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字学典/第050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学汇编 字学典 第四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理学汇编 第五十卷
理学汇编 字学典 第五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字学典

 第五十卷目录

 草书部纪事二

 草书部杂录

字学典第五十卷

草书部纪事二[编辑]

《宋太宗实录》:太宗尝召书学葛湍,问:徐铉草书如何? 湍曰:“铉留心篆籀,不闻草圣。”上曰:“铉尝见朕书否?”湍 曰:“臣僚非诏赐无由得观。”上喜,于轴中出御草书二 纸,曰:一以赐汝,一以赐铉。

《吴越备史》:宋太宗以武肃王钱镠善于草隶,遣中使 取王草书笔迹。王以风恙,手不能握笔,命将往时所 书绢图草字,遣世子惟浚因中使以进,下诏奖谕。 《宋史李至传》:至进秩吏部,会建秘阁,命兼秘书。上尝 临幸秘阁,出草书千字文为赐,至勒石,上曰:“千字文 乃梁武得破碑锺繇书,命周兴嗣次韵而成,理无足 取。”若有资于教化,莫“《孝经》若也。”乃书以赐至

《吴越钱氏世家》:俶善草书。上一日遣使谓曰:“闻卿善 草圣,可写一二纸进来。”俶即以旧所书绢图上之。诏 书褒美,因赐玉砚金匣一,红绿象牙管笔、龙凤墨、蜀 笺盈丈,纸皆百数。

废王倧长子惟治,历镇国军节度。惟治善草隶,尤好 二王书,尝曰:“心能御手,手能御笔,则法在其中矣。”家 藏书帖图书甚众。太宗知之,尝谓近臣曰:“钱俶儿侄 多工草书。”因命翰林书学贺丕显诣其第,遍取视之, 曰:“诸钱皆效浙僧亚栖之迹,故笔力软弱,独惟治为 工耳。”惟治尝以锺繇、王羲之、唐元宗墨迹凡七轴为 献,优诏褒答。惟治书迹多为人藏秘,晚年虽病废,犹 或挥翰。真宗尝语惟演曰:“朕知惟治工书,然以疾不 欲遣使往取,卿为求数幅进来。”翌日,写圣制诗数十 章以献,赐白金千两。

《墨池编》:“李居简善章草,太宗甚爱之,以赞善大夫直 御书院。是时禁林诏命,笔体丕变,粲然可观。”

《国老谈苑》:真宗在东宫,一日太宗勖令学草书,乃再 拜曰:“臣闻王者事业功侔,日月一照,使隐微尽晓,草 书之迹,诚为秘妙。然达者盖寡,傥临事或误,则罪有 归焉,岂一照之心哉!谨愿罢之。”太宗大喜,顾谓之曰: “他日之英主也。”

桑世昌《和靖先生传》:“林逋善行草书,喜为诗。其语孤 峭澄澹,而未尝自录其槁。或谓曰:‘先生何不录所著 诗以传于后’?逋曰:‘吾终志山林,尚不欲取名于时,况 后世乎’!”

《谈苑》:“释寂照,号圆通大师,日本僧,不通华言,习王右 军书,颇得其笔法。章草特妙,中土能书者亦鲜,及纸 墨尤精。景德三年入贡,上召见,赐紫衣束帛。”

《宣和书谱》:杜衍暮年以草书为得意,与婿苏舜钦论 书,年位虽重,而尺牍必亲作。韩琦尝以诗谢其书云: “因书乞得字数幅,伯英筋骨羲之肤。”

《避暑录话》:杜祁公为监司,及帅在外,文移书判皆作 草字,人不能辩,不敢白,必求能草书者问焉,乃解。 《东轩笔录》:尚书郎周越以书名盛行于天圣、景祐间, 然字法软俗,殊无古气。梅尧臣作诗,务为清切闲谈, 近世诗人鲜及也。皇祐已后,时人作诗尚豪放,甚者 粗俗强恶,遂以成风。苏舜钦喜为健句,草书尤俊快, 尝曰:“我不幸写字为人比周越,作诗为人比梅尧臣。” 良可叹也。

《宋史苏舜钦传》:“舜钦善草书,每酒酣落笔,争为人所 传。及谪死,世尤惜之。”

《苏舜元传》:“舜元为人精悍,任气节,歌诗亦豪健,尤善 草书。舜钦不能及。”

《画墁录》:本朝草圣少得人,知名者苏舜元。舜元之书 不迨舜钦,笔简而意足。其子澥,元丰中为江东提举, 上殿,神宗问:“颇收卿父书否?”对曰:“臣私家有之。”上曰: “可进来。”澥退迫走亲知裒得数帖,上一阅掷地,内侍 辈取之,乃舜元书也。上鉴之精妙如此。

《宋史张士逊传》:“士逊幼子友正,字义祖,杜门不治家 事,居小阁学书,积三十年不辍,遂以书名。神宗评其 草书,为本朝第一。”

《道山清录》:苏子瞻一日在学士院闲坐,忽命左右取 纸笔,写“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两句,大书,小楷,行 草书,凡写七八纸,掷笔太息曰:“好好!”散其纸于左右 给事。

《冷斋夜话》:王荣老欲渡江,七日风作,不得济。父老曰: “公箧中必蓄宝物,江神极灵,当献之。”荣老顾无所有, 惟玉麈尾即献之,风如故。又以端砚献之,风愈作。又 以宣包、虎帐献之,皆不验。夜卧念曰:“有黄鲁直草书扇头、韦应物诗”,持以献之。香火未收,天水相照,南风 徐来,一饷而济。

《东坡诗注》:“石苍舒,字才美,京兆人。善行草,人谓得草 书三昧。尝为丞相吕公微仲所荐,不达而卒。”

《鸡肋集》:“晁端中十岁能为古诗,草圣奇异。”

《梁溪集》:“钱勰,吴越武肃王五世孙。工行草书,有魏、晋 人笔法。尝自爱重,未尝辄以与人。”

《书史会要》:“葛珣字叔宝,绍圣间,长于草书。”

《东城集》:“柳瑾字子玉,善作诗及行草书。”

《老学庵笔记》:徽宗尝乘轻舟泛曲江,有宫嫔持宝扇 乞书者,上揽笔亟即作草书一联云:“渚莲参法驾,沙 鸟犯钩陈。”俄复取笔涂去“犯钩陈”三字,曰:“此非佳话。” 此联实李商隐陈宫诗,亦不祥也。李耕道云。

《清波杂志》:宋徽宗尝命米芾以两韵诗草书御屏,次 韵乃押“中”字,行笔自上至下,其直如线。上称赏曰:“名 下无虚士。”芾即取所用砚入怀,墨汁淋漓,奏曰:“砚经 臣下用,不敢复进御,臣敢拜赐。”又一日回人书,亲旧 有密于窗隙窥其写至,芾再拜,即放笔于案,整襟端 下两拜。

《冷斋夜话》:张丞相好草书而不工,当时流辈皆讥笑 之,丞相自若也。一日得句,索笔疾书,满纸龙蛇飞动。 使侄录之,当波险处,侄罔然而止,执所书问曰:“此何 字也?”丞相熟视久之,亦自不识。诟其侄曰:“胡不早问, 致予忘之。”

《书史会要》:“刘次庄字中叟,崇宁中为御史,有书名。工 正、行草,卜筑于淦水之滨,东山之麓,所谓戏鱼堂是 也。临摹古帖,最得其真。凡草圣不可读者,以小楷译 之。张舜民评其书,谓如红莲新折,润之以风雨。 赵令穰游心经史,戏弄翰墨,尤工草书。尝作小草,如 聚蚊虻,如撮针铁,笔遒而法足,观之使人目力茫然, 诚可”喜也。

《泉州志》:“刘涛工诗及草书,苏轼尝跋其书,奇逸多才, 中有所得,不能自已,因以适性为乐耳。徽庙召入禁 中,值大雪,令草书雪诗,因问:‘卿字孰师’?对曰:‘臣无师。 不称旨而退。晚年困踬,读书灵泉院,自号灵泉山人’。” 《至元嘉禾志》:“王升字逸老,汴人,草圣奇伟。南渡后,寓 居嘉禾羔羊里。时上留神翰墨,召对蒙眷,官至正使。” 《书史会要》:“郑谌,字本,然草书有𧦬光之遗则。” 程嗣昌少喜学书,自谓独得古人用笔之妙,尝评近 代能书者曰:“苏才翁笔势迟怯,蔡君谟但能模学前 人点画,及能草字而已。周子发妙出前辈,至于草书, 殊未得自悟之意。古人自悟者,惟张旭与余而已。” 《古今碑帖考》:宋米芾《游金山龙游寺题名》后有翟静 叔题跋草书二行。

米芾《书史》:“赵仲忽,宗室也,能草书。”

《宋中兴纪事本末》:高宗以御书真草《孝经》赐秦桧。绍 兴九年,桧请刻之金石,以传于后。上曰:“世人以十八 章童蒙书,不知圣人精微之学皆出乎此。朕因学草 圣,遂以赐卿,岂足传后?”桧再三请,乃从之。

《书史会要》:“释净师,住杭州临平广严院,善草圣,圆熟 有法。绍兴初,被召作草书,首书‘名花倾国两相欢’,帝 不悦,赐罢。”今钱塘人家所收,称“王逸老合作者,皆其 书也。”

《渭南集》:“姚平仲世为西陲大将,年十八与夏人战灭 厎河,斩获甚众。钦宗召对福宁殿,许以殊赏。平仲请 斫营擒帅以献,功不成,遂乘青驴亡命奔蜀,至青城 山,复入大面山,得石穴以居。朝廷数下诏物色,求之 弗得。乾道、淳熙间,始出至丈人观道院,年八十馀,紫 髯郁然,长数尺,面奕奕有光。为人作草书,颇奇伟。” 何基《北山文集附录》:“叶闾号秋台,金华人。草法类小 王,劲洁可爱。”

《武夷山志》:“白玉蟾天资聪敏,髫龄时背诵九经。十岁 来广城应童子科,遇泥丸真人陈翠虚,携入罗浮山, 遍游名山。善草书,有龙翔凤翥之势,封紫清明道真 人。嘉定末,诏征赴阙,对御称旨,命馆太乙宫。一日不 知所在。”

唐顺之《左编》:“白玉蟾生于海南,自号海琼子,或号海 南翁,或号琼山道人,或号蠙庵,或号武夷散人,或号 神霄散吏。蓬头跣足,一衲弊甚而神清气爽。喜饮酒, 不见其醉。出言成章,文不加点。随身无片纸,落笔满 四万大字草书,视之若龙蛇飞动。”

《书史会要》:“郑侨字惠叔,兴化人也。善行草,著《书衡》三 篇。”

画继“王逸民”,永康导江人。学山谷草书。

杜本谷《音熊》。与和性介澹,无妻,不食肉,通经史百氏 之书。布衣草屦,遨游名山,尢嗜弹琴,草书。

《遂昌杂录》:“释温日观,居葛岭玛瑙寺,人但知其画蒲 萄,不知其善书也。世传蒲萄多赝,其真者枝叶须梗 皆草书法也。”

画继方氏,桐庐人。陈晖经略子妇,临《兰亭》,并自作草 书,俱可观《金史赵沨传》:“沨,大定二十二年进士,仕至礼部郎中。 性冲淡,学道有所得。尢工书,自号黄山。”赵秉文云:“沨 之正书,体兼颜、苏,行草备诸家体。其超放又似杨凝 式,当处苏、黄伯仲间。党怀英小篆,李阳冰以来鲜有 及者,时人以沨配之,号曰党、赵。”

《赵秉文传》:“秉文自幼至老,未尝一日废书。文长于辨 析,小诗精绝,字画则草书尤遒劲。”

《麻九畴传》:“九畴七岁能草书,作大字有及数尺者,一 时目为神童。章宗召见,大奇之,入太学,有文名。已而 隐居,不为科举计。赵秉文连章荐之,特赐卢亚榜进 士第,俄迁应奉翰林文字。”

《选举志》:“刘住儿年十一岁能诗赋,诵大小六经,所书 行草颇有法。章宗召至内殿,试《凤凰来仪》赋、《鱼在藻》 诗,又赋旱诗,赐本科出身,令肄业太学。”

《书史会要》:“张天锡号锦溪老人,真字得柳诚悬法,草 师晋、宋,亦善大字。道陵诸殿宇扁皆其所题,有《草书 韵会》行于世。”

《郝陵川文集》:“郝天祐隐居鲁山,作古文歌诗,尤玩意 书法,能作丈馀草楷。尝言:‘大字虽大而小,小字虽小 而大。正书须有草意,草书须有正笔’。”其论书如此。 《元史·康里巎巎传》:巎巎博通群书,善真行草书,识者 谓得晋人笔意。单牍片纸,人争宝之。

《书史会要》:“赵奕隐居不仕,日以诗酒自娱,工真行草 书,其合作可与魏公乱真。”

《书画史》:“鲜于伯机草书昌黎《琴操》四章及《秋兴》十一 首,其真迹后题云:‘为国宝先辈书’。国宝书法臻妙,家 藏秘迹甚奇,恶札何足以污几案,爱忘其丑,长者事 也。”

《书史会要》:“章德懋与赵魏公同时,专学公草书,每与 公代笔,以应求者之责。”

《元史揭傒斯传》:“傒斯早有文名。延祐初,授翰林国史 院编修官。元统初,升集贤学士。善楷书、行草,朝廷大 典册,及元勋茂德当得铭辞者,必以命焉。”

《书史会要》:“高翼,字茂之。正行草书皆从晋、宋规矩中 来,但以不知六书偏傍,时作谬字,为识者所鄙耳。 程君宝,泺源人,草书有颠素之体。”

《蒋惠》,字季和,博学多通,机敏有干,行草师鲜于太常, 多晋人气格。

唐志大,字伯刚,如皋人。多蓄古法书、名画、行草,落笔 峻激,略无滞思。

葛万庆,庐山人,居越中,号“越台洞主。”能为诗,务出人 不道语。善草书,酒酣落笔,愈得其妙。

《山西通志》:“王得贞,至正间为怀庆路总管,攻诗有声, 书得草圣之妙。”

黄渊四如先生文槁林春山,号漫翁,著《草韵》清臞峭 劲,精密妙巧,盘旋回斡,字字中度。

《松江府志》:“洪恕字主敬,金华人。元末避兵居松江。能 诗,善行草书,以讲授终。”

《书画史》:“杨维桢,会稽人,避地富春山,徙钱塘。张士诚 累招之不往。行草书虽未合格,然自清劲可喜。 周霆震《石初集》:张梅间,出刘桂隐先生之门。工吟咏, 尤善行草书。”

《篁墩集》:徐恢祖,常熟人。至正末,尝集乡兵捍闾里,里 人赖之。别号“春轩”,工草书。

《吴中人物志》:“朱燧字子新,励志苦节,工为诗词,尤善 行草,肆情山水,遇酒辄醉。侨居笠泽之滨,后不知所 终。”

《湖广通志》:“颜耕道,平江人。博古,工于诗,尤善草书。隐 居以诗自娱,筑室黄山,号林泉野老。”

《俟庵集》:“真人薛元卿早工于诗,四方传诵,风日清美, 辄赋诗为行草书。”

《书史会要》:“内臣张仲寿,行草宗羲、献,甚有典则。 天师张与材,别号广微子,作大字有法,草书亦佳。 真人丘处机号长春,行、草宗黄山谷。”

《道园学古录》:“释至温博记多闻,论辨无碍,百家诸子 之言,多所涉猎。又善草书,有颠、素之遗法。太保刘文 贞公荐至温可大用,召见,将授以官,弗受,锡号曰‘佛 国普安大禅师’。”

《六研斋三笔》:“释诚道元喜作狂草,所书《吴江长桥歌》 一首,极雄宕可喜。”

《云烟过眼续录》:“杨元诚家所藏押龙,盖宣和内物也, 其字皆章草。”

高启《南宫生传》:“宋克博涉书传,少任侠。久之,稍厌事, 阖门寡将迎,素工草隶。逼锺王,患求者众,遂自閟,徙 家南宫里,故自号南宫生。”

《名山藏》:“宋广,字昌裔,仕沔阳同知,善草书。”

《杭州府志》:“俞和冲澹安恬,隐居不仕,能诗,喜书翰。早 年得见赵文敏运笔之法,临晋、唐诸帖甚多,行、草逼 真。文敏好事者得其书,每用赵款识,仓卒莫能辨。” 宋濂《学士集》:“吴履,兰溪人,俊迈有奇材,通诸史愿,学 司马迁、班固。最好书,尤工行草,得之者藏弆为荣。国初为南康丞。”

《绍兴府志》:“张员左目无瞳子,自称左瞽,善草书。洪武 初,辟为开化教谕。”

《昆山志》:“王时博学好古,精于篆隶章草,用意深密,凡 六书源委,靡不择究,深为卢熊之所称美。”

《书史会要》:“周砥字履道,姑苏人。性宇闲静,学艺淹贯, 行草书运笔分行匀稳。”

《金钝》,字汝砺。官至中书舍人。精楷书章草。

《万载县志》:“胡泰,洪之南昌人,善真草书,能文。洪武初, 寓居万载县之涂泉。”

《湖广总志》:“吴存,南昌人。洪武初领乡荐,历湖广参政。 有才名,善吟咏,长于草书。”

《开国臣传》:“张翼,字飞卿,作行草书,凤舞鸾翔,人以为 不可及。”

《嘉善县志》:“岳彦高,太祖时为云阳令,免官,流落江湖, 因家武塘,精怀素草书。”

顾孝渊以“孝友”称,善草书,宗雪樵,后从事藩府,以诖 误迁文安。

《列朝诗集小传》:“镏恕,洪武间为福建某驿丞,归隐越 山之西,喜为古文及篆隶章草。”

吴植以处士征授藤州知州,别号“白玉壶”,善草书。 《松江府志》:“徐彦裕工草书,善骑射。”

《书史会要》:“许鸣鹤受业詹孟举,行草沉着可爱。” 《太仓州志》:“陆仁明经好古,以诗名于时,复工字学,楷 书草书皆矜贵。”

《逊志斋集》:方孝孺《默山精舍记》云:“余年十七八,侍先 君守济宁。寿昌胡君朝翰自太学来,分教鲁诸生。能 为诗,执笔作行草书,蜿蜒满纸,余私敬爱之。”

《列卿记》:“胡广,吉水人。建文初,以进士廷试称旨,擢第 一。文皇履极,遂进侍讲。为文援笔立就。尤工书法,行 草之妙,独步一时。”

《松江府志》:“沈粲善真草书,尤长于诗。自中书舍人累 官大理少卿。自号简庵。”

《福州府志》:“陈辉工诗,善鼓琴,草书学怀素老,而笔力 尤劲。解缙雅推服之。”

《书史会要》:“黄卓,江夏人,永乐辛丑进士。善草书,亦善 章草。”

张顺,江西奉新人。永乐中累官国子监丞。学者称为 “诚斋先生。”工草书,入妙品。

胡正,庐陵人。官御史。草书用笔如篆。

徐𤊹榕阴新检陈廉,善草书,学张长史,晚居黄山,构 醉墨堂,自号“雪蓬散人。”

《福州府志》:“王建中草书学陈廉,声价重一时。”

《宁波府志》:“孙玉,洪武中,其父为人所诬,械送京师,卒 于道。玉年十二,即匍匐返榇归葬。及长,受徒养母,力 学不懈。工诗善草书。尝举贤良方正,不就。又以明经 荐,亦不就。”

《闽书》:“林铭工诗文,草书,琴尤精,尝与王恭高”《往来》 自号“琴乐子。”有琴歌赠之。 《东里续集》:“尹升,武昌人。尝为千户。为人慷慨豁达,有 侠气,好草书,明四声等字之学。喜宾客,尤喜接儒者。 所居直黄鹤楼之北,面大别山,据武昌胜处,作小亭 其中,亭中嘉客无虚日。”

《吾学编》:“曾棨,永乐二年进士。宣宗时为少詹事。工书 法,草书雄放,有晋人风。自解胡后,独步当世。”

《湖广通志》:“徐明善工诗文,善草书。宣德中,以明经举 本学训导,杨文贞公荐,知钧州。”

《列朝诗集小传》:“沈愚以诗名,与刘溥诸人称十才子。 善行草,晓音律,诗馀乐府,传播人口。或劝之仕,曰:‘吾 非笼络中物也’。敛迹不出,业医授徒,以终其身。” 《闽书》:“王锡,长乐人,工草书,号醉樵。”

《吴中人物志》:“谢克铭,太仓人。宣德间,以草书驰名。” 《书史会要》:“王一宁,永乐十六年进士,授工部主事,改 翰林修撰。正统时入内阁,草书深得怀素自叙法。” 《兴化县志》:“徐叔砺善诗,能草书。正统间荐于朝,不起, 遂终身焉。”

《吕文懿文集》:“陈询工于草书,兴至辄挥洒,求者恒接 踵焉。”

《名山藏》:何观,晋江人。景帝初为中书舍人,谪九溪卫 经历,知象山县,致仕归。善草书,嫁女无以为奁,与书 一簏,隐迹古元山中,不关俗务,乡人高焉。

王世贞《吴中往哲像赞》:“徐有功举进士,改庶吉士,授 编修。后迎太上皇复辟,进兵部尚书,封武功伯。于书 少所不窥,能歌诗,善行草,得长沙怀素、米襄阳风。” 《鄱阳县志》:“丘霁,鄱阳人,天顺丁丑进士,能诗文,工怀 素草法,负才子名。”

《闽书》:“洪昌,晋江人。为常州府学训导。经学纯正,议论 雅古,长诗文,善草书。”

《水东日记》:“章瑾,华亭人,宋庄敏公之后。能诗,善草。书 学二王,而硬健骨立,自成一家。”

《开国臣传》:“沐琮,号东山居士,成化乙酉嗣爵。善草书歌诗乐府,瑰丽可观。”

湛若水《甘泉文集》:“庄昶号定山居士,江浦人,成化丙 戌进士。白沙先生曰:‘定山草书,迥然自成一家’。” 《震泽集》:“张弼字汝弼,成化丙戌进士,出守南安,为文 自立一家。言诗多警句,往往为人传诵。其草书尤多 自得,酒酣兴发,顷刻数十纸,疾如风雨,矫如龙蛇,欹 如堕石,瘦如枯藤,狂书醉墨,流落人间,虽海外之国, 皆购”其迹,世以为“颠、张”复出也。

《云间志略》:“张骏,华亭人。工书法、行、草入妙,与东海齐 名,时号二张。”

钱溥《松云姚处士志铭》:“姚黼自号松云,博涉书史,工 草书,尤善五七言诗,筑至数楹,中列古彝鼎器、金石 遗文,法书名画,优游自乐,人皆以可闲先生称之。” 《震泽集》:“李承箕,成化中领乡举,不肯会试,往见陈白 沙,久之归日端坐一室,客至,相与剧饮赋诗,醉起书 之,札草濡墨,斜斜整整,无不如意。”

《分省人物考》:“杨茂元,鄞人,成化五年进士。工篆隶草 书,字画遒劲。匪特擅临池之功,抑亦正毅之气,随寓 而见也。”

《云间志略》:“曹时中,华亭人。登成化进士。喜为怀素草 书,竟日不倦。”

《半江集》小传:“赵宽世居吴江之雪滩,因号半江。为文 雄浑秀整,行草亦清润。”

《闽书》:“陈㷆性豪宕疏旷,工诗,善行草。达宦贵人求不 能得,至具酒脯属田父野叟,反得之,自号栖云叟。” 《杭州府志》:“孙适号东岩老人,隐居甘泉里,有诗名,善 行草。”

《汀州府志》:“廖辅,长汀人。弘治二年贡,知寿州。善诗,工 草书,有张东海笔意,为时所珍。董宣赠以歌云:‘寿州 草书天下雄,翰林风月罗心胸。笔锋清劲夺天巧,造 化到此全无功’。”

《云间志略》:“张弘至,东海翁季子。草书得三昧法,有父 风,时比之芝、旭、羲、献。”

《书史会要》:“张其湜弼孙弘至子,善诗草书有祖风。 詹仲和生弘治间,行、草法赵文敏,一点一画,必有祖 述。自云:刻意书学五十馀年,心记腹画,方悟旨趣。尝 以子昂款识落之,识者卒不能辨。”

《青浦县志》:“张元澄,字静夫,号东山,以能书荐,诏修《孝 庙实录》,入中书,寻补南昌倅。楷书逼二沈,草法怀素, 与东海并驱。时有‘安南太守南昌倅,东海东山配两 翁’之句。”

《列朝诗集小传》:“王佐自号古直老人,喜草书,游京师, 客公卿间。李西涯作《王古直传》,又赠诗曰:‘长安信脚 自来往,醉醒不信东君谁’。其风度可知也。”

《闽书》:“李璧自号介石,晋江人。教授乡里。工诗辞,尤善 行草,笔力遒劲,若老干枯藤,深得宋翼字法。”

《吴中往哲像赞文》,“彭待诏征明子也。少承家学,善真 行草书,尤工草隶,咄咄逼其父。”

《书史会要》:“华爱,栎阳人。正德时官桂林守。精于书法, 尤工羲、献行、草,评者谓其遒劲美泽,变化若风云,翱 翔若龙凤。”

《徐文长集》:“司马伯通,弘正间杰士也。草书仿《圣母帖》, 仕业亦豪俊,其诗多清豁。”

《杨文恪公集》:“陶楷,秀水人。平生购奇书,蓄名画甚富。 吟诗作文,思致隽永,真草书得古人笔意。”

《松江府志》:“董宜阳屡试不第,遂弃举子业,专攻诗古 文词楷书法虞永兴,行草法僧智永、顾司寇璘文,文 待诏征明、许奉常谷皆推奖之。”

《徽州府志》:“吴楚善草书,制墨得李廷圭遗法。文待诏 尝记其墨法为神品。”

《杭州府志》:“徐江山,正德辛未进士,官尚宝卿。工真草 法。世宗爱其书,御制诗文必命江山书之。”

《詹氏小辨》:“苏若川,休宁人。受笔法于文待诏及南禺 外史,其书得外史为多。草书临二王,清洒可爱。” 《松江府志》:“沈凤峰恺善草书,当兴豪落笔,顷刻数十 行。公自谓学书最晚,依骤古法。今观其字体,不束于 法,自成一家。”

《王文肃公集》:“王问擢广东按察佥事,行至桐江,徘徊 不欲去,赋诗十二章,投劾而归。筑亭于湖滨宝界山, 焚香读《易》,兴至则为诗文,或行草书数纸,用自娱说。 人称其书类米芾,又类黄涪翁。”

《松江府志》:“莫如忠,嘉靖戊戌进士,累官浙江布政。书 法以二王为宗,尤工草书,势若龙蟠虎卧。”

《书史会要》:“马一龙作字,悬腕运肘,落管如飞,顷刻满 幅,自谓怀素。后一人。评者谓其奇怪,书法一大变。” 《江宁府志》:“胡汝嘉隶书师锺元常,草书师张伯英。崔 子玉尝取三人书在阁帖者,从宋榻本手摹刻之。” 《闽书》:“梁怀仁生而慧绝,周岁识字,三岁诵书,四岁善 草书吟诗,子史经传无不能读。十六贡礼部,二十登 嘉靖”己丑进士。奉命赐归。娶授南吏部验封主事。居 三月死,年二十三李维祯《大泌山人集》:朱致槻,益阳王宠淄季子也,封 镇国将军。览涉书史,善为章草。

《书史会要》:“朱拱枘,瑞昌王孙,封奉国将军。嘉靖时,上 《大礼颂》一章,赐敕褒奖。行、草得晦翁体,名重一时。” “朱多𤏳,拱枘从子,封镇尉。博雅好修,以辞赋名。草书 宗孙虔礼,笔法茂美。”

《陶歇庵集》:徐渭为邑诸生,胡少保宗宪督师浙江,招 致幕府,管书记、行、草书,精伟奇杰。尝言:“吾书第一,诗 二,文三,画四。识者许之。”

《云南通志》:“曹学字行之,号太狂,蜀人。嘉靖初,客游滇 西。性豪放,能诗,草书遒劲。性嗜酒,居榆之中和峰,日 系钱与壶于驴之背,遣入城市,酒人知为曹之驴也, 取钱贮酒,复遣而归。后同杨慎寓居蒙”

《荆川文集》:“唐世美号月楼,武进人。草书穷极奇变,开 辟闪缩,上逼怀素。诗歌有唐人风。嘉靖中,年七十馀, 诏赐冠带。”

《山东通志》:“苏洲,杞县人。幼落魄江湖,嘉靖中寓居章 丘。工琴,善草书。”

《弇州山人槁》“张逊业”,字有功,永嘉人。张文忠公敬孚 子。以恩入太学,官至太仆寺丞。诗歌宏丽,又能纵笔 为行草书。

《镇江府志》:“韦椿,丹徒人。究心理学,无复宦情。工于诗, 善行草。初师索靖,后更学眉山考亭。”

《孟有涯集》:成希召,山阴人。三岁即能诵古人诗,五六 岁渐及书史。属文尚奇古,工草书,善鼓琴,刑名术数 无不通晓。年十四卒。

《松江府志》:“顾从义性好石,尝得米元章研,山而宝之, 遂以为号。肃皇帝诏选善书者入殿直,应试称旨,拜 中书舍人,直文华殿,擢大理评事。楷书逼锺尚书,行、 草宗右军父子。”

《海盐图经》:“王文祯,善行草,挟诗卷游齐、鲁间,老为衡 府记室。”

《无锡县志》:“吴三畏能诗,工作《怀素草书》,荐授武英殿 中书,尝作《锡山遗响》十二卷。”

《松江府志》:“张德让为郡诸生,好吟咏,工真草。书宗李 北海,师陆文裕公,悉授以秘诀,遂成名笔。莫方伯中 江亦推重焉。后跂足作《病鹤赋》以自况。”

《名山藏》:卓晚春,莆田人,生嘉靖间,自号无仙子,亦曰 上阳子,人呼为小仙。幼孤行乞言休咎事皆奇中。初 不识字,十四能诗,十六善草书。唐顺之作《小仙草书 歌》,有“瑰璚东海黄公符,苍古太庙姬王瑑,藤缠老树 千尺挂,鹰攫寒厓百鸟懦”之句。 叶向高《苍霞草》。郑梦祯,福清人,隆庆庚午举于乡,酷 爱草书,学怀素,大得神解。

五石匏:万历神宗皇帝序。《草韵辨体》一书,颇备古今 翰墨之变。又御书金折扇赐诸宫人。

《列朝诗集小传》:“张民表性嗜古文词,藏书数万卷,手 自点定。喜饮及草书,饮少许即颓然挥洒,放笔如有 神助。”

《书史会要》:“米万锺性好石,人谓无南宫之颠,而有其 癖,号为友石先生。行草得南宫家法,与华亭董太史 齐名,时有南董北米之誉。”

《藩献记》:“朱多煴瑞昌,荣安王曾孙也。行草得锺、王书 法,亦自珍惜之。每一纸出,好事者重价购去,比之《兰 亭、禊帖》”云。

《书史会要》:“朱多炡,弋阳王孙。诗才警敏,行草宗米南 宫,杂以古字,自成一体。”

罗治《十二故人传》,“朱谋埩,瑞昌王之枝孙。雅好草书, 远宗怀素,近法张东海。间用淡墨枯笔出己意,迫视 之,若云篆烟书,口噤不能读。”

《草诀辨疑序》:“范文明娴诗赋,攻六书,著《草诀辨疑》, 《弇州续槁》:周芝山年八十,两目俱枯,令人以手拟笔, 即纵意为之,出入双井。襄阳风骨伟然。”

《延平府志》:“李坤,将乐人。年少不羁,傲倪物表。工诗,善 草法。文寿承并有佳致。”

《澹园续集》:“汪钛世居新安之双溪,壮游太学,交多名 士,工诗赋草书,所至以觞咏自娱。”

《翠橘堂笺臆》:“陆长庚,万历间人,善草书。”

《吴县志》:“朱应佐工诗,善真草书,与朱鹭、赵宧光辈相 唱和,纵游佳山水间。”

《五石瓠》,崇祯皇帝草书,秀润娟好。自题“视民如伤,望 道未见”八字于便殿。

《湖广通志》:“王一翥,黄冈人。天启时,游京师,魏珰欲邀 为记室,一夕遁归。崇祯庚午举于乡,后隐庐山智林。 能诗,善真草书。”

毛晋明《僧弘秀集》:释无辨攻诗文,尝立就善化寺记 数千言,洒翰作草书,镂诸乐石,龙掀凤舞。人称之曰: “诗禅草圣

草书部杂录[编辑]

《蔡忠惠公集》,每落笔为飞草书,但觉烟云龙蛇,随手 转运,奔腾上下,殊可骇也。静而观之,神情欢欣可喜 耳。

《东坡集》:“余学草书凡十年,终未得古人用笔相传之 法。后因见道上斗蛇,遂得其妙,乃知颠、素之各有所 悟,然后至于此耳。”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草书虽是积学乃成,然要是 出于欲速。古人云“匆匆不及草书”,此语非是。若匆匆 不及,乃是平时亦有意于学,此弊之极,遂至于周越 仲翼,无足怪者。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 人,是一快也。

《东坡志林》:“古人书法,皆有所自。张长史言观舞剑器 而得神”,雷大简言“听江声而笔法进”,文与可亦言“见 蛇斗而草书长”,殆非诬也。

张长史见担夫与公主争路,而得草书之气,欲学长 史书,便曰:“就担夫求之,岂可得哉!”

《山谷文集》草书妙处,须学者自得,然学久乃当知之。 墨池笔冢,非传者,妄也。

幼安弟喜作草,求法于老夫。“老夫之书,本无法也。但 观世间万缘,如蚊蚋聚散,未尝一事横于胸中,故不 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则已,亦不计较工拙,与人之 品藻讥弹。譬如木人舞中节拍,人叹其工,舞罢则又 萧然矣。”幼安然吾言乎?

余寓居开元寺之“怡偲堂”,坐见江山,每于此中作草, 似得江山之助,然颠长史、狂僧皆倚酒而通神入妙。 余不饮酒忽五十年,虽欲善其事,而器不利,行笔处 时时蹇蹶,计遂不得复如醉时书也。

余学草书三十馀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 俗气不脱,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 其后又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 《张南轩文集》,“草书不必近代有之,必自笔札已来便 有之,但写得不谨,便成草书。其传已久,只是法备于 右军,附以己书为说。既有草书,则经中之字传写失” 其真者多矣。以此诗书之中字尽有不可通者。 《姑溪集》:“家贫不办素食,事忙不及草书”,此特一时之 语耳。正不暇则行,行不暇则草,盖理之常也。间有蔽 于不及之语,而特于草字行笔,故为迟缓,从而加驰 骋,以遂其蔽,久之虽欲稍急,不复可得。今法帖二王 部中,多告哀问疾,家私往还之书,方其作时,亦可谓 迫矣,胡不正而反草何邪?此其据也。然非所造直与 神遇,则安能至是?亦足以自成一家而名于世也。 《广川书跋》:“书法相传至张颠后,鲁公得尽于楷,怀素 得尽于草,故鲁公谓素以狂继颠。”

欲见草书,漫漫落落,宜得精毫。而兖切柔皮笔委曲宛 转,不叛散者,纸当得滑密,不黏污者,墨又须多胶。绀 黝者如逸豫之馀,手调适而意佳娱,正可以小展 翰墨。志草书之法,昔人用以趣急速而务简易,删难 省繁,损复为单,诚非仓史之迹。但习书之馀,以精神 之运,识思超妙,使点画不失真为尚。

昔人论草书,谓张伯英以一笔书之,行断则再连续 蟠屈,拏攫飞动,自然筋骨心手相应,所以牵情运用, 略无留碍。故誉者云:“应指宣事,如矢发机,霆不暇击, 电不及飞。”皆造极而言,创始之意也。后世云“忙不及 草”者,岂草之本旨哉?正须翰动若驰,落纸云烟方佳 耳。

《道园学古录》:“昔之为草书者,结体有疏密,用笔有工 拙,波磔不同,形势亦异。譬诸人之耳目口鼻之形虽 同而神气不一,衣冠带履之具同制而容止则殊。朝 廷有大朝会,百官咸在,品秩同等,班序同列,而人则 杂然前陈矣。善相人者,乃能于是乎有所择焉。” 《困学斋杂录》:“草书把笔,离纸三寸,取其指宽掌平虚, 腕法”圆转,则飘纵之体,自可出绝耳。

暖妹由笔章草在世无人学,故无人知其法,解散隶 体,粗书之,亦自一种,与大小篆、真草等并列。世有《急 就章》刻本真、行二行,要是解释其字耳。说者遂谓真 字章草,宁复有真篆字、真隶字耶?故宋仲温亦以章 草体作真书,所以为一大变也。

《云丘子集》草不若楷之正,楷不若篆之纯。然而草虽 非古,众体可兼。若庄以存正,纵以出奇,潇散处有涵 畜者,在浑厚中有精华者,著驰不失范矣。若简不知 检,旷而无归,与夫乱古而作,皆书之蠹也。

《丹铅总录》:《草书百韵歌》,乃宋人编成,以示学者,托名 于羲之。近有庸中书取以刻石,而一巨公序之,信以 为然。有自京师来滇,持以问余曰:“此羲之《草韵》也。”余 戏之曰:“夫字莫高于羲之,自作《草书百韵歌》,奇矣。又 如诗莫高于杜子美,子美有《诗学大成》;经书出于孔 子,孔子有《四书活套》,若求得二书,与此为三绝矣。”其 人愕然曰:“孔子岂有《四书活套》乎?”余曰:“孔子既无《四 书活套》,羲之岂有《草书百韵》乎?”其人始悟。信乎伪物 易售,信货难市也蔡君谟在杭日,坐有客曰:“隋世称丁真永草,永乃知 名。丁何人也?”蔡云:道护岂其人耶?《法书要录》:丁觇与 智永同时,善隶书,世称丁真永草,非道护也。君谟误 矣。

草书《心经》,唐附马郑万钧所书,张说有序,见《唐文粹》。 今陕西碑林有此石刻,或以为右军书,非也。

《日知录》:褚先生《补史记三王世家》曰:“至其次序分绝, 文字之上下,简之参差长短皆有意,人莫之能知。谨 论次其真草诏书,编于左方。”是则褚先生亲见简策 之文,而孝武时诏即已用草书也。《魏志刘廙传》:“转五 官,将文学,文帝器之,令廙通草书。”则汉魏之间笺启 之文,有用草书者矣。故草书之可通于章奏者,谓之 《章草》。

《云麓漫钞》言,宣和中,陕右人发地得木简,字皆章草, 乃永初二年《发夫讨叛羌檄》。《米元章帖》言“章草乃章 奏之章。”今考之,既用于檄,则理容概施于章奏。盖小 学家流,自古以降,日趋于简便,故大篆变小篆,小篆 变隶。比其久也,复以隶为繁,则章奏文移,悉以章草 从事,亦自然之势。故虽曰草,而隶笔仍在,良繇去隶 未远故也。右军作草,犹是其典刑,故不胜为冗笔。逮 张旭、怀素辈出,则此法扫地矣。

北齐赵仲将,学涉群书,善草隶,虽与弟书,字皆楷正, 云:“草不可不解,若施之于人,似相轻易。若与当家中 卑幼,又恐其疑”,是以必须隶笔。唐席豫性谨,虽与子 弟书疏及吏曹簿领,未尝草书。谓人曰:“不敬他人,是 自不敬也。”或曰:“此事甚细,卿何介意?”豫曰:“细犹不谨, 而况巨耶。”柳仲郢手钞《九经》《三史》,下及魏、晋、南北诸 “史,皆楷小精真,无行字。”宋刘安世终身不作草字,书, 尺牍未尝使人代。张观平生书,必为楷字,无一行草 类其为人,古人之谨重如此。《旧唐书》:“王君廓为幽州 都督,李元道为长史。君廓入朝,元道附书与其从甥 房元龄。君廓私发之,不识草字,疑其谋己,惧而奔叛, 元道坐流嶲州。”夫草书之衅,乃至是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且经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