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一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一百二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一

   唐上都西朙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六度篇第八十五之五

 禅定部

  述意

夫神通胜业非定不生无漏慧根非静不发故经曰

深修禅定得五神通心在一縁是三昩相书亦有言

当使形如枯木心若SKchar灰不充掘于冨贵不陨㦜于

贫贱栖神冥漠之内遗形尘埃之表故摄心一处便

是功徳丛林散意片时即名烦恼罗刹所以昙灮释

子降猛虎于膝前螺髻仙人宿巢禽于顶上是知大

士常修宴坐不断烦恼而入涅槃不舍道法现凡夫

事又能观察此身从头至足三十六物八万户虫不

净无常苦空非我但众生心性譬若猕猴戏跳攀縁

欢娱奔逸不能冥目束体端心勤意刚强难化𢤱戾

不调习近五尘流转三界黏外道之黐贯天魔之杖

于是永沦苦海长坠崄狱皆由放散情虑扰乱心神

似风里之灯譬波中之月揺漾轻动浮游汎滥影既

不现照岂得明所以众恶赖此而兴诸善由斯并废

良由不修断惑常起贪瞋未服无知偏多乐受遂令

障定之惑重沓争来妨静之縁交加竞集五葢覆心

禅门已闭六尘在念乱想常驰𩔖狂象之无钩似戏

猿之得树故须念念策心新新集起岂前念皆恶遂

克苦而静尘后念起善便纵意而扬恶所以论美四

时经叹一虑然后方能正想革绝凡懐若违此理圣

亦不可今万境森罗不能自触要须因倚诸根内想

感发何以知然今有心感于内事发于外惑縁于外

起染于内故知内外相资表里逓用君臣心识不可

备舍故经云心王正则六臣不邪识意昏则其主不

明今悔六臣当各惭愧制驭六根不令驰散也

  引证

如法句经心意品说云㫺佛在世时有一道人在河

边树下学道十二年中贪想不除走心散意但念六

欲目色耳声鼻香口味身受心法身静意游曾无宁

息十二年中不能得道佛知可度化作沙门往至其

所树下共宿须臾月朙有龟从河中出来至树下复

有水狗饥行求食与龟相逢便欲啖龟龟缩其头尾

及其四脚藏于甲中不能得啖水狗小逺复出头足

行步如故不能奈何遂便得脱于是道人问化沙门

此龟有护命之铠水狗不能得其便化沙门答言吾

念世人不如此龟不知无常放恣六情外魔得便形

壊神去生死无端轮转五道苦恼百千皆意所造宜

自勉励求灭度安于是化沙门即说偈言

  藏六如龟  防意如城  慧与魔战

  胜则无患

又求离牢狱经云时有阿育王弟名善容亦名违陁

首祇入山游猎见诸梵志裸形苦行而无所得王弟

见而问曰汝在此行道有何患累而无成办梵志报

曰坐有群鹿数共合会我见心动不能自制王子闻

已寻生恶念此等梵志服风食气气力羸惙犹有淫

欲过患不除释子沙门饮食甘美在好床坐衣服随

时香华自重岂得无欲时阿育王闻弟有此议论即

懐忧感吾唯有一弟忽生邪见恐永迷没我当方宜

除其恶念即还宫内𠡠诸妓女各自严妆至善容所

共相娱乐预𠡠大臣吾有所图若我𠡠卿杀善容者

卿等便諌须待七日随王杀之时诸妓女即往娱乐

未经时顷王躬自往语弟云何为将吾妓女妻妾恣

意自娱奋其威怒以轮掷空召诸大臣即告之曰卿

等知不吾未衰老亦无外冦强敌来侵境者吾曾闻

古㫺诸贤有此谚言夫人有福四海归伏尽其徳薄

肘腋叛离如我自察未有斯变然我弟善容诱吾妓

女妻妾纵情自恣事既如是岂有我乎汝等将去诣

市杀之诸臣谏曰唯愿大王听臣微言唯有此一弟

又少息𦙍无继嗣者愿听七日为王求依王命时王

黙然听臣所谏王复寛恩𠡠语诸臣命听王子著吾

服饰天冠威容如吾不异内吾宫里作唱妓乐共娱

乐之复敕一臣今日始著铠持仗拔好利剑往语善

容王子曰知期七日终止尔当到努力开割五欲自

娱今不自适死后有悔恨亦无益一日过已臣复往

语馀有六日如是次第乃至一日臣往白言王子当

知六日已过唯明日在当就于SKchar努力恣情五欲自

娱至七日到王遣使问云何王子七日之中意志自

由快乐不乎弟报王曰大王当知不见不闻有何快

乐王问弟曰著吾服饰入吾宫殿众妓自娱食以甘

美何以面欺不见不闻不快乐耶弟白王言应SKchar

人虽未命绝与SKchar何异当有何情著于五欲王告弟

曰咄愚所启汝今一身忧虑百端一身断灭在欲不

乐岂况沙门忧念三世一身死壊复受一身亿百千

世身身受苦无量患恼虽出为人与他走使或生贫

家衣食穷乏念此辛酸故出家为道求于无为度世

之要设不精勤当复更历劫数之苦是时王子心开

意解前白王言今闻王教乃得惺悟生老病SKchar实可

猒患愁忧苦恼流转不息唯愿大王见听为道谨慎

修行王告弟曰宜知是时弟即辞王出为沙门奉持

禁戒昼夜精勤遂得阿罗汉果六通清彻无所挂碍

又阿育王𫝊云阿育王闻弟得道深心欢喜稽首礼

敬请长供养既猒世苦不乐人间誓依林野以养馀

命阿育王既使鬼神于自城内为造山水髙数十丈

断绝人物不得往来乃应王命率舍衣资造石像一

躯身髙丈六即于山龛石室供养其弟此山及像今

并在焉

  头陁

夫五欲葢纒并是禅障既能除弃其心寂静堪能修

道故此章内具朙十二头陁之行少欲知足无过此

等西云头陁此云抖擞能行此法即能抖擞烦恼去

离贪著如衣抖擞能去尘垢是故从喻为名故头陁

经论别朙各云十二通别总论合有十六如衣中有

四食中有六处中有六故合十六衣中四者一粪扫

衣二毳衣三纳衣四三衣食中有六者一乞食二次

第乞食三不作馀食法食四一坐食五一团食亦名

节量食六中后不饮浆处中六者一阿兰若处二在

塜间三在树下四在露地五是常坐六是随坐就此

十六隐显离合故说十二如衣中四者依四分律及

智度论同唯说二一著纳衣二著三衣不论馀二依

涅槃经衣中说三一著粪扫衣二著毳衣三畜三衣

不论纳衣食中六者涅槃说三所谓乞食一坐食一

团食所以不说次第乞者以能如法乞食之时必有

次第故不别说但能一团一坐食自然不作馀食法

中后饮浆故不别说四分律中说食有四三种同前

加次第乞智度论中说食有五不说不作馀食法食

处中六者依智度论说五除却随坐涅槃及律皆具

说六今依诸部通有十六也又十住毗婆沙论十二

头陁名体稍别一尽形乞食二受阿练若三著粪扫

衣四一坐食五常坐六食后不受非时饮七但有三

衣八毳衣九随敷坐十树下住十一空地住十二死

人间住第一尽形乞食有十种利一所用活命自属

不属他二众生施我食者令供三宝然后当食三若

有施我食者当生悲心我当劝进令善住施作已乃

食四随顺佛教故五易满易养六行破㤭慢法七无

见顶善根八见我乞食馀食修善法者亦当效我九

不与男子大小有诸因縁事十次第乞食故于众生

中生平等心即种助一切智第二受阿练若处亦有

十利一自在来去二无我无我所三随意所住无有

障碍四心转乐习阿练若住处五住处少欲少事六

不惜身命为具足功徳故七逺离众闹语故八虽行

功徳不求恩报九随顺禅定易得一心十于空处住

易生无障碍想第三著粪扫衣亦有十利一不以衣

故与在家者和合二不以衣故现乞衣相三亦不方

便说得衣相四不以衣故四方求索五若不得衣亦

不忧六得亦不喜七贱物易得无有过患八顺行初

受四依法九入在粗衣数中十不为人所贪著第四

一坐食亦有十利一无有求第二食疲苦二于所受

轻少三无有所用疲苦四食前无疲苦五入在细行

食法六食消后食七少妨患八少疾病九身体轻便

十身受快乐第五常坐亦有十利一不贪身乐二不

贪眠𥋍乐三不贪卧具乐四无卧时胁著席苦五不

随身欲六易得坐禅七易读诵经八少𥋍眠九身轻

易起十求坐卧具衣服心薄第六食后不受非时饮

亦有十利一不多食二不满食三不贪美味四少所

求欲五少妨患六少疾病七易满八易养九知足十

坐禅读经身不疲极第七但有三衣亦有十利一于

三衣外无求受疲苦二无有守护疲苦三所畜物少

四唯身所著为足五细戒能行六行来无累七身体

轻便八随顺阿练若处住九处处所往无所顾惜十

随顺道行第八受毳衣亦有十利一在粗衣数二少

所求索三随意可坐四随意可卧五浣濯则易六染

时亦易七少有虫壊八难壊九更不受馀衣十不失

求道第九随坐亦有十利一无求好精舍住疲苦二

无求好坐卧具疲苦三不恼上座四不令下座愁恼

五少欲六少事七随得而用八少用则少务九不起

诤讼因縁十不夺他所用第十树下坐亦有十利一

无有求房舍疲苦二无有求坐卧具疲苦三无有所

爱疲苦四无有受用疲苦五无处名字六无鬬诤事

七随顺四依法八少而易得无过九随顺修道十无

众闹行第十一死人间住亦有十利一常得无常想

二常得死想三常得不净想四常得一切世间不可

乐想五常得逺离一切所爱人六常得悲心七逺离

戏调八心常猒离九勤行精进十能除怖畏第十二

空地坐亦有十利一不求树下二逺离我所有三无

有诤讼四若馀去无所顾惜五少戏调六能忍风雨

寒热蚊䖟毒虫等七不为音声刺棘所刺八不令众

生瞋恨九自亦无有愁恨十无众闹行处又宝梁经

云佛告迦叶比丘若欲至阿兰若处当思八法何等

为八一我当舍身二应当舍命三当舍利养四离一

切所受乐处五于山间死当如鹿死六阿兰若处受

阿兰行七当以法自活八非以烦恼自活

  利益

如大宝积经云菩萨修定复有十法不与二乘共何

等为十一修定无有吾我具足如来诸禅定故二修

定不味不著舍离深心不求己乐三修定具诸通业

为知众生诸心行故四修定为知众生心度脱一切

诸众生故五修定行于大悲断诸众生烦恼结故六

修定诸禅三昧善知入出过于三界故七修定常得

自在具足一切诸善法故八修定其心寂灭胜于二

乘诸禅三昧故九修定常入智慧过诸世间到彼岸

故十修定能兴正法绍隆三宝使不断绝故如是定

者不与声闻辟支佛共又六度集经云复有四种禅

定具足智慧何等为四一常乐独处二常乐一心三

求禅及通四求无碍佛智又月灯三昧经云佛言若

有菩萨住于宴坐有十种利益何等为十一其心不

浊二住不放逸三三世诸佛爱念四信正觉行五于

佛智不疑六知恩报恩七不𧩂正法八善能防禁九

到调伏地十证四无碍智又佛言若有菩萨爱乐空

闲有十种利益何等为十一省世事务二逺离众闹

三无有违诤四住无恼处五不增有漏六不起诤讼

七安住静黙八随顺相续解脱九速证解脱十少施

功而得三昩又佛言若有菩萨能与禅相应有十种

利益何等为十一安住仪式二行慈境界三无诸恼

热四守䕶诸根五得食喜乐六逺离爱欲七修禅不

空八解脱魔羂九安住佛境十解脱成熟又佛言若

有菩萨乐于头陁乞食有十种利益何等为十一摧

我慢幢二不求亲爱三不为名闻四住在圣种五不

谄不诳不现异相又不傲慢六不自髙举七不毁他

人八断除爱恚九若入人家不为饮食而行法施十

有所说法为人信受又智度论云三昩有二种一佛

二菩萨是诸菩萨于菩萨三昩中得自在非佛三昩

如诸佛要集经中说云文殊师利欲见佛集不能得

到诸佛各还本处文殊师利到诸佛集处有一女人

近彼佛坐入于三昩文殊师利入礼佛足已白佛言

云何此女人得近佛坐而我不得佛告文殊师利汝

觉此女人令从三昩起汝自问之文殊师利即弹指

觉之而不可觉以大声唤亦不可觉捉手牵亦不可

觉又以神足动大千世界犹亦不觉文殊师利白佛

言世尊我不能令觉是时佛放大灮朙照下方世界

是中有一菩萨名弃诸葢即时从下方出来到佛所

头面礼佛足在一面立佛告弃诸葢菩萨汝觉此女

人即时弹指此人从三昩起文殊师利白佛以何因

縁我动三千大千世界不能令此女起弃诸葢菩萨

一弹指便从三昩起佛告文殊师利汝因此女人初

发菩提意是女人因弃诸葢菩萨初发菩提意以是

故汝不能令觉汝于诸佛三昩中功徳未满是弃诸

葢菩萨于三昩中得自在佛三昩中始少多入而未

得自在故耳

  定障

如禅秘要经云阿练若比丘因五种事发狂一者因

乱声二者因恶名三者因利养四者因外风五者因

内风尔时世尊而说咒曰

南无佛陁 南无达摩 南无僧伽 南无摩诃梨

 师毗阇罗阇 譪咄陁达陁 婆满驮吠阇逻翅

久验陁逻崛荼誓荼 遮利遮利 摩诃遮利吁摩

利 吁摩勒翅久验悉耽鞞阎鞞阿阎鞞利 究掬

掬翅久验萨婆陁罗尼翅久验阿扇 提摩俱 应

诣吁弥吁弥摩吁 摩吁 摩婆娑诃

尔时世尊说此咒已告舍利弗如此神咒过去无量

诸佛所说我今现在亦说此咒未来弥勒贤劫菩萨

亦当宣说如此神咒功徳如自在天能令后世五百

岁如诸恶比丘得净心意调和善治四大增损亦治

心内四百四病四百四脉所起壊界九十八使性欲

种子亦治业障犯戒诸恶永尽无馀此名善治七十

二种病忧恼陁罗尼亦名拔五种阴无朙根本陁罗

尼亦名现前见一切佛及诸声闻为说真法破诸结

使

感应縁略引六验

晋沙门支昙兰

宋沙门释𤣥髙

宋沙门释普恒

齐沙门释僧稠

隋沙门释法进

唐沙门释慧融

晋始丰赤城山有支昙兰青州人蔬食乐禅读诵三

十万言晋太元中游剡后憩始丰赤城山见一处林

泉清旷而居之经于数日忽见一人长数丈呼兰令

去又见诸异形禽兽以恐兰见兰恬然自得乃屈膝

而礼拜云珠欺王是家舅今往韦乡山就之推此处

以相奉尔后三年忽闻车骑隐隐从者弥峰俄而有

人著帻称珠欺王通既前从其妻子男女等二十三

人并形貌端正有逾于世既至兰所暄凉讫兰问住

在何处答云乐安县韦乡山久服夙闻今与家累仰

投乞受归戒兰即授之受法竟䞋钱一万蜜二器辞

别而去便闻鸣笳动吹响振山谷兰禅众十馀共所

闻见晋元熙中卒于山室春秋八十有三矣

宋伪魏平城有释𤣥髙姓魏本名灵育冯翊万年人

也母冦氏本信外道始适魏氏首孕一女即髙之长

姊生便信佛乃为母祈愿愿门无异见得奉大法母

以伪秦𢎞始三年梦见梵僧散华满室觉便懐胎至

四年二月八日生男家内忽有异香及灮明照壁迄

旦乃息母以儿生瑞兆因名灵育时人重之复称世

髙年十二辞亲入山久之未许异日有一书生寓髙

家宿云欲入中常山隐父母即以髙凭之是夕咸见

村人共相祖送明旦村人并来候髙父母云昨已相

送今复觅耶村人云都不知行岂容已送父母方悟

昨之迎送乃神人也髙既背俗乖世改名𤣥髙聪敏

生知学不加思至年十五已为山僧说法受戒已后

专精禅律闻闗中有浮陁跋禅师在石羊寺𢎞法髙

往师之旬日之中妙通禅法跋陁叹曰善哉佛子乃

能深悟如此于是卑颜推逊不受师礼髙乃策杖西

秦隐居麦𧂐山山学百人崇其义训禀其禅道时有

长安沙门释昙𢎞秦地髙足隐在此山与髙相会以

同业友是时乞佛炽盘跨有陇西西接凉土常有学

徒三百馀人有𤣥绍者秦州陇西人学究诸禅神力

自在手指出水供髙洗漱其水香净倍异于常每得

非世华香以献三宝灵异如绍者又十一人绍后入

堂术山蝉蜕而逝后共昙𢎞乃向河南国王及臣民

近道候迎内外敬奉崇为国师河南化毕进游凉土

沮渠𫎇逊深相敬事集㑹英賔发髙胜解时西海有

樊会僧印亦从髙受学志狭量褊得少为足便谓已

得罗汉顿尽禅门髙乃密以神力令印于定中备见

十方无极世界诸佛所说法门不同印于一夏寻其

所见永不能尽方知定水无底大生愧惧时魏虏托

跋焘僭据平城军侵凉境焘舅阳平王枉请髙同还

伪都既达平城大流法化伪太子托跋晃事髙为师

晃一时被谗为父所疑乃告髙曰空罹枉苦何由得

脱髙令作金灮朙斋七日恳忏焘乃梦见其祖及父

皆执剑烈威问汝何故信谗言枉疑太子焘惊寤大

集群臣说神告以所梦诸臣咸言太子无过实如皇

灵降诰焘于太子无复疑焉葢髙诚感之力也时崔

皓冦天师并先得宠于焘恐晃纂承之日夺其威柄

乃譛云太子前事实有谋心但结髙公道术故令先

帝降梦如比物论事迹稍形若不诛除必为巨害焘

遂纳之勃然大怒即𠡠𭣣髙髙先尝密语弟子云佛

法应衰吾与崇公当其祸首于时闻者莫不慨然时

有凉州沙门释慧崇是伪魏尚书韩万徳之门师徳

既次于髙亦被疑阻至伪太平五年九月髙与崇公

俱被幽絷其月十五日就祸卒于平城之东隅春秋

四十有三是岁宋元嘉二十一年也当尔之夕门人

莫知是夜三更忽见灮绕髙先所住处塔三匝还入

禅窟中因闻灮中有声云吾巳逝矣诸弟子方知巳

化哀号痛绝既而迎尸于城南旷野沐浴还殡兼营

埋崇公别在异处一都道俗无不嗟骇弟子玄畅时

在云中去魏都六百里旦忽见一人告之以变仍给

六百里马于是扬鞭而返晚间至都见师已亡悲恸

断绝因与同学共泣曰法今既灭颇复兴不如脱更

兴请和尚起坐和尚徳匪常人必当照之矣言毕髙

两眼稍开灮色还悦体通汗出其汗甚香须臾起坐

谓弟子曰大法应化随縁盛衰在迹理恒湛然但念

汝等不久复应如我耳唯有𤣥畅当得南度汝等死

后法当更兴善自修心无令中悔言已便卧即绝也

明旦迁柩欲阇维之国制不许于是营顿即窆道俗

悲哀号泣望断有沙门法达为伪国僧正钦髙日久

未获受业忽闻殂化因而哭曰圣人去世当复何依

累日不食常呼髙上圣人自在何能不一现应声见

髙飞空而至达顶礼求哀愿见救䕶髙曰君业重难

救当如之何自今以后依方等忏悔当得轻受达曰

脱得苦报愿见矜救髙曰不忘一切宁独在君达又

曰法师与崇公并生何处髙曰吾愿生恶世救䕶众

生即已还生阎浮崇公常祈安养已果心矣达又问

不审法师已阶何地髙曰我诸弟子自有知者言讫

奄然不见达密访髙诸弟子咸云是得忍菩萨至伪

太平七年托跋焘果毁灭佛法悉如髙言

宋蜀安乐寺有释普恒姓郭蜀郡成都人也为儿童

时尝于日灮中见圣僧在云中说法向家人叙之并

未信语后苦求出家止治下安乐寺独处一房不立

眷属习靖业禅善入出住与蜀韬律师为同意自说

入火灮三昩灮从睂直下至金刚际于灮中见诸色

像先身业报颇亦明了宋升时人谓是戏言将终之

日微有病相唯縁家一奴看之明旦平坐而卒手屈

三指试将随伸伸已还屈生时体黑SKchar已鲜白于是

大众依得道法阇维积薪始然便有五色烟起殊香

芬馥州蒋王𤣥载乃为之赞曰

大觉眇无像悬应贵忘靖一念㑹道场空过万劫永

信心虚东想遇圣藻西影妙趣澄三界传神四禅境

俗物故参差真性理恒炳韬灮寄浮世遗徳方化迥

齐邺西龙山云门寺释僧稠姓孙元出昌黎末居巨

鹿之瘿陶焉性受纯㦤孝信知名而勤学世典备通

经史而道机潜扣欻猒世烦一览佛经涣然神解初

从道房禅师受习止观次于赵州障洪山道明禅师

所受十六特胜法尝于鹊山静处感神来娆抱肩筑

腰气嘘顶上稠以死要心因证深定九日不起后从

定觉情想澄然究略世间全无乐者便诣少林寺祖

师三藏呈已所证跋陁曰自葱岭已东禅学之最汝

其第一矣乃更授深要即住嵩岳寺僧有百人泉水

才足忽见妇人敝衣挟帚却坐阶上听僧诵经众不

测谓为神也便诃遣之妇有愠色以足蹋泉立竭身

亦不现众以告稠稠呼优婆夷三呼乃出便谓神曰

众僧行道宜加拥䕶妇人以足拨于故泉水即上涌

时共深异威仪如此后诣懐州西王屋山修习前法

闻两虎交斗咆响振岩乃以锡杖中触各散而去一

时忽有仙经两卷在于床上稠曰我本修佛道岂拘

域中长生者乎须臾自失其感幽显皆此𩔖也又移

懐州马头山魏孝明宿承令徳前后三召乃固辞不

赴又移北转常山定州刺史娄睿彭城王髙攸等请

至受法道俗奔赴礼贶填充为名利所纒者说偈止

之悉皆俭素齐文宣天保二年下诏曰久闻风徳常

思言遇今𠡠定州令师赴邺教化群生义无独善希

即荷锡暂游承明思欲𢎞宣至道济斯苦壤至此之

日脱须还山当任东西无所留絷稠居山积稔业济

一生闻有𠡠召绝无承命苦相敦喻方遂允请即日

拂衣将出山阙两岫忽然惊震响声悲切骇扰人畜

禽兽飞走如是三日稠顾曰慕道懐仁触𩔖斯在岂

非爱情易守放荡难持耶乃不约事留杖策漳滏

躬举大驾出郊迎之天下归善皆由稠矣又于云门

山寺所住禅窟前有深坑见被毛之人伟而胡貌置

釡然火水将沸涌俄有大蟒从水中出欲入釡内稠

以足拨之蟒遂入水毛人亦隐其夜因致男子神来

顶拜稠云弟子有儿岁为恶神所啖儿子等惜命不

敢当弟子衰老将死故自供食𫎇师䕶故得免斯难

稠索水噀之奄成云雾时或谗稠于宣帝以倨傲无

敬者帝大怒自来加害稠冥知之生来不至僧厨忽

无何而到云明有大客至多作供设至夜五更先备

牛轝独往谷口去寺二十馀里孤立道侧须臾帝至

怪问其故稠曰恐身血不净秽污伽蓝在此候耳帝

下马礼伏愧悔无已谓尚书令杨遵彦曰如此真人

何可毁𧩂也乃躬负稠身往寺稠磬折不受帝曰弟

子负师遍天下未足谢𠎝因谓曰弟子前身曾作何

等答曰作罗刹王是以今犹好杀即祝盆水令帝自

视见其形影如罗刹像焉每年元日常问一岁吉凶

后至天保十年云今年不能好文宣不悦帝问师复

何如答曰贫道亦不久至十月帝崩明年即是齐乾

明元年四月十三日辰时绝无患恼端坐卒于山寺

春秋八十有一当终之时异香满寺闻者悚神𠡠慰

殷勤令依中国阇维之法四部弥山人兼数万香柴

千计日正中时以火焚之道俗哀恸哭响流川登有

白鸟数百徘徊烟上悲鸣相切移时乃逝仍于寺之

西北建以砖塔每有灵景异香应于道俗康存之日

宣帝谓稠曰弟子未见佛之灵异颇得睹不稠曰此

非沙门所宜帝遂强之乃投袈裟于地帝使数十人

举之不能得动稠命沙弥取之初无重焉因尔笃信

弥厚右此四验出梁高僧传

隋益州响应山寺释法进不知氏族为辉禅师弟子

于竹林坐禅有四老虎绕于左右师语勿泄其相也

师后教为水观家人取柴见绳床上有好清水拾两

白石安著水中进暮还寺弥觉背痛具问家人云安

石子语令明往所除此石及旦进禅家人还见如初

清水即除石子所苦便愈因尔习定不出此山开皇

中蜀王秀临益州妃患请进治损后辞还山王及妃

躬送向山王及妃见进足离地四五寸以大业十三

年正月八日终于此山

唐长安普灮寺僧慧融字圆照俗姓张氏南阳人也

幼而精进不犯微恶少年落发即乐禅伍尝隐居泰

山后奉敕追入京住普灮寺时游终南山或来或往

往尝登山逢雪深厚不能得进忽有一虎近前弭耳

俯伏慧融知其意乃乘之虎遂负融而上常有双鸟

于山林中前行引路至永徽初迁神于本寺寺僧于

慧融房舍上见五色灮起及于山中焚身肌骨总销

唯心不烂右此二验出唐高僧传中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一

校讹

 第十三纸八行夙南藏作风第十七纸九行蒋南藏作将第十九

 纸十行牛宋南藏作𣁬

音释 陨㦜陨于敏切坠也㦜胡郭切心动也𢤱戾𢤱力董切戾郎计切𢤱戾多恶

 不调女廉切著也丑知切黏胶也郎果切赤体也朱劣切疲也

 鱼变切俗言也抖擞抖当口切擞苏后切抖擞振举貌充芮切细毛也浣濯

 管切濯直𧢲切奴教切喧嚣也视遮譪咄譪乌割切咄当没切郎左

 䞋初觐𧂐子智蝉蜕蝉市连切蜕输芮切沮渠沮七余切渠强鱼切

 裨缅切狭小也锄衔切譛也作管切继也苦盖切愤激也陟立切绊也

 骇下楷切惊也补永切明也他刀切藏也许勿切忽也以芮切明

 如甚切积稔积年也滏漳诸良切滏奉甫切漳滏并水名奉甫切鍑属

 噀苏困切含水喷也居御切不逊也息拱切惧也

 常熟居士严泽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一卷 吴江比丘明觉对 吴

 江沙弥本宏书万历辛卯冬淸进贤吴国㤗刻山妙德庵识