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南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湖南
作者:杨毓麟

第一篇 绪言[编辑]

太平洋客著〈新广东〉,三户之愤民,读而题之。有顷,见康氏所为〈辨革命书〉,反复而读之,忧沉沉而袭心。某之言曰:“凡物合则大,分则小;合则强,分则弱,物之理也。毕士麻克生当欧洲盛言革命之后,近对法国盛行革命之事,岂不知民主独立之义哉?而在普国独伸王权,卒能合日耳曼二十五邦而挫法称霸。嘉富洱乃力倡民权者,而必立萨谛尼亚为共主,合十邦以为意国,卒能列于强大。使二子者但言革命民主,则日耳曼、罗马纷纷数十年,必永为法、奥、俄所分割隶属而已。夫毕士麻克、嘉富洱苦心极力,合小为大,以致强霸。吾中国革命诸人,号称救国者,乃欲分现成之大小国为数十小国,以力追印度。人不分割我而我自分割之,天不弱亡我而我自弱亡之,何其反也?俄罗斯所以为大国者,岂不以旁纳诸种之故?满洲之合于汉,开蒙古、回疆、青海、卫藏万里之地,为中国扩大之图,教化既益广被,种族更增雄厚,乃大有益于中国者也。”

三户之愤民曰:唯唯,否否。夫合世界既入二十世纪之舞台,则第二等国以下必不能于此地球上有插立国誉之地,此稍知时局者之所同认也。白祸之倾注于远东,以江河两流系为归墟,非吸集同洲种族以堤塞之,力薄精殚,终于覆绝。此亦稍知时局者之所同认也。顾欲达此目的,必寄之地广人众、形势优胜者,乃能集合权力以造黄种之幸福。环顾大陆,非中国莫与属焉。而中国权力操之满政府,以满政府为可寄乎?此则非可确认之受验书也。

康氏之欲镕铸满汉也,以其占旁纳诸种之位置,则吾请得而剖晰之。凡吸集民族者必有其实力,而实力又有辨:一则为亲和之实力,一则为混合之实力。亲和之实力主于自然,于同种为最著。混合之实力生于现在过去之事会而混成于历史,其组织而凝集之者,必缘于政治上之调和与宗教之融结力。其混成与否,当以何等原则规定之,此颇为复杂之问题也,而要视其民族根性之厚薄。其根性厚者,于未至混成之过渡时代,必常呈解散之形状,且虽几于混成,而权力不底于平,亦必呈解散之形状,如芬兰、波兰之于俄、德,匈牙利之于奥地利是也。其根性薄者,非茶然同化及被他种所蹴踏而澌灭,亦必终至于解散。至于调和融结而无散释者,必其根性厚薄相等而权力适剂于平,俱不失优等之位置者也。今满洲之吸集蒙古藏卫也,恃宗教以笼络之。虽然,如满人者,宗教思想最薄弱者也,特恃为射雉之媒而已;而政治之调和,日日见其失败。故两蒙、两藏皆有脱离衔轭之势,乌能混合之哉?形既不能调和而融结之,旦夕之间为白人所役使,将为刲割汉种之先驱,不及今而备之,岂有及乎?若汉种之与满族,其调和融结之术,似较蒙回藏卫为胜之矣。虽然,此岂彼族之本谋哉?不过汉种膨胀之力,使彼有不能不且前且却者耳,故阳为一家,阴相摈弃。乃彼白人者,窥寻间隙,思得而利用之,知吾族势力未及成长也,乘其幼稚而摧折之。戊戌之事,英、美大国无一伸公论者,其情可知。吾族不能自伸其势力,而待满政府徐徐为立代议士,何其慎也。夫彼日耳曼联邦、罗马民族,由自然亲和力之发生,而成德意志、义大利优美之结果耳。今以汉种生殖之区域,较之德、意,无所不及,顾不离绝满政府,则无由凝固。其吸集之力,不能吸集而伈伈伣伣,必与顽愚迷乱之满政府,同毙于白人鸩醪毒脯之下,日日安坐而望满政府,则亦日日安坐而就屠割。夫所谓十八省为十八国者,非未来之现象,而已往与现在之现象也。内部之吸集力与外部之刺激力相触而生者也。以排满与排外二重之剌激力,迸入于汉种之心目,乃可以言吸集。汉种能自相吸集,而后能提携满蒙卫藏,使自相吸集。汉种能自相吸集,且能提携满、蒙、卫、藏使自相吸集,而后能集权于亚洲中央政府以抗御白祸。夫提携他族使自相吸集者,决非满政府之素心也。纵令如康氏所言,复辟之后,设施何若。夫以今日之事言之,被玩弄于权阉奸相股掌之上者,亦岂有复辟之理?吾见椒饼就御而宫车晚出耳!且必使吾种人放弃责任,而禁其自谋,此何理也?日本以区区三岛一跃而入头等国,汉种以十八省之地而必待指挥于满政府,谓如含乳之子,一离保姆必不自存活者, 岂非过虑欤!

康氏之言曰:汉种之于满政府,不得以奴隶论。虽然,以野蛮民族翘然为天下共主者二百六十年,是以奴隶而据主人之室也。奴隶而主人者,则亦必奴隶其主人,此又无可自讳者也。吾湖南人也,欲谋中国,不得不谋湖南。湖南,山国也,交通绝不便利,自长江接洞庭而上溯,行浅水汽船者五百里,自秋末迄冬初,率阻浅不得上驶,南隔岭峤,接两粤,皆山险也。其民朴陋贫瘠,而暗于外事特甚,以排外闻天下,野蛮暴动,贻外人口实数数然也,而奴性亦未甚深固。

太平洋客曰:广东有自立特质五:一曰人才众多也,一曰财力雄厚也,一曰地方扼要也,一曰户口繁殖也。广东之事,则诚然矣。吾见边东海各省,若闽浙,若江苏,风气早开,通外事而知世界大势者,不远下于广东;物力丰厚,生殖蕃衍,不远下于广东;扼扬子江、钱塘江、闽江之流域,地形便利,不远下于广东;然则奋袂攘臂为天下先,剑及履及,而沿江负海,皆自立国旗之所飘漾也。然而志士太息于下,而国仇,民贼惂淫荒宴于上,莫敢发难者,则岂非调停满汉、迟回审慎而重为戎首者欤?虽然,需者事之贼,时乎不再来,过此以往,虽欲如今日之仰视天、俯画地,以睥睨天下事,而载胥及溺、维倾柱绝求一片土为立脚地,岂可得哉!微广东倡独立,吾湖南犹将倡独立焉。乃者庚子实试行之,举事不成,奋为鬼雄,而“种界”二字劖入湖南人之脑中者,如压字机器之刻入纸背焉。然则广东倡之,吾湖南和之;广东鼓之,吾湖南舞之。吾于广东,如骖之靳也。苟有赤血,苟有热肠,勿以其身家性命为奴于白种者之重儓贱隶,勿以其财产土地为奴于白种者之包苴箪笥。奴吾者,吾仇之;干预吾事、抑制吾之脱奴籍者,吾仇之。湖南者,吾湖南人之湖南也。铁血相见,不戁不竦,此吾湖南人对于湖南之公责也。抑亦吾湖南人对于汉种之公责也。作〈新湖南〉,用遍告湖南中等社会,以耻旧湖南人之甘于为奴者,以谂旧湖南人之不愿为奴者,以待十八行省之同褫奴服,而还我主人翁之位置者。

第二篇 湖南人之性质及其责任[编辑]

诸君在于湖南之位置,实下等社会之所托命而上等社会之替人也。提挈下等社会以矫正上等社会者,惟诸君之责;破坏上等社会以卵翼下等社会者,亦为诸君之责。下等社会吾亟亟与之言,故必亟亟与诸君言;上等社会吾不屑与之言,尤不得不亟亟与诸君言。诸君,诸君!湖南之青年军,演新舞台之霹雳手,非异人任也。

诸君,诸君!湖南有一大纪念事,知吾人之入奴籍在于何时乎?事始于故明甲申国破后之二年九月,满政府遣兵入湖广,其后二年三月遂克长沙。于时,吾湖南父老子弟方秣马厉兵,以随何腾蛟之后,思保全疆土,以存中原文献于西南一角弹丸黑子之地。兵气不扬,内讧迭起,然而湖南人之扶伤更进如故也。何腾蛟殁,继之以堵允锡之役;堵允锡既殁,继之以李定国之役,至明祚既斩,死灰不燃。而吴三桂以愚暗之姿,盗窃名义,犹足以倾我湖南人之观听,盖倔强洞庭、衡岳之间,冀得仰首伸眉者,出入顺治、康熙,垂数十年,满政府乃痛惩而狝夷之。哀我孑遗,自兵事休息以后,乃十室而失其九。故我湖南户产至今尚多标业。出郭门不十里,墓田葬地往往有所谓标业者,外府州县标业之占粮籍十居八九,盖兵锋所至,几于刮地而一赤之矣。当日遗黎所箸,有〈下元甲子歌〉,托于青盲弹词,以写兵祸之惨黩,首尾数万言,读之令人痛心酸鼻。所谓“呕起几根头发气”者,村农里妪,至今能讴吟之。湖南既当滇、黔、两粤兵事之冲,草薙禽狝,生齿寥落,榛莾多而居人少,吏役无所得攫噬,而边地苗獞猺犵所出没林青深阻与山鬼争席。遗民逸老乃得展转栖息于虎豹蛇虫之窟,以寄其天倾地塌之悲,所至则诛茅数尺地结庵以居,樵夫牧竖皆以其胼手胝足所得欢迎而阴饩之。至今吾乡中数百丁之旧旅必有一庵,庵不必供佛,供不知谁何之神像,或并其祖先为一庵而供之。其像若披缁为头陀,状若黄冠为道士服,若袒背戟肘为武士状。凡一姓之庵,子孙必世守之,盖皆畸民烈士之馀痛也。诸君试披〈楚宝〉及〈沅湘耆旧集〉,所载遗闻轶事,焄蒿凄怆,为何如哉!王船山氏平生所箸书,自经义、史论以至稗官小说,于种族之戚,家国之痛,呻吟呜咽,举笔不忘,如盲者之思视也,如痿者之思起也,如喑者之思言也,如饮食男女之欲一日不能离于其侧,朝愁暮思,梦寐以之。虽以黄梨洲之刚侠,至其沉酣没溺,持此为第一义,谛为毕生归根立命之所。或尚未之及,其遗集所传付,不在王氏子姓之家,亦不在其故旧亲戚之家?而往往于破寮废刹中遇之。故种界之悲剧流传于我湖南人之脑蒂者,最为𬪩深微至。当未与湖北分闱以前,达于朝者寥寥焉,盖洞庭以南自为风气,而独以其庞民耆献之学说,展转相传播。自分闱以后,则利禄之途既启,而种性亦少劣焉。然而微茫灭殁于吾人之心目者,亦无往而不遇之。盖士庶之家非食禄于朝者,其丧葬率用前代之衣冠,名为唐巾,询其故,则有所谓“生降死不降”之说。咸同间,号称“中兴”,湖南悻悻然以名业自见矣,而巴陵吴敏树暮年不乐应曾文正之招,其卒也,亦以前代冠服殓,其馀名士尚多有之。缠足,恶习也,而湖南人保守之性特强,叩其所以,城市之人不能言其故,乡里之甿又往往有所谓“男降女不降”之说,取其与满政府为反对也。悲夫!以如此悖教害礼之薄俗,而托之以为深痛巨创之一纪念碑,吾湖南人每尝一日忘奴僇之耻哉!诸君,诸君!出苦海而上天堂,以洗二百数十年之积耻者在今日。展贩卖鞭驱足踏自甲家而鬻之乙家者亦在今日,是在吾人之自为之。种性不灭,则两戒山河涌起平地。种性既灭,则万劫不复,沈沦九幽,吾岂敢煽起杀机以葅醢我父老子弟之性命哉?吾抑岂忍汩溺世法,以任吾父老子弟之沉眠酣寝,席薪火以待焦灼哉?诸君,诸君!谓我何求,或亦未之思耳。

且我湖南有特别独立之根性,无所表现,其影响仅仅及于学术而未大显。盖前则划以大江,群岭环其左而负其后,湘江与岭外之流同出一源,故风气稍近于云贵,而冒险之性,颇同于粤,于湖北与江西则相似者甚少,盖所受于地理者使然。其岸异之处,颇能自振于他省之外,自濂溪周氏,师心独往,以一人之意识,经纬成一学说,遂为两宋道学不祧之祖。胜国以来,船山王氏以其坚贞刻苦之身,进退宋儒,自立宗主。当时阳明学说遍天下,而湘学独奋然自异焉。自是学子被服其成俗,二百年来,大江南北相率为烦琐之经说,而邵阳魏默深治今文尚书上三家诗,门庭敞然。及今人湘潭王氏之于〈公羊〉,类能蹂躏数千载大儒之堂牗,而建立一帜。道咸之间,举世以谈洋务为耻,而魏默深首治之。湘阴郭嵩焘远袭船山,近接魏氏,其谈海外政艺时措之宜,能发人之所未见,冒不违而勿惜。至于直接船山之精神者,尤莫如谭嗣同,无所依傍,浩然独往,不知宇宙之圻埒,何论世法!其爱同胞而惎仇虐,时时迸发于脑筋而不能自己,是何也?曰:独立之根性使然也。故吾湖南人之奴性,虽经十一朝之栽培浸灌,宜若可以深根固蒂矣,然至于今日,几几乎迸裂爆散,有冲决网罗之势。庚子之役,唐、林、李、蔡之属,诛锄酷烈,萠芽殆尽矣,而今岁乃复有贺金声一事。金声平生之志事,想诸君之所素闻也。以一诸生躬耕于闾里,慨然有扶义而起之思,率其弟子,苦身力作,散金帛以收民望。倾荡其家赀及其弟子之产业者数数矣,而来学者益亲,排满与排外二者交迸于脑蒂,欲乘时飙起,徒以策略疏阔,为贼臣所夷灭。夫以雄城巨镇,拥旄仗节者之所不能为,而唐、林、李、蔡以徒手为之;唐、林、李、蔡殒身灰骨曾不几日,而贺金声复以徒手而继之。以如许之头颅,易无端之斩斮,前僵后仆,无所于悔,诸君何必让人独为君子哉?呜呼!诸君不可不深长思也。满政府之栽培浸溉吾奴性也,以顺康之间数十年之长枪大马耕之,以孔有德、济尔哈朗等数十万之雄师种之,以何腾蛟、堵允锡诸君子隳胆抽肠之热血溉之,湖南人之奴性固未尝勾茁而萌达也。满洲人知汉种之可以饵也。无端以无足轻重之秀才、举人、进士、翰林粪而壅之,无端以谬为恭敬之孔教、虚加崇奖之朱学籓而垣之,扶而植之,君臣之义,如日中天,而盗据神器、虔刘华夏之穷凶极恶,则遂无人敢目忤而唇反。顾吾湘人,则未至熟寐而沉醉也,在援旗击鼓而发扬之耳。呜呼!诸君,诸君!不可不深长思也。

且我湖南人对于同种之责任,其重大有远过于诸省者,诸君亦尝闻之乎?咸同以前,我湖南人碌碌无所轻重于天下,亦几不知有所谓对于天下之责任;知有所谓对于天下之责任者,当自洪杨之难始。谭嗣同曰:“中兴之役,湘人自以为功,吾日夕思之,铲灭同种,以媚胡族,实负天下之大罪,吾日夕痛之。”吾读其言,流涕不可止。以湖南人遇洪杨之难,而忝窃节钺,算入满汉名臣,功绩传之混帐糊涂籍中,实湖南之大不幸也。虽然,吾尝求其故,则亦有说。洪杨之举事,虽能震荡天下,实龌龊无远略,其用兵殆同儿戏,而其掳掠焚杀之惨,几几不减于前明闯献之所为者。自粤来围湖南时,吾乡实受其荼毒,至今父老言之心悸。其掠人也,常喜刳腹屠肠,刽其肝而食之。一父老言,见一酋为此,在傍得赐一脔焉。投小儿高数仞,而承之以枪,或自腹出于背,或贯其颅而出;尤恶书籍,用之入厕拭秽。吾里中某处为刳腹所,某处为竿首所,言之历历。当粤兵至湖南时,侦探绝不明,城门尚未闭也,过其前仅隔一街,不知突入。至城南,踞书院。中有某生者,奇谲士也,干之以策,令自鄂分二道,一入蜀,一趋河南,入关乃下太行。粤酋懵然无所晓,但聚妇人群饮为乐。某生佯起如厕,逾垣而走,几折臂焉,常为乡里所笑。故曾国藩作檄及军歌,而乡里子弟呼噪而起,盖湖南承前明遗老之风声气习,痛恶流贼之暴乱以致此也。又洪、杨剽窃天主教之绪馀,天父、天兄,称名诞幻,与湖南士庶素所承用之学说,格不相入,故湘、粤之哄,虽谓带宗教之性质可也。及其株守金陵,不能遣一旅北渡,外援不固,内衅旋作,智愚而知其有亡形矣。不然,虽有胡、曾、左、彭之伟略,其将奈之何哉?虽然,湖南人如胡、左二公,固非无度外之思想者也。胡公与官文大隙,而终竟得官文之助,传者谓胡公善处危疑之地,而亦济之以术。顾以余所见胡公与其属吏手札若干事,前胡公之志为官文所扼者不少。自鄂出师至蕲黄一札,言之尤为愤慨。盖胡公至是知非大有所革除,不足以庇生民之命,而满政府决非可与图事,故其建议欲使曾公节制数省,布置宏大,亦常以非常之业微语曾公,顾曾公不之许。热河之难,湘军当北援,濡滞不前者,实胡公有所谋,而曾公柅之。故曾公尝诮胡公一生脚跟不定,实为此也。而胡公乃怀抱郁郁,呕血而卒。左公暮年,亦颓唐衰落,薨时语其家人曰:“朝廷待我固不可谓不厚”。少间,又语曰:“误乃公事矣,在当日不过一反手间耳”。此言故人子弟多闻之者。桂阳陈士杰,以功至开府,其生平宗旨实与马殷、边镐略同,特于湘人为后起,噤不敢发飞。彭公一生不乐秉节钺任疆寄,郭嵩寿出使归,径还乡,不复命,皆有所憾者。吾尝察之,胡、左二公见之太晚,故不及发难;郭、陈二人所居地望,不及胡、左,濡忍而莫如之何。故余独谓当日所为负罪于天下者,在曾公不能定计而自取之耳。以曾、左、彭、杨之俦,左提右挈,收粤捻而为之用,内政外交,规画粗定,逐胡人而放之辽河之外,直至灶上扫除耳。徇书生之小节而忘国民之大耻,此其最可惜者。至以湘人而置洪杨麾钺之下,则其势必有所不能,故其罪不在于破粤也。西谚曰“以血洗血”,此惨憺哀痛之言也。吾湖南负罪于天下也,以血购之,欲求所以揃雪前耻而开辟新世界者,亦当以血偿之。谭、唐、林、李诸人血矣,向道隆、何来保、蔡忠浩之徒血矣,贺金声亦又血矣,特其造端也尚微,其结果也尚不知在于何日。虽然迫矣!蹙矣!亡无日矣!过此以往,啜其泣矣!嗟何及矣!以不知谁何之人与不知谁何之颜色,取吾湖南之地图而一染焉,再染焉,三四染焉,何如以我湖南人之血染我湖南之地,为庄严而美丽乎?进而上之,以我湖南人之血,染我中国之地,是以中国染中国也。吾四万万人之血,尚足以没胡人之顶,请自我湖南始:吾四万万人之血,尚足以薰白人之脑,请自我湖南始。

诸君,诸君!我辈对于湖南之责任为如何乎?胡、曾数公之遗策馀画,当其末流,实为国民重膇之疾,而我湖南受之特深。当军事之盛时,湘人负戈荷戟,东际海,西极天山,恪守奴职,日夜黾勉,无所告劳。军兴既毕,欠饷最巨,政府间岁则增秀才额或举人额数名以示报酬,所欠则以“乐捐”二字了之。故湘人之进取于场屋者,常不免动其衽金寝革之积惨。而散勇之流落不归,遭法于有司者,遍天下。陕甘以西,嘉峪关以外,为丐及盗,入川则与哥老会为一家,入江苏则与盐枭为一家,入山东、直隶则亦厕身义和团、大刀小刀会诸党中,出山海关则入红胡子,在广西则为边法界之流勇。而地方官吏则亦借此铺张掩捕之劳绩,以换其翎顶,掠索以肥其姻戚,故湘人之散勇无得归返,亦无得生活者。而釐金-事,流毒东南数十年,及今尚未得解除。然湖南人陆挑水运,呻吟于水深火热之下,生计萧条,骨髓枯竭,壮者散四方,老羸转沟壑,则已不可救药矣!畴昔协饷横被数省,而今也,一二县之偏灾,非藉外省之捐助,则阖户而待毙,岂非釐金之脧削使之然哉!然则“中兴”以后数十年来,吾湖南人无日不在黑暗地狱中也。“中兴”诸公所操之政策,所成就之“名业”,其结果为何如哉?徒足驱迫我湖南人,弱者为沟途之饿莩,强者为绿林之豪客而已。故近二十年来,下等社会劳动之生殖益穷,而秘密社会之势益盛。出郭门十里多为盗薮,如南门外之金盆岭,如省河对岸之望城坡,白日行劫,入夜则篝火狐鸣相啸聚。由湘入粤,行宝庆一路,由湘入黔,行辰州一路,由湘至江岸,行沣州一路,行客不戒,则贸其首。附郭之县,若长沙、善化,闾里之间,日日闻愁痛声,岁穷腊尽,烟火寂寥,春帖几至数百户无一新者。视十年前繁瘠异况,其相去如行大西门墙根而想像上海四马路也。逆数至三十年前,则如坐死囚牢槛之中而思伦敦、纽约之皇居帝室矣。危险愁忧,如此其极,而益与外患相接近。教堂林立于都市,租界连亘于口岸,弥州历县之矿产划入他人势力范围中,而觊觎攫抟,惟其眼光所注,不得不止。下等社会知觉无几,一切举动绝无意识,但隐约闻说膏血为洋人所吸取,权利为洋人所侵夺,不知所以自救之术,以为今日杀一洋人,明日烧一教堂,足以殄绝其野心,而杜塞其来路矣。衡州一案赔款至三十七万,辰州一案则至八万磅,再出教案一二事,则举全省地皮鬻之而不足以偿也。因矿山之交涉而有教案,将复因教案而成矿山之交涉,矿教二事,相缘无已。杜兰斯哇以矿产而亡,况于湖南,其民智、兵力无一足与杜兰斯哇相提并论者哉!

今日救亡之策,将待湖南大吏从容而展布之乎?则彼大吏者何人?固匍匍俯伏于李莲英、荣禄厕牗之下者也。日日捕缉志士,屠僇新党,使人不敢结党会,使人不敢谈时事。刘高照之顶戴,人人知其以志士新党之血,三淳五沃,染而红之者也。故湖南无一独立不羁之报馆,无一临时出席之会场,以是民智益塞,民气益郁,举国皆无耳无目之人,举国人之议论行为,皆为无规则、无团体、无方针、无目的之傀儡。过其朝,则嗫嚅之声薨薨然; 入其塾,则诨笑之声謞謞然;适其野,则气息怫戾,容色愁惨,时时有涕泣之声,抑时时有愤怨之声,抑时时有耰锄戈戟交作之声。万一义和团出于江湖岭峤之间,我辈虽欲自命为湖南人,其可得乎?今日起而为之,虽不免有万一不成,断要绝领之患,然孰愈于在大师兄、红镫照出现之后,大书特书曰“某国顺民”四字,以迎八国联军队将之旗乎?以湖南人士诊湖南病症,利害之势,洞若观火,存亡之机,间不容发,非独忍此而不为也。抑亦明白而言之,而听者方若闻若不闻,若欲信若不欲信。以现象如今日之离奇俶诡,而诸君不悟,任下等社会之俶扰,而不思所以提挈之,任上等社会之淫荒沈湎,而不知所以改造之,天虽欲胙我湖南人,抑将奈此无骨无血无脑无筋之走肉何哉!湖南者,吾辈之家室也, 一旦为他人所盗据,将托宿于何所?出国门而乞食,亦何以见九州人士乎?诸君,诸君!所望能投袂而起者也。

第三篇 现今大局之危迫[编辑]

湖南人不知湖南之祸也,实由于不知中国前途之趋势;不知中国前途之趋势也,实由于不知欧美各国对付亚东之政策。故欲知湖南之祸之决不可逃,非确知欧美诸国对付亚东之政策不可。

诸强国之谋我中国也,不遗馀力矣。湖南人之所惊者,彼外交家手腕之敏捷,军事上形势之强盛耳。至其已往之历史,所为远因近因者何若,未来之历史,所为得尺得寸者何若,固往往不及详察,而实指其所以然。

夫所为历史上之远因者,何也?则民族建国主义是也。所为历史上之近因者,何也?则由民族主义一变而为帝国主义是也。民族主义之前,固已有所谓帝国主义矣,顾其为此主义之原动力者,或出于世主一人之野心,或出于武夫健将一二人之权略,而非以其全国人之思想为发生之基本,非以其全国人之耳目为运动之机关,故末路往往丧败不可收拾。民族主义变而为民族帝国主义则异是。其为此主义之原动力者,非出于政府一二人之野心也,国民生殖蕃盛之力之所膨胀也;亦非出于武夫健将一二人之权略也,国民工商业发达、资本充实之所膨胀也。发生之基本,则全国人之思想也;运动之机关,则全国人之耳目也。故其风潮之猛,若倾海水而注之大陆,而吾国民乃无一著不失子,无一处不退步矣。而其所为未来之历史者,则尤为彼族至华美至瑰丽之舞台,而吾国民至凄恻至萧条之枪林剑树也。是何也?彼族以东亚为二十世纪工商业竞争之中心点,欲反客而为主,目营而心醉之也久矣。

俄国之帝国主义,以西伯利亚铁路为成立之骨干,而其注射于亚东南部者,则攘夺旅顺、大连湾诸要害之事焉,有攘夺东三省之事焉,有漫漫攘夺内外两蒙之事焉,有浸浸攘夺前后两藏之事焉。何也?曰以此中心点故。

英国之帝国主义,其发生于印度、埃及及南非诸地者,固已磅礴积极充满大宅之势矣;而其注射于亚东中部、西部、南部者,则有九龙界线之扩张焉,有威海卫海军根据地之确定焉,有扬子江流域势力范围之划出焉,有横贯波斯经印度达四川大铁路之经略焉。是何也?曰:以此中心点故。

德国之帝国主义,其发生于小亚细亚绾毂之道与南美诸国实业之场者,亦已羽毛丰满,摩霄振翮之势矣,而其注射于亚东东部者,则有胶州湾海军根据地之攫取焉,有山东全省铁道、矿产之攫取焉。是何也?曰:以此中心点故。

美国之帝国主义,以攫夺古巴、夏威夷、非律宾群岛横亘太平洋海面之势,以凿通尼喀拉加运河、沉设太平洋海线为缩短大西、太平洋海线之势,而其注射于亚东南部也,则有湘粤铁路之承办焉。是何也?曰:以此为中心点故。

夫此中心点者,我民族利用之,则可陵斥八极、抗拒欧美之竞争,而摧落其牙角也;彼民族利用之,而又知其决不可以使吾族把持势力也,则其所以跲藉之者,何如乎?亚美利加之土人,被圈禁于山谷,种族殆尽;夏威夷之土人,比白人未至时其生齿之减少,相去乃数十倍。是何也?曰:惟他种所侵蚀之故。然犹曰:此非文明之国也。埃及之权力入于白人之手,而累然行乞于街市者,皆文明国之旧民也;印度之权力入于白人之手,而恭然受役于外人,无得主持政治上之机要者,亦文明国之旧民也。然犹曰:此非同洲与同种也。波兰之见分于俄、德也,禁用波语,禁用波文,其有产业者、为地主者,尤为俄、德人之所排斥,必欲倾其产、罄其蓄积而后已。彼其于同洲同种者尚如此,于吾族则何爱焉?俄国之虐待犹太人,而犹太人无所申诉也,曰:惟无国故。然今吾国虽危亡在旦夕,然此国名者固犹在万国统计表中也。乃如夏威夷之焚烧华人街,损失赀财数十百万,吞声忍泪,莫之敢校也?俄兵之入东三省,驱同胞六千人为黑龙江之溺鬼,山哀浦思,莫之或恤也。以今亡而未亡则已如此矣,况其利用此中心点,俨然为中国之新主人翁,其为贪残酷烈,岂可思议乎?彼族之于种界也,畛域之坚,厚于地壳。伯盖斯之著〈政治学〉也,充民族主义之极,必欲逐土耳其于欧罗巴外,以其为黄种也。亚美利加之拒绝华工,澳大利亚之拒绝华工,虽日本亦几在例禁之列。彼其所以自营其生计、自殖其种族,其侵略他人之权利不留馀地,毒害至于如此!然则中国前途之趋势,虽筑太平大同之垒隆之,以至于天导兼爱平等之波汇之,使澄如海,尚不足以消此急劫度此群生矣!

用是而求之,则彼诸国有劫夺我湖南之资格者,其对我之政策,果何如哉?以租界政略言之,则岳州、长沙、常德、湘潭及其他户口稍繁、交通稍便之处,皆列国所为瞠目而攘臂也。以铁路政略言之,则湘粤干路及其他支线以全长计之为三千三百二十四里,过于芦汉干路乃在九百八十八里以外,此英、美两国所为通力而合作也。以传教政略言之,则岳、常、衡、永、辰、沅,英法教会之所蔓延也。以矿产政略、工商政略言之,则英国势力范围之所圈及也。租界所及即主权所及,则沿湘、沅二水及资江流系之城镇,无不为碧眼虬鬓儿之根据地者矣。铁道所及即军事与政治所及,则我湖南循干路自湘达粤,循支线西去自湘达黔,东去自湘达赣,西北去自湘之蜀,无不属于英、美军旗之下矣。至矿产政略与传教政略相辅而行,则尤为施于我湖南之特别手段。凡此数者,有其一足以绝我湖南人之命脉者也。夫以湖南之贫瘠,既以重要利权太阿倒授,且复藉赔修之名目以重累之,使万无生息之望,况乎有每年摊还之巨款,元气已尽于前者乎!如乳小儿而夺之哺,如廪饿夫而绝其粥,饮泉食槁亦将无以资生,鬻子卖妻,尚且难乎为继。呜呼,噫嘻!发纷纷兮委渠,骨藉藉兮无居,此实我湖南人未来之倒影也。且彼族之对付湖南,岂特如此而已哉!我湖南人若非能一志合力以御外侮,则彼列强者,方将指挥不肖之官吏,以屠割我忿民;将指挥不肖之富绅,以铃束我儒民;将驱策不肖之教民,以歼灭同类为功伐;将愚诱不肖之穷民,以拥护异族为𫗦餟。于是,此县之人与彼县之人相仇,甲府之人与乙府之人相仇,此社会之人与彼社会之人相仇,以犬噬犬,以马踶马,以虎搏虎,以蚁杀蚁。赤君山之树,杞梓与樗栎同戕;㵣洞庭之波,鱼鳖与蛟龙共尽。彼白民者乃始掀髯大笑,今而后可以率我子姓,歌哭斯、聚族斯矣。悲夫!我湖南之险象如此其剧也。

然而诸君或且不之信也,则吾请得而证之。英人之于印度也,以印度人攻印度人,以印度人杀印度人。印度人之相仇也益甚,而抵抗英人之力乃益弱。迄今日犹且藉印度人酋长之威力以钳制其国民,印度人虽悟之,而末可如何也。远东有战事,则以印度人为前驱,进战而死,犹弃孤豚腐鼠也。人口日渐销耗,比百年前十损五六焉。故印度人股栗胁息于英人鞭策之下者无他,英人以印攻印之效也。俄人之于波兰也,以波兰人攻波兰人,以波兰人杀波兰人,波兰人之构祸也益深,而抵抗俄人之力乃益弱。一旦藉波兰之主权,斩杀其志士数百人,坐徙西伯利亚者又数万人,稚子弱妇,宛转顿踣于车轮马足之下,遂与普、奥裂地而自私之。波兰民裂眦泣血而末如之何,至今不得复其国名焉。故波兰人股栗胁息于俄人衔辔之下者无他,俄人以波兰攻波兰之效也。然此犹其远者,诸君之感情或有所不及动也。请言近事,联军之入京也,以教民为前行,奋斗而死,累然仆于地者,皆教民也。英人之得威海卫也,则练华兵。德人之据胶州湾也,亦练华兵。此皆将安用之哉?必不用之于欧洲大陆也,又不用之于美洲大陆也,其必用之我中国也决矣。然则吾国人不与人战则已,一与人战,自相斩刈,以相寻于尽也。湖南之入白人手中也,则亦必链湘勇,以湖南人仇湖南人,以湖南人杀湖南人,湖南日日自相仇杀,而抵抗异族之力,乃烟消冰释,沦灭于无何有之乡矣。于是白人安坐而临之,而畴昔之出死力为白人者,固非能见怜于白人也。苦工力作则吾湖南人为之,厮养下贱则吾湖南人为之,今日之巍然据高坐称上流者,皆异日求得一刚巴度大写之位置而欣欣有德色者也,非是则无所得衣,非是则无所得食。彼族之自尊自大也固宜有是,吾族之自污自辱也固宜有是。不受同化力,则必受反拨力;受反拨力,则必殄刈无遗育。虽受同化力,而亦必受无形之反拨力;受无形之反拨力,则亦永沦于异种而殄灭无遗育。虽然,此不足怪矣。吾湖南之自忘其种性、自造此蘖果而无所逭也。灵绶所著书谓中国不及此五年自强,五年以后决无可措手。诸君及今日改造湖南之社会,吾犹恨其晚也。

第四篇 湖南新旧党之评判及理论之必出于一途[编辑]

湖南无兼并之豪农,无走集海陆之巨商,无鸠合巨厂之大工业,诸君占中等社会之位置,惟自居于士类者成一大部分,而出入于商与士之间者附属焉, 、出入于方术技击与士类之间者附属焉。而主持全省之议论思想者,惟士林而已。吾湖南而为埃及,必有人为亚拉飞;吾湖南而为非律宾,必有人为阿君雅度;吾湖南而为杜兰斯哇,必有人为古鲁家。若而人者,必出于中等社会无疑也。顾湖南中等社会之议论、思想,涣散而不统合,党仇交争,戈矛林立,则又何以御滔天之大祸哉?不知破去门户之见,而自生畛域之私,攘夷者以趋新者为仇敌,排满者亦以趋新者为仇敌,排满与攘夷二事并为一谈者,则又以攘夷与排满划分轻重者为仇敌,实则不及研究利害,闭门向壁而高谈阔论。一旦枪林弹雨,轰集于阶闼之前,枕藉而死,子孙无类,口沫未干,私忿犹在,而此父兄子弟之根据地,已为大力者负之而趋,生称亡虏,谥为至愚,悔何及乎?顾诸君之所以如此者,良有所蔽焉,不可不为诸君剖心析肝而陈说之。

戊戍以前,天下无所谓新旧党之名;有之,自牡朝乱政,掀翻前局始。戊戌以前,湖南亦无所谓新旧党之名;有之,自劣绅争权、学堂交哄始。为祸首者,实为王先谦、叶德辉。交讧互讼,见于〈翼教丛编〉及〈湘报〉中者,海内人士皆耳而目之。王、叶二氏之无行,此吾湖南人之所共知也,葵园之行乐图,叶麻之小品传,其所描绘,尚未及十分之一。王氏好利而忘在得之戒,叶氏好名而有行险之材,皆欲挟其经义史事词章考据之陋学,以矜式来者,而以争名夺利之馀力,轶而出于倡优赌博之间,在孔门为无忌惮之小人,在满政府亦为不守法之刁奴劣仆。至其晚节末路,将何如哉?波澜反复,情急计迁,执箪笥壶浆以迎非族,而呼大英、大美、大法、大德万岁者,即此人也。何也?知满政府之不足以死,故必不为之死,彼知湖南事势已不可为,则必不敢冲锋犯难,将袖手而不为,故其归宿惟有屈膝丐命,尚可借此以鱼肉同类而肥其身家耳。故如二氏者,吾决不屑与言,然为湖南大局计,尚不得不涕泣而与之一言,冀万一有天良发现之一日。

夫二人之所争者,个人之私权私利也。争个人之私权私利,而遂至牺牲湖南人之公权公利以从之二人者,固自以为得计矣。夫天下岂有公权公利被剥夺于他族,而尚得存有个人之私权私利者哉?台湾贱人某甲者,富至数百万,日人至台,执顺民旗以迎之,以为可以博他人之怜爱矣,然日人尽夺其资产,劫而徙之于东京,今尚在某市中,为他国国民所耻笑。王、叶之工于自为者,亦不过如台湾某甲之下场头耳。令彼二氏者回其强决之志,挥其明辨之笔,鼓其隽永之舌,以作新湖南少年之气,则挽回劫运,终将于彼乎赖之,故吾愿二人者,熟思而审处之。不然,既见摈于他族,又见贱恶于湖南人,障面自羞,覆载之内,何所侧足?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也。

又有孔宪教者,其嗜利无耻,与王、叶颇同臭味,而其知识愚暗,常为王、叶所挪揄。八比试帖小楷之积习深入骨髓者相率而崇拜之,其徒党皆有妾妇行桀跖心,思想至猥亵,议论至鄙浅。而无识之京官与慕膻逐臭之鄙夫,常徘徊于其径路,不入于王、叶,则入于孔氏,所争者在稻粱之谋,所执者在牛马襟裾之名义。诸君,诸君!幸能分别黑白者,则望其尘而恐自污矣。若夫超立离立于垢浊之外,而为湖南旧学精神命脉之所寄者,则湘潭王氏实为一大宗。其所治经说,类皆拨去汉宋诸家之榛芜灌莽,而自以其理想之所至,成一家言。顾其弊也,颇堕于厌世主义,而又不乐博观四海宗教学术之迁变。故其识解所及,犹堕于踈阔而暗于世宙之趋势。然振奇吊诡,秕糠利禄,终当以事功见者也。

又有如贺金声一流者,坚忍刻苦,必欲不负其初心,而成见自封,涂肝脑以徇虚憍之意气而不悟者,所在尚多有之。悲夫,悲夫!此吾所为揭鼓以求之,盛筵以飨之,鸣炮以敬之,而愿其一审观中原之急难而与共济于方来者也。

诸君,诸君!今日吾辈之所研究者,在存中国,在存湖南以存中国,苟有不必排满而得存湖南者,吾辈不必排满可也;苟有其不出于排满而必不得存湖南者,吾辈又奚为隐忍苟活坐视其亡也?苟其径情直行出于攘夷而可以存湖南者,吾辈径情直行以攘夷可也;苟其必用迂回曲折之手段而后可以攘夷、而后可以存湖南者,吾辈又安能以六十三州县之性命轻于一掷也?且夫言公权、公益者,则何党之足云?新党者,假借众人之所指目而以为名词耳。苟能以湖南公益为目的者,温和可也,激烈可也,进步可也,自由可也。新则何所谓党?所贵于新学者,不为一身之奴,不为一家之奴,不为一姓之奴,亦不为一学说之奴,不为一党派之奴。新学之真精神,如是如是,新学之真面目,如是如是。进而言之,则且不宜为湖南公益之奴,而必为中国谋;进而言之,则且不宜为中国公益之奴,而愿为同洲同种谋。

顾吾所必欲伸之理论安在乎?则曰民族建国主义及个人权利主义而已。十六世纪以前,欧洲人不知有民族建国主义也,故有以天下为国家之误;不知有个人权利主义也,故有以政府为国家之误。其知之也,则封建之弊而新国家之所由以崛起也;专制之弊而宪法之所由以确定也。惟其以天下为国家,故爱国之公心,泛而不切;惟其以政府为国家,故爱国之热力屈而不伸。欧洲之为政治学说者,务力破之,遂得成十九世纪竞长增高之国力。若是乎,理论之大有力于世界也。

民族建国主义何由起?起于罗马之末。凡种族不同、言语不同、习惯不同、宗教不同之民,皆必有特别之性质。有特别之性质,则必有特别之思想。而人类者,自营之动物也,以特别之性质与特别之思想,各试其自营之手段,则一种人得有特别之权力者,必对于他一种人生不平等之妨害。受不平等之妨害者,必对于他一种人生自存之竞争。故异类之民集于一政府之下者,实人类之危辀仄轨也。罗马政府集异族于一范围,此古世帝国主义之槖约也。政府之势力,不能无类败,而此异思想异性质之民,各自求其托命,异者不得不相离,同者不得不相即。异者相离,同者相即,集合之力愈庞大而坚实,则与异种相冲突、相抵抗之力亦愈牢固而强韧。非此,则异类之民族将利用吾乖散揆隔之势,以快其攫抟援噬之心,此民族主义所以寖昌寖炽也。

日耳曼以独立不羁之民族,服属于罗马之宇下,其反拨之力最盛,久而久之,此义遂由日耳曼民族而倡佯于欧洲大陆。苟为他族所箝束欺压,则必洒国民之颈血以争之,掷国民之颅骨以易之,绵延数十载以至百年,必得所欲而后止。英相格林威耳用此以大造白里登,德相毕士麻克用此以大造德意志,意相嘉富洱用此以大造意大利,匈牙利烈士噶苏利用此以反抗奥地利。以此主义为之而不成,若波兰、芬兰民族之于俄罗斯,则天下哀之;若非律宾之于西班牙、美利坚,社兰斯哇之于英吉利,则敌国震之。虽然,此主义于建设国家之基础,要为有绝大之凝合力。以拿破仑之雄心壮志,欲冲决此主义之郛郭,而建立独一无二之伟大帝国,卒至身死荒岛,前图尽丧,岂非民族主义墙壁坚固使之然哉!今日地球诸国,所为凌厉无前者,帝国主义也,而此帝国主义,实以民族主义为之根底。故欲横遏此帝国主义之潮流者,非以民族主义筑坚墉以捍之,则如泛挑梗于洪涛之上而已矣。夫胡越之人,不能相为忻戚,天性然也。故民族主义者,生人之公理也,天下之正义也。有阻遏此主义使不得达者,卧薪尝胆,矛炊剑浙,冀得一当而已矣,公理然也,正义然也。欲起国民之痿痹者,此其一事矣。

虽然,民族建国主义不得个人权利主义以辅翼之,其分子之亲和犹未密,其质点之结集犹未坚,其形式之组织犹未完,其势力犹未能达于全盛也。欧人之言政治者,疾专制之腐败,思有以大革除之也,乃倡个人权利之说。所谓个人权利者,天赋个人之自由权是也。霍布士、陆克诸人导之,而实光大于法国之卢骚。卢骚之说,以为人生而有自由权。此自由权,人与我皆平等,故不捐弃己之自由权,亦不侵害人之自由权。有自由权斯有责任,为有我故;有自由权斯有界限,为有人故。言自由则必言平等,为人己平等,两不失其自由故。人生而欲保护其自由权及增进其自由权,故不能无群。群之始成于所谓民约者,此国家所由成立之原理也。惟国家以民约集合而成,故以集约诸人之希望为目的,而不得以一二人之希望为目的;以集约诸人之幸福为趋向,而不以一二人之幸福为趋向。故政府者,为国家之一部,国民者,为国家之全体。人人为服从于国家之一人,亦人人为享有自由权之一人。故虽有时割弃其自由权之一部纳诸公益之中,即得增长自由权之一部于公益之中。虽有割弃,随有增长,既有增长,故亦无割弃。放弃其自由权者,失人格者也。侵害他人之自由权者,损伤他人之人格者也。失人格与损伤人格者,皆乱术。是故主权者,国民之所独掌也:政府者,承国民之意欲而奉行之之委员也。国民者,股东也;政府者,股东之司事也。此论既出,于是欧美大陆莫不公认政府与国家之分别,莫不公认人民之自由权,以为政府与国民共守之界线。于是而共和焉,于是而立宪焉,于是有人民对于国家之责任,亦有政府对于国家之责任,于是有人民对于政府之责任,亦有政府对于人民之责任。是故国家之土地,乃人民所根著之基址也,非政府之私产也;国家之政务,乃人民所共同之期向也,非政府之私职也;国家之区域,乃此民族与彼民族相别白之标识也,非政府之所得随意收缩裂弃也;国家之政治机关,乃吾国民建设大社会之完全秩序,非政府之所得薮逋逃而凭狐鼠也。于是以全国之观念为观念,以全国之感情为感情,以全国之思议为思议,以全国之运动为运动,人人知其身为国家之一分子,为公同社会之一质点,而公德发达,如晓日之升于天,公权牢固,如磐石之根于地,形式完益,势力益盛,虽欲不突飞于地球之上,不可得矣。是故个人权利主义者,非个人权利主义,实公德之建筑场也。故天赋人权者,生人之公理也,天下之正义也。有遏抑此主义使不得伸者,卧薪尝胆,炊矛浙剑,冀得一当而已矣,公理然也,正义然也。欲起国民之痿痹者,此其一事矣。

则请以欧洲大陆之学说,对观吾中国之学说。孔子之作〈春秋〉也,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狄夷,诸夏之与夷狄,其畛域截然不可紊也,其称名判然不可假也。所谓称子称人,进退之大法,则以彼受吾同化力而进之,非以吾国民俯首帖耳于贱族劣种之下而进之也。民族主义之发达,昌矣明矣。自是以后,吾国民益腐败,五胡之乱,沦于左衽垂数百年,中国之士不耻被劣种之衣冠,中国之民不耻受劣种之鞭策,耗矣,哀哉!神圣之子孙奄然无气至于此极也。自唐至宋,胡族寖寖益猖獗,吾国民寖寖益柔懦,南宋诸儒虽大声疾呼,以复仇雪耻号召天下,顾其学说之界画,国家与世界混茫而不可辨,乃至朱学末流,若许衡、吴澄辈,转侧于顽凶淫肆之胡俗,不以为耻。自前明之末以迄今世纪,满人盗据天府,反藉崇奉朱学以伸其压制钳束之大义于天下,遂至吾国民忘其所自来。闻欧洲人则夷之,不知彼贱种者,其声明、文物、学术政理,且远出欧洲民族之下也。见欧洲人则惎之,不知彼贱种者,锢塞吾民之进步,攘夺吾民之权利,锄薙吾民之英杰,且乐奉欧人之馋吻,而自为其爪牙也。今日欲拔出于欧洲之坎窞,则不得不拔出于胡族之坎窞。欧洲之坎窞,藉胡族以为入阱之隧。若不申明此义,而欲亲昵和会,并为一家,既失独立之精神,而益与人以名义,使得挟制政府,以行其芟夷蕴崇之毒手,虽欲免白人之覆压,不可得也。

吾中国数千年来,未有知政府与国家之区别者也。西方之学说曰:国家有三权,三权不分立者,其秩序必不安宁,幸福必不增进,是故立法、司法、行法三者,不得不分别部居,使各在于独立之地。虽然,三权者,由国家之主权而生;主权者,以国民全体为体,而以三权分立为用;是故主张此三权者,国民全体之意识也。立法权者,由国民全体付之少数之部分,以达全体之意识者也;行法权者,国民少数之一部分,受全体之委任而奉行主权之职务者也;司法权者,所以监督行法者与人民之奉法者也。奉行主权者不当其位,由国民之公意斥退可也,戮辱之可也。宪法者,以国民之公意立之,亦得以国民之公意废之,以国民之公意护持之,亦得以国民之公意革除之。是故宪法者,国民公意之眉目、而政府与国民所同受之约束也。政府者,在于国家为一部分;国家者,不独非一姓之政府所得私,亦非寡人之政府所得私也。故有政府亡而国家不亡者,有国家亡而政府不亡者,明国家之存亡,系于全体之主权之存亡,不系于政府之兴废。惟系于全体之主权之存亡,故印度虽有酋长而印度不可谓不亡;惟不系于政府之兴废,故播尔奔政府亡而法国不亡,拿破仑政府亡而法国不亡。吾国之学说,虽有贵民轻君之大义,而数千年服儒服、冠儒冠者,莫敢承用,但知元后作民父母而已,但知尊君卑臣,辨天泽高堂陛而已。于是一不知谁何之人,若盗贼、若夷狄、僭据政府,则群国民而牺牲之惟命,生必外向,举王权土地献媚他人亦惟命,而拘文牵义之士,从而为之囚,从而为之死,从而为之愤慨悲思,曰名教然也。故夫吾国之所谓名教者,教猱升木,便利盗贼夷狄之利器也。匹妇为强暴所淫掠,已而为之守贞,已而为之徇死,曰此名教然也。塞上之牧儿,为夷狄所奴虏,已而为之服劳,已而为之死义,曰此名教然也。此乃横行于青天白日之下,魑魅罔两之学说也。以十八省四万万民族酣嬉颠倒于魅魑魅罔两学说之下,而不知割断根株,澡雪狂乱,则以吾国民之性命供白人之菹醢,亦孰非名教者耶?亦孰非生人之公理,天地之通义者耶?虽欲免白人之覆压,不可得也。

夫以吾国之学说尘霾若彼,则此二百年来所生之现象,吾人亦可以自思而得之矣。彼胡族历世相传之政策,何一非妨家贼者乎?所恃以为诒谋者,不过“汉人强,满人亡;汉人癯,满人腴”之秘书密记。所挟以为威福者,不过摧折士气,解散民党之强权辣子。至于今日,执名义以正告天下,犹且曰:“汝国民者,食我之毛,践我之土也;汝国民者,二百年来,列祖列宗深仁厚泽之所覆育也,皇太后宵肝忧勤之所扶植也。”自吾党观之,是恶可以欺小儿哉!二百年来之历史,皆爱新觉罗氏之罪状也。自光绪初政以迄于今,皆那拉氏西邸卖官之贸易所、梨园歌舞之淫乐图也。诸君试入学宫门,读所谓卧碑者,与周厉王之监谤、秦始皇之禁偶语何异?翻〈大清律〉一书,无一毫集会自由之权,无一毫出版自由之权。故十一朝之事实不暇详言也。观其对我国民之律令,阴谋毒计,如对照胆镜矣。那拉氏之淫纵,今亦不屑备举。试问纵拳匪以要大祸,使吾国民负九万万之巨款,卖身鬻子不得偿者,谁之罪欤?青衣蓬首,走出水窦,国门以外,豆粥难求,可以惩矣!及至西安,则酣歌恒舞,连日逮暮。岑春煊以梨园一部得优擢矣,卖官鬻爵,需索进奉之事,叠见于阙下,刘坤一、张之洞之贡使,至以宫门费多少相比较,天下传为笑柄。回跸入河南,百姓走徙,如遭大寇,闾里为墟,知县办差,至被太监勒索而缢死,百姓老幼妇女,走避不及.悬缢林中者相望也。日进燕窝粥一顿,给宫监三百金乃得达,故李莲英、荣禄入京以后,富过于旧,此何从而得之哉?以那拉氏为之城社也。日日言母子一心,励精图治,其所图者何事?不过以数十万金修颐和园,为饮宴外国妇女地耳!白玉之床,洋酋酣睡,不以为耻,且以为殊荣奇宠而张大之矣。俞正燮记康熙中黑龙江立约事,谓使臣与俄女王订约于镜奁之下,今日之事,诸君亦知之乎?中国割地赔款之约,其不订于那拉氏镜奁下者,几何哉?呜呼!台湾之割于日本也,我国民之死于掠杀、死于覆溺者数万人;金州、旅顺、大连湾之入于俄,我国民之死于搜杀、死于苦役、死于劫夺者数万人;广州湾之人于法,我国民之死于搜杀、死于炸弹者数千人;新安之入于英,我国民之死于格鬬者数千人;东三省之构衅于俄,我国民之挤死于黑龙江,蹴踏于可萨克马足,焚搜村落灰烬于烟焰者数万人。此其为同胞之伤痛何如哉!顾彼那拉氏,则日日乐观此戏以为下酒物也。此何也?满汉之不相为苦乐,无怪其然也。华人在台湾避日本苛虐,相率航海人闽,某将军命炮沉其舟,无一生活者。是而可忍,孰不可忍?今试问土为谁氏之土欤?毛为谁氏之毛欤?吾国民之遗产为强梁所占踞久矣,吾国民之身命为强梁所役使久矣,今日亦当泥首谢罪,以见还矣!然而,彼知大命不可以幸延、神器不可久窃也,念为吾奴隶所得,不如使吾友得之之为愈也。使吾奴隶得之,则逆僭而上逼,不如使吾友得之,豆剖瓜分,犹可以泄忿之为愈也。处心积虑如此,嘻,其甚矣!遍数东南西北诸界线,割让他人,无少顾惜,共几千万方里,岂不以物非固有、置诸不足轻重之数哉?呜呼!以不同之民族,行无限之专制,学说不明,事至今日,尚欲求苏息于恐怖政府之下。诸君,诸君!吾则安能忍而与此终古欤?

夫以现象之危险如此,政府之不足恃如此,湖南之隶籍于他人,直转瞬间事耳。六十四州县,改渲颜色之图,已于黄昏黑暗时,高挂于白人之壁矣!能执一理论以图匡救之法,则彼民族者,尚未及牢钉而熟熨也。不然,则亦谓他人父而已矣,谓他人母而已矣。然且谓他人父,他人不我父也,谓他人母,他人不我母也。络马首、穿牛鼻,彼殖民家之长技也,欲自比于人群,岂可得哉!岂可得哉!

第五篇 破坏[编辑]

夫理论既一,总合策力,以图建设,固已阳回阴薄,如蛰雷潜苏于九渊之下矣。虽然,有自立之方针,又有自立之程度。自立之程度何也?曰:破坏是也。改造社会者,不能仍旧社会而组织之,则必破坏旧社会而涤荡之。夫破坏者,宇宙之悲谷也,吾不忍于湖南见之,吾亦何忍为湖南言之?虽然,是乌可以已哉!苟可以不至于暴动,即毒蛇鸷兽,亦决不至于暴动也。破坏者,肝脑之庖厨也,衣冠之鼎镬也。如吾党者,抑岂独非此刀砧上之一块肉,七箸间之一杯羹哉?顾吾以湖南之事观之,则无可以不至于暴动之望,即无可以不至于暴动之事也。

夫所以不至于暴动者何也?必有使湖南公益日日进步者,必有使湖南自立之根本日日稳固者。是将恶乎望之?望之鬼幽魄躁之官欤?则为湖南之大敌者,即其坐堂皇而巍然具冠带者也。非斩绝自立之萌芽,不足以护其顶戴;非吸取湖南公众之利益,不足以润其身家。见西客则如娼妓之媚人,见湖南士民则如苍鼠之变虎,行止动作,外人提其线而舞之,则中节而适度焉。望之求田问舍之绅士欤?则奄奄待尽,如就木之陈人,汲汲寻欢,如登筵之醉蟹,非老而不死之糊涂虫,则大愚不灵之顽固党也;非寻行数墨之冬烘学究,则斜簪散髻害之风月间人也。为琐琐姻亚谋膴仕,则腕捷而材高;为堂堂中国策治安,则心空而脑坏。燕雀处堂,不知突决栋焚之在于眉睫也。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吾湖南绅士之权力,其强盛实在诸行省之上,彼于官场最能有抵抗力。莫能为湖南肩大任者,其弊在于自谋其利,以为大局虽坏,吾槖中之预备金尚如故也,地皮上之不动产尚如故也。一切教育军备大计所在,则诿其权于官,出而干预之,则恐将破其居积之一二分也。充此类而推之,则卖祖国而以图其利,亦将无所不为者也。然非貌为关心时事者,不足以间执新学小生之口。于是官场言教育,则亦言教育;官场言工艺,则亦言工艺;官场言商矿,则亦言商矿。有利于私益者,则攘而归之于己;有害于私益者,则百计而避之,若将陨焉;至于湖南公益,现在之办法,当以何为目的,吾之所不计也,将来之成效,以何为期限,吾之所不计也。言外事则苍苍然如堕云雾之中争闲气则断断然如涉洙泗之水。以湖南自立之大计望之此曹,犹画饼而欲充饥也。

然则湖南之公敌岂独在官场而已哉?彼日日坐大轿、掌纱镫,以出入于游戏征逐之地,称老师、拜大人,以雄长于厮养仆御之间者,皆是也。即有一二贤者,亦硁硁自守,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非隆隆炸弹,不足以惊其入梦之游魂;非霍霍刀光,不足以刮其沁心之铜臭。呜呼!破坏之活剧,吾曹安得不一睹之?破坏之悬崖,吾曹安得不一临之?

轰轰烈烈哉!破坏之前途也。葱葱茏茏哉!破坏之结果也。熊熊灼灼哉!破坏之光明也。纷纷郁郁哉!破坏之景象也。夷羊在牧,吾以破坏为威凤之翔于天;旱魃行灾,吾以破坏为神龙之垂于海。西人有恒言曰:列国文明皆从流血购来。柏雷亚曰:自由,犹树也,溉之以虐政府之血,而后生长焉。吾亦曰:未来之湖南犹树也,溉之以顽官劣绅劬民瘁士之血,而后生长焉。悲夫!求文明者,非独偿其价值,又须忍其苦痛。吾侪之求自存者,忍亦苦痛,不忍亦苦痛。不忍苦痛之苦痛,其祸迟而长,而其后且无以偿之;忍苦痛之苦痛,其祸速且短,而其后且有以偿之。吾闻物竞家之说矣!母之得子,天下至苦痛至困难之事,故慈母之怀不可夺子。惟国亦然。国民之权利,经天下至苦痛至困难之生产,则其得之也,亦必能有以护持之。故湖南人苟不知权利之说,则亦已矣,苟其知之,则惟有牺牲此不肖之官场绅贵以求之。愈苦痛,则前途愈坦荡;愈苦痛,则结果愈甘芳;愈苦痛,则光明愈灿烂;愈苦痛,则景象愈雄杰。荆榛塞途,一步不可以行,薙而掷之,则掉臂自如矣。乱丝在桁,一缕不可一织;斩而去之,则经纬自成矣。鸟喙之毒,中人必死,而收效乃捷于参苓。夫孰知摧陷廓清之胜于委曲迁就哉!夫孰如腾掷跳荡之胜于从容濡忍哉!掊巨室之锁,可以为养军十岁之赀;破蠹吏之囊,可以为购炮千尊之费。彼以不义得之,我以公义收之,一转移间,而可为多数之幸福,况建设之高尚公正百倍于现在者哉!

诸君不见英吉利之事乎?英吉利者,立宪之前辈也,独立之海王星也,其得之也以暴动而已矣。一千二百十五年之革命,惨矣烈矣,继之以一千四百八十五年之革命;一千四百八十五年之革命,惨矣烈矣,继之以一千八百三十二年之革命,而后有今日焉。最后之革命,最温和之暴动也,其间凶人之枪弹,及于乘舆,数十万人之请愿书,呈于内阁,喧喧豗豗,不可一日以居,有陆沉之象焉。不如是,则英吉利必仍为奴隶国,不足以成今日之英吉利也。诸君不见法兰西之事乎?法兰西者,〈民约论〉之出生地也,自由权之演武扬也,其行之也,以暴动而已矣。一千七百八十五年之革命,惨矣烈矣,继之以一千八百三十年之革命;一千八百三十年之革命,惨矣烈矣,继之以一千八百四十八年之革命。馘独夫民贼之首,以徇于巴黎市,举国之人莫不为之拊髀雀跃,而呼自由万岁也。三逐其君,十四更其宪法,糜肉流血,如沸如羹,有地狱之悲焉,然卒为强国。不如是,则法兰西必仍为奴隶国,不足以成今日之法兰西也。诸君不见意大利之事乎?内受那颇利诸国王之压制,外受法、澳诸国之陵逼,无复统一之期矣。然而烧炭党倾热泪以救之,加里波的、玛志尼之徒刳。心𬬸肾以谋之,义旗屡举,喋血无数,卒收功于嘉富洱,而大业遂成。夫意大利者,民族建国盘根错节之场,而独立之枯窘题也,然而以“暴动”二字,摧坚陷阵,用为首功。不如是,必仍为奴隶国而附庸于澳法,决不足以成今日之意大利也。至于日本,其立宪之宣告,可谓最安稳而容易者矣,然而国会未设以前,志士之著小说以鼓舞民气者若干事,译西书以摇荡人心者若干事,群县之暴徒蜂起而抗官吏者若干事。西乡隆盛以维新第一人物,扬旗拔剑,问罪于政府,齑粉其身而不惜也。故日本者,仅免于大破坏而已。论谁为原动力者,则亦暴徒崛起之功也。不如是,则宪法必不得立,郡町村自治之制必不得定,不足以成今日之日本也,是故暴动云者,开辟新局面之爱牟干也,筑造新国家之塞门得土也。且夫两利相形则取其重,两害相形则取其轻。今日不暴动,不能禁他人之不破坏我也。湖南之见破坏于外人,此亦必然之事,不可解之灾矣。与其他日见破坏于外人,何如发之自我,尚可以收拾之哉?人曰:今日之言暴动者,凶德也。吾党则曰:今日之言暴动者,立义也。人曰:今日之言暴动者,败群也。吾党则曰:今日之言暴动者,爱国也。人曰:今日之言暴动者,畔夫也。吾党则曰:今日之言暴动者,贞士也。他人之言暴动也,或与吾党异,吾党欲有所创立而为暴动,欲有所成就而为暴动。苟有所创立、有所成就,而不必为暴动者,吾党行之;苟有所创立、有所成就,而不得不行之以暴动者,吾党行之。

夫以暴动而后能有所创立、有所成就,此天下至艰至险之途也。虽然,诸君不必瞿然惊疑,诸君不必茶然沮丧。拿破仑曰:“难”之一字,惟庸人字典中一见之耳。壮哉此言!夫当华盛顿畔英自立之先,亚美利加何尝见一十三色国旗之影哉?然而今日则且横掩太平洋海面矣。是何也?曰:惟不畏难而已矣。吾党今日之破坏,决无华盛顿之难,此可知也。彼不肖之官场绅贵,其手腕决不如英国政府之强,其兵锋决不如英国军队之精,其财力决不如英国国会之易集。华盛顿与英苦战八年,始足自立。今日湖南之官绅,尸居馀气而已矣。虽然,是所难者,不在于破坏,而在于吾党主张破坏之精神。有破坏之精神必又有破坏之条理。无精神而言破坏,是一跌而不复振也;无条理而言破坏,是一溃而不可防也。条理者,不可宣言者也;吾不可不言精神。

今世界各国中破坏之精神,最强盛者莫如俄国之无政府党。无政府党言破坏之渊薮也。斯拉夫民族之所以有此党人者何也?为社会阶级之制不平也,为官吏之腐败也,为司法行政机关之颓坏也,为学校教育之箝制也。以种种之原因,生种种之反对,以种种之反对,生种种之压抑,然压抑者,岂足以息破坏之焰哉!凡专制者,未有不恃压抑为墙墉者也;而破坏者,则又能乘墙墉而俯瞰之者也。压抑一次,则反对之风潮亦高一次,如加重力于压水柜,挤力愈紧,则喷起愈强,如掷皮球于地,用力愈猛,则跃起愈疾,故夫压抑者,反对之良友,而破坏之导师也。是故俄国之虚无主义,自革命文学时期升而为游说煽动时期,自游说煽动时期升而为暗杀恐怖时期,愈挫愈奋,愤盈旁魄,几使俄政府权力威命之所及,俱陷于盲风晦雨之途焉。在昔十九世纪之初,倡之者不过一二人;至十九世纪之中,而蔓延及于学校焉;至十九世纪之末,而蔓延及于军队焉。开革命党之协议会,发行民意党之纲领书,遂骎骎乎宣告皇帝之死刑。学校之青年,悍然与政府为国事之勍敌,斧钺在前,监狱在后,曾不足以戢其凶行之十一。至于学校教头、地方知事被刃绝命累累相望也。历山二世被狙击者至七次,游艇下之水雷、铁道线下之地雷等未发见者,尚不在此数。如彼得堡御殿之爆发,观兵式辇路之炸弹,最为震动地球诸国之耳目者。其党人秘密活版所至数十处,爆发物兴造所、通券所至数十处。政府设备不敢稍竦,而党人之势力,乃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无政府哲学弥满充塞于国民之脑质中,至使妙龄之弱女,亦乐敝衣毁饰,杂于男子之中,冀得一达其目的,以为愉快。呜呼!何其壮也。故俄国今日不立宪,则亦必至于革命。以如鬼如神如天如地之政府,焦然坐于快枪毒炮之中,虽欲不许与国民之权利而不可得,岂非破坏之精神所为掀簸而摇撼之者哉?是故主张破坏者如炸药,破坏之精神如炸药之燃烧性;主张破坏者如强水,破坏之精神如强水之酸化性。此性不可灭,抑亦无能灭之者。此性不至无端而即发,亦未有当其适宜之度而不发者。既发之后,有绝大之分解力,即有绝大之生产物;而炸药、强水之能力,已变为功用之后,散如飞烟,销如幻泡,则已不复存其原来之体质形状矣。是故主张破坏者,其能力之成迹止此,其功用之结果必不止此。此可言破坏即可言建设,则岂非仁人君子,精神魄力所留遗哉?悲矣夫,吾愿吾党,缟素苴绖以当破落之凶门;笑矣乎,吾乐与吾党轩鼚鼓舞,以颂斩新之结构。

第六篇 独立[编辑]

精神充矣,条理具矣,程度达矣,建天心阁为独立之厅,辟湖南巡抚衙门为独立之政府,开独立之议政院,选独立之国会员,制定独立之宪法,组织独立之机关,扩张独立之主权,规画独立之地方自治制,生计、武备、教育、警察诸事以次备举。以吾湖南为古巴,以吾湖南为比利时,以吾湖南为瑞士,庶可谓吾党得意之秋乎!然而吾党之言独立决不在此。

夫人人视湖南为公共之湖南,则湖南不能独立;为其如此,则湖南为质点排列之混合物,而非亲和力构造之化合物也。人人视中国为公共之中国,则中国不能独立;为其如此,则中国为质点排列之混合物,而非亲和力构造之化合物也。混合物者,如积沙然,遇风而扬,随流而荡,受外力不及锱铢,而已有离绝播散之象矣。化合物则不然,非依其本来亲和力之原则,决不足改变之。在公共之湖南中,必使各个人自任一部之位置,各个人发见其独体之亲和力,则湖南独立矣。在公共之中国中,必使各分省自任一部之位置,各分省发见其独体之亲和力,则中国独立矣。夫中国之所以致有今日者,非为其团体之不能结合耶?在亚洲中部而名之曰中国,在中国而有十八省,非固有之团体耶?如之何欲决裂而离去之?然混合之团体,决非所谓团体,以今之道,无变今之俗,中国散为十八行省,十八行省散为千五百州县,千五百州县散为四万万人。名虽集合,形式虽庞大,而腐朽霉烂,终于瓦解。今日之集合,实所以胎孕分割之奇痛也。湖南者,中国之一部分;新湖南者,畔全体而裂去其一部者也。非能畔而裂之,则亦不能缝而完之。由吾党之说,则四万万分子,聚而为千五百分子,千五百分子,聚而为十八分子,十八分子聚而为中国。质点愈密,则团结力愈益强,固非自成为一部,必不能于全体中占一部之位置,不能于全体中占一部之位置,滋所以病全体者也。故吾党欲新中国,必新湖南。

普通中国之思想,有最大之弱点:一曰见慑于满政府之馀威也。夫当彼族之隆,安坐而定禹域,所以能慑服吾国民者,有四焉:法制简质,身臂相使,而吾国民窘束于刀笔筐箧之下,救过不给, 一也;种族亲固,团结坚牢,而吾国民嚬呻于饥馑师役之中,内讧并起,二也;武力强盛,耐饥与寒,而吾国民狼藉于弓弦马足之间,戎车不竞,三也;权略兼资,知彼与己,而吾国民俦张于水火荆棘之内,大计全疏,四也。今彼以二百年之休养,闲宴无事,种性愈失,其不足虑也决矣。以言法制,则袭前明苛碎之失,束缚绳墨,难以更张;以言团体,则成萧墙构祸之形,树立党援,自谋封殖;以言武力,则宴安鸩毒,肥马鲜衣,绵力薄材,而师干不试;以言权略,则孤坐穷山,引虎自卫,甘言厚币,而附骨为疽。然则彼族威力,其已熸矣,无一营之卒,不须召募华人;无一日之粮,不湏取资于江河两流系;无一夫之械,不待给于江鄂山东诸省制造厂。浮寄孤悬于十八行省之上,而发祥重地置在饿虎之齿颊间,内外两蒙阴除羁绊,根实已拨,徒建空名,一旦华人起而乘之,如以鸟获而推稚子,其僵仆也,决矣!

我湖南独立,彼族所以控制之者如何?川、粤乱萌方长,江海门户洞开,自守汎地,有所不足,所恃者惟鄂豫赣皖,尚足资调遣耳,然俱不免有内顾之忧,不足畏也。一省自立,则满政府坠地矣。诸君亦闻英人之言乎?英人之论中国也,谓汉种卑贱屈辱,不足以居政府,惟满人尚高视阔步,有足恐怖汉族之形式,宜扶而翼之。诸君之言尊王也,欲有政府也,有政府以存国家之权利也,但求其可恐怖乎?何不刻狮画虎而崇拜之?何用彼东胡之贱种为耶?新湖南所以身当祸首,而雪此恶谑也。故吾党欲新中国必新湖南。

普通中国之思想有最大之谬见:一曰惧引外人之干预也。夫外人之干预我中国也,岂自今日始哉?鹬蚌相持,渔人获利。虽然,罗者得鹬,渔者得蚌,苟在其所取,岂有见赦者哉?然则如之何?曰:在吾自立之力量耳。瑕则攻之,坚则辅之,瞰吾势力,以为伸缩,此各国之隐情也。然亦在目前则然耳。过此以往,英之波斯、缅甸大铁路,美之尼喀拿加运河皆己竣工,内地各国租办之铁路亦已毕事,而列强扩张海陆军备,有加无已,亟欲乘衅一决雌雄,则其干预之疆猛,视此三五年内,当百倍之。在今日而实行干预者,吾尚有可以支拄之力也;在他日而实行覆压者,吾决无可以摆脱之方也。湖南深入掌奥之中,倔强一隅,事须及热。故吾党欲新中国必新湖南。

虽然,湖南之自立者,湖南人切实之问题也。吾言湖南自立,尤有所望于诸君一致之决心焉。今世立国于地球之上,不能无以党会为基础者也。是故有国会,有地方议会,有私人所倡立之政党会。国会及地方议会者,立法之机关也,自治之铃键也。私人所倡立之政党会者,于国会、地方议会外,以特别之性质,结特别之团体,主张一党派特别之议论,而欲施行一党派特别之方针者也。此特别会党者,惟其各以公益为主,则其所执之方针目的,不必尽同,而其维持公益则大同。能如是,则英、德、美、日诸国所以能占地球上高等也。匈牙利之见败于澳,而使噶苏士不得伸其志也,意大利之见败于澳、法,而使加里波的遁迹于美也,皆党人见解之游移、胆力之怯懦为之也。使彼党人,人人能为噶苏士,则匈牙利之独立不至重入烦恼之乡;人人能为加里波的、玛志尼,则意大利之勃兴,不待叠出于坎轲之境。然则为党人者,不可不刚强坚忍、安徐重固以图之也。图之则若为先后,若为奔走,若为凶行,各如其意以行之。智者侠心,任侠心者组合为一朋:勇者侠命,任侠命者组合为一朋;富者侠财,任侠财者组合为-朋;贫者侠力,任侠力者组合为一朋;文儒侠辩,任侠辩者组合为一朋;妇女侠慧,任侠慧者组合为一朋。心与心竞,而经略出焉;命与命竞,而爆烈出焉;财与财竞,而赀用出焉;力与力竞,而事业出焉;说与说竞,而流衍出焉;慧与慧竞,而奇秘出焉。此朋与彼朋相扶相翕,而汹涌澎湃,有长风怒涛、疾霆震电起于天地之间,自由万岁、新湖南万岁之声,遍于国界矣。且夫以党人各自占其会党之一部分,则会党立;以会党各自占湖南之一部分,则湖南立。不能自占党人之-部分,而欲新湖南者,犹各省不能自占中国之一部分而欲新中国也,日日而言之,昔昔而梦之,岂有及哉?临渊羡鱼,网罟备具,不能濡足以求之于水;入林而誉果,俯仰取足,不能扱衽以人之怀。袖手而使人,被使者复袖手而有所使。玩时歇日,不如起而自为之。吾为旁观者他人亦为旁观者旁观者复呵旁观者,然则遍数湖南人而无一非旁观者也。吾自为之,他人亦自为之,自为者可与他人合而为之,亦可与他人分而为之,然则遍数湖南人,而无一非自为之者也。遍湖南人而自为之,新湖南之成立,夫岂远而!

言世界民族之最强大者,必曰条顿人。言国力最饶富及领土之最广阔者,必曰条顿之英吉利人。此何以故?凡英吉利人,少数人口所到之海岸,必得纵横广大若干望之属地,此何以故?问其所以,则英吉利人富于个人独立性。惟其有独立性,故能以少数人控驭多数人而驯扰之;亦惟有独立性,故能以少数人抚有多数人之领土而承袭之。美哉,独立性之作用乎!能使其国为头等国,能使其国民为头等之国民。观地球列国之等级,可以知独立性之优劣焉。然则吾党所谓新湖南之事业,以何等程限为满足乎?吾党必曰:以制造湖南人得为独立性之头等国民为程限,以制造湖南得为独立性民族之头等国为程限。然则所谓独立性民族之头等国者,以湖南为范围乎?抑非以湖南为范围乎?吾党必曰:吾党必制造中国为独立性民族之头等国,必制造中国国民为独立性之头等国民。吾能不以条顿民族之独立性,制造湖南人,而以湖南人之独立性,制造湖南人;吾能不以条顿民族之独立性,制造中国人,而以中国人之独立性,制造中国人。中国人之独立性无程限,湖南人之独立性亦无程限。中国人之制造中国无程限,吾湖南人之制造湖南亦无程限。以是为满足,以是为程限。

呜呼!白云无极,苍梧邈然。作小朝廷之生活,举止羞人;接无政府之风潮,头颅顾我。南风不竞,恐残山剩水之无多;东门可芜,有秋菊春兰之未沫。知昨非而今是,羌含旧而谋新。悲夫!天方荐瘥,丧乱弘多,忼当以慨,为湖南独立之歌:

衡山高高兮,湘水沄沄,其北有洞庭八百里,佛狸饮马之所不能渴,苻符投鞭欲渡不得问其津。夫何一塞外之游牧兮,是为乌桓贱族,肃慎遗民。腰硬弓、手长箭、骑大马来窥此江上兮,岳云愁、湘灵泣、山鬼呼啸。白日而攫人,以杀戮为耕作者四十载兮,诉之帝释,帝释沉醉而伪若不闻。左陈刀锯而右施饼饵兮,乃复蛊我以俗学,梏我以俳优无用之文。使我聪者聋、明者昧、行者跛、谈者呓,而以为天宠兮,如鹦鹉之在笼,猿猴之在槛。秋非我秋,春非我春。瞰其后者,倏然命俦啸侣而来袭兮,三战三北愿为之臣仆,拜舞呼导,以叩吾门。田宅邱墓不得自有兮,教堂租界、矿山铁道,惟视彼族之笑嚬为奉承。拒之则为盗贼兮,听之则剥权失利,亡宗覆嗣,目不及忤,而舌不及伸。然且问八十国不知名而坐谈时事兮,倡尊王、言锁港,逞血气以瞋人。蜩螗沸羹而复如此兮,门户之争,未及止息,席卷而去者,已列在印度总督柴棍总督之下。陈不自立之祸,其后乃如此。谓余不信,祝融颓兮,湘水绝此恨兮,更千万世而不得。直酌我酒兮为君歌,竹上泪兮安可磨?吁嗟乎!噫嘻!奈汝湖南人何?吁嗟乎!噫嘻!奈汝湖南人何?
衡山之高高极天,西瞰峨眉太白,如在户牗;南望越南之大海,如瓶罍杯杓落于几案之前。清湘之水流若驶,一日下城陵矶,三日而出太平洋与长江合流者四千里。其北有汝祖国之中原兮,其南有汝同胞南徙广阔辽远之扬州。惟此荆衡之南,五岭之北,驱豺而斩棘兮,乃汝士所食之旧德,汝农所服之先畴。一旦有强暴者移转而掠卖兮,奈何乎争之不得,誓当桥尸暴骨,率九世以相仇。不自由毋寗死兮,曰干侯败绩,非吾孔子之所羞。万一有不败兮,是皇王帝霸,汉唐宋明衣冠文武之所遗留。固将左揭滇黔,右携赣鄂,后连粤峤,前援江北,以求此泗水之坠鼎兮,绲黄河南北、长江上下,以光复我金瓯。天诱其衷兮,鬼惎其谋。岣嵝之峰有天书陨而赤光降兮,曰汝能为民族之牺牲者,尔偿我值,我必如汝愿以相售。诏重华而相之兮,埤之以烈山之子,俾遏此横流。太平、印度两洋,波沸如山立,怪声砰訇如地裂兮,是汝曹得意之秋。常山宝符十二,捷足者得之兮,毋俾辱于非族。磨牙吮血为子孙忧,曰余稽首而承嘉命兮,斧要膂、碎心脑,出死以相求。五州之民各有其室家兮,余亦借此堂构,未雨而绸缪。西邻之责言所不得及兮,道旁之行客所不得谋。请自令以为始兮,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已兮,余亦不待夸娥氏之移所峙。

毕士麻克曰:天下可恃者非公法,惟赤血耳,黑铁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