朝 建炎元年八月有

诏以 尊称犯 太后祖讳当以所居宫为

称令学士院撰定遂建 隆祐宫 光宗内

禅 绍熙五年七月 移御泰安旋以未至

嘉美改称 寿康宫而殿亦以此名珂恭考

㑹要 元祐元年闰二月宰臣韩缜上表请

太皇太后宫殿名宫曰崇庆殿曰崇庆寿康

皇太后宫殿名宫曰隆祐殿曰隆祐慈徽

诏所请宜允候过谅暗令有司检举既虽又

改宫曰慈徳而前称已播告著之 国史矣

窃谓二名皆复于典故当易不疑特有司失

扵讨论是以有此如 宣仁上仙实在寿康

殿当 光宗万寿谊当避嫌 昭慈逮事

钦圣而 隆祐之号称之九年至 绍圣元

年闰四月戊子而后革 建中靖国追

钦慈之 诏犹曰隆祐深慈具存扵遗训则

是妇姑同一名称皆大不可者也

    申福殿

江州庐山有宫曰太平兴国侍従领祠官建

申福殿奉 髙皇本命实 绍兴二十八年

十二月丁亥朔赐名珂按 京师有龙徳宫

乃 徽祖潜邸 宣和与 子之后 移御

是间中已有申福臻祥二殿考之 㑹要

绍兴九年和议始成有司指以为安奉龙輴

之地盖不特复名之当易而已

    永崇陵

光宗因山右丞相谢深甫请以永崇为陵名

诏従之珂尝考典故谓其失有四唐徳宗称

崇陵虽无永字然终非令君 嘉祐八年

月十二日谏院吕诲言 潜邸兴庆宫犯唐

故号 诏改为庆宁夫兴庆佳名也明皇视

徳宗有间矣犹且不可况俱为陵名乎其失

一也 元符三年三月丙申左仆射章享上

哲宗陵名永泰 诏恭依享初议永崇 中

批以未至嘉美再上永章永庆 上与 皇

太后皆曰永庆佳既而闻乃辽圣宗陵名遂

复改凡三表乃定则永崇固 元符之所弃

而可复用乎其失二也王明清挥麈录载崇

先寺有 真皇馆御曰永崇按 㑹要实有

是殿成扵 嘉祐六年十一月崇先乃观名

上清之遗址明清已误且 国朝故事殿号

州县镇之犯 宗庙徽称陵名例従改易盖

恶其复如 庆历七年八月戊午改 文明

殿为紫宸 景祐四年四月庚午改武定军

为武康闰四月己卯改昭武军为宁武避

真宗 宣祖谥 天圣七年九月辛未改永

定军为永宁避 真宗陵之类是也况 子

孙因山之地 祖宗衣冠之御可以混而不

别乎其失三也 绍兴十三年二月己未朔

有㫖 徽宗永固陵名委后省看详既而许

侍从拟定于是权户部尚书张澄等言惟永

祐不犯历代陵名 诏恭依按晋书亘元僣

楚追尊其父温为帝陵号永崇二字皆同正

永固之比其失四也珂又考 㑹要 绍圣

二年六月礼部尚书林希言 神宗宣光殿

与石虎之子韬所建堂同名 诏改曰显承

以是观之不惟 崇陵之当易而 崇先馆

御亦不复可因仍矣秉礼者其尚考之

    追改陵名

李文简焘续通鉴长编曰 乾兴元年七月

诏改 章圣陵名曰永定初丁谓为山陵使

请名陵曰镇及谓贬冯拯谓 三陵皆有永

字故易曰永定陵然永安乃县名也 宣祖

陵上名安又不知 翼祖已名定陵于是复

追改 翼祖陵曰靖议者讥拯不学当时无

正之者珂按 真皇上仙开基因山者仅三

耳岁时荐献 宫禁省谒礼官周视史谍书

载耳目尚相接夫谁而不知正使不留意扵

典故亦不应若是 朝廷举重礼当时所上

者一字之名自东阁賔客纵不能为之一阅

史录呼容台一吏使供写亦足优为之何至

或削或犯以诒天下𥬇乎谓素号博学此顾

甚易识是盖绝不一讲论而率然以应 上

命也拯矫其为欲増而易之易之之际亦复

靳扵故府之一问又堕舛误再烦改更就使

复定一名犹愈于 祖之以 孙屈也遂过

不疑遂易 先号夫岂宁神尊 祖之义乎

一顾问之惮烦而成是纷纷后之议礼者可

以监矣表之以识一时之颠末

    郊庙之诔

中兴而来请 帝谥于郊议文必曰 某帝

宜天锡之曰某谥皇帝庙号某宗请 后谥

于庙议文必曰 某后宜以 祖宗之命锡

之曰某谥皇后茍非 母后则否惟以群臣

议进之内 诏曰恭依而已珂按典故 嘉

祐八年五月庚申有司将请 仁宗谥翰林

学士王圭奏谨按曾子问曰贱不诔贵㓜不

诔长礼也惟 天子称天以诔之春秋公羊

说读诔制谥于南郊若云受之于天然 干

兴元年既定 真宗皇帝谥其秋始告天于

圆丘史臣以为 天子之谥当集中书门下

御史台五品以上尚书省四品以上诸司三

品以上于南郊告天议定然后连奏以闻近

制唯词臣撰议即降 诏命庶僚不得参闻

颇违 称天之义臣奉 命撰 先帝尊谥

欲望 明诏有司稽详旧典先之南郊而后

下臣之议庶 先帝之 茂徳休烈有以信

万世之传 诏两制详议翰林学士贾黯等

议如圭奏 从之 元丰二年十一月丁丑有

司将请 慈圣谥翰林学士章享奏窃稽典

礼下不得诔上则 大行太皇太后谥号盖

非臣子之所敢专必将有所请谓若请之

太庙于礼为宜愿付礼官详议于是礼院言

孝明皇后之䘮百官书谥议读之于庙上于

        据吴兴周氏言言斋藏淡生堂抄本补写

虚座 诏尚书省集百官议皆曰 母后之

谥则宜定于庙而读之以受成于 祖 宗

 孝明皇后谥请百官议定 制下乃遣官

告于 太庙而不读今参详古者谥法后受

之君 大行太皇太后作配 仁宗于礼为

尊宜集官谥之于庙又幼不诔长子不爵母

 英宗皇帝庙室于礼不当请谥欲乞集中

书枢密院侍従官御史台五品尚书省四品

诸司三品宗室正任团练使以上赴 太庙

行请谥之礼然后 诏有司作册宝告于

天地 宗庙社稷读于 庆寿殿 従之二

事盖始此 庆元三年十一月乙巳 宪圣

上仙廷议以 钦宗庙祏虚配将以唐睿真

沈后寻访理绝故事为仁怀举哀升祔明年

正月辛丑 二后并谥于庙时京魏公镗为

相实上议焉仁怀非母后所以得用为此者

盖属尊丗迩且又偕祔不得不然也要之受

成之意见于议者特以尊卑为辨耳仁怀固

        据吴兴周氏言言斋藏淡生堂抄本补写

无疑焉

    号谥之异

神宗将加 仁 英二室谥 元丰六年

月丙子朔 诏改加上尊谥为奉上徽号令

三省官与太常寺同定初六字为谥増十字

为号盖始此云

    宗室聮名

艺祖 太宗并受 天命子孙千亿魏王廷

羙以亲贤正派棣萼聮辉上系 安陵璇源

图牒称为 三祖庆胄蕃昌至于五叶禄分

爵衍伙不可殚 神宗始命有司裁定惟恩

义之称 熙宁二年十一月甲戌 诏自非

袒免以下并罢 赐名授官二十年间 天

支训名者不复相考质亦或以一字皆无定

制议者病之 元祐七年九月甲午宗正寺

奏宗室撰名自来并用两字内取一字相连

所以别源派异昭穆也昨自 熙宁中立法

非 祖 宗袒免亲更不 赐名授官后来

逐时准大宗正司关到本家所撰名多是重

叠至有数人而共一名者又或与别房尊长

名讳相犯或兄弟不相连名或只取一字为

名而偏傍不相连者名称混殽难以分明昭

穆之序窃恐年祀寖久流𣲖逾逺谱籍渐无

统纪除重叠共一名者昨来寺司申请已得

朝㫖见令改撰外所有犯别房尊长名讳兄

弟不相连名并以一字为名恐亦合改撰欲

乞宗正司告示逐宫院将见今名犯尊长讳

并字不相连及单名者并令改撰仍従本司

定取一相连字取名稍寛者闗宗正司告示

令依仿撰名所贵稍得齐一従之扵是联名

之制始定珂按 三祖下宗支所聫字 太

祖曰徳惟従世令子伯师希与孟由 太宗

曰元允宗仲士不善汝崇必良友 宣祖曰

徳承克叔之公彦夫时若嗣当时虽先有之

而非 赐名者犹混殽故申其禁令耳非肇

始也 英 神近属又为之名如孝安居多

自甫有卿茂中孙其字不一盖继别为宗云

承平时立保州位其聨名曰咸嘉文可修景

遵端广继大者迺四亲别族又不与 三祖

也宗寺之请出扵寺丞宋景年见周益公必

大奏议



愧郯录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