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第252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经济汇编 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二百五十二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二卷目录

 棺椁部汇考

  易经系辞下传

  礼记檀弓 丧大记

  释名释丧制

  说文棺榇柜槥

  汉制考

  葬度合棺

  本草纲目古榇板集解 主治 附方

 棺椁部纪事

 棺椁部杂录

 棺椁部外编

 溺器部汇考

  周礼天官

  芸窗私志虎子

 溺器部纪事

 溺器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五十二卷

棺椁部汇考[编辑]

易经[编辑]

《系辞下传》
[编辑]

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 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盖取诸大过。

本义送死大事,而过于厚。大全南轩张氏曰:“君子不以天下俭其亲,于此而过,无害也。” 丹阳都氏曰:“杵臼棺椁,所以使民养生送死无憾,所以依于人者过厚也。然养生不足以当大事,故取《小过》之义而已。送死足以当大事,故取《大过》之义焉。” 合沙郑氏曰:“《大壮》外震,震动也,风雨飘摇之象。《大过》内巽,巽入也,殡葬入土之象。”

礼记[编辑]

《檀弓》
[编辑]

有虞氏瓦棺,夏后氏堲周。殷人棺椁,周人墙置翣。

陈注瓦棺,始不衣薪也。堲周或谓之土周。堲者,火之馀烬,盖治土为砖,而四周于棺之坎也。殷世始为棺椁,周人又为饰棺之具,盖弥文矣。墙柳,衣也。柳者,聚也,诸饰之所聚也。以此障柩,犹垣墙之障家,故谓之“墙翣”,如扇之状。有画为黼者,有画为黻者,有画云气者。多寡之数,随贵贱之等。

周人以殷人之棺椁葬长殇,以夏后氏之堲周葬中 殇、下殇,以有虞氏之瓦棺葬无服之殇。

有子问于曾子曰:“闻丧于夫子乎?”曰:“闻之矣。死欲速 朽。”有子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曾子曰:“参也闻诸夫子 也。”有子又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曾子曰:“参也与子游 闻之。”有子曰:“然。然则夫子有为言之也。”曾子以斯言 告于子游。子游曰:“甚哉有子之言似夫子也。昔者夫 子居于宋,见桓司马自为石椁,三年而不成。夫子曰: ‘若是其靡也,死不如速朽之愈也’。”死之欲速朽,为桓 司马言之也。曾子以子游之言告于有子。有子曰:“然, 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曾子曰:“子何以知之?”有子曰: “夫子制于中都,四寸之棺,五寸之椁,以斯知不欲速 朽也。”

后木曰:“丧,吾闻诸县子曰:‘夫丧,不可不深长思也,买 棺外内易’。”

陈注冯氏曰:“买棺之时,外内皆要精好,此是孝子当为之事,非是父母豫所属托也。”

君即位而为椑,岁一漆之,藏焉。

君诸侯也。椑,杝棺也。漆之坚强,甓甓然也。人君无论少长,而体尊物备,故即位而造为此棺也。杝棺,亲尸者也。每年一漆,示如未成也。“藏焉”者,棺中不欲空虚,如急有待,故藏物于中。一本不欲令人见,故藏之。

天子之棺四重,水兕革棺被之,其厚三寸。杝棺一,梓 棺二,四者皆周。

陈注水牛兕牛之革耐湿,故以为亲身之棺。二革合被为一重,杝木亦耐湿,故次于革,即前章所谓“椑”也。梓木棺二,一为属,一为大棺。杝棺之外有属棺,属棺之外又有大棺。四者皆周,言四重之棺,上下四方悉周匝也。惟椁不周,下有茵,上有抗席故也。

棺束缩二衡三衽,每束一。

陈注古者,棺不用钉,惟以皮条直束之二道,横束之三道。衽形如今之银,则子两端大而中小,汉时呼为小要,不言何物为之,其亦木乎?衣之缝合处曰衽,以《小要》连合棺与盖之际,故亦名衽。先凿木置衽,然后束以皮,每束处必用一衽,故云“衽每束一”也。

柏椁以端,长六尺。

陈注“天子以柏木为椁。”端犹“头”也,用柏木之头为之,其长六尺。

天子之殡也,“菆涂龙輴以椁,加斧于椁上,毕涂屋”,天子之礼也。

“菆,涂菆,丛也”,谓用木丛棺,而四面涂之也。“龙輴”者,殡时用輴车载柩,而画辕为龙也。“以椁”者,亦题凑丛木,象椁之形。“加斧于椁上”者,绣覆棺之衣,为斧文,先菆四面为椁,使上与棺齐,而上犹开,以棺衣从椁上入覆于棺也。“毕涂屋”者,毕,尽也。斧覆既竟,又四注为屋覆上,而下四面尽涂之也。陈注“菆涂龙輴”,是輴车亦在殡中,非脱去輴车而殡棺也。

《丧大记》
[编辑]

君大棺八寸,属六寸,椑四寸。上大夫大棺八寸,属六 寸。下大夫大棺六寸,属四寸。士棺六寸。

陈注君,国君也,大棺最在外,属在大棺之内,椑又在属之内,是国君之棺三重也。寸数以厚薄而言,

君里棺用朱绿,用杂金鐕;大夫里棺用元,绿,用牛骨 鐕;士不绿。

里棺,谓以缯贴棺里也。朱缯贴四方,绿缯贴四角。鐕,钉也。用金钉以琢朱绿著棺也。大夫四面元,四角绿,士不绿者,悉用元也。亦用大夫牛骨鐕。《石梁》王氏曰:“用牛骨为钉,不可从。”

君盖用漆,三衽三束;大夫盖用漆,二衽二束;士盖不 用漆,二衽二束。

陈注盖棺之盖板也。“用漆”,谓以漆涂其合缝用衽处也。

君大夫鬊爪,实于绿中,士埋之。

陈注鬊,乱发也。爪,手足之爪甲也。生时积而不弃,今死为小囊盛之,而实于棺内之四隅,故读“绿”为“角”,四角之处也。士则以物盛而埋之耳。

君殡用輴,攒至于上,毕涂屋。大夫殡以帱,攒至于西 序,涂不暨于棺。士殡见衽,涂上帷之。

陈注君诸侯也。輴,盛柩之车也。殡时以柩置輴上。攒犹丛也。丛木于輴之四面,至于棺上。毕,尽也。以泥尽涂之,此攒木似屋形,故曰“毕涂屋”也。大夫之殡不用輴,其棺一面,贴西序之壁而攒,其三面,上不为屋形,但以棺衣覆之。帱,覆也。故言“大夫殡以帱,攒至于西序”也。“涂不暨于棺”者,天子诸侯之攒木广而去棺远,大夫攒狭而去棺近,所涂者仅仅不及于棺而已。“士殡,掘肂以容棺。”肂即坎也。棺在肂中,不没其盖,缝用衽处,犹在外而可见。其衽以上,亦用木覆而涂之。帷,障也。贵贱皆有帷,故惟朝夕之哭,乃褰举其帷耳。所以帷者,鬼神尚幽暗故耳。此章以《檀弓》参之,制度不同。

熬“君四种八筐,大夫三种六筐,士二种四筐,加鱼腊 焉。”

陈注熬以火煼谷令熟也。四种黍、稷、稻、粱也,每种二筐。三种黍、稷、粱。二种黍、稷也。

饰棺君龙帷三池。

君诸侯也。帷,柳车边幛也,以白布为之。王侯皆画为龙,故云“君龙帷”也。池者,织竹为笼,衣以青布挂于柳上,荒边爪端,象宫室。承溜,天子四注,屋四面承溜,柳亦四池。诸侯屋亦四注,而柳降一池阙后故三池也。

《振容》。

陈注振容者,振动容饰也。以青黄之缯长丈馀,如幡,画为雉,悬于池下,为容饰。车行则幡动,故曰“振容”也。

《黼荒》火三列,黻三列。

陈注荒,蒙也。柳车上覆,谓鳖甲也。缘荒边为白黑斧文,故云“黼荒。”荒之中央又画为火三行,故云“火三列。”又画两已相背为三行,故云“黻三列。”

《素锦》《褚加》伪荒。

陈注《素锦》,白锦也。褚,屋也。荒,下用白锦为屋,象宫室也。“加帷荒”者,帷是边墙,荒是上盖,褚覆竟而加帷,荒于褚外也。

《𫄸纽》,六。

陈注上盖与边墙相离,故又以𫄸帛为纽连之,两旁各三,凡六也。

齐,五采,五贝。

陈注“齐”者,脐之义。以当中而言,谓鳖甲上当中,形圆如车之盖,高三尺,径二尺馀,以五采《缯衣》之列行相次。五贝者,又连贝为五行交络齐上也。

黼翣二,黻翣二,画翣二,皆戴圭。

陈注翣形似扇,木为之。在路则障车,入椁则障柩。二画黼,二画黻,二画云气。六翣之两角皆戴圭玉也。

“鱼跃拂池。”

陈注以铜鱼悬于池之下,车行则鱼跳跃上拂于池,鱼在《振容》间也。

《君𫄸》戴六。

陈注戴犹值也。用𫄸帛系棺,纽著柳骨。棺之横束有三,每一束两边各屈皮为纽,三束则六纽。今穿𫄸戴于纽,以系柳骨,故有“六戴”也。

《𫄸披》《六
考证.svg

陈注亦用绛帛为之,以一头系所连柳𫄸戴之中,而出一头于帷外,人牵之,每戴系之,故亦有六也。谓之“披”者,若牵车登高则引前以防轩,车适下则引后以防翻车,攲左则引右,攲右则引左,使不倾覆也。

大夫,画帷二,池不振容画荒火三列,黻三列,素锦褚, 𫄸纽二,元纽二,齐,三采三贝,黻翣二,画翣二,皆戴绥, 鱼跃拂池。大夫戴前𫄸后元,披亦如之。

陈注画帷,画为云气也。二池一云,两边各一;一云,前后各一。画荒,亦画为云气也。齐,三采,绛、黄黑也。“皆戴绥”者,用五采羽作蕤,缀翣之两角也。披亦如之,谓色及数悉与戴同也。

士布帷,“布荒一池,揄,绞𫄸纽二,缁纽二,齐。三采一贝, 画翣二,皆戴绥。”士戴,前𫄸后缁二,披用𫄸。

陈注布帷、布荒,皆白布,不画也。一池在前。揄摇翟也。雉类,青质五色。绞,青黄之缯也。画翟于绞缯在池上。戴当棺束,每束各在两边。前头二戴用𫄸,后二用缁,“二披用𫄸”者,据一边前后各一披,故云“二披。”若通两边言之,亦四披也。大全山阴陆氏曰:“翣戴玉者必戴绥,戴绥者未必戴玉。”

“君葬用輴,四綍二碑,御棺用羽葆。大夫葬用輴,二綍 二碑,御棺用茅。士葬用国车,二綍无碑。”比出宫,御棺 用功布。

陈注此章二“輴”字,一“国”字,注皆读为辁,船音。然以《檀弓》“诸侯輴而设帱”言之,则诸侯殡得用輴,岂葬不得用輴乎?今读“大夫葬用輴”,与“国”字并作船音。“君葬用輴”,音春。天子之窆,用大木为碑,谓之丰碑,诸侯谓之桓楹碑。綍,详见《檀弓》。御棺羽葆,详见《杂记》。功布,大功之布也。

凡封,用綍,去碑负引,君封以衡,大夫士以咸。君命,母 哗,以鼓封;大夫,命毋哭,士,哭者相止也。

陈注三“封”字皆读为窆,谓下棺也。疏曰:下棺时,将綍一头系棺缄,又将一头绕碑间。鹿卢所引之人在碑外,背碑而立,负引者渐渐应鼓声而下,故云“用綍去碑负引”也。以衡,谓下棺时,别以大木为衡,贯穿棺束之缄,平持而下,备倾顿也。以缄者,以綍直系棺束之缄而下也。“命毋哗”,戒止其喧哗也。以鼓封,击鼓为负引者纵舍之节也。“命毋哭”,戒止哭声也。士则众哭者,自相止而已。

君松椁,大夫柏椁,士杂木椁。

陈注天子柏椁,故诸侯以松。大夫同于天子者,卑远不嫌僭也。

棺椁之间,“君容柷,大夫容壶,士容甒。”

大全严陵方氏曰:“柷方二尺四寸,深一尺八寸,壶大一石,甒五斗。”

君里椁,虞筐;大夫不里椁,士不虞筐。

释名[编辑]

《释丧制》
[编辑]

棺,关也。关,闭也。椁,椁也,廓落在表之言也。

“尸己在棺曰柩。”柩,究也。送终随身之制,皆究备也。 于西壁下涂之曰殡。殡,宾也。宾客遇之,言稍远也。涂 曰攒。攒木于上而涂之也。

舆棺之车曰“轜”,轜,耳也,悬于左右前后。铜鱼摇绞之 属,《耳耳》然也。

其盖曰“柳。”柳,聚也,众饰所聚,亦其形偻也。亦曰“鳖甲”, 以鳖甲亦然也。其旁曰“墙”,似屋墙也。

翣,齐人谓扇为翣,此似之也,象翣扇为清凉也。翣有 黼有画,各以其饰名之也。两旁引之曰“披。”披,摆也,各 于一旁引摆之,备倾倚也。

“从前引之曰绋。”绋,发也,发车使前也。

《悬下圹》曰繂。繂,将也,徐徐将下之也。

《棺束》曰缄。缄,函也。古者棺不钉也。旁际曰小要,其要 约小也。又谓之衽。衽,任也,任制祭会,使不解也。

说文[编辑]

《棺榇柜槥》
[编辑]

棺,关也。可以掩尸。

榇,附身棺也。

柜,匮也。

槥,椟也。

汉制考[编辑]

《棺》
[编辑]

缝人棺饰。注“《汉礼器制度》饰棺,天子龙火黼,黻皆五 列。又有龙翣二,其戴皆加璧。”

明天子加数与《丧大记》不同之义。

葬度[编辑]

《合棺》
[编辑]

油杉为上,柏次之。油杉今沙坊版出马湖建昌桃花 洞,杨宣慰旋螺丁子,香花紫实上也,但假者多耳。莫 若川柏紫经杉可也。棺仅容身,不宜大苏匠制。若经 匣样,底盖不用铁丁,用柏或苏木作锭笋底盖对墙 合处,每边凿二孔,笋作锭样,分三片,先插左右二片入孔,分开中一片针下锭凹处,到札住矣,且免铁绣 坏版钉击震尸锭笋法。闻之西泉钱子懋仁。

本草纲目[编辑]

《古榇板·集解》
[编辑]

陈藏器曰:“此古冢中棺木也。”弥古者隹杉材最良,千 岁者通神,宜作琴底。《尔雅》注云:“杉木作棺,埋之不腐 。”

主治[编辑]

陈藏器曰:“无毒。主鬼气注忤,中恶,心腹痛,背急气喘, 恶梦悸,常为鬼神所祟挠者。水及酒和东引排枝煎 服,当得吐下。”

附方[编辑]

小儿夜啼,死人朽棺木烧照即止。

棺椁部纪事[编辑]

《史记·秦本纪》:“蜚廉为纣石北方,还无所报,为坛霍太 山而报,得石棺,铭曰:‘帝令处父,不与殷乱,赐尔石棺, 以华氏死,遂葬于霍太山’。”《徐广》曰:“皇甫谧云,作石 椁于北方。”

《书经·顾命》:“惟四月乙丑,王崩。越七日癸酉,伯相命士 须材。”“命士须材”者,召公命士致材木,须待以供丧 用,谓椁与明器也。案《士丧礼》将葬筮宅之后,始作椁 及明器。此既殡即须材木者,以天子礼大,当须预营 之,故《礼记》云:“虞人致百祀之木可为棺椁者斩之。”是 与士礼不同。顾氏亦云:“命士供葬椁之材。”

《左传成公二年》“八月,宋文公卒,始厚葬,椁有四阿,棺 有翰桧。君子谓华元、乐举,于是乎不臣。”“四阿”,四注 椁也。翰旁饰,桧上饰,皆王礼。正义曰:《周礼·匠人》云: “殷人四阿重屋。”郑元云:“阿,栋也。四角设栋也。”是为四 注椁也。《士丧礼》下篇陈明器云:“抗木横三缩二。”谓于 椁之上设此木,从二横三以负上,则士之椁上平也。 今此椁上四注而下,则其上方而尖也。礼,天子椁题 凑,诸侯不题凑。不题凑则无四阿。《释诂》云:“槙、翰,干也。” 舍人曰:“槙,正也。筑墙所立两木”也。翰,所以当墙两边 障土者也。翰在墙之旁,则知此翰亦在旁也。《诗》云:“会 弁如星。”郑元云:“会谓弁之缝中,言其际会之处也。”会 在弁之上,知此桧亦在上。棺有此物,明是其饰,故以 为旁饰、上饰也。言椁有棺有,则是本不当有。言其厚 葬,讥其奢侈。宋公所僭,必僭天子,明此四阿,翰、桧皆 是王礼也。

襄公二年夏齐姜薨初穆姜使择美槚以自为榇季 文子取以葬君子曰:“非礼也。礼无所逆妇养姑者也。 亏姑以成妇逆莫大焉。《诗》曰:‘其惟哲人告之话言顺 德之行季孙于是为不哲矣’。”榇,棺也。四年注云: “榇,亲身棺也。”以亲近其身,故以榇为名焉。《礼记·檀弓》 曰:“天子之棺四重,水兕、革棺一,杝棺一,梓棺二。”郑元 云:“杝,椴也,所谓椴棺也。梓棺二,所谓属与大棺也。”《记》 文从内向外,水兕革棺,最近尸也。次椑以椴为之。次 属与大棺乃以梓为之。《檀弓》又云:“君即位而为椑。”郑 元云:“椑谓杝棺。亲尸者,天子椑内又有水兕、革棺。”《丧 大记》云:“君大棺八寸,属六寸,椑四寸。”如彼《记》文,诸侯 之棺三重,亲身之棺,名之为椑,椑即榇是也。其椑用 椴为之属与大棺乃用梓耳。此以梓为榇者,名之曰 榇,其内必无棺也。择槚为榇,其榇必用梓也。《记》唯言 即位为椑,不言椑所用木。郑元据天子之棺,其椑用 杝,即云“椑谓杝棺也。”天子之椑自用杝,则诸侯不必 然。据此《传》文,“诸侯之椑,必用梓”也。

四年秋,定姒薨,不殡于庙,无榇不虞。匠庆谓季文子 曰:“子为正卿,而小君之丧不成,不终君也。君长谁受 其咎?”初,季孙为己树六槚于蒲圃东门之外。匠庆请 木,季孙曰:“略。”匠庆用蒲圃之槚,季孙不御。君子曰:“《志》 所谓多行无礼,必自及也。其是之谓乎?”

定公元年,晋魏舒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将以城成 周。是行也,魏献子属役于韩𥳑子及原寿,过而田于 大陆,焚焉。还,卒干甯,范献子去其柏椁,以其未复命 而田也。“去其柏椁”,示贬之。

《家语》:“孔子初仕,为中都宰,制为养生送死之节,为四 寸之棺,五寸之椁,因丘陵为坟,不封不树。行之一年, 而西方之诸侯则焉。”

《礼记·檀弓》: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 椁。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歌曰:“‘狸首之 斑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弗闻也者而过之。”沐, 治也。“狸首之斑然”者。言斲椁材文采似狸之首。 《越绝书》:“阖闾冢铜椁三重。”

《博物志》:“卫灵公葬得石椁,铭曰:‘不逢箕子,灵公夺我 里’。”

《庄子·则阳篇》:卫灵公死,卜葬于故墓,不吉。卜葬于沙丘而吉。掘之数仞,得石椁焉。洗而视之,有铭焉,曰:“不 冯其子。”灵公夺而埋之。

《左传哀公二年》:秋八月,齐人输范氏粟,赵鞅御之,誓 曰:“志父无罪,君实图之。若其有罪,绞缢以戮。桐棺三 寸,不设属辟。素车朴马,无入于兆。下卿之罚也。”属 《辟棺》之重数。正义曰:《礼·丧大记》云:“君大棺八寸,属 六寸,椑四寸。上大夫大棺八寸,属六寸。下大夫大棺 六寸,属四寸。”是属辟为棺之重数也。《大记》之文,从外 向内,大棺之内有属,属之内有椑。椑,亲身之棺,如《记》 文,大夫无椑。今简子自言有罪,始不设辟者,郑元云: “时僭也。”为时僭日久,自言无罪,则僭设有罪,乃不设 耳。《记》言“士棺六寸”,《檀弓》又云:“夫子为中都宰,制四寸 之棺,五寸之椁。”郑元云:“为民作制,民犹四寸。”简子言 三寸者,亦示其罚之重,令制度卑于民也。《记》有杝棺、 梓棺,杝谓椴也,不以桐为棺。简子言桐棺者,郑元云: “凡桐用能湿之物,梓椴能湿,故礼法尚之。”桐易腐坏。 亦以桐为罚也。

《孔子家语》:“孔子之丧,公西赤掌殡葬焉。桐棺四寸,柏 椁四寸。”

《礼记·檀弓》:孺子𪏆之丧,哀公欲设拨。问于有若。有若 曰:“其可也,君之三臣犹设之。”颜柳曰:“天子龙輴而椁 帱,诸侯輴而设帱,为榆沈,故设拨。三臣者废輴而设 拨,窃礼之不中者也,而君何学焉?”陈注旧说以拨为绋, 未知是否?颜、柳言天子之殡,用輴车载柩,而画辕为 龙。椁帱者,丛木为椁形而覆帱其上,前言“加斧于椁 上”是也。诸侯輴而设帱,则有輴而无龙,有帱而无椁 也。榆沈以水,浸榆白皮之汁以播地,取其引车不涩 滞也。今三家废輴不用而犹设拨,是徒有窃礼之罪, 而非有中用之实者也。

《史记·始皇本纪》三十五年作“骊山,发北山石椁。” 《陈留风俗记》:“小黄县者,宋地黄乡也。沛公起兵野战, 丧皇妣于黄乡。天下平定,乃使使者以梓宫招魂幽 野,于是丹蛇在水,自洒濯,入于梓宫,其浴处有遗发, 故谥曰昭灵夫人。”

《汉书·高祖本纪》:“八年冬,上令士卒从军死者,为櫘归 其县,县给衣衾棺葬具,祠以少牢,长吏视葬。”

《西京杂记》:滕公驾至东都门,马鸣跼不肯前,以足跑 地。久之,滕公使士卒掘马所跑地,入三尺所,得石椁。 滕公以烛照之,有铭焉。乃以水洗写其文,文字皆古 异,左右莫能知,以问叔孙通,通曰:“科斗书也。”以今文 写之,曰:“‘佳城郁郁,三千年见白日,吁嗟滕公居此室’。 滕公曰:‘嗟乎,天也!吾死其即安此乎’!”死遂葬焉。 汉帝送死,皆珠襦玉匣,匣形如铠甲,连以金缕。武帝 匣上皆镂为蛟龙鸾凤龟麟之象,世谓为“蛟龙玉匣。” 《山陵杂记》:“平阳公主嫁卫青,青与主合葬,冢在华山, 葬时发土得铜椁一枚。”

《西京杂记》:“广川王去疾,好聚亡赖少年,游猎无度,国 内冢藏,一皆发掘。其魏襄王冢,以文石为椁,高八尺 许,广狭容四十人。以手扪椁,滑液如新。中有石床、石 屏风,宛然周正,不见棺柩明器踪迹。”

哀王冢,以铁灌其上,穿凿三日乃开。初至一户,无扃 钥;复入一户,石扉有关钥。叩开,见棺柩黑光照人,刀 斫不入。烧锯截之,乃漆杂兕革为棺,厚数寸,累积十 馀重,力不能开,乃止。

《袁盎》:以瓦为棺椁,器物都无。 《汉书·霍光传》:“光薨,上及皇太后亲临光丧,赐梓宫便 房、黄肠题凑各一具,枞木外臧椁十五具,东园温明 皆如乘舆制度。载光尸柩,以辒辌车。”师古曰:“梓宫, 以梓木为之,亲身之棺也。为天子制,故亦称梓宫。”服 虔曰:“便房,臧中便坐也。”苏林曰:“以柏木黄心,致累棺 外,故曰黄肠;木头皆内向,故曰题凑。”服虔曰:“外臧在 正臧外,婢妾臧也。”师古曰:“枞木松叶柏身。东园,署名, 属少府,其署主作此器。”服虔曰:“此器形如方漆桶,开 一面,漆画之,以镜,置其中,以悬尸上,大”敛并盖之。文 颖曰:“辒辌车,如今丧轜车也。”师古曰:“本安车也,可以 卧息。后因载丧,饰以柳翣,故遂为丧车耳。”

《董贤传》:“哀帝崩,贤自杀,父恭等不悔过,乃复以沙画 棺,四时之色,左苍龙,右白虎,上著金银日月玉衣珠 璧以棺,至尊无以加。”以朱砂涂之,而又雕画也。 《东观汉记》:“明帝自制石椁,广丈二尺,长二丈五尺。 大司徒欧阳歙坐在汝南赃罪,死狱中。歙掾陈元上 书追讼之,言甚切至。帝乃赐棺木,赠印绶,赙缣三千 疋。”

《郭凤》字君张善说灾异吉凶占应病先自知死日豫 令弟子市棺敛具至其日如言卒。

谢承《后汉书》:“和帝追封太后父梁松为褒亲愍侯,改 殡,赐东园画棺、玉匣衣衾。”

《汉书·袁安传》:“安子京,京子汤,汤子逢,逢卒于执金吾, 朝廷以逢尝为三老,特优礼之,赐以珠画,特诏秘器, 饭含珠玉二十六品。”《前书》曰:“董贤死,以砂画棺。”《音 义》云:“以朱砂画之也。”珠与朱同,秘器棺也《续汉书·礼仪志》:“王公主贵人皆樟棺,朱漆画云气。公 特进樟棺,黑漆。”

侯、王、公主、将军、特进薨,使者治丧,穿作柏椁。

珍珠船:长沙有桐棺山,《湘中记》云:“程普、关羽分界于 此,共铸铜棺为誓,相侵者以铜棺贮之。”

《三国·魏志·王凌传》注·:《魏略》曰:“凌自知罪重,试索棺钉, 以观太傅意。太傅给之,遂自杀。”

《晋公卿礼秩》,“诸侯及从公薨者,赐东园秘器”,在外都 督者,给秘器直钱十三万。

《三十国春秋》:晋黄门郎殷仲堪游于江滨,见流棺于 水,乃接焉。旬日之中,门前之沟忽起为岸。是夕有人 通梦于仲堪,自称徐伯,感君之惠,无以报仲堪。因问 “门岸为何祥乎?”对曰:“水中之岸,其名为洲,君将为州 也。”言终而没。

《荆州记》:“冠军县东一里有张詹墓,魏太和时人也,刻 碑背曰:‘白楸之棺,易朽之裳,铜钱不入,瓦器不藏,嗟 尔后人,幸勿我伤’。”自刘石之乱,坟墓莫不夷毁,此墓 元嘉初犹俨然。六年大水民饥,始被发初开,金银铜 锡之器烂然毕备,有二朱漆棺,棺前垂竹簿帘,金钉 钉之。

《异苑》:海陵如皋县东城村边,海岸崩坏一古墓,有方 头漆棺,以朱题上云:“七百年堕水,元嘉二十载三月, 坠于悬𪩘和”盖从潮漂沉,辄溯流还依本处。村人朱 护等异之,为改殓,移于高阜。

《南史·后妃传》:“宋孝武殷淑仪,南郡王义宣女也。丽色 巧笑。义宣败后,帝密取之,宠冠后宫,假姓殷氏。左右 宣泄者多死,故当时莫知所出。及薨,帝尝思见之,遂 为通替棺,欲见辄引替睹尸,如此积日,形色不异,追 赠贵妃。”

《南齐书·王敬则传》:“敬则初出都,至陆主山下,宗侣十 馀船同发,敬则船独不进,乃令弟入水推之,见一乌 漆棺。敬则曰:‘尔非凡器,若是吉善,使船速进,吾富贵 当改葬尔’。船须臾去。敬则既入县,收此棺葬之。” 《桓荣祖传》:“荣祖永明二年为冠军将军、寻阳相、南新 蔡太守。作大形棺材盛仗,使乡人田天生、王道期载 渡江”北,监奴有罪,告之有司,奏“免官削爵,付东冶”,案 验无实,见原。

《南史·循吏传》:汝南周洽,历句容、曲阿、上虞、吴令,廉约 无私,卒于都水使者,无以殡敛,吏人为买棺器。齐武 帝闻而非之曰:“洽累历名邑,而居处不理,遂坐无车 宅死,令吏衣棺之。此故宜罪贬,无论褒恤。”乃敕不给 赠赙。

《齐晋安王子懋传》:“子懋,武帝第七子也。防门陆超之, 吴人。以清静雅为子懋所知。子懋既败,超之亦端坐 待命。超之门生姓周者,谓杀超之当得赏,乃伺超之 坐,自后斩之,头坠而身不僵。元邈嘉其节,厚为殡敛。 周又助举棺,未出户,棺坠,政压其头折即死。闻之者 莫不以为有天道焉。”

《顾觊之传》:“觊之孙宪之,仕齐,为衡阳内史。先是郡境 连岁疾疫,死者大半,椁椁尤贵,悉裹以苇席,弃之路 傍。宪之下车,分告属县,求其亲党,悉令殡葬。其家人 绝灭者,宪之出公禄,使纪纲营护之。”

《梁衡阳王畅传》:畅子元简,位郢州刺史,卒于官,谥曰 孝。葬将引,柩有声,议者欲开视。王妃柳氏曰:“晋文己 有前例,不闻开棺。无益亡者之生,徒增生者之痛。”遂 止。

《卲陵王纶传》:纶,武帝第六子也。普通五年,以西中郎 将权摄南徐州事。在州肆行非法。忽作新棺木,贮司 马崔会意,以轜车挽歌,为送葬之法,使妪乘车悲号。 会意不堪,轻骑还都以闻。帝恐其奔逸,以禁兵取之, 将于狱赐尽。昭明太子流涕固谏,得免。

《韦睿传》:“睿孙鼎,为邵陵王主簿。侯景之乱,鼎兄昂于 京口战死,鼎负尸出,寄于中兴寺,求棺无所得。鼎哀 愤恸哭,忽见江中有物流至鼎所,窃异之,往视,乃新 棺也,因以充敛。元帝闻之,以为精诚所感。”

《周文育传》:“文育之据三陂军市中忽闻小儿啼,一市 并惊,听之在土下。军人掘焉,得棺长三尺。文育恶之, 俄而见杀。”

《魏书·广平王洛侯传》:“洛侯子匡除度支尚书,与尚书 令高肇不平,常无降下之色。时世宗委政于肇,匡先 自造棺,置于厅事,意欲舆棺诣阙,论肇罪恶,肇闻而 恶之。”

《后魏书·崔亮传》:亮从父弟光韶,与弟光伯特相友爱。 光伯亡,光韶诫子孙曰:“吾兄弟自幼及老,衣服饮食, 未尝不同,至于儿女冠婚荣利之事,未尝不先以推 弟。弟顷横祸,权作松榇,亦可为吾作松棺,使吾见之。” 《南史·姚察传》:炀帝即位,授太子内舍人。大业二年,终 于东都。遗命薄葬以松板,薄棺才可容身,土周于棺 而已。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十一年,赐功臣密戚陪茔地及 秘器《大唐新语》:元宗北巡狩,至于太行坂,路隘,逢椑车。问 左右曰:“车中何物?”曰:“椑。《礼》云:‘天子即位为椑,岁一漆 之,示存不忘亡也。出则载而从,先王之制也’。”元宗曰: “焉用此?”命焚之。天子出不以椑从,自此始也。

《明皇杂录》:开元中,房琯之宰卢氏也,邢真人和璞自 泰山来,房虚心礼敬。和璞谓房曰:“君殁之时,必因食 鱼鲙。既殁之后,当以梓木为棺,然不得殁于君之私 第,不处公馆,不处元坛佛寺,不处亲友之家。”其后谴 于阆州,寄居州之紫极宫。卧疾数日,使君忽具鲙邀 房于郡斋,房欣然命驾,食竟而归,暴卒。州主命攒椟 于宫中,棺得梓木为之。

《嘉话录》:相国李司徒勉为开封尉,捕贼,时有不良试 公之宽猛,乃潜纳人贿,俾公知之。公召告吏卒曰:“有 纳其贿者,我皆知之,任公等自陈首,不可过三日,过 则舁榇相见。”其纳贿不良,故逾限,而欣然自赍。其榇 至,公令取石灰棘刺置于榇中,令不良入取钉钉之, 送汴河讫,乃请见廉使,使叹赏久之。

《南部新书》:“卫中行自福察有赃,流于播州。会赦北还, 死于播之馆,置于臼塘中。南人送死,无棺椁之具,稻 熟时,理米凿木若小舟,以为臼,土人呼为臼塘。” 《妖乱志》:“吴尧卿者,家于广陵,性敏辨,善书记。高骈素 宠任之。后遇变,为仇家所杀,弃尸衢中。其妻以纸絮 苇棺敛之。未及就圹,好事者题其上云:‘信物一角,附 至阿鼻地狱,请去斜封,送上阎罗大王’。”时人以为笑 端。

《稽神录》:熊博者,本建安津吏,岸崩,出一古冢,藤蔓缠 其棺,傍有石铭云:“欲陷不陷被藤缚,欲落不落被沙 阁。”五百年后遇熊博。博使平光寺僧为率钱葬之。博 后至建州刺史。

《南唐近事》:沈彬长者,有诗名。保大中,以尚书郎致仕, 闲居于江西之高安,三吴侯伯,多饷粟帛。尝荷杖郊 原,手植一树于平野之间,召诸子戒曰:“‘异日葬吾此 地,违之者非人子也’。居数年彬终,诸子将起坟于植 树之所,寻有术士语以吉凶事,近树北数尺之地卜 葬,家人诺之。是夕诸子咸梦家君诃责擅移葬地,复 违吾言,祸其至矣。”诘朝乃依遗命,伐树掘土,深丈馀, 得一石椁,工用精妙,光洁可鉴,盖上刊八篆字云:“开 成二年寿椁一所。”乃举棺就椁而葬之,广狭之间,皆 中其度。

《清异录》:右补阙正己四十四致仕,预制棺,题曰“永息 庵”,置诸寝室。人劝移之僻地,曰:“吾欲见之,常运死想, 灭除贪爱耳。”寿七十八,无疾而逝。

予尝临外氏之丧,正见漆工髹裹凶器,予因言棺椁 甚如法。漆工曰:“七郎中随身富贵,只嬴得一座漆宅, 岂可卤莽?”

天成、开运以来,俗尚巨棺,有停之中寝,人立两边不 相见者,凶肆号布“漆山。”

苏司空禹圭薨,百官致祭,侍御史何登撰版文曰:“漆 宫永閟,沙府告成。”礼毕,余问沙府之说,曰:“自隧道至 窆棺之穴,皆铺沙,以防阴雨泥滑,名沙府。”唐人尝引 用之。

《宋史·裴庄传》:“庄以光禄卿求归,晚年退居,制棺椟以 自随。”

《慎从吉传》:“从吉以光禄卿致仕,家富于财,尤能治生, 多作负贩器僦赁,以至鬻棺椟于市。”

《梦溪笔谈》:“天圣中,侍御史章频使辽,死,彼中无棺榇, 轝至范阳方就殓。自后辽人常造数漆棺,以银饰之, 每有使人入境,则载以随行,至今为例。”

《青箱杂记》:“乡人朱熙邻,景祐中举进士,梦造棺,缺板 而弗成。是岁止过省,不及第。晚遇推恩,长史出身,棺 不全之应也。”

《桐阴旧话》:太保公忠宪曾祖也,周国公祖也,皆葬灵 寿相比。献肃公自太原移帅定武,始议改葬。既发穴, 则二瓦棺并列,有泉湛然其下。大惊,以问乡老,有曰: “当时开圹,见水贫不能易地,遂以木架于水上,然犹 不腐,则知未尝溢涸尔。”因不敢改,而相地者以为奇, 第斲石为柱,横二石梁,瓦棺仍之,不别为椁,增筑其 封岐冢首于上。淇水李公邦直为《墓表》,孙康简公曼 叔书之。

《随手杂录》:吕微仲贬岭外,至虔州瑞金县,语其子曰: “吾不复南矣。吾死,尔归吕氏,尚有馀种,苟在瘴乡,无 俱全之理。”后数日卒。先是十年前有富人治寿材,梦 伟丈夫冠冕而来曰:“且辍贤宅。”富人惊寤汗浃体。微 仲过县,富人望之,乃梦中伟丈夫也。及卒,乃辍其材 而敛焉。

《春渚纪闻》:山谷初与东坡先生同见清老者,清谓山 谷云:“学士前身一女子,我不能详语。后日学士至涪 陵,当自有告者。”既坐党人,再迁涪陵。未几梦一女子 语之云:“某生诵《法华经》,而志愿复身为男子,得大智 慧,为一时名人。今学士某前身也。学士近年来所患 腋气者,缘某所葬棺朽为蚁穴,居于两腋之下,故有此苦。今此居后山有某墓,学士能启之,除去蚁聚,则 腋气可除也。”既觉,果访得之,已无主矣。因如其言,且 为再易棺修掩既毕,而腋气不药而除。

《苇航细谈》,绍兴庚寅天台水灾,虽城中亦被害及十 分之七。水退,而司官各访旧地,忽主簿厅基冲出一 朱棺,正当厅治,其簿朱公俾令移往山东掩瘗。役夫 开掘其地,忽见一碣,上有字云:“乾卦吉,坤卦凶。五百 年逢朱主簿,移我葬山东。”虽不知其为谁氏,而亦可 异,遂移葬之。

《癸辛杂识》孔应得云:“朱晦庵之葬,用悬棺法,术家云 ‘斯文不坠’。”可谓好奇。

《宋史·包恢传》:“恢以秘阁修撰知隆兴府兼江西转运。 有姑死者,假子妇棺以敛,家贫不能偿,妇诉于恢。恢 怒,买一棺,绐其妇,卧棺中以试,就掩而葬之。”

《常楙传》:“楙改浙东安抚使,值水灾,两浙及会稽山阴 死者暴露,与贫而无以为殓者,迺以十万楮置普惠 库,取息造棺以给之。”

《五行志》:签书枢密院事林存为似道所摈,道死于漳。 漳有富民蓄油煔木甚佳,林氏子弟求之,价高不可 得,因抚其木曰:“收取,收取,待贾丞相用。”德祐元年,似 道谪死,郡守与之经营,竟得此木以殓。

《投辖录》:吕源子厚守吉州日,尝令修城,掘土得一旧 棺,既舁置江中,始得石志于傍,乃昔人父葬其子者。 其略曰:“后十六甲子,东平公守此郡,吾儿当出而从 河伯之游矣。”算术之精有如此者,又知夫世事莫非 前定也。

《癸辛杂识》:饶州乐平县中有某人者,元执役于马相 府,后以病死。入冥,见中坐者,乃马相公也。其人举首 叩头求救,既而以误追放还,方出,马即呼语之曰:“汝 回人间,可与吾儿言,我屋已坏,损一角,宜亟修之。”既 苏,遂往马府告之。然所居之第,初无损漏之事。越明 年,山中发洪水,马相之墓适当其冲,遂为大水漂棺, 随流而去,莫知所之。至四十里之外,为枯槎挽定。适 渡子见之,讶其棺华大,疑非常人者,即举渡船中载 之以归。既而马府物色得之,给赏取回,改葬焉。 为善书。元史彦斌嗜学有孝行。至正十四年,河决金 乡、鱼台,坟墓多坏。彦斌母卒,虑有后患,乃为复棺,刻 铭曰:“邳州沙河店史彦斌母柩。”仍以四铁镮钉其上, 然后葬。明年,墓果为水所漂。彦斌䌸草为人,置水中, 仰天呼曰:“母棺被水,不知其处,愿天矜怜,哀子之心, 假此刍灵,指示母棺。”言讫,涕泣横流,乃乘舟随草人 所之。经十馀日,行三百馀里,草人止于桑林中,视之, 母柩在焉。载归复葬。

《辍耕录》:张春儿,叶县军士李青之妻也。年二十,青疾 革,顾谓春曰:“吾殆矣,汝其善事后人。”春截发示信,誓 弗再适。未几,青死,春恸垂绝,且嘱匠人曰:“造棺宜极 大,将以尽纳亡者衣服弓剑之属。”匠如其言,既敛,乃 自经。邻里就用此棺同葬之。事奏上于朝,旌其墓。时 至正戊子也。

会稽阳明洞天,在秦望山后禹庙之西南,云即古禹 穴,越之胜境也。诸峰环耸盘郁,空曲中有东岳行祠 及老子宫,余尝宿留其间。一老道士者,朱颜鹤发,延 至其室,室横一空棺,云“已十馀年矣,未能即弃浮世 而人此匣也。”其后兵攻越城,游骑四出,道士乃沐浴 冠佩,绝粒饮,与众永诀,卧于其中,七日不死。军至,发 棺挈之出,兵退乃入城,一病而卒,向之棺不可得矣, 岂非“分定”欤?

《御龙子集》:鸡鸣寺有金棺一具,长五寸许,白金椁称 之。僧云:“太祖以施志公者,示改丧也。”予发其袭视之, 椁下识“洪武戊辰岁造”,二百二十三号,傍有金工姓 名,予忘矣。是当时所锻者不止一具,似不专为志公 施也。竟不知何意。

《嵩阳杂识》:“天顺间,安阳民牧牛,入一破冢中,铁索悬 一棺,去地四五尺,四旁无一物。民摇动其棺,沙土蒙 头,不能开眼。民惧,急趋出,沙已没铁矣。翌日拉伴往 视之,沙土满中,不复见棺,盖触其机发而然也。” 《名山藏·臣林记》:彭泽少有志节,正德元年补真定知 府。时府有奄官方得时,或请附之,泽具棺府堂后曰: “吾身岂附人者哉?”准拟附棺矣。累迁都御史。

《贤奕》董三泉公为蜀蓬州守,赴任时,诸子请曰:“平生 志节,儿辈能谅一切生事,不敢少觊。第大人年高,蜀 中多美材,后事可为计也。”公曰:“唯。”既致政,诸子迎之, 间请于公曰:“往者儿请命为后事计者如何?”公曰:“吾 闻之人云,杉不如柏也。”子曰:“今所具者柏耶?”公筦尔 曰:“吾兹载有柏子在,种之可尔=棺椁部杂录=

《庄子·天下篇》:“古之丧礼,贵贱有仪,上下有等。天子棺 椁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墨子独生不歌, 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以为法式。”

《吕氏春秋·节丧篇》:“善棺椁所以备蝼蚁蛇虫也。今世 俗大乱愈侈其葬,非为乎死者虑也,生者以相矜尚 也。”

《淮南子·说林训》:“鬻棺者,欲民之疾病也;畜粟者,欲岁c此约某日来取。”澄如期复往,果见其妻取直而去。澄 因蹑其后,至郊外及之,妻曰:“我昔葬时,官给葬具,虽 免暴骨,然至今为所司督责其直,计无所出,卖此以 偿之耳。”言讫不见。澄遂为僧。

《太仓州志》:“去沙头镇三五里,村名新洋,有编户谢甲, 美须髯,行多不谨。万历癸丑春三月,家十一口悉病 疫。甲死,妻孥相继且九人,止二老妪,未绝。宗姻问疾, 入其门,并见两疫鬼,朱发青面,齿如剑,即各怖走,多 染疾死。于是经月闭门,尸狼籍。一日,有人走镇上,坐 凶肆,与侩对,解腰缠银锭,共秤见四十二金。以六金” 有奇买棺九,别存半银锭握掌中,馀存腰缠。唤船户 朱大郎舁棺,安置皆毕,先起岸,叮咛:“可载至新洋村。” 到一处问谢家,便舁入。因出掌中半银锭示大郎,云 是雇值。大郎如其言,及门不闻声,心怪,排扉入,历门 三四重尸相枕,数果九。而买棺镇上长髯者亦与,则 谢甲也。审视腰缠与握中半银锭皆在,连呼怪事。久 之,闻呻吟,就看两老妪卧病,问客何为者?叩主人翁, 媪死已一月。大郎念佛出,见前两疫鬼匿身壁角中, 大郎熟视丑状,骂“业畜枉害人命,尚不去。”言已,两疫 鬼欻然灭。大郎乃前走村中,寻求谢中表某辈,与殓 此九人,而二老妪时亦能强言动,知疫鬼已去。发屋 栋得藏镪二千馀金,验之悉官物。大郎不敢取,竟回 船,沙头人传鬼买棺。

溺器部汇考[编辑]

周礼[编辑]

《天官》
[编辑]

《玉府》:掌王之燕衣服、衽席、床第、凡亵器。

订义郑司农曰:“亵器,清器,虎子之属。” 陈蕴之曰:“官名玉府,以金玉至贵也,而兼掌亵器之贱,诚若不类。”盖此官所掌,皆王所服用,虽亵器亦尊贵之物。或谓此亦用珍宝为之,则是孟蜀七宝妆溺器,艺祖斥其为亡国之具而碎之者也。 刘执中曰:“以其府近王宫,而燕寝之衣服器玩或多珍异,故兼掌焉。”

芸窗私志[编辑]

《虎子》
[编辑]

客问瑶卿曰:“溺器而曰虎子,何也?”答曰:“神鸟之山,去 中国二十五万里,有兽焉,名曰麟,主服众兽而却百 邪。此兽欲溺,则虎伏地仰首,麟主于是垂其背而溺 其口,故中国制溺器,名虎子也。”

溺器部纪事[编辑]

《春秋后语》:“智伯围赵襄子于晋阳,襄子大败智伯军, 杀智伯,漆其头以为饮器。”

《西京杂记》:“汉朝以玉为虎子,以为便器,使侍中执之, 行幸以从。”

《汉书·张骞传》:“张骞,汉中人也。建元中为郎。时匈奴降 者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韦昭曰:“饮器, 椑榼也。”晋灼曰:“饮器,虎子属也。或曰:饮酒之器也。”师 古曰:“《匈奴传》云:‘以所破月氏王头,共饮血盟’,然则饮 酒之器是也。”韦云:“‘椑榼,晋云兽子’,皆非也。椑榼即今 之偏榼,所以盛酒耳,非用饮者也。兽子亵器,所以溲 便者也。椑音鼙。”

《魏略》:苏则为侍中,旧侍中亲省起居,故俗因谓执虎 子。始,苏则同吉茂隐,茂后见则,嘲之曰:“仕宦不已执 虎子。”

《世说新语》:谢万在兄前,欲起索便器。于时阮思旷在 坐,曰:“新出门户,笃而无礼。”

《晋书·徐嵩传》:“嵩迁守始平郡,甚有威惠。及垒陷,姚方 成执而数之。嵩厉色谓方成曰:‘何不速杀我,早见先 帝,取姚苌于地下’。方成怒,三斩嵩,漆其首为便器。” 《唐书·宋之问传》:“之问伟仪貌,雄于辩,于时张易之等 宠甚,之问与阎朝隐、沈佺期、刘允济倾心媚附,易之 所赋诸篇,尽之问、朝隐所为,至为易之奉溺器。” 《画墁录》:浑咸宁少给事汾阳,未尝惮劳。汾阳在军中, 夜中酒,溺器必温。汾阳问之,对曰:“向挟以寝,汾阳念 之,可教也。”遂授以兵法。

《五代史·后蜀世家》:“孟昹幸晋汉之际,中国多故而据 险一方,君臣务为奢侈以自娱,至于溺器,皆以七宝 装之。”

《宋史·太祖本纪》:“帝见孟昹宝装溺器,舂而碎之,曰:‘汝 以七宝饰此,当以何器贮食?所为如是,不亡何待’!” 《冷斋夜话》:“周贯者,不知何许人,雅自号木雁子。治平、 熙宁间,往来西山,时时至高安,与予大父善,日酣饮, 畜一大瓢,行旅夜以为溺器。”

《后山诗话》:鲁直有痴弟,畜漆琴而不御,虫虱入焉。鲁 直嘲之曰:“龙池生壁虱。”而未有对。鲁直之兄大临旦见床下以溺器畜生鱼,问知其弟也,大呼曰:“我有对 矣。”乃虎子养溪鱼也。

《元史·胡长孺传》:“长孺转台州路宁海县簿。民荷溺器 粪田,偶触军卒衣,卒抶伤民,且碎器而去,竟不知主 名。民来诉,长孺阳怒其诬,械于市,俾左右潜侦之,向 抶者过焉,戟手称快,执诣所隶,杖而偿其器。”

《暌车志》:“常州一村媪,老而盲,家惟一子一妇,妇一日 作炊未熟,而其子呼之他所,妇嘱姑为毕其炊媪,盲 无所睹。饮食成,扪器贮之,误得溺器,妇归不敢言,先 取其中洁者食姑,次以馈夫,视器旁恶者,乃以自食, 良久天忽昼暝,觌其面不相睹,其妇暗中若为人摄 去,俄顷开明,身乃在近舍林中,衣间得一小布囊,贮” 米三四升,适足供夕𫗦。明旦视囊中米复如故,宝之 至今。予始闻此事,窃谓昼暝得米,或孝感所致,如郭 巨得金之类。至谓囊米旦旦常盈,则颇近迂诞。然范 德老为人诚悫,恐必不妄传,而村妇一节如此,亦可 尚也,故录以为劝。

《嵩阳杂识》:何大复傲视一世,在京师日,每有燕席,常 闭目坐,不与人交一言。一日命隶人携圊桶至会所, 手挟一册坐圊桶上,傲然不屑,客散徐起去。

溺器部杂录[编辑]

《识遗》:“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为饮器。汉建元中,匈奴破 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史韵》:“饮,音去声。”《汉书》韦昭《释: 椑》:“榼也,盛酒器。”晋灼曰:“饮器,虎子属,溲便,亵器也。”颜 师古引《匈奴传》“以所破月氏王头共饮血盟”为证,谓 饮酒器如颜说,贵之也。且死骨凶秽,又恶人头颅,岂 俎豆所宜乎?溲便释盖似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