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濮议卷第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濮议卷第二 欧阳文忠公文集 濮议卷第三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濮议卷第四

濮议卷第三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二十二

   中书请议濮王典礼奏状

韩琦等状奏伏以出扵天性之谓亲縁扵人情之谓

礼虽以义制事因时适宜而亲必主扵恩礼不忘其

本此古今不易之常道也伏惟皇帝陛下奋干之健

乘离之明拥天地神灵之休荷宗庙社稷之重即位

以来仁施泽浃九族既睦万国交欢而濮安懿王徳

盛位隆宜有尊礼陛下受命先帝躬承圣统顾以大

义后其私恩慎之重之事不䡖发臣等忝备宰弼实

国论谓当考古约礼因宜称情使有以隆恩而广

爱庶㡬上以彰孝治下以厚民风臣等伏请一本臣等四字却作

下有司议濮安懿王及谯国太夫人王氏襄国太夫

人韩氏仙逰县君任氏合行典礼详处其当以时施行

   两制礼官议状

等谨按仪礼丧服为人后者传曰何以三年也受

重者必以尊服服之为所后者之祖父母妻妻之父

母昆弟昆弟之子若子若子者言皆如亲子也又为

人后者为其父母报传曰何以期也不贰斩也何以

不贰斩也持重扵大宗者降其小宗也又为人后者

为其昆弟传曰何以大功也为人后者降其昆弟也

以此观之为人后者为之子不敢复顾私亲圣人制

礼尊无二上若恭爱之心分施扵彼则不得专一扵

此故也是以秦汉以来帝王有自旁支入承大统者

或推尊父母以为帝后皆见非当时取讥后世臣等

不敢引以为圣朝法况前代入⿰纟⿱𢆶匹 -- 继者多宫车晏驾之

后援立之䇿或出母后或出臣下非如仁宗皇帝年

龄未衰深惟宗庙之重祗承天地之意扵宗室众多

之中简㧞圣明授以大业陛下亲为先帝之子然后

⿰纟⿱𢆶匹 -- 继体承祧光有天下濮安懿王虽扵陛下有天性之

亲顾复之恩然陛下所以负扆端冕富有四海子子

孙孙万世相承者皆先帝之徳也臣等愚浅不达古

今窃以为今日所以崇奉濮安懿王典礼宜一凖先

朝封赠期亲尊属故事髙官大国极其尊荣谯国

夫人襄国太夫人仙逰县君亦改封大国太夫人考

之古今实为宜称

   中书进呈札子

准内降翰林学士王圭等奏崇奉濮安懿王典礼宜

一准先朝封赠期亲尊属故事髙官大国极其尊荣

国太夫人襄国太夫人仙逰县君亦改封大国

大人考之古今实为宜称者伏详王圭等所奏未见

详定濮安懿王当称何亲名与不名欲乞再下王圭

䓁详定闻奏

   两制礼官再议称皇伯状

臣䓁叅详真宗大中祥符八年楚王元佐以皇兄诏

书不名仁宗即位泾王元俨以皇叔赞拜不名天圣

五年加诏书不名此国朝崇奉尊属故事今濮安懿

王扵仁宗皇帝其属为兄扵皇帝合称皇伯而不名

谨具状闻奏伏𠋫𠡠旨

   中书请集官再议进呈札子

准内降翰林学士王圭䓁状称臣䓁参详真宗大中

祥符八年楚王元佐以皇兄诏书不名仁宗即位泾

王元俨以皇叔赞拜不名天圣五年加诏书不名此

国朝崇奉尊属故事今濮安懿王扵仁宗皇帝其属

为兄扵皇帝合称皇伯而不名者臣等谨按仪礼为

人后者为其父母报及按令文与五服年月敕并云

为人后者为其所后父斩衰三年为人后者为其父

母齐衰期即出⿰纟⿱𢆶匹 -- 继之子扵所⿰纟⿱𢆶匹 -- 继所生皆称父母又汉

宣帝光武皆称其父为皇考今来王圭等议称皇伯

扵典礼未见明有引据伏请下尚书省集三省御史

台官定议闻奏

  奏慈寿宫札子

二十三日中使韩和赍到皇太后实封札子一封付

中书为尚书省集议濮王典礼事中书检勘自皇帝

登极后应皇亲尊属并各追封加赠惟有濮王并夫

人为是皇帝本生父母合下有司检寻典礼并前代

故事遂具奏请寻奉圣𭥍𠋫过谅暗别取㫖近自皇

帝释服従吉遂再奏乞下两制以上及太常礼院详

㝎寻据王圭䓁奏称崇奉濮安懿王典礼冝一凖先

朝封赠期亲尊属故事髙官大国极其尊荣中书为

未见议定合称何亲再下详议续据王圭等议称皇

伯中书检详仪礼为人后者为其父母报及令文与

五服年月𠡠并云为人后者为𠩄后父斩衰三年系

义服为人后者为其父母齐衰期系正服即出⿰纟⿱𢆶匹 -- 继

子于𠩄⿰纟⿱𢆶匹 -- 继所生皆称父母是古今礼律明文其王圭

䓁议称皇伯即前代并无典故须今奏乞下尚书省

集官再议只是令议合称呼何亲𠩄有合行尊崇典

礼未曽议及今来忽蒙皇太后降出⿰扌𭥍 -- 指挥臣䓁𥨸恐

是间谍之人故要炫惑圣聴离间两宫将前代已行

典礼𨼆而不言但进呈一无呈字皇伯无稽之说欲挠公

议臣䓁各是先朝旧臣若于仁宗承继大统有碍事

体岂敢妄为自取众人之罪况今来已奉皇帝手诏

今权罢集议臣等若不具述前后理道虑皇太后不

知始末兼外廷凡百公一作议若皇太后却欲亲见

两府并百官理㑹窃恐有亏圣徳兼臣等限以朝廷

规制亦必不敢对见谨具奏闻谨奏

   称亲手诏

朕面奉皇太后慈旨为议濮安懿王典礼久未施行

巳降手书付中书濮安懿王谯国太夫人王氏襄国

太夫人韩氏仙逰县君任氏令朕称亲仍尊濮安懿

王为濮安懿皇王氏韩氏任氏并称后朕以方承大

统惧徳不胜称亲之礼谨遵慈训追崇之典岂易克

当且欲以茔为园増置吏卒守卫即园立庙俾王子

孙主奉祠事皇太后谅兹诚恳即赐允从宜令中书

门下依此施行

   榜朝堂手诏

朕近奉皇太后慈旨濮安懿王令朕称亲仍有追崇

之命朕惟汉一有史字宣帝本生父称曰亲又谥曰悼裁

置奉邑皆应经义既有典故遂遵慈训而不敢当追

崇之典朕又以上承仁考宗庙社稷之重义不得兼

奉其私亲故但即园立庙俾王子孙世袭濮国自主

祭祀逺嫌有别盖欲为万世法岂皆权宜之举㢤而

台官吕诲等始者专执合称皇伯进一作封大国

议朕以本生之亲改称皇伯历考前世并无典据进

一作封大国则又礼无加爵之道向自罢议之后诲

等奏促不巳忿其未行乃引汉哀帝去恭皇定陶之

号立庙京师干乱正统之事皆朝廷未尝议及者历

加诬诋自比师丹意欲揺动人情炫惑众听以至封

还告𠡠擅不赴台明缴留中之奏扵中书录传讪上

之文扵都下暨手诏之出诲等则以称亲立庙皆为

不当朕览诲等前䟽亦云生育之恩礼宜追厚俟样

禫既毕然后讲求典礼褒崇本亲今反以称亲为非

前后之言自相抵牾⿰纟⿱𢆶匹 -- 继以尧俞等不顾义理更相唱

和既挠权而恃众复归过以取名朕姑务含容屈扵

明宪止命各以本官补外尚虑搢绅之间士民之众

不详本末但惑传闻欲释群疑理宜申谕宜令中书

门下俾御史台出榜朝堂及进奏院遍牒告示庶知

朕意



濮议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