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文选/卷1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八 昭明文选
卷十九
卷二十 
情; 补亡 述德 劝励

[编辑]

[编辑]

易曰:利贞者,性情也。性者,本质也;情者,外染也。色之别名,事于最末,故居于癸。

高唐赋[编辑]

并序汉书注曰:云梦中高唐之台。此赋盖假设其事,风谏淫惑也。

宋玉

主条目:高唐赋

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史记曰:楚怀王薨,太子横立,为顷襄王。汉书音义,张揖曰:云梦,楚薮也,在南郡华容县,其中有台馆。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崒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尔雅曰:崒者,厜笌。注谓山峰头巉岩然。言云气形似于山。王问玉曰:“此何气也?”

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

王曰:“何谓朝云?”

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郑玄曰:寝,卧息也。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襄阳耆旧传曰:赤帝女曰姚姬,未行而卒,葬于巫山之阳,故曰巫山之女。楚怀王游于高唐,昼寝,梦见与神遇,自称是巫山之女。王因幸之。遂为置观于巫山之南,号为朝云。后至襄王时复游高唐。为高唐之客。自言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荐,进也。欲亲进于枕席,求亲昵之意也。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山南曰阳,土高曰丘。汉书注曰:巫山在南郡巫县。阻,险也。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云、行雨,神女之美也。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

王曰:“朝云始出,状若何也?”

玉对曰:“其始出也,兮若松榯。,茂貌,如曋也,徒对切。榯,直竖貌,音时。其少进也,晰兮若姣姬。扬袂鄣日,而望所思。晰,昭晰,谓有光明美色。扬袂,举袖也。如美人之举袖,望所思也。忽兮改容,偈兮若驾驷马,建羽旗。韩诗曰:偈,桀侹也,疾驱貌。周礼曰:析羽为旍。谓破五色鸟羽为之也。言气变改或如驾马建旗也。建,立也。偈,居竭切。湫兮如风,凄兮如雨。风止雨霁,云无处所。”湫兮,凉貌。诗曰:风雨凄凄。尔雅曰:济谓之霁。郭璞注曰:今南阳人呼雨止为霁,音荠。

王曰:“寡人方今可以游乎?”

玉曰:“可。”方今,犹正今也。广雅曰:方,正也。

王曰:“其何如矣?”

玉曰:“高矣显矣,临望远矣!广矣普矣,万物祖矣!广,间也。普,遍也。祖,始也。言万物皆祖宗生此土,为万物神灵之祖,最有异也。上属于天,下见于渊,珍怪奇伟,不可称论。”

王曰:“试为寡人赋之。”

玉曰:“唯唯。礼记曰:父召无诺,先生召无诺,唯而起。郑玄曰:应唯恭于诺也。皇尧曰:唯谓今之尔,是也。

惟高唐之大体兮,殊无物类之可仪比。 巫山赫其无畴兮,道互折而曾累。言殊异于常,无物可仪比。比,类也。赫然,盛貌。道路交互曲折。曾,重也。谓横斜而上。 登巉岩而下望兮,巉岩,石势,不生草木。临大阺之锣水。说文曰:秦谓陵阪曰阺,丁兮切。周礼曰:以潴畜水。字林曰:锣,积也,与畜同,抽六切。 遇天雨之新霁兮,观百谷之俱集。 濞汹汹其无声兮,溃淡淡而并入。百谷者,众谷杂水集至山之下。字林曰:濞,水暴至声也。说文曰:汹汹,涌也,谓水波腾貌。汹,诩巩切。溃,水相交过也。淡,以冉切,安流平满貌。 滂洋洋而四施兮,蓊湛湛而弗止。 长风至而波起兮,若丽山之孤亩。蓊然,聚貌。湛湛,深貌。弗止,谓不常静或行。郭象庄子注曰:丽,著也。尔雅曰:如亩亩丘。郭璞曰:丘有陇界如田亩。素问:歧伯对黄帝曰:卒风暴雨,风吹水势,波落而陇起。言风吹水势,浪文如孤垄之附山。 势薄岸而相击兮,隘交引而却会。广雅曰:隘,狭也。言水之势,既薄岸而相激,至迫隘之处,其流交引而却相会。谓水口急狭,不得前进,则却退,复会于上流之中止。 崒中怒而特高兮,若浮海而望碣石。崒,聚也。谓两浪相合聚而中高也。言水怒浪如海边之望碣石。孔安国注尚书曰:碣石,海畔山也。 砾磥磥而相摩兮,巆震天之磕磕。相摩,言水急石流,自相摩砺,声动彻天。说文曰:砾,小石也。磥磥,众石貌。巆,声也,火宏切。字林曰:磕,大声也。 巨石溺溺之瀺灂兮,沫潼潼而高厉。巨石,大石也。溺溺,没也。瀺灂,石在水中出没之貌。沫,水高低貌。潼潼,高貌。厉,起也。埤苍曰:瀺灂,水流声貌。 水澹澹而盘纡兮,洪波淫淫之溶说文曰:澹澹,水摇也。纡,回也。淫淫,去远貌。溶,犹荡动也,音容裔。 奔扬踊而相击兮,云兴声之霈霈。言水之奔扬踊起而相击,其状若云,又兴声霈霈然。上林赋曰:穹隆云桡,义出于此。纂文曰:云若大波。霈,浦大切。 猛兽惊而跳骇兮,妄奔走而驰迈。 虎豹豺兕,失气恐喙。 雕鹗鹰鹞,飞扬伏窜,妄,谓不觉东西漫走。窜,走也。说文曰:鹞,鸷鸟也,与照切。字林曰:窜,逃也,七外切。非关协韵。一音七玩切。 股战胁息,安敢妄挚。股战,犹股栗也。胁息,犹翕息也。

于是水虫尽暴,乘渚之阳。水虫,鱼鳖之属,惊而陆处。方言曰:晒,暴也,蒲卜切。巫山所临之渚,阳,水北也,暖故鱼鳖游焉。 鼋鼍鳣鲔,交积纵横。 振鳞奋翼,蜲蜲蜿蜿。 中阪遥望,谓张其鳞甲。翼,鱼腮边两鬣也。蜲蜲蜿蜿,龙蛇之貌。上言水中虫尽暴,总色说之。中,阪之中,犹未至山顶。蜲,于危切。蜿,于袁切。玄木冬荣。 煌煌荧荧,夺人目精。 烂兮若列星,曾不可殚形。 榛林郁盛,葩华覆盖。 双椅垂房,纠枝还会。煌煌荧荧,草木花光也。榛林,栗林也。葩,花。栗花长与叶间生,自相覆盖也。双椅,椅,桐属也。垂房,花作房生也。房,椅实也。还会,交相也。纠枝,枝曲下垂也。毛诗曰:其桐其椅。注:椅,梧属。尔雅曰:下句曰纠。 徙靡澹淡,随波暗蔼。徙靡,言枝往来靡靡然。澹淡,水波小文也。暗蔼者,言木荫水波,暗蔼然也。 东西施翼,猗狔丰沛。东西施翼者,谓树枝四向施布,如鸟翼然。言东西,则南北可知,其林木多也。猗狔,柔弱下垂貌。汉书,大人赋:猗狔以招摇。猗,于宜切。狔,于危切。 绿叶紫裹,丹茎白蒂。裹,犹房也,古卧切。 纤条悲鸣,声似竽籁。 清浊相和,五变四会。左氏传,晏子曰:先王和五声也,清浊小大以相济也。吹小枝则声清,吹大枝则声浊。五变,五音皆变也。礼记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四会,四悬俱会也。又云:与四夷之乐声相会也。 感心动耳,回肠伤气。 孤子寡妇,寒心酸鼻。言上诸声能回转人肠,伤断人气。礼记王制曰:小而无父谓之孤。寒心,谓战栗也。酸鼻,鼻辛酸泪欲出也。 长吏隳官,贤士失志。尚书曰:股肱惰哉,万事隳哉。孔安国曰:隳,废也,许规切。失其本志,不知所为。 愁思无已,叹息垂泪。 登高远望,使人心瘁。登高心瘁。此下谓至山上高处,未至观也。瘁,病也。 盘岸巑岏,裖陈硙硙。王逸楚辞注曰:巑岏,山锐貌。裖,已见上林赋,音振。李奇曰:裖,整也。陈,列也。硙硙,高貌。方言曰:硙,坚也。 磐石险峻,倾崎崖𬯎。埤苍曰:崎岖不安也。广雅曰:𬯎,坏也。说文曰:坠下也。 岩岖参差,从横相追。势如相追。 陬互横忤,背穴偃跖。广雅曰:陬,角也,侧沟切。忤,五故切。偃跖,言山石之形,背穴偃蹇,如有所蹈也。许慎淮南子注曰:跖,蹈也。忤,逆也。路有横石逆当其前。背,却也。穴,孔也。却又当山之孔穴。 交加累积,重叠增益。交加者,言石相交加累其上,别有交加。石之势在巑岏崖上,重益其高。 状若砥柱,在巫山下。砥柱,山名,在水中如柱然。此崖岸在巫山下者,似砥柱山然。 仰视山颠,肃何千千,炫耀虹霓,说文曰:俗,望山谷芊芊青也。千、芊古字通。言山高如虹霓炫耀其上。俯视崝嵘,窐寥窈冥。广雅曰:崝嵘,深直貌。窐寥,空深貌。崝,士耕切。嵘,音宏。窐,苦交切。寥,音劳。 不见其底,虚闻松声。言山下杳远不见,但空闻松声。 倾岸洋洋,立而熊经。言岸既将倾,水流又迅,故立者恐惧而似熊经。倾岸之势,其水洋洋,避立之处,如熊之在树。 久而不去,足尽汗出。谓倾岸之势,阻险之处,人所惧见,心自战惧,足下流汗而出也。 悠悠忽忽,怊怅自失。悠悠,远貌。忽忽,迷貌。言人神悠悠然远,迷惑不知所断。楚辞曰:怊怅而自悲。王逸曰:怅,恨貌。怊,耻骄切。 使人心动,无故自恐。动,惊也。言无有,故对此而惊恐。 贲育之断,不能为勇。孟贲、夏育,决断之士,今见此崄阻,亦不能为勇也。断,丁乱切。 卒愕异物,不知所出。卒,七忽切。尔雅曰:槞,见也,午故切。愕与槞同。言卒然复有惊愕之异物,从旁而出,不知所从来。 縰縰莘莘,若生于鬼,若出于神。縰縰莘莘,众多之貌。说文曰:纚,冠织也。縰与纚同,所绮切。诗曰:鱼在在藻,有莘其尾。毛苌曰:莘,众多也。莘,所巾切,字或作兟,往来貌,若出于神。 状似走兽,或象飞禽。 谲诡奇伟,不可究陈。 上至观侧,地盖底平。 箕踵漫衍,芳草罗生。自此已前,并述山势也。杜预左氏传注曰:底,平也。箕踵,前阔后狭似箕。衍,平貌。言山势如簸箕之踵也。 秋兰茞蕙,江离载菁。广雅曰:菁,华也。载,则也。 青荃射干,揭车苞并。见本草。夜干,一名乌扇,今江东为乌莲,史记为射干。汉书音义曰:揭车,香草也。苞并,丛生也。 薄草靡靡,联延夭夭。 越香掩掩,靡靡,相依倚貌。夭夭,少长也。越香,言气发越。掩掩,同时发也。掩,同也。众雀嗷嗷。 雌雄相失,哀鸣相号。雀,鸟之通称。毛诗曰:鸿雁于飞,哀鸣嗷嗷。 王雎鹂黄,正冥楚鸠。 姊归思妇,垂鸡高巢。 其鸣喈喈,尔雅曰:王雎。郭璞曰:雕类。今江东通呼为鸮。诗云:鸟挚而有别者,一名王雕。骊黄,郭璞曰:其色黧黑而黄,因名之。一曰鸧鹒。方言曰:或谓𨿯黄为楚雀。广雅曰:楚鸠一名哔啁。尔雅曰:嶲周。郭璞曰:子嶲鸟出蜀中。或曰:即子规,一名姊归。嶲,胡圭切。思妇,亦鸟名也。地理志曰:夷通乡北过仁里有观山,故老相传云:昔有妇登北山,绝望愁思而死,因以为名。垂鸡,未详。高巢,巢高也。当年遨游。一本云:子当千年万世。遨游,未详。 更唱迭和,赴曲随流。赴曲者,鸟之哀鸣,有同歌曲,故言赴曲。随流者,随鸟类而成曲也。

有方之士,羡门高谿。史记曰:方士皆掩口。杜预左氏传注曰:方,法术也。史记曰:秦始皇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谿疑是誓字。汉书郊祀志曰:充尚、羡门高最后,皆燕人,为方令道,形辞销化玉。充尚、羡门高,二人。 上成郁林,公乐聚谷。盖亦方士也。未详所见。又郁然仙人盛多如林木。公,共也。人在山上作巢。谷,食也。聚食于山阿。 进纯牺,祷琁室。进,谓祭也。祷,祭也。尚书曰:神祇之牺牷牲用。孔安国曰:色纯曰牺。淮南子曰:昆仑之山,有倾宫琁室。高诱曰:以玉饰宫也。 醮诸神,礼太一。醮,祭也,子肖切。史记曰:宜立太一,而上亲郊之。 传祝已具,言辞已毕。

王乃乘玉舆,驷仓螭,垂旒旌,旆合谐。 䌷大弦而雅声流,冽风过而增悲哀。传祝已具,神之语已具。言辞,即祝所传辞也。毕,竟也。旒旌,谓建太常十二旒。雅声,正不淫邪。字林曰:冽,寒风也。䌷,引也,音抽。

于是调讴,令人惏悷憯凄,胁息增欷。并悲伤貌。胁息,缩气也。增,益也。婪,力甚切。悷,力计切。

于是乃纵猎者,基趾如星。 传言羽猎,衔枚无声。相传言语,遍告众士。汉书音义,李奇曰:羽林骑士。张晏曰:以应猎负羽。周礼:衔枚氏,军旅田役令。郑玄以为枚止言语嚣讙也。枚状如箸,横衔之。 弓弩不发,罘颍不倾。 涉漭漭,驰苹苹。漭漭,水广远貌。尔雅曰:苹,藾萧。郭璞曰:今藾蒿也,邪生亦可食。说文曰:苹苹,草貌,音平。 飞鸟未及起,走兽未及发。 何节奄忽,啼足洒血?何,问辞也。言何节奄忽之间,而兽之蹄足已皆洒血。节,所执之节也。 举功先得,获车已实。

王将欲往见,必先斋戒,差时择日。毛苌诗传曰:差,择也。 简舆玄服,建云旆,霓为旌,翠为盖。冬王水,水色黑,故衣黑服。简,略也,省也。翠,翡翠也。以羽饰盖。 风起雨止,千里而逝。 盖发蒙,往自会。素问,黄帝曰:发蒙解惑,未足以论也。会,与神女相会。 思万方,忧国害。 开贤圣,辅不逮。开导贤圣,令其进仕,用其谋策,辅己不逮。此又陈谏于王也。 九窍通郁,精神察滞。文子曰:九窍者,精神之户牖。气者,五藏之使候。吕氏春秋曰:凡人九窍五藏恶之精气郁。高诱曰:郁滞,不通也。 延年益寿千万岁。”

文选考异

情注“事于最末”:袁本、茶陵本“事于”作“于是”。何校改“于事”。

高唐赋注“汉书注曰”下至“风谏淫惑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三字。

注“史记曰”下至“为顷襄王”: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五字。

注“郑玄曰寝卧息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为高唐之客及注“自言为高唐之客”:袁本无此正文五字、注七字。茶陵本有。案:此盖善有,五臣无,而失著校语者。

注“欲亲进于枕席”:袁本、茶陵本无“进”字。案:“亲”当作“进”。尤校改“亲”为“进”,因误两存耳。

注“如曋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陈云“曋”二字疑。今案:无四字是也。字书不见“曋”。考五臣云“如松栽也”,或误入,但亦非“曋”。袁、茶陵二本为不误。

注“韩诗曰”:何校“诗”下添“章句”二字,陈同。今案:此所脱无以订之。

注“偈桀侹也”:袁本此下有“居竭切”三字。案:是也。尤改入注末,作“偈居竭切”,非。茶陵本删去,益非。读者因是皆误连下文“疾驱貌”于此句,而不可通矣。

注“生此土”:袁本“生”下有“乎”字,是也。茶陵本无。又其下此注不完,皆非。

注“安流平满貌”:袁本、茶陵本无“安流”二字。

注“尔雅曰如亩亩丘郭璞曰丘有陇界如田亩”:袁本、茶陵本作“郭璞尔雅注曰有陇界如亩”十一字。

注“广雅曰隘狭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谓水口急狭”下至“复会于上流之中止”: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字。

若浮海而望碣石:案:“碣”当断句,“会”、“碣”、“磕”、“厉”及以下皆相协,无容失其一韵,“石”字当属下句首。“石砾磥磥”二句,言小石也;“巨石溺溺”二句,言大石也。其善注则云“碣石者”,以“碣石”解正文之“碣”,非其读正文于“石”为句,必五臣不察,乃误分节如此,后善为所乱,而各本不著校语也。又五臣误改下文“磥磥”作“碨”,由不知“磥磥”与“溺溺”相对为文,亦可证。

注“孔安国注尚书曰碣石海畔山也”:袁本作“碣石山名也已见上注”,是也。茶陵本全复出,皆非。

注“埤苍曰瀺灂水流声貌”:袁本、茶陵本无此九字。

注“字林曰窜逃也七外切非关协韵一音七玩切”: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八字。案:袁、茶陵似非也。此卷善音,二本多所删去耳。

注“交相也”:案:“交相”当作“相交”。各本皆倒。

注“毛诗曰”下至“下句曰纠”: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八字。

注“柔弱下垂貌”:袁本、茶陵本无“下垂”二字。

注“汉书大人赋猗狔以招摇”: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字。

丹茎白蒂:何校云“丹”一作“朱”,陈同。案:袁本、茶陵本“丹”作“朱”也。

注“惰哉万事”: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案:此二本脱。

注“裖已见上林赋”:茶陵本作“振”字当作“裖”字,袁本作“振”当作“裖”字,皆校语错入注,又误改善作,当以尤所见为是。

注“李奇曰”: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字。

注“方言曰硙坚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埤苍曰崎岖不安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八字。

注“说文曰俗”:案:“俗”当作“”,此所引谷部文。各本皆伪。下文“千芊古字通”,“芊”亦“”字之误。

注“望山谷芊芊青也”:袁本、茶陵本“芊芊”作“千千”。案:今本说文作“”。

注“深直貌”:案:“直”当作“冥”。各本皆伪。此在释训。

注“倾岸之势”下至“如熊之在树”: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七字。

注“楚辞曰怊怅而自悲王逸曰怅恨貌”:袁本、茶陵本作“王逸楚辞注曰怊怅恨貌”十字。

注“说文曰纚”下至“若出于神”: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十六字,有“言不可测知”五字。案:此尤添四十六字于“言不可测知”上,而传写者因遗落其元有之五字也,但所添不当。凡尤意专主增多,每类此。陈但谓“若出于神”四字衍,未是。

注“见本草”下至“汉书音义曰”:袁本无此二十五字,有“射干江东为乌莲”七字。茶陵本作“射干乌莲草也”六字。案:“莲”当作“萐”。广雅:乌萐,射干也。曹宪音所夹。今本亦作“莲”,其误正同此。

注“尔雅曰王雎”下至“一曰鸧鹒”:袁本无此四十七字,有“王鹂黄已见上”七字,最是。茶陵本所复出不同,皆非。

注“昔有妇登北山”:袁本、茶陵本“妇”上有“思”字。陈云“北”当作“此”。各本皆伪。

注“汉书郊祀志曰”下至“充尚羡门高二人”: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十二字。案:二本最是。此或驳善注“羡门高誓”之解而记于旁。尤延之误取之也。

注“人在山上作巢”:袁本、茶陵本“人”下有“共”字。又案:此解正文“公乐”,当云“人共在山上作乐”。各本“乐”伪为“巢”也。

注“以玉饰宫也”:袁本、茶陵本“以”上有“琁宫”二字。案:无者非也。又二“宫”字皆“室”之误。

注“字林曰”: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字。

注“汉书音义李奇曰”下至“横衔之”:袁本无此四十七字。有“羽猎已见上衔枚见吴都赋”十一字,最是。茶陵本所复出不同,皆非。

注“尔雅曰苹”下至“亦可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八字。

注“以羽饰盖”: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

九窍通郁精神察滞:袁本云善有“滞”字,茶陵本云五臣无“滞”字。案:各本所见皆非也。详注意,善并无“滞”字。“察”字韵上“逮”下“岁”自协,以七字为一句,但传写者误,因注中“郁滞不通也”妄添于下。袁、茶陵据之作校语,尤延之亦不审,而读者皆误认为善有、五臣无矣。

注“气者五藏之使候”: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神女赋[编辑]

并序

宋玉

主条目:神女赋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果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王异之,明日以白玉。

玉曰:“其梦若何?”

王曰:“晡夕之后,精神恍忽,若有所喜。纷纷扰扰,未知何意。晡,日跌时也。恍忽,不自觉知之意。所喜,忽然喜悦。纷扰,喜也。目色仿佛,作若有记。见一妇人,状甚奇异。寐而梦之,寤不自识。罔兮不乐,怅然失志。于是抚心定气,复见所梦。”

王曰:“状何如也?”如有可记识也。仿佛,见不审也。罔,忧也。抚,览也。见神女也。

玉曰:“茂矣美矣!诸好备矣!盛矣丽矣!难测究矣!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瑰姿玮态,不可胜赞。胜,尽也。赞,明也。其始来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韩诗曰:东方之日。薛君曰:诗人所说者颜色美盛若东方之日。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毛诗曰:月出皎兮。毛苌曰:喻妇人有美白砽也。须臾之间,美貌横生。晔兮如华,温乎如莹。毛诗曰:有女同车,颜如蕣华。又曰:尚之以琼莹乎而。注:琼莹,石似玉也,音荣。逸论语曰:如玉之莹。说文曰:莹,玉色也,为明切。晔,盛貌。五色并驰,不可殚形。详而视之,夺人目精。其盛饰也,则罗纨绮缋盛文章。驰,施也。绮,五色也。苍颉篇曰:缋,似纂,色赤,胡愦切。极服妙采照万方。振绣衣,被袿裳。刘熙释名曰:妇人上服谓之袿。襛不短,纤不长。说文曰:襛,衣厚貌,如恭切。步裔裔兮曜殿堂。忽兮改容,婉若游龙乘云翔。嫷被服,侻薄装。裔裔,行貌。毛苌诗传曰:婉,美貌。方言曰:嫷,美也,他卧切。说文曰:侻,好也,与娧同。他外切。又:侻,可也。言薄装正相堪可。沐兰泽,含若芳。性和适,宜侍旁。顺序卑,调心肠。”沐,洗也。以兰浸油泽以涂头。旁,宜侍王旁。卑,柔弱也。

王曰:“若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

玉曰:“唯唯。”

夫何神女之姣丽兮,含阴阳之渥饰。言神女得阴阳厚美之饰。被华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奋翼。其象无双,其美无极。毛嫱鄣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慎子曰:毛嫱、先施,天下之姣也。衣之以皮倛,则见者皆走,易之以玄锡,则行者皆止。先施、西施一也。嫱,音墙。近之既妖,远之有望。骨法多奇,应君之相。视之盈目,孰者克尚。近看既美,复宜远望。孰,谁也。克,能也。谁者能尚,言无有也。私心独悦,乐之无量。交希恩疏,不可尽畅。他人莫睹,王览其状。其状峨峨,何可极言。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温润之玉颜。畅,申也。未可申畅己志也。丰盈,肥满也。庄,严也。方言曰:姝,好也。毛苌诗传曰,姝,美色也。礼记曰:玉温润而泽,仁也。眸子炯其精朗兮,了多美而可观。字林曰:了,明也。郑玄周礼注曰:了,明目也,力小切。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的其若丹。联娟,微曲貌。素质干之𬪩实兮,志解泰而体闲。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言志操解散,奢泰多闲,不急躁也。谓在人中最好无比也。婆娑,犹盘姗也。说文曰:姽,靖好貌,五累切。广雅曰:婳,好也,音画。说文,静,审也。韩诗,静,贞也。宜高殿以广意兮,翼放纵而绰宽。动雾縠以徐步兮,拂墀声之珊珊。珊珊,声也。翼,放纵貌。如鸟之翼,随意放纵。縠,今之轻纱,薄如雾也。

望余帷而延视兮,若流波之将澜。流波,目视貌。言举目延视,精若水波将成澜也。奋长袖以正衽兮,立踯躅而不安。说文曰:衽,衣衿也。自矜严也。澹清静其愔嫕兮,性沈详而不烦。澹,静貌。愔,和也。嫕,淑善也。言志度静而和淑也。不烦,不躁也。声类曰:愔,见魏都赋,嫕,已见洞箫赋,和静貌。韩诗曰:嫕,悦也。说文曰:嫕,静也。苍颉篇曰:嫕,密也。时容与以微动兮,志未可乎得原。意似近而既远兮,若将来而复旋。原,本也。其意欲似近,而心静不测,是复为远也。将来可亲之意更远也,谓复更远也。字林曰:旋,回也。褰余帱而请御兮,愿尽心之惓惓。郑玄毛诗笺曰:帱,床帐也。怀贞亮之絜清兮,卒与我兮相难。陈嘉辞而云对兮,吐芬芳其若兰。精交接以来往兮,心凯康以乐欢。神独亨而未结兮,魂焭焭以无端。含然诺其不分兮,喟扬音而哀叹。頩薄怒以自持兮,曾不可乎犯干。精,神也。结犹未相著,焭焭然无有端次,不知何计分当也。言神女之意,虽含诺,犹不当其心。广雅曰:頩,色也,匹零切。方言曰:頩,怒色青貌。切韵,匹迥切。敛容也。苍颉篇曰:薄,微也。捉颜色而自矜持也。

于是摇佩饰,鸣玉鸾。整衣服,敛容颜。顾女师,命太傅。古者皆有女师,教以妇德。今神女亦有教也。毛诗序曰:尊敬师傅,可以归宁父母。汉书音义曰:妇人年五十无子者为傅。欢情未接,将辞而去。迁延引身,不可亲附。似逝未行,中若相首。迁延,却行去也。广雅曰:首,向也,舒救切。目略微眄,精彩相授。志态横出,不可胜记。意离未绝,神心怖覆。礼不遑讫,辞不及究。愿假须臾,神女称遽。目略轻看,精神光采相授与也,犹未即绝。怖覆,谓恐怖而反复也。左氏传,竖头须曰: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遽,急也。言去不住也。徊肠伤气,颠倒失据。毛苌诗传曰:据,依也。暗然而暝,忽不知处。情独私怀,谁者可语。惆怅垂涕,求之至曙。”

文选考异

其夜王寝:陈云“王寝”“白玉”诸字当如沈存中、姚令威之说。案:何校亦云然,谓“玉”“王”互伪也。说载笔谈及西溪丛语。今考互伪始于五臣,见下。

果梦与神女遇:袁本、茶陵本无“果”字,是也。案:尤本所见又五臣以后之误者。

王曰:袁本、茶陵本“王”下有“对”字,是也。案:此“玉对曰”,五臣“玉”作“王”,仍存“对”字。尤本所见又五臣以后之误者。

注“纷扰喜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

王曰:袁本、茶陵本“王”作“玉”。案:此二本失著校语。

注“仿佛见不审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玉曰:袁本、茶陵本“玉”作“王”,云善作“玉”。案:二本与尤正同,然则善、五臣“王”“玉”互换,此其明验也。自“王寝”以下,及后“王览其状”,皆当如此。二本校语不备,尤本亦多以五臣乱善,赖存此一处,可以推知致伪之由,为沈存中、姚令威疏通而证明之,读者亦可以无疑矣。

注“胜尽也赞明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又曰尚之以琼莹乎而注琼莹石似玉也音荣”: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八字。

注“毛苌诗传曰”:袁本、茶陵本无此五字。

注“说文曰侻”:案:“侻”当作“”。各本皆伪。此女部文也。

注“与同”:案:“”当作“侻”。各本皆伪。

注“旁宜侍王旁”:案:首不当有“旁”字,盖此注在“宜侍旁”句下,后并上为一节,而标此字为识。各本因皆衍。

近之既妖:案:“妖”当作“姣”。上文“姣丽”,五臣作“妖”,善作“姣”。袁、茶陵二本有校语,此以五臣乱善,各本皆非。善注言“近看既美”,是作“姣”之证。

注“方言曰姝好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字林曰了明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联娟微曲貌”:袁本、茶陵本无此五字,其所载五臣济注有之。案:二本是也。此尤所见误衍。

注“靖好貌”:袁本、茶陵本作“闲体行也”。案:二本是也。此女部文。今本“闲体行姽姽也”,而善节引之。

注“广雅曰婳好也”:袁本、茶陵本作“婳静好也”四字。案:二本是也。此亦女部文,非引广雅。尤所见误衍。

注“音画说文静审也韩诗静贞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二字。案:或仍当有“音画”二字。以下皆误衍耳。

注“声类曰”: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字。

注“和静貌”下至“嫕密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二字。

注“字林曰旋回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结犹未相著”:袁本、茶陵本“结”上有“未”字,是也。

注“方言曰頩怒色清貌切韵匹迥切”: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三字。

登徒子好色赋[编辑]

并序。此赋假以为辞,讽于淫也。

宋玉

主条目:登徒子好色赋

大夫登徒子侍于楚王,短宋玉曰:大夫,官也。登徒,姓也。子者,男子之通称。战国策曰:孟尝君至楚,楚献象床,登徒送之。高诱淮南子注曰:短,说其罪阙也。“玉为人,体貌闲丽,口多微辞,又性好色。闲,静也。丽,美也。微,妙也。公羊传曰:定、哀多微辞。论语,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愿王勿与出入后宫。”

王以登徒子之言问宋玉,玉曰:“体貌闲丽,所受于天也;口多微辞,所学于师也;至于好色,臣无有也。”

王曰:“子不好色,亦有说乎?遣自解说也。有说则止,无说则退。”

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庄子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庄子,孔子谓盗跖曰:将军齿如齐贝。贝,海螺,其色白。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王逸楚辞注曰:嫣,笑貌。广雅曰:嘕嘕欯欯,喜也。阳城、下蔡,二县名,盖楚之贵介公子所封,故取以喻焉。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字林曰:窥,倾头门内视也。又小视也。登徒子则不然。其妻蓬头挛耳,齞唇历齿。庄子曰:蓬头突鬓。尔雅曰:挛,病也,力专切。说文曰:齞,张口见齿也,牛善切。历,犹疏也。旁行踽偻,又疥且痔。踽偻,伛偻也。广雅曰:伛偻,曲貌。伛,央矩切。偻,力主切。说文曰:疥,瘙也。痔,后病也。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是时,秦章华大夫在侧,因进而称曰:“今夫宋玉盛称邻之女,以为美色,愚乱之邪!臣自以为守德,谓不如彼矣。章华,楚地名。大夫,楚人入仕于秦,时使襄王。一云食邑章华,因以为号。愚,钝也。乱,昏也。邪,僻也。言昏钝邪僻之臣。章华大夫自谦不如彼之登徒所说也。言宋玉之所说邻女美色,愚臣守德,犹不如登徒之说,况宋玉乎?臣,章华大夫自谓。且夫南楚穷巷之妾,焉足为大王言乎?若臣之陋,目所曾睹者,未敢云也。”

王曰:“试为寡人说之。”

大夫曰:“唯唯。

臣少曾远游,周览九土,足历五都。九土,九州之土。五都,五方之都。 出咸阳,熙邯郸。 从容郑卫溱洧之间。熙,戏也。广雅曰:从容,举动也。毛诗曰:溱与洧,方涣涣兮。毛苌曰:溱、洧,郑两水名洧,于轨切。 是时向春之末,迎夏之阳。 鸧鹒喈喈,群女出桑。毛诗曰:仓庚喈喈。又曰: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 此郊之姝,华色含光。 体美容冶,不待饰装。

臣观其丽者,因称诗曰:遵大路兮揽子袪,此郊,即郑卫之郊。毛诗曰:静女其姝。又曰:遵大路兮,掺执子之祛兮。大路,诗篇名也。遵,循也。路,道也。谓道路逢子之美,愿揽子之袂与俱归也。称此诗者,此本郑诗,故称以感动。赠以芳华辞甚妙。折芳草之华以赠之,为辞甚妙。 于是处子恍若有望而不来,忽若有来而不见。 意密体疏,俯仰异观,含喜微笑,窃视流眄。谓折芳草之花以赠之,欲赠芳华,恐不受,故先与妙辞以进之。处女,未嫁者。恍,失意貌。体疏,相离殊远。谓异于未赠花前所视。

复称诗曰:寤春风兮发鲜荣。絜斋俟兮惠音声。赠我如此兮不如无生。司马彪注汉书子虚赋曰:复,答也。颜师古注:复,音伏。寤,觉也。鲜荣,华也,喻少年之盛。斋,庄也,言自絜貌,矜庄而待惠音声。如此,谓赠以芍药,欲结恩情,而女不受。毛诗曰:知我如此,不如无生。郑玄曰:则己之生,不如不生。无生,恨之辞也。

因迁延而辞避,盖徒以微辞相感动,精神相依凭,目欲其颜,心顾其义,扬诗守礼,终不过差,故足称也。”微辞,谓向所陈辞甚妙者。若即折登徒言多微词。

于是楚王称善,宋玉遂不退。宋玉虽不逮大夫之顾义,而不同登徒之好色,故不退。

文选考异

登徒子好色赋注“此赋假以为辞讽于淫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字。

注“广雅曰嘕嘕欯欯喜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九字。

注“一云食邑章华因以为号”: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字。

唯唯:案:此下各本皆提行,非也。考此赋本无所谓序,今题下有“并序”二字,而于此提行,谓以上是序,以下是赋,善必不应如是大误,未详其何时始尔也。

注“广雅曰从容举动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八字。

注“此郊即郑卫之郊”: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注“静女其姝又曰”: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大路诗篇名也”下至“与俱归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八字。

注“司马彪注汉书子虚赋曰复答也颜师古注复音伏”: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字,有“复报也”三字。案:二本是也。凡此等尤所添皆非是。

洛神赋[编辑]

并序。汉书音义,如淳曰:宓妃,宓羲氏之女,溺死洛水,为神。

曹子建记曰:魏东阿王,汉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与五官中郎将。植殊不平,昼思夜想,废寝与食。黄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镂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时已为郭后谗死。帝意亦寻悟,因令太子留宴饮,仍以枕赉植。植还,度轘辕,少许时,将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来,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今与君王。遂用荐枕席,欢情交集,岂常辞能具。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发,羞将此形貌重睹君王尔!言讫,遂不复见所在。遣人献珠于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胜,遂作感甄赋。后明帝见之,改为洛神赋。

主条目:洛神赋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黄初,文帝丕年号。京师,洛阳也。洛川,洛水之川也,洛水出洛山。济,度也。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辞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魏志曰:黄初三年,立植为鄄城王。四年,徙封雍丘。其年朝京师。又文纪曰:黄初三年,行幸许。又曰:四年三月,还雒阳宫。然京域谓雒阳,东蕃即鄄城。魏志及诸诗序并云四年朝,此云三年,误。一云魏志三年不言植朝,盖魏志略也。 背伊阙,越轘辕。伊阙、轘辕,已见东都赋。 经通谷,陵景山。华延洛阳记曰:城南五十里有大谷,旧名通谷。河南郡图经曰:景山,缑氏县南七里。 日既西倾,车殆马烦。 尔迺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蘅,杜蘅也。皋,泽也。嵩高山记曰:山上神芝。十洲记曰:锺山仙家耕田种芝草。 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 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 俯则未察,仰以殊观。 睹一丽人,于岩之畔。 迺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阳林,一作杨林,地名,生多杨,因名之。移,变也。情思消散,如有所悦。未察,犹未的审所观殊异。毛诗曰:彼何人斯。

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迺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边让章华台赋曰:体迅轻鸿,荣曜春华。神女赋曰:婉若游龙乘云翔。翩翩然若鸿雁之惊,婉婉然如游龙之升。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朱穆郁金赋曰:比光荣于秋菊,齐英茂于春松。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正历曰:太阳,日也。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襛纤得衷,脩短合度。神女赋曰:襛不短,纤不长。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削成,已见魏都赋。登徒子好色赋曰:腰如束素。束素,约素,谓圆也。 延颈秀项,皓质呈露。楚辞曰:小腰秀项若鲜卑。说文曰:项,颈也。司马相如美人赋曰:皓质呈露。呈,见也。延、秀,皆长也。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楚辞曰:粉白黛黑施芳泽。铅华,粉也。博物志曰:烧铅成胡粉。张平子定情赋曰:思在面为铅华兮,患离尘而无光。 云髻峨峨,脩眉联娟。毛诗曰:鬒发如云。神女赋曰:眉联娟以蛾扬。峨峨,高如云也。脩,长曲而细也。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神女赋曰:眸子炯其精朗。离骚曰:靥辅奇牙宜笑嘕。王逸曰:美人颊有靥辅也。权,两颊。睐,旁视也。 瑰姿艳逸,仪静体闲。神女赋曰:瑰姿玮态。又曰:志解泰而体闲。仪静,安静也。体闲,谓肤体闲暇也。 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柔,弱也。绰,宽也。神女赋曰:骨法多奇,应君之相。应图,应画图也。 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璀粲,衣声。山海经曰:沃人之国爰有璇瑰瑶碧。郭璞曰:名玉也。又曰:和山其上多瑶碧。毛诗曰: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毛苌曰:琚,佩玉名,音居。 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司马彪续汉书曰,太皇后花胜上为金凤,以翡翠为毛羽,步摇贯白珠八。刘𫘦𬳿玄根赋曰:戴金翠,珥珠玑。刘熙释名曰:皇后首饰曰副。 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繁钦定情诗曰:何以消滞忧,足下双远游。有此言,未详其本。神女赋曰:动雾縠以徐步。绡,轻縠也。 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芳蔼,芳香晻蔼也。楚辞曰:建雄虹之采旄。又曰:辛夷车兮结桂旗。 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尔雅曰:岸上曰浒。郭璞曰:厓上地也。毛诗曰:在河之浒。毛苌曰:浒,水厓也。汉书音义,应劭曰:濑,水流沙上也。傅瓒曰:濑,湍也。本草曰:黑芝一名玄芝。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 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毛诗曰:子无良媒。 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 嗟佳人之信脩兮,羌习礼而明诗。 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要,屈也。佳人信脩整,习礼谓立德,明诗谓善言辞。古人指水为信,如有如白水之类也。珶,玉也,徒帝切。潜渊,谓所居也。 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 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神仙传曰:切仙一出游于江滨,逢郑交甫,交甫不知何人也,目而挑之,女遂解佩与之。交甫行数步,空怀无佩,女亦不见。尔雅曰:犹如麂,善登木。此兽性多疑虑,常居山中。忽闻有声,则恐人来害之,每预上树,久久无度复下,须臾又上。如此非一。故不决者称犹焉。一曰:陇西俗谓犬子,随人行,每预前,待人不得,又来迎候,故言犹豫也。狐之为兽,其性多疑,每渡冰行且听且渡。故疑者称狐疑。 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说文曰:静,审也。韩诗曰:静,贞也。申,展也。子建自防持也。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傍徨。谢灵运山居赋注曰:河灵,河伯也,东阿所谓洛灵。 神光离合,乍阴乍阳。 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阴去阳来也。边让章华台赋曰:纵轻躯以迅赴,若离鹄之失群。言如鹤鸟之立望。 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椒涂、蘅薄,言芳香也。郁烈,香气之甚。 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迺众灵杂遝,命俦啸侣。 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 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厉,急也。杂遝,众貌。二妃已见上文。毛诗曰: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注:汉上游女,无求思者。 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史记曰:四星在危南。匏瓜。牵牛为牺牲。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天官星占曰:匏瓜一名天鸡,在河鼓东。牵牛一名天鼓,不与织女值者,阴阳不和。曹植九咏注曰: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阮瑀止欲赋曰: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俱有此言。然无匹之义,未详其始。 扬轻袿之猗靡兮,翳脩袖以延伫。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 陵波微步,罗袜生尘。陵波而袜生尘,言神人异也。洛灵即神,而言若者,夫神万灵之总称,言若所以类彼,非谓此为非神也。淮南子曰:圣足行于水,无迹也;众生行于霜,有迹也。说文曰:陉,足衣也。 动无常则,若危若安。 进止难期,若往若还。 转眄流精,光润玉颜。神女赋曰:苞温润之玉颜。 含辞未吐,气若幽兰。神女赋曰:吐芬芳其若兰。 华容婀娜,令我忘张衡七辩曰:蝤齐之领,阿那宜顾。杜笃禊祝曰:怀李女使不飧。婀,乌可切。娜,奴可切。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王逸楚辞注曰:屏翳,雨师名。虞喜志林曰:韦昭云:屏翳,雷师。喜云雨师,然说屏翳者虽多,并无明据。曹植诘洛文曰:河伯典泽,屏翳司风。植既皆为风师,不可引他说以非之。川后,河伯也,已见上文。 冯夷鸣鼓,女娲清歌。冯夷、女娲,并已见上文。 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腾,升也。文鱼有翅能飞,故使警乘。警,戒也。楚辞曰:文鱼兮上濑。又曰:将腾驾兮皆逝。玉鸾已见上文。 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春秋命历序曰:有神人右耳苍色大肩,驾六龙出辅,号曰神农。俨,矜庄貌。春秋命历序曰:人皇乘云车出谷口。博物志曰:汉武帝好道,西王母七月七日漏七刻,王母乘紫云车来。 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

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北海鱼非洛川所有,然神仙之川亦有。尔雅曰:水中渚曰沚。孔安国尚书注曰:山脊曰冈。毛诗曰:领如蝤蛴。又曰:有美一人,清阳婉兮。 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 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盛年,谓少壮之时不能得当君王之意。此言微感甄后之情。楚辞曰:揽茹蕙以掩涕兮,沾予襟之浪浪。泪下貌。 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 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良会,夫妇之道。乡,犹方也。淮南子曰:礼丰不足以效爱。服虔通俗文曰:耳珠曰珰。 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太阴,众神之所居。 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汉书音义,孟康曰:宵,化也。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 遗情想像,顾望怀愁。楚辞曰:思旧故而想像。傅毅七激曰:无物可乐,顾望怀愁。 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 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 夜耿耿而不寐,霑繁霜而至曙。溯,逆流向上也。绵绵,密意也。毛诗曰:耿耿不寐。又曰:正月繁霜。 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 揽𬴂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说文曰:𬴂,骖驾也。毛苌诗传曰:𬴂𬴂,行不止之貌。广雅曰:盘桓,不进也。

文选考异

注“记曰”下至“改为洛神赋”:此二百七字袁本、茶陵本无。案:二本是也。此因世传小说有感甄记,或以载于简中,而尤延之误取之耳。何尝驳此说之妄,今据袁、茶陵本考之,盖实非善注。又案:后注中“此言微感甄后之情”,当亦有误字也。

注“黄初文帝丕年号”下至“济度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七字。

注“一云魏志三年不言植朝盖魏志略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五字。案:此亦尤延之误取,或驳善注之记于旁者。

注“已见东都赋”:陈云“都”当作“京”,是也。袁、茶陵二本复出,皆非。案:复出不合善例,凡袁亦误者不悉出。

注“山上神芝”:袁本、茶陵本神上有“有”字,是也。

容与乎阳林:袁本、茶陵本“阳”作“杨”,云五臣作“阳”。案:二本是也。尤所见以五臣乱善。

注“阳林一作杨林”:袁本、茶陵本无“阳林一作”四字。案:二本是也。此尤所见盖有“阳林”,善作“杨林”,乃校语错入注,因改善作“一”以就之耳。

腰如约素:袁本、茶陵本云“约”善作“束”。案:二本校语是也。注云“束素,约素”,以“约”解“束”。五臣因改正文作“约”,尤所见以之乱善,非也。

奇服旷世:袁本、茶陵本云“世”善作“代”。案:此以五臣乱善。

注“沃人之国”下至“名玉也又曰”: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八字。

注“投我以木瓜”:袁本、茶陵本无此五字。

注“报之以琼瑶”:何校“瑶”改“琚”,是也。各本皆伪。

注“绡轻縠也”:案:此当作“绡已见吴都赋”。袁、茶陵二本所复出者其证也。

注“尔雅曰”下至“厓上地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四字。

注“汉书音义应劭曰”下至“濑湍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九字。

注“神仙传曰切仙一出”下至“女亦不见”:袁本、茶陵本此注作“韩诗内传曰郑交甫遵彼汉皋台下遇二女与言曰愿请子之佩二女与交甫交甫受而怀之超然而去十步循探之即亡矣回顾二女亦即亡矣”。案:皆非也。依善例求之,当云“交甫已见江赋”。袁、茶陵其所复出也。

注“说文曰”下至“静贞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二字。

注“二妃已见上文毛诗曰”下至“无求思者”:案:“二妃”下当有“游女并”三字,依善例求之如此。谓“二妃”注在思玄赋,“ 游女”注在琴赋。袁本、茶陵本所复出皆非,然即其证也。“毛诗曰”以下二十字,尤本误衍,袁、茶陵无。

注“各处河鼓之旁”:袁本、茶陵本无“鼓”字,是也。

注“圣足行于水”:袁本、茶陵本“足”作“人”,是也。

令我亡:袁本、茶陵本“”作“餐”。案:疑善“”、五臣“餐”而失著校语也。“”、“餐”古亦同字,俗伪为“”。他皆放此。又案:注“使不飧”,“飧”当为“”。

注“曹植诘洛文曰”:案:“洛”当作“咎”。各本皆伪。文今载集中。袁本、茶陵本“诘”伪“结”,陈云当作“禊”,大非。王伯厚尝言:曹子建诘咎文,假天帝之命,以诘风伯、雨师。名篇之意显然矣。

注“王母乘紫云车来”:袁本、茶陵本“来”上有“而”字,是也。

注“尔雅曰”下至“山脊曰冈”: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九字。

注“泪下貌”: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字。

顾望怀愁:案:袁本、茶陵本此下校语云善作“怨”,其所见非也。此韵脚非有异同,尤本未误。

注“说文曰𬴂”下至“盘桓不进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七字。

[编辑]

补亡[编辑]

补亡诗六首[编辑]

四言并序补亡诗序曰:皙与司业畴人肄脩乡饮之礼,然所咏之诗,或有义无辞,音乐取节,阙而不备,于是遥想既往,存思在昔,补著其文,以缀旧制。

束广微王隐晋书曰:束皙,字广微,平阳阳干人也。父惠,冯翊太守;兄璨,与皙齐名。尝览古诗,惜其不补,故作诗以补之。贾谧请为著作郎。

主条目:补亡诗六首

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毛诗序曰:有其义而亡其辞。子夏序曰:南陔废则孝友缺矣。声类曰:陔,陇也。

循彼南陔,言采其兰。采兰以自芬香也。循陔以采香草者,将以供养其父母,喻人求珍异以归。
眷恋庭闱,心不遑安。庭闱,亲之所居。眷恋,思慕也。言我思归供养,心不暇安。
彼居之子,罔或游盘。居,谓未仕者。言在家之子,无有纵乐,须供养。此相戒之辞也。尚书曰:乃盘游无度。
馨尔夕膳,絜尔晨飡。馨,芬香也。絜,鲜静也。教其朝晚供养之方。
循彼南陔,厥草油油。草油油而从风,喻己亦当柔色以承亲。史记,微子之歌曰:麦秀之渐渐,禾黍之油油。郑玄礼记注曰:油然,物始生好貌。
彼居之子,色思其柔。言承望父母颜色须其柔顺也。论语,子夏问孝,子曰:色难。色难,谓承顺父母颜色乃为难也。
眷恋庭闱,心不遑留。
馨尔夕膳,絜尔晨羞。羞,有滋味者。
有獭有獭,在河之涘。礼记曰:孟春之月,鱼上冰,獭祭鱼。獭将食之,先以祭,又曰: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此喻孝子循陔如求珍异,归养其亲也。
凌波赴汨,噬鲂捕鲤。字林曰:汨,深水也,于笔切。广雅曰:噬,啮也。尔雅曰:鲂,魾也。郭璞曰:今呼鲂鱼为鳊。
嗷嗷林乌,受哺于子。小雅曰:纯黑而反哺者,乌也。毛诗曰:相彼反哺,尚在翔禽。
养隆敬薄,惟禽之似。孟子曰:食而不爱,豕畜之;爱而不敬,兽畜之。刘熙曰:爱而不敬,若人畜禽兽,但爱而不能敬也。言鸟亦能报恩,但不知礼敬耳。今人虽有供养而无礼敬,禽兽何异乎?
勖增尔虔,以介丕祉。郑玄毛诗笺云:介,助也。毛苌诗传曰:祉,福也。

白华,孝子之絜白也。言孝子养父母,常自絜,如白华之无点污也。子夏序曰:白华废则廉耻缺矣。

白华朱萼,被于幽薄。毛诗曰:鄂不靴靴。郑玄曰:承华者,鄂也。纂要曰:草丛生曰薄。此喻兄弟比于华萼,在林薄之中,若孝子之在众杂,方于华萼,自然鲜絜。
粲粲门子,如磨如错。毛诗曰:粲粲衣服。周礼曰:正室谓之门子。郑玄曰:正室适子,将代父当门者。毛诗曰:如切如瑳,如琢如磨。石曰磨。尔雅曰:谓之剒。
终晨三省,匪惰其恪。论语,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陈思王魏德论曰:位冠万国,不惰厥恪。
白华绛趺,在陵之陬。郑玄毛诗笺曰:跗,鄂足也。跗与趺同。陬,山足也。
蒨蒨士子,涅而不渝。蒨蒨,鲜明貌。论语,子曰:不曰白乎?涅而不缁。渝,变也。
竭诚尽敬,亹亹忘劬。毛苌诗传曰:亹亹,勉勉也,亡匪切。
白华玄足,在丘之曲。
堂堂处子,无营无欲。论语,曾子曰:堂堂乎张也。处子,处士也。已见鹦鹉赋。梁鸿安丘严平颂曰:无营无欲,澹尔渊清。
鲜侔晨葩,莫之点辱。孝经钩命决曰:名毁行废,玷辱先人。王逸楚辞注曰:点,污也。点与玷古字通。

华黍,时和岁丰,宜黍稷也。子夏序曰:华黍废则畜积缺矣。

黮黮重云,辑辑和风。黮黮,云色不明貌,徒感切。辑辑,风声和也。毛诗曰:习习谷风。毛苌曰:习习,和舒之貌。辑与习同。
黍华陵巅,麦秀丘中。毛诗曰:黍稷方华。微子有麦秀之歌。郑玄曰:高田宜黍稷,下田宜稻麦。
靡田不播,九谷斯丰。尚书曰:播厥百谷。周礼曰:三农生九谷。郑玄曰:九谷,稷、黍、秫、稻、麻、大小豆、大小麦也。
奕奕玄霄,濛濛甘溜。郑玄毛诗笺曰:奕奕,光也。玄,黑也。霄,云也。毛苌诗传曰:濛濛,雨貌。凡水下流曰溜。
黍发稠华,亦挺其秀。苍颉篇曰:稠,众也。广雅曰:稠,穊也,直留切。穊,居致切。毛诗曰:实发实秀。
靡田不殖,九谷斯茂。
无高不播,无下不殖。
芒芒其稼,参参其穑。芒芒,多貌。参参,长貌。种曰稼,敛曰穑。参,所今切。
稸我王委,充我民食。公羊传曰:君子之为国也,必有三年之委。尚书,八政,一曰食。
玉烛阳明,显猷翼翼。尔雅曰:四气和谓之玉烛。郭璞曰:道光照也。广雅曰:翼翼,明貌。猷,道也。

由庚,万物得由其道也。由,从也。庚,道也。言物并得从阴阳道理而生也。子夏序曰:由庚废则阴阳失其道理矣。

荡荡夷庚,物则由之。尚书曰:王道荡荡。毛苌诗传曰:夷,常也。万物由之以生也。喻王者之德,群生仰之以安也。
蠢蠢庶类,王亦柔之。毛苌诗传曰:蠢,动也。国语曰:夏禹能平水土以品处庶类。孔安国尚书传曰:柔,安也。
道之既由,化之既柔。
木以秋零,草以春抽。言万物既由于道,群黎又安于化,故草木遂性而零茂随四时也。
兽在于草,鱼跃顺流。言皆得其时也。
四时递谢,八风代扇。淮南子曰:四时者,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八风,已见上。
纤阿案晷,星变其躔。淮南子曰:纤阿,月御也。颜延年纂要曰:景曰晷。吕氏春秋曰:月躔二十八宿。汉书曰:日月初躔星之纪。音义曰:躔,舍也。
五是不逆,六气无易。尚书云:曰雨、曰旸、曰燠、曰风、曰时,五是来备,各以其序,庶草蕃庑。左氏传,秦医和谓晋侯曰:天有六气,阴阳风雨晦明。易,改也。谓不改其常行也。
愔愔我王,绍文之迹。左氏传,右尹革曰:祈昭之愔愔。杜预曰:愔愔,安和貌。我王,成王也。此诗成王时也。文,周文王也。言能继文王之迹也。

崇丘,万物得极其高大也。崇丘,高丘也。言万物生长于高丘,皆遂其性,得极其高大也。子夏序曰:崇丘废则万物不遂其性矣。

瞻彼崇丘,其林蔼蔼。
植物斯高,动类斯大。蔼蔼,茂盛貌。周礼曰:山林植物。郑玄曰:物,根生之属。
周风既洽,王猷允泰。周,周室也。毛诗曰:王猷允塞。犹猷古字通。
漫漫方舆,回回洪覆。淮南子曰:以天为盖,以地为舆。曾子曰:天道曰员,地道曰方。
何类不繁,何生不茂。
物极其性,人永其寿。易干凿度曰:统者在上,方物常在,五位应时,群物遂性。汉书,公孙弘对策曰:故形和则无疾,无疾则不夭。
恢恢大圆,芒芒九壤。老子曰:天网恢恢。九壤,九州也。左氏传曰:芒芒九土。
资生仰化,于何不养。资,取也。言取生者皆仰德而化也。易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言物尽其性,咸生长也。
人无道夭,物极则长。老子曰:终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智之盛也。年未三十而死曰夭,言无夭折之道也。易曰:小人道消,君子道长。言物极则归长也。

由仪,万物之生,各得其仪也。言万物之生,各由其道,得其所仪也。毛苌诗传曰:仪,宜也。苍颉篇曰:宜,得所也。子夏序曰:由仪废则万物失其道理矣。

肃肃君子,由仪率性。尔雅曰:肃肃,敬也。郭璞曰:容仪谨敬也。礼记曰:率性之谓道。
明明后辟,仁以为政。尔雅曰:明明,察也。郭璞曰:聪明鉴察也。尔雅曰:后辟,君也。
鱼游清沼,鸟萃平林。毛诗曰:依彼平林,有集维鷮。
濯鳞鼓翼,振振其音。
宾写尔诚,主竭其心。宾,谓群臣也。
时之和矣,何思何脩。时既和平矣,何所思虑,何所脩治。易曰:天下何思何虑。王弼曰:一以贯之,不虑而尽也。庄子,老聃曰:至人之于德也,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夫何脩之为。
文化内辑,武功外悠。辑,和也。言以文化辑和于内,用武德加于外远也。悠,远也。

文选考异

注“王隐晋书曰”下至“贾谧请为著作郎”:此四十九字袁本、茶陵本无,所载五臣翰注亦引王隐书而文大异,盖并善于五臣之误。以尤所见为是。

注“声类曰”: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字。

注“采兰以自芬香也”下至“喻人求珍异以归”:袁本、茶陵本此二十八字作“言兰芬芳以之故己循陔以采之喻己当自身尽心以养也”二十三字。

注“言在家之子”:袁本、茶陵本无此五字。

注“无有纵乐须供养此相戒之辞也”:袁本、茶陵本“纵乐”作“游盘”,无“须供养此”四字。

注“馨芬香也”下至“教其朝晚供养之方”:袁本、茶陵本此十六字作“言相戒尽心以养也”八字。

彼居之子色思其柔:陈云二句当在“心不遑留”下,如首章例。案:所校是也。各本皆误倒。

注“孟春之月”下至“先以祭又曰”: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九字。

注“此喻孝子循陔如求珍异归养其亲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五字。

注“广雅曰噬”下至“今呼鲂鱼为鳊”: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一字。

注“毛诗曰”:案:“毛”字误。各本皆同,无以订之。

注“豕畜之”:袁本、茶陵本“畜”作“交”,是也。

注“鄂不靴靴”:袁本、茶陵本“鄂”作“萼”,下同。案:二本非也。此善注当有“鄂与萼同”,如下注“跗与趺同”之例,因顺正文改字而删去之也。尤依毛诗校正,但未补所脱。

注“此喻兄弟比于华萼”:案:“兄弟比于”四字不当有,因上引“常棣”而误添也。各本皆衍。

注“尔雅曰谓之剒”: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辑辑和风:案:“辑辑”当作“揖揖”。袁本、茶陵本校语云善作“揖揖”,可证。此必尤延之所改。二本注云“揖与习同”,尤亦改“揖”为“辑”,甚非。

注“云色不明貌”:袁本、茶陵本“云色不明”四字作“黑”字。

注“辑辑风声和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郑玄曰九谷”:袁本、茶陵本无此五字。

注“苍颉篇曰稠众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注“郭璞曰道光照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兽在于草:案:“于”当作“在”。袁本、茶陵本校语云善作“在在”,可证。尤所见误以五臣乱善。何云当作“在”,陈同,盖据二本校。

注“淮南子曰四时者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八风已见上”:袁本作“四时八风并已见上”,是也。茶陵本脱。

注“曰风曰时”:案:当作“曰寒曰风”。章怀太子注后汉书李云传所引史记如此,盖尚书亦然也。今以东晋古文添“曰时”二字,而误去“曰寒”二字。各本皆伪。何校添“曰寒”,陈同,皆仍衍“曰时”,未是。

注“崇丘高丘也言万物生长于高丘”:袁本、茶陵本无首六字,末有“者”字。

注“周礼曰山林”下至“根生之属”:袁本无此十五字。茶陵本此节无善注。

注“犹猷古字通”:袁本、茶陵本无此五字。案:此或所见不同,若有之,当如何校改,上引诗“王猷”作“犹”,乃相应。

注“易曰”下至“则归长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七字。

述德[编辑]

述祖德诗二首[编辑]

五言:陈郡谢录曰:玄字幼度,领徐州牧。苻坚倾国大出,玄为前锋,射伤苻坚,临阵杀苻融,封康乐公。灵运述祖德诗序曰:太元中,王父龛定淮南,负荷世业,尊主隆人。逮贤相徂谢,君子道消,拂衣蕃岳,考卜东山,事同乐生之时,志期范蠡之举。

谢灵运沈约宋书曰:谢灵运,陈郡人也。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初辟琅邪王大司马行参军,后为临川郡守。为有司所纠,徙付广州,遂令赵钦等要合乡里健儿,于三江口篡取谢,要不及,有司奏依法收罚,诏于广州行弃市刑。

主条目:述祖德诗二首

达人贵自我,高情属天云。吕氏春秋曰:阳朱贵己。高诱曰:轻天下而重己也。天云,言高也。曹植七启曰:独驰思乎天云之际。
兼抱济物性,而不缨垢氛。缨,绕也。垢,滓也。氛,气也。谓世事呰恶,不相缨绕,不杂尘雾。嵇康书曰:子文三登令尹,是君子思济物之意也。
段生蕃魏国,展季救鲁人。段生,干木也,已见上。展季,柳下惠也。刘向列女传曰:柳下惠妻诔之曰:蒙耻救人,德弥大兮。遂谥曰惠。
弦高犒晋师,仲连却秦军。春秋僖公二十六年,齐孝公伐鲁北鄙,公使展喜犒师。齐侯未入境,喜从之。公曰:鲁人恐乎?对曰:小人则恐,君子则否。齐侯曰:野无青草,室如悬磬,何恃而不恐?对曰:恃先王之命。昔周公、太公股肱周室,夹辅成王,成王赐之盟曰:世世子孙,不相侵害。齐侯乃还。公使展喜犒师,使受命于展禽。吕氏春秋曰:秦将兴师伐郑,贾人弦高遇之,曰:此必袭郑。乃矫郑伯之命以劳之曰:寡君使臣犒劳以璧,膳以十二牛。秦三帅对曰:寡君使丙也、术也、视也,于边候之道也,迷惑陷入大国之地。再拜受之。高诱曰:,国名也,音晋。今为晋字之误也。汉书音义,服虔曰:以师枯槁故馈之,犹食劳苦谓之劳也。广雅曰:犒,劳也。史记曰:鲁仲连,齐人也。赵孝成王时,秦使白起围赵。魏王使将军新垣衍说赵尊秦昭王为帝,仲连责而归之,新垣衍起再拜请出。秦将闻之,为却十五里。
临组乍不緤,对圭宁肯分。史记曰:平原君欲封鲁连,连不肯受。左太冲咏史诗曰:临组不肯緤,对圭不肯分。说文曰:组,绶属也。王逸楚辞注曰:緤,系也。据仲连文虽不见分圭之事,古者封爵,皆随其爵之轻重而赐之圭璧,执以为瑞信。今仲连不受齐赵之封爵,明其不肯分圭也。
惠物辞所赏,励志故绝人。恩惠及物,而不受赏赐,言勉其志不与众同,故言绝人也。孔安国尚书传曰:励,勉也。
苕苕历千载,遥遥播清尘。
清尘竟谁嗣,明哲时经纶。明哲,谓祖玄也。清尘已见怀旧赋。经纶见南都赋。
委讲缀道论,改服康世屯。汉书曰:太史公习道论于黄子。左氏传,齐侯谓韩厥曰:服改矣。杜预曰:朝戎异服。周易曰:屯,难也。
屯难既云康,尊主隆斯民。庄子曰:语大功,立大名,此朝廷之士,尊主强国之人也。魏志,诏曰:翻然改节,以隆斯民。




中原昔丧乱,丧乱岂解已。晋中兴书曰:中原乱,中宗初镇江东。中原,谓洛阳也。晋怀、愍帝时,有石勒、刘聪等贼破洛阳,怀帝没于平阳。
崩腾永嘉末,逼迫太元始。王隐晋书曰:怀帝即位,年号永嘉。孝武即位,年号太元。
河外无反正,江介有蹙圮。河外,西晋也。公羊传曰:拨乱反正,莫近于春秋。江介,东晋也。左氏传曰:以敝邑褊小,介于大国。杜预曰:介,间也。毛诗曰:今也蹙国百里。尔雅曰:圮,败覆也。
万邦咸震慑,横流赖君子。慑,惧也。谢灵运山居赋自注曰:余祖车骑建大功,淮、肥左右,得免横流之祸。孟子曰: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
拯溺由道情,龛暴资神理。拯,济也。溺,没也。孟子曰:天下溺则援之以道。庄子曰:夫道有情有信。孔安国尚书传曰:龛,胜也。曹植武帝诔曰:人事既关,聪镜神理。
秦赵欣来苏,燕魏迟文轨。尚书曰:傒予后,后来其苏。文轨,已见恨赋。
贤相谢世运,远图因事止。贤相,即太傅也。山居赋注曰:太傅既薨,远图已辍。左传,荣成伯曰:远图者忠也。曹大家上疏谓兄曰:上损国家累世劬劳远图之功。
高揖七州外,拂衣五湖里。山居赋注曰:便求解驾东归,以避君侧之乱。舜分天下为十二州,时晋有七,故云七州也。张勃吴录曰:五湖者,太湖之别名,周行五百馀里。
随山疏浚潭,傍岩蓺枌梓。山居赋注曰:选神丽之所,申高栖之意。疏,开也。浚,深也。楚人谓深水为潭。蓺,树也。
遗情舍尘物,贞观丘壑美。贞,正也。观,视也。言正见丘壑之美。

文选考异

注“春秋僖公二十六年”下至“使受命于展禽”:袁本、茶陵本无此一百十一字。案:二本是也,此实非善注。

注“西晋也”:袁本作“已见西征赋”,是也。茶陵本复出,亦可证。

注“东晋也”:袁本作“已见魏都赋”,是也。茶陵本复出,亦可证。

注“左氏传曰以敝邑”下至“介间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九字。

注“今也蹙国百里”:袁本、茶陵本也下有“日”字。案:陈云脱。

注“孔安国尚书传曰龛胜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字。

注“曹大家上疏谓兄曰”:袁本、茶陵本“谓”作“诸”。陈云“诸”当作“请”。

注“张勃吴录曰”下至“周行五百馀里”:袁本无此十九字,有“五湖已见江赋”六字,是也。茶陵本复出,与此皆非。

注“蓺树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三字。

劝励[编辑]

劝者,进善之名。励者,勖己之称。

讽谏[编辑]

四言并序

韦孟善曰:汉书曰:韦贤,鲁国邹人也。其先韦孟,家本彭城,为楚元王傅。

主条目:讽谏

孟为元王傅,傅子夷王及孙王戊。戊荒淫不遵道,作诗讽谏。曰:善曰:汉书曰:楚元王交,字游,高祖同父少弟也。高祖即位,立交为楚王。薨,子郢客嗣,是为夷王。薨,子戊嗣。

肃肃我祖,国自豕韦。应劭曰:左氏传曰:在商为豕韦氏。杜预曰:国名。东郡白马县南有韦城。
黼衣朱黻,四牡龙旗。善曰:应劭曰:黼衣,衣上画为斧形,而白与黑为采。龙旗,旗上画龙为之。朱黻,上广一尺,下广二尺,长三尺,以皮为之,古者上公服之。毛诗曰:朱黻斯皇。又曰:四牡翼翼。又曰:龙旗承祀。
彤弓斯征,抚宁遐荒。言受彤弓之赐,于此得专征伐。善曰:毛诗曰:彤弓弨兮。荒,荒服也。
摠齐群邦,以翼大商。
迭彼大彭,勋绩惟光。应劭曰:国语曰:大彭、豕韦为商伯。迭,互也。言豕韦与大彭互为伯于商也。
至于有周,历世会同。颜师古曰:继为诸侯,预盟会之事也。善曰:会同,已见东京赋。
王赧听谮,寔绝我邦。应劭曰:王赧,周末王,听谗受谮润,绝豕韦氏。刘兆曰:旁言曰谮。善曰赧王已见西征赋。
我邦既绝,厥政斯逸。应劭曰:自绝豕韦之后,政授逸漏,不由王者。臣瓒曰:逸,放也。管子曰:令不行谓之放。颜师古曰:瓒说是也。
赏罚之行,非繇王室。善曰:尚书曰:以蕃王室。繇与由古字通。
庶尹群后,靡扶靡卫。颜师古曰:庶尹,庶官之长也。群后,诸侯也。善曰:尚书曰:庶尹允谐。又曰:肆觐群后。尹,正也。群后,天下诸侯也。
五服崩离,宗周以坠。应劭曰:五服,谓甸服、侯服、绥服、要服、荒服也。坠,失也,真魏切。善曰:论语,子曰:邦分崩离析。宗周,已见西征赋。
我祖斯微,迁子彭城。颜师古曰:言我先祖遂微。善曰:汉书曰:楚国有彭城县。
在予小子,勤唉厥生。应劭曰:小儿啼声唉唉。颜师古曰:唉,叹声。善曰:方言曰:唉,叹辞也,许其切。
厄此嫚秦,耒耜斯耕。颜师古曰:言遭秦暴嫚,无有列位,躬耕于野。
悠悠嫚秦,上天不宁。
乃眷南顾,授汉于京。颜师古曰:高祖起在丰、沛,于秦为南,故曰南顾。言以秦之京邑授与汉也。
于赫有汉,四方是征。颜师古曰:于,读为乌。乌,叹辞也。赫,明貌。此诗中诸叹称于者,其音皆同。
靡适不怀,万国攸平。颜师古曰:怀,思也,来也。言汉兵所往,无不归怀,故万国所以皆平。
乃命厥弟,弟谓元王也,元王封于楚国。建侯于楚。
俾我小臣,惟傅是辅。
矜矜元王,恭俭静一。善曰:孔安国尚书传曰:矜矜,戒慎。恭,敬;静,守;一,道也。
惠此黎民,纳彼辅弼。
享国渐世,垂烈于后。应劭曰:元王立二十七年而薨,垂遗业于后嗣。渐世,没世也。善曰:渐,没也。
迺及夷王,克奉厥绪。夷王名郢客,元王子。
咨命不永,惟王统祀。善曰:夷王立四年薨,戊乃嗣,故言不永。统祀,纂统宗祀也。
左右陪臣,斯惟皇士。颜师古:大雅曰:皇,正也。善曰:毛诗曰,思皇多士。皇士,美士也。
如何我王,不思守保。
不惟履冰,以继祖考。颜师古曰:惟,亦思也。言不思念敬慎如履薄冰之义,用继祖考之业也。善曰:守其富贵,保其社稷。履冰,已见寡妇赋。
邦事是废,逸游是娱。
犬马悠悠,是放是驱。颜师古曰:繇与悠同,行貌。放,放犬;驱,驱马也。
务此鸟兽,忽此稼苗。
蒸民以匮,我王以媮。善曰:驰骋犬马,悠悠然远也。媮与愉同,乐也。人失稼穑,以致困匮,而王反以为乐也。
所弘匪德,所亲匪俊。
唯囿是恢,唯谀是信。颜师古曰:恢,大也。谀,謟言也。
睮睮謟夫,谔谔黄发。如淳曰:睮睮,目媚貌。史记曰:不如周舍之咢咢。咢与谔同。睮,以朱切。谔谔,正直貌。黄发,老人发落,更生黄者。
如何我王,曾不是察。
既藐下臣,追欲纵逸。应劭曰:藐,远也。言疏远忠贤之辅,追情欲,纵逸游也。臣瓒曰:藐,陵藐也。善曰:仪礼曰:凡自称于君士大夫,则曰下臣。
嫚彼显祖,轻此削黜。善曰:尚书曰:昭乃显祖。

嗟嗟我王,汉之睦亲。颜师古曰:睦,密也。言服属近。善曰:我王,戊也。尚书曰:九族既睦。
曾不夙夜,以休令闻。善曰:尚书曰:旧有令闻。
穆穆天子,照临下土。善曰:毛诗曰:天子穆穆。又曰:明明上天,照临下土。
明明群司,执宪靡顾。颜师古曰:靡,无也。言执天子之法,无所顾望。读如古,协韵。
正遐由近,殆其兹怙。善曰:兹,此,谓此亲也。言欲正远人,先从近亲始,而王怙恃汉戚,不自勖慎,以致危殆。
嗟嗟我王,曷不斯思?
匪思匪监,嗣其罔则。善曰:言王不思鉴镜之义,是令后嗣无所法则。
弥弥其逸,岌岌其国。应劭曰:弥弥,犹稍稍也。罪过滋甚。岌,欲毁坏之意。颜师古曰:岌岌,危动貌,五答切。又,邓展曰岋。孟子曰:天下殆哉岌乎!司马彪以为岋岋,危也。
致冰匪霜,致坠匪嫚。应劭曰:易曰:履霜坚冰至。言非一日之寒也。晋灼曰:致冰无不先由微霜,致坠无不先由骄慢。
瞻惟我王,时靡不练。善曰:时,是也。练,委也。言王于上所言之事,无不委练也。
兴国救颠,孰违悔过?善曰:言欲兴其邦国,救其颠坠,谁能违于悔过乎?
追思黄发,秦缪以霸。颜师古曰:秦缪公伐郑,为晋所败而归,乃作秦誓。善曰:尚书,秦穆公曰:询兹黄发,则罔所愆。
岁月其徂,年其逮耇。颜师古曰:逮,及也。耇者,老人面色如耇。善曰:徂,往也。言日月徂逝,年将及老,悔过自新,理宜在速。尔雅曰:耇,老寿也。
于赫君子,庶显于后。颜师古曰:于,叹辞也。昔之君子,庶几善道,所以能光显于后代也。
我王如何,曾不斯览。颜师古:览,视也。协韵,音滥。
黄发不近,胡不时鉴!颜师古曰:黄发不近者,斥远耇老之人。近,音其靳切。善曰:叹美昔之君子,能庶几自悔,故光显于后。

文选考异

注“应劭曰黼衣”下至“旗上画龙为之”:袁本无此二十五字,有“黼衣已见上”五字。茶陵本有“杜预曰白与黑谓之黼”九字。

注“言受彤弓之赐于此得专征伐”: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二字。案:无者是也。此或以汉书颜注记于旁,尤延之误取之。陈云“言”上当有“颜师古曰”四字,不知其非善引也。以下凡“颜师古曰”各条,皆不当有。袁、茶陵二本俱无者最是。今不悉出。其所有误中之误,亦不更论。

注“迭互也”:袁本、茶陵本此三字在注末。案:尤误依颜注移。

注“刘兆曰旁言曰谮”: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注“颜师古曰”: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案:尤延之添耳。

注“尚书曰以蕃王室”:袁本、茶陵本无此七字。

注“坠失也真魏切”: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案:此即颜注而窜入善者。

注“应劭曰小儿啼声唉唉”:袁本、茶陵本无此并下颜注,共十六字。

注“颜师古曰怀思也来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九字,有“善曰”二字。案:二本是也。以下皆善注,而此为颜注窜入者。

注“弟谓元王也元王封于楚国”: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一字。

注“元王立二十七年而薨垂遗业于后嗣”: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五字,有“即位且三十年”六字。案:二本最是,此亦颜注窜入。

克奉厥绪:袁本云“绪”善作“次”。茶陵本云五臣作“绪”。案:此所见不同,汉书作“绪”,或当是也。

注“夷王名郢客元王子”:袁本、茶陵本无此八字。

注“戊乃嗣故言不永统祀”:袁本、茶陵本无此九字。案:上七字颜注窜入。

犬马悠悠:陈云据注当作“繇繇”。今案:其说误也。颜注窜入,非善所引。善注“悠悠然远也”在下,可证其与颜不同也。尤延之所误取,复沓歧互,不相比次,读者多不审。

注“以致困匮”:袁本、茶陵本作“以困乏”三字。案:二本是也。“以致困匮”,乃尤依颜注改耳。

嗟嗟我王:袁本、茶陵本不提行,是也。

注“我王戊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

殆其兹怙:袁本云善作“兹怙”。茶陵本云五臣作“怙兹”。案:各本所见皆非也。此但传写误倒,非善独作“兹怙”。何云当从汉书作“怙兹”,于韵乃协。陈同。

注“不自勖慎”: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案:二本是也。此亦颜注窜入。

注“言王不思鉴镜之义”:袁本、茶陵本“思”下有“之不”二字,无“义”字。案:二本是也。尤误依颜注改。

注“又邓展曰岋”下至“危也”: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三字。又上颜注十二字亦无。说具于前。

于赫君子:案:“赫”当作“昔”,此善作“昔”,五臣作“赫”。故善注云“叹美昔之君子”。袁本、茶陵本所载五臣翰注云“于赫美也”。各本皆以五臣乱善,所当订正。考汉书作“昔”,五臣误耳。唯此节下颜注仍为误取窜入,不相比次。说具于前。

励志[编辑]

四言。广雅曰:励,劝也。此诗茂先自劝勤学。

张茂先

主条目:励志

大仪斡运,天回地游。大仪,太极也。以生天地谓之大,成形之始谓之仪。郑玄曰:极中之道,淳和未分之气也。斡,转也。春秋元命包曰:天左旋,地右动。河图曰:地有四游,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万里;夏至地下行,南而东三万里。春秋二分,是其中矣。地常动不止而人不知,譬如闭舟而行,不觉舟之运也。
四气鳞次,寒暑环周。礼记曰:四气之和,以著万物之理。李尤辟雍赋曰:攒罗鳞次,差池杂遝。范子曰:度如环无有端,周回如循环,未始有极。
星火既夕,忽焉素秋。星火,火星也,已见上。尔雅曰:秋为白藏,故云素秋。
凉风振落,熠耀宵流。其一。凉风,已见上。毛诗传曰:熠耀,磷也。


吉士思秋,寔感物化。思,悲也。谓鸿雁来宾,雀入大水为蛤之类。毛诗曰: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淮南子曰:春女悲,秋士哀,而知物化矣。
日与月与,荏苒代谢。毛诗曰:日居月诸。淮南子曰:二者代谢而踳驰。颜延年曰:一寒一暑,一往一复为代。去者为谢。
逝者如斯,曾无日夜。论语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嗟尔庶士,胡宁自舍?其二。言逝川之流,不舍日夜,亦当感之以励志,何得晏然自舍哉?


仁道不遐,德𬨎如羽。
求焉斯至,众鲜克举。论语,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毛诗曰:德𬨎如毛,人鲜克举。
大猷玄漠,将抽厥绪。毛诗曰:秩秩大猷。说文曰:玄,幽远也。又曰:漠,寂也。广雅曰:漠,泊也。说文曰:漠,无为也。言大道玄远幽漠,知之犹从小引其端绪,而至于可知。
先民有作,贻我高矩。其三。毛诗曰:自古在昔,先民有作。又,匪先民是经。先民,周公、孔子也。


虽有淑姿,放心纵逸。
田般于游,居多暇日。孙卿子曰:其为人也多暇日者,其出入不远也。
如彼梓材,弗勤丹漆。
虽劳朴斲,终负素质。其四。尚书曰:若作梓材,既勤朴斲,惟其涂丹雘。


养由矫矢,兽号于林。淮南子曰:楚恭王游于林中,有白猿缘木而矫,王使左右射之,腾跃避矢不能中。于是使由基抚弓而眄,猿乃抱木而长号。何者?诚在于心,而精通于物。
蒱卢萦缴,神感飞禽。蒱卢,旧说云,即蒲且也。已见西京赋。汲冢书曰:蒲且子见双凫过之,其不被弋者亦下。故言感也。
末伎之妙,动物应心。
研精耽道,安有幽深?其五。物,兽与禽也。尚书序曰:研精覃思。答宾戏曰:浮英华,耽道德。


安心恬荡,栖志浮云。
体之以质,彪之以文。庄子曰:恬淡寂漠,道德之笃也。淮南子曰:使神恬荡而不失其充。答宾戏曰:仲尼抗浮云之志。说文曰:彪,虎文貌。
如彼南亩,力耒既勤。
藨蔉至功,必有丰殷。其六。以农喻也。左氏传,赵文子谓祁午曰:譬如农夫,是藨是蔉,虽有饥馑,必有丰年。杜预曰:藨,耘也。壅苗为蔉。


水积成渊,载澜载清。
土积成山,歊蒸郁冥。荀卿子曰:土积成山,风雨兴焉;水积成川,蛟龙生焉;种善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循焉。尸子曰:土积成岳,则楩柟豫章出焉;水积成川,则吞舟之鱼生焉。夫学之积也,亦有所出也。傅毅显宗颂曰:荡荡川渎,既澜且清。张揖字诂曰:歊,气上出貌。
山不让尘,川不辞盈。管子曰: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土,故能成其高;士不猒学,故能成其圣。
勉尔含弘,以隆德声。其七。周易曰:含弘光大。蔡邕袁乔碑曰:于兹德声,发闻遐迩。


高以下基,洪由纤起。老子曰:高必以下为基。又曰: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川广自源,成人在始。礼记曰:王者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郑玄曰:始于一勺,卒成不测。论衡曰:自源发流,安得不广?国语,晋赵武冠,见韩献子,献子曰:戒之,此谓成人。成人在始兴善,敬之哉。
累微以著,乃物之理。孙卿子曰:尽小者大,积微者著。
𬙊牵之长,实累千里。其八。凡言物之大,必资于小;故此言若轻于小,亦累于大。战国策,段干越谓韩相新城君曰:昔王良弟子驾千里之马,过京父之弟子。京父之弟子曰:马,千里之马也;服,千里之服也;而不能取千里,何也?曰:子缠牵长,故缠牵于事万分之一也,而难千里之行。今臣虽不肖,于秦亦万分之一也,而相国见臣不怿者,是缠牵长也。千里之马,系以长索,则为累矣。人虽有容貌,不脩德,如千里马也。


复礼终朝,天下归仁。论语,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孔安国曰:复,及也。身能及礼,则为仁也。马融曰:一日犹见归,况于终身。
若金受砺,若泥在钧。大戴礼曰:君子学不可以已矣,是故金就砺则利。在钧,已见西征赋,谓陶家泥轮以能成器也。老子曰:埏埴以为器。
进德脩业,晖光日新。易曰:君子进德脩业,欲及时也。又曰:君子之光晖吉。又曰:日新之谓盛德。
隰朋仰慕,予亦何人?其九。庄子曰: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仲父之病病矣!寡人恶乎属国而可?对曰:隰朋可。其为人也,愧不若黄帝,而哀不己若者。朋慕管之德,华言隰朋犹慕德,我是何人,而不慕乎?

文选考异

注“广雅曰励”下至“自劝勤学”:袁本、茶陵本无此十四字。

注“毛诗传曰熠耀磷也”:袁本无此八字,有“熠耀已见秋兴赋”七字,是也。茶陵本所复出,与此皆误。

注“一寒一暑一往一复”:袁本、茶陵本无此八字,有“来者”二字,是也。何校添“来者”于“复”字下,陈同,仍衍八字。

注“论语曰”下至“不舍昼夜”:袁本无此十七字,有“逝者已见秋兴赋”七字,是也。茶陵本所复出,与此皆非。

注“人鲜克举”:茶陵本下有“之”字,袁本无。陈云引诗脱“之”字,是也。

注“又匪先民是经先民周公孔子也”:袁本、茶陵本无此十三字。

田般于游:袁本、茶陵本“田”作“出”。何校依之改,陈同。案:此尤本伪耳。

注“淮南子曰楚恭王”下至“而精通于物”:袁本无此五十八字,有“养由已见幽通赋”七字,是也。茶陵本所复出,与此皆非。

注“荀卿子曰”:案:“荀”当作“孙”,各本皆伪。

注“种善德”:茶陵本“种”作“积”,“善”下有“成”字,是也。袁本误与此同。

勉尔含弘:袁本、茶陵本“尔”作“志”。案:此亦尤本伪也。

注“成人在始兴善敬之哉”:茶陵本“兴”作“与”,无“敬之哉”三字,是也。袁本无“兴善敬之哉”五字,非。

注“颜渊问仁”:袁本、茶陵本无此四字。

注“克己复礼为仁”:袁本、茶陵本无此六字。

注“孔安国曰复”下至“况于终身”:袁本、茶陵本无此二十七字。

注“老子曰埏埴以为器”:袁本、茶陵本无此八字。

注“易曰君子进德脩业欲及时也”:袁本无此十二字,有“进德脩业已见闲居赋”九字,是也。茶陵本所复出,与此皆非。

注“晖吉”:茶陵本“晖”上有“其”字,是也。袁本亦脱。

注“隰朋可”:袁本、茶陵本“隰”上有“则”字,是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