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第170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皇极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一百七十卷
明伦汇编 皇极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一百七十卷目录

 帝运部汇考

  上古天皇氏一则 地皇氏一则 燧人氏一则 太皞庖牺氏一则 女娲氏一则

  炎帝神农氏一则 黄帝轩辕氏一则 少昊金天氏一则 颛顼高阳氏一则 帝喾高辛

  氏一则

  陶唐氏总一则

  有虞氏总一则

  夏后氏总一则

  商总一则

  周总一则

  秦总一则

  汉高帝一则 文帝二则

  后汉光武帝建武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宋总一则

  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北魏道武帝天兴一则 孝文帝太和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唐高祖一则

  后梁总一则

  后唐总一则

  后晋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后周太祖广顺一则

  宋太祖建隆一则

  金宣宗贞祐一则

 帝运部总论

  孔子家语五帝

  礼纬斗威仪

  吕氏春秋名类

  蔡邕独断帝王五运

  宋书历志

  册府元龟帝运

  王文录补衍五德主运

 帝运部艺文

  历数策         唐冯万石

  五运策          吴师道

  历代德运         宋林𬳶

 帝运部纪事

 帝运部杂录

皇极典弟一百七十卷

帝运部汇考[编辑]

上古[编辑]

天皇氏,始推五运,以木德王。[编辑]

按《史记·补三皇本纪》:天地初立,有天皇氏,十二头,澹 泊,无所施为,而俗自化,木德王。

地皇氏,以火德王。[编辑]

按《史记·补三皇本纪》:地皇,十二头,火德,王姓,十二人, 兴于熊耳、龙门等山。

燧人氏,以火德王。[编辑]

按《古史考》:太古之初,人吮露精,食草木实,穴居,野处, 山居则食鸟兽,衣其羽皮,饮血茹毛。近水则食鱼鳖 螺蛤。未有火化,腥臊,多害肠胃。于是有圣人,以火德 王造作,钻燧出火,教人熟食。铸金作刃,民人大说。号 曰燧人。

太皞庖牺氏,以木德王。[编辑]

按《史记·补三皇本纪》:太皞庖牺氏,代燧人氏继天而 王,有圣德,木德王。注春令,故《易》称:帝出乎震。《月令·孟 春》:其帝太皞是也。

按《宋史·律历志》:在昔春皇以万物生于东,至仁体乎 木,故德始于木。

按《拾遗记》:春皇者,庖牺氏之别号,以木德称王,故曰 春皇。其明睿照于八区,是谓太昊。昊者,明也。位居东 方,以含养蠢化叶于木德,其音附角,号曰木皇。

女娲氏,以木德王。[编辑]

按《史记·补三皇本纪》:女娲氏,代宓牺立,号曰女希氏。 不承五运,一曰女娲,亦木德王。盖宓牺之后,已经数 世,金木轮环,周而复始。特举女娲,以其功高而充三 皇,故频木王也。

炎帝神农氏,以火德王。[编辑]

按《史记·补三皇本纪》:炎帝神农氏,姜姓,火德王,故曰 炎帝,以火名官。

按《宋史·律历志》:春皇德始于木。木以生火,神农受之 为火德。

按《刘恕外纪》:少典之君,娶于有蟜氏之女,曰安登,生 二子焉。长曰石年,育于姜水,故以姜为姓,以火德,代伏羲氏治天下,故曰炎帝。因火德王,故以火纪官,为 火帝。春官为大火,夏官为鹑火,秋官为西火,冬官为 北火,中官为中火。

黄帝轩辕氏,以土德王。[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黄帝者,少典之子。神农氏世衰诸 侯尊轩辕为天子。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索隐》曰:炎帝火,黄帝土代之,即黄龙地蚓见也。蚓,土精,大五六围,长十馀丈。

按《宋史·律历志》:神农为火德;火以生土,黄帝受之为 土德。

按《竹书纪年》:黄帝轩辕氏二十年,景云见。

有景云之瑞,赤方气与青方气相连,赤方中有两星,青方中有一星,凡三星,皆黄色。以天清明时,见于摄提,名曰景星。有大蝼如羊,大蚓如虹。帝以土气胜,遂以土德王。

按《拾遗记》:轩辕出自有熊之国,母曰昊枢。以戊己之 日生,故以土德称王。时有黄星之祥。

少昊金天氏,以金德王。[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居轩辕之丘,娶于西陵之女, 是为嫘祖。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元嚣,是为 青阳。

《索隐》曰:元嚣青阳是为少昊,继皇帝立者,而史不叙,盖少昊金德王,非五运之次,故叙五帝不数之也。

按《宋史·律历志》:黄帝为土德;土以生金,少昊受之为 金德。

按《刘恕外纪》:少昊金天氏,黄帝之子元嚣也。降居江 水,邑于穷桑,以金德王天下,遂号金天氏。

颛顼高阳氏,以水德王。[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宋史·律历志》:少昊为金 德;金以生水,颛顼受之为水德。

按《刘恕外纪》:帝颛顼高阳氏,年十岁,佐少昊。二十,即 帝位。以水德,绍金天氏为天子,号高阳氏。

帝喾高辛氏,以木德王。[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宋史·律历志》:颛顼为水 德;水以生木,高辛受之为木德。

按《刘恕外纪》:帝喾高辛氏,生而神灵,年十五,佐颛顼 受封于辛。年三十,以木德,代高阳氏为天子,号高辛 氏。

陶唐氏[编辑]

唐以火德王。

按《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宋史·律历志》:高辛为木 德;木以生火,唐尧受之为火德。

按《刘恕外纪》:帝尧陶唐氏,帝挚之弟也。年十三,佐挚 封植受封于陶。年十五,改国于唐。挚废诸侯,尊尧为 天子,以火德王。

有虞氏[编辑]

虞以土德王。

按《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宋史·律历志》:唐为火德; 火以生土,虞舜传之为土德。

按《通鉴前编》:虞帝舜,元载春正月元日,帝格于文祖, 践天子位于蒲阪,以土德王。

夏后氏[编辑]

夏以木德王。

按《史记·夏本纪》不载。按《封禅书》:夏得木德,青龙止 于郊,草木畅茂。按《孔子家语》、蔡邕《独断》、郑樵《通志》、《通鉴前编》言:夏以金德王,盖主五行相

生之义也。而《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又言:夏得木德。《独断》、《通志》、《前编》后出,无论。《家语》在史汉前,而其说互异,未知何故。兹主正史,故从《封禅书》云

[编辑]

商以金德王。

按《史记·殷本纪》:汤践天子位,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 会以昼。按《封禅书》:殷得金德,银自山出。按:《家语》等书,作以水

德王

[编辑]

周以火德王。

按《史记·周本纪》不载。按《封禅书》:周得火德,有赤乌 之瑞。按:《家语》等书作以木德王

[编辑]

秦以水德王。

按《史记·始皇帝本纪》:秦初并天下。始皇推终始五德 之传,以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 之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上 黑。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 乘六马。更名河曰德水,以为水德之始。刚毅戾深,事 皆决于法,刻削毋仁恩和义,然后合五德之数。于是 急法,久者不赦。

按《汉书·郊祀志》:秦始皇帝即位,或曰:黄帝得土德,黄 龙地蚓见。夏得木德,青龙止于郊,草木鬯茂。殷得金 德,银自山溢。周得火德,有赤乌之符。今秦变周,水德 之时。昔文公出猎,获黑龙,此其水德之瑞。于是秦更 名河曰德水,以冬十月为年首,色上黑,度以六为名,音上大吕,事统上法。

[编辑]

高帝定以火德王。[编辑]

按《汉书·高帝本纪》:高祖为亭长为县送徒骊山,徒多 道亡。自度比至皆亡之,到丰西泽中亭,止饮,夜皆解 纵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徒中壮士愿 从者十馀人。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 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 畏。乃前,拔剑斩蛇。分为两,道开。行数里,醉困卧。后人 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妪何哭,妪曰:人杀吾 子。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 当道,今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苦之, 妪因忽不见。后人至,高祖觉。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 自负。诸从者日益畏之。高祖立为沛公。祠黄帝,祭蚩 尤于沛廷,而衅鼓旗。帜皆赤,由所杀蛇白帝子,所杀 者赤帝子故也。又按《本纪》:赞汉承尧运,德祚已盛, 断蛇著符,旗帜上赤,协于火德,自然之应,得天统矣。 按《郑樵·通志》:汉纪汉五年二月甲午,汉王即皇帝 位于汜水之阳,以十月为正从火德,色尚赤。

文帝四年,定仍秦水德王。[编辑]

按《史记·汉书·文帝本纪》:不载。按《史记·张苍传》:孝文 皇帝四年,苍为丞相。自汉兴至孝文二十馀年,会天 下初定,将相公卿皆军吏。张苍为计相时,绪正律历。 以高祖十月始至霸上,因故秦时本以十月为岁首, 弗革。推五德之运,以为汉当水德之时,尚黑如故。吹 律调乐,入之音声,及以比定律令。若百工,天下作程 品。至于为丞相,卒就之。

十五年,以黄龙见诏申明土德。

按《史记·文帝本纪》:十五年,黄龙见成纪,天子复召公 孙臣,以为博士,申明土德事。按汉书郊祀志作十四年事今从史记本纪作

十五年事

按《汉书·郊祀志》:文帝即位十三年,鲁人公孙臣上书 曰:始秦得水德,及汉受之,推终始传,则汉当土德,土 德之应黄龙见。宜改正朔,服色尚黄。时丞相张苍好 律历,以为汉迺水德之时,河决金堤,其符也。年始冬 十月,色外黑内赤,与德相应。公孙臣言非是,罢之。明 年,黄龙见成纪。文帝召公孙臣,拜为博士,与诸生申 明土德,草改历服色事。

后汉[编辑]

光武帝建武二年,始正火德。[编辑]

按《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建武二年春正月壬子,始正 火德,色尚赤。

汉初土德,色尚黄,至此始明火德,徽帜尚赤,服色于是乃正。

[编辑]

文帝黄初元年,诏以土德王。[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纪》:黄初元年十二月,初营洛阳,戊午 幸洛阳。

《魏略》曰:诏以汉火行也,火忌水,故洛去水而加佳。魏于行次为土,土,水之牡也,水得土而乃流,土得水而柔,故除佳加水,变雒为洛。

按《宋书·礼志》:魏文帝虽受禅于汉,而以夏数为得天, 故黄初元年诏曰:孔子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 之冕,乐则《韶舞》。此圣人集群代之美事,为后王法制 也。《传》曰夏数为得天。朕承唐、虞之美,至于正朔,当依 虞、夏故事。若殊徽号,异器械,制礼乐,易服色,用牲币, 自当随土德之数。每四时之季月,服黄十八日,腊以 丑,牲用白。

按《册府元龟》:魏文帝以汉延康元年十一月,受禅,给 事中博士苏林、董巴上表曰:魏之氏族,出自颛顼,与 舜同祖。舜以土德承尧之火,今魏亦以土德承汉之 火,于行运,合于尧舜授受之次,遂改延康元年为黄 初元年,议改正朔,易服色,殊徽号,承土行。十二月,幸 洛阳,以夏数得天,故即用夏正,服色尚黄。

[编辑]

武帝泰始元年,定以金德王。[编辑]

按《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北齐书·文宣帝本纪》:魏 武定八年夏五月,册曰:汉刘告否,当涂顺民,曹历不 永,金行纳禅。按:晋受魏禅,此云金行,指晋也

按《册府元龟注》:史臣曰:晋为金行,服色尚赤,考之天 道,其违甚矣。

按《陈绍学林》:晋武帝泰始元年,有司奏王者祖气,而 奉其始终。晋于五行之次,应尚金,金生于巳,事于酉, 终于丑。宣祖以酉日腊,以丑日改景初历为泰始历。 奏可。

[编辑]

宋以水德王。

按《南齐书·高帝本纪》:宋升明三年四月辛卯,宋帝禅 位,下诏曰:相国齐王,天诞睿圣,河岳炳灵,昔金政既 沦,水德缔构,天之历数,皎然有征。朕逊位别宫,敬禅 于齐。建元元年夏,四月,甲午,上即皇帝位,设坛柴燎告天曰:宋帝陟鉴干序,钦若明命,以命于道成。水德 既微,仍世多故,实赖道成匡拯之功,以弘济于厥艰。 敬简元辰,升坛受禅。

[编辑]

齐以木德王。

按《梁书·武帝本纪》:齐中兴二年二月丙辰,齐帝禅位 于梁。玺书曰:昔水行告厌,我太祖既受命代终;在日 天禄云谢,亦以木德而传于梁。

[编辑]

梁以火德王。

按《陈书·武帝本纪》:齐太平二年十月辛未,梁帝禅位 于陈,玺书曰:昔者木运斯尽,予高祖受焉。今历去炎 精,神归枢纽,敬以火德,传于尔陈。一依唐、虞故事。王 其时陟元后。

北魏[编辑]

道武帝天兴元年,定以土德王。[编辑]

按《魏书·道武帝本纪》:天兴元年十有二月己丑,帝临 天文殿,太尉、司徒进玺绶,百官咸称万岁。诏有司议 定行次。尚书崔元伯等奏从土德,服色尚黄,数用五; 未祖辰腊,牺牲用白。五郊立气,宣赞时令,敬授民时, 行夏之正。按《礼志》:天兴元年,定都平城,即皇帝位, 立坛兆告祭天地。祝曰:皇帝臣GJfont敢用元牡,昭告于 皇天后土之灵。上天降命,乃眷我祖宗,世王幽都。圭 以不德,篡戎前绪,思宁黎元,龚行天罚。殪刘显,屠卫 辰,平慕容,定中夏。群下劝进,谓宜正位居尊,以副天 人之望。圭以天时人谋,不可久替,谨命礼官,择吉日 受皇帝玺绶。惟神祗其丕祚于魏室,永绥四方。事毕, 诏有司定行次,正服色。群臣奏以国家继黄帝之后, 宜为土德,故神兽如牛,牛土畜,又黄星显曜,其符也。 于是始从土德,数用五,服尚黄,牺牲用白。祀天之礼 用周典,以夏四月亲祀于西郊,徽帜有加焉。

孝文帝太和十五年,更定以水德王。[编辑]

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和十四年八 月诏曰:丘泽初制,配尚宜定,五德相袭,分叙有常。然 异同之论,著于往汉,未详之说,疑在今史。群官百辟, 可议其所应,必令合中,以成万代之式。中书监高闾 议以为:帝王之作,百代可知,运代相承,书传可验。虽 祚命有长短,德政有优劣,至于受终严祖,殷荐上帝, 其致一也。故敢述其前载,举其大略。臣闻居尊据极, 允应明命者,莫不以中原为正统,神州为帝宅。苟位 当名全,化迹流洽,则不专以世数为与夺,善恶为是 非。故尧舜禅揖,一身异尚;魏晋相代,少纪运殊。桀纣 至虐,不废承历之叙;厉惠至昏,不阙周晋之录。计五 德之论,始自汉刘,一时之议,三家致别。故张苍以汉 为水德,贾谊、公孙臣以汉为土德,刘向以汉为火德。 以为水德者,正以尝有水溢之应,则不推运代相承 之数矣。以土德者,则以亡秦继历,相即为次,不推逆 顺之异也。以为火德者,悬证赤帝斩蛇之符,弃秦之 暴,越恶承善,不以世次为正也,故以承周为火德。自 兹厥后,乃以为常。魏承汉,火生土,故魏为土德。晋承 魏,土生金,故晋为金德。赵承晋,金生水,故赵为水德。 燕承赵,水生木,故燕为木德。秦承燕,木生火,故秦为 火德。秦之未灭,皇魏未克神州,秦氏既亡,大魏称制 元朔。故平文之庙,始称太祖,以明受命之证,如周在 岐之阳。若继晋,晋亡已久;若弃秦,则中原有寄。推此 而言,承秦之理,事为明验。故以魏承秦,魏为土德,又 五纬表验,黄星曜彩,考氏定实,合德轩辕,承土祖未, 事为著矣。又秦赵及燕,虽非明圣,各正号赤县,统有 中土,郊天祭地,肆类咸秩,明刑制礼,不失旧章。奄岱 逾河,境被淮汉。非若龌龊边方,僣拟之属,远如孙权、 刘备,近若刘裕、道成,事系蛮裔,非关中夏。伏惟圣朝, 德配天地,道被四海,承乾统历,功侔百王。光格同于 唐虞,享祚流于周汉,正位中境,奄有万方。今若并弃 三家,远承晋氏,则蔑中原正次之实。存之无损于此, 而有成于彼;废之无益于今,而有伤于事。臣愚以为 宜从尚黄,定为土德。又前代之君,明贤之史,皆因其 可褒褒之,可贬贬之。今议者偏据可绝之义,而不录 可全之礼。所论事大,垂之万叶。宜并集中秘群儒,人 人别议,择其所长,于理为悉。秘书丞臣李彪、著作郎 崔光等议以为:尚书闾议,继近秦氏。臣职掌国籍,颇 览前书,惜此正次,慨彼非绪。辄仰推帝始,远寻百王。 魏虽建国君民,兆朕振古,祖黄制朔,绵迹有因。然此 帝业,神元为首。案神元、晋武,往来和好。至于桓、穆,洛 京破亡。二帝志摧聪、勒,思存晋氏,每助刘琨,申威并 冀。是以晋室衔扶救之仁,越石深代王之请。平文、太 祖,抗衡苻石,终平燕氏,大造中区。则是司马祚终于 郏鄏,而元氏受命于云代。盖自周之灭及汉正号,几 六十年,著符尚赤。后虽张、贾殊议,暂疑而卒从火德, 以继周氏。排虐嬴以比共工,蔑暴项而同吴广。近蠲 谬伪,远即神正,若此之明也。宁使白蛇徒斩,雕云空 结哉。自有晋倾沦,暨登国肇号,亦几六十馀载,物色旗帜,率多从黑。是又自然合应,元同汉始。且秦并天 下,革GJfont法度,汉仍其制,少所变易。犹仰推五运,竟踵 隆姬。而况刘、石、苻、燕,世业促褊,纲纪弗立。魏接其弊, 自有彝典,岂可异汉之承木,舍晋而为土邪。夫皇统 崇极,承运至重,必当推协天绪,考审正次,不可杂以 僣窃,参之强狡。神元既晋武同世,桓、穆与怀、愍接时。 晋室之沦,平文始大,庙号太祖,抑亦有由。绍晋定德, 孰曰不可,而欲次兹伪僣,岂非惑乎。臣所以慺慺惜 之,唯垂察纳。诏令群官议之。十五年正月,侍中、司空、 长乐王穆亮,侍中、尚书左仆射、平原王陆睿,侍中、吏 部尚书、中山王王元孙,侍中、尚书、驸马都尉、南平王 冯诞,散骑常侍、都曹尚书、新秦侯游明根,散骑常侍、 南部令邓侍祖,秘书中散李恺,尚书左丞郭祚,右丞、 霸城子卫庆,中书侍郎封琳,中书郎、泰昌子崔挺,中 书侍郎贾元寿等言:臣等受敕共议中书监高闾、秘 书丞李彪等二人所议皇魏行次。尚书高闾以石承 晋为水德,以燕承石为木德,以秦承燕为火德,大魏 次秦为土德,皆以地据中夏,以为得统之征。皇魏建 号,事接秦末,晋既灭亡,天命在我。故因中原有寄,即 而承之。彪等据神元皇帝与晋武并时,桓、穆二帝,仍 脩旧好。始自平文,逮于太祖,抗衡秦、赵,终平慕容。晋 祚终于秦方,大魏兴于云朔。据汉弃秦承周之义,以 皇魏承晋为水德。二家之论,大略如此。臣等谨共参 论,伏惟皇魏世王元朔,下迄魏、晋,赵、秦、二燕虽地据 中华,德祚微浅,并获推叙,于理未惬。又国家积德脩 长,道光万载。彪等职主东观,详究图史,所据之理,其 致难夺。今欲从彪等所议,宜承晋为水德。诏曰:越近 承远,情所未安。然考次推时,颇亦难继。朝贤所议,岂 朕能有违夺。便可依为水德,祖申腊辰。

北周[编辑]

周以木德王。

按《隋书·崔仲方传》:高祖受禅,仲方与高颎议正朔服 色事。仲方曰:晋为金行,后魏为水,周为木。

[编辑]

文帝开皇元年,诏以火德王。[编辑]

按《隋书·文帝本纪》:开皇元年二月,即皇帝位。六月癸 未,诏以初受天命,赤雀降祥,五德相生,赤为火色。其 郊及社庙,衣服冕之仪,如朝会之服,旗帜牺牲,尽令 上赤。戎服以黄。按《礼仪志》:高祖即位,将改周制,诏 曰:三代所尚,众论多端。朕初受天命,赤雀来仪,兼姬 周已还,于兹六代,三正回复,五德相生,总以言之,并 宜火色。垂衣已降,损益可知,尚色虽殊,常兼前代。其 郊丘庙社,可依衮冕之仪,朝会衣裳,宜尽用赤。昔丹 乌木运,姬有大白之旗,黄星土德,曹乘黑首之马,在 祀与戎,其尚恒异。今之戎服,皆可尚黄,在外常所著 者,通用杂色。祭祀之服,须合礼经,宜集通儒,更可详 议。按《崔仲方传》:高祖受禅,仲方与高颎议正朔服 色事。仲方曰:晋为金行,后魏为水,周为木。皇家以火 承木,得天之统。又圣躬载诞之初,有赤光之瑞,车服 旗牲,并宜用赤。上从之。

[编辑]

高祖走以土德王。[编辑]

按《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通鉴纲目》:隋义宁二年 五月,恭帝传位于唐。唐王即皇帝位,推五运为土德。 色尚黄

后梁[编辑]

梁以金德王。

按《宋史·律历志》:自唐室下衰,土德𬯎圯,朱梁氏强称 金统。

后唐[编辑]

庄宗仍唐旧以土德王。

按《五代史·唐庄宗本纪》:不载。按《宋史·律历志》:庄宗 中兴唐祚,重新土运。

后晋[编辑]

晋以金德王。

按《宋史·律历志》:五运相承,晋以金。

按《册府元龟》:同光缵服,再承绝绪。晋承唐后,是为金 德。

后汉[编辑]

汉以水德王。

按《宋史·律历志》:汉以水。

按《册府元龟》:汉氏承晋,实当水行。

后周[编辑]

太祖广顺元年,定以木德王。[编辑]

按《五代史·周太祖本纪》不载。按《宋史·律历志》:周以 木。

按《册府元龟》:周太祖广顺元年,司天上言:历代帝王, 以五运相承。前朝绍承水德,今国家建号周朝,合以 木德代水,准经法国,以岁暮为腊。今历日所行,合以 今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丁未为腊。从之。

臣钦若等曰:晋承后唐,汉承晋,本文不载,承土

之德。据周称木德,即是汉为水,晋为金,以继唐土德也。

[编辑]

太祖建隆元年,定以火德王。[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纪》:建隆元年三月壬戌,定国运以火 德王,色尚赤,腊用戌。按《律历志》:国初,有司上言:国 家受周禅,周木德,木生火,则本朝运膺火德,色当尚 赤。腊以戌日。诏从之。

[编辑]

章宗贞祐四年,定以土德王。[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纪》不载。按《张行信传》:贞祐四年,行 信为太子少保。时尚书省奏:辽东宣抚副使完颜海 奴言,参议官王浍尝言,本朝绍高辛,黄帝之后也。昔 汉祖陶唐,唐祖老子,皆为立庙。我朝迄今百年,不为 黄帝立庙,无乃愧于汉、唐乎。又云:本朝初兴,旗帜尚 赤,其为火德明矣。五德之祀,阙而不讲,亦非礼经重 祭祀之意。臣闻于浍者如此,乞朝廷议其事。诏问有 司,行信奏曰:按《始祖实录》止称自高丽而来,未闻出 于高辛。今所据欲立黄帝庙,黄帝高辛之祖,借曰绍 之,当为木德,今乃言火德,亦何谓也。况国初太祖有 训,因完颜部多尚白,又取金之不变,乃以大金为国 号,未尝议及德运。近章宗朝始集百僚议之,而以继 亡宋火行之绝,定为土德,以告宗庙而诏天下焉。顾 浍所言特狂妄者耳。上是之。

帝运部总论[编辑]

《孔子家语》

《五帝》
[编辑]

季康子问于孔子曰:旧闻五帝之名,而不知其实,请 问何谓五帝。孔子曰:昔丘也闻诸老聃曰:天有五行, 水火金木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其神谓之五帝。古 之王者,易代而改号,取法五行,五行更王,终始相生, 亦象其义。故其生为明王者死而配五行,是以太皞 配木,炎帝配火,黄帝配土,少皞配金,颛顼配水。康子 曰:太皞其始之木何如。孔子曰:五行用事,先起于木, 木东方万物之初皆出焉,是故王者则之,而首以木 德王天下,其次则以所生之行,转相承也。康子曰:吾 闻勾芒为木正,祝融为火正,蓐收为金正,元冥为水 正,后土为土正,此五行之主而不乱称曰帝者,何也。 孔子曰:凡五正者,五行之官名,五行佐成上帝而称 五帝,太皞之属配焉,亦云帝,从其号。昔少皞氏之子 有四叔,曰重、曰该、曰修、曰熙,寔能金木及水,使重为 勾芒,该为蓐收,修及熙为元冥,颛顼氏之子曰黎为 祝融,共工氏之子曰勾龙为后土,此五者,各以其所 能业为官职。生为上公,死为贵神,别称五祀,不得同 帝。康子曰:如此之言,帝王改号于五行之德,各有所 统,则其所以相变者,皆主何事。孔子曰:所尚则各从 其所王之德次焉。夏后氏以金德王,色尚黑,大事敛 用昏,戎事乘骊,牲用元;殷人用水德王,尚白,大事敛 用日中,戎事乘翰,牲用白;周人以木德王,色尚赤,大 事敛用日出,戎事乘𫘪,牲用骍。此三代之所以不同。 康子曰:唐虞二帝,所尚者何色。孔子曰:尧以火德王, 色尚黄,舜以土德王,色尚青。康子曰:陶唐有虞夏后, 殷周独不配五帝,意者德不及上古耶,将有限乎。孔 子曰:古之平治水土,及播殖百GJfont者众矣,唯勾龙氏 兼食于社,而弃为稷神,易代奉之,无敢益者,明不可 与等。故自太皞以降,逮于颛顼,共应五行,而王数非 徒五而配五帝,是其德不可以多也。

《礼纬》[编辑]

《斗威仪》
[编辑]

君乘木而王,其政升平,则福草生庙中。朱草别名。又 曰:南海输以苍乌。君乘金而王,其政颂平,芳桂常生, 麒麟在郊。又曰:乘金而王,则黄银见。乘水而王,为人 黑色大耳,其政和平,则景云至。北海输以文狐。君乘 火而王,其政和平,梓为常生。又曰:南海输以骏马。君 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凤凰集于苑林。

《吕氏春秋》[编辑]

《名类》
[编辑]

凡帝王者之将兴也,天必先见祥乎下民。黄帝之时, 天先见大蚓大蝼,黄帝曰土气胜,土气胜,故其色尚 黄,其事则土。及禹之时,天先见草木秋冬不杀,禹曰 木气胜,木气胜,故其色尚青,其事则木。及汤之时,天 先见金刃于水,汤曰金气胜,金气胜,故其色尚白,其 事则金。及文王之时,天先见火,赤乌衔丹书集于周 社,文王曰火气胜,火气胜,故其色尚赤,其事则火。代 火者必将水,天且先见水汽胜,水汽胜,故其色尚黑, 其事则水。水汽至而不知,数备,将徙于土。

《蔡邕·独断》[编辑]

===
《帝王五运》
===《易》曰:帝出乎震。震者,木也。言宓牺氏始以木德王天

下也。木生火,放宓牺氏没,神农氏以火德继之。火生 土,故神农氏没,黄德以土德继之。土生金,故黄帝没, 少昊氏以金德继之。金生水,故少昊氏没,颛顼氏以 水德继之。水生木,故颛顼氏没,帝喾氏以木德继之。 木生火,放帝喾氏没,帝尧氏以火德继之。火生土,故 帝舜氏以土德继之。土生金,故夏禹氏以金德继之。 金生水,故殷汤氏以水德继之。水生木,故周武以木 德继之。木生火,放高祖以火德继之。

《宋书》[编辑]

《历志》
[编辑]

史臣按,邹衍五德,周为火行。衍生在周时,不容不知 周氏行运。且周之为历年八百,秦氏即有周之建国 也。周之火木,其事易详。且五德更王,唯有二家之说。 邹衍以相胜立体,刘向以相生为义。据以为言,不得 出此二家者。假使即刘向之说,周为木行,秦氏代周, 改其行运。若不相胜,则克木者金;相生则木实生火。 秦氏乃称水德,理非谬然,斯则刘氏所证为不值矣。 臣以为张苍虽是汉臣,生于周接,司秦柱下,备睹图 书。且秦虽灭学,不废术数,则有周遗文虽不毕在,据 汉水行,事非虚作。贾谊《取秦》云:汉土德。盖以是汉代 秦。详论二说,各有其义。张苍则以汉水胜周火,废秦 不班五德。贾谊则以汉土胜秦水,以秦为一代。论秦、 汉虽殊,而周为火一也。然则相胜之义,于事为长。若 同苍黜秦,则汉水、魏土、晋木、宋金;若同贾谊《取秦》,则 汉土、魏木、晋金、宋火也。难者云:汉高断蛇而神母夜 哭,云赤帝子杀白帝子,然则汉非火而何。斯又不然 矣。汉若为火,则当云赤帝,不宜云赤帝子也。白帝子 又何义况乎。盖由汉是土德,土生乎火,秦是水德,水 生乎金,斯则汉以土为赤帝子,秦以水德为白帝子 也。难者又曰:向云五德相胜,今复云土为赤帝子,何 也。答曰:五行自有相胜之义,自有相生之义。不得以 相胜废相生,相生废相胜也。相胜者,以土胜水耳;相 生者,土自火子,义岂相关。

《册府元龟》[编辑]

《帝运》
[编辑]

昔雒出书九章,圣人则之,以为世大法。其初一曰五 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帝王之起, 必承其王气。太古之世,鸿荒朴略,不可得而详焉。庖 牺氏之王天下也,继天之统,为百王先。实承木德,以 建大号。《三坟》所纪,允居其首。盖五精之运,以相生为 德。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乘时迭王,以昭统 绪。故创业受命之主,必推本乎历数,参考乎征应,稽 其行次,上承天统。春秋之大居正,贵其体元而建极 也。前志之论闰位,谓其非次而不当也。共工氏任智 刑,以御九域,霸而不王。虽承太昊之后,而不齿五德 之序。神农氏以火承木,故为炎帝。轩辕有土德之瑞, 故号黄帝。少昊以金德王,故号曰金天氏。颛顼以水 德王,号曰高阳氏。帝喾以木德王,号曰高辛氏。帝尧 以火德王,号曰陶唐氏。帝舜以土德王,号曰有虞氏。 以上皆承运更起,应期正位,参列五辰之次,而克当 统纪。至于正朔服色之改度,戎祀朝会之所尚,记籍 斯逸,罕得而述焉。夏后氏受有虞之禅,是谓金德,正 用建寅,其色尚黑。商汤伐夏,以水德王,正用建丑,其 色尚白。周武以水德王,正用建子,其色尚赤。三代之 际,各居一统,错综其数,以通其变。顺三微之序,极三 才之致,咸享祚长久,盖得天历之正也。三季之衰,秦 兼天下,独推互胜,不当正统。汉祖以断蛇之符,上系 成周,是为火德,起自沛中,旗帜皆赤。至文帝时,鲁人 公孙臣,推终始之传,谓汉承秦,当用土德。土德之应, 黄龙当见,宜改正朔,服色尚黄。时丞相张苍,引河决 金堤,以为汉当水德,以十月为正,其色外黑内赤。遂 罢公孙臣之议。明年,黄龙见成纪,乃用土行,改历服 色,而贾谊亦以为然。孝武正历,以正月为岁首,色尚 黄,数用五,盖以秦为水德,据汉土而克之,从所不胜, 遂顺黄德。刘向父子以为,帝出乎震,故庖牺氏姓受 木德,以母传子,终而复始。自农轩历唐虞三代,汉得 火行上,合天统,当时虽建厥议,未克遵行。世祖中兴, 乃用其说。魏氏始基,有黄星之应。又太史丞许芝言: 戊寅,龙见,此受命之符,最著明者也。又《易运期谶》有 黄气授,真人出之言。又太微中,黄帝座常明,赤帝座 常不见。以为黄家兴而赤家衰亡之渐。又荧惑失色, 十有馀年。苏林、董巴等又言:魏之氏族,出自颛顼,与 舜同祖。舜以土德承尧之火,今魏亦以土德承汉之 火。于行运,合于尧舜授受之次。既而受汉禅,改元黄。 初议更正朔,易服色,殊徽号,同律度量,以乘土行,以 夏数为得天。即用夏正,而服色尚黄。然尚循汉正朔, 弗之改也。明帝在东宫,著论以为,五帝三王,虽同气 共祖,各不相袭正朔,自宜改变,以明受命之运。即位 久之,从高堂隆之议,乃推三统之次,以魏得地统,遂 用建丑之月为正月,服色尚青,牺牲用白,戎事乘黑首白马,建大赤之旗,朝会建大白之旗。齐王嗣位,以 夏正得天,改用建寅为正月。晋武泰始二年,有司举 唐尧舜禹不易祚改制,至于汤武,始推行数。今晋继 三皇舜禹之迹,应天受禅,宜用前代正朔服色,如虞 遵唐故事。而史臣之记,晋为金行,服色尚赤。后魏道 武天兴初,始诏有司议定行次。有司曰:国家继黄帝 之后,宜为土德,有土畜之瑞,及黄星之符。遂从土德, 服色尚黄,数用五,牺牲用白,行夏之正。孝文太和中, 下诏,以丘泽初制配尚宜,定五德相袭,论有异同,乃 令百辟集议高闾,以为汉用火德,征斩蛇之符,上继 于周,弃秦之暴,越恶承善,不以世次为正。自时厥后, 乃以为常。魏承汉,火生土,故魏为土德。晋承魏,土生 金,故晋为金德。赵承晋,金生水,故赵为水德。燕承赵, 水生木,故燕为木德。秦承燕,木生火,故秦为火德。今 魏宜承秦,为土德。李彪、崔光等以为,宜绍晋金德,不 当次于僣伪,建议各殊,称年不定。既而穆亮等大臣, 共议宜上承晋世,定为水德。孝文下诏,特从其说。后 周革命,有赤雀之祥符。群臣奏议,请更正朔,定为木 行,以承水德,服色尚乌。隋文受禅,次用火德,以有赤 光之瑞,车服旌旗,悉皆尚赤,而帝服戎服,悉皆以黄。 唐氏承统,盛德在土,至开元中,有请改为金德者,终 报罢之。天宝中,令诸卫绯色幡,改为赤黄色,以应土 德。朱梁建国,如秦之暴,虽宅中夏,不当正位。同光缵 服,再承绝绪。晋承唐后,是为金德。汉氏承晋,实当水 行。周祖即位之初,有司定为木德。自伏羲氏以木王, 终始之传,循环互周,至于皇朝,以炎灵受命,赤精应 谶,乘火德而王,混一区夏。宅土中而临万国,得天统 之正序。

《王文录·补衍》[编辑]

《五德主运》
[编辑]

木火土金水,是为五行,其神谓之五帝,古之王者,易 代改号,取法五行。五行更王,始终相生,亦象其义也。 五行用事,先起于木。木,东方也,属巽,巽为风,万物之 初皆出焉。是故帝王则之,首以木德王。其次则以所 生之行,转相承也。所尚则各从其所王之德次焉。

帝运部艺文[编辑]

《历数策》
唐·冯万石
[编辑]

问:元龟效祉,鼎命昭夏王之祚。赤乌呈祥,金德GJfont商君之业。白鱼跃而周道隆,丹雀来而秦德霸。殷因夏礼,损益可知。秦盛周衰,天人何昧。若水灭火起,殷周之运匪人。若桀暴纣昏,废兴之期自我。然而龙斗兴于夏日,鼋祅发于周年。灾祥兆于前成,荒败形于后政。荡荡之德,何所加焉。伫尔扬名,为余张目。

臣闻,天地草昧,洪钧列五运之期。云雷始屯,火德分 一人之位。莫不时来命偶,人迪天将。白环昭虞后之 功,元圭锡夏王之德。空桑负鼎,遇为牲之君。渭水张 罗,得非熊之相。伏惟陛下,化光坤载,道叶乾行,总五 气以发生,笼百王而亭育。粤若稽古,推历数之存亡。 感而遂通,酌天人之符命。明扬侧陋,典采刍词。开阐 大猷,旁求雅问。则天文幽远,诚匪管窥。然人事昭彰, 敢陈壅塞。原夫兴亡有数,符命无差。遽启丹书,俄回 白璧。君臣道合则遐迩乂安,上下情乖则邦家板荡。 水火革而天人顺,暴乱行而桀纣亡。百六为霖旱之 灾,七九非汤尧之运。历数斯在,惟德动天。祸福无门, 唯人所召。故德者,五行之义也。人者,两仪之心也。人 心动而悔GJfont生,德义形而阴阳谢。必乘金运,则殷不 及于期。果历木行,则周不及于数。龙辟鼋祅之发,人 与事并。白鱼丹雀之符,德将时应。神道设教,金土之 运匪他。人文化成,狂圣之来是我。荡荡之德,何敢不 通,翼翼之心,爰施不可。天也,人也,坦然克分。时乎,命 乎,昭文斯辨。臣优柔理道,杳同河汉。或跃文江,惧深 冰谷。谨对。

《五运策》
吴师道
[编辑]

问:朕闻,三微递代,哲后所以承天。五运因循,明王由之革命。或金水而鳞次,应火木以环周。或寅子变正,天人之统斯辨。骊𫘪改色,昏旦之用有殊。兹乃涣汗图书,昭彰历数,受位出震,以迄于今。莫不母子相承,终始交际。然而都君土德,GJfont乃尚青。天乙水行,宁宜用白。深明要旨,其义何从。若以秦氏霸基,便有符于紫色。则魏人鼎足,岂复应于黄星。缅镜前修,又以矛盾。张苍之议,既颇反于公孙。贾傅之谈,复远乖于刘向。子大夫学包群玉,文擅锵金。既听南史之篇,方伫东堂之问。详敷事实,靡得浮辞。商确前儒,谁为折衷。

臣闻:方圆既阙,帝王斯建。四游将六气交驰,五德与 三微递变。自摄提着纪,出震登皇,循木火而相承,用 骊𫘪而继作。虽复武功文德,揖让干戈。御旒扆以高 居,握图箓而深视。莫不垂天人之统,顺寅子之正。始 终之际,何莫由斯。暨乎运偶,都君时云。土德道锺天,乙数叶水行。子胜母而尚青,母生金而尚白。略言其 美,斯穷奥旨。至若秦居闰位,紫实非正之符。魏得中 区,黄标应星之纪。未有矛盾,允惬随时。汉祖承天,人 多异议。张苍言水而黑畤方兴,公孙据土而黄龙复 应。逮二刘之父子,推五运之相沿。较彼前谈,斯为折 衷。臣学非博古,识昧知新。轻陈管穴之窥,猥奉天人 之问。惭惶靡地,悚越兼深。谨对。

《历代德运》
宋·林𬳶
[编辑]

五行相胜,邹衍说也。五行相生,刘向说也。夫执相胜 之说,曰夏得木德,商得金德,周得火德是也。立相生 之说,曰帝出乎震,故伏羲氏始受木德,其德以母传 子是也。嗟夫,五行固有相胜相生之义矣。然帝王授 受,天命人心,未尝相胜,愚不敢信衍之说。五德之运, 其说虽不见于六经。以古帝王建号推之,则其说验 矣。自今观之,神农氏之时,以为炎帝者,为其尚火也。 黄帝氏以为黄帝者,为其尚土也。少昊氏以为金天 者,为其尚金也。非其所尚之德,则其号特为虚设。五 行用事,始本于东方,万物之所自起焉。王者则而象 之,首以木德王天下。其次一以所生之行,而转相承 也。以建号而推,自神农而上,为伏羲,则知其为木德 也。自少昊而下,为高辛,则知其为水德也。自伏羲以 至高辛,则五行之运一周矣。又自尧以至于商,则五 行之运,再周矣。皆继继绳绳,取其相生之义。则刘向 父子之说,为足信矣。若以相胜而言,则舜受尧之天 下,是有胜尧之心。禹受舜之天下,是有胜舜之心。非 独舜禹不然,虽三代而下,亦不然也。汤之缵夏,出于 不得已。如其以商之金,而克夏之木,则是彰汤之得 天下,出于本心矣。武王伐商,亦出于不得已。如其以 周之火,而克商之金,则是彰武王之得天下,亦出于 本心矣。谓相胜之说,出于秦之意,则可。出于帝王之 意,则未可也。徒见夫商尚白,故以谓尚金。周尚赤,故 以谓尚火。欲以附会相胜之说。呜呼,若从其相胜之 说,则夏之木德,胡为而尚黑。徒见夫夏有青龙之瑞, 遂以为尚木。商有银山之祥,遂以为尚金。欲以附会 相胜之说。呜呼,若从其相胜之说,则周之火德,胡为 有白鱼之瑞耶。则邹衍之说,不足信矣。由周而降,相 生之义,千载未尝不符契也。且秦不足继周,班固削 而不取焉。夫秦不足继周,继周者,汉也。周以水,而汉 以火,宜矣。不然,张华奉赤符,亦谓以火为主,何耶。自 魏至隋,皆非正统,不足继汉。崔昌议去而不用焉。夫 自魏而隋,皆不足继汉,则继汉者,唐也。汉以火而唐 以土,宜矣。不然,伊川谓唐土德,而少河患,何耶。君子 观汉之承周,唐之承汉,相生正理,异世一揆。则知秦 用水德之治,而行刻深之法,其相胜之说,背戾于圣 人也,多矣。自是而后,庄宗中兴,唐祚同为一代,则土 运未绝也。一传而晋,以金再传,而汉以水又再传,而 周以木天,开我宋运,膺火德。徐铉之言,信矣。且我宋 以火王天下也,岂非上天所眷命乎。受命宋分,星应 人辰,火之祥也。收复河东,日在重午,火所旺也。赤乌 报蕃昌之兆,红光彰诞育之祥。噫,盛哉。是故赤帝有 祭也。岁正月,商丘有祠也,色尚赤也,腊用戌也。火德 彰彰,其与尧比隆欤。彼赵垂庆,因羽毛之白,而欲用 金德矣。然越数代而绍唐,此不可也。噫,太原后服,胡 公言之,并不加号。温公言之,彼曷不知乎。谢绛因日 抱黄珥,而又欲用土德矣。然越唐而承于隋,此尤不 可也。噫,水患多应。伊川言之,火祀宜修。胡宿言之,彼 曷不审乎。不然,南京即政建炎纪元,何天意犹眷眷 于中兴之后耶。呜呼,宋德当天,历年万亿,赫赫炎精, 奕叶有光。愚尤有望于今日也。

帝运部纪事[编辑]

《史记·补三皇本纪》:女娲氏木德王,当其末年,诸侯有 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 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女娲 乃链五色石以补天,断鳌足以立四极,聚芦灰以止 滔水,以济冀州。于是地平天成,不改旧物。

《拾遗记》:武王伐纣,樵夫牧竖,探高鸟之巢,得赤玉玺。 文曰:水德将灭,木祚方盛。文皆大篆,纪殷之世历已 尽,姬之圣德方隆。

《汉书·昭帝本纪》:始元元年春二月,黄鹄下建章宫太 液池中。臣瓒曰:时汉用土德,服色尚黄,鹄色皆白, 而今更黄,以为土德之瑞,故纪之。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建武元年,诸将议上尊号。光武 先在长安时,同舍生强华,自关中奉赤伏符,曰刘秀 发兵捕不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王。群 臣因复奏曰:受命之际,人应为大,万里合信,不议同 情,周之白鱼,曷足比焉。今上无天子,海内淆乱,符瑞 之应,昭然著闻,宜答天神,以塞群望。光武于是命有司设坛场于鄗千秋亭五成陌。即皇帝位。四七,二 十八也。自高祖至光武初起,合二百二十八年,即四 七之际也。汉火德,故火为王也。

《拾遗记》:魏文帝时,筑土为台,基高三十丈,列烛于台 下,名曰烛台。远望如列星之坠地。又于大道之傍一 里,置一铜表,高五尺,以志里数。故行者歌曰:青槐夹 道多尘埃,龙楼凤阁望崔嵬。清风细雨杂香来,土上 出金火照台。时为铜表志里数于道侧,是土上出金 之义。以烛置台下,则火在土下之义。汉火德王,魏土 德王,火伏而土兴,土上出金,是魏灭而晋兴也。 魏明帝时,太山下有连理文石,高十二丈,状如柏树。 其文彪发似人雕镂,自下及上,皆合,而中开,广六尺, 望若真树。父老云:当秦末,二石相去百馀步,芜没无 有蹊径。及魏帝之始,稍觉相近如双阙。土王阴类,魏 为土德,斯为灵征。

魏禅晋之岁,北阙下有白光,如鸟雀之状,时飞翔来 去。有司闻奏。帝使罗之,得一白燕,以为神物。于是以 金为樊置于宫中。旬日,不知所在。论者云:金德之瑞。 昔师旷时,有白燕来巢。检瑞应图,果如所论。白色叶 于金德。师旷,晋时人也。古今之议,相符焉。

《晋书·刘曜载记》:曜以太兴元年僭即皇帝位,以水承 晋金行,牲牡尚黑,旗帜尚元。

《石勒载记》:太兴二年,勒僭称赵王。茌平令师欢获黑 兔,献之于勒,程遐等以为勒龙飞革命之祥,于晋以 水承金,兔阴精之兽,元为水色,此示殿下宜速副天 人之望也。于是大赦,改年曰太和。咸和五年僭号赵 大天王。侍中任播等参议,以赵承金为水德,旗帜尚 元,牲牡尚白,子社丑腊,勒从之。

《慕容GJfont载记》:韩恒字景山,灌津人。GJfont为大将军,征恒 拜咨议参军。GJfont僭位,将定五行次,众论纷纭。恒时疾 在龙城,GJfont召恒以决之。恒未至而群臣议以燕宜承 晋为水德。既而恒至,言于GJfont曰:赵有中原,非唯人事, 天所命也。天实与之,而人夺之,臣窃谓不可。且大燕 王迹始自于震,于易,震为青龙。受命之初,有龙见于 都邑成,龙为木德,幽契之符也。GJfont初虽难改,后终从 恒议。GJfont秘书监清河聂熊闻恒言,乃叹曰:不有君子, 国何以兴,其韩令君之谓乎。

《宋书·符瑞志》:汉帝禅位于魏,魏王辞让不受。博士苏 林、董巴上言曰:魏之氏族,出自颛顼,与舜同祖,见于 《春秋世家》。舜以土德承尧之火,今魏亦以土德承汉 之火,其于行运合于尧、舜授受之次。

《隋书·王劭传》:高祖受禅,劭拜著作郎。劭上表言符命 曰:昔周保定二年,岁在壬午,五月五日,青州黄河变 清,十里镜澈,齐氏以为己瑞,改元曰河清。是月,至尊 以大兴公始作隋州刺史,历年二十,隋果大兴。臣谨 案《易坤灵图》曰:圣人受命,瑞先见于河。河者最浊,未 能清也。窃以灵贶休祥,理无虚发,河清启圣,实属大 隋。午为鹑火,以明火德,仲夏火王,亦明火德。月五日 五,合天数地数,既得受命之辰,允当先见之兆。 《唐书·王勃传》:勃谓:王者乘土王,世五十,数尽千年;乘 金王,世四十九,数九百年;乘水王,世二十,数六百年; 乘木王,世三十,数八百年;乘火王,世二十,数七百年。 天地之常也。自黄帝至汉,五运适周,土复归唐,唐应 继周、汉,不可承周、隋短祚。乃斥魏、晋以降非真主正 统,皆五行沴气。遂作《唐家千岁历》。

《唐书·裴光廷传》:元宗时,有建言唐应为金德者,中书 令萧嵩请百官普议。光廷以唐符命表著天下久矣, 不可改,亟奏罢之。

《杜阳杂编》:德宗贞元八年,吴明国贡常燃鼎,鸾峰蜜。 云:其国去东海数万里,经挹娄、沃沮等国,其土宜五 谷,珍玉尤多。礼乐仁义,无剽劫。人寿二百岁,俗尚神 仙术,而一岁之内,乘云控鹤者,往往有之。常望,有黄 气如车盖,知中国有土德王。遂愿入贡焉。

代宗广德元年,吐番犯便桥。上幸陕,王师不利。常有 紫气如车盖,以迎马首。及回潼关,上叹曰:河水洋洋, 送朕东去。上至陕,因望铁牛蹶然,谓左右曰:朕年十 五六,宫中有尼,号功德山。言事往往神验。屡抚吾背 曰:天下有灾,遇牛方回。今见牛也,朕将回尔。是夜,梦 黄衣童子,歌于帐前曰:中五之德方峨峨,胡胡呼呼 何奈何。诘旦,上具言其梦。侍臣咸称,土德,当王之兆 也。

《册府元龟》:代宗永泰中,归崇敬为膳部郎中。时有术 士巨彭祖上疏云:大唐土德,千年合符,请每四季郊 祀天地。诏礼官儒者议之。崇敬议曰:案旧礼,立春之 日,迎春于东郊,祭青帝。立夏之日,迎夏于南郊,祭赤 帝。先立春十八日,迎黄灵于中地,祀黄帝。秋、冬各如 其方。黄帝于五行为土王,在四季生于火,故火用事 之末而祭之,三季则否。汉、魏、周、隋,共行此礼。国家土 德乘时,亦以每岁六月土王之日,祀黄帝于南郊,以 后土配,所谓合礼。今彭祖请用四季祠祀,多凭纬候 之文,且据阴阳之说。事涉不经,恐难行用。《洛中纪异录》:蜀王建,属兔,于天祐四年丁卯岁,僭居 帝位,乃以兔子上金床之谶,遂以金饰所坐。复谓左 右曰:朕承唐,以金德王坐此床,天下孰敢不宾者乎。 闻者皆GJfont之。 《默记》:王朴仕周为枢密使,世宗时,缘用兵,朴多宿禁 中。一日,谒见世宗,屏人,颦蹙且仓皇,叹嗟曰:祸起不 久矣。世宗因问之。曰:臣观元象大异,所以不敢不言。 世宗云:如何。曰:事在宗社,陛下不能免,而臣亦先当 之。今夕,请陛下观之,可以自见。是夜,与世宗微行,自 厚载门同出,至野次,止于五丈河旁。中夜后,指谓世 宗曰:陛下见隔河如渔灯者否。世宗随亦见之一灯, 荧荧然,迤逦甚近,则渐大,至隔岸,火如车轮矣。其间 一小儿,如三数岁,引手相指。既近岸,朴曰:陛下速拜 之。既拜,渐远而没。朴泣曰:陛下既见,无可复言。后数 日,朴于李GJfont坐上得疾而死。世宗既伐幽燕,道被病 而崩。至明年,而天授我宋矣。火轮小儿,盖圣朝火德 之兆。夫岂偶然。

《宋史·律历志》:雍熙元年四月,布衣赵垂庆上书言:本 朝当越五代而上承唐统为金德,若梁继唐,传后唐, 至本朝亦合为金德。矧自国初符瑞色白者不可胜 纪,皆金德之应也。望改正朔,易车旗服色,以承天统。 事下尚书省集议,常侍徐铉与百官奏议曰:五运相 承,国家大事,著于前载,具有明文。顷以唐末丧乱,朱 梁篡弑,庄宗早编属籍,亲雪国仇,中兴唐祚,重新土 运,以梁室比羿、浞、王莽,不为正统。自后数姓相传,晋 以金,汉以水,周以木,天造有宋,运膺火德。况国初祀 赤帝为感生帝,于今二十五年,岂可轻议改易。又云: 梁至周不合迭居五运,欲国家继唐统为金德,且五 运迭迁,亲承历数,质文相次,间不容发,岂可越数姓 之上,继百年之运。此不可之甚也。按《唐书》天宝九载, 崔昌献议自魏、晋至周、隋,皆不得为正统,欲唐远继 汉统,立周、汉子孙为王者后,备三恪之礼。是时,朝议 是非相半,集贤院学士卫包上言符同,李林甫遂行 其事。至十二载,林甫卒,复以魏、周、隋之后为三恪,崔 昌、卫包由是远贬,此又前载之甚明也。伏请祗守旧 章,以承天祐。从之。

大中祥符三年,开封府功曹参军张君房上言:自唐 室下衰,土德𬯎圯,朱梁氏强称金统,而庄宗旋复旧 邦,则朱梁氏不入正统明矣。晋氏又复称金,盖谓乘 于唐氏,殊不知李GJfont建国于江南耳。汉家二主,共止 三年,绍晋而兴,是为水德。洎广顺革命,二主九年,终 于显德。以上三朝七主,共止二十四年,行运之间,阴 隐而难颐。伏自太祖承周木德而王,当于火行,上系 于商,开国在宋,自是三朝迄今以为然矣。愚臣详而 辨之,若可疑者。太祖禅周之岁,岁在庚申。夫庚者,金 也,申亦金位,纳音是木,盖周氏称木,为二金所胜之 象也。太祖登极之后,诏开金明池于金方之上,此谁 启之。乃天之灵符也。陛下履极当疆圉之岁,握符在 作噩之春,适宋道之隆兴,得金天之正气。臣试以瑞 应言之,则当年丹徒贡白鹿,姑苏进白龟,条支之雀 来,颍川之雉至。臣又闻当封禅之时,鲁郊贡白兔,郓 上得金龟,皆金符之至验也。愿以臣章下三事大臣, 参定其事。疏奏,不报。

天禧四年,光禄寺丞谢绛上书曰:臣按古志,凡帝王 之兴,必推五行之盛德,所以配天地而符阴阳也。故 神农氏以火德,圣祖以土德,夏以木德,商以金德,周 以火德。自汉之兴,王火德者,以为乘尧之后。且汉,尧 之裔也。五帝之大,莫大于尧,汉能因之,是不坠其绪 而善继其盛德也。国家膺开光之庆,执敦厚之德,宜 以土瑞而王天下,然推其终始传,承周之木德而火 当其次。且朱梁不预正统者,为庄宗复兴于后。自石 晋、汉氏以及于周,则李GJfont建国于江左而唐祚未绝, 是三代者亦不得正其统矣。昔者,秦祚促而德暴,不 入正统,考诸五代之际,亦是类矣。国家诚能下黜五 代,绍唐之土德,以继圣祖,亦犹汉之黜秦,兴周之火 德以继尧者也。夫五行定位,土德居中,国家飞运于 宋,作京于汴,诚万国之中区矣。《传》曰:土为群物主,故 曰后土。《洪范》曰土爰稼穑,稼穑作甘。方今四海给足, 嘉生蕃衍,迩年京师甘露下,泰山醴泉涌,作甘之兆, 斯亦见矣。矧灵木异卉,资生于土,千品万类,不可胜 道,非土德之验乎。臣又闻之,太祖生于洛邑,而胞络 惟黄;鸿图既建,五纬聚于奎躔,而镇星是主。及陛下 升中之次,日抱黄珥;朝祀于太清宫,有星曰含誉,其 色黄而润泽。斯皆疑命有表,盛德攸属,天意人事响 效之大者,则土德之符在矣。是故天心之在兹,陛下 拒而罔受;民意之若是,陛下谦而弗答。气壅未宣,河 决遂溃,岂不神哉。然则天渊之勃流,水德之浸患,考 六府之厌镇,验五行之胜克,亦宜兴土之运,御时之 灾。伏望顺考符应,详习法度,惟陛下时而行之。大理 寺丞董行父又上言曰:在昔春皇以万物生于东,至 仁体乎木,故德始于木。木以生火,神农受之为火德;火以生土,黄帝受之为土德;土以生金,少昊受之为 金德;金以生水,颛顼受之为水德;水以生木,高辛受 之为木德;木以生火,唐尧受之为火德;火以生土,虞 舜传之为土德。土以生金,夏为金德;金以生水,商为 水德;水以生木,周为木德;木以生火,汉应图谶为火 德;火以生土,唐受历运为土德。陛下绍天之统,受天 之命,固当上继唐祚,以金为德,显黄帝之嫡绪,彰圣 祖之丕烈。臣又按圣祖先降于癸酉,太祖受禅于庚 申,陛下即位于丁酉,天书下降于戊申。庚,金也,申、酉 皆金也,天之体也。陛下绍唐、汉之运,继黄帝之后,三 世变道,应天之统,正今之德,斯又顺也。诏两制详议。 既而献议曰:窃详谢绛所述,以圣祖得瑞,宜承土德, 且引汉承尧绪为火德之比,虽班彪叙汉祖之兴有 五,其一曰帝尧之苗裔。及序承正统,乃越秦而继周, 非用尧之行。今国家或用土德,即当越唐上,承于隋, 弥以非顺,失其五德传袭之序。又据董行父请越五 代绍唐为金德,若其度越累世,上承百代之统,则晋、 汉洎周,咸帝中夏,太祖实受终于周室而陟于元后, 岂可弗遵传继之序,续于遐邈之统。三圣临御六十 馀载,登封告成,昭姓纪号,率循火行之运,以辉炎灵 之曜。兹事体大,非容轻议,矧雍熙中徐铉等议之详 矣。其谢绛、董行父等所请,难以施行。诏可。

《五朝名臣言行录》:胡宿通阴阳五行天人灾异之说。 南京鸿庆宫灾,公以谓南京圣宋所以受命建号,而 大火,主于商丘,国家乘德而王者也。今不领于祠官, 而比年数灾,宜修火祀事。下太常,岁以长史奉祠商 丘,自公始。

帝运部杂录[编辑]

《尚书·孔序注》:少昊金天氏,以金德王,五帝之最先。颛 顼高阳氏,以木德王,五帝之二也。高辛,帝喾也,以木 德王,五帝之三也。唐,帝尧也,以火德王,五帝之四也。 虞,帝舜也,以土德王,五帝之五也。夏以金德王,三王 之最先。商以水德王,三王之二也。周以木德王,三王 之三也。

《宋书·符瑞志》:《金雌诗》云:大火有心水抱之,悠悠百年 是其时。火,宋之分野。水,宋之德也。

《水经注》:光武中兴,宸居洛邑,逮于魏晋,咸两宅焉。故 《魏略》曰:汉火行,忌水,故去其水而加佳。魏为土德,土, 水之牡也。水得土而流,土得水而柔,除佳,加水。 《封氏闻见记》:自古帝王五运之次,凡二说:邹衍则以 五行相胜为义,刘向则以五行相生为义。汉魏共尊 刘说,国家承隋氏火运,故为土德。衣服尚黄,旗帜尚 赤,裳服赭赤色。赭黄,黄色之名赤者,或谓之枯木。鸡, 因名树为金鸡。

《学林》:伏牺氏以木王,五行以生为序。神农以火,黄帝 以土,少昊以金,颛帝以水,帝喾以木。尧火,舜土,夏金, 汤水,周以木,汉以火。《汉·律历志》:秦以水德,在周汉木 火之间。师古注曰:秦为闰位,不当五德之序。汉火传 魏土,晋金也。

《赤乌飞鲁门图录》云:得麟之后,天坠血书鲁端门。明 日,血书飞为赤乌,言汉代周也。夫子见采薪者获麟, 孔子按《图录》,知刘季代周。麟者,木精。采薪者,庶人然 火之意。孔子绝笔于《春秋》者,起木绝火王,明周木当 受汉也。

《通鉴答问》:或曰:《通鉴》削去怪神之事,刘季泽中斩蛇, 白帝子为赤帝子所杀,非怪欤。《通鉴》曷为载之。《纲目》 亦存而弗削,何欤。曰:汉高帝以仁得天下,非以奇怪 也。果以奇怪,则罾鱼狐鸣,何以终于覆亡也。柳子曰: 休符不于祥,于其仁吾有取焉。或曰:班固谓:断蛇著 符旗帜尚赤,协于火德,则信有符矣。曰:五德之运,始 于邹衍,古未之前闻也。始皇用其说,为水德,而尚黑 焉。在其为白帝子也,不取始皇之尚黑,而取献公之 雨金,不几于傅会乎。文帝十三年,公孙臣言汉当土 德,明年黄龙见。遂用土德,议改服色。武帝太初元年, 色尚黄,数用五,则汉用土德矣。果有赤帝子之符,曷 为文武之时,群臣不以为言也。文胜质则史,其出于 史官之增饰,明矣。光武乃用火德,是时尊图谶,崇赤 伏,于是始改西都,未有此说也。盖司马公、朱子失于 删削尔。或曰:周得火德,有赤乌之符。其然欤。曰:此今 文泰誓之伪书也。古文未出,故董仲舒述之,赤帝之 事,犹周之赤乌欤。异端并起,以董子之醇儒,犹惑于 受命之符。班固奚訾焉。汉四百载之祚,入关三章之 约,三老仁义之言也。奚以语怪为邵公济,谓高帝一 竹皮,冠起田野,不食秦禄,卒能除其暴。其取之,无一 不义,虽汤武,有愧也。史但称断蛇著符,缪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