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载之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权载之文集 卷第三十九
唐 权德舆 撰 姜殿扬 编校补 景无锡孙氏小绿天藏大兴朱氏刊本
卷第四十

权载之文集卷三十九

            唐权德舆字载之

  序

   送许校书赴江西使府序

绅冕之士角逐于名声者必以射策东堂校文石渠为

称首于公范言之皆其细者予与公范寻世好以约交

道𫉬申十年之敬出处多故及兹再会久饱诸公之议

今日得之心包大猷口析精理可以稽合同异悬照是

非夫然者焯当世之誉交大府之辟疾若机响不亦宜

乎国家尚用兵车之会且思盘石之固俾贤王秉旄节

主江西诸侯辟书四下大搜隽望公范拂拭逢掖从容

长裾赴知巳之命伸丈夫之志固当酌六经精义以赞

军政俾介胄之下礼让兴行且以中庸明诚之根本覃

思于文藻致用于政事发硎投刃固在于远者大者庸

讵兹今兹一举非图南之羊角耶临岐话别迭以勉固

志业而已若愀然涕下以聚散为念此可略也众君子

置之

   月夜泛舟重送许校书联句序

公范持江西辟书驾言即路其出处之迹与婉婉之画

鄙人不腆巳为之序引且吴抵锺陵二千里而遥凡我

诸生怆离宴之不足序故再征斯会秋月若昼方舟溯

沿笑言不哗引满造适公范乃握管作三字丽句仆与

二三子联而继之申之以四五六七以广其事如其风

烟月露与行者居者之思各见于词

   送王仲舒侍从赴衢州觐叔父序

士有抗方外之迹以世教为桎梏者不然则必由于文

章之涂以其合大中导天理发于心术周于事业此贤

士君子之所以致思也太原王生仲舒从事于斯弱冠

秀发始以雅词一轴为士相见之贽予尝学于此间世

多病方将自全于朴止所不知及览子之文文达而理

举温润博雅且多古风则曩时之心斐然复生所守不

固然也然则文变损益非鄙所知粗言士友出处之略

用以为赠动而不皦静而不昧简而不峻通而不杂此

吾徒之所夙夜也固在子之彀中耳行旅之虞不足以

诫执事自由拳抵信安途不千里奉板舆之欢赴竹林

之期况新安江路水石淸浅严陵故台德风蔼然渔浦

潭七里瀬皆此路也二谢淸兴多自兹始今日出祖可

以言诗

   送𨚑颍应制举序

𨚑侯文似相如而检度过之则令名贵仕何逃吾彀故

前年举秀才上第今之应诏诣公车方今皇明照烛茂

遂生物修西汉旧典详延天下方闻之士而之子世父

冠貂蝉叔父冠惠文皆以淸词重当世则文学政事子

之家法冥冥戾天实自兹始因想夫危冠博带与诸儒

受诏论思应对于彤墀之下亦当明三代之损益厚七

教于风俗使百执事倾听属目成圣朝不讳之盛夫如

是则鄙夫安于南亩得以柴车角巾展岁事于田畯歌

由庚华黍之诗为惠大矣若与彼滔滔逐进者汨其波

流使晁错董仲舒之徒颛美于汉非始望也邱侯勉旃

   送岭南韦评事赴使序

大夫杜公用德礼威信训齐南海居二年以部从事檄

召京兆韦君君温文裕蛊锐于术学在绮儒靑衿之岁

粲若冰玉年方冠仕至廷尉评拥大府之传赴贤主人

之命其徒荣之且楩柟巨干不产培𪣻则知天锺茂美

亦多在代德其要在聿修之不怠而已彼吏理与将命

事之细者况新发于硎铓刃溢匣不折不缺之诫岂足

为执事道𫆀予尝被公辟书辱在下介顾以多病不敢

远游南方蕲执事者芳讯见及则详言美化伫为中和

乐职之颂以抒下情

  送马正字赴太原谒相国叔父序

正字服儒服修儒行馀力则缘情𩔖事作为淸词通历

代之歌咏稽其质文总其要会尝出其所制三百馀篇

以示予皆净如冰雪粲若组绣言诗者许之结庐江南

退然食力奉诗书屦杖为SKchar下欢蓬蒿晏如不改其度

每遇一胜境得一佳句则怡然独哂如𫉬贵仕丰禄恬

于进趋十年于兹或谓之曰邦有道以贫贱为耻时可

动以晏安为累况君族父相国以文武重望为国宗臣

泽流北方勲在王府安人禁暴扫天下之灾祲开府辟

士走四方之才隽至公之府者惟恐后公待之如已失

况乎宗族之内有之子之才𫆀相国元昆今左常侍汉

阳公之领郡丹阳也予方侨居别部备辱嘉荐亟游其

门当时已见君新诗盈轴日至铃阁夫如是则其欢旧

矣又何疑焉正宇仍巾车撰日视远如迩且以俟檄石

驱传车而后行者为隘吾徒伟之想夫趋辕门会竹林

斾旌之下时献歌颂亦一时之盛也予以贫病不能远

游美太原之茂勲感汉阳之深眷送子于往实𫉬我心

况与君同居里门静赏湖月亦云旧矣辱命为序所不

敢辞

   送陆校书赴秘省序

陆氏为江南冠族子容一门特以文章行实振起风緖

叔父群从岁为仪曹首科子容亦再登甲乙雠校书府

由是君子谓春官天官之举不失人子容之名不过实

岁七月将溯江流入京师途出练湖滨访予言别予业

以贫病不能自振方具籉笠镃基耕凿吴门子容以名

声文采官游上国吴秦之远道出处之殊致在此别也

情如之何子容诸父深源方源我族之出有早岁游处

之旧故得君之道因是而深别离愀怆亦用加等于序

引也所不敢辞

   送元上人归天竺寺序

度门之教根于空寂因修以取证阶有以及无不践精

深之习而悟虚无之理者未之有也未得为得则其病

欤仆久味斯法思与言者既而得元禅师师早诵大乘

微言数万言晩得观门之学今则色空如一哀乐不入

矣桑门之患有二焉未得之患为外见所杂既得之患

为内见所缚今元公翛然于二见之门不内不外冥夫

至妙身戒心惠合于无倪且以勾吴有山水绝境天竺

又经行之静界振锡而往其心浩然葢随缘生兴触物

成化而不为外尘所引也幅巾男子权德舆稽首

   送道依阇黎归婺州序

予与惠公游十年而惠公以其徒依公见访霭然之和

发于眉宇得其道者不待言说予尝欲黜健羡遗名声

不使尘机世想滑昏灵府故每随搢绅士则神怠与依

惠游则性胜葢循分而动亦境所由然上人以东阳为

山水佳地且生约二德昔所游践况云泄石室花发桃

岩是二精舍为东南甲乙乃振缁锡泛然而行道机法

乐尽在是矣如仆者牵挛世教未得与师为方外之游

遐情幽赏期一二偈疏

   送郑秀才入京觐兄序

行为士本文为身华其或好华去本失之弥远鄙人结

庐湖滨宴息多暇常黙以此求士于去年得重表甥荥

阳郑公达兼是二美早为时贤所重专学懿文发于龆


丱温纯积中晦而不耀非其徒不苟合非其道不妄动

其于服先训食旧德以日就章大众君子识其将然子

之元兄早岁登贤能之书名声籍甚而能在险立节拔

身幽陵乃居谏议乃服金紫言忠勇者是之今郑生驾

言上国所以展友于之庆也亦当观光筮仕俾花萼迭

映士林之美将萃尔伯仲乎𢰅日言迈访子告别子亦

漉旨酒巾柴车与一二友出送于野凡祖軷者请偕赋

棠棣之诗

   奉送黔中元中丞赴本道序

中丞顷持邦宪灵台坦荡中立不倚公辅之望悬于人

心者久矣大方夷道且无町畦持刀笔者忮害为狱故

前年有馀杭之命左迁也大君端拱穆淸深恤人隐虑

远𥠖之不康择可以宣教之者以馀杭风政表课苐一

故有持节黔中之拜天之爱人斯谓甚矣受命之日庀

徒戒行鄙人以使者之微假道于此属当祖軷辱在宾

筵敢宣于执事曰夫蹈全德者事无夷险播善政者地

无遐迩然则五溪之氓其将泰乎吕梁悬水尚在忠信

矧夫巴黔故地方镇专达惠饫夷落兴行礼让然后翺

翔淸朝羽仪百寮倚㐲之数庸讵知不以此乎夫临觞

捧袂愀然凄怆此儿女之仁也固壮夫耻之愚亦耻之

引满举白既醉而罢文则不腆葢指事云

   奉陪李大夫送王侍御使往淮南浙西序

夏四月戊午大夫公至自朝觐敷宣仁泽既浃辰俾从

事监察御史太原王德素将事于淮南浙西二府且修

好也初德素以行艺修明达于吏理由廷尉评而簪惠

文曵赤绂参锺陵军事公之入觐也主留府师旅之重

公之还部也领将命四方之勤自非和裕之才肃给之

用有嘉闻而无流事孰能与于此亦既𢰅吉日驲车辚

辚公乃备觞豆以祖之𩔖歌诗以贶之小子辱从事之

末承命授简书日书字者异乎诸府宾主之礼且以美

德业也

   秋夜侍姑叔宴㑹序

叔父至自东周第如新定就长子桐庐尉之养也途出

云阳德舆之侨居在焉拜庆之后式展宴饯掇蔬㷊枯

以实圆方叔父诸姑既就坐群从伯仲或冠或丱中外

稚孺凡四五人差其长幼为侍坐之列畅之以旨酒既

醉不喧侑之以淸弦中奏弥静夭夭申申其乐无垠发

之于恬旷得之于明教稍间则圆魄照坐微风入林残

暑尽销淸光交映歌诗𩔖事举节应觞觉视听之内无

非和乐虽谢庭羯末之盛雪花柳絮之兴及夫情适于

中率礼无违亦一时也乃命编次其文且书其时时建

中四年之七月德舆操觚以序

   腊日与诸公龙沙宴集序

淸祝嘉平著于三代葢祭百种以报啬表一岁之顺成

故吾徒亦休浣考胜用文㑹友龙沙古地大江在下可

以纵远目可以涤烦襟况簪裾成列觞豆备荐酒酣神

王举手抚节尽一日之泽遣百虑如遗二三子惟今日

可以酒狂而不书是无勇也

   送张评事赴襄阳觐省序

廷尉评张君以温文敏直为修身策名之具其于𣂏挹

风雅导咏情性成乎馀力粲为淸词故尝拥盛府之传

喧士林之誉自中发外岂徒然哉春三月自锺陵抵汉

南彩衣班然脂辖首路将欲问诗礼于堂下谒旌斾于

辕门汉南之渴贤下士张侯之淸声茂实翔集之美其

可逃乎仆以不腆辱锺陵从事之末君即我公之南容

也故得揖光尘于门阁接笑言于杯斝交欢而庄敬既

醉而温克乐未几也别又继之群贤以地经旧楚有离

骚遗风凡今宴軷歌诗惟楚词是敩以官命轻重为编

次前后云

   送襄阳卢判官赴本使序

德荡乎名名与实轨矣至有趋世徇物随波同流⿱⺾⿰氵亡⿱⺾⿰氵亡

九有公是大丧故道直多弃行方则踬鄙尝病之今见

卢君君精辨自内直方形外𬯎然独立以名教自任每

著文辄先理要而后文采至若罪荀文彧评郭林宗发

明指擿意出旧史其旨在乎澄汰风俗扫镇浮诞举而

行之有补王度衡茅居息终岁自乐贞恒之心风雨不

改与夫叩角弹铗不相远乎中丞李公以淸德重望秉

旄汉南辟士之日以君为首非夫知精达识又焉能出

众人之视听延拔贞诲则汉南风政因兹而见驲骑萧

萧访别蓬门元言淸酤相㑹于远君又授子以正名至

终二论鄙人亦出箧中几铭名实论士行辨三篇以申

报贶

   招隐寺上方送马典设归上都序

扶风马谏茂直直方中和之性发于恬旷放言遣词示

有馀力知名旧矣故相得甚欢观览其卷则警㑹心府

三复不倦若霜鸿淸唳松雪孤映或诸生所不能至者

而茂直至之且多特操尤病苟进故调于南宫仕于东

朝战胜无闷官闲更适适相遇于南徐俄怆离居官局

所系言旋上国予乃与一二疏放之客诣精庐上方主

人又以啜茗藉芳代夫飞觞举白元言至论代夫握手

流涕时物具举灵台旷然晴江有枫千里在目茂直深

于诗者众子以诗贶之

   送前丹阳丁少府归馀杭觐省序

丁氏子用文谊缘餙吏道尉丹阳三年嘉闻籍甚罢去

之日以彩衣归田庐邑中诸生怆离宴之不足俾予序

群言以为贶且著作繇经术进偏览东观石渠之奥殆

二十年然后以华发赤绂归休里第巾安车理农政视

缨毂声荣与粪壤同矧馀杭有山水仁祠为浙右之冠

想夫人持琴书履杖视朝夕之膳咨⿰⾔耴古义发明隐伏

烟萝鱼鸟在动静间夫如是焉用以少别为念

   送陈秀才应举序

文章之道取士其来旧矣或材不兼行然其得之者亦

已大半故筮仕之目以东堂甲科为美谈颍川陈侯以

色养力行之馀辄工诗赋长波淸澜浩浩不穷初未觏

止也屯田柳郞中为予言之且诵其佳句曰地偏云自

起月暮山更深及𫉬其卷又有过于是者踠骕骦椟干

将恬然褎衣以否为泰久矣今年秋驱车江𣸣献赋京

师叩予柴门惠然见别予以鄙略亦尝志于文顷年迫

知巳之眷辱霑官命故每客有为卿大夫所荐举计偕

者其于饯軷或谂之以言今于陈侯犹前志也

   送纽秀才谒信州陆员外便赴举序

淸旭燕居有秀才纽氏以儒者衣冠访我于衡门之下

用文一轴与刺偕至访其行色则曰将抵贤二千石陆

上饶然后自江而西射策上国且上饶以伟词迈气待

东南之士士至者必循分加礼繇是褎衣之徒耻不登

其门故殿中韩侍御元直工为直词尝贶若以序故临

海守李君子从父戸部郞皆以六义风骚为师友又贶

若以诗矧夫植文行于内亲仁贤于外强学不倦洁巳

以进今兹行也以桂林一枝为已任岂虚也哉辱征不

腆是用词达

   送独孤孝廉应举序

取士以孝秀二科古道也家有兼者时论多之君之群

从皆以文藻射策或致位郞署今孝廉又以温凊之馀

力行居业业茂行修西游太学吾知夫上第之后衣春

服吟舞雩东还南徐拜庆堂下粲粲门子经术发身古

人有俯拾地芥之说斯滥觞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