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73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七百三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七百三十六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七百三十七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七百三十六卷目录

 镇江府部汇考十二

 镇江府古迹考陵墓附

职方典第七百三十六卷

镇江府部汇考十二[编辑]

镇江府古迹考        府志[编辑]

本府。丹徒县附郭。

秦始皇驰道 。《金陵志》:“始皇三十六年,东游至金陵,断山疏淮,由江东丹徒往会稽。” 《古志》:“自江东至镇江大路是也。” 王安石有《秦皇驰道诗》:“石羊巷狠石 。” 苏文忠《游甘露寺》诗有:“狠石卧庭下,穹窿如伏羱。缅怀卧龙公,挟策事雕钻。一谈收猘子,再说走老瞒。名高有遗想,事往无留观。” 其序云:“寺有石似羊,相传谓之狠石。” 诸葛孔明坐其上,与孙仲谋论拒曹操。《蔡宽夫诗话》云:“润州甘露寺有块石,状如伏羊。按《地舆志》,石羊巷在城南,吴时孙权隧道也。刘备诣孙权,权与俱出猎,因醉,各据一羊。” 《诗话》:“甘露壁间旧有罗隐诗版云:‘紫髯桑盖此沉吟,狠石犹存事可寻。汉鼎未安聊把手,楚醪虽美肯同心。英雄已往时难问,苔藓何知日渐深。还有市廛沽酒客,雀喧鸠聚话蹄涔’。” 宋元符中火,诗版不复存,石亦毁剥矣。按曾彦和《润州类集》引罗隐《石羊》诗,自注云:“在妙喜寺。” 又隐《寄默师》诗云:“石羊妙喜寺,甘露平泉碑。” 妙喜,即今因胜寺也。甘露寺殿前有小石似羊,僧因以隐诗揭其旁,盖非也。或者谓李卫公鼎建甘露寺“时,聚境内奇物实之。今狠石实自妙喜迁置。” 然罗隐与卫公相去年远,石羊在妙喜,隐犹及见之,则知非卫公徙置明甚。彦和《类集》作于元丰中,而苏公过润,亦当元丰时,则当时所见,已非旧石矣。明正德间,郡守滕谧建亭立碑于北固山之西南隅。后亭废碑移,而石弃在蔬圃积土中。知县庞时雍请于郡守王应麟,觅得之。乃改置之演武场,建亭立碑,与将台对扁,曰“武侯遗石” ,兼取滕公旧碑树焉。昔陆游云:“石亡已久,寺僧取别石充数。” 今赝者自存,而故名竟在,谓久亡者,误也。

秦潭 即放生池。在月华山下,秦始皇开。陆龟蒙诗:“松门穿戴寺,荷径绕秦潭。” 亦名绿水潭。宋绍兴癸亥,令天下各置放生池,郡守郑滋即改潭为池,岁久寖壅。嘉定中,赵善湘复旧。后居民请租为业,岁旱不涸,人谓潭通海眼云。明末,犹存一小池,今淤填为平地矣。

寄奴泉 在鹤林寺中。殿前井名“寄奴泉” ,宋武帝微时所凿。寄奴,武帝小字也。泉中旧有白龟,人疑为龙种,又名龙泉,大旱不涸。宋绍兴间,有僧祷雨于此,获甘霖焉。

白莲池 在古竹院东谷中,池上有𩰚鸡庵。宋苏轼诗云:“白莲池上𩰚鸡庵,《宣圣小影碑 》。” 唐吴道子笔。在县学。

《四灵图》石 。宋乾道壬辰,教官熊克因阅汉碑,取麟凤二瑞图于学壁。其《麟》之赞曰:“麟胡为来?有王者起。旷代一获,鲁狩汉时。圣贤感之,经绝中止。吁嗟麟兮,维其时矣。” 《凤》之赞曰:“有道则见,凤何为藏?仪《韶》鸣岐,千载相望。逮时之衰,歌闻楚狂。德备舜文,览辉其翔。” 庆元四年,教官陈德一易之以石。嘉熙中,教官刘乡月又得《四灵图》于应天府治,摹刻于大成殿之西庑。《麟、凤》二赞与熊直院所传同。其《龙》之赞曰:“或潜或跃,龙称其神。爰飞在天,利见大人。名师命纪,瑞应昌辰。类孰从之,祥凤庆云。” 《龟》之赞曰:“天下有道,神龟出焉。背书胁文,光昭后先。谓何千岁,游于芳莲。得气致和,维以永年。” 《龟龙》今废,惟《麟凤》石刻在学宫渊源堂。

《陀罗尼经》石幢 ,唐云阳野叟王奂之集,晋王羲之书。自题其端云:“集宗祖,晋右军书。” 《集古录》曰:“在润州宝墨亭中。宋咸淳八年,郡守赵溍移置焦山。”

《瘗鹤铭》碑 在焦山下江水中。《瘗鹤铭》并序华阳真逸撰,上皇山樵人逸少书,“鹤寿不知其纪也。壬辰岁得于华亭,甲午岁化于朱方。天其未遂,吾翔寥廓耶?奚夺之遽也?” 乃裹以元黄之币,藏乎兹山之下。仙家有立石旌事,篆铭不朽。词曰:“相此胎禽,浮丘著经,迺征前事,出于上真。余欲无言,纪尔岁辰,悬门去鼓,华表留声。” 我惟仿,

佛,事亦微冥。尔其何之,解化维宁。后荡,洪流前固。重扃右割,荆门未下华亭。爰集真侣,瘗尔作铭。宋资政邵亢,就山下断石,考次其文,缺其不可知者。刘有定释云:“《润州图经》以为王羲之书。或曰:华阳真逸,顾况号也。” 蔡君谟曰:“瘗鹤文,非逸少字。” 东汉末多善书,惟隶最盛。至于晋魏之分,南北差异。锺王楷法,为世所尚。元魏间尽习隶法。自隋平陈,中国多以楷隶相参。瘗鹤又有楷隶笔,当是隋代书。曹士冕曰:“焦山《瘗鹤铭》,笔法之妙,为书家冠冕。前辈慕其字而不知其人,最后《云林子》以为《华阳隐居》为陶弘景,及以句曲所刻《隐居朱阳馆帖》参校,然后众疑释然。” 其鉴赏可谓精矣。

皇清镇江知府钱升为《记》,立石建亭于焦山,通判程

康庄《瘗鹤铭跋》勒石焦山佛殿之廊壁。

“《心经》石 ” ,在焦山,宋吴琚书,为江潮及风日剥损,僧明湛移置松寥阁。

苏养直书《心经》及白衣观音石刻 ,在金山《度人经 》,元赵孟𫖯小楷,袁桷跋,明宣德初镇江元妙观道士得之土中,后在丹徒县学。七佛画像石 ,在城南胜果寺,宋高宗成肃皇后父冀王之墓在焉。寺中有高宗所赐七佛画像,名笔也,寺僧摹勒于石。

大坐师碑 昭阳寺《大坐师碑》,唐贞元中立,后移在普照寺下方前车寨内,元大德五年,飓风仆之,不知何在。

《义女碑 》在五州山,久废。明万历中,知县庞时雍重立石撰文。

“天下第一江山” 额 ,在甘露寺前,宋吴琚书。

皇清程通判康庄“延盐城宋曹摹勒”六字于石砌本。

寺长廊下

张僧繇四菩萨画 米芾《画史》云:“润州甘露寺张僧繇四菩萨画,长四尺,一板长八尺许。” 陆探微画狮子 ,苏轼有《润州陆探微画狮赞》、东坡《佛印》。二画像 在金山,李伯时笔,苏子由赞,元时犹在王都中,为之装饰,今不存矣。周鼎 ,焦山有周鼎,大逾斗,古色。《陆离传》云:吾乡魏氏物,严嵩当国,以不得此鼎,将罪之。嵩败,魏氏惧,子孙终不保,送焦山。嘉靖间倭乱,藏某宦家。兵退,云“质其多金,不复归之山中矣。” 万历初,庞令时雍,协绅士措金半百,赎还山中。鼎内有铭篆最古,前辈亦未经考辨。

皇清甲辰,新城王士禄、士征来游,译出《乃勒》诸石文。

《极简古文》曰:“维九月既望甲戌,王如于周。丙子,丞于图室,司徒南仲祐、世惠,佥立中廷。王呼史端册,令世惠曰:‘宣治佐王颇侧,弗作锡女,悬衣束带,戈雕戟缟韠彤矢’。”勒銮旗。世惠敢对扬天子。丕显敬休。用作尊鼎。用享于我列考用周。簋寿万年,子孙永宝用。按鼎铭古篆译文恐有误宋丹徒宫 在城南,宋武帝微时故宅也,后筑为宫。《舆地志》:武帝躬耕丹徒,及受命,农具犹有存者,皆命藏之,以留于后。元嘉中,文帝幸旧宅,见而色惭。近侍进曰:“大舜躬耕历山,伯禹亲事水土,陛下不观列圣之遗物,何以知稼穑之艰难,先帝之至德乎?”

南唐丹阳宫 未详所在。南唐先主二年,杨溥迁丹阳宫,今废。

《春秋》庆封宅 在县治南。齐庆封奔吴,朱方聚其族而居之,宅有井。

晋刁勰宅 在城西南,近宅有桥,勰因毁为航,号“长广航。”

郗鉴宅 在唐颓山南。刘桢《京口记》:“唐颓山周回二里馀,得郗鉴宅五十馀亩。”

谢元宅 在大渎北口长村东。

“宋武帝旧宅 ” ,在寿丘山。

戴颙宅 ,在城西南七里,招隐寺即其址。唐许浑宅 ,在城南三里丁卯涧,其《诗序》于朱方“丁卯涧村舍” 后,目之为“丁卯村。”

南唐刺史林仁肇宅 ,在朱方门外一里。“赞善大夫陈翊” 宅 ,在京口。

宋丞相陈升之宅 在范公桥南,后废为军寨及酒库,今为民居。公治第极宏壮。宅成,已疾甚,肩舆一登西楼。

判三司刁约宅 在范公桥东,后废为前军寨。有藏春坞、逸老堂、万松冈。景纯《怀南徐所居》诗云:“城南已葺藏春坞,溪侧方营逸老堂。岭上万松三径合,江中千稻一丘黄。”

学士沈括宅 在朱方门外梦溪桥之东。丞相苏颂宅 在化隆坊。颂《新居》诗:“版筑多遗址,经营信昔缘。” 《自注》:“旧址乃林仁肇故宅,林亦温陵人而家此。今予居之,信非偶然。”

左丞相王存宅 在登云门里。《京口集》有《存闲居诗》云:“族居自买百间屋,月赐官糜六万钱。” 丞相曾布宅 在千石墟之东。布尝有诗曰:“家在城南千石泉。” 后为双望酒库,又为道林寺。知院蔡卞宅 在登云门,后废为右军寨,与王左丞宅相近,有阁曰“元儒亨会之阁” ,徽宗御书。中书侍郎刘逵宅 在长桥之南。宋建炎末,为宣抚司。绍兴初为都督府,后为毅武王胜宅。今废。

米芾宅 在千秋桥西,轩曰“致爽” ,斋曰“宝晋。” 《京口耆旧传》:“芾喜登览山川,择其胜处,过润,爱其江山,遂定居焉。作宝晋斋,藏法书名画其中。北固既火,结庵城东,号海岳” ,日吟哦其间,为京口佳绝之观。今废。

元行工部尚书辛仲实宅 在市西,今废。云南佥事范震宅 在通吴门里,今废。

明中山武宁王别墅 在金银门外。

东瓯“襄武王” 第 ,在善济坊,今废。

大学士杨一清第 在黄祐街。明正德庚辰闰八月,武宗南巡,过京口,临幸,宴于茂址堂,御制诗十二章赐之。

大学士靳贵第 在虎踞门内。明正德庚辰,武宗南巡,幸京口,时贵已卒,临其殡,自为文祭之。尚书范仑宅 在虎踞门内大街。

应天府尹谈自省宅 ,在大学士靳第之西。广西巡按王政新宅 ,在石鿎桥西。都督同知陆万里宅 ,在金银门内大街。伎堂 ,在郡城东南。晋谢安立,唐李德裕《题北固山诗》云:“班剑出伎堂。”

射堂   、东夏堂 ,皆谢元立,未详所在。《舆地志》:“射堂北有东夏堂,晋谢元立为游饯之所,梁邵陵王纶重修。陈侯元都于夏堂创东苑。” 《通鉴》:“刘毅在京口,与知识射于东夏堂。庾悦为司徒右长史,后至,夺射堂,众皆避之,毅独不去。” 积弩堂 ,在唐颓山西二百步,宋武帝作。《舆地志》:“帝攻卢循,军中多万钧神弩,所至摧陷。” 萧闲堂 在丹阳馆北河岸,宋置。《方舆胜览》在铁瓮门西。按:茅山洞中有萧闲居

渊源堂 “在府学内” ,宋景定中建。

卫公堂 在府治后。唐李德裕为观察使时所建,后人因其封爵名之。

威辅堂 在石公山防江军教场内。宋郡守史弥坚立。嘉定中,防江军废,以其器械营舍归之州郡。郡守史弥坚按行其营,拓旧阅场,立堂五间,扁以“威辅” ,为春秋蒐猎之所。今废。

翔云楼 在嘉定桥南,元李天祥宅也。丙申三月既望二日,明高帝取镇江,至其上。

芙蓉楼 ,按《京口记》及曾旼《类集》,晋王恭所创,或云即蒜山阁是。王昌龄有《芙蓉楼送辛渐》诗,崔峒有《登润洲芙蓉楼》诗。

望海楼 在府治后。宋蔡襄题曰:“望海,为城中最高处。旁视甘露金山,如屏障中画出,信江南之绝致也。米芾、沈括有诗,后改曰连沧观。” 《方舆胜览》:杨廷秀有《题连沧观呈太守张几仲》诗。花楼 在郡城上。《金华杂编》:唐李郁相国领盐铁,尝驻润州于此观周宝击球,凭城下瞰千岩楼 。宋敏求《题刁约藏春坞》诗云:“千岩相望蔽松筠。” 注:“千岩楼在润州,刺史王璠创。丹徒钟楼 ,在寿丘山南。明弘治间,郡守王存忠重建,今废。”

万岁楼 即月观也。在谯楼之西,本王恭所创。《舆地志》云:“此楼飞向江外,以铁锁縻之方止。” 至唐犹存,宋呼为月台。《润州类集》:“万岁楼即今之月台,后改为月观,未详何时。” 绍兴戊午,郡守刘岑葺故址而新之。汪藻《记》:唐孟浩然、王昌龄有《登万岁楼》诗。明天启乙丑,郡守贺仲轼按往迹,于山隈构楼,修复胜概。楼西有纯阳祠。

北固楼 在北固山上。晋蔡谟镇京口,起楼岭上,以置军实。梁武帝幸之,登降甚狭,下辇步进,静惠王子正义,乃广其路,设栏楯。翌日再幸,遂通小舆。帝悦,登览赋诗,赐正义帛。天色晴明,望见广陵城,如青霄中鸟道,相去五十里。

多景楼 在北固山上。宋沈括、曾肇、米芾有诗。海岳楼 在北固山大雄殿左。明巡抚周忱建“千丛楼 。” 唐天下之名楼五,此乃其一。

“江南伟观” 楼 在津渡石堤上。明景泰壬申,郡守张崇建。

皇清顺治中重建,易名“大观。”

日观 在谯楼东。宋嘉祐中,郡守赵善湘创,与月观对峙。

回宾亭 未详所在。《建康实录》:“梁武帝大同末。”

《幸京口,宴帝乡故老》于《回宾亭》。

“杜鹃楼 ” 在城南鹤林寺内。

二翁亭 在蒜山无为集,淳玉僧建。时新旧郡守林希、杨杰首登之,因名。

浮玉亭 在玉山之麓,下临江,即今钓鳌亭。宋绍兴间,郡守程迈立,每肄习水军,麾节临阅于此。嘉定间,都统制刘元鼎重建,郡守史弥坚名曰“东南形胜。” 今玉山寺即其故址。

镇海亭  、临江亭  、桂亭 。《润州类集》为登临胜地,今失其故处。

南山亭 在放生池上。宋绍兴癸亥,郡守郑滋建,后废。嘉定中,郡守赵善湘重建。

需亭 在城西江上。宋乾道己丑,郡守陈天麟重建。按:刘备自诣江口见孙权,求荆州,权表备为荆州牧,自饯备于江上,观望久之,谓备曰:“孤与公扫清逋秽,迎帝定都,事宁之日,愿与公乘舟游沧海耳。” 备对曰:“此亦备之志也,发棹处正当此地。”

济川亭 在湖闸之西南,旧名“安流。” 宋嘉定中,郡守史弥坚重建。淳祐中,李迪再修。

送江亭 在石公山上。宋乾道中,郡守陈天麟建。

《荷香亭 》在荷香池上。

一沤亭 在焦山渡之东。宋宝祐中,总领赵与訔建。“与同” 亭 在土山下排湾。宋淳祐中,郡守李迪建。

通津亭  、漾月亭 并在丹阳馆东北。送舟亭 旧名“南新亭。”

皇华亭 在丹阳馆南。宋置,为送迎使客之所。光风霁月亭 在府学。杨一清《记略》云:“光风霁月亭,盖取黄庭坚称濂溪周先生语而名之者也。” 先生少失父,奉母太君,依舅氏郑龙图居润,母卒,遂葬焉。后人即其地建祠祀之。又辟书院以居四方之学者。历宋而元,屡徙其旧。近时书院遂废,其地并与鹤林寺僧。明景泰年间,郡守张岩重建庙学,乃即庙背山之巅上构亭扁,以今名。意书院未可即复,姑为是以识先生之迹,庶几后之君子有能兴起而修复之者。

“读书台 ” 梁昭明太子读书处也,在昭隐山上,今犹有石窟存焉。

“风漪轩 ” 在唐颓山。

东苑 陈令安都创,未详所在。

梦溪园 在朱方门外子城下,宋沈括所居,有志。

研山园 在灵建寺东,即米南宫故居。宋绍兴初,总领岳珂辟之,以为燕游之所。

退圃 ,宋睦州倅俞康直所居。《京口耆旧传》:“康直通判睦州,秩满奉祠,时年五十七。暨祠禄再满,遂请休致,即所居东南为退圃,终日笑傲其间。” 苏轼尝为《四诗》。

《西园 》在放鹤门内,韩蕲王故园。

南园 在仁和门内。宋都统司设酤之所。至明为杨文襄一清别墅。后又归曹氏。

孙楚别墅 在竖土山下,第一村人号“牧坡。” 有庵曰“无极亭” 、曰《水天平远》、曰“天根月窟” 、曰“虚白” 、曰“横云。” 今不存。

孙园 在清风桥东南,宋步帅孙虎臣之后圃。王园 在谢坟寺东,宋安抚王起宗别业,后废。《丹阳县》

《延陵破培 》,去县三十五里,即管、鲍分金处也。管仲尝曰:“吾尝与鲍叔贾,分财利多自取,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之不足于财也。”

县故城 ,《祥符图经》“周五百六十步,高一丈五尺,四面无壕,或言简州城也。” 又《唐图经》:“西城有水道,至东城而止。” 按《建康实录》:“吴大帝赤乌八年,使校尉陈勋作屯田,发屯田军兵三万,凿句容中道,至云阳西城,以通吴会。舴艋号破冈渎,上下二十四埭入延陵界,下七埭入江宁界,于东都船舰,不复入京口矣。晋齐梁” 因之。梁以太子名纲,乃废破冈渎而开上容渎,在句容县东南五十里。隋既平陈,并废之,则知六朝都建康。吴会漕输,皆自云阳东西水道径至都下。梁朝时,遣公卿行陵,乘舴艋自方山至云阳。后隋炀帝幸江都,欲东游会稽,始自京口开河至馀杭矣。

云阳东西城 ,《舆地志》云“在故延陵县” ,今延陵镇西三十五里,接句容界处,东西城相去七里,并在渎南三里,即吴楚之境也。吴赤乌前已有之,其地今为田亩。

吕城 ,在县东五十四里。吴将吕蒙所筑,今废。

考证.svg

刘繇城 在县西南二百四十步。汉末繇自扬州徙治曲阿时所筑。孙策东略,繇奔豫章,遂废。荆城 ,在县南五十五里白鹤溪口。汉荆王所筑,其址今为田。

驰道 ,在县北一十五里。秦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此其一也。

秦凿道 在县界。《唐图经》:“秦有凿道。” 又《舆地志》:“吴孙皓末,凿道于社墅小村,即厌王气之所,又谓之天子道。”

望仙墩 在县南七十里归真观。世传焦光飞升,人于此望之,故名。

窖经墩 在县南二里仙台观。东晋谌母飞升,窖经于此,遗迹犹存。

五圣墩 在观音山

千墩 在县东南七十里丁桥。其地累累然,冢阜相接,即丁令威化鹤来归处。按汉辽东《华表柱》有白鹤歌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载今来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 即此是也。

曲阿、长冈二垒 ,在县北二十里石潭村,齐永泰初筑。王敬则反,前锋奄至曲阿,诏左兴盛、刘山阳松胡筑二垒。沈文季为持节都尉,屯湖头,备京口,敬则急攻,军各死战,敬则大败。今废。夹冈 ,宋陆务观《入蜀记》云:“夹冈有二石人,植立冈上,俗谓之石翁石媪,实古陵墓间物。” 大业曲阿庱亭垒 ,在县东四十七里,东晋苏峻反,郗鉴刺徐州,将赴国难,遣夏侯长间行谓温峤曰:“贼谋挟天子东入会稽,宜立营垒,屯据要害,断贼粮道,清壁以待,野无所掠,必自靖矣。” 峤然之。及陶侃为盟主,鉴率众渡江,遇侃于茄子浦,会王舒、虞潭战不利,鉴与后将郭默筑三垒拒之。又庱亭乃孙权射虎处,今皆废。

神亭 《舆地志》:在延陵县西三十里,即吴长沙王孙策遇太史慈处也。初,策渡江,进击刘繇于曲阿郡,太史慈遇策于神亭,策从骑皆坚。旧将慈与策对刺,策刺慈马,慈亦得策兜鍪。繇兵败,走丹徒,策入曲阿,劳赐将士,后获慈,执其手曰:“识神亭时耶?若卿尔时得我云何?” 慈曰:“未可量也。” 策大笑曰:“今日之事,与卿共之。”

酒流湾 在县东尚德乡。相传乃高丽女覆酒处,桓彦范墓在上。

栅口 ,在县东南四十里。按《舆地志》,“汉有金牛,出于东山,驰于曲阿,土人栅路,故名。”

金牛洞 在经山,即牛奔栅口所自出之洞也。掩龙桥 在妙觉寺前。明靖难时,建文皇帝泊舟于此,祝发礼佛,朗为师。法名法光,遗像存焉。饮马池 在县东北二十五里皇业寺东。相传梁武帝大同十七年谒建陵时,饮马于此,故名。麒麟碑 ,在县东北隅二十馀里,即梁文帝陵所。

李格家传敕书 《挥麈录》云:“丹阳吕城堰北委巷竹林中,有李格秀才者,自云唐宗室,系出郑王。其远祖武德、贞观以来,诰命敕书凡百馀,有薛少保、颜鲁公书者,奇甚。”

《延陵古钟 》“宋孝建三年四月,延陵得古钟六口,徐州刺史竟陵王诞以献。”

《涧壁流水院钟 》,唐大中时铸,今在丹阳埤城法云寺。

《广福寺钟 》,唐杨行密将安仁乂铸,宋郡守赵善湘易之。

《普宁寺》钟 ,唐元和间王二十一娘铸。

麦埤堰 在县南二十里。宋范尧夫《赠石曼卿麦舟》处。

晋王珣宅 在县市后为“朝阳寺” ,即今之“普宁寺。”

梁武帝宅 在塘头村东。帝常幸旧宅。井上有“枣树” ,帝儿时所植,今井尚存。

唐处士张祜宅 在县南之横塘,或云“今云阳桥东河岸有井” 处是。

桓彦范宅 在北冈,去县北八十里。今于废址立庙祀焉,名《桓将军庙》。

皇甫冉宅 在珥陵东七里,号“皇甫庄。”

诗人陆澧宅 。未详所在。严维有《自云阳归晚泊陆澧宅》诗。

权德舆宅 在练湖上,德舆有《送叔赴晋陵诗序》云:“德舆旧居丹阳,去晋陵百里。” 又有《忆江南》诗曰:“结庐常占练湖春” ,岁久莫识其处。

宋枢密副使邵亢宅 在县东北十五里耿冈,其北今为民居,田亩。

左丞王存宅 在县治后练湖滨,号练湖。《闲居志》云:“练湖之滨,有室数楹,居之怡然” ,岂诚乐于

此乎?亦系道之行否也。按存宅在郡城登云门里,此岂其别业乎?

“中书舍人” 蔡肇宅 在县南五十五里竹塘村。“安抚” 邵彪宅 在县东北五十里徐庄。

礼部尚书洪拟宅 在县东北十五里大泊村,殿中丞诸葛赓宅 在大华村。《京口耆旧传》:“赓以太子中书舍人迁殿中丞,既归,辟其居之侧为圃,开竹之蒙密为洞,洞之外为亭,亭之下为池,珍卉环之,总名之曰‘归休’。”

兵部侍郎汤东野宅 在县东三十里珥村镇。“漫塘” 刘宰宅 在县南二十里高牧乡丁珥村。邑宰胡梦高宅 在太平桥东。宰实为丹阳胡氏始迁之祖。

吏部尚书王扬英宅 去县一里南郭下,扁曰“练湖草堂” ,今废。

修撰陈东宅 在县南三十里石城乡越塘,系“九都《五图》。”

通判锺将之宅 在县西五里湖头上。宅南有园,曰“秀野” ,湖山之景萃焉,中有野堂。

龙虎将军诸葛冀宅 在白鹤溪上,有九鹤堂、蓬莱阁,各高五丈九尺。“天语楼” 以藏历代诰敕赐书,“清鉴阁” 以贮金石珍玩。仓廒广厦数千间,甲第连云,三吴罕匹。

陈辅之宅 在南郭

窦从周宅 在吕城镇北。

明户部尚书沈固宅 旧宅在县南三十里,“葛庄” 新宅在凝真观西城中。

户部主事荆文照宅 在皇塘。

“尚书储懋宅 ” 旧宅在县前三思桥南,新宅在普宁寺东。

望江楼 在阛阓东

雨花台 在经山崇教寺内,今废。

飞升台 在归真观内,今废。

后乐亭 “在巡抚行台,明弘治十四年,都御史彭礼建。”

伟亭 在县治前再思桥上。明弘治知县高谦建。

望湖亭 在观音山后五圣墩上,旧名“湖光亭。” 宋嘉熙间改名“一碧万顷。” 明弘治甲子重建。

皇清顺治八年,改名《万人亭》。

金坛县

湖口废城 在县南湖溪村。庾业与刘延禧夹岸筑城,遗址荡入湖。

隋琅琊废县 ,隋开皇十五年,析曲阿地置金山府,因为金山县。至今土人于钱资荡南岸,往往掘得城基,云“隋末沈法兴置琅琊县,遗址。石墨池 ” ,费长房学道于此,书符涤砚,涧石悉为墨色,至今用池水合药,有奇验。

万束陂 在县东三十五里。《祥符图经》:“陂宜稻,顷收万束,因名。”

葛洪井 在抱朴峰之左。

屯山古井 在县西四十里史家村屯山墩广五十馀亩。其东有上下井。相传昔人屯兵于此,掘井获济。其泉清洌,至今不废。

陶真人丹井 ,在华阳上馆前石桥之东,水甚冷,旱不竭。宋政和初,道士庄积质修去土三寸许,得石井,栏已破坏,刻大字云:“丹阳人,姓陶,仕齐奉朝请,壬申岁来山栖身,自号隐居。梁天监三年八月十五日,钱塘陈懋宣书。” 获一圆砚,径九寸,列十二趾,涤之朱色甚粲。有一雀尾炉,见砂石间有丹一粒,大如芡实,光彩射人。亟欲取之。堕井中。《炉砚并藏。华阳》。后失去。

梁郗尊师石臼 在茅山八封台南。累甓为垣,凿石为臼,方丈馀,遗窦尚在,久为荆榛所蔽。宋绍兴间,筑庵始见之。

“唐陵 ” ,在唐安马厂,有二处巨石纵横,攒累如山,制度精密。旁有唐陵村,古传为唐时陵寝。鹤台 在金菌山后,常有群鹤往来,张伯雨乃筑台居焉。

莲塘 在东门外,至小墟一带长池,为枢密汤敏肃建。“十里荷花” 、“九里松” 故址。

漫塘池 在县东北五十步,近大溪之堤。刘文清初诞时,塘水忽漫,故名。

“晋许长史宅 ” ,即今“玉宸观” 是。

唐戴叔伦宅 ,即今“大虚观” 是。

宋参政张纲宅 ,在希墟村,有亭曰“喜归。” 枢密汤鹏举宅 ,在县东小墟。宋绍兴丁丑,二公并执政,邑人呼张为西府,汤为东府。

《八行》张恪宅 在东寺门里。

漫塘刘宰宅 在后赵桥北。

“尚书王遂” 宅 在唐安门里。

明大理卿虞谦宅 在丹阳门内。

编修高迁宅 在小墟

《读书台 》,梁昭明太子读书处,在茅山。

武功台 在县治西池中。唐县令姚合筑,今废。八卦台 在茅洞东。宋待制陈公甫于绍兴间修道,建此台,演画八卦。

顾著作《况山房 》,在菖蒲潭石墨池上。

秦系山房 在石墨池。《舆地记》:“秦系穴石为砚,注《道德经》。” 《隐逸传》:“系会稽人,工诗。” 权德舆云:“刘长卿自谓五言长城,系以偏师攻之,虽老益壮。” 宋齐丘山房 在海眼泉上。郑尚书、裴太师、杨尚书山房,并在海眼泉。

张文简公纲山房 即华阳宫之“深秀轩。” 北亭 在县治北,临河。宋淳祐中,知县孙子秀立,郡守王野书扁。

“绣衣亭 ” 在茅山,相传大茅君受九锡处。今指大茅西岭上向西崖下平处为故基也。

九锡亭 在茅山南。洞以覆茅君《九锡碑》,今已废。

“碧崖亭 ” 在茅山,有宋史浩隶书扁,今废。《嵚崟亭 》,在碧岩洞上。

“颁春” 亭 在樵楼北,今废。

绣羽亭 在福乡井上,以覆井,铭碑今废。喜归亭 在县西五十里许希塘。张纲致政归筑。

“石亭 ” 在华阳道院。

“全清亭 ” 在华阳道院,元时建。

清修亭 在县治厅事西。宋景祐间,县令大中复建。中复登第,时仁宗赐《群进士》诗,卒章有“清修” 字,因以名亭。今废。

御亭 在顾龙山,明正德中建。

《拙逸山亭 》在茅山碧虚庵,武功伯徐有贞建。“钓雪亭 ” 在天荒荡中,邓伯羔建。

翠光亭 :在县治内。明知县柯有桂建。

“深秀轩 ” 在华阳宫,为张文简山房。

明秀轩 在灵济庙前,宋米友仁所居。

湖山伟观轩 在明秀轩前。米友仁尝题《乐府》其上。宋宝祐丁巳,邑人张炎建。

敦复斋 。陈从古取《易》《复》之六五以名。

《玉雪斋 》:《虞谦自扁所居》。

《竹雪斋 》:王振自扁所居。

秀芝堂 在邑东刘鉴堂后产芝,一本九茎,因名。

华阳馆 在县南三十里。唐贞观中建,今废。延陵馆 在县西五十里。唐大历中建,今废。金坛馆 旧在税务南,改建县治东南,屋数十楹,今废。

东园 在小墟村汤敏肃别业,今假山石尚存,地名“假山墩。”

墙东园 在县西方边村,张明弼别业。

陵墓附[编辑]

本府。丹徒县附郭。     《通志》:

汉荆王刘贾墓 ,在府治后圃。

三国吴长沙王孙策墓 在府城南。

韦昭墓 ,在府城东七里。

晋东海王越墓 ,在郡城南。

殷仲堪墓 ,在丹徒县。

褚裒墓 在郡城南

郗昙墓 在丹徒县

宋兴宁陵 在丹徒县,武帝父孝皇帝所葬。孝穆赵皇后附。

熙宁陵 在丹徒县。文帝母胡太后所葬。“《营阳王义符》墓  。《衡阳王义季墓》。”

庐陵王义真墓 俱在府城东。

梁“弘偃将军” 墓 ,在丹徒县。

南唐徐知谏墓 在府城黄社村。

李从谦墓 在府南望城冈。

宋苏舜元墓 在府城京口。转运使

苏绅墓 在“京岘山” ,翰林学士。

苏颂墓 在《五州山。丞相》。

陈汝奭墓 ,在黄山。大中大夫。

俞希旦墓 ,在“釜鼎山阳。” 朝议大夫。

陈升之墓 ,在《五州山丞相》。

王介墓 在蒜山祠部

王汉之墓 ,在马鞍山。学士。

王罕墓 ,在永安里。《光禄卿》。

米芾墓 在长山郎中

宗泽墓 在乌龟湾

林希墓 在马迹山。枢密使

邓润甫墓 在下濞塘。《左丞相》。

曾布墓 ,在《长山。丞相》

黄伯思墓 ,在“招隐山。” 《秘书郎》。

刘逵墓 在汝山。侍郎。

赵野墓 在《圌山学士》。

赵文亮墓 ,在朝阳门外,节使死事,敕葬。元青阳梦炎墓 ,在凤凰山,翰林学士

明费訚墓 在府城,礼部侍郎。

靳贵墓 在长山。太子太保、大学士,谥“文僖。” 杨一清墓 在大岘山。少师、大学士,谥“文襄。” 阎𤣱墓 在观音山。贺世寿墓 在荆城港。尚书

沈固墓 ,在丹徒县。《石羊子尚书》。

姜窦墓 在丹徒县。《礼部尚书》

贺邦泰墓 ,在荆城港。尚书。

丹阳县

汉孙锺墓 ,在县白鹤山。

晋蔡谟墓 在县境

董宪墓 在县境

宋徐羡之墓 在县境

齐永安陵 在丹阳县,高帝父宣帝及陈皇后所葬。

高帝《泰安陵 》在丹阳县,昭皇后刘氏合葬。修安陵 在丹阳县,明帝父景帝及懿后江氏合葬。

武帝景安陵 ,在丹阳县。

“明帝兴安陵 ” 在丹阳县,敬后刘氏合葬。梁蔡大宝墓 在丹阳县东。《安丰侯》

唐褚遂良墓 在丹阳县。

“桓彦范墓 ” ,在丹阳县。

南唐沈彬墓 在丹阳县。

宋邵必墓 在丹阳县。龙图阁学士。

魏塍墓 在丹阳县。《刺史》。

“三孝女” 墓 在大泊西。尝以裙裹土葬母《金坛县》。

“三国吴左忠墓 ” 在金坛县。

左思墓 在金坛县

晋《袁宏墓 》在金坛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