柞蚕问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柞蚕问答
作者:增韫 清
影印本:续修四库全书第0978册.pdf。宣统元年十月,广东学务公所印刷处代印本,有新增(按)语数则,以小字注释的方式列出。

柞蚕问答

前编所采集者,大率系奉省情形,虽词意极其浅近,犹恐乡里老农未尽通晓,兹将前意演为问答如

问答[编辑]

  问:柞树形色子叶何似,共分几种。

  答:有三种。一种名为尖柞,叶似栗子树。一种为青柳,叶子头大尾小。一种为檞树,叶子比前两种尤大,奉天呼为不落树。

  问:宜何时下种。

  答:立春后开冻可种,秋雨多时下种亦好,均于次年春后发芽。

(按)浙中茅栗树,于立夏后下种,择完好坚实之种子,先浸于尿坑内一日夜,然后入土,土内先施薄粪或豆饼少许更佳。

  问:树出之后如何。

  答:一年只长尺馀,总须人工培植。三年之后,生长已高,可以打尖,令其多生旁枝,育蚕始便。

  问:将长成之树,移植他处,是否可行。

  答:临近之地容或有之,亦只可移小树。若移栽远处,多不能活,就使能活,亦不如种子之便。

  问:树既分数种,宜以何种为先。

  答:一山宜兼种数种。

  问:何以故。

  答:因一年之中,分春秋两季放蚕,春蚕喜食不落,秋蚕喜食尖柞,故兼有方妥。

  问:春秋二季之蚕,何以分食两种。

  答:因不落叶较尖柞发芽略早且嫩,故宜春蚕。尖柞叶比不落能耐寒,故宜秋蚕。然不落放秋蚕亦可。

  问:春秋之蚕,宜于何时上山,何时下山。

(按)吾浙桑蚕成熟亦称上山,可见桑蚕原始亦与山蚕无异也。维此言上山系小蚕上树,下山乃收茧也,阅者其勿误会。

  答:春蚕宜春分上山,小满下山。秋蚕宜夏至前上山,秋分下山。

(按)吾浙夏至日光甚烈,似宜较北方略迟数日,因地制宜,未可拘执也。

  问:春蚕出时,若植树芽尚小,不足食用,宜用何法。

  答:若蚕出无食,可以无论何种,将嫩枝折下,泡水发芽,令蚕生枝上,旬日之后,再放在山树亦可。

  问:秋蚕如何生法。

  答:彼时树叶正茂,当出茧蛾之后,即按雌雄分对,拴于树上,使其生卵在枝叶之间,蚕出之后,然后将小蚕匀在各树,按树之大小,必使多寡相均。

  问:放蚕在树及看守山场,其要何在。

  答:将小蚕均在各树之时,断不可将山放满不留馀地,需一山之树只放半山,看守之人尤宜时时经理,若此树食尽,即移置彼树,此其最要。

  问:放过数年,其树已大,仍可放养否。

  答:树大则其叶枯老,不宜放养,放四五年后,必将树头伐去,另使抽芽,方能适用。每四五年即须斫伐一次,愈伐愈盛,愈宜放养。

  问:小树不能放蚕,新伐之树能否放蚕。

  答:新伐之树与初生不同,因其根基已固,故秋后伐下树头,明春即可放蚕,毫无妨碍。

  问:蚕子如何办法。

  答:购子需购茧种。

  问:茧种亦有优劣否。

  答:须选肥重之茧方妥,如茧种有病,则出蚕之后,无病之蚕亦往往沾染受病,故茧种必宜详察。

  问:茧种之价若何。

  答:好茧,价贵之年每千个需银一两至一两二三钱之谱。

  问:一茧可以出子若干。

  答:每一母蛾约出百子,以千茧得五百母蛾而论,可得子五十千个。

(按)桑蚕每蛾生子平均五百,此以百子计,盖取至少之数。

  问:一人每年可以放茧种若干。

  答:每人约放茧种四千个之谱。

  问:一人所放之种,占地若干。

  答:茂盛之山场,约占三十亩之谱。

  问:四千茧种,能得茧若干。

  答:丰收之年,每人约摘茧五六十千个。减收不等。

  问:每人所摘之茧,可以出丝若干。

  答:每千个好茧,可桄好丝十两之谱,次者不等,故一人所得之丝,约数五六百两。

  问:一人每日能桄丝若干。

  答:每人每日手快者能桄丝一千茧。

(按)丝车改良,可一桄三支或四支,出数便可更多。

  问:近年丝价若何。

  答:顶好者,每百斤可得价银三百两至四百两。次者,贰百馀两不等。

(按)近年上海出口之灰丝,即奉天所产者居多。

  问:此丝之资质如何。

  答:其色微黄,东省人用织粗绸,因其色不甚白,且不能如家蚕之丝之细润。

(按)丝质粗细视用茧多寡,大约粗丝可用二十馀茧至三十上下,无论粗细总须匀净,前后一律。

  问:丝之资质有法改良否。

  答:其质虽逊于家蚕之丝,然用洋碱浸洗,色即变白。风闻此丝销路之广,多系日本购买,东洋所织洋绸,即搀用此等山蚕之丝,一入伊之工厂,所桄之丝与家蚕无甚差别。如能调查其法,次第改良,亦必大有进步矣。

(按)近年新出之海虎绒、银枪绒等,皆挽手所制。挽手者,即山蚕茧最初所抽出之丝绪也。乃能造此佳品,其丝更可知矣。至织带、打线、制网、结络及辫线、帽纬等一切杂品均用此丝,即织纱绢亦甚相宜。

  问:山蚕与平地比较,其出产多寡如何。

  答:以奉天而论,平地三十亩,所产之粮可得银七十馀两,山茧三十亩所产之丝,至次者亦可得银百两,是平地所产粮食不及山蚕十分之八。

(按)吾浙栗树向仅取柴烧炭,别无他用,若以养蚕,于树本无损,至冬间,仍可为取柴烧炭之用,无论所得多少,均为额外之利。

白话告示[编辑]

  直隶布政使司布政使增为光绪三十二年劝谕种柞养蚕,特出白话告示事。

  现在宫保屡奉朝廷旨意,举办新政,学堂巡警,都是有益百姓的事,是以都要百姓出钱,还要替你们想出个生财的法子,你们更好了。我从前在奉天作安东县官时,见本地有柞树、檞树、橡树,可以养放野蚕,可惜本地人不知道,曾经极力劝导他们,教他们种树养蚕,如今有十来年。昨见大公报上,说安东县同那金复海蓝一带,野蚕所出的丝茧,每年要值六七百万银子,这些利益,都是那块地方的人得了,可见实系厚利。因查我们直隶也有这树,这树共三种。一种名叫桄柞子树,同栗子树似的。一种叫檞栎树,叶子大些,有一尺长。一种名叫青柳,叶子比檞栎小。这三种树结的果子,都叫橡子,大半在山场地方生长。因为好地,人都种粮食,谁肯种树,其实平地也可养成园子的。如今邢台内邱等县,及近山各州县多有这树,可惜本地人,只知拾那橡碗,卖去染色,或是砍去烧炭,不晓得养蚕。我今告诉你们,养蚕每年可养二季,春天树要发叶的时候,把纸上的蚕子,放在透风和暖处,他就出蚕,再把蚕放在树上。秋天将蚕蛾拴在树枝上,配合下子,都在树上,三天就可以出蚕。无论春秋,蚕就在树上食叶,树上结茧,只要人看守,不要叫鸟鹊虫蚁伤害他,每季不到两月,就可以摘茧卖钱,山东、河南、贵州、四川、陕西都有,就是野蚕丝织的。查各处未种柞树的时候,也都不知野蚕的利益,即如贵州遵义府,是乾隆年间一个姓陈的知府兴起的,陕西甯羌,是雍正年间一个姓刘的知州兴起的,如今直隶,是没人教导你们,你们不知道这样大利。我是从安东县,眼见这事的好处,故此不惮烦,细细告诉你们,现在我叫人到奉天,及出产的地方,买来橡种蚕子,发交各厅州县,百姓们有山场的,速赴本地方衙门,请领试种,不淮向你们要钱。凡有这几种树的地方,速赴本地方官衙门,请领蚕子,也不要钱。你们如法放养,摘下茧来,官商均可承买,照时作价,不准抑勒你们,你们不要愁无销路。如果树多蚕旺,还要在那里设厂,教你们学絖丝织绸。至种树养蚕的详细法子,现已刻出书来,发给各县散与你们,再教劝学员,演说给你们不识字人听,可以照着样办。我想此事,与你们甚是有益,愿你们听我的话,试办办看,日后才晓得好处呢。毋违特示。

附记[编辑]

  查种树必俟数年方可放蚕,深恐不易保护,现已通饬各属,责成巡警保护,并以为地方官之功过,如遇新旧交替,须将已种成数,具文申报备查,但能保护三年,则根株已固,自可年盛一年矣。

[编辑]

道光五年贵州按察使宋如林劝种橡养蚕示,及养蚕事宜五条。

劝种橡养蚕示[编辑]

  照得本司等莅任以来,访察黔省地固瘠薄,民多拮据,推原其故,由于素不讲求养生之道,则地利不能尽收,而民情又耽安逸,无怪乎日给不暇者多矣。查遵义府属,自干降年间前府陈守来守是郡,知有橡树即青树可以饲蚕,有蚕即可取丝,有丝即可织绸,随觅橡子,教民树艺,并教以养蚕取丝之法,故至今日遵义蚕绸盛行于世,利甚溥也。他处间有种植青树,惟取以烧炭,并不养蚕,且树亦无多,若将不宜五谷之山地,一律种橡养蚕,则民间男妇皆有恒业,其中获利不独遵义一府矣。查种育之法,其树有二,一名青,叶薄;一名檞栎,叶厚。其子俱房生,实如小枣。植法:于秋末冬初收子,不令近火,冬月将子窖于土内,常浇水滋润,逢春发芽,无论地之肥瘠,均可种植。三年即可养蚕,春季叶经蚕食,次年仍养春蚕,或养秋蚕亦可,须隔一季。四五年后,可伐其本,新芽丛发,又可养蚕。其春秋二季养蚕及取丝之法,各有不同,一得其法,殊不为难,端在地方官首为之劝谕也。此时种树饲蚕,大率皆知,更非从前陈守之创始者可比,惟收买橡子,必须价本,如令民间自备资斧,远处收觅亦势有所难,兹本司筹办经费,委员前赴遵义定番一带,采买橡子,收贮在省,各府厅州县,酌量多寡,赴省领回,散之民间,劝谕居民,无论山头地角,广为种植,二三年后,即可成树。俟至可以养蚕之日,由地方官查明申报,仍由省收买蚕茧,散之民间,令其蓄养于树。凡收买橡子蚕茧,无须民间资本,不过自食其力而已。至种橡育蚕之法,现在刊刻条款,先发各府厅州县,随同橡子分给民间,及将来散给蚕茧,均交各学教官,率同乡约地保分散,丝毫不经胥吏之手,以期实惠及民。自成茧之日,务宜缲丝售卖,盖售丝之利,倍于售茧也。为此谕仰阖省军民人等知悉,尔等于耕作之外,更宜力尽蚕丝,俟橡子及条款发到该管衙门,即向教官及乡地处请领,如法照办,凡书役人等,不许经手,以副本司筹裕民食之至意。

(按)浙人所称府绸,即出在遵义府者,每年产额甚巨,故贵州全省地瘠民贫,维遵义独富庶繁盛,皆养蚕之效也。浙东山乡贫瘠之区,亟宜仿行。

养蚕事宜五条[编辑]

  一、春季养蚕之法:于隔年小阳月旬后,拣其茧之重实有蛹者,以篾篓盛之。迨次年立春后,纸糊密室,将茧篓置于中央,以柴火微烘,昼夜无间,渐略增火。至春分前后,觉蛹稍动,用线穿茧成串,搭于四围竿上,仍以火烘。量其地之寒燠,寒则微火,缓为出蛾;燠则甚火,急为出蛾,随拾入筐,雌雄配合。眉觕者雄,眉细者雌。次日摘取雄蛾另贮,数日自僵。止捉雌蛾,微以手捏去溺,否则不卵,置筐中微火暖之,始能生子。在筐犹不断火,或借阳光,旬馀蚕出,大如针。以青嫩叶置筐内外,其蚕自上枝叶,即将枝上蚕置树上。先食嫩叶,五六日初眠不食叶,二三日脱去黑壳,色分青黄,又五六日二眠,继三眠、四眠后,食叶旬日,噤口退膘,吐丝成茧,阅三日浆固,连叶摘下,去叶缲丝。如不即抽丝,越十馀日,遂变蛹出蛾,不堪抽丝。如留备抽丝,以火熏之,即不成蛹。每遇蚕眠时,不可剪移,俟起眠后叶尽,用剪连枝剪移他树。蚕一入山,须人看御禽鸟。其蚕筐以黄荆嫩条为之用,盖其馀竹木所为,则不能粘子,次年定须新制。

  一、秋季养蚕之法:于端午节前后,收入春茧时,将茧穿串,晾于竿上,不使罨坏。旬馀成蛹出蛾,拾入篾篓,雌雄配对。次日午后,只将母蛾去溺,以四寸长线,两头各系一蛾,搭于青树上,叶尽剪易。秋蚕宜少撒树巅,由嫩食老。秋天林中多油蚱蜢,宜夜间伺声以捕。

(按)防虫蚁上树,可以棉纱绳在洋油内浸透,紧缚树根距地一尺馀之处,则虫蚁自不能上。防鸟之法,有用网罩树颠者,亦佳。

  一、取丝之法:以大锅盛冷水,每二三千茧煮半时,翻转又煮三四刻,再翻俟茧将软,用荍草灰所淋之汁,量茧多寡酌倾入锅,再煮一二刻,视其生熟,试如不熟,再加灰汁略煮,以短竹棍摅其浮丝成绺,分作数提,仍存锅内,不可断火。若丝不顺,稍加以火,水热则丝易抽。丝之粗细,视提丝缕之多寡,由丝笼上车,旁以大车桄之。取剩馀壳名曰汤茧,及破口茧不堪取丝者,另作纺线。坠丝水中所抽,名曰水丝,织绸绵软再合成线织,为合线绸,尤为结实。所提浮丝,亦可洗净作絮。

  一、茧质轻薄,不堪缫丝者,名血茧,暨出蛾之壳并汤茧,均用猪油少许和水浸湿蒸透,以水洗净晾干,扯丝织绸,仿佛新繁所产,故名繁茧。又法:以荍灰水煮后,罨软套如拳,扯丝坠线织为毛绸。其需用器具,如抽家丝法。

(按)以桑柴之灰淋水亦可用,但取净灰满盛荆筐或竹箩中,以淋水而不漏灰为度,下承以桶或缸均可,淋出之水澄清去底,即可供寻常浣涤之用,亦可代碱及肥皂也。

  一、收种橡子之法:凡青、檞栎二树,至九月间,子熟自落。检收时,必须挖窖深埋,毋使见风日。若散置房屋,则阅日生虫,尽成空壳,入土不生。其种植之法,与种山粮异,遵义等处,俱用大铁锹,长二尺许,于瘦土中,用椎凿入土三四寸,少著粪土,随置橡子一二颗,以土盖之,春即发生,其工甚省而易成。

(按)浙中谬语,有“茅栗一斗,播种荒地,三十年后成一斗黄金”之说。此仅指伐树售薪而言,若以养蚕,利当十倍,岂非得黄金一石乎?


    浙江官书局刊

        内阁侍读潘 鸿

        江苏通判姚丙杰 同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