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卷1190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万一千九百三 永乐大典
卷之一万一千九百四
卷之一万一千九百五 

永乐大典卷之一万一千九百四 十八养

广

百丈广录古尊宿语录夫语须辩缁素。须识总别语。须识了义。不了义教语了义教辩清。不了义教辩浊。说秽法边

垢拣。凡说净法边垢拣。圣从九部教说向前众生无眼。须假人雕琢。若于聋俗人前说。直须教渠出家。持戒脩禅学慧。若是过量俗人。亦不得向他

与么说。如维摩诘传大士等貌。若于沙门前。说他沙门已受白四羯磨讫。具之全是戒定慧力。更向它与么说名非时语。说不应时。亦名绮语。若是

沙门。须说净法边垢。须说离有无等法。离一切脩证。亦离于离。若于沙门中。剥除习染。沙门除贪嗔病不去。亦名聋俗。亦须教渠脩禅学慧。若是二

乘僧。他歇得贪瞋病去。尽依在无贪。将为是。是无色界。是鄣佛光明。是出佛身血。亦须教渠脩禅学慧。须辩清浊语。浊法者。贪瞋爱取等多名也。清

法者。菩提涅盘。解脱等多名也。只如今鉴觉。但于清浊两流。凡圣等法。色声香味触法。世间出世间法。都不得有纤毫爱取。既不爱取。依住不爱取

将为是是初善。是住调伏心。是声闻人。是恋筏不舍人。是二乘道。是禅那果。既不爱取。亦不依住。不爱取是中善。是半字教。犹是无色界。免堕二乘

道。免堕魔民道。犹是禅那病。是菩萨缚。既不依住。不爱取。亦不作不依住知解。是后善。是满字教。免堕无色界。免堕禅那病。免堕菩萨乘。免堕魔王

位为智鄣。地障。行鄣故。见自己佛性。如夜见色。如云佛地断二愚。一微细所知愚。二极微细所知愚。故云有。大智人。破尘出経卷。若透得三句过。不

被三假管。教家举喻。如鹿三跳出网。唤作缠外佛。无物拘系得渠。是属然灯后佛。是最上乘。是上上智。是佛道上。立此人是佛。有佛性。是导师。是使

得无所碍风。是无碍慧。于后能使得因果福智自由是。作车运载因果。处于生。不被生之所留。处于死。不被死之所碍。处于五阴。如门开不被五阴

碍。去住自由。出入无难若能与么。不论阶梯胜劣。乃至蚁子之身。但能与么。尽是净妙国土。不可思议。此犹是解缚语。彼自无疮。勿伤之也。佛疮。菩

萨等疮。但说有无等法。尽是伤也有无管一切法。十地是浊流河。众作清流说。竖清相说浊过患向前十大弟子舍利弗富楼那。正信阿难。邪信善

星等。个个有榜样。个个有则候。一一被导师说破。不是四禅八定。阿罗汉等住定八万劫。他是依执所行。被净法酒醉故。声闻人。闻佛法不能发无

上道心所以断善根人无佛性。教云。唤作解脱深坑可畏之处。一念心退。堕地狱犹如箭射。亦不得一向说退。亦不得一向说不退。秪如文殊。观音。

势至等。却来须陁洹地同类诱引不得言他退。当与么时。祗唤作须陁洹人祗如今鉴觉。但不被一切有无诸法。管透三句。及一切逆顺境得过。间

百千万亿佛出世间。如不闻相似亦不依住不闻。亦不作不依住知解说它者个人退不得。量数管他不著。是佛常住世间而不染世法。说佛转法

轮。退亦是谤佛法僧。说佛不转法轮。不退亦是谤佛法僧。肇云。菩提之道。不可图度。高而无上。广不可极。渊而无下。深不可测语也。垛生招箭。言鉴

觉犹不是。从浊辩凊。许说如今鉴觉。是除鉴觉。外别有尽是魔说。若守住如今鉴觉。亦同魔说。亦名自然外道说。如今鉴觉。是自己佛。是尺寸语。是

图度语。似野干呜。犹属黐胶门。本来不认。自知自觉是自己佛。向外驰求觅佛。假善知识。说出自知自觉。作药治个向外驰求病。既不向外驰求。病

瘥须除药。若执往自知自觉。是禅那病。是彻底声闻。如水成冰。全冰是水。救渴难望。亦云必死之病。世医拱手。无始不是佛。莫作佛解。佛是众生邉

药。无病不要吃药。病俱消。喻如清水。佛似甘草和水。亦如蜜和水。极是甘美。若同清水边数则不著不是。无是本有。亦云此理是诸人本有。诸佛菩

萨唤作示珠人。从来不是个物。不用知渠解渠。不用是渠非渠。但割断两头句。割断有句不有句。割断无句不无句两头迹不现。两头提汝不著量

数管汝不得。不是欠少。不是具足。非凡非圣。非明非暗。不是有知。不是无知。不是系缚。不是解脱。不是一切名目。何以不是实语。若为雕琢。虚空作

得佛。相貌。若为说道。虚空是青黄赤白作得。如云法无有比。无可喻。故法身无为。不堕诸数。故云圣体无名不可说。如实理空门难凑。喻如太末虫。

处处能泊。唯不能泊于火𦦨之上。众生亦尔。处处能縁。唯不能縁于般若之上。参善知识。求觅一知一解。是善知识。魔生语见故。若发四弘誓愿。愿

度一切众生尽。然后我始成佛。是菩萨法智。魔誓愿不相舍故。若持斋戒。修禅学慧。是有漏善根。纵然坐道场。示现成等正觉。度恒沙数人尽证辟

支佛果。是善根魔。起贪著故。若于诸法。都无贪染。神理独存。住甚深禅定更不升进。是三昧魔。久耽玩故。至上𣵀盘。离欲寂静。是魔业。若智慧。脱若

于魔网不去。纵解百本围陁经。尽是地狱滓。若觅如佛相似。无有是处。如今闻说不著一切善恶有无等法。即为堕空。不知弃本逐末。却是堕空也

求佛求菩提。及一切有无等法。是弃本逐末。秪如今麄食助命。补破遮寒。渴则掬水吃。馀外但是一切有无等法。都无纤毫系念。此人渐有轻明分

善知识。不执有不执无。脱得十句魔语。出语不系缚人所有言说。不自称师说如谷响言满天下无口过堪依止。若道我能说能解。说我是和尚。汝

是弟子者个同于魔说无端说道。目撃道存是佛不是佛。是菩提𣵀盘解脱等无端说一知一解见举一手竖一指云是禅是道者个语系绌。人未

有住时。秪是重增比丘绳索纵然不说。亦有口过宁作心师。不师于心。不了义教。有人天师有导师。了义教中。不为人天师。不师于法。未能依得玄

鉴。且依得了义教犹有相亲分若是不了义教。秪合聋俗人前说秪如今但不依住一切有无诸法。亦不住无依住。亦不作。不依住知解。是名大善

知识。亦云唯佛一人。是大善知识为无两人。馀者尽名外道。亦名魔说。如今秪是说破两头句。一切有无境法但莫贪染。及解缚之事。无别语句。教

人若道别有语句教人别有法与人者。此名外道。亦名魔说。湏识了义教不了义教语须识遮语。不遮语。须识生死语。须识药病语。须识逆顺喻语。烦识

摠别语。说道脩行得佛有脩有证是心是佛。即心即佛。是佛说是不了义教语。是不遮语。是摠语。是升合檐语。是拣秽法边语。是顺喻语是死语。是几夫

前语。不许脩行得佛无脩无证。非心非佛佛亦是佛。说是了义教语是遮语。是别语。是百石檐语。是三乘教外语。是逆喻语。是拣净法邉语。是生语。

是地位人前语。从须陁洹向上直至十地。但有语句。尽属法尘垢。但有语句。尽属烦恼边牧。但有语句。尽属不了义教。了义教。是持不了义教。是犯

佛地无持。犯了义不了义教尽不许也。从苗辩地。从浊辩清。秪如今鉴觉若从清邉数鉴觉。亦不是清。不鉴觉亦不是清。亦不是不清。亦不是圣。亦

不是不圣。亦不是见水浊。说水浊过。患水若清都无可说。说却浊他水。若有无问之问。亦有无说之说。佛不为佛。说法平等。真如法界。无佛不度众

生。佛不住佛。名真福田。须辩主客语。贪染一切有无境法。被一切有无境惑乱自心。是魔王照用属魔民。秪如今鉴觉。但不依住。一切有无诸法。世

间出世间法亦不作。不住知解。亦不依住无知。解。自心是佛。照用属菩萨心。心是主宰。照用属客尘。如波说水。照万像以无功。若能寂照。不自玄㫖。

自然贯串于古今。如云神无照功。至功常存。能一切处为导师众生性识。他为未曾踏佛阶梯。是黐胶性。多时粘著有无诸法。乍吃玄㫖药。不得乍

闻格外语。它信不及。所以菩提树下。四十九日。默然思惟。智慧冥朦难说无可比喻。说众生有佛性。亦谤佛法僧。说众生无佛性。亦谤佛法僧。若言

有佛性。名执著谤。若言无佛性。名虚妄谤。如云说佛性有。则增益谤。说佛性无则损减谤说佛性亦有亦无。则相违谤。说佛性非有非无则戏。论谤

始欲不说众生无解脱之期始欲说之。众生人随语生解。益少损多。故云我宁不说法疾入于𣵀盘。向后反寻过去诸佛。皆说三乘之法。向后假说

假立名字。本不是佛向渠说是佛。本不是菩提。向渠说是菩提𣵀盘。解脱等。知渠担百石担不起且与渠。升一合担。知渠难信了义教。且与渠说

不了义教。且得善法流行。亦胜于恶法。善果限满恶果便到。得佛则有众生到。得𣵀盘则有生死到。得明则有暗到。但是有漏因果。翻覆无有不相

酬献者若欲免见翻覆之事。但割断两头句。量数管不著。不佛不众生不亲不踈。不高不下。不平不等。不去不来。但不着文字。隔渠两头。捉汝不得

免若乐相形。免明暗相酬。实理真实亦不真实。虚妄亦不虚妄不是量数物喻。如虚空不可修治。若心有少许作解。即被量数管着。亦如卦兆。被金

木水火土管。亦如黐胶。五处俱粘。魔王捉得自在还家。天教语。皆三句相连。初中后善。初直须教渠发善心。中破善心后始名好善。菩萨即非菩萨

是名菩萨法非法非非法摠与么也。若秪说一句。令众生入地狱。若三句一时说。渠自入地狱。不干教主事。说到如今鉴觉。是自己佛。是初善不守

住如今鉴觉是中善。亦不作不守住知。解。是后善。如前属然灯后佛。秪是不凡亦不圣。莫错说。佛非凡非圣。此土初祖云。无能无圣。为佛圣。若言佛

圣者。亦非九品精灵龙畜等类。及释𣑽已来。皆能通变。上品精灵。亦知今古百劫时事。岂得是佛。如阿脩罗王。身极长大敌两倍须弥山。与帝释战

时。知力不如。领百万兵众。入藕丝孔里蔵。通变辩才不少。它且不是佛教语。节级奢缓。升降不同。未悟未解时名贪嗔。悟了唤作佛慧。故云不异旧

时人。秪异旧时行履处。问斩草伐木。掘地垦土。为有罪报。相否。师云。不得定言有罪。亦不得定言无罪。有罪无罪。事在当人。若贪染一切有无等

法。有取舍心。在透三句。不过此人。定言有罪。若透三句外。心如虚空。亦莫作虚空想。此人定言无罪。又云。罪若作。。道不见有罪。无有是处。若不作

罪道有罪亦无有是处。如律中本迷煞人。及转相煞。尚不得煞罪。何况禅宗下相承。心如虚空。不停留一物。亦无虚空相。将罪何处安著。亦云禅。道

不用脩。但莫污染。亦云但融冶表里。心尽即得。亦云但约照境。秪如今照一切有无等法。都无贪取。亦莫取著。亦云合与么学。学似浣垢衣。衣是本

有垢。是外来间说。一切有无声色如垢腻。都莫将心凑泊。菩提树下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属色。十二分教属声。秪如今截断一切有无声流过。心

如虚空相似。合与么学。如救头然。始得临命终时。寻旧熟路行。尚不彻到与么时新调始学。无有得期。临终之时。尽是胜境现前。随心所爱。重处先

爱。秪如今不作恶事。当此之际。亦无恶境。纵有恶境。亦变成好境。若怕临终之时。慞狂不得自由。即湏如今便自由始得。秪如今于一一境法。都无

爱染。亦莫依住知解。便是自由人。如今是因临终是果。果业已现。如何怕得。怕是古今。古若有今。今亦有古。古若有佛。今亦有佛。如今若得。直至未

来际得。秪如今一念。一念不被一切有无等法管。自古自今。佛秪是人。人秪是佛。亦是三昧定。不用将定入定。不用将禅想禅。不用将佛觅佛。如云

法不求法。法不得法。法不行法。法不见法。自然得法。不以得更得。所以菩萨应如是正念于法。罄然独存。亦无知独存之法。智性自如。如非因所置

亦名体结。亦名体集。不是智知。不是识。识。绝思量处。凝寂体尽。忖度水亡如海大流尽。波浪不复生。亦云如大海水。无风匝匝之波。忽知匝匝之波

此是细中之麄。亡知于知。还如细中之细是佛境界从此初如。名三昧之顶。亦名三昧王。亦名尔熖智出生一切诸三昧。灌一切诸法王子顶。于一

切色声香味触法刹土成等正觉内外通达。悉无有阂。一色一尘。一佛一色。一切佛一切色。一切尘一切佛。切色声香味触法。亦复如是。一一遍

满一切刹上。此是细中之麄。是善境界。是一切上流知觉闻见。亦是一切上流出生入死。度一切有无等。是上流所说亦是上流温𣵀盘。是无上道。是

无等咒。是第一之说。于诸说中。最为甚深。无人能到。诸佛护念。犹如清波能说一切水。清浊深流广大之用。诸佛护念。行住坐卧。若能如是。我时为

现。清净光明身。又云如汝自等语等。我亦如然。一佛刹声。一佛刹香。一佛刹味。一佛刹触。一佛刹事。悉皆如是从此上至莲华藏世界。纵广捴皆如

是。若守初知为解名顶结。亦名堕顶结。是一切尘劳之根本。自生知见。无绳自䌸。所知故。系世有二十五。又散一切诸烦恼门。䌸着于他。此初知二

乘见之名。为尔熖识。亦名微细烦恼。便即断除。既得除已。名为回神住空窟。亦名三昧酒所醉。亦名解脱魔所䌸。世界成坏。定力所持。漏向别国土

都不觉知。亦名解脱深坑可畏之处。菩萨悉皆逺离。亦云失脚作转轮王今四天下人。一日行十善。此福智犹不能算。自己鉴觉名王。縁念着有无

诸法。名转轮王。祗如今于藏腑中。都不纳一切有无等法。离四句外。名空空。名不死药。为唤前王名不死药。虽云不死药。与王共服。亦非二物。亦非

一物。若作一二解亦名转轮王。祗如今有人。以福智四事。供养四百万亿阿僧祗世界。六趣四生。随其所欲。满八十年已。后作是念。然此众生。皆已

衰老。我当以佛法而训导之。今得湏陁洹果。乃至阿罗汉道。如是施主。但施众生。一切乐具。功德尚自无量。何况今得须陁洹果。乃至阿罗汉道。功

德无量无边。犹不如第五十人闻経。随喜功德。报恩経云。摩耶夫人生五百太子尽得辟支佛果。而皆灭度。各各起塔供养一一礼拜。叹言不如生

于一子。得无上菩提。省我心力。秪如今于百千万众中有一人得者。价值三千大千世界。所以常劝众人。须玄解自理。自理若玄。使得福知。如贵使

贱。亦如无住车。若守此作解。名髻中珠。亦名有价宝珠。亦名运粪入。若不守此为解。如王䯻中明珠与之。亦名无价大宝。运粪出。佛直是缠外

人。却来缠内与么作佛。直是生死那边人。直是玄绝那边人。却来向者岸与么作佛。人及猕猴。俱不能行。人喻十地菩萨。猕猴喻几夫。读経看教。求

一切知解。不是一向不许解得三乘教。善得璎珞庄严。具得三十二相。窟宅觅佛即不得。教云。贪著小乘。三藏学者。犹不许亲近。何况自为是破戒

比丘。名字罗汉。𣵀盘経中。被配入十六恶律仪中。同于畋猎渔捕为利养故。杀害大乘方等。犹如甘露。亦如毒药。消得去如甘露。消不去如毒药。读

经看教。若不解他生死语。决定透它义句不过。莫读最第一。亦云须看教亦须参善知识。第一须自有眼。须辩它生死语始得。若辩白不得。决定透

不过。秪是重增比丘绳索。所以教学玄㫖。人不遣读文字。如云说体不说相。说义不说文。如是说者。名真说。若说文字。皆是诽谤。是名邪说。菩萨若

说。当如法说。亦名真说。当令众生。持心不持事。持行不持法。说人不说字。说义不说文。说道欲界无禅。亦是带一只眼人语。既云欲界无禅。凭何得

至色界。先因地上习二种定。然后得至初禅有想定。无想定。有想定生色界。四禅等天无想定生无色界。四空等天欲界。灼然无禅。禅是色界。问如

今说。此土有禅如何。师云。不连不禅。是如来禅。离生禅想。问如何是有情无佛性。无情有佛性。师云。从人至佛是圣情执。从人至地狱是几情执。秪

如今但于凡圣二境。有染爱心。是名有情无佛性。秪如今但于凡圣二境及一切有无诸法。都无取舍心。亦无无取舍知解。是名无情有佛性。秪是

无其情系。故名无情。不同木。石。太虗。黄花。翠竹。之无情。将为有佛性。若言有者。何故经中不见受记而得成佛者。秪如今鉴觉。但不被有情改变。喻

如翠竹。无不应机。无不知时。喻如黄花。又云若踏佛阶梯。无情有佛性。若未踏佛阶梯。有情无佛性。僧问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

得成佛道。如何。师云。劫者滞也。亦云住也。住一善。滞于十善。西国云佛。此土云觉。自己鉴觉。滞著于善。善根人无佛性。故云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

道。触恶住恶。石众生觉。触善住善。名声间觉。不住善恶。二边不依住。将为是者。名二乘觉。亦名辟支佛觉。既不依住善恶二边。亦不作。不依住知解。

名菩萨觉。既不依住。亦不作。无依住知解。始得名为佛觉。如云佛不住佛。名真福田。若于千万人中。忽有一人得者。名无价宝。能扵一切处为导师

无佛处云是佛。无法处云是法。无僧处云是僧。名转大法轮。问从上祖宗。皆有宻语。递相传授。如何师云。无有宻语。如来无有秘宻藏。祗如今鉴觉

语言分明。觅形相。了不可得是宻语。从须陁洹向上直至十地但有语句。尽属法之尘垢但有语句尽属烦恼边收但有语句尽属不了义教。但有

语句。尽不许也。了义教俱非也。更讨什么宻语。问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如何。师云空喻于沤。海喻于性。自己灵觉之性。过于虚空。故云空生大

觉中。如海一沤发。问伐林莫伐树如何师云。林者喻于心。树者喻扵身。因说林故生怖。故云伐林莫伐树。问语也垛生招箭言既垛生。不得无患

患累既同缁素何辩。师云但却发箭。途中相拄。如其相差必有所伤谷中寻响。累劫无形。响在口𨓉得失在于来问却问所归。还被扵箭。亦如知幻

不是幻。三祖云。不识玄㫖。徒劳念静亦云认物为见。如持瓦砾。用将何为若言不见。木石何殊是故见与不见。二俱有失举一例诸。问本无烦恼。三

十二。相如何。师云。是佛𨓉事本有烦恼。今有三十二相。秪如今凡情是问无边身菩萨。不见如来顶。相如何师云为作有边见。无边见所以不见如

来顶相。秪如今都无一切有无等见。亦无无见。是名顶相现。问如今沙门。尽言我依佛教。学一经一论。一禅一律。一知一解。合受檀越四事供养为

消得否。师云。但约如今照用。一声一色。一香一味。于一切有无诸法。一一境上。都无纤尘取染亦不依住无取染亦无不依住知解。者个人。日食万

两黄金。亦能消得。秪如今照一切有无等法于六根门头刮削。并当贪爱。有纤毫治不去。乃至乞施王一粒米一缕线。个个披毛戴角。牵犁负重。一

一须偿它。始得为不依佛。佛是无著人无求人。无依人。如今波波贪觅佛。尽皆背也。故云久亲近于佛。不识于佛性。唯观救世者。轮回六趣中。乆乃

见佛者。为说佛难值。文殊是七佛祖师。亦云是娑婆世界。第一主首菩萨无端作见佛想间法想被佛威神力故犹降二铁围山。不是不解特与诸

学人作标则令诸后学人莫作无么见间但无一切有无等法。有无等见一一个个透过三句外。是名如意宝是名宝华承足若作佛见法见。但是

一切有无等见名眼翳见所见故亦名见缠亦名见盖亦名见孳。秪如今念念。及一切见闻觉知及一切尘垢祛得尽但是一尘一色。捴是一佛。但

起一念。捴是一佛。三世五阴念念谁知其数。是名佛。闱塞虚空。是名分身佛。是名宝塔现是以常叹言嗟。见今日所依之命依一颗米。一茎莱饷时。

不得食。饥死不得水。渴死不得火寒死。欠一日不生。欠一日不死。被四大把定。不如先达者入火不烧。入水不溺。倘要烧便烧。要溺便溺。要生即生

要死即死。去住自由者个人有自由分心若不乱。不用求佛求菩提𣵀盘若著佛求属贪。贪变成病。故云佛病最难治。谤佛毁法。乃可取食。食者是

自己灵觉性。无漏饭。解脱食。此语治十地菩萨病。是从初至十地也。秪如今但有一切求心。尽名破戒比丘。名字罗汉。尽名野干。灼然销他供养不

得。秪如今闻声如响等。嗅香如风等。离一切有无等法。亦不住于离。亦无不住知解。此人一切罪垢。不能相累。为求无上菩提𣵀盘。故名出家。犹是

邪愿。况乎世间诤论。觅胜负说。我能我解。贪一门徒。爱一弟子。恋一住处结一檀越。一衣一食。一名一利。又言我得一切无阂。秪是自诳。秪如今能

于自己五阴。不为其主。被人割截。节节支解。都无怨吝之心。亦不烦恼。乃至自己弟子。被人鞭打。从头至足。如上一一等事。都无一念。生彼我心。犹

依住。无一念将为是。此名法尘垢十地之人脱不去流。入生死河。所以常劝众人。须惧法尘烦恼。如惧三涂。乃有独立分。假使有一法过扵𣵀盘者

亦无少许。生珍重想。此入步步是佛。不假脚踏莲华。分身百亿。秪如今于一切有无等法。有纤毫爱染心。纵然脚踏莲华。亦同魔作。若执本清净。本

解脱。自是佛自是禅道解者即属自然外道。若执因縁修成证得者。即属因缘外道。执有即属常见外道。执无即属断见外道执亦有亦无即属𨓉

见外道。执非有非无即属空见外道。亦云愚痴外道。秪如今但莫作佛见。𣵀盘等见。都无一切有无等见。亦无无见。名正见。无一切闻。亦无无闻名

正闻。是名摧伏外道。无凡夫魔来。是大神咒。无二乘魔来。是大明咒。无菩萨魔来。是无上咒。乃至亦无佛魔来。是无等等咒。一变众生謟曲修罗。二

变二乘謟曲修罗。三变菩萨謟曲修罗是三变净土但是一切有无凡圣等法喻如金矿自己如理喻如于金金与矿各相去离。真金露现。忽有人

觅钱觅宝。变金为钱与他亦如面体真正无诸沙有人乞䭔。变面为䭔与他。亦如智臣善解王意王若行时索仙陀婆即便奉马。食时索仙陀婆。

即便奉塩此等喻学玄㫖人善能通达应机不失亦云六绝师子。志公云。随人造作百变。十地菩萨不饥不饱入水不溺入火不烧。倘要烧且不可

得烧它被量数管定佛则不与么入火不烧倘要烧便烧要溺便溺他便得四大风水自由一切色是佛色。一切声是佛声自己泮秽謟曲心。尽透

过三句外。得说此语菩萨清净弟子明白所有言说。不执无有。一切照用。不拘清浊有病不吃药是愚人无病吃药是声间人定执一法名定性声

闻。一向多闻名增上慢声闻。知他名有学声闻。沈空滞寂。及自知名。无学声闻。贪嗔痴等是毒。十二分教是药。毒未销药不得除。无病吃药药变成

病病去药不消。不生不灭是无常义。𣵀盘经云。有三恶欲。一欲得四众围绕二欲得一切人为我门徒三欲得一切人知我是圣人及阿罗汉。迦叶

经云。一欲求见未来佛二欲求转轮王。三欲求刹利大姓。四欲得婆罗门大姓。乃至厌生死求𣵀盘如是恶欲先湏断之秪如今但有取染𨔝念。尽

名恶欲尽属六天。摠被波旬管。问二十年中。常令除粪如何师云。但息一切有无知见。但息一切贪求。个个透过三句外。是名除粪。秪如今求佛。求

菩提求一切有无等法是名运粪入不名运粪出。秪如今作佛见。作佛解。但有所见所求所著。尽名戏论之粪亦名麄言亦名死语如云大海不宿

死尸。等闲说话不名戏论说者辩清浊名戏论教文都摠有二十一般空。淘择众生尘累沙门持斋持戒忍辱柔和。慈悲喜舍寻常是僧家法则。会

与么会宛然依佛教秪是不许贪著依执。若希望得佛。得菩提等法者。似手触火文殊云若起佛见法见应当害已。所以文殊执剑于瞿昙。鸯掘持

刀于释氏如云菩萨行五无间而不入无间地狱他是玄通无。间。不同众生五逆无间从波旬直至佛。尽是垢腻都无纤毫依执。如是名二乘道。况

乎诤论觅胜负说。我能我解。秪名诤论僧。不名无为僧。秪如今但不贪染一切有无诸法是名无生。是名正信。信着一切法。名信不具。亦名信不图。亦

名偏信不具。故名一阐提。如今欲得蓦直悟解。但人法俱泯。人法俱绝。人法俱空。透三句外。是名不堕诸数人者。是信法者是戒施闻慧等菩萨。忍

不成佛。忍不作众生。忍不持戒。忍不破戒。故云不持不犯。智浊照清。慧清识浊。在佛名照慧。在菩萨名智。在二乘及众生𨓉。则名识。亦名烦恼在佛

名果中说因。在众生名因中说果。在佛名转法轮。在众生名法轮转。在菩萨名璎珞庄严具。在众生名五阴业林。在佛名本地无明。是无明明。故云

无明。为道体不同众生暗蔽无明。彼是所。此是能。彼是所间。此是能闻。不一不异。不断不常。不来不去。是生语句。是出辙语句。不明不暗。不佛不众

生。捴与么也。来去断常。佛与众生是死语遍不遍。同异断常等。是外道义般若波罗蜜。是自己佛性。亦云摩诃衍。摩诃是大义。衍是乘义。若守住自

己知觉又成自然外道。不用守如今鉴觉。不用别求佛。若更别求。又属因缘外道此土初祖云。心有所是。必有所非。若贵一物。则被一物惑。若重一

物。则被一物惑。信被信惑。不信又成谤。莫贵莫不贵。莫信莫不信。佛亦不是无为。虽不是无为。又不是冥寞。犹如虚空。佛是大心众生鉴觉多。鉴觉

虽多它鉴觉清净。贪瞋鬼提他不著。佛是缠外人。无纤毫爱取亦无无爱取知解。是名具足六度万行。若要庄严具种种皆有如不要他。不用亦不

失他使得因果福智自由。是修行。非是执劳负重唤作脩行。却不与么。三身一体。一体三身一者法身实相佛法身佛不明不暗明阇属幻化实相

由对虚得名本无一切名目。如云佛身无为。不堕诸数成佛献盖等。是升合檐语要从浊辩清得名故云实相法身佛是名清净法身昆卢遮那佛。

亦名虚空法身佛亦名大圆镜智。亦名第八识亦名性宗亦名空宗亦名佛居不净不秽上亦名在窟师子亦名金刚后得智。亦名无垢檀亦名第一

义空。亦名玄㫖。三祖云。不识玄㫖徒劳念静。二报身佛。菩提树下佛亦名幻化佛。亦名。相好佛亦名应身佛。是名图满报身卢舍那佛亦名平等性

智。亦名第七识。亦名酬因答果佛。同五十二禅那数同阿罗汉辟支佛。同一切善菩萨等。同受生灭等苦不同众生系业等苦三化身佛。秪如今于

一切有无诸法。都无贪染。亦无无染。离四句外所有言说辩才。名化身佛。是名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亦名大神变。亦名逰戏神通亦名妙观察

智。亦名第六识供养者。净三业前际无烦恼可断。中际无自性可守。后际无佛可成。是三际断。是三业清净。是三轮空。是三檀空。云何比丘。给侍于

佛。所谓不漏六根者。亦名庄严空无诸漏林树庄严空。无诸染花果庄严空。无佛眼约修行人。法眼辩清浊。亦不作辩清浊知。解是名。乃至无眼。宝

积经云。法身不可以见闻觉知求。非肉眼所见。以无色故。非天眼所见。以无妄故。非慧眼所见。以离相故。非法眼所见。以离诸行故。非佛眼所见。以

离诸识故。若不作如是见。是名佛见。同色非形色名真色。同空非太虚名真空。色空亦是药病相治语。法界观云。不可言即色不即色。亦不可言即

空不即空。眼耳鼻舌身意。不纳一切有无诸法。名转入地七地。七地菩萨。不退七地。向上三地。菩萨心地。明白。易染。说大即烧。从色界向上。布施是

病。悭贪是药。从色界向下。悭贪是病。布施是药。有作戒者。割断世间。法但不身手作无过名无作戒。亦云无表戒。亦云无漏戒。但有举心动念。尽名

破戒。秪如今但不被一切有无诸境惑乱。亦不依住不惑乱。亦无不依住解。是名遍学。是名勤护念。是名广流布。未悟未解时名母悟了名子。亦无

无悟。解知解。是名母子俱。䘮。无善缠。无恶缠。无佛缠。无众生缠。量数亦然。乃至都无量数缠。故云佛是出缠过量人。贪爱知。解义句。如母爱子。唯多

与儿酥吃。消与不消。都捴不知。此语喻十地。受人天尊贵烦恼生色界无色界。禅定福乐烦恼。不得自在神通。飞腾隐显。遍至十方。诸佛净土。聴法

之烦恼学慈悲喜舍因縁烦恼学空平等中道烦恼学三明六通四无阂烦恼学大乘心发四弘誓愿烦恼初地二地。三地四地。明解烦恼。五地六

地七地诸知见烦恼八地九地十地菩萨双照二谛烦恼乃至学佛果。百万阿僧祗诸行烦恼唯贪义句知解不知却是系䌸烦恼故云见河能漂

香象问见否答曰见问见后如何答曰见无二既云见无二不以见见扵见若见更见为前见是为后见是如云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

不能及所以不行见法不行闻法不行觉法诸佛疾与授记。难曰见既不是授记之言复何用记师云先悟宗人不被一切有无诸法相拘如浣垢

衣故云离相名佛虚尽不存中㫖独玄玄达一路同道后进契其阶故云授记耳无明为父贪爱为母自己是病还医自己是药自己是刀还杀自

己无明贪爱父母故云杀父害母一语类破一切法吃非时食者亦复如是秪如今但是一切有无等法尽是吃非时食亦名恶食是秽食置扵宝

器是破或是妄语是杂食佛是无求人。如今贪求一切有无诸法但是所有所作皆背也却是谤佛。但有贪染尽名授乎秪如今但不贪染亦不依

住不贪染亦无不依住知解是名般若火是烧手指是不惜躯命。是节节支解是出世间。是掌世界于他方秪如今若于十二分教及一切有无诸

法。于藏腑中。有纤毫停留。是不出网。但有所求所得。但有生心动念。尽名野干。衹如今于藏腑中。都无所求。都无所得。此人是大施主。是师子孔。亦

不依住无所得。亦无不依住知解。是名六绝师子。人我不生。诸恶不起。是纳须弥于芥子中。不起一切贪嗔八风等。是悉能吸四大海水入口中。不

受一切虗妄语言是不入耳中。不令身起一切恶扵人。是纳一切火扵腹中。秪如今于一一境。不惑不乱。不嗔不喜。于自己六根门头剥削。并当得

净洁。是无事人。胜一切知。解头陀精进。是夕天眼。亦名了照为眼。是名法界性。是作车载因果。佛出世度众生。则前念不生。后念莫续。前念业谢。名

度众生。前念若嗔。即将喜药治之。即名为有佛度众生。但是一切言教秪如治病。为病不同。药亦不同。所以有时说有佛。有时说无佛。实语治病。病

若得瘥。个个是实语。治病若不瘥。个个是虗妄语。寔语是虚。妄语生见。故虚妄是实语。断众生颠倒。故为病是虚妄。衹有虚妄药。相治。佛出世度众

生。是九部教语。是不了义教语。瞋及喜病及药捴是自己。更无两人。何处有佛出世。何处有众生可度。如经云。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亦云不爱佛菩

提。不贪染有无诸法。名为度它。亦不守住自己。名为自度。为病不同。药亦不同。处方不同。不得一向固执。依佛依菩提等法。尽是依方。故云至于智

者。不得一向教中所辩喻于黄叶亦如空拳䛘小儿若人不知此理名同无明如云行般若菩蕯不得取我语及依教敕瞋如石头爱如河水衹如

今但无瞋无爱是透山河石壁直为治聋俗病多闻辩说治眼病从人至佛是得从人至地狱是失是非亦然三祖云得失是非一时放却不执住

一切有无诸法是名不住有縁亦不依住不依住是名不住空忍执自己是佛自己是禅道解者名内见执因縁修证而成者。名外见志公云内见

外见俱错眼耳鼻舌各各不贪染一切有无诸法是名受持四句偈。亦名四果六入无迹亦名六通衹如今但不被一切有无诸法阂亦不依住不

阂。亦无不依住知解是名神通不守此神通是名无神通如云无神通菩萨之迹不可寻。是佛向上。人最不可思议。人是自己。天是智照讃即喜。喜

者属境。境是天讃是人人天交接。两得相见亦云净智为天。正智为人本不是佛。向渠说是佛。名体结衹如今但莫作佛知。解。亦无无。不依住知解。

是名灭结。亦名真如。亦名体如求佛求菩提名现身意衹如今但有一切求心。尽名现身意如云求菩提。虽是胜求重增尘累求佛是佛众。求一切

有无诸法是众生众。衹如今鉴觉但不依住一切有无诸法。是不入众数。秪如今于一一声香味触法。等不爱于一一境不贪。但无十旬浊心是了

因成佛。学文句觅解者名縁因成佛。见佛知佛则得说佛。有知有见。却是谤佛若云佛知佛见。佛闻佛说即得见火。即得火见。即不得如刀割物。即

得物割刀。即不得知佛人。见佛人。比量智世间譬喻。是顺喻。不了义教是顺喻。了义教是逆喻。舍头目髓脑是逆喻。如今不爱佛菩提等法是逆喻难舍喻

于头目髓脑闻佛人。说佛人。如恒河沙。是佛知是佛见是佛间。是佛说。万中无一。衹为自无眼依它作眼教中唤作比量智。祇如今贪佛知解。亦是

如照着。一切有无境法名头被一切有无境法相挠。著名手都未照前境。时名髓脑圣地习凡因佛。入众生中。同类诱引。化导同渠。饿鬼肢节火然。

与渠说般若波。罗宻令渠发心。若一向在圣地。凭何得至彼。共渠语佛入诛类。与众生作船筏。同渠受若。无限劳极。佛入若处。亦同众生受若。佛秪

是去住自由。不同众生。佛不是虚空受若何得不若。若说不若。此语违负。等闲莫说。错说佛神通。自在不自在。且惭愧人不敢说佛。是有为。是无为。

不敢说佛。自由不自由。除讃药方外。不欲得露现两头丑陋。教云。若人安佛菩提。置有所是𨓉其人得大罪。亦云。如不识佛。人前向渠与么说无过。

如无漏牛乳。能治有漏病其牛者不在高原不居下隰。此牛乳堪作药。高原喻于佛。下隰喻于众生。如云来实智法身又无此病。辩才无阂升腾自

在不生不灭是名生老病死疼痛㿇㿇是暗吃菌羹。患痢疾而终。是暗为藏明头迹。明暗都遣莫取。无取亦无无取。他不明不暗王宫生纳耶输陀罗

八。相成道。声间外道妄想所计。如云非杂食身。纯陀云我知如来。决定不受不食。第一须具两只眼照破两头事。莫秪带一只眼。向一边行。即有那

个边到功德天黑暗女相随。有智主人。二俱不受秪如今心如虗空。相似。学始有所成。西国高祖云。雪山喻犬𣵀盘此土初祖云。心心如木石。三祖

云。几尔忘縁。曹云。善恶都莫思量。先师云。如迷人不辩方所肇公云。闭智塞聦。独觉冥冥者矣文殊云心同虚空故敬礼无所观甚深修多罗。不闻

不受持。秪如今但是一切有无诸法都不见不闻。六根杜塞。若能与么学。与。么持经。始有修行分。者个语逆耳苦口。可中与么作得至第二第三生。

能向无佛处坐大道场。示现成等正觉。变恶为善变善为恶。使恶法教化十地菩萨。使善法教化地狱饿鬼。能向明处解明䌸。能向暗处解暗䌸。撮

金成土。撮土成金。百般作得。变弄自由于恒沙世界外有求救者婆伽婆。即披三十二相。现其人前。同渠语音与渠说法随机感化。应物殊形。变现

诸趣。离我我所。犹属彼边事。犹是小用。亦是佛事门中收。大用者。大身隐于无形。大音匿于希声。如木中之火。如锺鼓之声。因縁未具时。不可言其

有无。傍报生天。弃之如涕唾。菩萨六度万。行。如乘死尸过岸。如在牢狱厕孔得出。佛披三十二。相。唤作垢腻之衣。亦云若说佛。一向不受五阴。无有

是处。佛不是虚空。何得一向不受。佛秪是去住自由。不同众生。从一天界至一天界。从一佛刹。至一佛刹诸佛常法。又云。若据三乘教。受它信施供

养。他在地狱中。菩萨行慈悲。同类化道报恩。不可常在𣵀縏。又言如火见火。但莫手触。火不烧人。秪如今但无十句浊心。贪心。爱心。染心。瞋心。执心。

住心。依心。著心。取心。恋心。但是一句各有三句。个个透过三句外。但是一切照用。任聴纵横。但是一切举𨔝施为。语默啼笑。尽是佛慧。雪实语录迭

广华严归鹫峰。海山孤僻非蓬岛。雾冷云深松桂老。有客凝冬何太高。臣野宵征苦相讨。岩房杳杳凌寒空冰霜落落谭丛。谁云百城沉古月。

自笑八面生清风。俄然别我还归去。惠理之徒望回驭。重重无尽楼阁门。到必为时略轻据。

湖广建置沿革。大明清类天文分野之书禹贡荆州之域。星分翼轸。次为鹑尾。楚分周。自夷王时入子楚楚熊渠封其子红为鄂王。

鄂名昉。此今武昌县是也。春秋时谓之夏汭。秦属南都。汉高帝置江夏郡有鄂县沙羡二县。献帝时。黄祖始扵沙羡置屯。今郡治是也。三国吴孙权

置江夏郡扵此后自公安徙治鄂。更名武昌。故立武昌郡。而沙羡武昌二县属焉武昌之名始此晋置鄂县武昌如故。元康元年以武昌改属江夏。

江夏仍属荆州。宋江夏郡治夏口。武帝置郢州治江夏。梁陆法和以郢州归齐。齐不能守。复还梁。隋开皇九年改曰鄂州。帝置即州为江夏郡。唐武

德四年复为鄂州。贞观元年属江南道。间元二十一年又属江南西道。天实元年改江夏部。乾元初。复为鄂州。永泰后置岳鄂观察使。元和初。升武

昌军节度。五年罢之。宝历元年升为武昌军。五代南唐仍为武昌军。宋开宝八年属江南道。至道三年改属荆湖北路建炎四年置安抚使。绍兴六

年为湖东安抚使治所。寻复为荆湖北路。嘉定十三年。兼沿江制置。景定元年为荆湖制使治所。成淳七年罢之。无至元十一年立本道安抚司。蜀

行中书省至四年更治鄂州路又立湖北道宣慰司。并鄂州省入潭州行省。十八年复迁行省扵此。移宣慰司于汉阳府。大德五年改曰武昌路。

本朝甲辰年改武昌府。洪武三年立楚王府于城内黄龙山洪武九年立布政司。

国朝诸司职掌衙门。

湖广布政使司  左右布政使各一员  左右叅政各一员左右叅议各一员 经历司经历一员  都事一员

照磨所照磨一员 检校一员     理问所正理问一员副理问一员   提控按牍一员    司狱一员

湖广提刑按察司  按察使一员   副使各一员佥事员数不等   经历司经历一员  知事一员

照磨所照磨一员  检校一员      司狱司司狱一员湖广都指挥使司  都指挥使二员    指挥同知二员

都指挥佥事四员  经历司经历一员   都事一员断事司正断事一员 副断事一员

郡邑武昌府  江夏县  武昌县  蒲圻县  嘉鱼县

咸宁县  崇阳县  通城县  兴国州  通山县大治县  黄州府  黄岗县  黄陂县  麻城县

罗田县  蕲水县  蕲州   广济县  黄梅县荆州府  江陵县  松滋县  石首县公安县

潜江县 监利县 枝江县 归州  兴山县巳东县 夷陵州 冝都县 长阳县 逺安县

荆门州 当阳县 常德府 武陵县 沅江县桃源县 龙阳县 沣州  石门县 安乡县

慈利县 永州府 零陵县 东安县 祈阳县道州  永明县 江华县 宁逺县 宝庆府

邵阳县 新化县 武冈州 新宁县 辰州府沅陵县 卢溪县 辰溪县 溆浦县 沅州

黔阳县 麻阳县 长沙府 长沙县 善化县安化县 宁乡县 湘阴县 湘潭县 湘乡县

益阳县 醴陵县 攸县  秦陵县 浏阳县衡州府 衡阳县 衡山县 安仁县 县

常宁县 耒阳县 新城县 桂阳州 蓝山县临武县 襄阳府 襄阳县 冝城县 房县

枣阳县 榖城县 南漳县 上津县 光化县竹山县 均州  郧县  汉阳府 汉阳县

汉川县 德安府 安陆县 云梦县 孝感县应城县 随州  应山县 岳州府 巴陵县

临湘县 华容县 平江县 安陆州 京山县沔阳州 景陵县 郴州  冝章县 桂东县

永兴县 桂阳县 兴宁县 靖州  会同县通道县 绥宁县

田土计二百二十万二千一百七十五顷七十五畒

户口人户七十七万五千八百五十一户人口四百七十万二千六百

六十口税粮

夏税 米麦壹拾叁万八千柒伯陆十六石 绢二万六千肆伯柒十八匹

秋粮 米二伯三十二万三千六伯七十石军卫

茶陵卫 武昌卫 武昌左卫 黄州卫 永州卫岳州卫 蕲州卫 施州卫 长沙护卫 辰州卫

安陆卫襄阳卫常德卫宝庆卫沔阳卫长沙卫衡州卫瞿塘卫镇逺卫平溪卫

清浪卫 偏桥卫 五开卫 九溪卫 荆州左护卫荆州中护卫 靖州卫 永定卫 柳州千户所夷陵千户所

桂阳千户所 德安千户所 中州千户所 安福千户所 道州千户所大庸千户所 天平千户所麻辽千户所 枝江千户所 武岗千户所

崇山千户所 长宁千户所武昌左右中三护卫王沂伊濵集送武秀才还湖广。衡岳之峰七十二。祝融特起摩青冥。连

峦叠嶂妒奇秀。盘屈怒作蛟蛇形。嘘云吐雾埋不得。空翠飞飞落洞庭。武生家居洞庭上。湖水为沼山为屏。橘州种树等千户。石鼓读书穷六经。焚

香白画鸾鹤下。鼓瑟清夜鱼龙聴一朝结束催客丁。思与众人朝沧溟。含毫拟献上林赋。置体亦厌侯门鲭。东华尘土红朴帽。梦寐汀洲兰芷声。腐

儒老眼千年青。遥看南极老人星。安得酒舫载酒行。长与酒徒同醉醒。国朝何蠖庵集送谢子厚侍亲移戍湖广。四月江䐁吹浪花。裹粮又泛上

天槎。浑戎事异心犹壮。羯末才高思更賖。客里光阴违养志。天涯风俗屡移家。将军此日清逰处黄鹤楼前𠋣钓沙。元张翥蜕庵集送曹鉴克明自

浙省员外迁湖广。上流形势控荆杨。挝鼓飞帆入武昌。幕府一时登俊杰。朝廷今日际明良。南楼词翰题鹦鹉。北斗旌旗下凤凰好折楚芳遥寄

与。美人秋水逺相望。江湖后集自广诗。今古纷纷孰控太平方寸豁忧瑞。复千年去人何似。外九州来天更寛。风雨南山飞霹𩆝。江湖北斗挂。

栏干。要知元命真消息。沧海龙神自屈蟠元王沂诗晨兴间赐妃入广次心吾。逺传天上降宫花。重拜丹墀踏御沙。弹看飞鸿思故国。娇羞马上

问谁家。珊瑚作枕分龙席。锦绣堆床压象牙。适意相知南北异帛书休寄雁行斜

{{双行注文|广西大明清类天文分野之书府一十三。一府属斗牛分。十一府属轸分州四十二。属翼轸分县五十四。四县属斗牛分。五十县

属翼轸分。所属

桂林府 南宁府 浔州府 柳州府 庆逺府平乐府 思明府 太平府 田州府 来安府

镇安府梧州府详西字

广东大明清类天文分野之书府一十二府属翼轸分八府属斗牛分州七二州属翼轸分五州属斗牛分县六十十一县属翼轸

分四十九县属斗牛分所属

广州府 惠州府 肇庆府 南雄府 潮州府雷州府 琼州府 高庆府 庑州府 韶州府详东字




永乐大典卷之一万一千九百四








重 录 总 校 官 侍 郎 臣 高 拱

学 士 臣 胡 正 蒙

分 校 官 侍读臣 王 希 烈

写 书 儒 士 臣 陈 国 泰

圈 点 监 生 臣 敖 河

臣 孙 世 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