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第111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历象汇编 岁功典 第一百十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历象汇编 第一百十一卷
历象汇编 岁功典 第一百十二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一百十一卷目录

 晨昏昼夜部纪事一

岁功典第一百十一卷

晨昏昼夜部纪事一[编辑]

《五运历年纪》。“盘古之君,龙身蛇首,开目为昼,闭目为 夜。”

《路史》:地皇氏:“爰定三辰,是分宵昼。”见《通历》。或谓三 辰有度,昼夜有经,何定分之有?曰:不然。兹特后世作 仪器以揆躔度、准盈虚以正昏明者,固非移日月而 易昼夜也。是知躔度晷景之用,有自于此矣。

几蘧氏之在天下也,昼则旅行,夜乃类处。

《遂人氏》不周之巅,有宜城焉,日月之所不届,而无四 时昏昼之辨。

《列子黄帝》篇:“黄帝退而闲居大庭之馆,齐心服形,三 月不亲政事,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

《拾遗记》:“炎帝筑圜丘以祀朝日,饰瑶阶以揖夜光。 轩辕黄帝使风后负书,常伯荷剑,旦游洹沙,夕归阴 浦,行万里而一息。”

少昊以金德王。母曰“皇娥。处璇宫而夜织。或乘桴木 而昼游。经历穷桑沧茫之浦。”

《书经舜典》:帝曰:“俞,咨伯,汝作秩宗,夙夜惟寅,直哉惟 清。”

帝曰:“龙!朕堲谗说殄行,震惊朕师,命汝作纳言,夙夜 出纳朕命,惟允。”

《拾遗记》:“尧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于西海,查上有光, 夜明昼灭,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出入。 虞舜在位十年,有五老游于国都,舜以师道尊之,言 则及造化之始。舜禅于禹,五老去,不知所从,舜乃置 五星之祠以祭之。其夜有五长星出,薰风四起,连珠 合璧,祥应备焉。”

《说苑》:殷太戊时,有桑榖生于庭,昏而生,比旦而拱。史 请卜之汤庙,太戊从之。卜者曰:“吾闻之,祥者福之先 者也,见祥而为不善,则福不生;殃者,祸之先者也,见 殃而能为善,则祸不至。”于是乃早朝而晏退,问疾吊 丧,三日而桑榖自亡。

《礼记·文王世子世子之记》曰:朝夕至于大寝之门外, 问于内竖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曰:“今日安。”世子乃 有喜色。其有不安节,则内竖以告世子,世子色忧不 满容,内竖言复初,然后亦复初。

朝夕之食上,世子必在视寒暖之节;食下,问所膳羞, 必知所进,以命膳宰,然后退。若内竖言疾,则世子亲 《齐元》而养。

《拾遗记》:“周武王东伐纣,夜济河。时云明如昼,八百之 族皆齐而歌。有大蜂状如丹鸟,飞集王舟,因以鸟画 其旗。”

《书经牧誓》:“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蔡传 “昧冥”,爽明也。“昧爽”,将明未明之时也。

《史记·齐太公世家》:武王封师尚父于齐营丘,东就国, 道宿行迟。逆旅之人曰:“吾闻时难得而易失,客寝甚 安,殆非就国者也。”太公闻之,夜衣而行,黎明至国。 《周礼天官》:宫正夕击柝而比之。订义郑康成曰:“夕,莫也。 莫行夜以比直宿者,为其有解惰,离部署。”郑司农曰: “柝,戒守者所击也。”王氏曰:“夕击柝而比之,若今酉点 膳夫。王燕食则奉膳赞祭。”订义贾氏曰:“燕食,谓日中及 夕也。”王氏《详说》曰:“燕食,谓三饭、四饭耳。”郑氏以为奉 朝之馀膳所祭牢肉也。《玉藻》曰:“皮弁以日视朝,遂以 日中而馂奏而食。”此谓天子之燕食也。又云:“‘‘朝服以 食,《特牲》祭肺;夕深衣祭牢肉’。此谓诸侯之燕食也。天 子言馂,诸侯言祭;天子言‘日中’”,诸侯言“夕’,互文见义 耳。”薜氏曰:“王举则授而弗赞,《燕食》则授而赞之”者,以 举为礼之盛,王当自致焉。燕食则其祭不如举之盛, 故膳夫授而赞之。

《内饔》牛夜鸣则庮。订义郑司农曰:“庮,朽木臭也。”易氏曰: “牛昼作夜息,无故而夜鸣,则反常矣,其肉必庮。” 《地官鼓人》:“凡军旅,夜鼓鼜。”订义郑康成曰:“鼜,夜戒守鼓 也。《司马法》曰:‘昏鼓四通为大鼜,夜半三通为晨戒,旦 明五通为发昫’。”

《司市》:“大市,日昃而市,百族为主;朝市,朝时而市,商贾 为主;夕市,夕时而市,贩夫贩妇为主。”订义郑康成曰:“日 昃,昳中也。”王昭禹曰:“自朝至于日中,为商贾交易之 市。百族乃百官族姓,非专市利,则宜避商贾,故大市 日昃而市。百族为主,贩夫贩妇,朝货夕卖,衣食于日 力。其贩也,以日之馀力,故夕市夕时而市。”

《春官鸡人》:“大祭祀,夜呼旦以嘂百官。”订义《郑康成》曰:“夜夜漏未尽,鸡鸣时呼旦,以警起百官,使夙兴。”

《巾车》:“大祭祀,鸣铃以应鸡人。”订义郑康成曰:“鸡人主呼 旦,鸣铃以和之,声且警众。”

《夏官》:“掌固,昼三巡之,夜亦如之,夜三鼜以号戒。”订义易 氏曰:“此掌固所设之法,非其自巡也。昼三巡,则察其 部伍之失次者,夜事尤谨,故亦如之。”刘执中曰:“夜则 不见其三巡,故以鼜及号为信也。”

《挈壶氏》:“凡军事,县壶以序,聚𣝔以水火守之,分以日 夜。”订义王昭禹曰:“县壶以盛水,分刻漏也。”郑康成曰:“击 𣝔,两木相敲,行夜时也。”郑锷曰:“军中之守,尤严于夜, 故行夜者必聚而击𣝔,以戒非常,必更代而次序之, 使之适平。县壶为漏,时至则代,先后有伦,非惟无独 贤之叹,且使击𣝔者不倦而事益严也。防患之术,尤 戒于夜,况军中乎?”《易氏》曰:“守之以水,则均其晷刻之 多少”;守之以火,则知其漏箭之迁易。

秋,“《官》野庐氏”,比国郊及野之道路、宿息、井、树。订义郑康 成曰:“比犹校也。宿息庐之属,宾客所宿及昼止者也。” 郑锷曰:“自国之郊及郊外之野,所通行之路皆有宿 息、井、树,夜可以寝,昼可以憩,有井以备饮食,有树以 为藩蔽,野庐氏专掌之,则行者之至如归矣。”

《冬官考工记》:“匠人建国为规,识日出之景与日入之 景,昼参诸日中之影,夜考之极星,以正朝夕。”订义郑锷 曰:“记景之法,必画为规者,盖规圆而矩方,惟因其圜, 然后中屈之。”易氏曰:“又于四旁之地为规圜之势,画 以识之。日出于东,其景在西,则识其出景之端;日入 于西,其景在东,则识其入景之端。景之两端既定,中 屈其所量之绳,而两者相合,则地中可验。”赵氏曰:“昼 是昼漏半正午时,此时日正行在天之中,虽不”正在 天中行,然必在极旁行。及夜后极星,则日去极远近 可验。夜正,是夜半三更正子之时。极星谓北辰,正当 天极中,以居天之中。众星所拱者,谓之极,极言中也。 㡛氏湅丝以涗水,沤其丝七日,去地尺暴之,昼暴诸 日,夜宿诸井,七日七夜,是谓水湅。订义郑锷曰:“湅丝之 法,以涗水沤之,沤如沤麻之沤,以水泲灰谓之涗,用 涗水以沤其丝,所以去其不蠲,以致洁也。既沤七日 矣,乃取而暴之日中,其暴也当去地一尺而已,必以 去地一尺为度者,不欲其高,惧阳气燥之,则其色失 于燥而不鲜明也。”王昭禹曰:“昼暴诸日,则以阳气温 之也;夜宿诸井,则以阴气寒之也。谓”水湅则非渥淳 之使熟也,以阴阳之气使之熟而已。毛氏曰:“暴虽在 昼,而夜必宿于井,又欲其水汽之相蒸。”郑锷曰:“必以 七日七夜为度者,欲其得阴阳之气,一于平而不偏 也。”

《仪礼:士冠礼》:摈者请期,宰告曰:“质明行事。”质,正也。 宰告曰“旦日正明,行冠事。”

《士昏礼》:“夙兴,妇沐浴纚笄,宵衣以俟见。”夙,早也。昏 明,日之晨兴起也。俟,待也,待见于舅姑寝门之外。 质明,赞见妇于舅,姑席于阼,舅即席,席于房外南面, 姑即席,妇执笲枣栗自门入,升自西阶,进拜奠于席。 《十洲记》:周穆王时,西胡献夜光常满,杯受三升,是白 玉之精,光明夜照,冥夕出杯于中庭以向天,比明而 水汁已满于杯中也。汁甘而香美,斯实灵人之器。 《史记封禅书》作“鄜畤。”后九年,文公获若石云,于陈仓 北阪城祠之。其神来常以夜,光辉若流星,从东南来, 集于祠城,则若雄鸡,其声殷殷云野鸡夜雊。以一牢 祠,命曰陈宝。

《吕氏春秋达郁篇》:管仲觞桓公曰:“暮矣!”桓公乐之而 征烛。管仲曰:“臣卜其昼,未卜其夜,君可以出矣。” 《举难》篇:甯戚欲干齐桓公,穷困无以自进,于是为商 旅,将任车以至齐,暮宿于郭门之外。桓公郊迎客,夜 开门,辟任车,爝火甚盛,从者甚众。甯戚饭牛居车下, 望桓公而悲,击牛角疾歌,桓公闻之,抚其仆之手曰: “异哉,之歌者非常人也。”命后车载之。

《左传》庄公二十二年:陈公子完奔齐。齐侯使为工正, 饮桓公酒,乐。公曰:“以火继之。”辞曰:“臣卜其昼,未卜其 夜,不敢。”

宣公二年,晋灵公不君,宣子骤谏,公患之,使锄麑贼 之。晨往,寝门辟矣,盛服将朝,尚早坐而假寐。麑退,叹 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民之主,不忠。弃君之 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触槐而死。

楚子为《乘广》三十乘,分为左右。右《广》鸡鸣而驾,日中 而说。“左则受之,日入而说。”

《拾遗记》:周灵王二十一年,孔子生于鲁襄公之世,夜 有二苍龙自天而下,来,附征在之房,因梦而生夫子。 《史记·司马穰苴传》:“穰苴与庄贾约曰:‘旦日日中会于 军门’。”穰苴先驰至军,立表下漏,待贾。日中不至,穰苴 则仆表决漏入。行军勒兵申明约束,约束既定,夕时 庄贾乃至。

《晏子杂上篇》:景公饮酒,夜移于晏子,前驱款门,曰:“君 至。”晏子被元端立于门,曰:“诸侯得微有故乎?国家得 微有事乎?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之。”晏子对曰:“夫布荐席,陈簠簋者, 有人,臣不敢与焉。”公曰:“移于司马穰苴之家”,前驱款 门,曰:“君至。”穰苴介胄操戟立于门,曰:“诸侯得微有兵 乎?大臣得微有叛者乎?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 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将军乐之。”穰苴对曰:“夫布荐 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公曰:“移于梁丘据之 家。”前驱款门曰:“君至。”梁丘据左操瑟,右挈竽,行歌而 出。公曰:“乐哉,今夕吾饮也!微彼二子者,何以治吾国? 微此一臣者,何以乐吾身?”君子曰:“圣贤之君皆有益 友,无偷乐之臣。”景公弗能及,故两用之,仅得不亡。 晏子饮景公酒,日暮,公呼具火,晏子辞曰:“‘《诗》云:‘侧弁 之俄’,言失德也;屡舞傞傞’,言失容也。既醉以酒,既饱 以德,既醉而出,并受其福,宾主之礼也。醉而不出,是 谓伐德,宾之罪也。婴已卜其日,未卜其夜。”公曰:“善。”举 酒祭之,再拜而出。

《说苑》:景公畋于梧丘,夜犹蚤,公姑坐睡,而梦有五丈 夫北面幸卢,称无罪焉。公觉,召晏子而告其所梦。公 曰:“我其尝杀不辜而诛无罪耶?”晏子对曰:“昔者先君 灵公畋,五丈夫罟而骇兽,故杀之。断其首而葬之。”曰: “五丈夫之丘,其此耶!”公令人掘而求之,则五头同穴 而存焉。公曰:“嘻!”令吏葬之。国人不知其梦也,曰:“君悯 白骨,而况于生者乎?不遗馀力矣,不释馀智矣。”故曰: “人君之为善易矣。”

景差相郑,郑人有冬涉水者,出而胫寒,后景差过之, 下陪乘而载之,覆以上衽。晋叔向闻之,曰:“景子为人 国相,岂不固哉?吾闻良吏居之三月而沟渠修,十月 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足,而况人乎?”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师旷 曰:“何不炳烛乎?”平公曰:“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师 旷曰:“盲臣安敢戏其君乎?臣闻之:少而好学,如日出 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 炳烛之明,孰与昧行乎?”公曰:“善哉!”

《左传》:“公锄为马正,敬共朝夕,恪居官次。”

《绕角》之役,晋将遁矣。析公曰:“楚师轻窕,易震荡也。若 多鼓钧声,以夜军之,楚师必遁。”晋人从之,楚师宵溃。 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如 何?”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 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 也,若之何毁之?”

《列子杨朱篇》:“子产相郑,有弟曰公孙穆,后庭比房数 十,皆择稚齿婑媠者以盈之。方其眈于色也,屏亲昵, 绝交游,逃于后庭,以昼足夜,三月一出,意犹未惬。” 《列女传》:卫灵公与夫人夜坐,闻车声辚辚,至阙而止, 过阙复有声。公问夫人曰:“‘知此为谁’?夫人曰:‘此蘧伯 玉也’。公曰:‘何以知之’?夫人曰:‘妾闻:礼下公门,式路马’。 今伯玉,卫之贤大夫也,敬于事上,必不以暗昧废礼, 是以知之。”使人视之,果伯玉。

《左传》:吴伐楚,战于长岸,大败吴师,获其乘舟馀皇。吴 公子光使长鬣者三人潜伏于舟侧,曰:“我呼馀皇则 对。师夜从之。”三呼皆迭对,楚师乱,吴人大败之,取馀 皇以归。

《越绝书》:子胥乃南奔吴,至江上,见渔者曰:“来渡我。”渔 者知其非常人也,欲往渡之,恐人知之,歌而往过之 曰:“日昭昭,侵以施,与”子期甫芦之埼,子胥即从渔者 之芦埼。日入,渔者复歌往曰:“心中目施,子可渡河,何 为不出?”船到即载入船而伏。

《拾遗记》:越有美女二人,一名夷光,一名修明,以贡于 吴。吴处以椒华之房,贯细珠为帘幌,朝下以蔽景,夕 卷以待月。二人当轩并坐,理镜靓妆于珠幌之内,窃 窥者莫不动心惊魂,谓之“神人。”

《吴越春秋》:“阖闾治姑苏之台,旦食䱉山,昼游苏台,射 于鸥陂,驰于游台。”

越王念“《复吴仇》,非一日也。苦身劳心,夜以接日,中夜 潜泣,泣而复啸。”

《国语》:“吴王起师,军于江北,越王军于江南。越王乃中 分其师以为左右军,以其私卒君子六千人为中军。 明日将舟战于江。及昏,乃令左军衔枚溯江五里以 须,亦令右军衔枚逾江五里以须。夜中,乃令左军、右 军涉江鸣鼓中水以须。吴师闻之大骇。”

《左传》:“昭王在随,申包胥如秦乞师,秦伯使辞焉,立依 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秦哀公 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

楚子围蔡,里而栽,广丈高倍夫屯,昼夜九日,如子西 之素。“夫犹兵也,垒未成,故令人在垒里屯守。”蔡子 西本计为垒当用九日而成。

《列子·殷汤篇》: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𩰚,问其故,一儿 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一儿以日 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 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 “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 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也。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孔子家语曲礼子贡问篇》:“孔子适季氏,康子昼居内 寝。孔子问其所疾,康子出见之。言终,孔子退。子贡问 曰:‘季孙不疾而问诸疾,礼与’?孔子曰:‘夫礼,君子不有 大故,则不宿于外,非致齐也;非疾也,则不昼处于内。 是故夜居外,虽吊之可也;昼居于内,虽问其疾可也’。” 《礼记檀弓》:“鲁人有朝祥而莫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 ‘由,尔责于人,终无已夫。三年之丧,亦已久矣夫’!”子路 出,夫子曰:“又多乎哉?逾月则其善也。”

穆伯之丧,敬姜昼哭。文伯之丧,昼夜哭。孔子曰:“知礼 矣。”

《礼器》:子路为季氏宰,季氏祭,逮暗而祭,日不足,继之 以烛,虽有强力之容,肃敬之心,皆倦怠矣。有司跛倚 以临祭,其为不敬大矣。他日祭,子路与室事交乎户, 堂事交乎阶,质明而始行事,晏朝而退。孔子闻之曰: “谁谓由也而不知礼乎?”

《说苑》:“巫马期治单父,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处,以身 亲之,而单父治。”

《吕氏春秋爱类篇》:“公输般为高云梯,欲攻宋。墨子闻 之,自鲁往,裂裳裹足,日夜不休,十日十夜而至于郢。” 《庄子外物篇》:“宋元君夜半而梦人被发窥阿门曰:‘予 自宰路之渊,予为清江使,河伯之所渔者,余且得予’。 元君觉,使人占之曰:‘此神龟也’。君曰:‘渔者有余且乎’? 左右曰:‘有’。君曰:‘令余且会朝’。明日,余且朝,君曰:‘渔何 得’?”对曰:“且之网得白龟焉,箕圆五尺。君曰:‘献若之龟’。” 龟至,君再欲杀之,再欲活之,心疑卜之,曰:“‘杀龟以卜 吉’。乃刳龟,七十二钻而无遗䇲。”

《新序》:梁大夫有宋就者,尝为边县令,与楚邻界。梁之 边亭与楚之边亭皆种瓜,各有数。梁之边亭人劬力 数灌其瓜,瓜美,楚人窳而稀灌其瓜,瓜恶,楚令因以 梁瓜之美怒其亭瓜之恶也。楚亭人心恶梁亭之贤 己,因往夜窃搔梁亭之瓜,皆有死焦者矣。梁亭觉之, 因请其尉,亦欲窃往报搔楚亭之瓜。尉以请宋就,就 曰:“恶是何可构?怨祸之道也。人恶亦恶,褊之甚也。若 我教子,必每暮令人往窃为楚亭,夜善灌其瓜,弗令 知也。”于是梁亭乃每暮夜窃灌楚亭之瓜。楚亭旦而 行瓜,则又皆以灌矣,瓜日以美。楚亭怪而察之,则乃 梁亭也。楚令闻之大悦,因具以闻。楚王乃谢以重币, 而请交于梁王。故梁、楚之欢,由宋就始。

《列子黄帝篇》: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 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 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朝 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芧,朝四 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韩子内储说上七术》篇:“戴驩宋太宰,夜使人曰:‘吾闻 数夜有乘辒车至李史门者,谨为我伺之’。使人报曰: ‘不见辒车,见有奉笥而与李史语者。有间,李、史受笥’。” 《新序》:“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以为伏虎,关弓射之,灭 矢饮羽,下视知石也。却复射之,矢摧无迹。熊渠子见 其诚心而金石为之开,况人心乎?”

《列子周穆王篇》:“周之尹氏大治产,其下趣役者,侵晨 昏而弗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弥勤。昼则呻 呼而即事,夜则昏惫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梦为国 君,居人民之上,总一国之事,游燕宫观,恣意所欲,其 乐无比,觉则复役。人有慰喻其勤者,役夫曰:‘人生百 日,昼夜各分。我昼为仆,苦则苦矣;夜为人君,其乐无 比,何所怨哉’?”尹氏心营世事,虑锺家业,心形俱疲,夜 亦昏惫而寐,昔昔梦为人仆,趋走作役,无不为也;数 骂杖挞,无不至也。眠中啽呓呻呼,彻旦息焉。尹氏病 之,以访其友。友曰:“若位足荣身,资财有馀,胜人远矣。 夜梦为仆,苦逸之复,数之常也。若欲觉梦兼之,岂可 得耶?”尹氏闻其友言,宽其役夫之程,“减己思虑之事, 疾并少间。”

宋阳里华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夕取而朝忘。 《列女传》:齐女徐吾与邻妇李吾之属会烛相从夜绩。 李吾谓其属曰:“徐吾烛数不属,请无与夜也。”徐吾曰: “妾起常先,息常后,洒扫陈席以待来者。自与蔽薄,坐 常处下,凡为贫,烛不属故也。夫一室之中,益一人烛 不为暗,损一人烛不为明,何爱东壁之馀光乎?”李吾 莫能应。遂复与夜,终无后言。

《韩非子》:郢人有遗燕相国书者,夜书,火不明,因谓持 烛者曰:“举烛。”云而过书举烛,举烛非书意也。燕相受 书而悦之曰:“举烛者,尚明也。尚明也者,举贤而任之。” 燕相白王,大悦,国以治。

《淮南子览冥训》:“鲁阳公与韩构难,战酣日暮,援戈而 㧑之,日为之反三舍。”

道应训尹需学御三年而无得焉。私自苦痛,常寝想 之。中夜梦受秋驾于师,明日往朝,师望之谓之曰:“吾 非爱道于子也,恐子不可予也,今日教子以秋驾。”尹 需反走,北面再拜曰:“臣有天幸,今夕固梦受之。” 《抱朴子仙药篇》:“楚文子服地黄八年,夜视有光《吕氏春秋慎小篇》:“吴起治西河,欲谕其信于民,夜日 置表于南”门之外,令于邑中曰:“明日有人偾南门之 外表者仕长大夫。”明日日晏矣,莫有偾表者,民相谓 曰:“此必不信。”有一人曰:“试往偾表,不得赏而已,何伤?” 往偾表,来谒吴起。吴起自见而出,仕之长大夫。夜日 又复立表,又令于邑中如前。邑人守门争表,表加植, 不得所赏。自是之后,民信吴起之赏罚。

《战国策》:莫敖子华对楚威王曰:“昔令尹子文未明而 入于朝,日晦而归食,朝不谋夕,无一月之积。故彼廉 其爵,贫其身,以忧社稷者,令尹子文也。”

孟尝君逐于齐而复反《谭拾子》曰:“请以市喻。市朝则 满,夕则虚,非朝爱市而夕憎之也,求存故往,亡故去, 愿君勿怨。”

《春秋后语》:“苏秦归周虽多蓄,亦何以为?”于是夜发书 箧数十,得《周书》《阴符》而读之。欲睡,引锥刺股,血流至 踝。暮年以出揣摩曰:“此可以说当世之君矣。”

《汉书刑法志》:“秦始皇躬操文墨,昼断狱,夜理书,自程 决事,日县石之一。”

《高帝本纪》:高帝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 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 乃前拔剑斩蛇,蛇分为两道开行数里,醉困卧。后人 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妪何哭,妪曰:“人杀吾 子。”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 当道。今者赤帝子斩之,故哭。”

《史记留侯世家》:良更名姓,亡匿下邳。良尝闲从容步 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 顾谓良曰:“孺子下取履。”良愕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 下取履。父曰:“履我。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 受,笑而去。良殊大惊,随目之。父去里所,复还,曰:‘孺子 可教矣。后五日平明,与我会此’。良因怪之,跪曰:‘诺’。”五 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与老人期后何也?”去曰: “后五日早会。”五日鸡鸣,良往,父又先在,复怒曰:“后何 也?”去曰:“后五日复早来。”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顷,父亦 来,喜曰:“当如是。”出一编书曰:“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 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 矣。”遂去,无他言,不复见。旦日视其书,乃《太公兵法》也。 良因异之,常习诵读之。

《风俗通义》:韩信尝从南昌亭长食数月,亭长妻患之, 乃晨早食。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意,遂绝去。 《史记淮阴侯传》:信与张耳以兵数万,欲东下井陉击 赵。未至井陉口三十里止舍,夜半传发,选轻骑二千 人,人持一赤帜,从间道萆山而望赵军,诫曰:“赵见我 走,必空壁逐我。若疾入赵壁,拔赵帜,立汉赤帜,令其 裨”将传飧曰:“今日破赵会食。”诸将皆莫信,详应曰:“诺。” 信乃使万人先行出,背水陈。赵军望见而大笑。平旦, 信建大将之旗鼓,鼓行出井陉口,赵开壁击之,大战 良久,信耳佯走水上军,赵果空壁逐信耳。信耳已入 水上军,军皆殊死战,信所出奇兵,共驰入赵壁,拔赵 帜,立汉赤帜。赵军已不胜,欲还归壁,壁皆汉帜,大惊 兵遂乱。

《汉书项籍传》:“籍怀思东归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 夜行。”

《史记齐悼惠王世家》:“魏勃少时,欲求见齐相曹参,家 贫无以自通,乃常独早夜扫齐相舍人门外。相舍人 怪之,以为物而伺之,得勃。勃曰:‘愿见相公,无因故为 子扫,欲以求见。于是舍人见勃曹参,因以为舍人’。” 《汉书贾谊传》:“文帝思谊,征之至,入见。上方受釐,坐宣 室。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谊具道所以然之 故。”至夜半,文帝前席既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 过之,今不及也。”

《西京杂记》:“积草池中有珊瑚树,高一丈二尺,一本三 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条,是南越王赵佗所献,号为烽 火树,至夜光景常欲然。”

《汉书郑当时传》:“当时,孝景时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 沐,常置驿马长安诸郊,请谢宾客,夜以继日,至明旦, 常恐不遍。”

《史记李广传》:“匈奴大入上郡,广从百骑望匈奴。有数 千骑见广,以为诱敌,皆惊上山陈。广令诸骑皆下马 解鞍,以示不走,用坚其意。有白马将出护其兵,广上 马与十馀骑奔射杀白马将,而复还其骑中解鞍,令 士皆纵马卧。是时会暮,胡兵终怪之,不敢击。夜半时, 以为汉有伏军于旁,欲夜取之,皆引兵去。平旦,广乃” 归其大军。

广居家数岁,广家与故颍阴侯孙屏野居蓝田南山 中射猎。常夜从一骑出,从人田间饮。还至霸陵亭,霸 陵尉醉,呵止广。广骑曰:“故李将军。”尉曰:“今将军尚不 得夜行,何乃故也!”止广宿亭下。居无何,匈奴入杀辽 西太守,败韩将军。韩将军后徙右北平,于是天子乃 召拜广为右北平太守。广即请霸陵尉与俱,至军而 斩之。

《汉书李广传》注:“刁斗,以铜作𨱓,受一斗,昼炊饭食,夜击持行。”

《礼乐志》:“武帝定郊祀之礼,祠太一于甘泉,就乾位也。 祭后土于汾阴泽中,方丘也。乃立乐府,采诗夜诵,有 赵、代、秦、楚之讴。”

《郊祀志》:“皇帝始郊见泰一云阳,有司奉瑄玉嘉牲荐 飨,是夜有美光,及昼,黄气上属天。”

《洞冥记》:“元光中,帝起寿灵坛,高八尺,帝使董谒乘云 霞之辇以升坛。至夜三更,闻野鸡鸣,忽如曙,西王母 驾元鸾歌春归乐,谒乃闻王母歌声而不见其形,歌 声绕梁三匝乃止。坛旁草树枝叶或翻或动,歌之感 也。”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四年,祠后土,诏曰:朕躬祭后土, 地祇见光,集于灵坛,一夜三烛。”

《汉官仪》:“元封封禅,昼有白气,夜有赤光。”

公车司马“掌殿”司马门夜徼宫中。

尚书郎入直台中,供新青缣“白绫被或锦被,昼夜更 宿,帷帐画通,中枕卧旃蓐,冬夏随时改易。”

《汉旧仪》:黄门郎属黄门令,日暮入,对青琐门拜,名曰 “夕郎。”

“奉玺书使者爱驰传。”其驿骑也。三骑昼夜行,千里为 程。

“昼漏尽,夜漏起,省中黄门持五夜。”五夜者,甲夜、乙夜、 丙夜、丁夜、戊夜。

《雍录》:汉世给事中,夕入青琐门对拜。师古曰:“青琐者, 为连琐文而青涂也。”

《洞冥记》有梦艸,似蒲,色红,昼缩入地,夜则出,亦名“怀 梦。”怀其叶,则知梦之吉凶,立验也。帝思李夫人之容 不可得,朔乃献一枝,帝怀之,夜果梦夫人,因改曰“怀 梦艸。”

帝好微行,于长安城西,夜见一螭游于路。董谒曰:“昔 桀媚末,喜于膝上以金簪贯玉螭腹为戏,今螭腹馀 金簪穿痕,得非此耶?”曰:“白龙鱼鳞网者食之。”帝曰:“试 我也。”

帝常得丹豹之髓、白凤之膏,磨青锡为屑,以苏油和 之,照于神坛。夜暴雨,光不灭,有双蛾如蜂赴火,侍者 举麟须拂拂之。

帝常见彗星,东方朔折指星之木以授帝,帝以木指 彗星,星寻则没也。星出之夜,野兽皆鸣,《别说》谓之《兽 鸣星》。

影娥池中有鼊龟,望其群出岸上,如连璧,弄于沙岸 也。故《语》曰:“夜未央,待龟黄。”

东方朔曰:“‘臣游北极,至种火之山,日月所不照。有青 龙衔烛火,以照山之四极,亦有园囿池苑,皆植异木 异草。有明茎草,夜如金灯,折枝为炬,照见鬼物之形。 仙人甯封常服此草,于夜暝时,转见腹光通外,亦名 洞冥草’。帝令锉此草为泥,以涂云明之馆,夜坐此馆, 不加灯烛,亦名照魅草,以藉足,履水不沉。”

《东方朔传》:郭舍人曰:“客从东方来,歌讴且行,不从门 入,逾我垣墙,游戏中庭,上入殿堂,击之拍拍,死者穰 穰,格𩰚而死,主人被创,是何物也?朔曰:利喙细身,昼 亡夜存,嗜肉恶烟,为指掌所扪,臣朔愚戆,名之曰蚊, 舍人辞穷,当复脱裈。”

《汉书主父偃传》:“偃上书阙下,朝奏,暮召入见。时徐乐、 严安亦俱上书言世务。书奏,上召见三人,谓曰:‘公皆 安在?何相见之晚也’?”

《洞冥记》:“郭琼,东郡人也。形貌丑劣,而意度过人。曾宿 人家,乞薪自照,读书昼眼,眼不闭,行地无迹。帝闻其 异征焉。”

贾氏《说林》李陵为单于围,夜半使郭超吹笛,声多悲 惨,人皆流涕,解围北走。

《宋书符瑞志》:“昭帝元凤二年正月,太山莱芜山南民 夜闻讻讻有数千人声,晨往视之,见大石自立,高丈 五尺,大三十八围,入地八尺,三石为足。立后白鸟数 千集其傍。”

《成都旧事》:“王吉夜梦一蟛蜝在都亭作人语曰:‘我翌 日当舍此’。吉觉异之,使于都亭候之。司马长卿至,吉 曰:‘此人文章当横行一世,天下因呼蟛蜝为长卿’。” 《汉书丙吉传》:“吉子显尝从祠高庙,至夕牲日,乃使出 取斋衣。”未祭一日,其夕展视牲具,谓之夕牲。 《会稽记》:“射的山南有白鹤山,此鹤为仙人取箭。汉太 尉郑弘尝采薪得一遗箭,顷有人觅弘还之,问何所 欲,弘识其神人也,常患若耶溪载薪为难,愿旦南风, 暮北风。后果然,故若耶溪风至今犹然,呼为郑公风。” 《汉书。朱博传》:“御史府中列柏树,常有野乌数千栖宿 其上,晨去暮来”,号曰“朝夕乌。”

《叙传》:“时上方乡学郑宽中、张禹朝夕入说《尚书》《论语》 于金华殿中,诏伯受焉。”

《西京杂记》:“成帝时,交趾越嶲献长鸣鸡。伺鸡晨即下 漏,验之晷刻无差,鸡长鸣则一食顷不绝。”

《三辅黄图》:刘向于成帝之末,校书天禄阁,专精覃思, 夜有老人著黄衣,植青藜杖,叩阁而进,见向暗中独坐诵书,老人乃吹杖端烟燃,因以见向,授五行洪范 之文,恐词说繁广,忘之,乃裂裳及绅以记其言,至曙 而去,请问姓名,云:“我是太乙之精,天帝闻卯金之子, 有博学者,下而观焉。”乃出怀中竹牒,有天文地图之 书,曰:“余略授子焉。”

《汉书刘向传》:“向为人简易,廉靖乐道,专积思于经术, 昼诵《书》传,夜观星宿,或不寐达旦。”

《王莽传》:天凤三年十月戊辰,王路朱鸟门鸣,昼夜不 绝。崔发等曰:“虞帝辟四门,通四聪。门鸣者,明当修先 圣之礼,招四方之士也。”于是令群臣皆贺,所举四行, 从朱鸟门入而对策焉。

《搜神记》:汉时弘农杨宝,年九岁,至华阴山北,见一大 雀,为鸱枭所搏,坠于树下,为蝼蚁所困,宝见愍之,取 归置巾箱中,食以黄花,百馀日毛羽成,朝去暮还,一 夕三更,宝读未卧,有黄衣童子向宝再拜曰:“我西王 母使者,使蓬莱,不慎,为鸱枭所搏,君仁爱见拯,实感 盛德。”乃以白环四枚与宝曰:“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 事,当如此环。

《古今注》:汉魏弘为阌乡啬夫,夜宿一津,逢故人四顾 荒郊无酒可沽,因以钱投水中,尽夕酣畅,因名“沈酿 川。”

《朝野佥载》:“汉时,鄢县南门两扇忽开忽闭,一声称鸳, 一声称鸯,晨夕开闭,声闻京师。汉末恶之,令毁其门, 两扇化为鸳鸯,相随飞去。后改鄢县为晏城县。” 《三辅黄图》:“未央宫渐台西有桂宫,中有光明殿,皆金 玉珠玑为帘箔,处处明月珠,金陛玉阶,昼夜光明。”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帝每旦视朝,日侧迺罢,数引公 卿郎将”讲论经理,夜分迺寐,曰:“我自乐此,不为疲也。” 《会稽典录》:“严遵字子陵,建武五年,诏召遵设乐阳明 殿,命宴会,暮留宿。”其夜,客星犯天子宿。

《拾遗记》:郭况,光武皇后之弟也。累金数亿,家僮四百 馀人,以黄金为器,工冶之声,震于都鄙,时人谓郭氏 之室,不雨而雷,言其铸鍜之声盛也。庭中起高阁长 庑,置衡石于其上,以称量珠玉。阁下有藏金窟,列武 士卫之,错杂宝以饰台榭,县明珠于四垂,昼视如星, 夜望如月。里语曰:“洛阳多钱郭氏室,夜月昼星富无” 匹,其宠者皆以玉器盛食,故《东京》谓郭家为“琼厨金 穴。”况小心畏慎,虽居富势,闭门优游,未曾干世事为 一之智也。 《后汉书。郅恽传》:恽为上东城门候。帝尝出猎,车驾夜 还,恽拒关不开。帝令从者见面于门间,恽曰:“火明辽 远。”遂不受诏。帝迺回,从东中门入。明日,恽上书谏,赐 布百匹。

《尹敏传》:“敏与班彪亲善,每相过,辄日旰忘食,夜分不 寝,自以为锺期、伯牙、庄周、惠施之相得也。”

《拾遗记》:“贾逵年五岁,明慧过人。其姊闻邻中读书,旦 夕抱逵隔篱而听之,逵静听不言,姊以为喜。至年十 岁,乃暗诵六经。”

汉明帝月夜宴群臣于照园,大官进樱桃,以赤瑛为 盘,赐群臣。月下视之,盘与樱桃一色。群臣皆笑,云“是 空盘。”

《后汉书廉范传》:“范迁蜀郡太守,成都民物丰盛,邑宇 逼侧,旧制禁民夜作以防火灾,而更相隐蔽,烧者日 属。范乃毁削先令,但严使储水而已。百姓为便,乃歌 之曰:‘廉叔度,来何暮?不禁火,民安作,平生无襦今五 裤’。”

《锺离意传》:“药嵩者,河内人,天性朴忠,家贫为郎,尝独 直台上,无被枕杫,食糟糠。帝每夜入台,辄见嵩,问其 故,甚嘉之。自此诏大官赐尚书以下朝夕餐给帷被 皂袍及侍史二人。”

《律历志》:“永元十四年十一月甲寅,诏曰:‘告司徒司空, 漏所以节时分,定昏明,昏明长短,起于日去极远近, 日道周,不可以计率分,当据仪度,下参晷景。今官漏 以计率分昏明九日增减一刻,违失其实,至为疏数 以耦法。太史待诏霍融上言,不与天相应。太常史官 运仪下水官,漏失天者至三刻,以晷景为刻少所违 失,密近有验。今下晷景漏刻四十八箭立成斧官府 当用者,计吏到班,予四十八箭。文多故魁取二十四 气日所在,并黄道去极、晷景漏刻、昏明中星刻于下’。” 桓谭《新论》:“博士弟子韩生遭三夜有奇梦,来以问人, 人教晨起厕中祝之。三旦人告以为祝诅,捕治,数日 死。”

《后汉书曹褒传》:“褒少笃志,博雅疏通,常憾朝廷制度 未备,慕叔孙通汉礼仪,昼夜研精,沉吟专思,寝则怀 抱笔札,行则诵习文书,当其念至,忘所之适。”

《三辅决录》:“冯豹为尚书郎,每奏事未报,常伏省闼下, 或自昏至明。天子默使人持被覆之。”

《后汉书班固传》:“肃宗雅好文章,固愈得幸,数入读书 禁中,或连日继夜,每行巡狩,辄献上赋颂。”

《和熹邓皇后本纪》:后六岁能史书,十二通《诗》《论语》。诸 兄每读经传,辄下意难问,志在典籍,不问居家之事母常非之曰:“汝不习女工以供衣服,乃更务学,宁当 举博士耶?”后重违母言,昼修妇业,暮诵经典,家人号 曰“诸生。”

《李南传》:太守马棱坐盗贼事被征,当诣廷尉,吏民不 宁,南特通谒贺,棱意有恨,谓曰:“太守不德,今将即罪, 而君反相贺邪?”南曰:“旦有善风,明日中时,应有吉问, 故来称庆。”旦日,棱延望景晏,以为无征。至晡,乃有驿 使赍诏书原停棱事,南问其迟留之状,使者曰:“向度 宛陵浦里。”“马踠足,是以不得速。”棱乃服焉。 《会稽典录》:女子曹娥者,会稽上虞人,父能弦歌,为巫, 汉安帝二年五月五日,于县江溯涛迎波,神溺死,不 得尸骸。娥年十四,乃缘江号哭,昼夜不绝声,七日遂 投江而死。

《后汉书杨震传》:“震迁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之郡,道 经昌邑,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谒见,至夜, 怀金十斤以遗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 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 知’?密愧而出。”

《杨秉传》:“宦竖之官,本在给使省闼,司昏守夜。”

《刘宠传》:宠拜会稽太守,简除烦苛,禁察非法,郡中大 化,征为将作大匠。山阴县有五六老叟,人赍百钱以 送宠,曰:“自明府下车以来,狗不夜吠,民不见吏,今闻 当见弃去,故自扶奉送。”宠为人选一大钱受之。 《孟尝传》:尝被征当还,吏民攀车请之,尝既不得进,乃 载乡民船夜遁去。

《拾遗记》:“汉灵帝中平三年,游于西园,渠中植莲,大如 盖,长一丈。南国所献。其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 生,名曰‘夜舒荷’。”

《后汉书陈寔传》:有盗夜入其室,止于梁上。寔阴见,乃 起自整拂,呼命子孙,正色训之曰:“夫人不可不自勉, 不善之人未必本恶,习以性成,遂至于此,梁上君子 者是矣。”盗大惊,自投于地,稽颡归罪。寔徐譬之曰:“视 君状貌,不似恶人,宜深克己反善,然此当由贫困。”令 遗绢二匹。自是一县无复盗窃。

《边韶传》:韶字孝先,以文学知名,教授数百人。韶口辩, 曾昼日假卧,弟子私嘲之曰:“边孝先,腹便便,懒读书, 但欲眠。”韶潜闻之,应时对曰:“边为姓,孝为字。腹便便, 五经笥,但欲眠,思经事。寐与周公通梦,静与孔子同 意。”师而可嘲,出何典记?嘲者大惭。韶之才捷,皆此类 也。

《郭泰别传》:“林宗过薛恭祖,恭祖问曰:‘闻足下见袁奉 高,车不停轨,銮不辍轭,从叔度乃弥日信宿也’。” 《拾遗记》:“任末年十四时,学无常师,或依林木之下,编 茅为庵,削荆为笔,克树汁为墨,夜则映星望月,暗则 缚麻蒿以自照。观书有合意者,题其衣裳,以记其事。” 《月令正义》:蔡邕以星见为夜,日入后三刻,日出前三 刻,皆属昼。

《蜀志庞统传》:“颍川司马徽,清雅有知人鉴。统弱冠往 见徽,徽采桑于树上坐,统在树下共语,自昼至夜,徽 甚异之,称统当为南州人士之冠冕。”

《魏志周宣传》:“‘宣为中郎属,太史尝有问宣曰:‘吾昨夜 梦见刍狗,其占何也’?宣答曰:‘君欲得美食耳’。有顷出 行,果遇丰膳。后又问宣曰:‘昨夜复梦见刍狗,何也’?宣 曰:‘君欲堕车折脚,宜戒慎之’。顷之,果如宣言。后又问 宣:‘昨夜复梦见刍狗,何也’?宣曰:‘君家欲失火,当善护 之’。俄遂火起’。又问宣曰:‘三梦刍狗,而其占不同,何也’?” 宣曰:“刍狗者,祭神之物,故君始梦当得饮食也。祭祀 既讫,则刍狗为车所轹,故中梦当堕车折脚也。刍狗 既车轹之后,必载以为樵,故后梦忧失火也。”

《管辂传》:辂过清河倪太守,时天旱,问辂雨期。辂曰:“今 夕当雨。”是日旸燥,昼无形似,府丞及令在坐,咸谓不 然。到鼓一中,星月皆没,风云并起,竟成快雨。《辂别 传》:辂与倪清河相见,既刻雨期,倪犹未信。辂曰:“夫造 化之所以为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十六日壬子直 满,毕星中已有水汽,水汽之发动于卯辰,此必至之 应也。”倪便留辂。至日向暮,了无云气。辂言树上已有 少女微风,树间有阴鸟和鸣,又少男风起,众鸟和翔, 其应至矣。须臾,果有艮风鸣鸟,日未入,东南有山云 楼起,黄昏之后,雷声动天,到鼓一中,大雨河倾。 清河王经去官还家,辂与相见。经曰:“近有一怪,大不 喜之,欲烦作卦。”卦成,辂曰:“爻吉,不为怪也。君夜在堂 户前,有一流光如燕爵者,入居,怀中殷殷有声,内神 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妇人,觅索馀光。”经大笑曰:“实如 君言。”辂曰:“吉,迁官之征也,其应行至。”顷之,经为江夏 太守。

《锺会传》:“会及壮有才数技艺,而博学精练名理,以夜 续昼,由是获声誉。”

《酉阳杂俎》:王肃造逐鼠丸,以铜为之,昼夜自转。 《拾遗记》:魏文帝所爱美人,姓薛名灵芸,常山人也。文 帝选良家子女以入六宫,灵芸未至京师十里,帝乘

雕玉之辇,以望车徒之盛,嗟曰:“昔者言朝为行云,暮
考证.svg
为行雨,今非云非雨,非朝非暮,改灵芸之名曰夜来。”

《酉阳杂俎》:魏明帝时,苑中合欢草,状如蓍,一株百茎, 昼则众条扶疏,夜乃合一茎,谓之“神草。”

《拾遗记》:孙亮作绿琉璃屏风,甚薄而莹澈,每于月下 清夜舒之。常宠四姬,皆振古绝色,一名朝姝,二名丽 居,三名洛珍,四名洁华。使四人坐屏风内,而外望之 了如无隔,惟香气不通于外。

《吴志步骘传》:“骘避难江东,单身穷困,与广陵卫旌同 年相善,俱以种瓜自给,昼勤四体,夜诵经传。”

《拾遗记》:咸熙二年,宫中夜异兽白色光洁,绕宫而行。 阉官见之,以闻于帝。帝曰:“宫闱幽密,若有异兽,皆非 祥也。”使宦者伺之,果见一白虎子遍房而走,候者以 戈投之,即中左目。比往取视,惟见血在地,不复见虎。 搜检宫内及诸池,并不见有物。次检宝库中,得一玉 虎头,枕,眼皆伤,血痕尚湿。帝《该古博闻》云:“汉诛梁冀”, 得一玉虎头枕,云单池国所献。检其额下有篆书字 云“是帝辛之枕,尝与妲己同枕之,是殷时遗宝也。”又 按《五帝本纪》云:“帝辛殷代之末,至咸熙,多历年所,代 代相传。凡珍宝久则生精灵必神物凭之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