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11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十一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十二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一百十一卷目錄

 晨昏晝夜部紀事一

歲功典第一百十一卷

晨昏晝夜部紀事一[編輯]

《五運歷年紀》。「盤古之君,龍身蛇首,開目為晝,閉目為 夜。」

《路史》:地皇氏:「爰定三辰,是分宵晝。」見《通曆》。或謂三 辰有度,晝夜有經,何定分之有?曰:不然。茲特後世作 儀器以揆躔度、準盈虛以正昏明者,固非移日月而 易晝夜也。是知躔度晷景之用,有自於此矣。

幾蘧氏之在天下也,晝則旅行,夜乃類處。

《遂人氏》不周之巔,有宜城焉,日月之所不屆,而無四 時昏晝之辨。

《列子黃帝》篇:「黃帝退而閒居大庭之館,齊心服形,三 月不親政事,晝寢而夢,遊於華胥氏之國。」

《拾遺記》:「炎帝築圜丘以祀朝日,飾瑤階以揖夜光。 軒轅黃帝使風后負書,常伯荷劍,旦遊洹沙,夕歸陰 浦,行萬里而一息。」

少昊以金德王。母曰「皇娥。處璇宮而夜織。或乘桴木 而晝遊。經歷窮桑滄茫之浦。」

《書經舜典》:帝曰:「俞,咨伯,汝作秩宗,夙夜惟寅,直哉惟 清。」

帝曰:「龍!朕堲讒說殄行,震驚朕師,命汝作納言,夙夜 出納朕命,惟允。」

《拾遺記》:「堯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於西海,查上有光, 夜明晝滅,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出入。 虞舜在位十年,有五老遊於國都,舜以師道尊之,言 則及造化之始。舜禪於禹,五老去,不知所從,舜乃置 五星之祠以祭之。其夜有五長星出,薰風四起,連珠 合璧,祥應備焉。」

《說苑》:殷太戊時,有桑榖生於庭,昏而生,比旦而拱。史 請卜之湯廟,太戊從之。卜者曰:「吾聞之,祥者福之先 者也,見祥而為不善,則福不生;殃者,禍之先者也,見 殃而能為善,則禍不至。」於是乃早朝而晏退,問疾弔 喪,三日而桑榖自亡。

《禮記·文王世子世子之記》曰:朝夕至於大寢之門外, 問於內豎曰:「今日安否何如?」內豎曰:「今日安。」世子乃 有喜色。其有不安節,則內豎以告世子,世子色憂不 滿容,內豎言復初,然後亦復初。

朝夕之食上,世子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所膳羞, 必知所進,以命膳宰,然後退。若內豎言疾,則世子親 《齊元》而養。

《拾遺記》:「周武王東伐紂,夜濟河。時雲明如晝,八百之 族皆齊而歌。有大蜂狀如丹鳥,飛集王舟,因以鳥畫 其旗。」

《書經牧誓》:「時甲子昧爽,王朝至於商郊,牧野乃誓。」蔡傳 「昧冥」,爽明也。「昧爽」,將明未明之時也。

《史記·齊太公世家》:武王封師尚父於齊營丘,東就國, 道宿行遲。逆旅之人曰:「吾聞時難得而易失,客寢甚 安,殆非就國者也。」太公聞之,夜衣而行,黎明至國。 《周禮天官》:宮正夕擊柝而比之。訂義鄭康成曰:「夕,莫也。 莫行夜以比直宿者,為其有解惰,離部署。」鄭司農曰: 「柝,戒守者所擊也。」王氏曰:「夕擊柝而比之,若今酉點 膳夫。王燕食則奉膳贊祭。」訂義賈氏曰:「燕食,謂日中及 夕也。」王氏《詳說》曰:「燕食,謂三飯、四飯耳。」鄭氏以為奉 朝之餘膳所祭牢肉也。《玉藻》曰:「皮弁以日視朝,遂以 日中而餕奏而食。」此謂天子之燕食也。又云:「『『朝服以 食,《特牲》祭肺;夕深衣祭牢肉』。此謂諸侯之燕食也。天 子言餕,諸侯言祭;天子言『日中』」,諸侯言「夕』,互文見義 耳。」薜氏曰:「王舉則授而弗贊,《燕食》則授而贊之」者,以 舉為禮之盛,王當自致焉。燕食則其祭不如舉之盛, 故膳夫授而贊之。

《內饔》牛夜鳴則庮。訂義鄭司農曰:「庮,朽木臭也。」易氏曰: 「牛晝作夜息,無故而夜鳴,則反常矣,其肉必庮。」 《地官鼓人》:「凡軍旅,夜鼓鼜。」訂義鄭康成曰:「鼜,夜戒守鼓 也。《司馬法》曰:『昏鼓四通為大鼜,夜半三通為晨戒,旦 明五通為發昫』。」

《司市》:「大市,日昃而市,百族為主;朝市,朝時而市,商賈 為主;夕市,夕時而市,販夫販婦為主。」訂義鄭康成曰:「日 昃,昳中也。」王昭禹曰:「自朝至於日中,為商賈交易之 市。百族乃百官族姓,非專市利,則宜避商賈,故大市 日昃而市。百族為主,販夫販婦,朝貨夕賣,衣食於日 力。其販也,以日之餘力,故夕市夕時而市。」

《春官雞人》:「大祭祀,夜呼旦以嘂百官。」訂義《鄭康成》曰:「夜夜漏未盡,雞鳴時呼旦,以警起百官,使夙興。」

《巾車》:「大祭祀,鳴鈴以應雞人。」訂義鄭康成曰:「雞人主呼 旦,鳴鈴以和之,聲且警眾。」

《夏官》:「掌固,晝三巡之,夜亦如之,夜三鼜以號戒。」訂義易 氏曰:「此掌固所設之法,非其自巡也。晝三巡,則察其 部伍之失次者,夜事尤謹,故亦如之。」劉執中曰:「夜則 不見其三巡,故以鼜及號為信也。」

《挈壺氏》:「凡軍事,縣壺以序,聚𣝔以水火守之,分以日 夜。」訂義王昭禹曰:「縣壺以盛水,分刻漏也。」鄭康成曰:「擊 𣝔,兩木相敲,行夜時也。」鄭鍔曰:「軍中之守,尤嚴於夜, 故行夜者必聚而擊𣝔,以戒非常,必更代而次序之, 使之適平。縣壺為漏,時至則代,先後有倫,非惟無獨 賢之歎,且使擊𣝔者不倦而事益嚴也。防患之術,尤 戒於夜,況軍中乎?」《易氏》曰:「守之以水,則均其晷刻之 多少」;守之以火,則知其漏箭之遷易。

秋,「《官》野廬氏」,比國郊及野之道路、宿息、井、樹。訂義鄭康 成曰:「比猶校也。宿息廬之屬,賓客所宿及晝止者也。」 鄭鍔曰:「自國之郊及郊外之野,所通行之路皆有宿 息、井、樹,夜可以寢,晝可以憩,有井以備飲食,有樹以 為藩蔽,野廬氏專掌之,則行者之至如歸矣。」

《冬官考工記》:「匠人建國為規,識日出之景與日入之 景,晝參諸日中之影,夜考之極星,以正朝夕。」訂義鄭鍔 曰:「記景之法,必畫為規者,蓋規圓而矩方,惟因其圜, 然後中屈之。」易氏曰:「又於四旁之地為規圜之勢,畫 以識之。日出於東,其景在西,則識其出景之端;日入 於西,其景在東,則識其入景之端。景之兩端既定,中 屈其所量之繩,而兩者相合,則地中可驗。」趙氏曰:「晝 是晝漏半正午時,此時日正行在天之中,雖不」正在 天中行,然必在極旁行。及夜後極星,則日去極遠近 可驗。夜正,是夜半三更正子之時。極星謂北辰,正當 天極中,以居天之中。眾星所拱者,謂之極,極言中也。 㡛氏湅絲以涗水,漚其絲七日,去地尺暴之,晝暴諸 日,夜宿諸井,七日七夜,是謂水湅。訂義鄭鍔曰:「湅絲之 灋,以涗水漚之,漚如漚麻之漚,以水泲灰謂之涗,用 涗水以漚其絲,所以去其不蠲,以致潔也。既漚七日 矣,乃取而暴之日中,其暴也當去地一尺而已,必以 去地一尺為度者,不欲其高,懼陽氣燥之,則其色失 於燥而不鮮明也。」王昭禹曰:「晝暴諸日,則以陽氣溫 之也;夜宿諸井,則以陰氣寒之也。謂」水湅則非渥淳 之使熟也,以陰陽之氣使之熟而已。毛氏曰:「暴雖在 晝,而夜必宿於井,又欲其水氣之相蒸。」鄭鍔曰:「必以 七日七夜為度者,欲其得陰陽之氣,一於平而不偏 也。」

《儀禮:士冠禮》:擯者請期,宰告曰:「質明行事。」質,正也。 宰告曰「旦日正明,行冠事。」

《士昏禮》:「夙興,婦沐浴纚笄,宵衣以俟見。」夙,早也。昏 明,日之晨興起也。俟,待也,待見於舅姑寢門之外。 質明,贊見婦於舅,姑席於阼,舅即席,席於房外南面, 姑即席,婦執笲棗栗自門入,升自西階,進拜奠於席。 《十洲記》:周穆王時,西胡獻夜光常滿,杯受三升,是白 玉之精,光明夜照,冥夕出杯於中庭以向天,比明而 水汁已滿於杯中也。汁甘而香美,斯實靈人之器。 《史記封禪書》作「鄜畤。」後九年,文公獲若石雲,於陳倉 北阪城祠之。其神來常以夜,光輝若流星,從東南來, 集於祠城,則若雄雞,其聲殷殷雲野雞夜雊。以一牢 祠,命曰陳寶。

《呂氏春秋達鬱篇》:管仲觴桓公曰:「暮矣!」桓公樂之而 徵燭。管仲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君可以出矣。」 《舉難》篇:甯戚欲干齊桓公,窮困無以自進,於是為商 旅,將任車以至齊,暮宿於郭門之外。桓公郊迎客,夜 開門,辟任車,爝火甚盛,從者甚眾。甯戚飯牛居車下, 望桓公而悲,擊牛角疾歌,桓公聞之,撫其僕之手曰: 「異哉,之歌者非常人也。」命後車載之。

《左傳》莊公二十二年:陳公子完奔齊。齊侯使為工正, 飲桓公酒,樂。公曰:「以火繼之。」辭曰:「臣卜其晝,未卜其 夜,不敢。」

宣公二年,晉靈公不君,宣子驟諫,公患之,使鉏麑賊 之。晨往,寢門闢矣,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麑退,歎 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 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也。」觸槐而死。

楚子為《乘廣》三十乘,分為左右。右《廣》雞鳴而駕,日中 而說。「左則受之,日入而說。」

《拾遺記》:周靈王二十一年,孔子生於魯襄公之世,夜 有二蒼龍自天而下,來,附徵在之房,因夢而生夫子。 《史記·司馬穰苴傳》:「穰苴與莊賈約曰:『旦日日中會於 軍門』。」穰苴先馳至軍,立表下漏,待賈。日中不至,穰苴 則仆表決漏入。行軍勒兵申明約束,約束既定,夕時 莊賈乃至。

《晏子雜上篇》:景公飲酒,夜移於晏子,前驅款門,曰:「君 至。」晏子被元端立於門,曰:「諸侯得微有故乎?國家得 微有事乎?君何為非時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聲,願與夫子樂之。」晏子對曰:「夫布薦席,陳簠簋者, 有人,臣不敢與焉。」公曰:「移於司馬穰苴之家」,前驅款 門,曰:「君至。」穰苴介冑操戟立於門,曰:「諸侯得微有兵 乎?大臣得微有叛者乎?君何為非時而夜辱?」公曰:「酒 醴之味,金石之聲,願與將軍樂之。」穰苴對曰:「夫布薦 席,陳簠簋者,有人,臣不敢與焉。」公曰:「移於梁丘據之 家。」前驅款門曰:「君至。」梁丘據左操瑟,右挈竽,行歌而 出。公曰:「樂哉,今夕吾飲也!微彼二子者,何以治吾國? 微此一臣者,何以樂吾身?」君子曰:「聖賢之君皆有益 友,無偷樂之臣。」景公弗能及,故兩用之,僅得不亡。 晏子飲景公酒,日暮,公呼具火,晏子辭曰:「『《詩》云:『側弁 之俄』,言失德也;屢舞傞傞』,言失容也。既醉以酒,既飽 以德,既醉而出,並受其福,賓主之禮也。醉而不出,是 謂伐德,賓之罪也。嬰已卜其日,未卜其夜。」公曰:「善。」舉 酒祭之,再拜而出。

《說苑》:景公畋於梧丘,夜猶蚤,公姑坐睡,而夢有五丈 夫北面倖盧,稱無罪焉。公覺,召晏子而告其所夢。公 曰:「我其嘗殺不辜而誅無罪耶?」晏子對曰:「昔者先君 靈公畋,五丈夫罟而駭獸,故殺之。斷其首而葬之。」曰: 「五丈夫之丘,其此耶!」公令人掘而求之,則五頭同穴 而存焉。公曰:「嘻!」令吏葬之。國人不知其夢也,曰:「君憫 白骨,而況於生者乎?不遺餘力矣,不釋餘智矣。」故曰: 「人君之為善易矣。」

景差相鄭,鄭人有冬涉水者,出而脛寒,後景差過之, 下陪乘而載之,覆以上衽。晉叔向聞之,曰:「景子為人 國相,豈不固哉?吾聞良吏居之三月而溝渠修,十月 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足,而況人乎?」

晉平公問於《師曠》曰:「吾年七十欲學,恐已暮矣。」師曠 曰:「何不炳燭乎?」平公曰:「安有為人臣而戲其君乎?」師 曠曰:「盲臣安敢戲其君乎?臣聞之:少而好學,如日出 之陽;壯而好學,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學,如炳燭之明。 炳燭之明,孰與昧行乎?」公曰:「善哉!」

《左傳》:「公鉏為馬正,敬共朝夕,恪居官次。」

《繞角》之役,晉將遁矣。析公曰:「楚師輕窕,易震蕩也。若 多鼓鈞聲,以夜軍之,楚師必遁。」晉人從之,楚師宵潰。 鄭人游於鄉校,以論執政。然明謂子產曰:「毀鄉校如 何?」子產曰:「何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議執政之善 否。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則改之。是吾師 也,若之何毀之?」

《列子楊朱篇》:「子產相鄭,有弟曰公孫穆,後庭比房數 十,皆擇稚齒婑媠者以盈之。方其眈於色也,屏親昵, 絕交遊,逃於後庭,以晝足夜,三月一出,意猶未愜。」 《列女傳》:衛靈公與夫人夜坐,聞車聲轔轔,至闕而止, 過闕復有聲。公問夫人曰:「『知此為誰』?夫人曰:『此蘧伯 玉也』。公曰:『何以知之』?夫人曰:『妾聞:禮下公門,式路馬』。 今伯玉,衛之賢大夫也,敬於事上,必不以闇昧廢禮, 是以知之。」使人視之,果伯玉。

《左傳》:吳伐楚,戰於長岸,大敗吳師,獲其乘舟餘皇。吳 公子光使長鬣者三人潛伏於舟側,曰:「我呼餘皇則 對。師夜從之。」三呼皆迭對,楚師亂,吳人大敗之,取餘 皇以歸。

《越絕書》:子胥乃南奔吳,至江上,見漁者曰:「來渡我。」漁 者知其非常人也,欲往渡之,恐人知之,歌而往過之 曰:「日昭昭,侵以施,與」子期甫蘆之碕,子胥即從漁者 之蘆碕。日入,漁者復歌往曰:「心中目施,子可渡河,何 為不出?」船到即載入船而伏。

《拾遺記》:越有美女二人,一名夷光,一名修明,以貢於 吳。吳處以椒華之房,貫細珠為簾幌,朝下以蔽景,夕 捲以待月。二人當軒並坐,理鏡靚妝於珠幌之內,竊 窺者莫不動心驚魂,謂之「神人。」

《吳越春秋》:「闔閭治姑蘇之臺,旦食䱉山,晝遊蘇臺,射 於鷗陂,馳於遊臺。」

越王念「《復吳讎》,非一日也。苦身勞心,夜以接日,中夜 潛泣,泣而復嘯。」

《國語》:「吳王起師,軍於江北,越王軍於江南。越王乃中 分其師以為左右軍,以其私卒君子六千人為中軍。 明日將舟戰於江。及昏,乃令左軍銜枚泝江五里以 須,亦令右軍銜枚踰江五里以須。夜中,乃令左軍、右 軍涉江鳴鼓中水以須。吳師聞之大駭。」

《左傳》:「昭王在隨,申包胥如秦乞師,秦伯使辭焉,立依 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不入口。七日,秦哀公 為之賦《無衣》,九頓首而坐,秦師乃出。」

楚子圍蔡,里而栽,廣丈高倍夫屯,晝夜九日,如子西 之素。「夫猶兵也,壘未成,故令人在壘裏屯守。」蔡子 西本計為壘當用九日而成。

《列子·殷湯篇》:孔子東遊,見兩小兒辯𩰚,問其故,一兒 曰:「我以日始出時去人近,而日中時遠也。一兒以日 初出遠,而日中時近也。」一兒曰:「日初出大如車蓋,及 日中則如盤盂,此不為遠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兒曰: 「日初出,滄滄涼涼,及其日中如探湯,此不為近者熱 而遠者涼乎?」孔子不能決也。兩小兒笑曰:「孰為汝多知乎?」

《孔子家語曲禮子貢問篇》:「孔子適季氏,康子晝居內 寢。孔子問其所疾,康子出見之。言終,孔子退。子貢問 曰:『季孫不疾而問諸疾,禮與』?孔子曰:『夫禮,君子不有 大故,則不宿於外,非致齊也;非疾也,則不晝處於內。 是故夜居外,雖弔之可也;晝居於內,雖問其疾可也』。」 《禮記檀弓》:「魯人有朝祥而莫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 『由,爾責於人,終無已夫。三年之喪,亦已久矣夫』!」子路 出,夫子曰:「又多乎哉?踰月則其善也。」

穆伯之喪,敬姜晝哭。文伯之喪,晝夜哭。孔子曰:「知禮 矣。」

《禮器》:子路為季氏宰,季氏祭,逮闇而祭,日不足,繼之 以燭,雖有強力之容,肅敬之心,皆倦怠矣。有司跛倚 以臨祭,其為不敬大矣。他日祭,子路與室事交乎戶, 堂事交乎階,質明而始行事,晏朝而退。孔子聞之曰: 「誰謂由也而不知禮乎?」

《說苑》:「巫馬期治單父,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處,以身 親之,而單父治。」

《呂氏春秋愛類篇》:「公輸般為高雲梯,欲攻宋。墨子聞 之,自魯往,裂裳裹足,日夜不休,十日十夜而至於郢。」 《莊子外物篇》:「宋元君夜半而夢人被髮闚阿門曰:『予 自宰路之淵,予為清江使,河伯之所漁者,余且得予』。 元君覺,使人占之曰:『此神龜也』。君曰:『漁者有餘且乎』? 左右曰:『有』。君曰:『令余且會朝』。明日,余且朝,君曰:『漁何 得』?」對曰:「且之網得白龜焉,箕圓五尺。君曰:『獻若之龜』。」 龜至,君再欲殺之,再欲活之,心疑卜之,曰:「『殺龜以卜 吉』。乃刳龜,七十二鑽而無遺筴。」

《新序》:梁大夫有宋就者,嘗為邊縣令,與楚鄰界。梁之 邊亭與楚之邊亭皆種瓜,各有數。梁之邊亭人劬力 數灌其瓜,瓜美,楚人窳而稀灌其瓜,瓜惡,楚令因以 梁瓜之美怒其亭瓜之惡也。楚亭人心惡梁亭之賢 己,因往夜竊搔梁亭之瓜,皆有死焦者矣。梁亭覺之, 因請其尉,亦欲竊往報搔楚亭之瓜。尉以請宋就,就 曰:「惡是何可搆?怨禍之道也。人惡亦惡,褊之甚也。若 我教子,必每暮令人往竊為楚亭,夜善灌其瓜,弗令 知也。」於是梁亭乃每暮夜竊灌楚亭之瓜。楚亭旦而 行瓜,則又皆以灌矣,瓜日以美。楚亭怪而察之,則乃 梁亭也。楚令聞之大悅,因具以聞。楚王乃謝以重幣, 而請交於梁王。故梁、楚之歡,由宋就始。

《列子黃帝篇》:宋有狙公者,愛狙,養之成群,能解狙之 意。狙亦得公之心,損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匱焉,將 限其食。恐眾狙之不馴於己也,先誑之曰:「與若芧,朝 三而暮四,足乎?」眾狙皆起而怒。俄而曰:「與若芧,朝四 而暮三,足乎?」眾狙皆伏而喜。

《韓子內儲說上七術》篇:「戴驩宋太宰,夜使人曰:『吾聞 數夜有乘轀車至李史門者,謹為我伺之』。使人報曰: 『不見轀車,見有奉笥而與李史語者。有間,李、史受笥』。」 《新序》:「楚熊渠子夜行,見寢石,以為伏虎,關弓射之,滅 矢飲羽,下視知石也。卻復射之,矢摧無跡。熊渠子見 其誠心而金石為之開,況人心乎?」

《列子周穆王篇》:「周之尹氏大治產,其下趣役者,侵晨 昏而弗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彌勤。晝則呻 呼而即事,夜則昏憊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夢為國 君,居人民之上,總一國之事,遊燕宮觀,恣意所欲,其 樂無比,覺則復役。人有慰喻其勤者,役夫曰:『人生百 日,晝夜各分。我晝為僕,苦則苦矣;夜為人君,其樂無 比,何所怨哉』?」尹氏心營世事,慮鍾家業,心形俱疲,夜 亦昏憊而寐,昔昔夢為人僕,趨走作役,無不為也;數 罵杖撻,無不至也。眠中啽囈呻呼,徹旦息焉。尹氏病 之,以訪其友。友曰:「若位足榮身,資財有餘,勝人遠矣。 夜夢為僕,苦逸之復,數之常也。若欲覺夢兼之,豈可 得耶?」尹氏聞其友言,寬其役夫之程,「減己思慮之事, 疾並少間。」

宋陽里華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夕取而朝忘。 《列女傳》:齊女徐吾與鄰婦李吾之屬會燭相從夜績。 李吾謂其屬曰:「徐吾燭數不屬,請無與夜也。」徐吾曰: 「妾起常先,息常後,灑掃陳席以待來者。自與蔽薄,坐 常處下,凡為貧,燭不屬故也。夫一室之中,益一人燭 不為暗,損一人燭不為明,何愛東壁之餘光乎?」李吾 莫能應。遂復與夜,終無後言。

《韓非子》:郢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因謂持 燭者曰:「舉燭。」雲而過書舉燭,舉燭非書意也。燕相受 書而悅之曰:「舉燭者,尚明也。尚明也者,舉賢而任之。」 燕相白王,大悅,國以治。

《淮南子覽冥訓》:「魯陽公與韓搆難,戰酣日暮,援戈而 撝之,日為之反三舍。」

道應訓尹需學御三年而無得焉。私自苦痛,常寢想 之。中夜夢受秋駕於師,明日往朝,師望之謂之曰:「吾 非愛道於子也,恐子不可予也,今日教子以秋駕。」尹 需反走,北面再拜曰:「臣有天幸,今夕固夢受之。」 《抱朴子仙藥篇》:「楚文子服地黃八年,夜視有光《呂氏春秋慎小篇》:「吳起治西河,欲諭其信於民,夜日 置表於南」門之外,令於邑中曰:「明日有人僨南門之 外表者仕長大夫。」明日日晏矣,莫有僨表者,民相謂 曰:「此必不信。」有一人曰:「試往僨表,不得賞而已,何傷?」 往僨表,來謁吳起。吳起自見而出,仕之長大夫。夜日 又復立表,又令於邑中如前。邑人守門爭表,表加植, 不得所賞。自是之後,民信吳起之賞罰。

《戰國策》:莫敖子華對楚威王曰:「昔令尹子文未明而 入於朝,日晦而歸食,朝不謀夕,無一月之積。故彼廉 其爵,貧其身,以憂社稷者,令尹子文也。」

孟嘗君逐於齊而復反《譚拾子》曰:「請以市喻。市朝則 滿,夕則虛,非朝愛市而夕憎之也,求存故往,亡故去, 願君勿怨。」

《春秋後語》:「蘇秦歸周雖多蓄,亦何以為?」於是夜發書 篋數十,得《周書》《陰符》而讀之。欲睡,引錐刺股,血流至 踝。暮年以出揣摩曰:「此可以說當世之君矣。」

《漢書刑法志》:「秦始皇躬操文墨,晝斷獄,夜理書,自程 決事,日縣石之一。」

《高帝本紀》:高帝被酒,夜徑澤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 還報曰:「前有大蛇當徑,願還。」高祖醉曰:「壯士行何畏!」 乃前拔劍斬蛇,蛇分為兩道開行數里,醉困臥。後人 來至蛇所,有一老嫗夜哭,人問嫗何哭,嫗曰:「人殺吾 子。」人曰:「嫗子何為見殺?」嫗曰:「吾子白帝子也,化為蛇 當道。今者赤帝子斬之,故哭。」

《史記留侯世家》:良更名姓,亡匿下邳。良嘗閒從容步 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墮其履圯下, 顧謂良曰:「孺子下取履。」良愕然,欲毆之,為其老強忍, 下取履。父曰:「履我。良業為取履。因長跪履之。父以足 受,笑而去。良殊大驚,隨目之。父去里所,復還,曰:『孺子 可教矣。後五日平明,與我會此』。良因怪之,跪曰:『諾』。」五 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與老人期後何也?」去曰: 「後五日早會。」五日雞鳴,良往,父又先在,復怒曰:「後何 也?」去曰:「後五日復早來。」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頃,父亦 來,喜曰:「當如是。」出一編書曰:「讀此則為王者師矣。後 十年興十三年,孺子見我,濟北穀城山下黃石即我 矣。」遂去,無他言,不復見。旦日視其書,乃《太公兵法》也。 良因異之,常習誦讀之。

《風俗通義》:韓信嘗從南昌亭長食數月,亭長妻患之, 乃晨早食。食時信往,不為具食,信亦知意,遂絕去。 《史記淮陰侯傳》:信與張耳以兵數萬,欲東下井陘擊 趙。未至井陘口三十里止舍,夜半傳發,選輕騎二千 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萆山而望趙軍,誡曰:「趙見我 走,必空壁逐我。若疾入趙壁,拔趙幟,立漢赤幟,令其 裨」將傳飧曰:「今日破趙會食。」諸將皆莫信,詳應曰:「諾。」 信乃使萬人先行出,背水陳。趙軍望見而大笑。平旦, 信建大將之旗鼓,鼓行出井陘口,趙開壁擊之,大戰 良久,信耳佯走水上軍,趙果空壁逐信耳。信耳已入 水上軍,軍皆殊死戰,信所出奇兵,共馳入趙壁,拔趙 幟,立漢赤幟。趙軍已不勝,欲還歸壁,壁皆漢幟,大驚 兵遂亂。

《漢書項籍傳》:「籍懷思東歸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 夜行。」

《史記齊悼惠王世家》:「魏勃少時,欲求見齊相曹參,家 貧無以自通,乃常獨早夜掃齊相舍人門外。相舍人 怪之,以為物而伺之,得勃。勃曰:『願見相公,無因故為 子掃,欲以求見。於是舍人見勃曹參,因以為舍人』。」 《漢書賈誼傳》:「文帝思誼,徵之至,入見。上方受釐,坐宣 室。上因感鬼神事而問鬼神之本,誼具道所以然之 故。」至夜半,文帝前席既罷,曰:「吾久不見賈生,自以為 過之,今不及也。」

《西京雜記》:「積草池中有珊瑚樹,高一丈二尺,一本三 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條,是南越王趙佗所獻,號為烽 火樹,至夜光景常欲然。」

《漢書鄭當時傳》:「當時,孝景時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 沐,常置驛馬長安諸郊,請謝賓客,夜以繼日,至明旦, 常恐不遍。」

《史記李廣傳》:「匈奴大入上郡,廣從百騎望匈奴。有數 千騎見廣,以為誘敵,皆驚上山陳。廣令諸騎皆下馬 解鞍,以示不走,用堅其意。有白馬將出護其兵,廣上 馬與十餘騎奔射殺白馬將,而復還其騎中解鞍,令 士皆縱馬臥。是時會暮,胡兵終怪之,不敢擊。夜半時, 以為漢有伏軍於旁,欲夜取之,皆引兵去。平旦,廣乃」 歸其大軍。

廣居家數歲,廣家與故潁陰侯孫屏野居藍田南山 中射獵。常夜從一騎出,從人田間飲。還至霸陵亭,霸 陵尉醉,呵止廣。廣騎曰:「故李將軍。」尉曰:「今將軍尚不 得夜行,何乃故也!」止廣宿亭下。居無何,匈奴入殺遼 西太守,敗韓將軍。韓將軍後徙右北平,於是天子乃 召拜廣為右北平太守。廣即請霸陵尉與俱,至軍而 斬之。

《漢書李廣傳》註:「刁斗,以銅作鐎,受一斗,晝炊飯食,夜擊持行。」

《禮樂志》:「武帝定郊祀之禮,祠太一於甘泉,就乾位也。 祭后土於汾陰澤中,方丘也。乃立樂府,采詩夜誦,有 趙、代、秦、楚之謳。」

《郊祀志》:「皇帝始郊見泰一雲陽,有司奉瑄玉嘉牲薦 饗,是夜有美光,及晝,黃氣上屬天。」

《洞冥記》:「元光中,帝起壽靈壇,高八尺,帝使董謁乘雲 霞之輦以昇壇。至夜三更,聞野雞鳴,忽如曙,西王母 駕元鸞歌春歸樂,謁乃聞王母歌聲而不見其形,歌 聲繞梁三匝乃止。壇旁草樹枝葉或翻或動,歌之感 也。」

《漢書武帝本紀》:「元封四年,祠后土,詔曰:朕躬祭后土, 地祇見光,集於靈壇,一夜三燭。」

《漢官儀》:「元封封禪,晝有白氣,夜有赤光。」

公車司馬「掌殿」司馬門夜徼宮中。

尚書郎入直臺中,供新青縑「白綾被或錦被,晝夜更 宿,帷帳畫通,中枕臥旃蓐,冬夏隨時改易。」

《漢舊儀》:黃門郎屬黃門令,日暮入,對青瑣門拜,名曰 「夕郎。」

「奉璽書使者愛馳傳。」其驛騎也。三騎晝夜行,千里為 程。

「晝漏盡,夜漏起,省中黃門持五夜。」五夜者,甲夜、乙夜、 丙夜、丁夜、戊夜。

《雍錄》:漢世給事中,夕入青瑣門對拜。師古曰:「青瑣者, 為連瑣文而青塗也。」

《洞冥記》有夢艸,似蒲,色紅,晝縮入地,夜則出,亦名「懷 夢。」懷其葉,則知夢之吉凶,立驗也。帝思李夫人之容 不可得,朔乃獻一枝,帝懷之,夜果夢夫人,因改曰「懷 夢艸。」

帝好微行,於長安城西,夜見一螭遊於路。董謁曰:「昔 桀媚末,喜於膝上以金簪貫玉螭腹為戲,今螭腹餘 金簪穿痕,得非此耶?」曰:「白龍魚鱗網者食之。」帝曰:「試 我也。」

帝常得丹豹之髓、白鳳之膏,磨青錫為屑,以蘇油和 之,照於神壇。夜暴雨,光不滅,有雙蛾如蜂赴火,侍者 舉麟鬚拂拂之。

帝常見彗星,東方朔折指星之木以授帝,帝以木指 彗星,星尋則沒也。星出之夜,野獸皆鳴,《別說》謂之《獸 鳴星》。

影娥池中有鼊龜,望其群出岸上,如連璧,弄於沙岸 也。故《語》曰:「夜未央,待龜黃。」

東方朔曰:「『臣遊北極,至種火之山,日月所不照。有青 龍銜燭火,以照山之四極,亦有園囿池苑,皆植異木 異草。有明莖草,夜如金燈,折枝為炬,照見鬼物之形。 仙人甯封常服此草,於夜暝時,轉見腹光通外,亦名 洞冥草』。帝令剉此草為泥,以塗雲明之館,夜坐此館, 不加燈燭,亦名照魅草,以藉足,履水不沉。」

《東方朔傳》:郭舍人曰:「客從東方來,歌謳且行,不從門 入,踰我垣牆,遊戲中庭,上入殿堂,擊之拍拍,死者穰 穰,格𩰚而死,主人被創,是何物也?朔曰:利喙細身,晝 亡夜存,嗜肉惡煙,為指掌所捫,臣朔愚戇,名之曰蚊, 舍人辭窮,當復脫褌。」

《漢書主父偃傳》:「偃上書闕下,朝奏,暮召入見。時徐樂、 嚴安亦俱上書言世務。書奏,上召見三人,謂曰:『公皆 安在?何相見之晚也』?」

《洞冥記》:「郭瓊,東郡人也。形貌醜劣,而意度過人。曾宿 人家,乞薪自照,讀書晝眼,眼不閉,行地無跡。帝聞其 異徵焉。」

賈氏《說林》李陵為單于圍,夜半使郭超吹笛,聲多悲 慘,人皆流涕,解圍北走。

《宋書符瑞志》:「昭帝元鳳二年正月,太山萊蕪山南民 夜聞訩訩有數千人聲,晨往視之,見大石自立,高丈 五尺,大三十八圍,入地八尺,三石為足。立後白鳥數 千集其傍。」

《成都舊事》:「王吉夜夢一蟛蜝在都亭作人語曰:『我翌 日當舍此』。吉覺異之,使於都亭候之。司馬長卿至,吉 曰:『此人文章當橫行一世,天下因呼蟛蜝為長卿』。」 《漢書丙吉傳》:「吉子顯嘗從祠高廟,至夕牲日,乃使出 取齋衣。」未祭一日,其夕展視牲具,謂之夕牲。 《會稽記》:「射的山南有白鶴山,此鶴為仙人取箭。漢太 尉鄭弘嘗採薪得一遺箭,頃有人覓弘還之,問何所 欲,弘識其神人也,常患若耶溪載薪為難,願旦南風, 暮北風。後果然,故若耶溪風至今猶然,呼為鄭公風。」 《漢書。朱博傳》:「御史府中列柏樹,常有野烏數千棲宿 其上,晨去暮來」,號曰「朝夕烏。」

《敘傳》:「時上方鄉學鄭寬中、張禹朝夕入說《尚書》《論語》 於金華殿中,詔伯受焉。」

《西京雜記》:「成帝時,交趾越嶲獻長鳴雞。伺雞晨即下 漏,驗之晷刻無差,雞長鳴則一食頃不絕。」

《三輔黃圖》:劉向於成帝之末,校書天祿閣,專精覃思, 夜有老人著黃衣,植青藜杖,叩閣而進,見向暗中獨坐誦書,老人乃吹杖端煙燃,因以見向,授五行洪範 之文,恐詞說繁廣,忘之,乃裂裳及紳以記其言,至曙 而去,請問姓名,云:「我是太乙之精,天帝聞卯金之子, 有博學者,下而觀焉。」乃出懷中竹牒,有天文地圖之 書,曰:「余略授子焉。」

《漢書劉向傳》:「向為人簡易,廉靖樂道,專積思於經術, 晝誦《書》傳,夜觀星宿,或不寐達旦。」

《王莽傳》:天鳳三年十月戊辰,王路朱鳥門鳴,晝夜不 絕。崔發等曰:「虞帝闢四門,通四聰。門鳴者,明當修先 聖之禮,招四方之士也。」於是令群臣皆賀,所舉四行, 從朱鳥門入而對策焉。

《搜神記》:漢時弘農楊寶,年九歲,至華陰山北,見一大 雀,為鴟梟所搏,墜於樹下,為螻蟻所困,寶見愍之,取 歸置巾箱中,食以黃花,百餘日毛羽成,朝去暮還,一 夕三更,寶讀未臥,有黃衣童子向寶再拜曰:「我西王 母使者,使蓬萊,不慎,為鴟梟所搏,君仁愛見拯,實感 盛德。」乃以白環四枚與寶曰:「令君子孫潔白,位登三」 事,當如此環。

《古今注》:漢魏弘為閿鄉嗇夫,夜宿一津,逢故人四顧 荒郊無酒可沽,因以錢投水中,盡夕酣暢,因名「沈釀 川。」

《朝野僉載》:「漢時,鄢縣南門兩扇忽開忽閉,一聲稱鴛, 一聲稱鴦,晨夕開閉,聲聞京師。漢末惡之,令毀其門, 兩扇化為鴛鴦,相隨飛去。後改鄢縣為晏城縣。」 《三輔黃圖》:「未央宮漸臺西有桂宮,中有光明殿,皆金 玉珠璣為簾箔,處處明月珠,金陛玉階,晝夜光明。」 《後漢書光武帝本紀》:「帝每旦視朝,日側迺罷,數引公 卿郎將」講論經理,夜分迺寐,曰:「我自樂此,不為疲也。」 《會稽典錄》:「嚴遵字子陵,建武五年,詔召遵設樂陽明 殿,命宴會,暮留宿。」其夜,客星犯天子宿。

《拾遺記》:郭況,光武皇后之弟也。累金數億,家僮四百 餘人,以黃金為器,工冶之聲,震於都鄙,時人謂郭氏 之室,不雨而雷,言其鑄鍜之聲盛也。庭中起高閣長 廡,置衡石於其上,以稱量珠玉。閣下有藏金窟,列武 士衛之,錯雜寶以飾臺榭,縣明珠於四垂,晝視如星, 夜望如月。里語曰:「洛陽多錢郭氏室,夜月晝星富無」 匹,其寵者皆以玉器盛食,故《東京》謂郭家為「瓊廚金 穴。」況小心畏慎,雖居富勢,閉門優游,未曾干世事為 一之智也。 《後漢書。郅惲傳》:惲為上東城門候。帝嘗出獵,車駕夜 還,惲拒關不開。帝令從者見面於門間,惲曰:「火明遼 遠。」遂不受詔。帝迺迴,從東中門入。明日,惲上書諫,賜 布百匹。

《尹敏傳》:「敏與班彪親善,每相過,輒日旰忘食,夜分不 寢,自以為鍾期、伯牙、莊周、惠施之相得也。」

《拾遺記》:「賈逵年五歲,明慧過人。其姊聞鄰中讀書,旦 夕抱逵隔籬而聽之,逵靜聽不言,姊以為喜。至年十 歲,乃暗誦六經。」

漢明帝月夜宴群臣於照園,大官進櫻桃,以赤瑛為 盤,賜群臣。月下視之,盤與櫻桃一色。群臣皆笑,雲「是 空盤。」

《後漢書廉范傳》:「范遷蜀郡太守,成都民物豐盛,邑宇 逼側,舊制禁民夜作以防火災,而更相隱蔽,燒者日 屬。范乃毀削先令,但嚴使儲水而已。百姓為便,乃歌 之曰:『廉叔度,來何暮?不禁火,民安作,平生無襦今五 褲』。」

《鍾離意傳》:「藥崧者,河內人,天性朴忠,家貧為郎,嘗獨 直臺上,無被枕杫,食糟糠。帝每夜入臺,輒見崧,問其 故,甚嘉之。自此詔大官賜尚書以下朝夕餐給帷被 皂袍及侍史二人。」

《律曆志》:「永元十四年十一月甲寅,詔曰:『告司徒司空, 漏所以節時分,定昏明,昏明長短,起於日去極遠近, 日道周,不可以計率分,當據儀度,下參晷景。今官漏 以計率分昏明九日增減一刻,違失其實,至為疏數 以耦法。太史待詔霍融上言,不與天相應。太常史官 運儀下水官,漏失天者至三刻,以晷景為刻少所違 失,密近有驗。今下晷景漏刻四十八箭立成斧官府 當用者,計吏到班,予四十八箭。文多故魁取二十四 氣日所在,並黃道去極、晷景漏刻、昏明中星刻於下』。」 桓譚《新論》:「博士弟子韓生遭三夜有奇夢,來以問人, 人教晨起廁中祝之。三旦人告以為祝詛,捕治,數日 死。」

《後漢書曹褒傳》:「褒少篤志,博雅疏通,常憾朝廷制度 未備,慕叔孫通漢禮儀,晝夜研精,沉吟專思,寢則懷 抱筆札,行則誦習文書,當其念至,忘所之適。」

《三輔決錄》:「馮豹為尚書郎,每奏事未報,常伏省闥下, 或自昏至明。天子默使人持被覆之。」

《後漢書班固傳》:「肅宗雅好文章,固愈得幸,數入讀書 禁中,或連日繼夜,每行巡狩,輒獻上賦頌。」

《和熹鄧皇后本紀》:後六歲能史書,十二通《詩》《論語》。諸 兄每讀經傳,輒下意難問,志在典籍,不問居家之事母常非之曰:「汝不習女工以供衣服,乃更務學,寧當 舉博士耶?」後重違母言,晝修婦業,暮誦經典,家人號 曰「諸生。」

《李南傳》:太守馬稜坐盜賊事被徵,當詣廷尉,吏民不 寧,南特通謁賀,稜意有恨,謂曰:「太守不德,今將即罪, 而君反相賀邪?」南曰:「旦有善風,明日中時,應有吉問, 故來稱慶。」旦日,稜延望景晏,以為無徵。至晡,乃有驛 使齎詔書原停稜事,南問其遲留之狀,使者曰:「向度 宛陵浦里。」「馬踠足,是以不得速。」稜乃服焉。 《會稽典錄》:女子曹娥者,會稽上虞人,父能弦歌,為巫, 漢安帝二年五月五日,於縣江泝濤迎波,神溺死,不 得屍骸。娥年十四,乃緣江號哭,晝夜不絕聲,七日遂 投江而死。

《後漢書楊震傳》:「震遷荊州刺史,東萊太守,當之郡,道 經昌邑,故所舉荊州茂才王密為昌邑令,謁見,至夜, 懷金十斤以遺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 密曰:『暮夜無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 知』?密愧而出。」

《楊秉傳》:「宦豎之官,本在給使省闥,司昏守夜。」

《劉寵傳》:寵拜會稽太守,簡除煩苛,禁察非法,郡中大 化,徵為將作大匠。山陰縣有五六老叟,人齎百錢以 送寵,曰:「自明府下車以來,狗不夜吠,民不見吏,今聞 當見棄去,故自扶奉送。」寵為人選一大錢受之。 《孟嘗傳》:嘗被徵當還,吏民攀車請之,嘗既不得進,乃 載鄉民船夜遁去。

《拾遺記》:「漢靈帝中平三年,遊於西園,渠中植蓮,大如 蓋,長一丈。南國所獻。其葉夜舒晝卷,一莖有四蓮叢 生,名曰『夜舒荷』。」

《後漢書陳寔傳》:有盜夜入其室,止於樑上。寔陰見,乃 起自整拂,呼命子孫,正色訓之曰:「夫人不可不自勉, 不善之人未必本惡,習以性成,遂至於此,梁上君子 者是矣。」盜大驚,自投於地,稽顙歸罪。寔徐譬之曰:「視 君狀貌,不似惡人,宜深剋己反善,然此當由貧困。」令 遺絹二匹。自是一縣無復盜竊。

《邊韶傳》:韶字孝先,以文學知名,教授數百人。韶口辯, 曾晝日假臥,弟子私嘲之曰:「邊孝先,腹便便,懶讀書, 但欲眠。」韶潛聞之,應時對曰:「邊為姓,孝為字。腹便便, 五經笥,但欲眠,思經事。寐與周公通夢,靜與孔子同 意。」師而可嘲,出何典記?嘲者大慚。韶之才捷,皆此類 也。

《郭泰別傳》:「林宗過薛恭祖,恭祖問曰:『聞足下見袁奉 高,車不停軌,鑾不輟軛,從叔度乃彌日信宿也』。」 《拾遺記》:「任末年十四時,學無常師,或依林木之下,編 茅為菴,削荊為筆,剋樹汁為墨,夜則映星望月,暗則 縛麻蒿以自照。觀書有合意者,題其衣裳,以記其事。」 《月令正義》:蔡邕以星見為夜,日入後三刻,日出前三 刻,皆屬晝。

《蜀志龐統傳》:「潁川司馬徽,清雅有知人鑒。統弱冠往 見徽,徽採桑於樹上坐,統在樹下共語,自晝至夜,徽 甚異之,稱統當為南州人士之冠冕。」

《魏志周宣傳》:「『宣為中郎屬,太史嘗有問宣曰:『吾昨夜 夢見芻狗,其占何也』?宣答曰:『君欲得美食耳』。有頃出 行,果遇豐膳。後又問宣曰:『昨夜復夢見芻狗,何也』?宣 曰:『君欲墮車折腳,宜戒慎之』。頃之,果如宣言。後又問 宣:『昨夜復夢見芻狗,何也』?宣曰:『君家欲失火,當善護 之』。俄遂火起』。又問宣曰:『三夢芻狗,而其占不同,何也』?」 宣曰:「芻狗者,祭神之物,故君始夢當得飲食也。祭祀 既訖,則芻狗為車所轢,故中夢當墮車折腳也。芻狗 既車轢之後,必載以為樵,故後夢憂失火也。」

《管輅傳》:輅過清河倪太守,時天旱,問輅雨期。輅曰:「今 夕當雨。」是日暘燥,晝無形似,府丞及令在坐,咸謂不 然。到鼓一中,星月皆沒,風雲並起,竟成快雨。《輅別 傳》:輅與倪清河相見,既刻雨期,倪猶未信。輅曰:「夫造 化之所以為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十六日壬子直 滿,畢星中已有水氣,水氣之發動於卯辰,此必至之 應也。」倪便留輅。至日向暮,了無雲氣。輅言樹上已有 少女微風,樹間有陰鳥和鳴,又少男風起,眾鳥和翔, 其應至矣。須臾,果有艮風鳴鳥,日未入,東南有山雲 樓起,黃昏之後,雷聲動天,到鼓一中,大雨河傾。 清河王經去官還家,輅與相見。經曰:「近有一怪,大不 喜之,欲煩作卦。」卦成,輅曰:「爻吉,不為怪也。君夜在堂 戶前,有一流光如燕爵者,入居,懷中殷殷有聲,內神 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婦人,覓索餘光。」經大笑曰:「實如 君言。」輅曰:「吉,遷官之徵也,其應行至。」頃之,經為江夏 太守。

《鍾會傳》:「會及壯有才數技藝,而博學精練名理,以夜 續晝,由是獲聲譽。」

《酉陽雜俎》:王肅造逐鼠丸,以銅為之,晝夜自轉。 《拾遺記》:魏文帝所愛美人,姓薛名靈芸,常山人也。文 帝選良家子女以入六宮,靈芸未至京師十里,帝乘

雕玉之輦,以望車徒之盛,嗟曰:「昔者言朝為行雲,暮
考證.svg
為行雨,今非雲非雨,非朝非暮,改靈芸之名曰夜來。」

《酉陽雜俎》:魏明帝時,苑中合歡草,狀如蓍,一株百莖, 晝則眾條扶疏,夜乃合一莖,謂之「神草。」

《拾遺記》:孫亮作綠琉璃屏風,甚薄而瑩澈,每於月下 清夜舒之。常寵四姬,皆振古絕色,一名朝姝,二名麗 居,三名洛珍,四名潔華。使四人坐屏風內,而外望之 了如無隔,惟香氣不通於外。

《吳志步騭傳》:「騭避難江東,單身窮困,與廣陵衛旌同 年相善,俱以種瓜自給,晝勤四體,夜誦經傳。」

《拾遺記》:咸熙二年,宮中夜異獸白色光潔,繞宮而行。 閹官見之,以聞於帝。帝曰:「宮闈幽密,若有異獸,皆非 祥也。」使宦者伺之,果見一白虎子遍房而走,候者以 戈投之,即中左目。比往取視,惟見血在地,不復見虎。 搜檢宮內及諸池,並不見有物。次檢寶庫中,得一玉 虎頭,枕,眼皆傷,血痕尚濕。帝《該古博聞》云:「漢誅梁冀」, 得一玉虎頭枕,雲單池國所獻。檢其額下有篆書字 雲「是帝辛之枕,嘗與妲己同枕之,是殷時遺寶也。」又 按《五帝本紀》云:「帝辛殷代之末,至咸熙,多歷年所,代 代相傳。凡珍寶久則生精靈必神物憑之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識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協議(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